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第二、阿达伽城居民经(Atthakanagarasuttam)

17 如是我闻。

一次,尊者阿难陀住在毗舍离附近的鞞卢跋村。当时,阿达伽城的居家者德萨摩因为某些应做之事来到波达利子城。阿达伽城的居家者德萨摩接近鸡园,接近一位比丘,靠近以后顶礼该比丘,然后坐于一旁。

坐于一旁的阿达伽城的居家者德萨摩对该比丘如下说道:“尊者,阿难陀尊者现在何处?我们想见阿难陀尊者。”

“居家者,彼阿难陀尊者住在毗舍离附近的鞞卢跋村。”

于是,阿达伽城的居家者德萨摩在波达利子城将应做之事完成,然后接近毗舍离,接近鞞卢跋村,接近尊者阿难陀所在的地方,靠近以后顶礼尊者阿难陀,然后坐于一旁。

18 坐于一旁的阿达伽城的居家者德萨摩对尊者阿难陀如下说道:“阿难陀尊者,是否有知者、见者、阿罗汉、正等觉者的彼世尊所告知的一法,比丘于此不放逸、正勤、精进而住,未解脱之心解脱,未灭尽之诸烦恼灭尽,未获得之无上无碍安稳获得?”

“居家者,有知者、见者、阿罗汉、正等觉者的彼世尊所告知的一法,比丘于此不放逸、正勤、精进而住,未解脱之心解脱,未灭尽之诸烦恼灭尽,未获得之无上无碍安稳获得。”

“那么,阿难陀尊者,知者、见者、阿罗汉、正等觉者的彼世尊所告知的一法是什么?比丘于此不放逸、正勤、精进而住,未解脱之心解脱,未灭尽之诸烦恼灭尽,未获得之无上无碍安稳获得。”

19 “居家者,在此,比丘由于离开诸欲,离开诸不善法,到达并住立于有浅观、有深观、因远离而生喜和乐的初禅。其如下深刻思考:‘此初禅亦是所造作、所思维者。任何所造作、所思维者,其都是无常,是灭法。’其住立于此,到达诸烦恼的灭尽。即使并未到达诸烦恼的灭尽,因为对彼法的渴爱,因为对彼法的欢喜,由于五下分束缚灭尽,成为化生者,在那里般涅槃,从那个世界不再返还。居家者,此亦是知者、见者、阿罗汉、正等觉者的彼世尊所告知的一法,比丘于此不放逸、正勤、精进而住,未解脱之心解脱,未灭尽之诸烦恼灭尽,未获得之无上无碍安稳获得。”

20 “进而,居家者,比丘由于浅观和深观的寂灭,到达并住立于内部清净的心一境性,到达无浅观、无深观、具有因定而生喜和乐的第二禅。其如下深刻思考:‘此二禅亦是所造作、所思维者。任何所造作、所思维者,其都是无常,是灭法。’其住立于此,到达诸烦恼的灭尽。即使并未到达诸烦恼的灭尽,因为对彼法的渴爱,因为对彼法的欢喜,由于五下分束缚灭尽,成为化生者,在那里般涅槃,从那个世界不再返还。居家者,此亦是知者、见者、阿罗汉、正等觉者的彼世尊所告知的一法,比丘于此不放逸、正勤、精进而住,未解脱之心解脱,未灭尽之诸烦恼灭尽,未获得之无上无碍安稳获得。

进而,居家者,比丘离开喜,住于舍,具念,具正知,以身体感知乐,到达并住立于圣者所称的‘有舍、具念、住于乐’的第三禅。其如下深刻思考:‘此三禅亦是所造作、所思维者。任何所造作、所思维者,其都是无常,是灭法。’其住立于此,到达诸烦恼的灭尽。即使并未到达诸烦恼的灭尽,因为对彼法的渴爱,因为对彼法的欢喜,由于五下分束缚灭尽,成为化生者,在那里般涅槃,从那个世界不再返还。居家者,此亦是知者、见者、阿罗汉、正等觉者的彼世尊所告知的一法,比丘于此不放逸、正勤、精进而住,未解脱之心解脱,未灭尽之诸烦恼灭尽,未获得之无上无碍安稳获得。

