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第五、小法受持经(Culadhammasamadanasuttam)

468 如是我闻。

一次,佛陀住在舍卫城附近的祇陀林给孤独园。在此,佛陀对比丘众说道:“诸比丘。”

“尊师。”彼比丘众应诺佛陀。

佛陀如下说道:“诸比丘,有此四法受持。哪四法?诸比丘,有现在为乐、将来有苦果的法受持。诸比丘,有现在为苦、将来亦有苦果的法受持。诸比丘,有现在为苦、将来有乐果的法受持。诸比丘,有现在为乐、将来亦有乐果的法受持。”

469 “诸比丘,什么是现在为乐、将来有苦果的法受持?诸比丘,有某些沙门、婆罗门是如此论者、如此见者:‘诸欲中无过失。’他们沉溺于诸欲之中。他们与年轻的女修行者欢娱。他们如此说道:‘为何彼受人尊敬的沙门、婆罗门在诸欲中看到未来的怖畏,教导舍断诸欲,告知诸欲的遍知?乐就是对于这些年轻、柔软的女修行者舒展肢体的接触。’他们沉溺于诸欲之中。

他们沉溺于诸欲之中,身体破灭,死后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他们在那里感受痛苦、剧烈、粗重、残酷的感受。他们如此说道:‘在此,彼受人尊敬的沙门、婆罗门在诸欲中看到未来的怖畏,教导舍断诸欲,告知诸欲的遍知。因为我们感受此痛苦、剧烈、粗重、残酷的感受是由于欲、源于欲。’

诸比丘,例如,在夏天最后的一个月里,蔓草结出带皮的种子。于是,诸比丘,蔓草的种子落在某棵娑罗树根下。于是,诸比丘,有位住在该娑罗树的女神,其恐惧、惊恐、战栗。于是,诸比丘,住在娑罗树的该女神的亲朋好友、亲戚即森林神、树林神、树木神以及住在药草、野草、乔木上的神云集会合,如下安慰她:‘女神,不要恐惧。女神,不要恐惧。或许此蔓草种子会被孔雀吞食,被麋鹿吞食,被林火焚烧,被樵夫带走,长出蚂蚁,种子没有成熟而消失。’

然而,诸比丘,彼蔓草种子没有被孔雀吞食,没有被麋鹿吞食,没有被林火焚烧,没有被樵夫带走,没有长出蚂蚁,种子成熟。其因雨云适时降大雨而生根发芽。彼嫩蔓草是新鲜、柔软、舒展的蔓草,其接近彼娑罗树。于是,诸比丘,住在该娑罗树的女神如下思考:‘为何彼令人尊敬的亲朋好友、亲戚即森林神、树林神、树木神以及住在药草、野草、乔木上的神于蔓草中看到将来的恐惧而云集会合,如下安慰:“女神,不要恐惧。女神,不要恐惧。或许此蔓草种子会被孔雀吞食,被麋鹿吞食,被林火焚烧,被樵夫带走,长出蚂蚁,种子没有成熟而消失”?乐就是对于这些嫩蔓草新鲜、柔软、舒展肢体的接触。’

其缠住彼娑罗树,其缠住彼娑罗树以后攀到上面的枝干上,攀到上面的枝干上以后长出气根。长出气根以后,彼娑罗树有粗大的枝干,其遭到破坏。于是,诸比丘,住在该娑罗树的女神如下思考:‘彼令人尊敬的亲朋好友、亲戚即森林神、树林神、树木神以及住在药草、野草、乔木上的神于蔓草中看到将来的恐惧而云集会合,如下安慰:“女神,不要恐惧。女神,不要恐惧。或许此蔓草种子会被孔雀吞食,被麋鹿吞食,被林火焚烧,被樵夫带走,长出蚂蚁,种子没有成熟而消失。”的确,我因为蔓草而感受痛苦、剧烈、粗重、残酷的感受。’

像这样,诸比丘,有某些沙门、婆罗门是如此论者、如此见者:‘诸欲中无过失。’他们沉溺于诸欲之中。他们与年轻的女修行者欢娱。他们如此说道:‘为何彼受人尊敬的沙门、婆罗门在诸欲中看到未来的怖畏,教导舍断诸欲,告知诸欲的遍知?乐就是对于这些年轻、柔软的女修行者舒展肢体的接触。’他们沉溺于诸欲之中。他们沉溺于诸欲之中,身体破灭,死后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他们在那里感受痛苦、剧烈、粗重、残酷的感受。他们如此说道:‘在此,彼受人尊敬的沙门、婆罗门在诸欲中看到未来的怖畏,教导舍断诸欲,告知诸欲的遍知。因为我们感受此痛苦、剧烈、粗重、残酷的感受是由于欲、源于欲。’诸比丘,此就是所谓的现在为乐、将来有苦果的法受持。”

470 “诸比丘,什么是现在为苦、将来亦有苦果的法受持?

