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第五、小萨遮迦经(Culasaccakasuttam)

353 如是我闻。

一次,佛陀住在毗舍离附近大林中的重阁讲堂。

当时,喜欢辩论、自称贤者、受到众人尊敬的尼干陀门徒之子萨遮迦住在毗舍离。他在毗舍离的大众中如下宣称:“我没有看到彼沙门、婆罗门率领僧团,拥有大众,为众人师,以及自称是阿罗汉、正等觉者,因为我发出的辩论之言而不震动、不大震动、不极大震动者,腋下不出汗者。即使我对无意识的祭坛柱发出声音,其也因为我发出的辩论之言而震动、大震动、极大震动,更何况与人辩论?”

当时,尊者马胜于上午,着衣,持衣钵,进入毗舍离托钵乞食。尼干陀门徒之子萨遮迦在毗舍离散步,漫步,信步而行,看到尊者马胜从远处走来。看到以后便接近尊者马胜,靠近以后与尊者马胜互致问候,互致令人欢喜、值得铭记之言以后立于一旁。立在一旁的尼干陀门徒之子萨遮迦对尊者马胜如下说道:“朋友马胜,沙门乔达摩怎样教导弟子?在沙门乔达摩的弟子中哪些内容被更多地教导?”

“阿奇贝萨纳,世尊这样教导弟子,这些内容在世尊的弟子中被更多地教导:‘诸比丘,色无常,受无常,想无常,行无常,识无常。诸比丘,色无我,受无我,想无我,行无我,识无我。诸行无常,诸法无我。’阿奇贝萨纳,世尊这样教导弟子,这些内容在世尊的弟子中被更多地教导。

“朋友马胜,我们真是听到了不堪入耳之言,我们听到沙门乔达摩竟然如此主张。但愿我们某时能够见到彼乔达摩尊者。但愿能够进行谈话。但愿能令其远离彼邪恶见。”

354 当时,有五百离车族人为某些应做之事而共坐在集会所里。尼干陀门徒之子萨遮迦接近彼离车族人,靠近以后对离车族人如下说道:“尊敬的离车族人,去!尊敬的离车族人,去!今天我将与沙门乔达摩辩论。如果像著名弟子之一的名叫马胜的比丘对我所主张的那样,沙门乔达摩对我加以主张,那么,恰似强有力之人抓住长毛山羊的毛推、拉、旋转,像这样,我通过辩论将沙门乔达摩推、拉、旋转。恰似强有力的酿酒者将巨大的筛子投入深水池中,抓住边角推、拉、旋转,像这样,我通过辩论将沙门乔达摩推、拉、旋转。恰似强有力的酿酒者抓住酒桶的角按下、提起、敲打,像这样,我通过辩论将沙门乔达摩按下、提起、敲打。恰似六十岁的大象进入甚深的莲池玩嬉水游戏,像这样,我与沙门乔达摩玩嬉水游戏。尊敬的离车族人,去!尊敬的离车族人,去!今天我将与沙门乔达摩辩论。”

于是,有些离车族人如下思考:“沙门乔达摩将如何解答尼干陀门徒之子萨遮迦的论点?或者尼干陀门徒之子萨遮迦将如何解答沙门乔达摩的论点?”

有些离车族人如下思考:“尼干陀门徒之子萨遮迦将通过什么解答佛陀的论点?佛陀将通过什么解答尼干陀门徒之子萨遮迦的论点?”

于是,尼干陀门徒之子萨遮迦在五百离车族人的簇拥下向大林中的重阁讲堂接近。

355 恰逢很多比丘正在空地上经行。于是,尼干陀门徒之子萨遮迦接近彼比丘众,靠近以后向彼比丘众如下问道:“诸朋友,彼乔达摩尊者住在哪里?我们想见彼乔达摩尊者。”

“阿奇贝萨纳,彼世尊进入大林深处,坐在一棵大树下午休。”

