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第八、那罗伽波宁村经(Nalakapanasuttam)

166 如是我闻。

一次,佛陀住在拘萨罗国的那罗伽波宁村附近的树林。当时有很多有名的善家子弟出于对佛陀的信仰而舍家出家,例如,尊者阿那律、尊者跋提、尊者金毗罗、尊者婆古、尊者憍陈如、尊者离婆多、尊者阿难陀以及其他有名的善家子弟。

当时,佛陀在比丘僧众的环绕下坐在露地。佛陀针对彼善家子弟向比丘众发问:“诸比丘,彼出于对我的信仰而舍家出家的善家子弟,诸比丘,彼比丘众是否极大欢喜梵行?”

如此听闻,彼比丘众默然。

第二次,佛陀针对彼善家子弟向比丘众发问:“诸比丘,彼出于对我的信仰而舍家出家的善家子弟,诸比丘,彼比丘众是否极大欢喜梵行?”

第二次,彼比丘众仍默然。

第三次,佛陀针对彼善家子弟向比丘众发问:“诸比丘,彼出于对我的信仰而舍家出家的善家子弟,诸比丘,彼比丘众是否极大欢喜梵行?”

第三次,彼比丘众仍默然。

167 于是,佛陀如下思考:“我来问彼善家子弟如何?”于是,佛陀向尊者阿那律询问:“阿那律,你们是否极大欢喜梵行?”

“尊师,我们的确极大欢喜梵行。”

“很好!很好,阿那律!阿那律,你们极大欢喜梵行,此与你们这些依信仰而舍家出家的善家子弟相符合。阿那律,你们还很年轻,还是风华正茂、朝气蓬勃的青年,还处于人生的第一阶段,受用着诸欲。阿那律,你们尽管还很年轻,还是风华正茂、朝气蓬勃的青年,还处于人生的第一阶段,受用着诸欲,却舍家出家。然而,阿那律,你们不是因为国王所迫而舍家出家,不是因为强盗所迫而舍家出家,不是因为苦于负债而舍家出家,不是因为苦于恐怖而舍家出家,不是因为无法生活而舍家出家。那么,阿那律,你们是否因为如此信仰,即‘我因为陷入生、老、死、愁、悲、苦、忧、恼,为苦所苦恼,为苦所战胜。或许能够获知此苦蕴的全部灭尽’,从而舍家出家的吗?”

“是的,尊师。”

“阿那律,对于如此出家的善家子弟,什么是应做之事?阿那律,如果没有到达远离诸欲、远离诸不善法的喜和乐以及其它更寂静,那么,对于他,贪也会占据其心而住,嗔也会占据其心而住,昏沉、睡眠也会占据其心而住,掉举、后悔也会占据其心而住,怀疑也会占据其心而住,不满也会占据其心而住,懈怠也会占据其心而住。阿那律,因为没有到达远离诸欲、远离诸不善法的喜和乐以及其它更寂静。

阿那律,如果到达远离诸欲、远离诸不善法的喜和乐以及其它更寂静,那么,对于他,贪也不会占据其心而住,嗔也不会占据其心而住,昏沉、睡眠也不会占据其心而住,掉举、后悔也不会占据其心而住,怀疑也不会占据其心而住,不满也不会占据其心而住,懈怠也不会占据其心而住。阿那律,因为到达远离诸欲、远离诸不善法的喜和乐以及其它更寂静。”

168 “阿那律,你们于我如何思考:‘随烦恼、带来再生、不幸、苦果、将来有生老死的诸烦恼,其于如来未被舍断,因此,如来对于一件事情思考以后加以受用,对于一件事情思考以后加以认可,对于一件事情思考以后加以回避,对于件事情思考以后加以去除’?”

“不是,尊师,我们于世尊不是这样思考:‘随烦恼、带来再生、不幸、苦果、将来有生老死的诸烦恼,其于如来未被舍断,因此,如来对于一件事情思考以后加以受用,对于一件事情思考以后加以认可,对于一件事情思考以后加以回避,对于一件事情思考以后加以去除。’尊师,我们于世尊是这样思考:‘随烦恼、带来再生、不幸、苦果、将来有生老死的诸烦恼,其于如来已被舍断,因此,如来对于一件事情思考以后加以受用,对于一件事情思考以后加以认可,对于一件事情思考以后加以回避,对于一件事情思考以后加以去除。’”

“很好!很好,阿那律!阿那律,随烦恼、带来再生、不幸、苦果、将来有生老死的诸烦恼,于如来已被舍断。如彼被连根斩断的多罗树不会再生,将来没有再生。阿那律,如被连树冠斩断的多罗树不可能再生,像这样,随烦恼、带来再生、不幸、苦果、将来有生老死的诸烦恼,于如来已被舍断。如彼被连根斩断的多罗树不会再生,将来没有再生。因此,如来对于一件事情思考以后加以受用,对于一件事情思考以后加以认可,对于一件事情思考以后加以回避,对于一件事情思考以后加以去除。

阿那律,对此如何思考?如来正观什么意义而对去世、离世的弟子作了再生方面的授记:‘彼再生于那里。彼再生于那里’?”

