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第六、鹌鹑譬喻经(Latukikopamasuttam)

148 如是我闻。

一次,佛陀在鸯古塔罗跋国,住在鸯古塔罗跋国一个名叫阿跋那的城镇附近。这天,佛陀于上午,着衣,持衣钵,进入阿跋那城乞食。在阿跋那城托钵乞食,吃完饭,结束托钵食以后,向某一树林靠近去午休。进入该树林深处以后,在一棵树下就坐午休。尊者优陀夷亦于上午,着衣,持衣钵,进入阿跋那城乞食。在阿跋那城托钵乞食,吃完饭,结束托钵食以后,向彼树林靠近去午休。进入该树林深处以后,在一棵树下就坐午休。

这时,在独自禅坐的尊者优陀夷的心中生起如下深刻思考:“实际上,对于我们来说,世尊是众多苦法的去除者。实际上,对于我们来说,世尊是众多乐法的带来者。实际上,对于我们来说,世尊是众多不善法的去除者。实际上,对于我们来说,世尊是众多善法的带来者。”

傍晚,尊者优陀夷从禅坐中出定,接近佛陀所在的地方。靠近以后顶礼佛陀,然后坐于一旁。

149 坐于一旁的尊者优陀夷对佛陀如下说道:“尊师,在此,在独自禅坐的我的心中生起如下深刻思考:‘实际上,对于我们来说,世尊是众多苦法的去除者。实际上,对于我们来说,世尊是众多乐法的带来者。实际上,对于我们来说,世尊是众多不善法的去除者。实际上,对于我们来说,世尊是众多善法的带来者。’尊师,因为我们以前傍晚、早上和白天的非时都进食。尊师,那时,世尊对众比丘说道:‘众比丘,你们要舍弃白天的非时食。’尊师,对此,我生起不同想法,生起忧郁:‘有信仰的居家者会在白天非时的时候为我们供养殊妙的硬食、软食,世尊说让我们也将其舍断,善逝说让我们也将其舍弃。’尊师,那时,我看到自己对世尊的敬仰、尊敬、惭、愧,于是舍断白天的彼非时食。

尊师,那时的我们傍晚和早上进食。于是,那时,尊师,世尊对众比丘说道:‘众比丘,你们要舍弃夜晚的非时食。尊师,对此,我生起不同想法,生起忧郁:‘对于我们来说,此是两餐饭中的更加殊妙者,世尊说让我们也将其舍断,善逝说让我们也将其舍弃。’

尊师,过去,有人白天得到汤菜,如下说道:‘来,把它放起来。傍晚我们所有人一起进食。’尊师,任何饭菜,全部在晚上受用,白天很少。那时,我看到自己对世尊的敬仰、尊敬、惭、愧,于是舍断晚上的彼非时食。

尊师,过去,在漆黑的深夜里托钵乞食的比丘亦掉进沼池,亦跌入水坑,亦撞上荆棘堆,亦撞上拴着的母牛,与犯戒或不犯戒的年轻人相遇,女性也引诱他们做非法之事。尊师,过去,我在漆黑的深夜里托钵乞食。尊师,一位洗器皿的女性在闪电光中看到我。看到我以后恐怖地惊叫:‘啊,鬼朝我来啦!鬼朝我来啦!’

听闻此言,尊师,我对该女性如下说道:‘女士,我不是鬼。是比丘托钵站在这里。’

‘比丘的父亲死了吗?比丘的母亲死了吗?比丘,真希望你的肚子被锐利的牛刀割开。不要在漆黑的深夜为了果腹而托钵乞食。’

尊师,我想起这些而如下随念:‘实际上,对于我们来说,世尊是众多苦法的去除者。实际上,对于我们来说,世尊是众多乐法的带来者。实际上,对于我们来说,世尊是众多不善法的去除者。实际上,对于我们来说,世尊是众多善法的带来者。’”

150 “优陀夷,在此,的确有些愚蠢之人被我教示‘要将其舍弃’,他们如下说道:‘这些微小、微不足道的小事算什么?此沙门太严格。’他们对其没有舍弃,对我,亦对求学的比丘生起不满。优陀夷,对于他们,其就是强大的束缚、坚固的束缚、结实的束缚、不腐的束缚,是粗大的树桩。

优陀夷,恰似被朽败的蔓藤束缚的鹌鹑小鸟,只能在那里等待着被杀、被绑、死亡。优陀夷,假设有人如下声称:‘彼被朽败的蔓藤束缚的鹌鹑小鸟,只能在那里等待着被杀、被绑、死亡,因为对于它来说,此是无力的束缚、软弱的束缚、腐烂的束缚、不结实的束缚。’优陀夷,如此说者是否说的正确?”