于是,尼干陀门徒之子萨遮迦与离车族人一起进入大林深处,向佛陀就座的地方接近,靠近佛陀以后,互致问候,互致令人欢喜、值得铭记之言以后坐于一旁。彼离车族人,有些人顶礼佛陀后坐于一旁,有些人与佛陀互致问候,互致令人欢喜、值得铭记之言后坐于一旁。有些人向佛陀行合掌礼后坐于一旁。有些人向佛陀通报姓名之后坐于一旁。有些人默然坐于一旁。

356 坐于一旁的尼干陀门徒之子萨遮迦对佛陀如下说道:“我有些问题想问乔达摩尊者。但愿乔达摩尊者给我机会回答我的问题。”

“请问,阿奇贝萨纳,尽你所愿。”

“沙门乔达摩怎样教导弟子?在沙门乔达摩的弟子中哪些内容被更多地教导?”

“阿奇贝萨纳,我这样教导弟子,这些内容在我的弟子中被更多地教导:‘诸比丘,色无常,受无常,想无常,行无常,识无常。诸比丘,色无我,受无我,想无我,行无我,识无我。诸行无常,诸法无我。’阿奇贝萨纳,我这样教导弟子,这些内容在我的弟子中被更多地教导。”

“乔达摩尊者,我有个譬喻。”

“阿奇贝萨纳,请说。”佛陀回答。

“乔达摩尊者,例如,各种草木繁荣、增长、扩大,其全部依靠于大地,依附于大地。像这样,各种草木获得繁荣、增长、扩大。另外,乔达摩尊者,例如,各种需要力量的业得到完成,其全部依靠于大地,依附于大地。像这样,各种需要力量的业得到完成。像这样,乔达摩尊者,此以色为我的人依于色而生出功德和非功德。此以受为我的人依于受而生出功德和非功德。此以想为我的人依于想而生出功德和非功德。此以行为我的人依于行而生出功德和非功德。此以识为我的人依于识而生出功德和非功德。”

“阿奇贝萨纳,你是在说:‘色是我的我,受是我的我,想是我的我,行是我的我,识是我的我’吗?”

“乔达摩尊者,我是在说:‘色是我的我,受是我的我,想是我的我,行是我的我,识是我的我。’此是大家的共识。”

“阿奇贝萨纳,彼大家的共识与你有何相干?来,阿奇贝萨纳,你用自己的语言加以说明。”

“乔达摩尊者,我这样说:‘色是我的我,受是我的我,想是我的我,行是我的我,识是我的我。’”

357 “那么,阿奇贝萨纳,据此,我来反问,你如果可以,那么请回答。阿奇贝萨纳,对此如何思考?刹帝利灌顶王在自己的领地上行使权力:‘杀掉该杀者,没收该没收者,流放该流放者,像拘萨罗国的波斯匿王那样,像摩揭陀国的韦提希妃之子阿阇世王那样。’”

“乔达摩尊者,刹帝利灌顶王在自己的领地上行使权力:‘杀掉该杀者,没收该没收者,流放该流放者,像拘萨罗国的波斯匿王那样,像摩揭陀国的韦提希妃之子阿阇世王那样。’乔达摩尊者,因为这些人,如跋耆人、末罗人也在自己的领地上行使权力:‘杀掉该杀者,没收该没收者,流放该流放者,像拘萨罗国的波斯匿王那样,像摩揭陀国的韦提希妃之子阿阇世王那样。’更何况是像拘萨罗国的波斯匿王那样,像摩揭陀国的韦提希妃之子阿阇世王那样的刹帝利灌顶王?乔达摩尊者,大家可以行使权力。”

“阿奇贝萨纳,对此如何思考?你这样说:‘色是我的我。’你能于彼色行使权力‘我的色成为这样。我的色不成为这样’吗?”听闻此言,尼干陀门徒之子萨遮迦沉默不语。

第二次,佛陀对尼干陀门徒之子萨遮迦如下说道:“阿奇贝萨纳,对此如何思考?你这样说:‘色是我的我。’你能于彼色行使权力‘我的色成为这样。我的色不成为这样’吗?”第二次,尼干陀门徒之子萨遮迦仍沉默不语。

于是,佛陀对尼干陀门徒之子萨遮迦如下说道:“阿奇贝萨纳,你要回答。现在不是你沉默的时候。阿奇贝萨纳,如果被如来如法询问三次却不作回答,那么,你的头颅将会立即七裂。”

