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第四、婆多利耶经(Potaliyasuttam)

31 如是我闻。

一次,佛陀住在鸯古塔罗跋国一个叫做阿跋那的城镇的附近。这天,佛陀于上午,着衣,持衣钵,进入阿跋那乞食。在阿跋那托钵乞食,吃完饭,结束托钵食以后,向某一密林靠近去午休。进入密林深处,在一棵树下就坐午休。此时,居家者婆多利耶也身着居家服和外套,撑着伞,穿着鞋,在散步,漫步,信步而行,逐渐接近该密林,靠近以后进入密林深处,接近佛陀所在的地方,靠近以后与佛陀互致问候,互致值得记忆的欢喜语言以后立于一旁。

佛陀对立于一旁的居家者婆多利耶如下说道:“居家者,这里有诸多坐具。如果想坐,那么请坐。”听闻此言,居家者婆多利耶心想:“沙门乔达摩对我以居家者之言词讲话”,从而生气,不高兴,沉默不语。

佛陀第二次对立于一旁的居家者婆多利耶如下说道:“居家者,这里有诸多坐具。如果想坐,那么请坐。”听闻此言,居家者婆多利耶心想:“沙门乔达摩对我以居家者之言词讲话”,从而生气,不高兴,沉默不语。

佛陀第三次对立于一旁的居家者婆多利耶如下说道:“居家者,这里有诸多坐具。如果想坐,那么请坐。”听闻此言,居家者婆多利耶心想:“沙门乔达摩对我以居家者之言词讲话”,从而生气,不高兴,便对佛陀如下说道:“乔达摩尊者,您对我以居家者之言词讲话,此不合适,此不符合。”

“居家者,这是因为你的行相、你的相貌、你的特相,其都是居家者的。”

“然而,乔达摩尊者,于我,所有业务已经拒绝,所有事业已经断绝。”

“那么,居家者,于你,如何做到所有业务已经拒绝,所有事业已经断绝?”

“乔达摩尊者,在此,我把曾属于我的财产、粮食、金银等,把一切都作为遗产交给了孩子,因此我不再是教训者,不再是呵责者,住于最基本的饮食和衣物。像这样,乔达摩尊者,于我,所有业务已经拒绝,所有事业已经断绝。”

“然而,居家者,你所说的是不同的事业断绝,于圣者律中存在着另外的事业断绝。”

“那么,尊师,如何才是圣者律中的事业断绝?尊师,请世尊为我开示有关圣者律中事业断绝的法。”

“既然如此,那么,居家者,你仔细听,充分作意。我来说。”

“遵命,尊师。”居家者婆多利耶应诺佛陀。

32 佛陀如下说道:“居家者,于圣者律中有八法为事业断绝而转起。哪八个?

依不杀生舍断杀生;依非不与取舍断不与取;依真实语舍断妄语;依不离间语舍断离间语;依不贪求、不贪欲舍断贪求、贪欲;依不毁訾、不嗔恚舍断毁訾、嗔恚;依不愤怒、不愤懑舍断愤怒、愤懑;依不过慢舍断过慢。

居家者,此简略说明、并未详细解释的八法于圣者律中为事业断绝而转起。”

“尊师,世尊为我简略说明,并未详细解释,于圣者律中为事业断绝而转起的此八法,尊师,请世尊慈悲为我详细开示此八法。”

“既然如此,那么,居家者,你仔细听,充分作意。我来说。”

“遵命,尊师。”居家者婆多利耶应诺佛陀。

佛陀如下说道:

33 “所谓‘依不杀生舍断杀生’,依此而要说明什么?居家者,在此,圣弟子如下思考:‘因为此诸束缚的缘故,我就会成为杀生者,所以,我是为了此束缚的舍断和断绝而行动者。我如果是杀生者,自己也会因为杀生而呵责自己。随后得知的智者也会因为杀生而呵责我。因为杀生,身体破灭,死后就会去到恶趣。此是束缚,此是障碍,此就是杀生。因为杀生,烦恼、破坏、苦恼就会生起。对于远离杀生者,此烦恼、破坏、苦恼就不会生起。’所谓‘依不杀生舍断杀生’,依此就是要说明这个。”