“此不是,尊师。尊师,被朽败的蔓藤束缚的鹌鹑小鸟,只能在那里等待着被杀、被绑、死亡,因为对于它来说,其就是强大的束缚、坚固的束缚、结实的束缚、不腐的束缚,是粗大的树桩。”

“像这样,优陀夷,有些愚蠢之人被我教示‘要将其舍弃’,他们如下说道:‘这些微小、微不足道的小事算什么?此沙门太严格。’他们对其没有舍弃,对我,亦对求学的比丘生起不满。优陀夷,对于他们来说,其就是强大的束缚、坚固的束缚、结实的束缚、不腐的束缚,是粗大的树桩。”

151 “优陀夷,在此,有些善家之子被我教示‘要将其舍弃’,他们如下说道:‘这些微小、微不足道的小事算什么?然而,世尊说让我们也将其舍断,善逝说让我们也将其舍弃。’他们对其舍弃,对我,亦对求学的比丘没有生起不满。优陀夷,他们将其舍弃,不再关心,身心收敛,安宁,依鹿一样的心而住。优陀夷,对于他们来说,其就是无力的束缚、软弱的束缚、腐烂的束缚、不结实的束缚。

优陀夷,恰似具有巨大象牙、久经沙场的良种象王,虽然被坚固的皮革束缚,但是其只要弯曲巨大的身躯就可挣断、切断该束缚,奔向自己想去的地方。优陀夷,假设有人如下声称:‘具有巨大象牙、久经沙场的良种象王,虽然被坚固的皮革束缚,但是其只要弯曲巨大的身躯就可挣断、切断该束缚,奔向自己想去的地方,因为对于它来说,此是强大的束缚、坚固的束缚、结实的束缚、不腐的束缚,是粗大的树桩。’优陀夷,如此说者是否说的正确?”

“此不是,尊师。尊师,具有巨大象牙、久经沙场的良种象王,虽然被坚固的皮革束缚,但是,其只要弯曲巨大的身躯就可挣断、切断该束缚,奔向自己想去的地方,因为其就是无力的束缚、软弱的束缚、腐烂的束缚、不结实的束缚。”

“像这样,优陀夷,有些善家之子被我教示‘要将其舍弃’,他们如下说道:‘这些微小、微不足道的小事算什么?然而,世尊说让我们也将其舍断,善逝说让我们也将其舍弃。’他们对其舍弃,对我,亦对求学的比丘没有生起不满。优陀夷,他们将其舍弃,不再关心,身心收敛,安宁,依鹿一样的心而住。优陀夷,对于他们来说,其就是无力的束缚、软弱的束缚、腐烂的束缚、不结实的束缚。”

152 “优陀夷,例如,有一贫穷、一无所有、贫困之人,其有一间破烂不堪、乌鸦飞舞、下等低廉的房子,有一张破旧、下等低廉的床,有一个装有劣质种子、下等低廉的大罐,有一个粗俗的妻子。其看到住阿兰若的比丘清洁手足,吃着美食,坐在凉爽的树荫下修禅定。其如下思考:‘啊,朋友,沙门的样子真快乐!啊,朋友,沙门的样子真健康!如果顺利,我剃除须发,披上僧衣,舍家出家。’然而,其不可能舍弃一间破烂不堪、乌鸦飞舞、下等低廉的房子,一张破旧、下等低廉的床,一个装有劣质种子、下等低廉的大罐,一个粗俗的妻子,剃除须发,披上僧衣,舍家出家。

优陀夷,或许有人这样说:‘彼为诸束缚所束缚的人不可能舍弃一间破烂不堪、乌鸦飞舞、下等低廉的房子,一张破旧、下等低廉的床,一个装有劣质种子、下等低廉的大罐,一个粗俗的妻子,剃除须发,披上僧衣,舍家出家。因为对于他来说,其就是无力的束缚、软弱的束缚、腐烂的束缚、不结实的束缚。’优陀夷,如此说者是否说的正确?”

“此不是,尊师。尊师,彼为诸束缚所束缚的人不可能舍弃一间破烂不堪、乌鸦飞舞、下等低廉的房子,一张破旧、下等低廉的床,一个装有劣质种子、下等低廉的大罐,一个粗俗的妻子,剃除须发,披上僧衣,舍家出家。因为对于他来说,其就是强大的束缚、坚固的束缚、结实的束缚、不腐的束缚,是粗大的树桩。”

“像这样,优陀夷,有些愚蠢之人被我教示‘要将其舍弃’,他们如下说道:‘这些微小、微不足道的小事算什么?此沙门太严格。’他们对其没有舍弃,对我,亦对求学的比丘生起不满。优陀夷,对于他们来说,其就是强大的束缚、坚固的束缚、结实的束缚、不腐的束缚,是粗大的树桩。”

