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第一、戈提卡罗经(Ghatikarasuttam)

282 如是我闻。

一次,佛陀与大比丘僧众一起在拘萨罗国游化。这时,佛陀从道路离开,对着某地微微一笑。尊者阿难陀心想:“因为何因,因为何缘,世尊微微一笑?如来不会无理由地微微一笑。”于是,尊者阿难陀一肩搭衣,向佛陀合掌,对佛陀如下说道:“尊师,因为何因,因为何缘,世尊微微一笑?如来不会无理由地微微一笑。”

“阿难陀,往昔,在此地有个名为鞞婆陵耆的村邑,富裕、繁荣,人口众多,人声鼎沸。阿难陀,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住在鞞婆陵耆村邑附近。阿难陀,实际上这里就是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的阿兰若。阿难陀,实际上,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就是坐在这里教诫比丘僧众。”

于是,尊者阿难陀把大衣四折叠起,然后对佛陀如下说道:“那么,尊师,世尊请坐。此地将为二位阿罗汉、正等觉者所受用。”佛陀坐在准备好的坐具上。坐下以后,佛陀对尊者阿难陀说道:“阿难陀,往昔,在此地有个名为鞞婆陵耆的村邑,富裕、繁荣,人口众多,人声鼎沸。阿难陀,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住在鞞婆陵耆村邑附近。阿难陀,实际上,这里就是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的阿兰若。阿难陀,实际上,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就是坐在这里教诫比丘僧众。”

283 “阿难陀,在鞞婆陵耆村邑,名叫戈提卡罗的陶工是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的侍奉者,是第一侍奉者。阿难陀,陶工戈提卡罗有一位名叫觉提帕罗的青年婆罗门朋友、密友。阿难陀,陶工戈提卡罗对青年婆罗门觉提帕罗说道:‘朋友觉提帕罗,我们去亲近、拜见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我认为应该去见彼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听闻此言,阿难陀,青年婆罗门觉提帕罗对陶工戈提卡罗如下说道:‘朋友戈提卡罗,不要那样。为何要见彼秃头沙门?’

阿难陀,第二次,陶工戈提卡罗对青年婆罗门觉提帕罗说道:‘朋友觉提帕罗,我们去亲近、拜见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我认为应该去见彼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阿难陀,第二次,青年婆罗门觉提帕罗对陶工戈提卡罗如下说道:‘朋友戈提卡罗,不要那样。为何要见彼秃头沙门?’

阿难陀,第三次,陶工戈提卡罗对青年婆罗门觉提帕罗说道:‘朋友觉提帕罗,我们去亲近、拜见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我认为应该去见彼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阿难陀,第三次,青年婆罗门觉提帕罗对陶工戈提卡罗如下说道:‘朋友戈提卡罗,不要那样。为何要见彼秃头沙门?’

‘那么,朋友觉提帕罗,带上洗浴用具和沐浴粉,我们去河里洗浴。’

‘好,朋友。’阿难陀,青年婆罗门觉提帕罗应答陶工戈提卡罗。于是,阿难陀,陶工戈提卡罗和青年婆罗门觉提帕罗带着洗浴用具和沐浴粉去河里洗浴。”

284 “阿难陀,陶工戈提卡罗对青年婆罗门觉提帕罗说道:‘朋友觉提帕罗,彼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的阿兰若就在不远处。朋友觉提帕罗,我们去亲近、拜见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我认为应该去见彼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听闻此言,青年婆罗门觉提帕罗对陶工戈提卡罗如下说道:‘朋友戈提卡罗,不要那样。为何要见彼秃头沙门?’

阿难陀,第二次,陶工戈提卡罗对青年婆罗门觉提帕罗说道:‘朋友觉提帕罗,彼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的阿兰若就在不远处。朋友觉提帕罗,我们去亲近、拜见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我认为应该去见彼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阿难陀,第二次,青年婆罗门觉提帕罗对陶工戈提卡罗如下说道:‘朋友戈提卡罗,不要那样。为何要见彼秃头沙门?’

