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第五、耆婆经(Jivakasuttam)

51 如是我闻。

一次,佛陀住在位于王舍城附近的名医耆婆的芒果园里。当时,名医耆婆接近佛陀所在的地方,靠近以后,名医耆婆顶礼佛陀,然后坐于一旁。坐于一旁的名医耆婆对佛陀如下说道:“尊师,我这样听闻:‘因为沙门乔达摩的缘故而杀害生命。沙门乔达摩知道此所作的原因、业行的缘由却食用肉食。’尊师,他们这样声称:‘因为沙门乔达摩的缘故而杀害生命。沙门乔达摩知道此所作的原因、业行的缘由却食用肉食。’尊师,他们是否是世尊所说的阐述者?没有以不实诽谤世尊吧?针对法进行了随法阐述吧?具有根据的说和随说不存在应受到呵责的地方吧?”

52 “耆婆,他们这样声称:‘因为沙门乔达摩的缘故而杀害生命。沙门乔达摩知道此所作的原因、业行的缘由却食用肉食。’他们不是我所说的阐述者,是以不真、不实诽谤我。耆婆,我说依三种场合不可以吃肉:见、闻、疑。耆婆,我说依此三种场合不可以吃肉。然而,耆婆,我说依三种场合可以吃肉:不见、不闻、不疑。耆婆,我说依此三种场合可以吃肉。”

53 “耆婆,在此,比丘住于某村庄或城镇附近。其以慈俱在之心遍满一个方向而住,同样,第二个方向、第三个方向、第四个方向亦遍满而住。像这样,于上下四维,于一切处,把一切作为自己,对于涵盖一切的世界,以广大、巨大、无量、无怨恨、无嗔恚的慈俱在之心遍满而住。

某居家者或居家者子弟靠近他,提出第二天供养饭食。耆婆,比丘只有在愿意的时候才应允。度过那个夜晚以后,他于上午,着衣,持衣钵,接近该居家者或居家者子弟的住处,靠近以后坐在准备好的坐具上。彼居家者或居家者子弟以殊胜的饭食对其进行供养。他没有这样想:‘此居家者或居家者子弟为我供养殊胜的饭食,实在是太好了。’他也没有这样想:‘希望此居家者或居家者子弟将来也为我供养如此殊胜的饭食。’他对于该饭食无执著、不痴迷、无罪过、见过患、具出离慧地食用。耆婆,对此如何思考?该比丘此时考虑到害自己了吗?考虑到害他人了吗?考虑到害双方了吗?”

“此没有,尊师。”

“那么,耆婆,此时该比丘是否是在食用无罪过的食物?”

“的确如此,尊师。尊师,我这样听闻:‘梵天是住于慈者。’尊师,现在我于世尊面前亲眼见到,尊师,因为世尊就是住于慈者。”

“耆婆,存在着由于贪、由于瞋、由于痴而具有害心者,然而,彼贪、彼嗔、彼痴已经为如来所舍弃,如同被从根部切断,失去根基的多罗树已经不存在,将来不会再生。如果你的所言针对的是这个,那么我认可你的所说。”

“尊师,我的所说就是针对这个。”

54 “耆婆,在此,比丘住于某村庄或城镇附近。其以悲俱在之心遍满一个方向而住,同样,第二个方向、第三个方向、第四个方向亦遍满而住。像这样,于上下四维,于一切处,把一切作为自己,对于涵盖一切的世界,以广大、巨大、无量、无怨恨、无嗔恚的悲俱在之心遍满而住。

某居家者或居家者子弟靠近他,提出第二天供养饭食。耆婆,比丘只有在愿意的时候才应允。度过那个夜晚以后,他于上午,着衣,持衣钵,接近该居家者或居家者子弟的住处,靠近以后坐在准备好的坐具上。彼居家者或居家者子弟以殊胜的饭食对其进行供养。他没有这样想:‘此居家者或居家者子弟为我供养殊胜的饭食,实在是太好了。’他也没有这样想:‘希望此居家者或居家者子弟将来也为我供养如此殊胜的饭食。’他对于该饭食无执著、不痴迷、无罪过、见过患、具出离慧地食用。耆婆,对此如何思考?该比丘此时考虑到害自己了吗?考虑到害他人了吗?考虑到害双方了吗?”

“此没有,尊师。”

“那么,耆婆,此时该比丘是否是在食用无罪过的食物?”

