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第一、三明婆蹉经(Tevijjavacchasuttam)

185 如是我闻。

一次,佛陀住在毗舍离附近大林中的重阁讲堂。当时,姓婆蹉的遍历行者住在叫做一白莲的遍历行者园里。

佛陀于上午,着衣,持衣钵,准备进入毗舍离托钵乞食。这时,佛陀如下思考:“现在进入毗舍离托钵乞食为时尚早。我接近一白莲遍历行者园,接近婆蹉姓遍历行者所在的地方如何?”于是,佛陀接近一白莲遍历行者园,接近婆蹉姓遍历行者所在的地方。婆蹉姓遍历行者看到佛陀从远处走来,看到以后对佛陀如下说道:“尊师,欢迎世尊!尊师,欢迎世尊!尊师,已经很久没有为我们提供机会了,已经很久没有来了。尊师,世尊请坐。这里有准备好的坐具。”于是,佛陀坐在准备好的坐具上。婆蹉姓遍历行者则取一较低的坐具坐于一旁。

坐于一旁的婆蹉姓遍历行者对佛陀如下说道:“尊师,我如下听闻:‘沙门乔达摩自我宣称是一切知者、一切见者,是无余智见:“我无论是行走、站立,还是睡觉、清醒,智见都连续、恒常现前。”’尊师,他们如下说道:‘沙门乔达摩自我宣称是一切知者、一切见者,是无余智见:“我无论是行走、站立,还是睡觉、清醒,智见都连续、恒常现前。”’尊师,他们是否是世尊所说的阐述者?没有以不实诽谤世尊吧?针对法进行了随法阐述吧?具有根据的说和随说不存在应受到呵责的地方吧?”

“婆蹉,他们如下说道:‘沙门乔达摩自我宣称是一切知者、一切见者,是无余智见:“我无论是行走、站立,还是睡觉、清醒,智见都连续、恒常现前。”’他们不是我所说的阐述者,是以不真、不实诽谤我。”

186 “尊师,我们如何阐述才是世尊所说的阐述者?才能不是以不实诽谤世尊?”

“‘沙门乔达摩是三明者。’婆蹉,这是我所说的阐述者,不是以不实诽谤我。是针对法进行了随法阐述,具有根据的说和随说不存在应受到呵责的地方。

婆蹉,因为如果我希望,那么我就会立即随念多种宿住,例如,一生、二生、三生、四生、五生、十生、二十生、三十生、四十生、五十生、一百生、一千生、十万生,多个坏劫生、多个成劫生、多个坏成劫生。‘在那里,我具有这样的名、这样的姓、这样的种姓、这样的食物,感受这样的乐和苦,具有这样的寿命。在那里死去,再生到那里。在那里,我具有这样的名、这样的姓、这样的种姓、这样的食物,感受这样的乐和苦,具有这样的寿命。在那里死去,再生到这里。’像这样,如果我希望,那么我就会随念具有行相、具有境况的多种宿住。

婆蹉,因为如果我希望,那么我就会立即以清净、非凡的天眼观察卑贱、高贵、美丽、丑陋、善趣、恶趣的众有情的死亡、再生,了知众有情随业而行。‘事实上,这些受人尊敬的有情因为具足身恶业,具足语恶业,具足意恶业,诽谤圣人,是邪见者,是邪见业的受持者。他们的身体破灭,死后将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然而,那些受人尊敬的有情因为具足身善业,具足语善业,具足意善业,不诽谤圣人,是正见者,是正见业的受持者。他们的身体破灭,死后将再生于善道的天界。’像这样,如果我希望,那么我就会以清净、非凡的天眼观察卑贱、高贵、美丽、丑陋、善趣、恶趣的众有情的死亡、再生,了知众有情随业而行。

婆蹉,因为我由于诸烦恼的灭尽而于现世自我证知、证得、成就无烦恼的心解脱、慧解脱而住。

‘沙门乔达摩是三明者。’婆蹉,这是我所说的阐述者,不是以不实诽谤我。是针对法进行了随法阐述,同法行者的说随说不存在应受到呵责的地方。”

如此听闻,婆蹉姓遍历行者对佛陀如下说道:“乔达摩尊者,那么,有没有某位在家人虽然没有舍弃家庭的束缚,但是在身体破灭后成为苦的终结者?”

“没有,婆蹉,没有在家人虽然没有舍弃家庭的束缚,但是在身体破灭后成为苦的终结者。”

“乔达摩尊者,那么,有没有某位在家人虽然没有舍弃家庭的束缚,但是在身体破灭后生到天界?”

“婆蹉,不是一百、二百、三百、四百、五百,而是有很多在家人虽然没有舍弃家庭的束缚,但是在身体破灭后生到天界。”

“乔达摩尊者,有没有某位邪命外道在身体破灭后成为苦的终结者?”

“没有,婆蹉,没有邪命外道在身体破灭后成为苦的终结者。”

“乔达摩尊者,那么,有没有邪命外道在身体破灭后生到天界?”

“婆蹉,我忆念彼九十一劫,却没有看到其他邪命外道生到天界,除了一人。他也是业论者、行为论者。”

“乔达摩尊者,既然如此,那么,彼邪命外道的所依甚至连生天界都是如此渺茫吗?”

“是的,婆蹉,彼邪命外道的所依甚至连生天界都是如此渺茫。”

此为佛陀所说。婆蹉姓遍历行者内心喜悦,欢喜佛陀所说。

(三明婆蹉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