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第七、大萨库鲁陀夷经(Mahasakuludayisuttam)

237 如是我闻。

一次,佛陀住在王舍城附近的竹林精舍。当时,很多著名的遍历行者住在孔雀饵食遍历行者园。例如,安努巴罗、瓦洛达罗、萨库鲁陀夷以及其他著名的遍历行者。

佛陀于上午,着衣,持衣钵,准备进入王舍城托钵乞食。这时,佛陀如下思考:“现在进入王舍城托钵乞食为时尚早。我接近孔雀饵食遍历行者园,接近萨库鲁陀夷遍历行者如何?”于是,佛陀接近孔雀饵食遍历行者园。

此时,遍历行者萨库鲁陀夷正与遍历行者大众坐在一起。他们在大声、高声、嘈杂地谈论着各种无益话题,如国王话题、强盗话题、大臣话题、军队话题、恐惧话题、战争话题、食物话题、饮品话题、衣服话题、卧具话题、花鬘话题、香料话题、亲族话题、车乘话题、村庄话题、城镇话题、城市话题、地方话题、女性话题、男性话题、英雄话题、街谈巷议话题、井边话题、祖先话题、杂言碎语话题、世界起源论、海洋起源论、有无有话题等。

遍历行者萨库鲁陀夷看到佛陀从远处走来,看到以后,遍历行者萨库鲁陀夷命令自己的大众保持安静:“诸尊者,请安静!诸尊者,请不要出声!彼沙门乔达摩正走来。彼尊者喜欢肃静,赞叹宁静。看到安静的众人,会考虑接近。”于是,彼遍历行者众安静下来。

于是,佛陀走近遍历行者萨库鲁陀夷。遍历行者萨库鲁陀夷对佛陀如下说道:“尊师,欢迎世尊!尊师,欢迎世尊!尊师,世尊已经很久没有为我们提供机会了,已经很久没有来了。尊师,世尊请坐。这里有准备好的坐具。”于是,佛陀坐在准备好的坐具上。遍历行者萨库鲁陀夷则取一较低的坐具坐于一旁。佛陀对坐于一旁的遍历行者萨库鲁陀夷如下问道:

238 “优陀夷,你们现在为了什么话题而坐在一起?你们中断的话题是什么?”

“尊师,请不要在意我们刚才坐在一起谈论的话题。尊师,这些话题,世尊以后可以随时听到。尊师,前几日,就在前几天,很多外道的沙门、婆罗门集合、共坐在议事堂里谈论此话题:‘啊,鸯伽人和摩揭陀人实际上是利得者。啊,鸯伽人和摩揭陀人实际上是善利得者。因为这些沙门、婆罗门率领僧团,拥有大众,为众人师,为教团主,名声显赫,德高望重,广受尊敬,他们到王舍城过雨安居。

此富兰·迦叶率领僧团,拥有大众,为众人师,为教团主,名声显赫,德高望重,广受尊敬,其也到王舍城过雨安居。

此末迦利·瞿舍罗率领僧团,拥有大众,为众人师,为教团主,名声显赫,德高望重,广受尊敬,其也到王舍城过雨安居。

此阿夷多·翅舍钦婆罗率领僧团,拥有大众,为众人师,为教团主,名声显赫,德高望重,广受尊敬,其也到王舍城过雨安居。

此迦据陀·迦旃延率领僧团,拥有大众,为众人师,为教团主,名声显赫,德高望重,广受尊敬,其也到王舍城过雨安居。

此散若夷·毗罗梨沸率领僧团,拥有大众,为众人师,为教团主,名声显赫,德高望重,广受尊敬,其也到王舍城过雨安居。

此尼干陀·若提子率领僧团,拥有大众,为众人师,为教团主,名声显赫,德高望重,广受尊敬,其也到王舍城过雨安居。

此沙门乔达摩率领僧团,拥有大众,为众人师,为教团主,名声显赫,德高望重,广受尊敬,其也到王舍城过雨安居。

那么,在这些率领僧团,拥有大众,为众人师,为教团主,名声显赫,德高望重,广受尊敬的沙门、婆罗门中,谁受到弟子众的尊敬、尊重、恭敬、供养?进而弟子尊敬、尊重、依止谁而住?’”

239 “于是,有人这样说道:‘此富兰·迦叶率领僧团,拥有大众,为众人师,为教团主,名声显赫,德高望重,广受尊敬,然而,其没有受到弟子众的尊敬、尊重、恭敬、供养,弟子众也没有尊敬、尊重、依止富兰·迦叶而住。曾经,富兰·迦叶对数百众人说法。于是,富兰·迦叶的某一弟子声明:“不要向尊敬的富兰·迦叶询问其含义。他对其不知道,我们对其知道,请向我们询问其含义。我们为尊者们对其加以解释。”那时,伸出双臂哭泣的富兰·迦叶如此说:“诸位,请安静!诸位,请不要出声!诸位,他们不对你们提问,他们是对我提问。我将为他们进行解释。”却没有人听从。相反,富兰·迦叶的众多弟子指出错误而离开:“你不懂此法、此律。我懂此法、此律。你怎么能懂此法、此律?你是邪行者,我是正行者。我顺法,你逆法。应该先说的,你却后说。应该后说的,你却先说。你的观点自相矛盾。你的观点已被驳倒,你已输。你已偏离论题,所以应该去游走。如果可能,那么请明辨。”像这样,富兰·迦叶没有受到弟子众的尊敬、尊重、恭敬、供养,弟子众也没有尊敬、尊重、依止富兰·迦叶而住。富兰·迦叶因为对于法的谩骂而受到谩骂。’

