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第一、小牛角经(Cilagosingasuttam)

325 如是我闻。

一次,佛陀住在那提迦城附近的牛角娑罗树林。当时,尊者阿那律、尊者难提、尊者金毗罗住在牛角娑罗树林。

傍晚,佛陀从禅坐出定,接近牛角娑罗树林。守园人看到佛陀从远处走来。看到以后,便对佛陀如下说道:“沙门,请不要进入此园林。有三位善家子弟为了证得自我而住在这里。请不要打扰他们。”

尊者阿那律听到守园人对佛陀的讲话。听到以后,对守园人如下说道:“守园人朋友,不要妨碍世尊。是我们的导师世尊到来了。”

于是,尊者阿那律接近尊者难提、尊者金毗罗,靠近以后对尊者难提、尊者金毗罗如下说道:“朋友,来。朋友,来。我们的导师世尊来了。”

于是,尊者阿那律、尊者难提、尊者金毗罗去见佛陀,一人接过佛陀的衣钵,一人准备坐具,一人准备洗脚水。佛陀坐在准备好的坐具上。坐下以后,佛陀洗了脚。彼三位尊者顶礼佛陀,然后坐于一旁。佛陀对坐于一旁的尊者阿那律如下说道:

326 “阿那律,你们是否堪忍?是否生活无忧?是否不疲于托钵食?”

“尊师,我们堪忍。尊师,我们生活无忧。尊师,我们不疲于托钵食。”

“那么,阿那律,你们是否和合、友好、无诤、融洽,以欢喜之眼彼此相看而住?”

“尊师,我们的确和合、友好、无诤、融洽,以欢喜之眼彼此相看而住。”

“那么,阿那律,你们如何和合、友好、无诤、融洽,以欢喜之眼彼此相看而住?”

“尊师,在此,我这样思考:‘实际上我是利得者。实际上我是善利得者。因为我与这样的同修行者共住一处。’为此,尊师,我对于此诸尊者或当面或背后均示现慈身业,或当面或背后均示现慈语业,或当面或背后均示现慈意业。为此,尊师,我这样思考:‘我舍弃自己的心,跟随此诸尊者的心如何?’尊师,彼我舍弃自己的心,跟随此诸尊者的心。尊师,我们虽然身体不同,却是一条心。”

尊者难提也对佛陀如下说道:“尊师,在此,我也这样思考:‘实际上我是利得者。实际上我是善利得者。因为我与这样的同修行者共住一处。’为此,尊师,我对于此诸尊者或当面或背后均示现慈身业,或当面或背后均示现慈语业,或当面或背后均示现慈意业。为此,尊师,我这样思考:‘我舍弃自己的心,跟随此诸尊者的心如何?’尊师,彼我舍弃自己的心,跟随此诸尊者的心。尊师,我们虽然身体不同,却是一条心。”

尊者金毗罗也对佛陀如下说道:“尊师,在此,我也这样思考:‘实际上我是利得者。实际上我是善利得者。因为我与这样的同修行者共住一处。’为此,尊师,我对于此诸尊者或当面或背后均示现慈身业,或当面或背后均示现慈语业,或当面或背后均示现慈意业。为此,尊师,我这样思考:‘我舍弃自己的心,跟随此诸尊者的心如何?’尊师,彼我舍弃自己的心,跟随此诸尊者的心。尊师,我们虽然身体不同,却是一条心。”

“像这样,尊师,我们和合、友好、无诤、融洽,以欢喜之眼彼此相看而住。”

327 “很好,很好,阿那律。那么,阿那律,你们是否不放逸、精进、自我努力而住?”

“尊师,我们的确是不放逸、精进、自我努力而住。”

“那么,阿那律,你们是如何不放逸、精进、自我努力而住?”

“尊师,在此,我们第一个从村子托钵回来者,其准备坐具,准备饮用水和洗净水,准备剩饭器皿。后从村子托钵回来者,如果想吃剩饭,则可以吃,如果不想吃,则将其丢弃在无草的地方或沉到无生物的水里。其收拾坐具,收拾饮用水和洗净水,收拾剩饭器皿,清扫斋堂。看到饮用水瓶、洗净水瓶、便器瓶中缺水或无水之人,其会准备。如果其有做不到的地方,则以手势叫第二个人。尊师,我们以手势商量,不会为此而发出声音。尊师,我们每五日,整晚为法语而共坐。像这样,尊师,我们不放逸、精进、自我努力而住。”

328 “很好,很好,阿那律。那么,阿那律,你们如此不放逸、精进、自我努力而住,是否具有已到达并乐住的超人法的最圣智见?”

