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第二、火婆蹉经(Aggivacchasuttam)

187 如是我闻。

一次,佛陀住在舍卫城附近的祇陀林给孤独园。在此,姓婆蹉的遍历行者接近佛陀所在的地方,靠近以后与佛陀互致问候,互致值得记忆的欢喜语言以后坐于一旁。

坐于一旁的婆蹉姓遍历行者对佛陀如下说道:

“乔达摩尊者,究竟如何?所谓‘世界是常,此才是真实,其他是虚妄。’乔达摩尊者是否是这样的见者?”

“不是,婆蹉,所谓‘世界是常,此才是真实,其他是虚妄。’我不是这样的见者。”

“那么,乔达摩尊者,究竟如何?所谓‘世界非常,此才是真实,其他是虚妄。’乔达摩尊者是否是这样的见者?”

“不是,婆蹉,所谓‘世界非常,此才是真实,其他是虚妄。’我不是这样的见者。”

“乔达摩尊者,究竟如何?所谓‘世界有限,此才是真实,其他是虚妄。’乔达摩尊者是否是这样的见者?”

“不是,婆蹉,所谓‘世界有限,此才是真实,其他是虚妄。’我不是这样的见者。”

“那么,乔达摩尊者,究竟如何?所谓‘世界无限,此才是真实,其他是虚妄。’乔达摩尊者是否是这样的见者?”

“不是,婆蹉,所谓‘世界无限,此才是真实,其他是虚妄。’我不是这样的见者。”

“乔达摩尊者,究竟如何?所谓‘灵魂与身体为一,此才是真实,其他是虚妄。’乔达摩尊者是否是这样的见者?”

“不是,婆蹉,所谓‘灵魂与身体为一,此才是真实,其他是虚妄。’我不是这样的见者。”

“那么,乔达摩尊者,究竟如何?所谓‘灵魂与身体为异,此才是真实,其他是虚妄。’乔达摩尊者是否是这样的见者?”

“不是,婆蹉,所谓‘灵魂与身体为异,此才是真实,其他是虚妄。’我不是这样的见者。”

“乔达摩尊者,究竟如何?所谓‘如来死后存在,此才是真实,其他是虚妄。’乔达摩尊者是否是这样的见者?”

“不是,婆蹉,所谓‘如来死后存在,此才是真实,其他是虚妄。’我不是这样的见者。”

“那么,乔达摩尊者,究竟如何?所谓‘如来死后不存在,此才是真实,其他是虚妄。’乔达摩尊者是否是这样的见者?”

“不是,婆蹉,所谓‘如来死后不存在,此才是真实,其他是虚妄。’我不是这样的见者。”

“乔达摩尊者,究竟如何?所谓‘如来死后既存在又不存在,此才是真实,其他是虚妄。’乔达摩尊者是否是这样的见者?”

“不是,婆蹉,所谓‘如来死后既存在又不存在,此才是真实,其他是虚妄。’我不是这样的见者。”

“那么,乔达摩尊者,究竟如何?所谓‘如来死后既非存在又非不存在,此才是真实,其他是虚妄。’乔达摩尊者是否是这样的见者?”

“不是,婆蹉,所谓‘如来死后既非存在又非不存在,此才是真实,其他是虚妄。’我不是这样的见者。”

188 “乔达摩尊者,当被问及‘乔达摩尊者,究竟如何?所谓“世界是常,此才是真实,其他是虚妄。”乔达摩尊者是否是这样的见者?’时,回答‘不是,婆蹉,所谓“世界是常,此才是真实,其他是虚妄。”我不是这样的见者。’

当被问及‘那么,乔达摩尊者,究竟如何?所谓“世界非常,此才是真实,其他是虚妄。”乔达摩尊者是否是这样的见者?’时,回答‘不是,婆蹉,所谓“世界非常,此才是真实,其他是虚妄。”我不是这样的见者。’

当被问及‘乔达摩尊者,究竟如何?所谓“世界有限,此才是真实,其他是虚妄。”乔达摩尊者是否是这样的见者?’时,回答‘不是,婆蹉,所谓“世界有限,此才是真实,其他是虚妄。”我不是这样的见者。’

当被问及‘那么,乔达摩尊者,究竟如何?所谓‘世界无限,此才是真实,其他是虚妄。’乔达摩尊者是否是这样的见者?’时,回答‘不是,婆蹉,所谓“世界无限,此才是真实,其他是虚妄。”我不是这样的见者。’