于是,有人这样说道:‘此末迦利·瞿舍罗率领僧团,拥有大众,为众人师,为教团主,名声显赫,德高望重,广受尊敬,然而,其没有受到弟子众的尊敬、尊重、恭敬、供养,弟子众也没有尊敬、尊重、依止末迦利·瞿舍罗而住。曾经,末迦利·瞿舍罗对数百众人说法。于是,末迦利·瞿舍罗的某一弟子声明:“不要向尊敬的末迦利·瞿舍罗询问其含义。他对其不知道,我们对其知道,请向我们询问其含义。我们为尊者们对其加以解释。”那时,伸出双臂哭泣的末迦利·瞿舍罗如此说:“诸位,请安静!诸位,请不要出声!诸位,他们不对你们提问,他们是对我提问。我将为他们进行解释。”却没有人听从。相反,末迦利·瞿舍罗的众多弟子指出错误而离开:“你不懂此法、此律。我懂此法、此律。你怎么能懂此法、此律?你是邪行者,我是正行者。我顺法,你逆法。应该先说的,你却后说。应该后说的,你却先说。你的观点自相矛盾。你的观点已被驳倒,你已输。你已偏离论题,所以应该去游走。如果可能,那么请明辨。”像这样,末迦利·瞿舍罗没有受到弟子众的尊敬、尊重、恭敬、供养,弟子众也没有尊敬、尊重、依止末迦利·瞿舍罗而住。末迦利·瞿舍罗因为对于法的谩骂而受到谩骂。’

阿夷多·翅舍钦婆罗、迦据陀·迦旃延、散若夷·毗罗梨沸的情形亦相同。于是,有人这样说道:‘此尼干陀·若提子率领僧团,拥有大众,为众人师,为教团主,名声显赫,德高望重,广受尊敬,然而,其没有受到弟子众的尊敬、尊重、恭敬、供养,弟子众也没有尊敬、尊重、依止尼干陀·若提子而住。曾经,尼干陀·若提子对数百众人说法。于是,尼干陀·若提子的某一弟子声明:“不要向尊敬的尼干陀·若提子询问其含义。他对其不知道,我们对其知道,请向我们询问其含义。我们为尊者们对其加以解释。”那时,伸出双臂哭泣的尼干陀·若提子如此说:“诸位,请安静!诸位,请不要出声!诸位,他们不对你们提问,他们是对我提问。我将为他们进行解释。”却没有人听从。相反,尼干陀·若提子的众多弟子指出错误而离开:“你不懂此法、此律。我懂此法、此律。你怎么能懂此法、此律?你是邪行者,我是正行者。我顺法,你逆法。应该先说的,你却后说。应该后说的,你却先说。你的观点自相矛盾。你的观点已被驳倒,你已输。你已偏离论题,所以应该去游走。如果可能,那么请明辨。”像这样,尼干陀·若提子没有受到弟子众的尊敬、尊重、恭敬、供养,弟子众也没有尊敬、尊重、依止尼干陀·若提子而住。尼干陀·若提子因为对于法的谩骂而受到谩骂。’”

240 “于是,有人这样说道:‘此沙门乔达摩率领僧团,拥有大众,为众人师,为教团主,名声显赫,德高望重,广受尊敬,其受到弟子众的尊敬、尊重、恭敬、供养,弟子众也尊敬、尊重、依止沙门乔达摩而住。曾经,沙门乔达摩对数百众人说法。这时,沙门乔达摩的某一弟子咳嗽。于是,另一同修行者用膝盖制止他:‘朋友,请安静!朋友,请不要出声!导师世尊在为我们说法。’

当沙门乔达摩对数百众人说法时,当时,沙门乔达摩的弟子众没有发出咳嗽声或打哈欠声。彼大众对其呈现出渴望的样子:‘世尊将为我们说法,我们要听闻。’恰似一个人在十字路口压榨小蜜蜂产的纯净的蜜。大众对其呈现出渴望的样子。像这样,当沙门乔达摩对数百众人说法时,当时,沙门乔达摩的弟子众没有发出咳嗽声或打哈欠声。彼大众对其呈现出渴望的样子:‘世尊将为我们说法,我们要听闻。’

沙门乔达摩的弟子众中有与同修行者争吵、弃学还俗者,他们也成为导师的称赞者,成为法的称赞者,成为僧团的称赞者,只呵责自己,不呵责他人:‘我们才是真不幸!我们缺少福报。那时的我们在如此被善阐释的法和律中出家,却不能终生行完全、遍净的梵行。’他们或成为寺院的净人或成为优婆塞受持五戒而住。像这样,沙门乔达摩受到弟子众的尊敬、尊重、恭敬、供养,弟子众也尊敬、尊重、依止沙门乔达摩而住。”

241 “那么,优陀夷,你于我看到多少法,因此弟子众对我尊敬、尊重、恭敬、供养,尊敬、尊重、依止而住?”

