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第十、降魔经(Maratajjaniyasuttam)

506 如是我闻。

一次,尊者摩诃目犍连住在跋迦国鳄山城附近的恐怖林鹿苑。当时,尊者摩诃目犍连在露地经行。这时,魔罗帕皮摩进入尊者摩诃目犍连的腹部,到达下腹部。于是,尊者摩诃目犍连如下思考:“我的腹部为什么这么重?恰似充满豆子。”于是,尊者摩诃目犍连结束经行,进入精舍,坐在准备好的坐具上。坐下以后,尊者摩诃目犍连自我如理作意。尊者摩诃目犍连看见了进入腹部、到达下腹部的魔罗帕皮摩。看见以后,对魔罗帕皮摩如下说道:‘出来,帕皮摩!出来,帕皮摩!不要困扰如来!不要困扰如来的弟子!不要成为你长久的不利和痛苦。

于是,魔罗帕皮摩如下思考:“此沙门不知、不见我,却这样说:‘出来,帕皮摩!出来,帕皮摩!不要困扰如来!不要困扰如来的弟子!不要成为你长久的不利和痛苦。’即使其导师也决不能立刻知道我,为什么此弟子知道我?”

于是,尊者摩诃目犍连对魔罗帕皮摩说道:“像这样,帕皮摩,我知道你,你不要想:‘他不知道我。’帕皮摩,你是魔罗!帕皮摩,你这样想:‘此沙门不知、不见我,却这样说:“出来,帕皮摩!出来,帕皮摩!不要困扰如来!不要困扰如来的弟子!不要成为你长久的不利和痛苦。”即使其导师也决不能立刻知道我,为什么此弟子知道我?’”

于是,魔罗帕皮摩如下思考:“此沙门知我、见我,故如此对我说:‘出来,帕皮摩!出来,帕皮摩!不要困扰如来!不要困扰如来的弟子!不要成为你长久的不利和痛苦。’”于是,魔罗帕皮摩上行从尊者摩诃目犍连的口中出来,倚靠于门扉而立。

507 尊者摩诃目犍连看见倚靠于门扉而立的魔罗帕皮摩。看见以后,对魔罗帕皮摩如下说道:“即使于此处,我也看见你。你不要想:‘他看不见我。’帕皮摩,那个倚靠于门扉而立者就是你。帕皮摩,于往昔,我是名叫杜西的魔罗,彼我有位名叫卡莉的妹妹。你是她的儿子,你是彼我的外甥。

帕皮摩,那时,阿罗汉、正等觉者的拘留孙佛出现于世。阿罗汉、正等觉者的拘留孙佛以名叫比杜拉和散吉跋的两位弟子为二贤首。帕皮摩,阿罗汉、正等觉者拘留孙佛有众多的弟子。在他们中,在说法方面,没有人与比杜拉尊者等同。根据这样的理由,于比杜拉尊者生起‘无比肩者’的称呼。

另外,帕皮摩,散吉跋尊者也进入阿兰若,也来到树下,也进入空弃房屋,轻松进入想受灭定。帕皮摩,于往昔,散吉跋尊者坐于某一树下进入想受灭定。帕皮摩,牧牛者、畜牧者、农夫、行路者看见坐于某一树下进入想受灭定的散吉跋尊者。看见后,他们如下思考:‘实在是稀有!实在是未曾有!此沙门坐着死去!来,将他荼毗吧。’于是,帕皮摩,那些牧牛者、畜牧者、农夫、行路者收集茅草、木片、牛粪后,堆积到散吉跋尊者身上,点上火后离去。

帕皮摩,经过那个夜晚,散吉跋尊者从禅定中出定,抖动衣,于上午,着衣,持衣钵,进入村庄托钵乞食。彼牧牛者、畜牧者、农夫、行路者看见正在游化的散吉跋尊者。看见后,他们如下思考:‘实在是稀有!实在是未曾有!此坐着死去的沙门,自己复活了。’依据这样的理由,于散吉跋尊者生起‘复活者’的名称。”

508 “于是,帕皮摩,魔罗杜西如下思考:‘我竟不知道这些持戒、有善法的比丘们的来处或去处。我附体于婆罗门居家者如何?“来,你们谩骂、诋毁、惹恼、恐吓这些持戒、有善法的比丘们。或许受到你们谩骂、诋毁、惹恼、恐吓的持戒、有善法的比丘们会有内心的变化。这样的话,魔罗杜西将得到机会。”’

于是,帕皮摩,彼魔罗杜西附体于婆罗门居家者:‘来,你们谩骂、诋毁、惹恼、恐吓这些持戒、有善法的比丘们。或许受到你们谩骂、诋毁、惹恼、恐吓的持戒、有善法的比丘们会有内心的变化。这样的话,魔罗杜西将得到机会。’