这时,金刚手夜叉手持炽热、燃烧、耀眼的大铁锤立于尼干陀门徒之子萨遮迦的头顶上空。他想:“如果这个尼干陀门徒之子萨遮迦三次被佛陀如法提问却不当场回答,我就令他的头颅七裂。”当然,只有佛陀和尼干陀门徒之子萨遮迦能够看到这个金刚手夜叉。尼干陀门徒之子萨遮迦恐惧、战栗、浑身发抖,只能求助佛陀的保护,只能求助佛陀的庇护,只能求助佛陀的救护,便对佛陀如下说道:“请乔达摩尊者问我。我来回答。”

358 “阿奇贝萨纳,对此如何思考?你这样说:‘色是我的我。’你能于彼色行使权力‘我的色成为这样。我的色不成为这样’吗?”

“此不能,乔达摩尊者。”

“阿奇贝萨纳,请认真思考。阿奇贝萨纳,认真思考以后再解答。你不要用前面否定后面,不要用后面否定前面。阿奇贝萨纳,对此如何思考?你这样说:‘受是我的我。’你能于彼受行使权力‘我的受成为这样。我的受不成为这样’吗?”

“此不能,乔达摩尊者。”

阿奇贝萨纳,请认真思考。阿奇贝萨纳,认真思考以后再解答。你不要用前面否定后面,不要用后面否定前面。阿奇贝萨纳,对此如何思考?你这样说:‘想是我的我。’你能于彼想行使权力‘我的想成为这样。我的想不成为这样’吗?”

“此不能,乔达摩尊者。”

“阿奇贝萨纳,请认真思考。阿奇贝萨纳,认真思考以后再解答。你不要用前面否定后面,不要用后面否定前面。阿奇贝萨纳,对此如何思考?你这样说:‘行是我的我。’你能于彼行行使权力‘我的行成为这样。我的行不成为这样’吗?”

“此不能,乔达摩尊者。”

“阿奇贝萨纳,请认真思考。阿奇贝萨纳,认真思考以后再解答。你不要用前面否定后面,不要用后面否定前面。阿奇贝萨纳,对此如何思考?你这样说:‘识是我的我。’你能于彼识行使权力‘我的识成为这样。我的识不成为这样’吗?”

“此不能,乔达摩尊者。”

“阿奇贝萨纳,请认真思考。阿奇贝萨纳,认真思考以后再解答。你不要用前面否定后面,不要用后面否定前面。阿奇贝萨纳,对此如何思考?色是常还是无常?”

“是无常,乔达摩尊者。”

“阿奇贝萨纳,无常者是苦还是乐?”

“是苦,乔达摩尊者。”

“阿奇贝萨纳,无常、苦、变异者,认为‘此是我的。此是我。此是我的我。’此是恰当还是不恰当?”

“不恰当,乔达摩尊者。”

“阿奇贝萨纳,对此如何思考?受是常还是无常?同样,想是常还是无常?行是常还是无常?识是常还是无常?”

“是无常,乔达摩尊者。”

“阿奇贝萨纳,无常者是苦还是乐?”

“是苦,乔达摩尊者。”

“阿奇贝萨纳,无常、苦、变异者,认为‘此是我的。此是我。此是我的我。’此是恰当还是不恰当?”

“不恰当,乔达摩尊者。”

“阿奇贝萨纳,对此如何思考?执著苦,亲近苦,固执苦者,认为苦‘此是我的。此是我。此是我的我。’其能否自我彻底了知苦,彻底灭尽苦而住?”

“乔达摩尊者,此怎么可能?此不可能,乔达摩尊者。”

“阿奇贝萨纳,对此如何思考?你是否像这样执著苦,亲近苦,固执苦者,认为苦‘此是我的。此是我。此是我的我’?”