34 “所谓‘依非不与取舍断不与取’,依此而要说明什么?居家者,在此,圣弟子如下思考:‘因为此诸束缚的缘故,我就会成为不与取者,所以,我是为了此束缚的舍断和断绝而行动者。我如果是不与取者,自己也会因为不与取而呵责自己。随后得知的智者也会因为不与取而呵责我。因为不与取,身体破灭,死后就会去到恶趣。此是束缚,此是障碍,此就是不与取。因为不与取,烦恼、破坏、苦恼就会生起。对于远离不与取者,此烦恼、破坏、苦恼就不会生起。’所谓‘依非不与取舍断不与取’,依此就是要说明这个。”

35 “所谓‘依真实语舍断妄语’,依此而要说明什么?居家者,在此,圣弟子如下思考:‘因为此诸束缚的缘故,我就会成为妄语者,所以,我是为了此束缚的舍断和断绝而行动者。我如果是妄语者,自己也会因为妄语而呵责自己。随后得知的智者也会因为妄语而呵责我。因为妄语,身体破灭,死后就会去到恶趣。此是束缚,此是障碍,此就是妄语。因为妄语,烦恼、破坏、苦恼就会生起。对于远离妄语者,此烦恼、破坏、苦恼就不会生起。’所谓‘依不妄语舍断妄语’,依此就是要说明这个。”

36 “所谓‘依不离间语舍断离间语’,依此而要说明什么?居家者,在此,圣弟子如下思考:‘因为此诸束缚的缘故,我就会成为离间语者,所以,我是为了此束缚的舍断和断绝而行动者。我如果是离间语者,自己也会因为离间语而呵责自己。随后得知的智者也会因为离间语而呵责我。因为离间语,身体破灭,死后就会去到恶趣。此是束缚,此是障碍,此就是离间语。因为离间语,烦恼、破坏、苦恼就会生起。对于远离离间语者,此烦恼、破坏、苦恼就不会生起。’所谓‘依不离间语舍断离间语’,依此就是要说明这个。”

37 “所谓‘依不贪求、不贪欲舍断贪求、贪欲’,依此而要说明什么?居家者,在此,圣弟子如下思考:‘因为此诸束缚的缘故,我就会成为贪求、贪欲者,所以,我是为了此束缚的舍断和断绝而行动者。我如果是贪求、贪欲者,自己也会因为贪求、贪欲而呵责自己。随后得知的智者也会因为贪求、贪欲而呵责我。因为贪求、贪欲,身体破灭,死后就会去到恶趣。此是束缚,此是障碍,此就是贪求、贪欲。因为贪求、贪欲,烦恼、破坏、苦恼就会生起。对于远离贪求、贪欲者,此烦恼、破坏、苦恼就不会生起。’所谓‘不贪求、不贪欲舍断贪求、贪欲’,依此就是要说明这个。”

38 “所谓‘依不毁訾、不嗔恚舍断毁訾、嗔恚’,依此而要说明什么?居家者,在此,圣弟子如下思考:‘因为此诸束缚的缘故,我就会成为毁訾、嗔恚者,所以,我是为了此束缚的舍断和断绝而行动者。我如果是毁訾、嗔恚者,自己也会因为毁訾、嗔恚而呵责自己。随后得知的智者也会因为毁訾、嗔恚而呵责我。因为毁訾、嗔恚,身体破灭,死后就会去到恶趣。此是束缚,此是障碍,此就是毁訾、嗔恚。因为毁訾、嗔恚,烦恼、破坏、苦恼就会生起。对于远离毁訾、嗔恚者,此烦恼、破坏、苦恼就不会生起。’所谓‘依不毁訾、不嗔恚舍断毁訾、嗔恚’,依此就是要说明这个。”