“尊师,我们怎么会没有?尊师,在此,我们只要希望,则离开诸欲,离开诸不善法,到达并住立于有浅观、有深观、因远离而生喜和乐的初禅。尊师,此就是我们不放逸、精进、自我努力而住,从而具有的已到达并乐住的超人法的最圣智见。”

“很好,很好,阿那律。那么,阿那律,你们为了此住的超越,为了此住的止息,是否具有已到达并乐住的超人法的最圣智见?”

“尊师,我们怎么会没有?尊师,在此,我们只要希望,则由于浅观和深观的寂灭,到达并住立于内部清净的心一境性,到达无浅观、无深观、具有因定而生喜和乐的第二禅。尊师,此就是为了此住的超越,为了此住的止息,从而具有的已到达并乐住的超人法的最圣智见。”

“很好,很好,阿那律。那么,阿那律,你们为了此住的超越,为了此住的止息,是否具有已到达并乐住的超人法的最圣智见?”

“尊师,我们怎么会没有?尊师,在此,我们只要希望,则离开喜,住于舍,具念,具正知,以身体感知乐,到达并住立于圣者所称的‘有舍、具念、住于乐’的第三禅。尊师,此就是为了此住的超越,为了此住的止息,从而具有的已到达并乐住的超人法的最圣智见。”

“很好,很好,阿那律。那么,阿那律,你们为了此住的超越,为了此住的止息,是否具有已到达并乐住的超人法的最圣智见?”

“尊师,我们怎么会没有?尊师,在此,我们只要希望,则舍弃乐,舍弃苦,以前早已熄灭喜和忧,到达并住立于非苦非乐、舍念遍净的第四禅。尊师,此就是为了此住的超越,为了此住的止息,从而具有的已到达并乐住的超人法的最圣智见。”

“很好,很好,阿那律。那么,阿那律,你们为了此住的超越,为了此住的止息,是否具有已到达并乐住的超人法的最圣智见?”

“尊师,我们怎么会没有?尊师,在此,我们只要希望,则完全超越色想,有对想灭尽,不作意种种想,到达‘虚空乃无边’的空无边处而住。尊师,此就是为了此住的超越,为了此住的止息,从而具有的已到达并乐住的超人法的最圣智见。”

“很好,很好,阿那律。那么,阿那律,你们为了此住的超越,为了此住的止息,是否具有已到达并乐住的超人法的最圣智见?”

“尊师,我们怎么会没有?尊师,在此,我们只要希望,则完全超越空无边处,到达‘识乃无边’的识无边处而住。尊师,此就是为了此住的超越,为了此住的止息,从而具有的已到达并乐住的超人法的最圣智见。”

“很好,很好,阿那律。那么,阿那律,你们为了此住的超越,为了此住的止息,是否具有已到达并乐住的超人法的最圣智见?”

“尊师,我们怎么会没有?尊师,在此,我们只要希望,则完全超越识无边处,到达‘乃无所有’的无所有处而住。尊师,此就是为了此住的超越,为了此住的止息,从而具有的已到达并乐住的超人法的最圣智见。”

“很好,很好,阿那律。那么,阿那律,你们为了此住的超越,为了此住的止息,是否具有已到达并乐住的超人法的最圣智见?”

“尊师,我们怎么会没有?尊师,在此,我们只要希望,则完全超越无所有处,到达非想非非想处而住。尊师,此就是为了此住的超越,为了此住的止息,从而具有的已到达并乐住的超人法的最圣智见。”

329 “很好,很好,阿那律。那么,阿那律,你们为了此住的超越,为了此住的止息,是否具有已到达并乐住的超人法的最圣智见?”

“尊师,我们怎么会没有?尊师,在此,我们只要希望,则完全超越非想非非想处,到达并住立于想受灭,以慧观诸烦恼的灭尽。尊师,此就是为了此住的超越,为了此住的止息,从而具有的已到达并乐住的超人法的最圣智见。尊师,没有比此乐住更殊胜、更殊妙的其他乐住。”

“很好,很好,阿那律。没有比此乐住更殊胜、更殊妙的其他乐住。”

330 然后,佛陀以法语对尊者阿那律、尊者难提、尊者金毗罗进行教示、训诫、鼓励,令其欢喜,然后从座位站起,离开。于是,尊者阿那律、尊者难提、尊者金毗罗跟随佛陀一同出去。返回以后,尊者难提、尊者金毗罗向尊者阿那律如下问道:“我们是否曾对阿那律尊者这样说过‘我们已经获得这些,到达这些住’,从而阿那律尊者在世尊的面前明示了我们的诸烦恼的灭尽?”