“尊师,我们的法以世尊为根本,以世尊为指导,以世尊为所依。尊师,请世尊解释此言说的含义。听闻世尊的解释,比丘众将加以忆持。”

“阿那律,如来不是为了欺诈人们,不是为了诓骗人们,不是为了利得、尊敬、名声、利益,不是为了‘这样,人们便知道我’而对去世、离世的弟子作了再生方面的授记:‘彼再生于那里。彼再生于那里。’

阿那律,有具有信仰、大信受、大喜悦的善家子弟。他们听闻此言以后会对其意义集中心念。阿那律,此成为他们长久的利益和安乐。”

169 “阿那律,在此,比丘听闻:‘某某名字的比丘去世。其得到世尊的授记:“于完全智而住”’。于是,其亲眼见过彼尊者,或从他人那里听闻:‘听说彼尊者是如此戒者。听说彼尊者是如此法者。听说彼尊者是如此慧者。听说彼尊者是如此住者。听说彼尊者是如此解脱者。’其对他的信、戒、所闻、施舍、慧加以随念,因此对其意义集中心念。阿那律,于是,这样的比丘成为安住者。

阿那律,在此,比丘听闻:‘某某名字的比丘去世。’其得到世尊的授记:‘因五下分束缚灭尽,是化生者,在那里般涅槃,从那个世界不再返还。’于是,其亲眼见过彼尊者,或从他人那里听闻:‘听说彼尊者是如此戒者。听说彼尊者是如此法者。听说彼尊者是如此慧者。听说彼尊者是如此住者。听说彼尊者是如此解脱者。’其对他的信、戒、所闻、施舍、慧加以随念,因此对其意义集中心念。阿那律,于是,这样的比丘成为安住者。

阿那律,在此,比丘听闻:‘某某名字的比丘去世。’其得到世尊的授记:‘因三束缚灭尽,贪嗔痴稀薄,是一来者,仅一次返回此世界而完结苦。’于是,其亲眼见过彼尊者,或从他人那里听闻:‘听说彼尊者是如此戒者。听说彼尊者是如此法者。听说彼尊者是如此慧者。听说彼尊者是如此住者。听说彼尊者是如此解脱者。’其对他的信、戒、所闻、施舍、慧加以随念,因此对其意义集中心念。阿那律,于是,这样的比丘成为安住者。

阿那律,在此,比丘听闻:‘某某名字的比丘去世。’其得到世尊的授记:‘因三束缚灭尽,是预流者,是法的不退转者,是决定者,通往三菩提。’于是,其亲眼见过彼尊者,或从他人那里听闻:‘听说彼尊者是如此戒者。听说彼尊者是如此法者。听说彼尊者是如此慧者。听说彼尊者是如此住者。听说彼尊者是如此解脱者。’其对他的信、戒、所闻、施舍、慧加以随念,因此对其意义集中心念。阿那律,于是,这样的比丘成为安住者。”

170 “阿那律,在此,比丘尼听闻:‘某某名字的比丘尼去世。’其得到世尊的授记:‘于完全智而住’。于是,其亲眼见过彼尼尊者,或从他人那里听闻:‘听说彼尼尊者是如此戒者。听说彼尼尊者是如此法者。听说彼尼尊者是如此慧者。听说彼尼尊者是如此住者。听说彼尼尊者是如此解脱者。其对她的信、戒、所闻、施舍、慧加以随念,因此对其意义集中心念。阿那律,于是,这样的比丘尼成为安住者。

阿那律,在此,比丘尼听闻:‘某某名字的比丘尼去世。’其得到世尊的授记:‘因五下分束缚灭尽,是化生者,在那里般涅槃,从那个世界不再返还。’于是,其亲眼见过彼尼尊者,或从他人那里听闻:‘听说彼尼尊者是如此戒者。听说彼尼尊者是如此法者。听说彼尼尊者是如此慧者。听说彼尼尊者是如此住者。听说彼尼尊者是如此解脱者。’其对她的信、戒、所闻、施舍、慧加以随念,因此对其意义集中心念。阿那律,于是,这样的比丘尼成为安住者。

阿那律,在此,比丘尼听闻:‘某某名字的比丘尼去世。其得到世尊的授记:‘因三束缚灭尽,贪嗔痴稀薄,是一来者,仅一次返回此世界而完结苦。’于是,其亲眼见过彼尼尊者,或从他人那里听闻:‘听说彼尼尊者是如此戒者。听说彼尼尊者是如此法者。听说彼尼尊者是如此慧者。听说彼尼尊者是如此住者。听说彼尼尊者是如此解脱者。’其对她的信、戒、所闻、施舍、慧加以随念,因此对其意义集中心念。阿那律,于是,这样的比丘尼成为安住者。