153 “优陀夷,例如,有一居家者或居家者子弟,是大财富者、大富豪,拥有众多黄金,拥有众多粮食,拥有众多土地,拥有众多房舍,拥有众多妻妾,拥有众多奴仆,拥有众多婢女。其看到住阿兰若的比丘清洁手足,吃着美食,坐在凉爽的树荫下修禅定。其如下思考:‘啊,朋友,沙门的样子真快乐!啊,朋友,沙门的样子真健康!如果顺利,我剃除须发,披上僧衣,舍家出家。’其可能舍弃众多黄金,舍弃众多粮食,舍弃众多土地,舍弃众多房舍,舍弃众多妻妾,舍弃众多奴仆,舍弃众多婢女,剃除须发,披上僧衣,舍家出家。

优陀夷,或许有人这样说:‘彼为诸束缚所束缚的居家者或居家者子弟可能舍弃众多黄金,舍弃众多粮食,舍弃众多土地,舍弃众多房舍,舍弃众多妻妾,舍弃众多奴仆,舍弃众多婢女,剃除须发,披上僧衣,舍家出家,因为对于他来说,其就是强大的束缚、坚固的束缚、结实的束缚、不腐的束缚,是粗大的树桩。’优陀夷,如此说者是否说的正确?”

“此不是,尊师。尊师,彼为诸束缚所束缚的居家者或居家者子弟可能舍弃众多黄金,舍弃众多粮食,舍弃众多土地,舍弃众多房舍,舍弃众多妻妾,舍弃众多奴仆,舍弃众多婢女,剃除须发,披上僧衣,舍家出家,因为对于他来说,其就是无力的束缚、软弱的束缚、腐烂的束缚、不结实的束缚。”

“像这样,优陀夷,有些善家之子被我教示‘要将其舍弃’,他们如下说道:‘这些微小、微不足道的小事算什么?然而,世尊说让我们也将其舍断,善逝说让我们也将其舍弃。’他们对其舍弃,对我,亦对求学的比丘没有生起不满。优陀夷,他们将其舍弃,不再关心,身心收敛,安宁,依鹿一样的心而住。优陀夷,对于他们来说,其就是无力的束缚、软弱的束缚、腐烂的束缚、不结实的束缚。”

154 “优陀夷,世间存在着四种人。哪四种?在此,优陀夷,有一种人为了舍断生存所依、舍弃生活所依而行道。为了舍断生存所依、舍弃生活所依而行道之人生起与生存所依有关系的忆念和思维。其对此认同,不舍弃、不除去、不终止,不令空无。优陀夷,我说此人是‘有缚’,不是‘离缚’。此为何故?优陀夷,因为我于此人看到了‘根的差别性’。

在此,优陀夷,有一种人为了舍断生存所依、舍弃生活所依而行道。为了舍断生存所依、舍弃生活所依而行道之人生起与生存所依有关系的忆念和思维。其对此不认同,舍弃、除去、终止,令空无。优陀夷,我说此人也是‘有缚’,不是‘离缚’。此为何故?优陀夷,因为我于此人看到了‘根的差别性’。

在此,优陀夷,有一种人为了舍断生存所依、舍弃生活所依而行道。为了舍断生存所依、舍弃生活所依而行道之人有时意念错乱,生起与生存所依有关系的忆念和思维。优陀夷,正念的生起缓慢,于是,其迅速将此舍弃、除去、终止,令空无。优陀夷,恰似往太阳下暴晒的铁锅里滴入二、三滴水。优陀夷,水滴慢慢落下,于是,刹那被烧干,毫无踪迹。像这样,一种人为了舍断生存所依、舍弃生活所依而行道。为了舍断生存所依、舍弃生活所依而行道之人有时意念错乱,生起与生存所依有关系的忆念和思维。优陀夷,正念的生起缓慢,于是,其迅速将此舍弃、除去、终止,令空无。我说此人也是‘有缚’,不是‘离缚’。此为何故?优陀夷,因为我于此人看到了‘根的差别性’。

在此,优陀夷,有一种人看到‘生存所依是苦的根本’,于是不依止,于生存所依的灭尽而解脱。我说此人是‘离缚’,不是‘有缚’。此为何故?优陀夷,因为我于此人看到了‘根的差别性’。

优陀夷,此就是世间存在着的四种人。”

155 “优陀夷,此为五种妙欲。哪五种?