于是,帕皮摩,被魔罗杜西附体的婆罗门居家者谩骂、诋毁、惹恼、恐吓持戒、有善法的比丘们:‘此卑贱、黑色、从梵天脚下生出的秃头伪沙门说着“我们是禅定者。我们是禅定者”,却肩膀下垂、脸朝下、懈怠,静虑、静思、深思、沉思。

就像是寻觅老鼠的猫头鹰,在树枝上静虑、静思、深思、沉思。像这样,此卑贱、黑色、从梵天脚下生出的秃头伪沙门说着“我们是禅定者。我们是禅定者”,却肩膀下垂、脸朝下、懈怠,静虑、静思、深思、沉思。

就像是寻觅鱼的野狐,在河岸上静虑、静思、深思、沉思。像这样,此卑贱、黑色、从梵天脚下生出的秃头伪沙门说着“我们是禅定者。我们是禅定者”,却肩膀下垂、脸朝下、懈怠,静虑、静思、深思、沉思。

就像是寻觅老鼠的猫,在缝隙、水沟、垃圾堆中静虑、静思、深思、沉思。像这样,此卑贱、黑色、从梵天脚下生出的秃头伪沙门说着“我们是禅定者。我们是禅定者”,却肩膀下垂、脸朝下、懈怠,静虑、静思、深思、沉思。

就像是卸掉驮运货物的骡马,在缝隙、水沟、垃圾堆中静虑、静思、深思、沉思。像这样,此卑贱、黑色、从梵天脚下生出的秃头伪沙门说着“我们是禅定者。我们是禅定者”,却肩膀下垂、脸朝下、懈怠,静虑、静思、深思、沉思。’

于是,帕皮摩,那时死去的多数人,身体破灭,死后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

509 “于是,阿罗汉、正等觉者的拘留孙佛对比丘众说道:‘诸比丘,婆罗门居家者受到魔罗杜西的附体:“来,你们谩骂、诋毁、惹恼、恐吓这些持戒、有善法的比丘们。或许受到你们谩骂、诋毁、惹恼、恐吓的持戒、有善法的比丘们会有内心的变化。这样的话,魔罗杜西将得到机会。”

诸比丘,以慈俱在之心遍满一个方向而住,同样,第二个方向、第三个方向、第四个方向遍满而住。像这样,于上下四维,于一切处,把一切作为自己,对于涵盖一切的世界,以广大、巨大、无量、无怨恨、无嗔恚的慈俱在之心遍满而住。

以悲俱在之心遍满一个方向而住,同样,第二个方向、第三个方向、第四个方向遍满而住。像这样,于上下四维,于一切处,把一切作为自己,对于涵盖一切的世界,以广大、巨大、无量、无怨恨、无嗔恚的悲俱在之心遍满而住。

以喜俱在之心遍满一个方向而住,同样,第二个方向、第三个方向、第四个方向遍满而住。像这样,于上下四维,于一切处,把一切作为自己,对于涵盖一切的世界,以广大、巨大、无量、无怨恨、无嗔恚的喜俱在之心遍满而住。

以舍俱在之心遍满一个方向而住,同样,第二个方向、第三个方向、第四个方向遍满而住。像这样,于上下四维,于一切处,把一切作为自己,对于涵盖一切的世界,以广大、巨大、无量、无怨恨、无嗔恚的舍俱在之心遍满而住。’

于是,帕皮摩,得到阿罗汉、正等觉者的拘留孙佛如此教导、如此教诫的比丘众,也进入阿兰若,也来到树下,也进入空弃房屋,以慈俱在之心遍满一个方向而住,同样,第二个方向、第三个方向、第四个方向遍满而住。像这样,于上下四维,于一切处,把一切作为自己,对于涵盖一切的世界,以广大、巨大、无量、无怨恨、无嗔恚的慈俱在之心遍满而住。

以悲俱在之心遍满一个方向而住,同样,第二个方向、第三个方向、第四个方向遍满而住。像这样,于上下四维,于一切处,把一切作为自己,对于涵盖一切的世界,以广大、巨大、无量、无怨恨、无嗔恚的悲俱在之心遍满而住。

以喜俱在之心遍满一个方向而住,同样,第二个方向、第三个方向、第四个方向遍满而住。像这样,于上下四维,于一切处,把一切作为自己,对于涵盖一切的世界,以广大、巨大、无量、无怨恨、无嗔恚的喜俱在之心遍满而住。

以舍俱在之心遍满一个方向而住,同样,第二个方向、第三个方向、第四个方向遍满而住。像这样,于上下四维,于一切处,把一切作为自己,对于涵盖一切的世界,以广大、巨大、无量、无怨恨、无嗔恚的舍俱在之心遍满而住。”

510 “于是,帕皮摩,魔罗杜西这样思考:‘即使这样做,我也不知道此等持戒、有善法的比丘众的来处或去处。我附体于婆罗门居家者如何?“来,你们恭敬、尊敬、崇敬、供养此等持戒、有善法的比丘众,或许受到你们恭敬、尊敬、崇敬、供养的比丘们会有内心的变化。这样的话,魔罗杜西将得到机会。”’