阿难陀,第三次,陶工戈提卡罗对青年婆罗门觉提帕罗说道:‘朋友觉提帕罗,彼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的阿兰若就在不远处。朋友觉提帕罗,我们去亲近、拜见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我认为应该去见彼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阿难陀,第三次,青年婆罗门觉提帕罗对陶工戈提卡罗如下说道:‘朋友戈提卡罗,不要那样。为何要见彼秃头沙门?’

于是,阿难陀,陶工戈提卡罗抓住青年婆罗门觉提帕罗的衣服带子如下说道:‘朋友觉提帕罗,彼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的阿兰若就在不远处。朋友觉提帕罗,我们去亲近、拜见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我认为应该去见彼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

阿难陀,青年婆罗门觉提帕罗挣开衣服带子对陶工戈提卡罗如下说道:‘朋友戈提卡罗,不要那样。为何要见彼秃头沙门?’

于是,阿难陀,陶工戈提卡罗抓住青年婆罗门觉提帕罗洗好的头发如下说道:‘朋友觉提帕罗,彼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的阿兰若就在不远处。朋友觉提帕罗,我们去亲近、拜见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我认为应该去见彼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

于是,阿难陀,青年婆罗门觉提帕罗如下思考:‘啊,实在是稀有!啊,实在是未曾有!因为此陶工戈提卡罗虽然出身不同,却来抓我洗好的头发,看来一定不会如此简单。’于是,便对陶工戈提卡罗如下说道:‘朋友戈提卡罗,一定要这样吗?’

‘朋友觉提帕罗,一定要这样。我认为应该去见彼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

‘既然如此,那么,朋友戈提卡罗,放手。我们去。’”

285 “于是,阿难陀,陶工戈提卡罗和青年婆罗门觉提帕罗接近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所在的地方,靠近以后陶工戈提卡罗顶礼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然后坐于一旁。青年婆罗门觉提帕罗向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问候,互致值得记忆的欢喜语言以后坐于一旁。

坐于一旁的陶工戈提卡罗对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如下说道:‘尊师,此是我的朋友、密友觉提帕罗青年婆罗门。请世尊为他说法。’于是,阿难陀,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以法语对坐于一旁的陶工戈提卡罗和青年婆罗门觉提帕罗进行教示、训诫、鼓励,令其欢喜。阿难陀,得到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以法语教示、训诫、鼓励,获得欢喜的陶工戈提卡罗和青年婆罗门觉提帕罗欢喜、随喜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所说以后,从座位站起,顶礼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右转离开。”

286 “于是,阿难陀,青年婆罗门觉提帕罗对陶工戈提卡罗如下说道:‘朋友戈提卡罗,你听闻了此法,为何不舍家出家?’

‘朋友觉提帕罗,你难道不知道吗?我要扶养年迈、失明的父母。’

‘既然如此,那么,朋友戈提卡罗,我舍家出家。’

于是,阿难陀,陶工戈提卡罗和青年婆罗门觉提帕罗接近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所在的地方,靠近以后顶礼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然后坐于一旁。阿难陀,坐于一旁的陶工戈提卡罗对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如下说道:‘尊师,此是我的朋友、密友觉提帕罗青年婆罗门。请世尊度其出家。’于是,阿难陀,青年婆罗门觉提帕罗在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面前出家,获得具足戒。”

287 “阿难陀,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在青年婆罗门觉提帕罗出家不久,获得具足戒半个月的时候,在鞞婆陵耆随意而居,然后出发,朝着波罗奈的方向游化而行。次第游化,逐渐到达波罗奈。阿难陀,实际上,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住在波罗奈附近的仙人堕处。

阿难陀,迦尸国王汲吉听说:‘实际上,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到达波罗奈,住在波罗奈附近的仙人堕处。’于是,阿难陀,迦尸国王汲吉命人准备各种吉祥车乘,然后登上吉祥车乘,坐着吉祥车乘,以大王之威光,离开波罗奈去见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车乘可以通行的地方,乘车前行,车乘无法通行的地方,则下车步行,向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所在的地方接近,靠近以后顶礼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然后坐于一旁。