当被问及‘乔达摩尊者,究竟如何?所谓‘灵魂与身体为一,此才是真实,其他是虚妄。’乔达摩尊者是否是这样的见者?’时,回答‘不是,婆蹉,所谓“灵魂与身体为一,此才是真实,其他是虚妄。”我不是这样的见者。’

当被问及“那么,乔达摩尊者,究竟如何?所谓“灵魂与身体为异,此才是真实,其他是虚妄。”乔达摩尊者是否是这样的见者?’时,回答‘不是,婆蹉,所谓“灵魂与身体为异,此才是真实,其他是虚妄。”我不是这样的见者。’

当被问及‘乔达摩尊者,究竟如何?所谓‘如来死后存在,此才是真实,其他是虚妄。’乔达摩尊者是否是这样的见者?’时,回答‘不是,婆蹉,所谓“如来死后存在,此才是真实,其他是虚妄。”我不是这样的见者。’

当被问及‘那么,乔达摩尊者,究竟如何?所谓“如来死后不存在,此才是真实,其他是虚妄。”乔达摩尊者是否是这样的见者?’时,回答‘不是,婆蹉,所谓“如来死后不存在,此才是真实,其他是虚妄。”我不是这样的见者。’

当被问及‘乔达摩尊者,究竟如何?所谓‘如来死后既存在又不存在,此才是真实,其他是虚妄。’乔达摩尊者是否是这样的见者?’时,回答‘不是,婆蹉,所谓“如来死后既存在又不存在,此才是真实,其他是虚妄。”我不是这样的见者。’

当被问及“那么,乔达摩尊者,究竟如何?所谓‘如来死后既非存在又非不存在,此才是真实,其他是虚妄。’乔达摩尊者是否是这样的见者?’时,回答‘不是,婆蹉,所谓“如来死后既非存在又非不存在,此才是真实,其他是虚妄。”我不是这样的见者。’

那么,乔达摩尊者是看到了怎样的过患才不持以上所有观点的?”

189 “婆蹉,所谓‘世界是常’,此是恶见、见的密林、见的险途、见的曲解、见的纷争、见的束缚,伴随着痛苦,伴随着烦恼,伴随着焦灼,不能引导至厌离、离贪、灭尽、寂止、证智、正觉、涅槃。

婆蹉,所谓‘世界非常’,此是恶见、见的密林、见的险途、见的曲解、见的纷争、见的束缚,伴随着痛苦,伴随着烦恼,伴随着焦灼,不能引导至厌离、离贪、灭尽、寂止、证智、正觉、涅槃。

婆蹉,所谓‘世界有限’‘世界无限’‘灵魂与身体为一’灵魂与身体为异’‘如来死后存在’‘如来死后不存在’‘如来死后既存在又不存在’,乃至‘如来死后既非存在又非不存在’,此均为恶见、见的密林、见的险途、见的曲解、见的纷争、见的束缚,伴随着痛苦,伴随着烦恼,伴随着焦灼,不能引导至厌离、离贪、灭尽、寂止、证智、正觉、涅槃。婆蹉,我正是看到了这样的过患,所以才不持以上所有观点。”

“那么,乔达摩尊者持有什么样的观点?”

“婆蹉,这样的观点已经被如来剔除。婆蹉,因为如来看到:‘此就是色。此就是色的生起。此就是色的灭尽’‘此就是受。此就是受的生起。此就是受的灭尽’‘此就是想。此就是想的生起。此就是想的灭尽’‘此就是行。此就是行的生起。此就是行的灭尽’‘此就是识。此就是识的生起。此就是识的灭尽’。因此我说,如来对于所有幻想、所有颠倒、所有我见、我所见、我慢已经消尽、离贪、灭尽、舍弃、定弃、无取著地解脱。”

190 “那么,乔达摩尊者,如此心解脱的比丘再生于何处?”

“婆蹉,不是再生。”

“既然如此,那么,乔达摩尊者,是不再生?”

“婆蹉,不是不再生。”

“既然如此,那么,乔达摩尊者,是再生亦是不再生?”

“婆蹉,不是再生亦不是不再生。”

“既然如此,那么,乔达摩尊者,是非再生亦是非不再生?”