“尊师,我于世尊看到五法,因此弟子众对世尊尊敬、尊重、恭敬、供养,尊敬、尊重、依止而住。哪五法?尊师,因为世尊是少食者,是少食的称赞者。尊师,世尊是少食者,是少食的称赞者,尊师,此是我于世尊看到的第一法,因此弟子众对世尊尊敬、尊重、恭敬、供养,尊敬、尊重、依止而住。

进而,尊师,因为世尊满足于所有僧衣,是所有僧衣的称赞者。尊师,世尊满足于所有僧衣,是所有僧衣的称赞者,尊师,此是我于世尊看到的第二法,因此弟子众对世尊尊敬、尊重、恭敬、供养,尊敬、尊重、依止而住。

进而,尊师,因为世尊满足于所有托钵食,是所有托钵食的称赞者。尊师,世尊满足于所有托钵食,是所有托钵食的称赞者,尊师,此是我于世尊看到的第三法,因此弟子众对世尊尊敬、尊重、恭敬、供养,尊敬、尊重、依止而住。

进而,尊师,因为世尊满足于所有坐卧处,是所有坐卧处的称赞者。尊师,世尊满足于所有坐卧处,是所有坐卧处的称赞者,尊师,此是我于世尊看到的第四法,因此弟子众对世尊尊敬、尊重、恭敬、供养,尊敬、尊重、依止而住。

进而,尊师,因为世尊是远离者,是远离的称赞者。尊师,世尊是远离者,是远离的称赞者,尊师,此是我于世尊看到的第五法,因此弟子众对世尊尊敬、尊重、恭敬、供养,尊敬、尊重、依止而住。

尊师,这些就是我于世尊看到的五法,因此弟子众对世尊尊敬、尊重、恭敬、供养,尊敬、尊重、依止而住。”

242 “优陀夷,所谓‘沙门乔达摩是少食者,是少食的称赞者’,弟子众对我尊敬、尊重、恭敬、供养,尊敬、尊重、依止而住,那么,优陀夷,我的弟子众中有一钵食者、半钵食者、食一木瓜者、食半木瓜者,然而,优陀夷,我有时吃此满满一钵或吃更多。优陀夷,如果因为‘沙门乔达摩是少食者,是少食的称赞者’,弟子众对我尊敬、尊重、恭敬、供养,尊敬、尊重、依止而住,那么,优陀夷,我的弟子众中那些一钵食者、半钵食者、食一木瓜者、食半木瓜者,他们就不会因为此法对我尊敬、尊重、恭敬、供养,尊敬、尊重、依止而住。

优陀夷,所谓‘沙门乔达摩满足于所有僧衣,是所有僧衣的称赞者’,弟子众对我尊敬、尊重、恭敬、供养,尊敬、尊重、依止而住,那么,优陀夷,我的弟子众中有受持粪扫衣者、受持粗恶衣者,他们从坟地、垃圾堆、店前捡破布,缝制衣服穿,然而,优陀夷,我有时穿居士服、结实衣、刀割衣、丝瓜丝衣。优陀夷,如果因为‘沙门乔达摩满足于所有僧衣,是所有僧衣的称赞者’,弟子众对我尊敬、尊重、恭敬、供养,尊敬、尊重、依止而住,那么,优陀夷,我的弟子众中那些受持粪扫衣者、受持粗恶衣者,他们从坟地、垃圾堆、店前捡破布,缝制衣服穿,他们就不会因为此法对我尊敬、尊重、恭敬、供养,尊敬、尊重、依止而住。

优陀夷,所谓‘沙门乔达摩满足于所有托钵食,是所有托钵食的称赞者’,弟子众对我尊敬、尊重、恭敬、供养,尊敬、尊重、依止而住,那么,优陀夷,我的弟子众中有常乞食者、次第乞食者、受持残食戒者,他们即使进入俗人家中也不接受坐具的招待,然而,优陀夷,我有时吃招待食、米饭、精选米饭、多种汤菜、多种配菜。优陀夷,如果因为‘沙门乔达摩满足于所有托钵食,是所有托钵食的称赞者’,弟子众对我尊敬、尊重、恭敬、供养,尊敬、尊重、依止而住,那么,优陀夷,我的弟子众中那些常乞食者、次第乞食者、受持残食戒者,他们即使进入俗人家中也不接受坐具的招待,他们就不会因为此法对我尊敬、尊重、恭敬、供养,尊敬、尊重、依止而住。

优陀夷,所谓‘沙门乔达摩满足于所有坐卧处,是所有坐卧处的称赞者’,弟子众对我尊敬、尊重、恭敬、供养,尊敬、尊重、依止而住,那么,优陀夷,我的弟子众中有树下住者、露地住者,他们八个月里没有接近屋檐下,然而,优陀夷,我有时住在经过装修、门窗紧闭、安静的阁楼。优陀夷,如果因为‘沙门乔达摩满足于所有坐卧处,是所有坐卧处的称赞者’弟子众对我尊敬、尊重、恭敬、供养,尊敬、尊重、依止而住,那么,优陀夷,我的弟子众中那些树下住者、露地住者,他们八个月里没有接近屋檐下,他们就不会因为此法对我尊敬、尊重、恭敬、供养,尊敬、尊重、依止而住。