“乔达摩尊者,怎么不是呢?正像这样,乔达摩尊者。”

359 “阿奇贝萨纳,恰似有人寻找心材,追求心材,为了获得心材而到处行走,拿着锋利的斧头进入树林。其看到一棵巨大、笔直、新长出的、极高的芭蕉树干。于是,其切断其根,切断根以后切断头,切断头以后剔除周边的叶子,其剔除周边的叶子却连表皮都没有达到,怎么能到心材?像这样,阿奇贝萨纳,你针对自己的论点被我们责难、追问、呵责而变得空虚、空无、无法解答。

阿奇贝萨纳,你在毗舍离众人中如下宣称:‘我没有看到彼沙门、婆罗门率领僧团,拥有大众,为众人师,以及自称是阿罗汉、正等觉者,因为我发出的辩论之言而不震动、不大震动、不极大震动者,腋下不出汗者。即使我对无意识的祭坛柱发出声音,其也因为我发出的辩论之言而震动、大震动、极大震动者。更何况与人辩论?’然而,阿奇贝萨纳,你的前额流下汗水,透过衣服落到地上。然而,阿奇贝萨纳,我的身体现在没有汗。”佛陀于众人中展示金色身躯。听闻此言,尼干陀门徒之子萨遮迦坐在那里沉默,面红,落魄,低头,悲忧,无法应答。

360 这时,离车族人杜姆卡看到尼干陀门徒之子萨遮迦坐在那里沉默,面红,落魄,低头,悲忧,无法应答,便对佛陀如下说道:“尊师,我们有一个譬喻。”

“请说,杜姆卡。”佛陀应答道。

“尊师,例如,村子或城镇附近有一个莲池,里面有螃蟹。尊师,很多青年男子或青年女子离开他们的村子或城镇,接近彼莲池。靠近以后进入彼莲池,把螃蟹从水中捞出放到陆地上。尊师,如果彼螃蟹伸出蟹钳,青年男子或青年女子则用木棍或小石头将其斩断,打碎,破坏。像这样,尊师,彼螃蟹的所有蟹钳被斩断,被打碎,被破坏,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进入莲池。像这样,尊师,尼干陀门徒之子萨遮迦的歪曲,狡辩,偏执,其全部为世尊所斩断,打碎,破坏,尊师,尼干陀门徒之子萨遮迦不可能欲想辩论而再次接近世尊。”

听闻此言,尼干陀门徒之子萨遮迦对离车族人杜姆卡如下说道:“杜姆卡,你让开。杜姆卡,你让开。我们不和你交谈,我们和乔达摩尊者在此交谈。”

361 “乔达摩尊者,我们把其他沙门、婆罗门的言论搁置一边。我认为那是语言游戏。那么,乔达摩尊者的弟子是如何成为教导的实践者、教法的趋向者,舍弃疑惑,超越疑惑,在导师的教导中获得自信,不缘他者而住?”

“在此,阿奇贝萨纳,我的弟子对于过去、将来、现在的任何色,或内或外,或粗或细,或劣或优,或远或近,一切色‘此不是我的。此不是我。此不是我的我。’像这样,如实地以正慧加以观察。

同样,对于过去、将来、现在的任何受,或内或外,或粗或细,或劣或优,或远或近,一切受‘此不是我的。此不是我。此不是我的我。’像这样,如实地以正慧加以观察。

对于过去、将来、现在的任何想,或内或外,或粗或细,或劣或优,或远或近,一切想‘此不是我的。此不是我。此不是我的我。’像这样,如实地以正慧加以观察。

对于过去、将来、现在的任何行,或内或外,或粗或细,或劣或优,或远或近,一切行‘此不是我的。此不是我。此不是我的我。’像这样,如实地以正慧加以观察。

对于过去、将来、现在的任何识,或内或外,或粗或细,或劣或优,或远或近,一切识‘此不是我的。此不是我。此不是我的我。’像这样,如实地以正慧加以观察。

只有这样,阿奇贝萨纳,我的弟子成为教导的实践者、教法的趋向者,舍弃疑惑,超越疑惑,在导师的教导中获得自信,不缘他者而住。”

“那么,乔达摩尊者,比丘是如何成为阿罗汉、漏尽者、修行圆满、应作已作、重负已卸、已达己利、有结漏尽、完全了知的解脱者?”