欢喜、可爱、可意、喜爱、伴随欲、为贪所染的眼所识色;

欢喜、可爱、可意、喜爱、伴随欲、为贪所染的耳所识声;

欢喜、可爱、可意、喜爱、伴随欲、为贪所染的鼻所识香;

欢喜、可爱、可意、喜爱、伴随欲、为贪所染的舌所识味;

欢喜、可爱、可意、喜爱、伴随欲、为贪所染的身所识触。

优陀夷,此就是五种妙欲。优陀夷,因此五种妙欲而生起的乐、喜,此被称为欲乐、秽乐、凡夫乐、非圣乐,不应亲近,不应修习,不应多做。我说‘此乐应怖畏。’”

156 “在此,优陀夷,由于离开诸欲,离开诸不善法,比丘到达并住立于有浅观、有深观、因远离而生喜和乐的初禅。由于浅观和深观的寂灭,到达并住立于内部清净的心一境性,到达无浅观、无深观、具有因定而生喜和乐的第二禅。离开喜,住于舍,具念,具正知,以身体感知乐,到达并住立于圣者所称的‘有舍、具念、住于乐’的第三禅。舍弃乐,舍弃苦,以前早已熄灭喜和忧,到达并住立于非苦非乐、舍念遍净的第四禅。此被称为出离乐、远离乐、寂静乐、等觉乐,应亲近,应修习,应多做。我说‘此乐不应怖畏。’

在此,优陀夷,由于离开诸欲,离开诸不善法,比丘到达并住立于有浅观、有深观、因远离而生喜和乐的初禅。优陀夷,我说此是动摇。那么,什么是动摇?因为在此浅观和深观没有寂灭,所以此是动摇。

在此,优陀夷,由于浅观和深观的寂灭,比丘到达并住立于内部清净的心一境性,到达无浅观、无深观、具有因定而生喜和乐的第二禅。优陀夷,我说此是动摇。那么,什么是动摇?因为在此喜和乐没有寂灭,所以此是动摇。

在此,优陀夷,比丘离开喜,住于舍,具念,具正知,以身体感知乐,到达并住立于圣者所称的‘有舍、具念、住于乐’的第三禅。优陀夷,我说此是动摇。那么,什么是动摇?因为在此舍和乐没有寂灭,所以此是动摇。

在此,优陀夷,比丘舍弃乐,舍弃苦,以前早已熄灭喜和忧,到达并住立于非苦非乐、舍念遍净的第四禅。优陀夷,我说此是不动摇。

在此,优陀夷,由于离开诸欲,离开诸不善法,比丘到达并住立于有浅观、有深观、因远离而生喜和乐的初禅。优陀夷,我说此是不充分。我说舍弃,我说超越。那么什么是对它的超越?

在此,优陀夷,由于浅观和深观的寂灭,比丘到达并住立于内部清净的心一境性,到达无浅观、无深观、具有因定而生喜和乐的第二禅。此是对它的超越。然而,优陀夷,我说此也是不充分。我说舍弃,我说超越。那么什么是对它的超越?

在此,优陀夷,比丘离开喜,住于舍,具念,具正知,以身体感知乐,到达并住立于圣者所称的‘有舍、具念、住于乐’的第三禅。此是对它的超越。然而,优陀夷,我说此也是不充分。我说舍弃,我说超越。那么什么是对它的超越?

在此,优陀夷,比丘舍弃乐,舍弃苦,以前早已熄灭喜和忧,到达并住立于非苦非乐、舍念遍净的第四禅。此是对它的超越。然而,优陀夷,我说此也是不充分。我说舍弃,我说超越。那么什么是对它的超越?

在此,优陀夷,比丘完全超越色想,有对想灭尽,不作意种种想,到达并住立于‘虚空乃无边’的空无边处。此是对它的超越。然而,优陀夷,我说此也是不充分。我说舍弃,我说超越。那么什么是对它的超越?

在此,优陀夷,比丘完全超越空无边处,到达并住立于‘识乃无边’的识无边处。此是对它的超越。然而,优陀夷,我说此也是不充分。我说舍弃,我说超越。那么什么是对它的超越?

在此,优陀夷,比丘完全超越识无边处,到达并住立于‘乃无所有’的无所有处。此是对它的超越。然而,优陀夷,我说此也是不充分。我说舍弃,我说超越。那么什么是对它的超越?

在此,优陀夷,比丘完全超越无所有处,到达并住立于非想非非想处。此是对它的超越。然而,优陀夷,我说此也是不充分。我说舍弃,我说超越。那么什么是对它的超越?

在此,优陀夷,比丘完全超越非想非非想处,到达并住立于想受灭。此是对它的超越。优陀夷,我说也舍弃非想非非想处。优陀夷,在我对你们所说的舍弃中,你看到了或微小或粗大的束缚吗?”

“没有,尊师。”

此为佛陀所说。尊者优陀夷内心喜悦,欢喜佛陀所说。

(鹌鹑譬喻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