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第六、大法受持经(Mahadhammasamadanasuttam)

473 如是我闻。

一次,佛陀住在舍卫城附近的祇陀林给孤独园。在此,佛陀对比丘众说道:“诸比丘。”

“尊师。”彼比丘众应诺佛陀。

佛陀如下说道:“诸比丘,通常,诸有情都是如此欲望者、如此意欲者、如此欲求者:‘啊,不喜好、不可爱、不可意的诸法减损!喜好、可爱、可意的诸法增长!’然而,诸比丘,对于如此欲望、如此意欲、如此欲求的彼诸有情,不喜好、不可爱、不可意的诸法增长,喜好、可爱、可意的诸法减损。诸比丘,你们知道其是什么原因吗?”

“尊师,我们的法就是以世尊为根本,以世尊为指导者,以世尊为皈依处。尊师,请世尊为我们明示该所说之含义。听闻世尊的解说,比丘众将受持。”

“那么,诸比丘,你们仔细听,充分作意。我来说。”

“好,尊师。”彼比丘众应诺佛陀。佛陀如下说道:

474 “在此,诸比丘,无闻的凡夫不见圣人,不熟知圣人法,没有于圣人法得到教导;不见善人,不熟知善人法,没有于善人法得到教导。不知道不应该亲近的法,不知道应该亲近的法,不知道不应该奉行的法,不知道应该奉行的法。其不知道不应该亲近的法,不知道应该亲近的法,不知道不应该奉行的法,不知道应该奉行的法,亲近不应该亲近的法,不亲近应该亲近的法,奉行不应该奉行的法,不奉行应该奉行的法。因为其亲近不应该亲近的法,不亲近应该亲近的法,奉行不应该奉行的法,不奉行应该奉行的法,所以不喜好、不可爱、不可意的诸法增长,喜好、可爱、可意的诸法减损。此为何故?诸比丘,这是因为对于无智之人而言,其必然如此。

诸比丘,博闻的圣弟子见圣人,熟知圣人法,于圣人法得到教导;见善人,熟知善人法,于善人法得到教导。知道不应该亲近的法,知道应该亲近的法,知道不应该奉行的法,知道应该奉行的法。其知道不应该亲近的法,知道应该亲近的法,知道不应该奉行的法,知道应该奉行的法,不亲近不应该亲近的法,亲近应该亲近的法,不奉行不应该奉行的法,奉行应该奉行的法。因为不亲近不应该亲近的法,亲近应该亲近的法,不奉行不应该奉行的法,奉行应该奉行的法,所以不喜好、不可爱、不可意的诸法减损,喜好、可爱、可意的诸法增长。此为何故?诸比丘,这是因为对于有智之人而言,其必然如此。”

475 “诸比丘,有四法受持。哪四个?

诸比丘,有现在为苦、将来亦有苦果的法受持。

诸比丘,有现在为乐、将来有苦果的法受持。

诸比丘,有现在为苦、将来有乐果的法受持。

诸比丘,有现在为乐、将来亦有乐果的法受持。”

476 “诸比丘,在此有现在为苦、将来亦有苦果的法受持。无智、无慧者对其非如实了知:‘此是现在为苦、将来亦有苦果的法受持。’无智、无慧、对其非如实了知者对其亲近,对其不回避。因为对其亲近,对其不回避,所以不喜好、不可爱、不可意的诸法增长,喜好、可爱、可意的诸法减损。此为何故?诸比丘,这是因为对于无智之人而言,其必然如此。

诸比丘,在此有现在为乐、将来有苦果的法受持。无智、无慧者对其非如实了知:‘此是现在为乐、将来有苦果的法受持。’无智、无慧、对其非如实了知者对其亲近,对其不回避。因为对其亲近,对其不回避,所以不喜好、不可爱、不可意的诸法增长,喜好、可爱、可意的诸法减损。此为何故?诸比丘,这是因为对于无智之人而言,其必然如此。

诸比丘,在此有现在为苦、将来有乐果的法受持。无智、无慧者对其非如实了知:‘此是现在为苦、将来有乐果的法受持。’无智、无慧、对其非如实了知者对其不亲近,对其回避。因为对其不亲近,对其回避,所以不喜好、不可爱、不可意的诸法增长,喜好、可爱、可意的诸法减损。此为何故?诸比丘,这是因为对于无智之人而言,其必然如此。

诸比丘,在此有现在为乐、将来亦有乐果的法受持。无智、无慧者对其非如实了知:‘此是现在为乐、将来亦有乐果的法受持。’无智、无慧、对其非如实了知者对其不亲近,对其回避。因为对其不亲近,对其回避,所以不喜好、不可爱、不可意的诸法增长,喜好、可爱、可意的诸法减损。此为何故?诸比丘,这是因为对于无智之人而言,其必然如此。”