“在此,阿奇贝萨纳,比丘对于过去、将来、现在的任何色,或内或外,或粗或细,或劣或优,或远或近,一切色‘此不是我的。此不是我。此不是我的我。’像这样,如实地以正慧加以观察,无取著地成为解脱者。

同样,对于过去、将来、现在的任何受,或内或外,或粗或细,或劣或优,或远或近,一切受‘此不是我的。此不是我。此不是我的我。’像这样,如实地以正慧加以观察,无取著地成为解脱者。

对于过去、将来、现在的任何想,或内或外,或粗或细,或劣或优,或远或近,一切想‘此不是我的。此不是我。此不是我的我。’像这样,如实地以正慧加以观察,无取著地成为解脱者。

对于过去、将来、现在的任何行,或内或外,或粗或细,或劣或优,或远或近,一切行‘此不是我的。此不是我。此不是我的我。’像这样,如实地以正慧加以观察,无取著地成为解脱者。

对于过去、将来、现在的任何识,或内或外,或粗或细,或劣或优,或远或近,一切识‘此不是我的。此不是我。此不是我的我。’像这样,如实地以正慧加以观察,无取著地成为解脱者。

仅仅这样,阿奇贝萨纳,比丘就成为阿罗汉、漏尽者、修行圆满、应作已作、重负已卸、已达己利、有结漏尽、完全了知的解脱者。

阿奇贝萨纳,如此心解脱的比丘具足三无上,即见无上、行道无上、解脱无上。阿奇贝萨纳,如此心解脱的比丘尊敬、尊重、恭敬、供养如来:‘彼世尊是觉悟者,为了觉悟而阐述法。彼世尊是调服者,为了调服而阐述法。彼世尊是寂静者,为了寂静而阐述法。彼世尊是度脱者,为了度脱而阐述法。彼世尊是寂灭者,为了寂灭而阐述法。’”

363 听闻此言,尼干陀门徒之子萨遮迦对佛陀如下说道:“乔达摩尊者,我们真是厚颜之人,我们真是傲慢之人,我竟然想用自己的论点与乔达摩尊者辩论。乔达摩尊者,人们攻击发情的大象也能获得平安,然而人们攻击乔达摩尊者则不能获得平安。乔达摩尊者,人们攻击燃烧的火堆也能获得平安,然而人们攻击乔达摩尊者则不能获得平安。乔达摩尊者,人们攻击剧毒的蛇也能获得平安,然而人们攻击乔达摩尊者则不能获得平安。乔达摩尊者,我们真是厚颜之人,我们真是傲慢之人,我竟然想用自己的论点与乔达摩尊者辩论。请乔达摩尊者明天和比丘僧团一起来接受我的供斋。”佛陀默然应允。

363 尼干陀门徒之子萨遮迦得知佛陀应允后对彼离车族人如下说道:“尊敬的离车族人,请听我说。沙门乔达摩明天和比丘僧团一起接受我的供斋。请为我运来与之相应的东西。”于是,过了当天夜晚,彼离车族人为尼干陀门徒之子萨遮迦运来五百份乳粥用于供斋。于是,尼干陀门徒之子萨遮迦在自己的园林里令人准备了殊胜的硬食和软食以后,命人向佛陀禀报时间:“乔达摩尊者,时间已到。斋饭已经准备就绪。”

于是,佛陀于上午,着衣,持衣钵,与比丘僧团一起走向尼干陀门徒之子萨遮迦的园林。走到以后坐在准备好的坐具上。这时,尼干陀门徒之子萨遮迦亲手为以佛陀为中心的比丘僧团供养令人满意的殊胜的硬食和软食。当佛陀吃完饭,手离开钵以后,尼干陀门徒之子萨遮迦取一低坐具坐于一旁。坐于一旁的尼干陀门徒之子萨遮迦对佛陀如下说道:“乔达摩尊者,愿此布施具有的功德、大功德成为其布施者的快乐。”

“阿奇贝萨纳,如你这样未离贪、未离嗔、未离痴的布施者,对于这样的布施者,其也将会有快乐。阿奇贝萨纳,因为如我这样离贪、离嗔、离痴的被供养者,对于你这样的布施者,其也将会有快乐。”

(小萨遮迦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