优陀夷,所谓‘沙门乔达摩是远离者,是远离的称赞者’,弟子众对我尊敬、尊重、恭敬、供养,尊敬、尊重、依止而住,那么,优陀夷,我的弟子众中有阿兰若住者、边地坐卧处者,深入森林、树林等边地的坐卧处而住,他们每半个月进入僧团中诵戒,然而,优陀夷,我有时与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国王、大臣、外道、外道弟子混杂而住。优陀夷,如果因为‘沙门乔达摩是远离者,是远离的称赞者’,弟子众对我尊敬、尊重、恭敬、供养,尊敬、尊重、依止而住,那么,优陀夷,我的弟子众中那些阿兰若住者、边地坐卧处者,深入森林、树林等边地的坐卧处而住,他们每半个月进入僧团中诵戒,他们就不会因为此法对我尊敬、尊重、恭敬、供养,尊敬、尊重、依止而住。

像这样,优陀夷,我的弟子众不是因为此五法对我尊敬、尊重、恭敬、供养,尊敬、尊重、依止而住。”

243 “优陀夷,存在着其他五法,我的弟子众因为此五法对我尊敬、尊重、恭敬、供养,尊敬、尊重、依止而住。哪五法?优陀夷,在此,弟子众于增上戒尊敬我:‘沙门乔达摩是持戒者,是具足最上戒蕴者。’

优陀夷,在此,弟子众于增上戒尊敬我:‘沙门乔达摩是持戒者,是具足最上戒蕴者。’优陀夷,此是第一法,于此,我的弟子众对我尊敬、尊重、恭敬、供养,尊敬、尊重、依止而住。”

244 “进而,优陀夷,弟子众于殊胜智见尊敬我:沙门乔达摩的确是知道才说“我知道”,的确是看见才说“我看见”;沙门乔达摩是证知以后说法,不是未证知;沙门乔达摩是说有因缘的法,不是无因缘;沙门乔达摩是说有根据的法,不是无根据。’

优陀夷,在此,弟子众于殊胜智见尊敬我:‘沙门乔达摩的确是知道才说“我知道”,的确是看见才说“我看见”;沙门乔达摩是证知以后说法,不是未证知;沙门乔达摩是说有因缘的法,不是无因缘;沙门乔达摩是说有根据的法,不是无根据。’优陀夷,此是第二法,于此,我的弟子众对我尊敬、尊重、恭敬、供养,尊敬、尊重、依止而住。”

245 “进而,优陀夷,弟子众于增上慧尊敬我:‘沙门乔达摩是具慧者,是具足最上慧蕴者。所谓实际上于其看不到未来的言路,其不能如法折服他人提出的论断,此不存在。’对此如何思考?优陀夷,弟子众对于如此知者、如此见者的我是否会经常提出异议?”

“此不会,尊师。”

“优陀夷,我并没有于弟子众期待着教导,一定是弟子众于我期待着教导。优陀夷,弟子众于增上慧尊敬我:‘沙门乔达摩是具慧者,是具足最上慧蕴者。所谓实际上于其看不到未来的言路,其不能如法折服他人提出的论断,此不存在。’优陀夷,此是第三法,于此,我的弟子众对我尊敬、尊重、恭敬、供养,尊敬、尊重、依止而住。”

246 “进而,优陀夷,我的弟子众因为苦,为苦所恼,为苦所战胜,他们接近我询问苦圣谛,针对苦圣谛的提问,我为他们进行解答。通过对提问的解答,我令他们心中欢喜。他们向我询问苦的生起圣谛、苦的灭尽圣谛、通往苦灭尽的行道圣谛,我为他们针对苦的生起圣谛、苦的灭尽圣谛、通往苦灭尽的行道圣谛的提问进行解答。通过对提问的解答,我令他们心中欢喜。

优陀夷,我的弟子众因为苦,为苦所恼,为苦所战胜,他们接近我询问苦圣谛,针对苦圣谛的提问,我为他们进行解答。通过对提问的解答,我令他们心中欢喜。他们向我询问苦的生起圣谛、苦的灭尽圣谛、通往苦灭尽的行道圣谛,我为他们针对苦的生起圣谛、苦的灭尽圣谛、通往苦灭尽的行道圣谛的提问进行解答。通过对提问的解答,我令他们心中欢喜。优陀夷,此是第四法,于此,我的弟子众对我尊敬、尊重、恭敬、供养,尊敬、尊重、依止而住。”

247 “进而,优陀夷,我为弟子众阐述了行道,我的弟子众如是进行行道,修行四念处。

在此,优陀夷,比丘具正勤,具正知,具念,调伏世间的贪欲和忧恼,于身体随观身体而住;

具正勤,具正知,具念,调伏世间的贪欲和忧恼,于感受随观感受而住;

