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第三、大牧牛者经(Mahagopalakasuttam)

346 如是我闻。

一次,佛陀住在舍卫城附近的祇陀林给孤独园。在此,佛陀对比丘众说道:“诸比丘。”

“尊师。”彼比丘众应诺佛陀。

佛陀如下说道:“诸比丘,因为具足此十一个方面,所以牧牛者不可能照顾好牛群,令其增大。哪十一个方面?在此,诸比丘,牧牛者不知色,不擅长特相,不驱除虫卵,不包扎伤口,不放烟,不知道浅滩,不知道饮用水,不知道道路,不熟悉牧场,无余榨取乳汁,彼牛父、牛首领的牛王,对于它们不给与足够的恭敬。诸比丘,因为具足此十一个方面,所以牧牛者不可能照顾好牛群,令其增大。

正像这样,诸比丘,因为具足此十一个方面,所以比丘不能于此法和律获得繁荣、增长、扩大。哪十一个方面?在此,诸比丘,比丘不知色,不擅长特相,不驱除虫卵,不包扎伤口,不放烟,不知道浅滩,不知道饮用水,不知道道路,不熟悉牧场,无余榨取乳汁,对于彼长老、耆宿、出家已久、僧团之父、僧团指导者的比丘,对于他们不给与足够的恭敬。”

347 “诸比丘,比丘是如何不知色?在此,诸比丘,比丘不如实地了知‘无论什么色,所有色都是四大要素以及四大要素所造色。’像这样,诸比丘,比丘不知色。

诸比丘,比丘是如何不擅长特相?在此,诸比丘,比丘不如实地了知‘愚者业相、贤者业相’。像这样,诸比丘,比丘不擅长特相。

诸比丘,比丘是如何不驱除虫卵?在此,诸比丘,比丘容忍已生起的欲思维,不舍弃,不去除,不终结,不消灭。容忍已生起的嗔思维,不舍弃,不去除,不终结,不消灭。容忍已生起的害思维,不舍弃,不去除,不终结,不消灭。容忍不断生起的恶不善法,不舍弃,不去除,不终结,不消灭。像这样,诸比丘,比丘不驱除虫卵。

诸比丘,比丘是如何不包扎伤口?在此,诸比丘,比丘以眼观色时,取相,取随相。如果不守护眼根而住,其结果是贪求、忧郁等恶不善法就会流入。然而,他却没有为了其防护而采取行动,不守护眼根,对眼根不加以防护。

以耳闻声时,取相,取随相。如果不守护耳根而住,其结果是贪求、忧郁等恶不善法就会流入。然而,他却没有为了其防护而采取行动,不守护耳根,对耳根不加以防护。

以鼻嗅香时,取相,取随相。如果不守护鼻根而住,其结果是贪求、忧郁等恶不善法就会流入。然而,他却没有为了其防护而采取行动,不守护鼻根,对鼻根不加以防护。

以舌品味时,取相,取随相。如果不守护舌根而住,其结果是贪求、忧郁等恶不善法就会流入。然而,他却没有为了其防护而采取行动,不守护舌根,对舌根不加以防护。

以身接触所触时,取相,取随相。如果不守护身根而住,其结果是贪求、忧郁等恶不善法就会流入。然而,他却没有为了其防护而采取行动,不守护身根,对身根不加以防护。

以意知法时,取相,取随相。如果不守护意根而住,其结果是贪求、忧郁等恶不善法就会流入。然而,他却没有为了其防护而采取行动,不守护意根,对意根不加以防护。像这样,诸比丘,比丘不包扎伤口。

诸比丘,比丘是如何不放烟?在此,诸比丘,比丘不能将所闻、所学的法如实地、详细地讲述给他人。像这样,诸比丘,比丘不放烟。

诸比丘,比丘是如何不知道浅滩?在此,诸比丘,对于彼多闻、精通阿含、受持经、受持律、受持戒本的比丘,比丘不时时接近,不请教问题,不广泛询问:‘尊者,此是怎样?此为何意?’为此,彼尊者不清楚的地方仍然不清楚,不明白的地方仍然不明白,对于怀有各种疑问的法,没有消解疑问。像这样,诸比丘,比丘不知道浅滩。

诸比丘,比丘是如何不知道饮用水?在此,诸比丘,比丘对于如来所教导、所阐释的法和律,没有获得意的信受,没有获得法的信受,没有获得法所具有的喜悦。像这样,诸比丘,比丘不知道饮用水。

诸比丘,比丘是如何不知道道路?在此,诸比丘,比丘不如实地了知八正道。像这样,诸比丘,比丘不知道道路。

诸比丘,比丘是如何不熟悉牧场?在此,诸比丘,比丘不如实地了知四念处。像这样,诸比丘,比丘不熟悉牧场。

诸比丘,比丘是如何无余榨取乳汁?在此,诸比丘,有信仰的居家者带来衣、食、卧具、医药等资具供养比丘,比丘对其不知量地加以接受。像这样,诸比丘,比丘无余榨取乳汁。

对于彼长老、耆宿、出家已久、僧团之父、僧团指导者的比丘,诸比丘,比丘是如何对于他们不给与足够的恭敬?在此,诸比丘,对于彼长老、耆宿、出家已久、僧团之父、僧团指导者的比丘,比丘对于他们或当面或背后不以慈身业加以恭敬,或当面或背后不以慈语业加以恭敬,或当面或背后不以慈意业加以恭敬。像这样,诸比丘,对于彼长老、耆宿、出家已久、僧团之父、僧团指导者的比丘,比丘对于他们不给与足够的恭敬。

