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第十、鞞摩那修经(Vekhanasasuttam)

278 如是我闻。

一次,佛陀住在舍卫城附近的祇陀林给孤独园。在此,遍历行者鞞摩那修接近佛陀所在的地方,靠近以后与佛陀互致问候,互致值得记忆的欢喜语言以后立于一旁。

立于一旁的遍历行者鞞摩那修对佛陀发出自说语:“此是最上色。此是最上色。”

“迦旃延,你为什么说‘此是最上色。此是最上色’?迦旃延,什么是其最上色?”

“乔达摩尊者,因为没有比该色更加美丽的色,更加殊胜的色,所以其是最上色。”

“那么,迦旃延,什么是彼最上色,因为没有比该色更加美丽的色,更加殊胜的色?”

“乔达摩尊者,因为没有比该色更加美丽的色,更加殊胜的色,所以其是最上色。”

“迦旃延,你那样就是无限循环,你说‘因为没有比该色更加美丽的色,更加殊胜的色,所以其是最上色’,然而却没有告知该色。

例如,迦旃延,有人这样说:‘我要在此地寻觅此地最美丽的女子。’于是,人们问他:‘你要在此地寻觅此地最美丽的女子。那么,你知道此地最美丽的女子是刹帝利女?还是婆罗门女?还是吠舍女?还是首陀罗女?’被如此提问,他回答道:‘不知道。’

于是,人们问他:‘你要在此地寻觅此地最美丽的女子。那么,你知道此地最美丽的女子是这样的姓、这样的名吗?’被如此提问,他回答道:‘不知道。’

于是,人们问他:‘你要在此地寻觅此地最美丽的女子。那么,你知道此地最美丽的女子是高个子,是矮个子,是中等身高,肤色是黑,是黄,是黄金色吗?’被如此提问,他回答道:‘不知道。’

于是,人们问他:‘你要在此地寻觅此地最美丽的女子。那么,你知道此地最美丽的女子是在这样的村庄、城镇、都城吗?’被如此提问,他回答道:‘不知道。’

于是,人们问他:‘你不知不见却在寻觅?’被如此提问,他回答道:‘是的。’

迦旃延,对此如何思考?此人不是在说痴话吗?”

“乔达摩尊者,的确,此人是在说痴话。”

“正像这样,迦旃延,你说‘因为没有比该色更加美丽的色,更加殊胜的色,所以其是最上色’,然而却没有告知该色。”

“乔达摩尊者,就像是被放置在黄色毛巾上,光辉、闪耀、发光的纯净、纯粹、八面体、精致加工的摩尼琉璃,我死后无病,就是成为这样的色。”

279 “迦旃延,对此如何思考?被放置在黄色毛巾上,光辉、闪耀、发光的纯净、纯粹、八面体、精致加工的摩尼琉璃和漆黑夜幕中的萤火虫,此二者的光,哪个更加明亮,更加殊胜?”

“乔达摩尊者,此漆黑夜幕中的萤火虫,其在此二者的光中更加明亮,更加殊胜。”

“迦旃延,对此如何思考?漆黑夜幕中的萤火虫和漆黑夜幕中的油灯,此二者的光,哪个更加明亮,更加殊胜?”

“乔达摩尊者,此漆黑夜幕中的油灯,其在此二者的光中更加明亮,更加殊胜。”

“迦旃延,对此如何思考?漆黑夜幕中的油灯和漆黑夜幕中的大火炬,此二者的光,哪个更加明亮,更加殊胜?”

“乔达摩尊者,此漆黑夜幕中的大火炬,其在此二者的光中更加明亮,更加殊胜。”

“迦旃延,对此如何思考?漆黑夜幕中的大火炬和黎明时分晴朗无云的天空中的启明星,此二者的光,哪个更加明亮,更加殊胜?”

“乔达摩尊者,此黎明时分晴朗无云的天空中的启明星,其在此二者的光中更加明亮,更加殊胜。”

“迦旃延,对此如何思考?黎明时分晴朗无云的天空中的启明星和彼布萨十五日半夜时分晴朗无云的天空中的月亮,此二者的光,哪个更加明亮,更加殊胜?”