于是,帕皮摩,魔罗杜西附体于婆罗门居家者:‘来,你们恭敬、尊敬、崇敬、供养此等持戒、有善法的比丘众,或许受到你们恭敬、尊敬、崇敬、供养的比丘们会有内心的变化。这样的话,魔罗杜西将得到机会。’于是,受到魔罗杜西附体的婆罗门居家者恭敬、尊敬、崇敬、供养此等持戒、有善法的比丘们。

于是,帕皮摩,那时死去的多数人,身体破灭,死后再生于善道的天界。”

511 “于是,阿罗汉、正等觉者的拘留孙佛对比丘众说道:‘诸比丘,婆罗门居家者受到魔罗杜西的附体:“来,你们恭敬、尊敬、崇敬、供养此等持戒、有善法的比丘们。或许受到你们恭敬、尊敬、崇敬、供养的比丘众会有内心的变化。这样的话,魔罗杜西将得到机会。”于是,受到魔罗杜西附体的婆罗门居家者恭敬、尊敬、崇敬、供养此等持戒、有善法的比丘众。诸比丘,你们要于身随观不净,于食物持厌腻想,于一切世界持不喜想,于诸行随观无常。’

于是,得到阿罗汉、正等觉者的拘留孙佛如此教导、如此教诫的比丘众,也进入阿兰若,也来到树下,也进入空弃房屋,于身随观不净,于食物持厌腻想,于一切世界持不喜想,于诸行随观无常。”

512 “于是,帕皮摩,阿罗汉、正等觉者的拘留孙佛于上午,着衣,持衣钵,以比杜拉尊者为随从沙门,进入村庄托钵乞食。此时,帕皮摩,魔罗杜西附体于某一童子,抓起石子打了比杜拉尊者的头顶。他的头被打破。然而,帕皮摩,被打破头、流着血的比杜拉尊者仍跟随在阿罗汉、正等觉者的拘留孙佛的后面。

于是,帕皮摩,阿罗汉、正等觉者的拘留孙佛如大象眺望般眺望而说道:‘魔罗杜西不知适可而止。’帕皮摩,魔罗杜西从那里死去,再生于大地狱。

帕皮摩,彼大地狱有三个名称,也叫六触处地狱,也叫木桩打击地狱,也叫各别受苦地狱。这时,帕皮摩,狱卒接近我,如下说道:‘朋友,当你的心脏上一个个地钉满木桩时,你将知道:“我将在地狱里受苦千年。”’帕皮摩,彼我数年、数百年、数千年,于彼大地狱中受苦。于彼大地狱的小增地狱中,历经万年,感受着一种叫做出起的苦受。帕皮摩,彼我的身体如人一般,头颅却如鱼。”

513 “攻击拘留孙,及比杜拉故。

有何等地狱,杜西往受苦;

攻击拘留孙,及比杜拉故;

有铁桩一百,众苦各别受;

有此等地狱,杜西往受苦。

佛弟子比丘,彼如是了知;

攻击彼比丘,恶魔往受苦。

诸天宫一劫,伫立海中央;

色如毗琉璃,绚烂又光耀;

仙女于此舞,缤纷种种色。

佛弟子比丘,彼如是了知;

攻击彼比丘,恶魔往受苦。

为佛所呵责,于僧众面前;

仅以足指撼,鹿子母讲堂。

佛弟子比丘,彼如是了知;

攻击彼比丘,恶魔往受苦。

仅以足拇指,撼彼最胜殿;

亦凭神通力,摇动诸天神。

佛弟子比丘,彼如是了知;

攻击彼比丘,恶魔往受苦。

于彼最胜殿,询问帝释天;

帝释可知否,爱尽诸解脱?

对彼所询问,帝释如实答。

佛弟子比丘,彼如是了知;

攻击彼比丘,恶魔往受苦。

于善法会堂,询问彼梵天;

往昔所持见,如今依旧否?

于梵天界中,是否见流光?

对彼所询问,梵天如实答;

我于梵天界,看见流光过;

由此今何言,我常我永久。

佛弟子比丘,彼如是了知;

攻击彼比丘,恶魔往受苦。

于大须弥顶,林及东胜身;

及地彼诸人,其依解脱触。

佛弟子比丘,彼如是了知;

攻击彼比丘,恶魔往受苦。

火决不思量,‘我要烧愚者’;

愚者触燃火,其唯自被烧。

如是汝魔罗,攻击彼如来;

惹火自烧身,如愚者触火。

攻击彼如来,魔罗生非福;

帕皮摩何思,报恶不现我。

死魔于长夜,所作恶积累;

魔罗远离佛,莫冀望比丘。

于彼恐怖林,比丘降伏魔;

恶意彼夜叉,于彼处消失。”

(降魔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