诸比丘,有些人成为裸行者、便溺随意行者、舔手者、不接受供养者、被叫站住也不站住者。其不受用运来的食物,不接受别请,不接受招待。其不从瓶口接受,不从锅口接受,不在围院里、不在鞭杖间、不在棍棒间、不在二人进食时、不从孕妇、不从哺乳妇女、不从与男性有过交往的女性、不对特别募集的食物、不对供养的食物予以接受,不在苍蝇群聚处接受。其不接受鱼,不接受肉,不喝米酒,不喝果酒,不喝酸粥。其为一户一口食者、二户二口食者,乃至七户七口食者。其接受一钵供养,亦接受二钵供养,乃至亦接受七钵供养。其隔一日进食,亦隔二日进食,乃至亦隔七日进食,像这样,亦从事并实践着半月定期进食。

其成为以蔬菜为食者、以秕谷为食者、以玄米为食者、以皮革屑为食者、以苔藓为食者、以糠为食者、以米汤为食者、以芝麻粉为食者、以草为食者、以牛粪为食者、以草木根果为食者,吃落下的果实而生存。其穿麻布衣,穿粗麻布衣,穿裹尸布衣,穿粪扫衣,穿树皮衣,穿羊皮衣,穿羊皮的编织衣,穿草衣,穿树叶衣,穿木片衣,穿毛发衣,穿兽毛衣,穿鸟毛衣。其拔须发,成为从事并实践拔除须发者。其是常立者,拒绝坐具。其是跪坐者,长期从事并实践着跪坐。其是卧荆棘者,倚靠在荆棘上。其是住木板者、卧露地者、卧一侧者、卧尘垢者、露地住者、随处住者。其是食腐食者,从事并实践着食腐食等行为。其是断饮者,从事并实践着断饮。其从事并实践着一日三次沐浴。像这样,专心实践于身体方面的多种苦行而住。他们身体破灭,死后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诸比丘,此就是所谓的现在为苦、将来亦有苦果的法受持。”

471 “诸比丘,什么是现在为苦、将来有乐果的法受持?诸比丘,在此,有人生来极贪,其时常感受到贪所生之痛苦和忧恼。生来极嗔,其时常感受到嗔所生之痛苦和忧恼。生来极痴,其时常感受到痴所生之痛苦和忧恼。其因为痛苦的俱在和忧恼的俱在,泪流满面地践行完全清净的梵行。其身体破灭,死后再生于善道的天界。诸比丘,此就是所谓的现在为苦、将来有乐果的法受持。”

472 “诸比丘,什么是现在为乐、将来亦有乐果的法受持?诸比丘,在此,有人不是生来极贪,其不时常感受到贪所生之痛苦和忧恼。不是生来极嗔,其不时常感受到嗔所生之痛苦和忧恼。不是生来极痴,其不时常感受到痴所生之痛苦和忧恼。

其离开诸欲,离开诸不善法,到达并住立于有浅观、有深观、因远离而生喜和乐的初禅。由于浅观和深观的寂灭,到达并住立于内部清净的心一境性,到达无浅观、无深观、具有因定而生喜和乐的第二禅。离开喜,住于舍,具念,具正知,以身体感知乐,到达并住立于圣者所称的‘有舍、具念、住于乐’的第三禅。舍弃乐,舍弃苦,以前早已熄灭喜和忧,到达并住立于非苦非乐、舍念遍净的第四禅。其身体破灭,死后再生于善道的天界。诸比丘,此就是所谓的现在为乐、将来亦有乐果的法受持。诸比丘,以上就是四法受持。”

此为佛陀所说。彼比丘众内心喜悦,欢喜佛陀所说。

(小法受持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