39 “所谓‘依不愤怒、不愤懑舍断愤怒、愤懑’,依此而要说明什么?居家者,在此,圣弟子如下思考:‘因为此诸束缚的缘故,我就会成为愤怒、愤懑者,所以,我是为了此束缚的舍断和断绝而行动者。我如果是愤怒、愤懑者,自己也会因为愤怒、愤懑而呵责自己。随后得知的智者也会因为愤怒、愤懑而呵责我。因为愤怒、愤懑,身体破灭,死后就会去到恶趣。此是束缚,此是障碍,此就是愤怒、愤懑。因为愤怒、愤懑,烦恼、破坏、苦恼就会生起。对于远离愤怒、愤懑者,此烦恼、破坏、苦恼就不会生起。’所谓‘依不愤怒、不愤懑舍断愤怒、愤懑’,依此就是要说明这个。”

40 “所谓‘依不过慢舍断过慢’,依此而要说明什么?居家者,在此,圣弟子如下思考:‘因为此诸束缚的缘故,我就会成为过慢者,所以,我是为了此束缚的舍断和断绝而行动者。我如果是过慢者,自己也会因为过慢而呵责自己。随后得知的智者也会因为过慢而呵责我。因为过慢,身体破灭,死后就会去到恶趣。此是束缚,此是障碍,此就是过慢。因为过慢,烦恼、破坏、苦恼就会生起。对于远离过慢者,此烦恼、破坏、苦恼就不会生起。’所谓‘依不过慢舍断过慢’,依此就是要说明这个。”

41 “居家者,此就是对简略说明的八法所进行的详细解释,于圣者律中为事业断绝而转起。然而,仅仅如此,在圣者律中并不构成完全、彻底、以全部方法对于所有事业的断绝。”

“尊师,如何才构成圣者律中完全、彻底、以全部方法对于所有事业的断绝?那么,尊师,请世尊为我开示构成圣者律中完全、彻底、以全部方法对于所有事业的断绝。”

“既然如此,那么,居家者,你仔细听,充分作意。我来说。”

“遵命,尊师。”居家者婆多利耶应诺佛陀。

佛陀如下说道:

42 “居家者,例如,有条饥饿和虚弱的狗出现在屠宰场。娴熟的屠宰工或屠宰工的徒弟将剔光、剔得干净、虽然有血但是没有肉的骨头扔给它。居家者,对此如何思考?即使彼狗咀嚼该被剔光、被剔得干净、虽然有血但是没有肉的骨头,能否驱逐饥饿和虚弱?”

“此不能,尊师。”

“此为何故?”

“尊师,因为该骨头被剔光、被剔得干净、虽然有血但是没有肉。仅仅如此,彼狗只会徒增疲劳、苦恼。”

“正像这样,居家者,圣弟子如下深刻思考:‘诸欲望就是世尊所说的骨头譬喻,多苦,多恼,此中过患更多。’像这样,如实地以正慧加以观察以后,对于像这样的各种舍,对于依此性质的各种舍,对其加以回避。对于像这样的一种舍,对于依此性质的一种舍,即对于为了世间利得的取著加上无余灭尽的舍进行修习。”

43 “居家者,例如,老鹰或苍鹰或秃鹫获得肉片以后飞起。其它老鹰或苍鹰或秃鹫不断攻击、撕裂、夺取。居家者,对此如何思考?如果彼老鹰或苍鹰或秃鹫不迅速丢弃该肉片,其会因此缘故而遭遇死亡或死亡般的痛苦吗?”

“是的,尊师。”

“正像这样,居家者,圣弟子如下深刻思考:‘诸欲望就是世尊所说的肉片譬喻,多苦,多恼,此中过患更多。’像这样,如实地以正慧加以观察以后,对于像这样的各种舍,对于依此性质的各种舍,对其加以回避。对于像这样的一种舍,对于依此性质的一种舍,即对于为了世间利得的取著加上无余灭尽的舍进行修习。”

44 “居家者,例如,有人逆风拿着燃烧的草炬。居家者,对此如何思考?如果彼逆风拿着燃烧草炬的人不迅速丢弃该燃烧的草炬,其手就会被烧,或手臂就会被烧,或其它肢体就会被烧,其会因此缘故而遭遇死亡或死亡般的痛苦吗?”