具正勤,具正知,具念,调伏世间的贪欲和忧恼,于心随观心而住;

具正勤,具正知,具念,调伏世间的贪欲和忧恼,于诸法随观诸法而住。于是,我的众多弟子众到达并住于通智的完成和最高。

进而,优陀夷,我为弟子众阐述了行道,我的弟子众如是进行行道,修行四正勤。

在此,优陀夷,比丘为了令未生起的恶不善法不生起而生起意欲,策励,勤精进,发心努力;

为了令已生起的恶不善法舍断而生起意欲,策励,勤精进,发心努力;

为了令未生起的善法生起而生起意欲,策励,勤精进,发心努力;

为了令已生起的善法住立、不错乱、广大、修习、圆满而生起意欲,策励,勤精进,发心努力。于是,我的众多弟子众到达并住于通智的完成和最高。

进而,优陀夷,我为弟子众阐述了行道,我的弟子众如是进行行道,修行四神足。

在此,优陀夷,比丘修习具足欲定和精勤行的神足;

修习具足心定和精勤行的神足;

修习具足精进定和精勤行的神足;

修习具足观定和精勤行的神足。于是,我的众多弟子众到达并住于通智的完成和最高。

进而,优陀夷,我为弟子众阐述了行道,我的弟子众如是进行行道,修行五根。

在此,优陀夷,比丘修习令至寂静、令至正等觉的信根;

修习令至寂静、令至正等觉的精进根;

修习令至寂静、令至正等觉的念根;

修习令至寂静、令至正等觉的定根;

修习令至寂静、令至正等觉的慧根。于是,我的众多弟子众到达并住于通智的完成和最高。

进而,优陀夷,我为弟子众阐述了行道,我的弟子众如是进行行道,修行五力。

在此,优陀夷,比丘修习令至寂静、令至正等觉的信力;

修习令至寂静、令至正等觉的精进力;

修习令至寂静、令至正等觉的念力;

修习令至寂静、令至正等觉的定力;

修习令至寂静、令至正等觉的慧力。于是,我的众多弟子众到达并住于通智的完成和最高。

进而,优陀夷,我为弟子众阐述了行道,我的弟子众如是进行行道,修行七觉支。

在此,优陀夷,比丘修行依止远离、依止离贪、依止灭尽、朝向舍弃的念等觉支;

修行依止远离、依止离贪、依止灭尽、朝向舍弃的择法等觉支;

修行依止远离、依止离贪、依止灭尽、朝向舍弃的精进等觉支;

修行依止远离、依止离贪、依止灭尽、朝向舍弃的喜等觉支;

修行依止远离、依止离贪、依止灭尽、朝向舍弃的轻安等觉支;

修行依止远离、依止离贪、依止灭尽、朝向舍弃的定等觉支;

修行依止远离、依止离贪、依止灭尽、朝向舍弃的舍等觉支。于是,我的众多弟子众到达并住于通智的完成和最高。

进而,优陀夷,我为弟子众阐述了行道,我的弟子众如是进行行道,修行八正道。

在此,优陀夷,比丘修习正见;修习正思;修习正语;修习正业;修习正命;修习正精进;修习正念;修习正定。于是,我的众多弟子众到达并住于通智的完成和最高。”

248 “进而,优陀夷,我为弟子众阐述了行道,我的弟子众如是进行行道,修行八解脱。

有色者见诸色,此是第一解脱;

于内无色想者外见诸色,此是第二解脱;

胜解就是清净者,此是第三解脱;

完全超越色想,有对想灭尽,不作意种种想,到达‘虚空乃无边’的空无边处,这是第四种解脱;

完全超越空无边处,到达‘识乃无边’的识无边处,这是第五种解脱;

完全超越识无边处,到达‘乃无所有’的无所有处,这是第六种解脱;

完全超越无所有处,到达并住立于非想非非想处,这是第七种解脱;

完全超越非想非非想处,到达并住立于想受灭,这是第八种解脱。于是,我的众多弟子众到达并住于通智的完成和最高。”

249 “进而,优陀夷,我为弟子众阐述了行道,我的弟子众如是进行行道,修行八胜处。

某内有色想者见外诸少量的美色、恶色,‘我对其征服、了知、看到’,成为这样的有想者。这是第一胜处。

某内有色想者见外诸无量的美色、恶色,‘我对其征服、了知、看到’,成为这样的有想者;这是第二胜处。

某内无色想者见外诸少量的美色、恶色,‘我对其征服、了知、看到’,成为这样的有想者。这是第三胜处。

某内无色想者见外诸无量的美色、恶色,‘我对其征服、了知、看到’,成为这样的有想者。这是第四胜处。

某内无色想者见外诸青色、青颜色、青特征、青光泽。恰似青色亚麻花具有青颜色、青特征、青光泽。又恰似波罗奈产的两面光滑的青色布,具有青颜色、青特征、青光泽。像这样,某内无色想者见外诸青色、青颜色、青特征、青光泽,‘我对其征服、了知、看到’,成为这样的有想者。这是第五胜处。