“诸尊者并没有向我说过‘我们已经获得这些,到达这些住’,然而,我以心知道诸尊者的心:‘此诸尊者已经获得这些,到达这些住。’天神也向我说明此意:‘此诸尊者已经获得这些,到达这些住。’依此,我对世尊的提问进行了回答。”

331 夜叉迪迦·帕洛佳纳接近佛陀所在的地方,靠近以后顶礼佛陀,然后立于一旁。立于一旁的夜叉迪迦·帕洛佳纳对佛陀如下说道:“尊师,跋耆族是利得者。尊师,跋耆人是善利得者。因为如来、阿罗汉、正等觉者住于此,还有此三位善家子弟阿那律尊者、难提尊者、金毗罗尊者。”

土地神听到夜叉迪迦·帕洛佳纳的声音,便发出传扬的声音:“朋友,实际上跋耆族是利得者。跋耆人是善利得者。因为如来、阿罗汉、正等觉者住于此,还有此三位善家子弟阿那律尊者、难提尊者、金毗罗尊者。”

四大天王听到土地神的声音,便发出传扬的声音:“朋友,实际上跋耆族是利得者。跋耆人是善利得者。因为如来、阿罗汉、正等觉者住于此,还有此三位善家子弟阿那律尊者、难提尊者、金毗罗尊者。”

三十三天神听到四大天王的声音,便发出传扬的声音:“朋友,实际上跋耆族是利得者。跋耆人是善利得者。因为如来、阿罗汉、正等觉者住于此,还有此三位善家子弟阿那律尊者、难提尊者、金毗罗尊者。”

耶摩天神听到三十三天神的声音,便发出传扬的声音:“朋友,实际上跋耆族是利得者。跋耆人是善利得者。因为如来、阿罗汉、正等觉者住于此,还有此三位善家子弟阿那律尊者、难提尊者、金毗罗尊者。”

兜率天神听到耶摩天神的声音,便发出传扬的声音:“朋友,实际上跋耆族是利得者。跋耆人是善利得者。因为如来、阿罗汉、正等觉者住于此,还有此三位善家子弟阿那律尊者、难提尊者、金毗罗尊者。”

乐化天神听到兜率天神的声音,便发出传扬的声音:“朋友,实际上跋耆族是利得者。跋耆人是善利得者。因为如来、阿罗汉、正等觉者住于此,还有此三位善家子弟阿那律尊者、难提尊者、金毗罗尊者。”

他化自在天神听到乐化天神的声音,便发出传扬的声音:“朋友,实际上跋耆族是利得者。跋耆人是善利得者。因为如来、阿罗汉、正等觉者住于此,还有此三位善家子弟阿那律尊者、难提尊者、金毗罗尊者。”

梵天神听到他化自在天神的声音,便发出传扬的声音:“朋友,实际上跋耆族是利得者。跋耆人是善利得者。因为如来、阿罗汉、正等觉者住于此,还有此三位善家子弟阿那律尊者、难提尊者、金毗罗尊者。”像这样,彼诸尊者在刹那间,在须臾间名闻整个梵天界。

“的确如此,迪迦。的确如此,迪迦。迪迦,彼三位善家子弟从家庭舍家出家,其家庭对此三位善家子弟随念明净心,其家庭则会获得长久的利益和安乐。

迪迦,此三位善家子弟从家族舍家出家,其家族对此三位善家子弟随念明净心,其家族则会获得长久的利益和安乐。

迪迦,此三位善家子弟从村庄舍家出家,其村庄对此三位善家子弟随念明净心,其村庄则会获得长久的利益和安乐。

迪迦,此三位善家子弟从城镇舍家出家,其城镇对此三位善家子弟随念明净心,其城镇则会获得长久的利益和安乐。

迪迦,此三位善家子弟从都城舍家出家,其都城对此三位善家子弟随念明净心,其都城则会获得长久的利益和安乐。

迪迦,此三位善家子弟从国土舍家出家,其国土对此三位善家子弟随念明净心,其国土则会获得长久的利益和安乐。

迪迦,所有刹帝利对此三位善家子弟随念明净心,所有刹帝利则会获得长久的利益和安乐。

迪迦,所有婆罗门对此三位善家子弟随念明净心,所有婆罗门则会获得长久的利益和安乐。

迪迦,所有吠舍对此三位善家子弟随念明净心,所有吠舍则会获得长久的利益和安乐。

迪迦,所有首陀罗对此三位善家子弟随念明净心,所有首陀罗则会获得长久的利益和安乐。

迪迦,在包括天、包括魔、包括梵天的世界里,在包括沙门、婆罗门、包括人天的众生里,对此三位善家子弟随念明净心,包括天、包括魔、包括梵天的世界和包括沙门、婆罗门、包括人天的众生则会获得长久的利益和安乐。

看,迪迦,此三位善家子弟是为了更多人的利益,为了更多人的安乐,为了对世界的怜悯,为了人天的利益、利得、安乐而行道者。”

此为佛陀所说。彼夜叉迪迦·帕洛佳纳内心喜悦,欢喜佛陀所说。

(小牛角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