“乔达摩尊者,此彼布萨十五日半夜时分晴朗无云的天空中的月亮,其在此二者的光中更加明亮,更加殊胜。”

“迦旃延,对此如何思考?彼布萨十五日半夜时分晴朗无云的天空中的月亮和雨季最后一个月的秋季晴朗无云的天空中正午时分的太阳,此二者的光,哪个更加明亮,更加殊胜?”

“乔达摩尊者,此雨季最后一个月的秋季晴朗无云的天空中正午时分的太阳,其在此二者的光中更加明亮,更加殊胜。”

“迦旃延,尽管还有彼日月的光芒所没有经验过的如此众多、大量的彼天神,我对其了知,然而我不说‘没有比该色更加美丽、更加殊胜的色’。然而,优陀夷,你说‘此比萤火虫更加微弱、更加微小的色,其是最上色’,然而却没有告知该色。”

280 “迦旃延,此为五种妙欲。哪五种?欢喜、可爱、可意、喜爱、伴随欲、为贪所染的眼所识色;欢喜、可爱、可意、喜爱、伴随欲、为贪所染的耳所识声;欢喜、可爱、可意、喜爱、伴随欲、为贪所染的鼻所识香;欢喜、可爱、可意、喜爱、伴随欲、为贪所染的舌所识味;欢喜、可爱、可意、喜爱、伴随欲、为贪所染的身所识触。依此五欲而有的乐和喜悦就被称为欲乐。像这样因为欲而有欲乐,源自欲乐的最上欲乐被称为顶点。”

听闻此言,遍历行者鞞摩那修对佛陀如下说道:“乔达摩尊者,实在是稀有。乔达摩尊者,实在是未曾有。乔达摩尊者善加表述了‘因为欲而有欲乐,源自欲乐的最上欲乐被称为顶点’。”

“迦旃延,因为你的异见、异信、异欲求、异努力、异教师,所以,你难以对其理解:‘欲、欲乐、最上欲乐’。迦旃延,彼比丘是阿罗汉、漏尽者、修行圆满、应作已作、重负已卸、已达己利、有结漏尽、完全了知、已经解脱者,其对此了知:‘欲、欲乐、最上欲乐’。”

281 听闻此言,遍历行者鞞摩那修气愤、不高兴,气恼佛陀,诅咒佛陀,对佛陀扬言‘沙门乔达摩邪恶’,并对佛陀如下说道:“正像这样,有些沙门、婆罗门不知过去、不见未来,然而了知‘我们知道“生命已尽,梵行已毕,应作已作,无有再生。”’对于他们,这样说就是玩笑,就是徒有虚名,就是空洞,就是空无。”

“迦旃延,有些沙门、婆罗门不知过去、不见未来,然而了知‘我们知道“生命已尽,梵行已毕,应作已作,无有再生。”’对于他们,加以论破的确如法。迦旃延,不管过去,不管未来。有智、不谄、不诳、正直之人过来,我来教导,我来说法。按照所教如是行道者不久就会自己知道,自己看到。像这样成为从束缚完全解脱者,此束缚就是无明。例如,迦旃延,幼小、无知的婴儿会被绳子在第五处为脖子的地方捆绑住,随着该孩童逐渐长大,诸根逐渐圆熟,则挣脱该束缚,其了知‘我要解脱’,成为无束缚者。像这样,有智、不谄、不诳、正直之人过来,我来教导,我来说法。按照所教如是行道者不久就会自己知道,自己看到。像这样成为从束缚完全解脱者,此束缚就是无明。”

听闻此言,遍历行者鞞摩那修对佛陀如下说道:“乔达摩尊者,实在是殊胜!乔达摩尊者,实在是殊胜!乔达摩尊者,恰似扶起跌倒者,打开覆盖物,给迷路之人指明道路,为了让有眼之人看到诸色而在黑暗中点亮灯火。像这样,乔达摩尊者采用多种方法阐明了法。在此,乔达摩尊者,我皈依乔达摩尊者,皈依法,皈依比丘僧团。从今以后,请乔达摩尊者接受我成为优婆塞,做我一生的皈依处。”

(鞞摩那修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