阿难陀,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以法语对坐于一旁的迦尸国王汲吉进行教示、训诫、鼓励,令其欢喜。阿难陀,得到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以法语教示、训诫、鼓励,获得欢喜的迦尸国王汲吉对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如下说道:‘尊师,请世尊和比丘僧众一起接受我明天的斋供。’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默然应允。阿难陀,迦尸国王汲吉得知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应允后,从座位站起,顶礼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右转离开。

于是,阿难陀,第二天,迦尸国王汲吉在自己的住处命人准备了粳米饭、纯白米饭、各种汤、各种副食等殊胜的硬食、软食以后,命人向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禀报时间:“尊师,斋饭已经准备完毕。”

288 “于是,阿难陀,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于上午,着衣,持衣钵,与比丘僧众一起走向迦尸国王汲吉的住处,走到以后坐在准备好的坐具上。这时,阿难陀,迦尸国王汲吉亲手为以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为中心的比丘僧众供养令人满意的殊胜硬食、软食。阿难陀,当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吃完饭,结束托钵食以后,迦尸国王汲吉取一较低的坐具坐于一旁。坐于一旁的迦尸国王汲吉对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如下说道:‘尊师,请世尊答应我,在波罗奈过雨安居。僧众将会获得如此的侍奉。’

‘陛下,不需要。我已经接受雨安居。’

阿难陀,迦尸国王汲吉第二次对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如下说道:‘尊师,请世尊答应我,在波罗奈过雨安居。僧众将会获得如此的侍奉。’

‘陛下,不需要。我已经接受雨安居。’

阿难陀,迦尸国王汲吉第三次对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如下说道:‘尊师,请世尊答应我,在波罗奈过雨安居。僧众将会获得如此的侍奉。’

‘陛下,不需要。我已经接受雨安居。’

于是,阿难陀,迦尸国王汲吉因知道‘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不答应我在波罗奈过雨安居’而心中发生动摇,生起忧恼。于是,阿难陀,迦尸国王汲吉对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如下说道:‘尊师,除了我们以外,还有其他什么人是更好的侍奉者吗?’

‘陛下,有个名为鞞婆陵耆的村邑。在那里,名叫戈提卡罗的陶工,他是我的侍奉者,是第一侍奉者。陛下,你因为“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不答应我在波罗奈过雨安居”而心中发生动摇,生起忧恼。然而,彼陶工戈提卡罗却没有,也不会有。

陛下,陶工戈提卡罗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

陛下,陶工戈提卡罗是远离杀生者,是远离不与取者,是远离邪淫者,是远离妄语者,是远离放逸因的米酒、果酒等酒类者。

陛下,陶工戈提卡罗是对佛具有绝对的净信者,是对法具有绝对的净信者,是对僧具有绝对的净信者,是诸圣者所爱之戒的具足者。

陛下,陶工戈提卡罗是对苦无疑惑者,是对苦的生起无疑惑者,是对苦的灭尽无疑惑者,是对通往苦灭尽的行道无疑惑者。

陛下,陶工戈提卡罗是一食者,是梵行者,是具戒者,是善法者。

陛下,陶工戈提卡罗是放弃摩尼黄金者,是舍离黄金、白银者。

陛下,陶工戈提卡罗是放弃棍棒者,不会用自己的手掘地。有崩塌的堤坝或老鼠堆出来的土堆,他用天平秤将其带走,制成容器,然后如下说道:“想要的人可以在这里留下一些稻米、或一些绿豆、或一些豌豆,然后将其带走。”

陛下,陶工戈提卡罗扶养年迈、失明的父母。

陛下,陶工戈提卡罗因五下分束缚灭尽,是化生者,在那里般涅槃,从那个世界不再返还。’”

289 “‘陛下,一次,我住在鞞婆陵耆村邑附近。陛下,我于上午,着衣,持衣钵,接近陶工戈提卡罗的父母,靠近以后对陶工戈提卡罗的父母如下说道:“此幸运者去了哪里?”

