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第七、小渴爱灭尽经(Cilatanhasarikhayasuttam)

390 如是我闻。

一次,佛陀住在舍卫城附近的东园鹿母讲堂。

这时,天神之主帝释天接近佛陀所在的地方,靠近以后顶礼佛陀,然后立于一旁。立于一旁的天神之主帝释天对佛陀如下说道:“尊师,怎样的比丘可以简言之为渴爱灭尽解脱者、终极究竟者、终极无碍安稳者、终极梵行者、终极完结者、天人中之最上者?”

“天神之主,在此,比丘听闻:‘一切法都不应执持。’天神之主,像这样,比丘听闻:‘一切法都不应执持。’其证知一切法,证知一切法以后遍知一切法,遍知一切法以后感受或乐或苦或非苦非乐等任何感受而住。其于彼感受随观无常而住,随观离贪而住,随观灭尽而住,随观定舍而住。其于彼感受随观无常而住,随观离贪而住,随观灭尽而住,随观定舍而住,对于世间的任何都不执取,不执取则无恐惧,无恐惧则各自寂灭,了知‘生命已尽,梵行已毕,应作已作,无有再生’。天神之主,仅仅如此,比丘可以简言之为渴爱灭尽解脱者、终极究竟者、终极无碍安稳者、终极梵行者、终极完结者、天人中之最上者。”

天神之主帝释天欢喜、随喜佛陀所说,顶礼佛陀,然后右转,瞬间消失。

391 当时,尊者摩诃目犍连坐在佛陀的不远处。尊者摩诃目犍连如下思考:“彼夜叉是理解了世尊所说而随喜,还是没有?我去了解彼夜叉如何?看看彼夜叉是理解了世尊所说而随喜,还是没有。”于是,恰似一个强有力之人伸直弯曲的手臂、弯曲伸直的手臂,像这样,尊者摩诃目犍连从东园鹿母讲堂中消失,出现在三十三天。

此时,天神之主帝释天正在一白莲花园里以五百天庭乐器充分享受,充分娱乐,受到侍奉。天神之主帝释天看到尊者摩诃目犍连从远处走来。看到以后离开彼五百天庭乐器,向尊者摩诃目犍连接近,靠近以后对尊者摩诃目犍连如下说道:“欢迎目犍连尊者。欢迎目犍连尊者。目犍连尊者已经很久没有为我们提供机会,已经很久没有来了。目犍连尊者,请坐。这里有准备好的坐具。”尊者摩诃目犍连坐在准备好的坐具上。天神之主帝释天则取一较低的座位坐于一旁。

尊者摩诃目犍连对坐于一旁的天神之主帝释天如下说道:“拘尸耶,世尊是如何简略地讲述了渴爱灭尽的解脱?我们如果也能够分享你之所闻则甚好。”

392 “目犍连尊者,我们很忙,有很多事情需要做,不仅因自己的事请,还有三十三天神的工作。而且,目犍连尊者,我充分听闻、充分把握、充分作意、充分思考的内容,不会立即消失。目犍连尊者,往昔,天神与阿修罗之间发生决战。在决战中,天神获胜,阿修罗战败。目犍连尊者,彼我取得决战胜利,成为战胜者,返回以后建立了名为最胜殿的宫殿。目犍连尊者,最胜殿有一百座尖塔,每座尖塔有七百座阁楼。每座阁楼有七百位天女,每位天女有七百位侍女。目犍连尊者,你是否想看最胜殿的殊胜处?”尊者摩诃目犍连默然应允。

393 于是,天神之主帝释天和多闻天大王跟在尊者摩诃目犍连的后面向最胜殿靠近。天神之主帝释天的侍女们看到尊者摩诃目犍连从远处走来,看到以后惭愧、羞愧地各自回到各自的房间。恰似媳妇见到婆婆而生起惭愧、羞愧。像这样,天神之主帝释天的侍女们看到尊者摩诃目犍连从远处走来,看到以后惭愧、羞愧地各自回到各自的房间。

于是,天神之主帝释天和多闻天大王陪着尊者摩诃目犍连一起在最胜殿散步,信步而行:“目犍连尊者,看,此也是最胜殿的殊胜处。目键连尊者,看,此也是最胜殿的殊胜处。”

“这是拘尸耶尊者发出的光明,此为你过去所做的功德。人类看到某一殊胜处都会如下思考:‘实际上是三十三天神发出的光明。’这是拘尸耶尊者发出的光明,此为你过去所做的功德。”