进而,居家者,比丘舍弃乐,舍弃苦,以前早已熄灭喜和忧,到达并住立于非苦非乐、舍念遍净的第四禅。其如下深刻思考:‘此四禅亦是所造作、所思维者。任何所造作、所思维者,其都是无常,是灭法。’其住立于此,到达诸烦恼的灭尽。即使并未到达诸烦恼的灭尽,因为对彼法的渴爱,因为对彼法的欢喜,由于五下分束缚灭尽,成为化生者,在那里般涅槃,从那个世界不再返还。居家者,此亦是知者、见者、阿罗汉、正等觉者的彼世尊所告知的一法,比丘于此不放逸、正勤、精进而住,未解脱之心解脱,未灭尽之诸烦恼灭尽,未获得之无上无碍安稳获得。

进而,居家者,比丘以慈俱在之心遍满一个方向而住,同样,第二个方向、第三方向、第四个方向亦遍满而住。像这样,于上下四维,于一切处,把一切作为自己,对于涵盖一切的世界,以广大、巨大、无量、无怨恨、无嗔恚的慈俱在之心遍满而住。其如下深刻思考:‘此慈心解脱亦是所造作、所思维者。任何所造作、所思维者,其都是无常,是灭法。’其住立于此,到达诸烦恼的灭尽。即使并未到达诸烦恼的灭尽,因为对彼法的渴爱,因为对彼法的欢喜,由于五下分束缚灭尽,成为化生者,在那里般涅槃,从那个世界不再返还。居家者,此亦是知者、见者、阿罗汉、正等觉者的彼世尊所告知的一法,比丘于此不放逸、正勤、精进而住,未解脱之心解脱,未灭尽之诸烦恼灭尽,未获得之无上无碍安稳获得。

进而,居家者,比丘以悲俱在之心遍满一个方向而住,同样,第二个方向、第三个方向、第四个方向亦遍满而住。像这样,于上下四维,于一切处,把一切作为自己,对于涵盖一切的世界,以广大、巨大、无量、无怨恨、无嗔恚的悲俱在之心遍满而住。其如下深刻思考:‘此悲心解脱亦是所造作、所思维者。任何所造作、所思维者,其都是无常,是灭法。’其住立于此,到达诸烦恼的灭尽。即使并未到达诸烦恼的灭尽,因为对彼法的渴爱,因为对彼法的欢喜,由于五下分束缚灭尽,成为化生者,在那里般涅槃,从那个世界不再返还。居家者,此亦是知者、见者、阿罗汉、正等觉者的彼世尊所告知的一法,比丘于此不放逸、正勤、精进而住,未解脱之心解脱,未灭尽之诸烦恼灭尽,未获得之无上无碍安稳获得。

进而,居家者,比丘以喜俱在之心遍满一个方向而住,同样,第二个方向、第三个方向、第四个方向亦遍满而住。像这样,于上下四维,于一切处,把一切作为自己,对于涵盖一切的世界,以广大、巨大、无量、无怨恨、无嗔恚的喜俱在之心遍满而住。其如下深刻思考:‘此喜心解脱亦是所造作、所思维者。任何所造作、所思维者,其都是无常,是灭法。’其住立于此,到达诸烦恼的灭尽。即使并未到达诸烦恼的灭尽,因为对彼法的渴爱,因为对彼法的欢喜,由于五下分束缚灭尽,成为化生者,在那里般涅槃,从那个世界不再返还。居家者,此亦是知者、见者、阿罗汉、正等觉者的彼世尊所告知的一法,比丘于此不放逸、正勤、精进而住,未解脱之心解脱,未灭尽之诸烦恼灭尽,未获得之无上无碍安稳获得。