“是的,尊师。”

“正像这样,居家者,圣弟子如下深刻思考:‘诸欲望就是世尊所说的草炬譬喻,多苦,多恼,此中过患更多。’像这样,如实地以正慧加以观察以后,对于像这样的各种舍,对于依此性质的各种舍,对其加以回避。对于像这样的一种舍,对于依此性质的一种舍,即对于为了世间利得的取著加上无余灭尽的舍进行修习。”

45 “居家者,例如,有巨大、充满赤红焦炭、无烟焦炭的炭火坑。来了一人想要活命,不想死,想要乐,厌恶苦。这时,有两个强力之人分别抓住该人的手臂往炭火坑靠近。居家者,对此如何思考?该人是否拼命扭动身体?”

“是的,尊师。”

“此为何故?”

“尊师,因为该人知道:‘我将要落入彼炭火坑中。我因此缘故而将遭遇死亡或死亡般的痛苦。’”

“正像这样,居家者,圣弟子如下深刻思考:‘诸欲望就是世尊所说的炭火坑譬喻,多苦,多恼,此中过患更多。’像这样,如实地以正慧加以观察以后,对于像这样的各种舍,对于依此性质的各种舍,对其加以回避。对于像这样的一种舍,对于依此性质的一种舍,即对于为了世间利得的取著加上无余灭尽的舍进行修习。”

46 “居家者,例如,有人梦见愉悦的园林、愉悦的树林、愉悦的大地、愉悦的莲池。当他醒来以后却什么也没有看到。

正像这样,居家者,圣弟子如下深刻思考:‘诸欲望就是世尊所说的梦境譬喻,多苦,多恼,此中过患更多。’像这样,如实地以正慧加以观察以后,对于像这样的各种舍,对于依此性质的各种舍,对其加以回避。对于像这样的一种舍,对于依此性质的一种舍,即对于为了世间利得的取著加上无余灭尽的舍进行修习。”

47 “居家者,例如,有人借来与富人相应的车乘、殊美的摩尼首饰等财物。其因这些借来的财物而受到尊敬、围绕,进入商店中。众人看到他以后如下说道:‘啊,尊者是富人啊,因为富人才享受如此财物。’这时,各财物的拥有者看到他,分别将东西夺回。居家者,对此如何思考?该人是否发生彻底变化?”

“是的,尊师。”

“此为何故?”

“尊师,因为财物的拥有者将东西夺回。”

“正像这样,居家者,圣弟子如下深刻思考:‘诸欲望就是世尊所说的借用譬喻,多苦,多恼,此中过患更多。’像这样,如实地以正慧加以观察以后,对于像这样的各种舍,对于依此性质的各种舍,对其加以回避。对于像这样的一种舍,对于依此性质的一种舍,即对于为了世间利得的取著加上无余灭尽的舍进行修习。”

48 “居家者,例如,在村庄、城镇的不远处有茂密的树林。那里的树结满果实,果实成熟,但是还没有果实落在大地上。这时来了一位寻找果实、追求果实、为了获得果实而到处行走之人。他进入该树林深处,看到了彼结满果实、果实成熟的树。于是他如下思考:‘这是一棵结满果实,果实成熟,但是还没有果实落在大地上的树。我知道怎样爬树。我爬上树,在那里尽情地吃饱以后,装满腰袋如何?’他爬上该树,在那里尽情地吃饱以后,装满腰袋。这时,来了第二位寻找果实、追求果实、为了获得果实而拿着锋利的斧头到处行走之人。他进入该树林深处,看到了彼结满果实、果实成熟的树。于是他如下思考:‘这是一棵结满果实,果实成熟,但是还没有果实落在大地上的树。我不知道怎样爬树。我从根部把这棵树砍倒,然后尽情地吃饱以后,装满腰袋如何?’然后,他从根部砍该树。居家者,对此如何思考?第一位爬到树上的人如果不迅速从树上下来,该树倒下,他的手就会受伤,或脚就会受伤,或其他肢体就会受伤,其因此缘故而将遭遇死亡或死亡般的痛苦?”