尊者摩诃目犍连如下思考道:“此夜叉极度放逸而住。我令此夜叉生起恐惧如何?”于是,尊者摩诃目犍连运用与之相应的神通,用脚拇趾摇动、摇晃最胜殿,令其剧烈摇摆。天神之主帝释天和多闻天大王以及三十三天神皆生起稀有、未曾有之心:“朋友,此沙门的大神力、大威力实在是稀有!朋友,实在是未曾有!竟然用脚拇趾摇动、摇晃最胜殿,令其剧烈摇摆。”

于是,尊者摩诃目犍连看到天神之主帝释天惊恐、汗毛竖立,便对天神之主帝释天如下说道:“拘尸耶,世尊是如何简略地讲述了渴爱灭尽的解脱?我们如果也能够分享你之所闻则甚好。”

394 “目犍连尊者,我接近世尊所在的地方,靠近以后顶礼世尊,然后立于一旁。立于一旁的我对世尊如下说道:‘尊师,怎样的比丘可以简言之为渴爱灭尽解脱者、终极究竟者、终极无碍安稳者、终极梵行者、终极完结者、天人中之最上者?’

听闻此言,目犍连尊者,世尊对我如下说道:‘天神之主,在此,比丘听闻:“一切法都不应执持。”天神之主,像这样,比丘听闻:“一切法都不应执持。”其证知一切法,证知一切法以后遍知一切法,遍知一切法以后感受或乐或苦或非苦非乐等任何感受而住。其于彼感受随观无常而住,随观离贪而住,随观灭尽而住,随观定舍而住。其于彼感受随观无常而住,随观离贪而住,随观灭尽而住,随观定舍而住,对于世间的任何都不执取,不执取则无恐惧,无恐惧则各自寂灭,了知“生命已尽,梵行已毕,应作已作,无有再生。”天神之主,仅仅如此,比丘可以简言之为渴爱灭尽解脱者、终极究竟者、终极无碍安稳者、终极梵行者、终极完结者、天人中之最上者。’像这样,目犍连尊者,世尊对我简略地讲述了渴爱灭尽的解脱。”

于是,尊者摩诃目犍连欢喜、随喜天神之主帝释天所说,恰似一个强有力之人伸直弯曲的手臂、弯曲伸直的手臂,像这样,尊者摩诃目犍连从三十三天中消失,出现在东园鹿母讲堂。

在尊者摩诃目犍连离开后不久,天神之主帝释天的侍女们对天神之主帝释天如下问道:“吉祥天主,此是您的导师即彼佛陀吗?”

“诸位,他不是我的导师即彼佛陀。他是我的同修行者摩诃目犍连尊者。”

“吉祥天主,您真是利得者,彼同修行者都具有如此大神力、如此大威力,更何况您的导师即彼佛陀。”

395 尊者摩诃目犍连接近佛陀所在的地方,靠近以后顶礼佛陀,然后坐于一旁。坐于一旁的尊者摩诃目犍连对佛陀如下说道:“尊师,世尊是否还记得对某大夜叉简略地讲述了渴爱灭尽的解脱?”

“目犍连,我记得。在此,天神之主帝释天接近我所在的地方,靠近以后顶礼我,然后立于一旁。立于一旁的天神之主帝释天对我如下说道:‘尊师,怎样的比丘可以简言之为渴爱灭尽解脱者、终极究竟者、终极无碍安稳者、终极梵行者、终极完结者、天人中之最上者?’

听闻此言,目犍连,我对天神之主帝释天如下说道:‘天神之主,在此,比丘听闻:“一切法都不应执持。”天神之主,像这样,比丘听闻:“一切法都不应执持。”其证知一切法,证知一切法以后遍知一切法,遍知一切法以后感受或乐或苦或非苦非乐等任何感受而住。其于彼感受随观无常而住,随观离贪而住,随观灭尽而住,随观定舍而住。其于彼感受随观无常而住,随观离贪而住,随观灭尽而住,随观定舍而住,对于世间的任何都不执取,不执取则无恐惧,无恐惧则各自寂灭,了知“生命已尽,梵行已毕,应作已作,无有再生。”天神之主,仅仅如此,比丘可以简言之为渴爱灭尽解脱者、终极究竟者、终极无碍安稳者、终极梵行者、终极完结者、天人中之最上者。’像这样,目犍连,我记得这样对天神之主帝释天简略地讲述了渴爱灭尽的解脱。”

此为佛陀所说。尊者摩诃目犍连内心喜悦,欢喜佛陀所说。

(小渴爱灭尽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