“的确如此,尊师。尊师,我这样听闻:‘梵天是住于悲者。’尊师,现在我于世尊面前亲眼见到,尊师,因为世尊就是住于悲者。”

“耆婆,存在着由于贪、由于瞋、由于痴而具有害心者,然而,彼贪、彼嗔、彼痴已经为如来所舍弃,如同被从根部切断,失去根基的多罗树已经不存在,将来不会再生。如果你的所言针对的是这个,那么我认可你的所说。”

“尊师,我的所说就是针对这个。”

“耆婆,在此,比丘住于某村庄或城镇附近。其以喜俱在之心遍满一个方向而住,同样,第二个方向、第三个方向、第四个方向亦遍满而住。像这样,于上下四维,于一切处,把一切作为自己,对于涵盖一切的世界,以广大、巨大、无量、无怨恨、无嗔恚的喜俱在之心遍满而住。

某居家者或居家者子弟靠近他提出第二天供养饭食。耆婆,比丘只有在愿意的时候才应允。度过那个夜晚以后,他于上午,着衣,持衣钵,接近该居家者或居家者子弟的住处,靠近以后坐在准备好的坐具上。彼居家者或居家者子弟以殊胜的饭食对其进行供养。他没有这样想:‘此居家者或居家者子弟为我供养殊胜的饭食,实在是太好了。’他也没有这样想:‘希望此居家者或居家者子弟将来也为我供养如此殊胜的饭食。’他对于该饭食无执著、不痴迷、无罪过、见过患、具出离慧地食用。耆婆,对此如何思考?该比丘此时考虑到害自己了吗?考虑到害他人了吗?考虑到害双方了吗?”

“此没有,尊师。”

“那么,耆婆,此时该比丘是否是在食用无罪过的食物?”

“的确如此,尊师。尊师,我这样听闻:‘梵天是住于喜者。’尊师,现在我于世尊面前亲眼见到,尊师,因为世尊就是住于喜者。”

“耆婆,存在着由于贪、由于瞋、由于痴而具有害心者,然而,彼贪、彼嗔、彼痴已经为如来所舍弃,如同被从根部切断,失去根基的多罗树已经不存在,将来不会再生。如果你的所言针对的是这个,那么我认可你的所说。”

“尊师,我的所说就是针对这个。”

“耆婆,在此,比丘住于某村庄或城镇附近。其以舍俱在之心遍满一个方向而住,同样,第二个方向、第三个方向、第四个方向亦遍满而住。像这样,于上下四维,于一切处,把一切作为自己,对于涵盖一切的世界,以广大、巨大、无量、无怨恨、无嗔恚的舍俱在之心遍满而住。

某居家者或居家者子弟靠近他提出第二天供养饭食。耆婆,比丘只有在愿意的时候才应允。度过那个夜晚以后,他于上午,着衣,持衣钵,接近该居家者或居家者子弟的住处,靠近以后坐在准备好的坐具上。彼居家者或居家者子弟以殊胜的饭食对其进行供养。他没有这样想:‘此居家者或居家者子弟为我供养殊胜的饭食,实在是太好了。’他也没有这样想:‘希望此居家者或居家者子弟将来也为我供养如此殊胜的饭食。’他对于该饭食无执著、不痴迷、无罪过、见过患、具出离慧地食用。耆婆,对此如何思考?该比丘此时考虑到害自己了吗?考虑到害他人了吗?考虑到害双方了吗?”

“此没有,尊师。”

“那么,耆婆,此时该比丘是否是在食用无罪过的食物?”

“的确如此,尊师。尊师,我这样听闻:‘梵天是住于舍者。’尊师,现在我于世尊面前亲眼见到,尊师,因为世尊就是住于舍者。

“耆婆,存在着由于贪、由于瞋、由于痴而具有害心者,然而,彼贪、彼嗔、彼痴已经为如来所舍弃,如同被从根部切断,失去根基的多罗树已经不存在,将来不会再生。如果你的所言针对的是这个,那么我认可你的所说。”

“尊师,我的所说就是针对这个。”

55 “耆婆,以如来或如来弟子为理由而杀害生命者,其因为五个原因而生出众多非福。彼居家者如此说道:‘去,把某某生命带来。’因为此第一个原因而生出众多非福。

彼生命因为头被强行牵引而遭受痛苦和忧恼,因为此第二个原因而生出众多非福。

其进而如此说道:‘去,把此生命杀死。’因为此第三个原因而生出众多非福。

彼生命因被杀死而感受痛苦和忧恼,因为此第四个原因而生出众多非福。

其以不实攻击如来或如来的弟子,因为此第五个原因而生出众多非福。

耆婆,以如来或如来弟子为理由而杀害生命者,其因为此五个原因而生出众多非福。”

听闻此言,名医耆婆对佛陀如下说道:“实在是稀有,尊师。实在是未曾有,尊师。尊师,实际上诸比丘食用着清净食,尊师,实际上诸比丘食用着无罪食。尊师,实在是殊胜!尊师,实在是殊胜!尊师,恰似扶起跌倒者,打开覆盖物,给迷路之人指明道路,为了让有眼之人看到诸色而在黑暗中点亮灯火。像这样,世尊采用多种方法阐明了法。在此,尊师,我皈依世尊,皈依法,皈依比丘僧团。从今以后,请世尊接受我成为优婆塞,做我一生的皈依处。”

(耆婆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