477 “诸比丘,在此有现在为苦、将来亦有苦果的法受持。有智、有慧者对其如实了知:‘此是现在为苦、将来亦有苦果的法受持。’有智、有慧、对其如实了知者对其不亲近,对其回避。因为对其不亲近,对其回避,所以不喜好、不可爱、不可意的诸法减损,喜好、可爱、可意的诸法增长。此为何故?诸比丘,这是因为对于有智之人而言,其必然如此。

诸比丘,在此有现在为乐、将来有苦果的法受持。有智、有慧者对其如实了知:‘此是现在为乐、将来有苦果的法受持。’有智、有慧、对其如实了知者对其不亲近,对其回避。因为对其不亲近,对其回避,所以不喜好、不可爱、不可意的诸法减损,喜好、可爱、可意的诸法增长。此为何故?诸比丘,这是因为对于有智之人而言,其必然如此。

诸比丘,在此有现在为苦、将来有乐果的法受持。有智、有慧者对其如实了知:‘此是现在为苦、将来有乐果的法受持。’有智、有慧、对其如实了知者对其亲近,对其不回避。因为对其亲近,对其不回避,所以不喜好、不可爱、不可意的诸法减损,喜好、可爱、可意的诸法增长。此为何故?诸比丘,这是因为对于有智之人而言,其必然如此。

诸比丘,在此有现在为乐、将来亦有乐果的法受持。有智、有慧者对其如实了知:‘此是现在为乐、将来亦有乐果的法受持。’有智、有慧、对其如实了知者对其亲近,对其不回避。因为对其亲近,对其不回避,所以不喜好、不可爱、不可意的诸法减损,喜好、可爱、可意的诸法增长。此为何故?诸比丘,这是因为对于有智之人而言,其必然如此。”

478 “诸比丘,什么是现在为苦、将来亦有苦果的法受持?

在此,诸比丘,某人成为具有苦、具有忧恼的杀生者,因为杀生而感受苦和忧恼。成为具有苦、具有忧恼的不与取者,因为不与取而感受苦和忧恼。成为具有苦、具有忧恼的邪淫者,因为邪淫而感受苦和忧恼。成为具有苦、具有忧恼的妄语者,因为妄语而感受苦和忧恼。成为具有苦、具有忧恼的离间语者,因为离间语而感受苦和忧恼。成为具有苦、具有忧恼的粗恶语者,因为粗恶语而感受苦和忧恼。成为具有苦、具有忧恼的杂秽语者,因为杂秽语而感受苦和忧恼。成为具有苦、具有忧恼的有贪者,因为贪而感受苦和忧恼。成为具有苦、具有忧恼的嗔心者,因为嗔而感受苦和忧恼。成为具有苦、具有忧恼的邪见者,因为邪见而感受苦和忧恼。其身体破灭,死后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

诸比丘,此就是所说的现在为苦、将来亦有苦果的法受持。”

479 “诸比丘,什么是现在为乐、将来有苦果的法受持?

在此,诸比丘,某人成为具有乐、具有喜悦的杀生者,因为杀生而感受乐和喜悦。成为具有乐、具有喜悦的不与取者,因为不与取而感受乐和喜悦。成为具有乐、具有喜悦的邪淫者,因为邪淫而感受乐和喜悦。成为具有乐、具有喜悦的妄语者,因为妄语而感受乐和喜悦。成为具有乐、具有喜悦的离间语者,因为离间语而感受乐和喜悦。成为具有乐、具有喜悦的粗恶语者,因为粗恶语而感受乐和喜悦。成为具有乐、具有喜悦的杂秽语者,因为杂秽语而感受乐和喜悦。成为具有乐、具有喜悦的有贪者,因为贪而感受乐和喜悦。成为具有乐、具有喜悦的嗔心者,因为嗔而感受乐和喜悦。成为具有乐、具有喜悦的邪见者,因为邪见而感受乐和喜悦。其身体破灭,死后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

诸比丘,此就是所说的现在为乐、将来有苦果的法受持。”

480 “诸比丘,什么是现在为苦、将来有乐果的法受持?

在此,诸比丘,某人成为具有苦、具有忧恼的杀生的远离者,因为远离杀生而感受苦和忧恼。成为具有苦、具有忧恼的不与取的远离者,因为远离不与取而感受苦和忧恼。成为具有苦、具有忧恼的邪淫的远离者,因为远离邪淫而感受苦和忧恼。成为具有苦、具有忧恼的妄语的远离者,因为远离妄语而感受苦和忧恼。成为具有苦、具有忧恼的离间语的远离者,因为远离离间语而感受苦和忧恼。成为具有苦、具有忧恼的粗恶语的远离者,因为远离粗恶语而感受苦和忧恼。成为具有苦、具有忧恼的杂秽语的远离者,因为远离杂秽语而感受苦和忧恼。成为具有苦、具有忧恼的有贪的远离者,因为远离贪而感受苦和忧恼。成为具有苦、具有忧恼的嗔心的远离者,因为远离嗔而感受苦和忧恼。成为具有苦、具有忧恼的正见者,因为正见而感受苦和忧恼。其身体破灭,死后再生于善道的天界。

诸比丘,此就是所说的现在为苦、将来有乐果的法受持。”

481 “诸比丘,什么是现在为乐、将来亦有乐果的法受持?