“尊师,彼侍奉者不在。请从饭锅里取饭,从汤锅里取汤。”于是,陛下,我从饭锅里取了饭,从汤锅里取了汤,吃完以后,从座位站起,离开。

陛下,陶工戈提卡罗回到父母处,回来以后向父母如下问道:“是谁从饭锅里取了饭,从汤锅里取了汤,吃完以后,从座位站起,离开?”

“孩子,是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从饭锅里取了饭,从汤锅里取了汤,吃完以后,从座位站起,离开。”

于是,陛下,陶工戈提卡罗如下想到:“啊,我是利得者!我是善利得者!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对我如此信任。”于是,陛下,陶工戈提卡罗在半月里,其父母在七天里,喜和乐都没有消失。’”

290 “‘陛下,一次,我住在鞞婆陵耆村邑附近。陛下,我于上午,着衣,持衣钵,接近陶工戈提卡罗的父母,靠近以后对陶工戈提卡罗的父母如下说道:“此幸运者去了哪里?”

“尊师,彼侍奉者不在。请从粥锅里取粥,从汤锅里取汤。”于是,陛下,我从粥锅里取了粥,从汤锅里取了汤,吃完以后,从座位站起,离开。

陛下,陶工戈提卡罗回到父母处,回来以后向父母如下问道:“是谁从粥锅里取了粥,从汤锅里取了汤,吃完以后,从座位站起,离开?”

“孩子,是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从粥锅里取了粥,从汤锅里取了汤,吃完以后,从座位站起,离开。”

于是,陛下,陶工戈提卡罗如下想到:“啊,我是利得者!我是善利得者!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对我如此信任。”于是,陛下,陶工戈提卡罗在半月里,其父母在七天里,喜和乐都没有消失。’”

291 “‘陛下,一次,我住在鞞婆陵耆村邑附近。当时,香房漏雨。于是,陛下,我对比丘众如下说道:“诸比丘,去陶工戈提卡罗家取草。”

听闻此言,陛下,彼比丘众对我如下说道:“尊师,陶工戈提卡罗家没有草。不过,其住房是草葺。”

“那么,诸比丘,去把陶工戈提卡罗住房的草葺拆下来。”

于是,陛下,彼比丘众去把陶工戈提卡罗住房的草葺拆了下来。陛下,陶工戈提卡罗的父母向彼比丘众如下问道:“谁在拆住房的草葺?”

“老人家,是比丘。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的香房漏雨。”

“诸尊者,拆吧!吉祥之人,拆吧!”

陛下,陶工戈提卡罗回到父母处,回来以后向父母如下问道:“是谁拆了住房的草葺?”

“是比丘。孩子,是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的香房漏雨。”

于是,陛下,陶工戈提卡罗如下想到:“啊,我是利得者!我是善利得者!阿罗汉、正等觉者的迦叶佛对我如此信任。”于是,陛下,陶工戈提卡罗在半月里,其父母在七天里,喜和乐都没有消失。陛下,虽然整个住房三个月里没有房盖,但是天神却没有往里降雨。陛下,陶工戈提卡罗就是这样的人。’

‘尊师,陶工戈提卡罗是利得者。尊师,陶工戈提卡罗是善利得者。陶工戈提卡罗得到世尊如此信任。’”

292 “于是,阿难陀,迦尸国王汲吉命人给陶工戈提卡罗送去五百车大米和与米饭相配的汤。于是,阿难陀,彼诸大臣接近陶工戈提卡罗以后如下说道:‘尊者,此五百车大米和与米饭相配的汤是迦尸国王汲吉所赠送。尊者,请收下。’

大王是勤政者,政务繁多。我已足够。愿大王吉祥!’

阿难陀,你们或许会如此想:那时的青年婆罗门觉提帕罗可能是其他人吧?’阿难陀,不可以那样认为。那时的青年婆罗门觉提帕罗就是我。”

此为佛陀所说。尊者阿难陀内心喜悦,欢喜佛陀所说。

(戈提卡罗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