“婆蹉,不是非再生亦不是非不再生。”

“乔达摩尊者,当被问及‘如此心解脱的比丘再生于何处?’时,回答‘婆蹉,不是再生。’当被问及‘既然如此,那么,乔达摩尊者,是不再生?’时,回答‘婆蹉,不是不再生。’当被问及‘既然如此,那么,乔达摩尊者,是再生亦是不再生?’时,回答‘婆蹉,不是再生亦不是不再生。’当被问及‘既然如此,那么,乔达摩尊者,是非再生亦是非不再生?’时,回答‘婆蹉,不是非再生亦不是非不再生。’乔达摩尊者,在此,我糊涂了。在此,我迷惑了。甚至自己在开始的对话中对乔达摩尊者怀有的信仰,现在也消失了。”

“婆蹉,糊涂是正常的,迷惑是正常的。婆蹉,此法甚深、难见、难解、寂静、殊妙、深奥、微妙,唯智者可感受。因为你的异见、异信、异欲求、异努力、异教师,所以,你难以理解。”

191 “既然如此,那么,婆蹉,我来向你提问,你愿意就请回答。婆蹉,对此如何思考?如果在你的面前点燃火,那么你是否知道:‘此火在我的面前点燃’?”

“乔达摩尊者,如果在我的面前点燃火,那么我知道:‘此火是在我的面前点燃。’”

“婆蹉,那么,如果有人对你如此提问:‘在你面前点燃的此火依什么而燃烧?’婆蹉,被如此提问,你将如何回答?”

“乔达摩尊者,有人对我如此提问:‘在你面前点燃的此火依什么而燃烧?’乔达摩尊者,被如此提问,我将这样回答:‘在我面前点燃的此火是依草木薪柴而燃烧。’”

“婆蹉,如果后来你面前的该火熄灭,那么是否你知道‘我面前点燃的此火熄灭’?”

“乔达摩尊者,如果后来我面前的该火熄灭,那么我知道‘我面前点燃的此火已经熄灭。’”

“婆蹉,那么,如果有人对你如此提问:‘你面前熄灭的此火,该火从这里去了哪里?是去了东方,还是南方?还是西方?还是北方?’婆蹉,被如此提问,你将如何回答?”

“都不是,乔达摩尊者。乔达摩尊者,因为,彼火是依草木薪柴而燃烧,因为其已经用尽,没有其它供给,是无燃料者,所以才被称为熄灭。”

192 “正像这样,婆蹉,因为可以通过色来描述如来,然而,如被连根斩断的多罗树,该色已经被如来舍弃,是空无,将来不再生。婆蹉,如来已经从色的这一名称解脱,甚深,不可量,恰似大海难以深入。不是再生。不是不再生。不是再生亦不是不再生。不是非再生亦不是非不再生。

因为可以通过受来描述如来,然而,如被连根斩断的多罗树,该受已经被如来舍弃,是空无,将来不再生。婆蹉,如来已经从受的这一名称解脱,甚深,不可量,恰似大海难以深入。不是再生。不是不再生。不是再生亦不是不再生。不是非再生亦不是非不再生。

因为可以通过想来描述如来,然而,如被连根斩断的多罗树,该想已经被如来舍弃,是空无,将来不再生。婆蹉,如来已经从想的这一名称解脱,甚深,不可量,恰似大海难以深入。不是再生。不是不再生。不是再生亦不是不再生。不是非再生亦不是非不再生。

因为可以通过行来描述如来,然而,如被连根斩断的多罗树,该行已经被如来舍弃,是空无,将来不再生。婆蹉,如来已经从行的这一名称解脱,甚深,不可量,恰似大海难以深入。不是再生。不是不再生。不是再生亦不是不再生。不是非再生亦不是非不再生。

因为可以通过识来描述如来,然而,如被连根斩断的多罗树,该识已经被如来舍弃,是空无,将来不再生。婆蹉,如来已经从识的这一名称解脱,甚深,不可量,恰似大海难以深入。不是再生。不是不再生。不是再生亦不是不再生。不是非再生亦不是非不再生。”

听闻此言,婆蹉姓遍历行者对佛陀如下说道:“乔达摩尊者,恰似村庄、城镇附近的大娑罗树,因为其无常性,枝叶死去,外皮死去,皮材死去。最后,枝叶被剥掉、外皮被剥掉、皮材被剥掉的该树光秃秃,只依靠心材矗立在那里。像这样,乔达摩尊者的教说已经是枝叶被剥掉、外皮被剥掉、皮材被剥掉,是光秃秃,只依靠心材矗立在那里。

乔达摩尊者,实在是殊胜!乔达摩尊者,实在是殊胜!乔达摩尊者,恰似扶起跌倒者,打开覆盖物,给迷路之人指明道路,为了让有眼之人看到诸色而在黑暗中点亮灯火。像这样,乔达摩尊者采用多种方法阐明了法。在此,乔达摩尊者,我皈依乔达摩尊者,皈依法,皈依比丘僧团。从今以后,请乔达摩尊者接受我成为优婆塞,做我一生的皈依处。”

(火婆蹉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