某内无色想者见外诸黄色、黄颜色、黄特征、黄光泽。恰似黄色迦尼迦花具有黄颜色、黄特征、黄光泽。又恰似波罗奈产的两面光滑的黄色布,具有黄颜色、黄特征、黄光泽。像这样,某内无色想者见外诸黄色、黄颜色、黄特征、黄光泽,‘我对其征服、了知、看到’,成为这样的有想者。这是第六胜处。

某内无色想者见外诸红色、红颜色、红特征、红光泽。恰似红色般豆时婆迦花具有红颜色、红特征、红光泽。又恰似波罗奈产的两面光滑的红色布,具有红颜色、红特征、红光泽。像这样,某内无色想者见外诸红色、红颜色、红特征、红光泽,‘我对其征服、了知、看到’,成为这样的有想者。这是第七胜处。

某内无色想者见外诸白色、白颜色、白特征、白光泽。恰似白色启明星具有白颜色、白特征、白光泽。又恰似波罗奈产的两面光滑的白色布,具有白颜色、白特征、白光泽。像这样,某内无色想者见外诸白色、白颜色、白特征、白光泽,‘我对其征服、了知、看到’,成为这样的有想者。这是第八胜处。于是,我的众多弟子众到达并住于通智的完成和最高。”

250 “进而,优陀夷,我为弟子众阐述了行道,我的弟子众如是进行行道,修行十遍处。

于上下、四维、无二种、无量地思维地遍处;

于上下、四维、无二种、无量地思维水遍处;

于上下、四维、无二种、无量地思维火遍处;

于上下、四维、无二种、无量地思维风遍处;

于上下、四维、无二种、无量地思维青遍处;

于上下、四维、无二种、无量地思维黄遍处;

于上下、四维、无二种、无量地思维红遍处;

于上下、四维、无二种、无量地思维白遍处;

于上下、四维、无二种、无量地思维空遍处;

于上下、四维、无二种、无量地思维识遍处。于是,我的众多弟子众到达并住于通智的完成和最高。”

251 “进而,优陀夷,我为弟子众阐述了行道,我的弟子众如是进行行道,修行四禅。

在此,优陀夷,比丘由于离开诸欲,离开诸不善法,到达并住立于有浅观、有深观、因远离而生喜和乐的初禅。其身体为远离所生的喜和乐所充满、圆满、完满、遍满,整个身体没有远离所生的喜和乐所接触不到的地方。优陀夷,例如,熟练的洗浴工或其徒弟在铜盆内放入洗浴粉,然后不断注入水,使之溶解。该洗浴粉的颗粒完全湿润,完全溶化,完全融于整盆水中,没有泄漏。像这样,优陀夷,比丘的身体为远离所生的喜和乐所充满、圆满、完满、遍满,整个身体没有远离所生的喜和乐所接触不到的地方。

进而,优陀夷,由于浅观和深观的寂灭,比丘到达并住立于内部清净的心一境性,到达无浅观、无深观、具有因定而生喜和乐的第二禅。其身体为定所生的喜和乐所充满、圆满、完满、遍满,整个身体没有定所生的喜和乐所接触不到的地方。优陀夷,例如,有个具有甚深泉眼的湖,其东方没有水的入口,其南方没有水的入口,其西方没有水的入口,其北方没有水的入口,天亦没有时时下雨。此时,泉中涌出冷水,充满、圆满、完满、遍满整个湖。整个湖里没有不被冷水接触的地方。像这样,优陀夷,比丘的身体为定所生的喜和乐所充满、圆满、完满、遍满,整个身体没有定所生的喜和乐所接触不到的地方。

进而,优陀夷,比丘离开喜,住于舍,具念,具正知,以身体感知乐,到达并住立于圣者所称的‘有舍、具念、住于乐’的第三禅。其身体为无喜的乐所充满、圆满、完满、遍满,整个身体没有无喜的乐所接触不到的地方。优陀夷,例如,青莲池或红莲池或白莲池里生长着青莲、红莲、白莲,生于水内,在水里开放,到达水面,没于水中,它们从根到顶被冷水完全浸透,完全遍满,整个莲池里的青莲、红莲、白莲没有不被冷水接触的地方。像这样,优陀夷,比丘的身体为无喜的乐所充满、圆满、完满、遍满,整个身体没有无喜的乐所接触不到的地方。

进而,优陀夷,比丘舍弃乐,舍弃苦,以前早已熄灭喜和忧,到达并住立于非苦非乐、舍念遍净的第四禅。其身体坐在那里,为清净的心所遍满,整个身体没有清净遍净的心所接触不到的地方。优陀夷,例如,一个人坐在那里,从头往下披上一件白衣,整个身体没有白衣所覆盖不到的地方。像这样,优陀夷,比丘的身体坐在那里,为清净的心所遍满,整个身体没有清净遍净的心所接触不到的地方。于是,我的众多弟子众到达并住于通智的完成和最高。”