诸比丘,因为具足此十一个方面,所以比丘不能于此法和律获得繁荣、增长、扩大。”

348 “诸比丘,因为具足此十一个方面,所以牧牛者可以照顾好牛群,令其增大。哪十一个方面?在此,诸比丘,牧牛者知色,擅长特相,驱除虫卵,包扎伤口,放烟,知道浅滩,知道饮用水,知道道路,熟悉牧场,有余榨取乳汁,彼牛父、牛首领的牛王,对于它们给与足够的恭敬。

正像这样,诸比丘,因为具足此十一个方面,所以比丘可以于此法和律获得繁荣、增长、扩大。哪十一个方面?在此,诸比丘,比丘知色,擅长特相,驱除虫卵,包扎伤口,放烟,知道浅滩,知道饮用水,知道道路,熟悉牧场,有余榨取乳汁,对于彼长老、耆宿、出家已久、僧团之父、僧团指导者的比丘,对于他们给与足够的恭敬。”

349 “诸比丘,比丘是如何知色?在此,诸比丘,比丘如实地了知‘无论什么色,所有色都是四大要素以及四大要素所造色。’像这样,诸比丘,比丘知色。

诸比丘,比丘是如何擅长特相?在此,诸比丘,比丘如实地了知‘愚者业相、贤者业相’。像这样,诸比丘,比丘擅长特相。

诸比丘,比丘是如何驱除虫卵?在此,诸比丘,比丘不容忍已生起的欲思维,舍弃,去除,终结,消灭。不容忍已生起的嗔思维,舍弃,去除,终结,消灭。不容忍已生起的害思维,舍弃,去除,终结,消灭。不容忍不断生起的恶不善法,舍弃,去除,终结,消灭。像这样,诸比丘,比丘驱除虫卵。

诸比丘,比丘是如何包扎伤口?在此,诸比丘,比丘以眼观色时,不取相,不取随相。如果不守护眼根而住,其结果是贪求、忧郁等恶不善法就会流入。因此,他为了其防护而采取行动,守护眼根,对眼根加以防护。

以耳闻声时,不取相,不取随相。如果不守护耳根而住,其结果是贪求、忧郁等恶不善法就会流入。因此,他为了其防护而采取行动,守护耳根,对耳根加以防护。

以鼻嗅香时,不取相,不取随相。如果不守护鼻根而住,其结果是贪求、忧郁等恶不善法就会流入。因此,他为了其防护而采取行动,守护鼻根,对鼻根加以防护。

以舌品味时,不取相,不取随相。如果不守护舌根而住,其结果是贪求、忧郁等恶不善法就会流入。因此,他为了其防护而采取行动,守护舌根,对舌根加以防护。

以身接触所触时,不取相,不取随相。如果不守护身根而住,其结果是贪求、忧郁等恶不善法就会流入。因此,他为了其防护而采取行动,守护身根,对身根加以防护。

以意知法时,不取相,不取随相。如果不守护意根而住,其结果是贪求、忧郁等恶不善法就会流入。因此,他为了其防护而采取行动,守护意根,对意根加以防护。像这样,诸比丘,比丘包扎伤口。

诸比丘,比丘是如何放烟?在此,诸比丘,比丘能够将所闻、所学的法如实地、详细地讲述给他人。像这样,诸比丘,比丘放烟。

诸比丘,比丘是如何知道浅滩?在此,诸比丘,对于彼多闻、精通阿含、受持经、受持律、受持戒本的比丘,比丘时时接近,请教问题,广泛询问:‘尊者,此是怎样?此为何意?’为此,彼尊者不清楚的地方变得清楚,不明白的地方变得明白,对于怀有各种疑问的法,消解疑问。像这样,诸比丘,比丘知道浅滩。

诸比丘,比丘是如何知道饮用水?在此,诸比丘,比丘对于如来所教导、所阐释的法和律,获得意的信受,获得法的信受,获得法所具有的喜悦。像这样,诸比丘,比丘知道饮用水。

诸比丘,比丘是如何知道道路?在此,诸比丘,比丘如实地了知八正道。像这样,诸比丘,比丘知道道路。

诸比丘,比丘是如何熟悉牧场?在此,诸比丘,比丘如实地了知四念处。像这样,诸比丘,比丘熟悉牧场。

诸比丘,比丘是如何有余榨取乳汁?在此,诸比丘,有信仰的居家者带来衣、食、卧具、医药等资具供养比丘,比丘对其知量地加以接受。像这样,诸比丘,比丘有余榨取乳汁。

对于彼长老、耆宿、出家已久、僧团之父、僧团指导者的比丘,诸比丘,比丘是如何对于他们给与足够的恭敬?在此,诸比丘,对于彼长老、耆宿、出家已久、僧团之父、僧团指导者的比丘,比丘对于他们或当面或背后均以慈身业加以恭敬,或当面或背后均以慈语业加以恭敬,或当面或背后均以慈意业加以恭敬。像这样,诸比丘,对于彼长老、耆宿、出家已久、僧团之父、僧团指导者的比丘,比丘对于他们给与足够的恭敬。

诸比丘,因为具足此十一个方面,所以比丘能够于此法和律获得繁荣、增长、扩大。”

此为佛陀所说。彼比丘众内心喜悦,欢喜佛陀所说。

(大牧牛者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