进而,居家者,比丘以舍俱在之心遍满一个方向而住,同样,第二个方向、第三个方向、第四个方向亦遍满而住。像这样,于上下四维,于一切处,把一切作为自己,对于涵盖一切的世界,以广大、巨大、无量、无怨恨、无嗔恚的舍俱在之心遍满而住。其如下深刻思考:‘此舍心解脱亦是所造作、所思维者。任何所造作、所思维者,其都是无常,是灭法。其住立于此,到达诸烦恼的灭尽。即使并未到达诸烦恼的灭尽,因为对彼法的渴爱,因为对彼法的欢喜,由于五下分束缚灭尽,成为化生者,在那里般涅槃,从那个世界不再返还。居家者,此亦是知者、见者、阿罗汉、正等觉者的彼世尊所告知的一法,比丘于此不放逸、正勤、精进而住,未解脱之心解脱,未灭尽之诸烦恼灭尽,未获得之无上无碍安稳获得。

进而,居家者,比丘完全超越色想,有对想灭尽,不作意种种想,到达‘虚空乃无边’的空无边处。其如下深刻思考:此空无边处定亦是所造作、所思维者。任何所造作、所思维者,其都是无常,是灭法。’其住立于此,到达诸烦恼的灭尽。即使并未到达诸烦恼的灭尽,因为对彼法的渴爱,因为对彼法的欢喜,由于五下分束缚灭尽,成为化生者,在那里般涅槃,从那个世界不再返还。居家者,此亦是知者、见者、阿罗汉、正等觉者的彼世尊所告知的一法,比丘于此不放逸、正勤、精进而住,未解脱之心解脱,未灭尽之诸烦恼灭尽,未获得之无上无碍安稳获得。

进而,居家者,比丘完全超越空无边处,到达‘识乃无边’的识无边处。其如下深刻思考:‘此识无边处定亦是所造作、所思维者。任何所造作、所思维者,其都是无常,是灭法。’其住立于此,到达诸烦恼的灭尽。即使并未到达诸烦恼的灭尽,因为对彼法的渴爱,因为对彼法的欢喜,由于五下分束缚灭尽,成为化生者,在那里般涅槃,从那个世界不再返还。居家者,此亦是知者、见者、阿罗汉、正等觉者的彼世尊所告知的一法,比丘于此不放逸、正勤、精进而住,未解脱之心解脱,未灭尽之诸烦恼灭尽,未获得之无上无碍安稳获得。

进而,居家者,比丘完全超越识无边处,到达‘乃无所有’的无所有处。其如下深刻思考:‘此无所有处定亦是所造作、所思维者。任何所造作、所思维者,其都是无常,是灭法。’其住立于此,到达诸烦恼的灭尽。即使并未到达诸烦恼的灭尽,因为对彼法的渴爱,因为对彼法的欢喜,由于五下分束缚灭尽,成为化生者,在那里般涅槃,从那个世界不再返还。居家者,此亦是知者、见者、阿罗汉、正等觉者的彼世尊所告知的一法,比丘于此不放逸、正勤、精进而住,未解脱之心解脱,未灭尽之诸烦恼灭尽,未获得之无上无碍安稳获得。”

21 听闻此言,阿达伽城的居家者德萨摩对尊者阿难陀如下说道:“阿难陀尊者,恰似一个寻找一处宝藏之人一下子获得了十一处宝藏,正像这样,尊者,在寻找一个不死之门的我却一下子获得了通过恰当修行就可以获得的十一个不死之门。尊者,恰似某人的家有十一个门,当其家失火时,其可以通过任何一个门获得自我平安,正像这样,尊者,我可以通过十一个不死之门的任何一个门获得自我平安。尊者,诸外道都会为了老师而寻求供养老师的财物,我怎么可以不供养阿难陀尊者?”

于是,阿达伽城的居家者德萨摩将波达利子城和毗舍离城的比丘僧众聚集在一起,亲手供养令人满意的殊胜硬食、软食。另外,还为每位比丘供养一套僧衣用料,为尊者阿难陀供养三衣,还命人建立价值五百金的精舍供养给尊者阿难陀居住。

(阿达伽城居民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