“是的,尊师。”

“正像这样,居家者,圣弟子如下深刻思考:‘诸欲望就是世尊所说的树果实譬喻,多苦,多恼,此中过患更多。’像这样,如实地以正慧加以观察以后,对于像这样的各种舍,对于依此性质的各种舍,对其加以回避。对于像这样的一种舍,对于依此性质的一种舍,即对于为了世间利得的取著加上无余灭尽的舍进行修习。”

49 “居家者,到达此无上舍念遍净的彼圣弟子随念多种宿住。例如,一生、二生、三生、四生、五生、十生、二十生、三十生、四十生、五十生、一百生、一千生、十万生,多个坏劫生、多个成劫生、多个坏成劫生。‘在那里,我具有这样的名、这样的姓、这样的种姓、这样的食物,感受这样的乐和苦,具有这样的寿命。在那里死去,再生到那里。在那里,我具有这样的名、这样的姓、这样的种姓、这样的食物,感受这样的乐和苦,具有这样的寿命。在那里死去,再生到这里。’像这样,随念着具有行相、具有境况的多种宿住。

居家者,到达此无上舍念遍净的彼圣弟子以清净、非凡的天眼观察卑贱、高贵、美丽、丑陋、善趣、恶趣的众有情的死亡、再生,了知众有情随业而行。‘事实上,这些受人尊敬的有情因为具足身恶业,具足语恶业,具足意恶业,诽谤圣人,是邪见者,是邪见业的受持者。他们的身体破灭,死后将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然而,那些受人尊敬的有情因为具足身善业,具足语善业,具足意善业,不诽谤圣人,是正见者,是正见业的受持者。他们的身体破灭,死后将再生于善道的天界。’像这样,以清净、非凡的天眼观察卑贱、高贵、美丽、丑陋、善趣、恶趣的众有情的死亡、再生,了知众有情随业而行。

居家者,到达此无上舍念遍净的彼圣弟子由于诸烦恼的灭尽而于现世自我证知、证得、成就无烦恼的心解脱、慧解脱而住。居家者,至此,在圣者律中才构成完全、彻底、以全部方法对于所有事业的断绝。”

50 “居家者,对此如何思考?此圣者律中的完全、彻底、以全部方法对于所有事业的断绝,你自己是否拥有这种事业的断绝?”

“尊师,我是谁啊?怎是此圣者律中完全、彻底、以全部方法对于所有事业的断绝啊?尊师,我是此圣者律中完全、彻底、以全部方法对于所有事业断绝的远离者。尊师,因为以前,我们将非高贵者的外道遍历行者看作是高贵者,给非高贵者食用高贵者的食物,将非高贵者置于高贵者的位置。然而,尊师,我们将高贵者的比丘看作是非高贵者,给高贵者食用非高贵者的食物,将高贵者置于非高贵者的位置。

然而现在,尊师,我们认为非高贵者的外道遍历行者是非高贵者,给非高贵者食用非高贵者的食物,将非高贵者置于非高贵者的位置。尊师,我们认为高贵者的比丘是高贵者,给高贵者食用高贵者的食物,将高贵者置于高贵者的位置。

尊师,实际上,世尊让我知道了于沙门对沙门的爱戴,于沙门对沙门的净信,于沙门对沙门的尊敬。尊师,实在是殊胜!尊师,实在是殊胜!尊师,恰似扶起跌倒者,打开覆盖物,给迷路之人指明道路,为了让有眼之人看到诸色而在黑暗中点亮灯火。像这样,世尊采用多种方法阐明了法。在此,尊师,我皈依世尊,皈依法,皈依比丘僧团。从今以后,请世尊接受我成为优婆塞,做我一生的皈依处。”

(婆多利耶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