252 “进而,优陀夷,我为弟子众阐述了行道,我的弟子众如是进行行道,从而如下了知:‘我的这个身体有色,为四大要素所成,是父母所生,饭食所养,具有无常、削减、渐灭、变坏、分离的性质。然而,我的意识依止于此、执着于此。’优陀夷,例如,纯净、纯粹、八面体、精致加工的摩尼琉璃,其澄清、明净、无浊、一切相好具足。其用绿色或黄色或红色或白色或浅黄色的线串连。这时,有一位有眼之人将其拿在手里观察:‘这是纯净、纯粹、八面体、精致加工、澄净、明净、无浊、一切相好具足的摩尼琉璃。其用绿色或黄色或红色或白色或浅黄色的线串连。’像这样,优陀夷,我为弟子众阐述了行道,我的弟子众如是进行行道,如下了知:‘我的这个身体有色,为四大要素所成,是父母所生,饭食所养,具有无常、削减、渐灭、变坏、分离的性质。然而,我的意识依止于此、执着于此。’于是,我的众多弟子众到达并住于通智的完成和最高。”

253 “进而,优陀夷,我为弟子众阐述了行道,我的弟子众如是进行行道,从此身体化出另一个意所成、具有大小各肢节、诸根不缺的有色身体。优陀夷,例如,有人从萱草中拔出草皮。他如是思考:‘这是萱草,这是草皮。那是萱草,那是草皮。草皮被从萱草中拔出。’又如,优陀夷,有人从鞘中拔出剑。他如是思考:‘这是剑,这是鞘。那是剑,那是鞘。剑被从鞘中拔出。’又如,优陀夷,有人从蛇身上蜕下蛇皮。他如是思考:‘这是蛇,这是蛇皮。那是蛇,那是蛇皮。蛇皮被从蛇身上蜕下。’像这样,优陀夷,我为弟子众阐述了行道,我的弟子众如是进行行道,从此身体化出另一个意所成、具有大小各肢节、诸根不缺的有色身体。于是,我的众多弟子众到达并住于通智的完成和最高。”

254 “进而,优陀夷,我为弟子众阐述了行道,我的弟子众如是进行行道,体验着各种神通。变成一、变成多,变成多、变成一,无障碍地出现、隐藏、穿墙、穿越城墙、穿越山脉,恰似在虚空中。在地面上下沉浮,恰似在水里。在水中不沉没,恰似在地上。在空中结跏趺而行,恰似有翅膀的飞鸟。即使是具有大神力、大威力的月亮和太阳,也可以用手触摸,还可以用身体在梵天界行使自在力。优陀夷,例如,熟练的陶工或其徒弟可以用准备好的土制作想要的容器,随心所欲完成制作。又如,优陀夷,熟练的象牙工或其徒弟可以用准备好的象牙制作想要的象牙器皿,随心所欲完成制作。又如,优陀夷,熟练的金匠或其徒弟可以用准备好的黄金制作想要的黄金制品,随心所欲完成制作。像这样,优陀夷,我为弟子众阐述了行道,我的弟子众如是进行行道,体验着各种神通。变成一、变成多,变成多、变成一,无障碍地出现、隐藏、穿墙、穿越城墙、穿越山脉,恰似在虚空中。在地面上下沉浮,恰似在水里。在水中不沉没,恰似在地上。在空中结跏趺而行,恰似有翅膀的飞鸟。即使是具有大神力、大威力的月亮和太阳,也可以用手触摸,还可以用身体在梵天界行使自在力。于是,我的众多弟子众到达并住于通智的完成和最高。”

255 “进而,优陀夷,我为弟子众阐述了行道,我的弟子众如是进行行道,依清净、非凡的天耳听到天和人的两种声音,或远或近。优陀夷,例如,恰如一个强壮的吹螺号者可以轻松地通知四方。像这样,优陀夷,我为弟子众阐述了行道,我的弟子众如是进行行道,依清净、非凡的天耳听到天和人的两种声音,或远或近。于是,我的众多弟子众到达并住于通智的完成和最高。”

256 “进而,优陀夷,我为弟子众阐述了行道,我的弟子众如是进行行道,以心熟知、了知其他有情、其他人的心。有贪之心则知此是有贪之心。离贪之心则知此是离贪之心。有嗔之心则知此是有嗔之心。离嗔之心则知此是离嗔之心。有痴之心则知此是有痴之心。离痴之心则知此是离痴之心。统一之心则知此是统一之心。散乱之心则知此是散乱之心。大心则知此是大心。非大心则知此是非大心。有上心则知此是有上心。无上心则知此是无上心。已入定之心则知此是已入定之心。尚未入定之心则知此是尚未入定之心。解脱之心则知此是解脱之心。尚未解脱之心则知此是尚未解脱之心。

优陀夷,例如,年轻女子或年轻男子盛装打扮,用明镜或洁净、澄净的水盆观察自己的容颜。有痣则知有痣,无痣则知无痣。像这样,优陀夷,我为弟子众阐述了行道,我的弟子众如是进行行道,以心熟知、了知其他有情、其他人的心。有贪之心则知此是有贪之心。离贪之心则知此是离贪之心。有嗔之心则知此是有嗔之心。离嗔之心则知此是离嗔之心。有痴之心则知此是有痴之心。离痴之心则知此是离痴之心。统一之心则知此是统一之心。散乱之心则知此是散乱之心。大心则知此是大心。非大心则知此是非大心。有上心则知此是有上心。无上心则知此是无上心。已入定之心则知此是已入定之心。尚未入定之心则知此是尚未入定之心。解脱之心则知此是解脱之心。尚未解脱之心则知此是尚未解脱之心。于是,我的众多弟子众到达并住于通智的完成和最高。”