在此,诸比丘,某人成为具有苦、具有忧恼的杀生的远离者,因为远离杀生而感受乐和喜悦。成为具有苦、具有忧恼的不与取的远离者,因为远离不与取而感受乐和喜悦。成为具有苦、具有忧恼的邪淫的远离者,因为远离邪淫而感受乐和喜悦。成为具有苦、具有忧恼的妄语的远离者,因为远离妄语而感受乐和喜悦。成为具有苦、具有忧恼的离间语的远离者,因为远离离间语而感受乐和喜悦。成为具有苦、具有忧恼的粗恶语的远离者,因为远离粗恶语而感受乐和喜悦。成为具有苦、具有忧恼的杂秽语的远离者,因为远离杂秽语而感受乐和喜悦。成为具有苦、具有忧恼的有贪的远离者,因为远离贪而感受乐和喜悦。成为具有苦、具有忧恼的嗔心的远离者,因为远离嗔而感受乐和喜悦。成为具有苦、具有忧恼的正见者,因为正见而感受乐和喜悦。其身体破灭,死后再生于善道的天界。

诸比丘,此就是所说的现在为乐、将来亦有乐果的法受持。诸比丘,此就是四法受持。”

482 “诸比丘,例如有混入了毒药的苦瓜汁。这时来了一位想要活命,不想死,想要乐,厌恶苦之人。有人对其如下说道:‘喂,此是混入了毒药的苦瓜汁。你如果愿意,那么请喝。然而饮用者会不欢喜其色香味,饮用以后将会遭受到死亡或接近死亡的痛苦。’该人没有思考而饮用,没有丢弃。于是,该饮用者不欢喜其色香味,饮用以后遭受到死亡或接近死亡的痛苦。诸比丘,我通过此比喻说明此法受持,即此现在为苦、将来亦有苦果的法受持。”

483 “诸比丘,例如有一铜杯里装着色具足、香具足、味具足的饮品。其混入了毒药。这时来了一位想要活命,不想死,想要乐,厌恶苦之人。有人对其如下说道:‘喂,此是色具足、香具足、味具足的饮品。其混入了毒药。你如果愿意,那么请喝。尽管饮用者会因色具足、香具足、味具足而欢喜,但是饮用以后将会遭受到死亡或接近死亡的痛苦。’该人没有思考而饮用,没有丢弃。于是,尽管饮用者因色具足、香具足、味具足而欢喜,但是饮用以后遭受到死亡或接近死亡的痛苦。诸比丘,我通过此比喻说明此法受持,即此现在为乐、将来有苦果的法受持。”

484 “诸比丘,例如有混入各种药的牛尿酵素。这时来了一位患有黄疸病之人。有人对其如下说道:‘喂,此是混入各种药的牛尿酵素。你如果愿意,那么请喝。尽管饮用者不欢喜其色香味,然而饮用以后会有乐。’该人对其思考以后而饮用,没有丢弃。于是,尽管该饮用者不欢喜其色香味,然而饮用以后获得乐。诸比丘,我通过此比喻说明此法受持,即此现在为苦、将来有乐果的法受持。”

485 “诸比丘,例如有拌着凝乳、蜂蜜、黄油、砂糖的饮品。这时来了一位患有赤痢之人。有人对其如下说道:‘喂,此是拌着凝乳、蜂蜜、黄油、砂糖的饮品。你如果愿意,那么请喝。饮用者因色具足、香具足、味具足而欢喜,饮用以后会有乐。’该人对其思考以后而饮用,没有丢弃。于是,该饮用者因色具足、香具足、味具足而欢喜,饮用以后获得乐。诸比丘,我通过此比喻说明此法受持,即此现在为乐、将来亦有乐果的法受持。”

486 “诸比丘,恰似雨季最后的一个月,在秋季里,天空晴朗,万里无云,太阳高高升起在天空,冲破整个虚空,照耀、耀眼、夺目。像这样,诸比丘,此现在为乐、将来亦有乐果的法受持击破众多沙门、婆罗门的异说,照耀、耀眼、夺目。”

此为佛陀所说。彼比丘众内心喜悦,欢喜佛陀所说。

(大法受持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