阿那律,在此,比丘尼听闻:‘某某名字的比丘尼去世。’其得到世尊的授记:‘因三束缚灭尽,是预流者,是法的不退转者,是决定者,通往三菩提。’于是,其亲眼见过彼尼尊者,或从他人那里听闻:‘听说彼尼尊者是如此戒者。听说彼尼尊者是如此法者。听说彼尼尊者是如此慧者。听说彼尼尊者是如此住者。听说彼尼尊者是如此解脱者。’其对她的信、戒、所闻、施舍、慧加以随念,因此对其意义集中心念。阿那律,于是,这样的比丘尼成为安住者。”

171 “阿那律,在此,优婆塞听闻:‘某某名字的优婆塞去世。’其得到世尊的授记:‘因五下分束缚灭尽,是化生者,在那里般涅槃,从那个世界不再返还。’于是,其亲眼见过彼尊者,或从他人那里听闻:‘听说彼尊者是如此戒者。听说彼尊者是如此法者。听说彼尊者是如此慧者。听说彼尊者是如此住者。听说彼尊者是如此解脱者。’其对他的信、戒、所闻、施舍、慧加以随念,因此对其意义集中心念。阿那律,于是,这样的优婆塞成为安住者。

阿那律,在此,优婆塞听闻:‘某某名字的优婆塞去世。’其得到世尊的授记:‘因三束缚灭尽,贪嗔痴稀薄,是一来者,仅一次返回此世界而完结苦。’于是,其亲眼见过彼尊者,或从他人那里听闻:‘听说彼尊者是如此戒者。听说彼尊者是如此法者。听说彼尊者是如此慧者。听说彼尊者是如此住者。听说彼尊者是如此解脱者。’其对他的信、戒、所闻、施舍、慧加以随念,因此对其意义集中心念。阿那律,于是,这样的优婆塞成为安住者。

阿那律,在此,优婆塞听闻:‘某某名字的优婆塞去世。其得到世尊的授记:‘因三束缚灭尽,是预流者,是法的不退转者,是决定者,通往三菩提。’于是,其亲眼见过彼尊者,或从他人那里听闻:‘听说彼尊者是如此戒者。听说彼尊者是如此法者。听说彼尊者是如此慧者。听说彼尊者是如此住者。听说彼尊者是如此解脱者。’其对他的信、戒、所闻、施舍、慧加以随念,因此对其意义集中心念。阿那律,于是,这样的优婆塞成为安住者。”

172 “阿那律,在此,优婆夷听闻:‘某某名字的优婆夷去世。’其得到世尊的授记:‘因五下分束缚灭尽,是化生者,在那里般涅槃,从那个世界不再返还。’于是,其亲眼见过彼女尊者,或从他人那里听闻:‘听说彼女尊者是如此戒者。听说彼女尊者是如此法者。听说彼女尊者是如此慧者。听说彼女尊者是如此住者。听说彼女尊者是如此解脱者。’其对她的信、戒、所闻、施舍、慧加以随念,因此对其意义集中心念。阿那律,于是,这样的优婆夷成为安住者。

阿那律,在此,优婆夷听闻:‘某某名字的优婆夷去世。其得到世尊的授记:‘因三束缚灭尽,贪嗔痴稀薄,是一来者,仅一次返回此世界而完结苦。’于是,其亲眼见过彼女尊者,或从他人那里听闻:‘听说彼女尊者是如此戒者。听说彼女尊者是如此法者。听说彼女尊者是如此慧者。听说彼女尊者是如此住者。听说彼女尊者是如此解脱者。’其对她的信、戒、所闻、施舍、慧加以随念,因此对其意义集中心念。阿那律,于是,这样的优婆夷成为安住者。

阿那律,在此,优婆夷听闻:‘某某名字的优婆夷去世。其得到世尊的授记:‘因三束缚灭尽,是预流者,是法的不退转者,是决定者,通往三菩提。’于是,其亲眼见过彼女尊者,或从他人那里听闻:‘听说彼女尊者是如此戒者。听说彼女尊者是如此法者。听说彼女尊者是如此慧者。听说彼女尊者是如此住者。听说彼女尊者是如此解脱者。’其对她的信、戒、所闻、施舍、慧加以随念,因此对其意义集中心念。阿那律,于是,这样的优婆夷成为安住者。

如上所述,阿那律,如来不是为了欺诈人们,不是为了诓骗人们,不是为了利得、尊敬、名声、利益,不是为了‘这样,人们便知道我’而对去世、离世的弟子作了再生方面的授记:‘彼再生于那里。彼再生于那里。’

阿那律,有具有信仰、大信受、大喜悦的善家子弟。他们听闻此言以后会对其意义集中心念。阿那律,此成为他们长久的利益和安乐。”

此为佛陀所说。尊者阿那律内心喜悦,欢喜佛陀所说。

(那罗伽波宁村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