257 “进而,优陀夷,我为弟子众阐述了行道,我的弟子众如是进行行道,其随念着多种宿住。例如,一生、二生、三生、四生、五生、十生、二十生、三十生、四十生、五十生、一百生、一千生、十万生,多个坏劫生、多个成劫生、多个坏成劫生。‘在那里,我具有这样的名、这样的姓、这样的种姓、这样的食物,感受这样的乐和苦,具有这样的寿命。在那里死去,再生到那里。在那里,我具有这样的名、这样的姓、这样的种姓、这样的食物,感受这样的乐和苦,具有这样的寿命。在那里死去,再生到这里。’像这样,我的弟子众随念着具有行相、具有境况的多种宿住。

优陀夷,例如,有人从自己的村庄到其他村庄,又从那个村庄到其他村庄。后来,他从那个村庄返回自己的村庄。于是,他这样想:‘我从自己的村庄到其他村庄。在那里,我这样站立,这样就座,这样言语,这样沉默。我从那个村庄到其他村庄。在那里,我这样站立,这样就座,这样言语,这样沉默。后来,我从那个村庄返回自己的村庄。’像这样,优陀夷,我为弟子众阐述了行道,其随念着多种宿住。例如,一生、二生、三生、四生、五生、十生、二十生、三十生、四十生、五十生、一百生、一千生、十万生,多个坏劫生、多个成劫生、多个坏成劫生。‘在那里,我具有这样的名、这样的姓、这样的种姓、这样的食物,感受这样的乐和苦,具有这样的寿命。在那里死去,再生到那里。在那里,我具有这样的名、这样的姓、这样的种姓、这样的食物,感受这样的乐和苦,具有这样的寿命。在那里死去,再生到这里。’像这样,我的弟子众随念着具有行相、具有境况的多种宿住。于是,我的众多弟子众到达并住于通智的完成和最高。”

258 “进而,优陀夷,我为弟子众阐述了行道,我的弟子众如是进行行道,以清净非凡的天眼观察卑贱、高贵、美丽、丑陋、善趣、恶趣的众有情的死亡、再生,了知众有情随业而行。‘事实上,这些受人尊敬的有情因为具足身恶业,具足语恶业,具足意恶业,诽谤圣人,是邪见者,是邪见业的受持者。他们的身体破灭,死后将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然而,那些受人尊敬的有情因为具足身善业,具足语善业,具足意善业,不诽谤圣人,是正见者,是正见业的受持者。他们的身体破灭,死后将再生于善处的天界。’像这样,我的弟子众以清净非凡的天眼观察卑贱、高贵、美丽、丑陋、善趣、恶趣的众有情的死亡、再生,了知众有情随业而行。

优陀夷,例如,有两座有门的房子。有眼之人站在中间观看人们从房子里或进或出,或散步或信步。像这样,优陀夷,我为弟子众阐述了行道,我的弟子众如是进行行道,以清净非凡的天眼观察卑贱、高贵、美丽、丑陋、善趣、恶趣的众有情的死亡、再生,了知众有情随业而行。‘事实上,这些受人尊敬的有情因为具足身恶业,具足语恶业,具足意恶业,诽谤圣人,是邪见者,是邪见业的受持者。他们的身体破灭,死后将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然而,那些受人尊敬的有情因为具足身善业,具足语善业,具足意善业,不诽谤圣人,是正见者,是正见业的受持者。他们的身体破灭,死后将再生于善处的天界。’像这样,我的弟子众以清净非凡的天眼观察卑贱、高贵、美丽、丑陋、善趣、恶趣的众有情的死亡、再生,了知众有情随业而行。于是,我的众多弟子众到达并住于通智的完成和最高。”

259 “进而,优陀夷,我为弟子众阐述了行道,我的弟子众如是进行行道,由于诸烦恼的灭尽而于现世自我证知、证得、成就无烦恼的心解脱、慧解脱而住。优陀夷,例如,高山上有一个清澄、清净、清澈的湖。在那里,一位有眼之人站在岸边看到牡蛎、贝壳、砂砾、石子、鱼群或走或停。于是,他这样想:‘这是一个清澄、清净、清澈的湖。里面有牡蛎、贝壳、砂砾、石子、鱼群或走或停。’像这样,优陀夷,我的弟子众由于诸烦恼的灭尽而于现世自我证知、证得、成就无烦恼的心解脱、慧解脱而住。

优陀夷,此是第五法,于此,我的弟子众对我尊敬、尊重、恭敬、供养,尊敬、尊重、依止而住。

优陀夷,我的弟子众就是据此五法对我尊敬、尊重、恭敬、供养,尊敬、尊重、依止而住。”

此为佛陀所说。遍历行者萨库鲁陀夷内心喜悦,欢喜佛陀所说。

(大萨库鲁陀夷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