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第六、圈套经(Pasarasisuttam)

272 如是我闻。

一次,佛陀住在舍卫城附近的祇陀林给孤独园。当时,佛陀于上午,着衣,持衣钵,进入舍卫城托钵乞食。这时,众多比丘众对尊者阿难陀如下说道:“阿难陀尊者,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在世尊面前听闻法语。阿难陀尊者,如果我们能够在世尊面前听闻法语,将万分荣幸。”

“诸朋友,那么,你们靠近罗曼迦婆罗门园,或许能够在世尊面前听闻法语。”

“好,尊者。”彼比丘众应答尊者阿难陀。

佛陀在舍卫城游化乞食,吃完饭,结束托钵食以后,对尊者阿难陀说道:“阿难陀,我们去东园的鹿母讲堂午休。”

“好,尊师。”尊者阿难陀应诺佛陀,于是,佛陀与尊者阿难陀一起走到东园的鹿母讲堂午休。

傍晚,佛陀从禅坐出定,对尊者阿难陀说道:“阿难陀,我们去东园沐浴室清洗身体。”

“好,尊师。”尊者阿难陀应诺佛陀。

273 于是,佛陀与尊者阿难陀一起走到东园沐浴室沐浴身体。在东园沐浴室沐浴身体以后出来,搭一件衣,站着晾干身体。尊者阿难陀对佛陀如下说道:“尊师,彼罗曼迦婆罗门园在不远处。尊师,罗曼迦婆罗门园令人愉快。尊师,罗曼迦婆罗门园清净。尊师,请世尊慈悲去到罗曼迦婆罗门园。”佛陀默然应允。

于是,佛陀向罗曼迦婆罗门园靠近。此时,众多比丘众正在罗曼迦婆罗门园为了法语而共坐一起。佛陀站在门外等待谈话的结束。当知道谈话结束以后,佛陀轻咳示意,然后叩门。彼比丘众为佛陀打开门。佛陀进入罗曼迦婆罗门园,坐在准备好的坐具上。安坐后,佛陀对比丘众说道:“诸比丘,你们现在为了什么话题共坐一起?你们中断的话题是什么?”

“尊师,我们中断的话题与世尊有关,此时,世尊进来。”

“很好,诸比丘。诸比丘,你们为了法语而共坐一起,此与依信仰而舍家出家的善家子弟相符合。诸比丘,你们共坐一起有两种事情应作:法谈和圣默。”

274 “诸比丘,有两种遍求:圣遍求和非圣遍求。

诸比丘,何为非圣遍求?在此,诸比丘,有些人,自己是生法却遍求生法,自己是老法却遍求老法,自己是病法却遍求病法,自己是死法却遍求死法,自己是忧法却遍求忧法,自己是杂染法却遍求杂染法。

诸比丘,什么被称为生法?诸比丘,妻子、孩子是生法;奴婢、奴隶是生法;山羊、绵羊是生法;鸡、猪是生法;象、牛、马、骡是生法;黄金、白银是生法。诸比丘,这些生存所依就是生法。在此,其被束缚,陶醉,忘我,自己是生法却遍求生法。

诸比丘,什么被称为老法?诸比丘,妻子、孩子是老法;奴婢、奴隶是老法;山羊、绵羊是老法;鸡、猪是老法;象、牛、马、骡是老法;黄金、白银是老法。诸比丘,这些生存所依就是老法。在此,其被束缚,陶醉,忘我,自己是老法却遍求老法。

诸比丘,什么被称为病法?诸比丘,妻子、孩子是病法;奴婢、奴隶是病法;山羊、绵羊是病法;鸡、猪是病法;象、牛、马、骡是病法;黄金、白银是病法。诸比丘,这些生存所依就是病法。在此,其被束缚,陶醉,忘我,自己是病法却遍求病法。

诸比丘,什么被称为死法?诸比丘,妻子、孩子是死法;奴婢、奴隶是死法;山羊、绵羊是死法;鸡、猪是死法;象、牛、马、骡是死法;黄金、白银是死法。诸比丘,这些生存所依就是死法。在此,其被束缚,陶醉,忘我,自己是死法却遍求死法。

诸比丘,什么被称为忧法?诸比丘,妻子、孩子是忧法;奴婢、奴隶是忧法;山羊、绵羊是忧法;鸡、猪是忧法;象、牛、马、骡是忧法;黄金、白银是忧法。诸比丘,这些生存所依就是忧法。在此,其被束缚,陶醉,忘我,自己是忧法却遍求忧法。

诸比丘,什么被称为杂染法?诸比丘,妻子、孩子是杂染法;奴婢、奴隶是杂染法;山羊、绵羊是杂染法;鸡、猪是杂染法;象、牛、马、骡是杂染法;黄金、白银是杂染法。诸比丘,这些生存所依就是杂染法。在此,其被束缚,陶醉,忘我,自己是杂染法却遍求杂染法。

诸比丘,此即非圣遍求。

275 “诸比丘,何为圣遍求?在此,诸比丘,有些人,自己是生法,于生法看到过患,遍求不生、无上、无碍安稳的涅槃。自己是老法,于老法看到过患,遍求不老、无上、无碍安稳的涅槃。自己是病法,于病法看到过患,遍求不病、无上、无碍安稳的涅槃。自己是死法,于死法看到过患,遍求不死、无上、无碍安稳的涅槃。自己是忧法,于忧法看到过患,遍求不忧、无上、无碍安稳的涅槃。自己是杂染法,于杂染法看到过患,遍求无杂染、无上、无碍安稳的涅槃。”

276 “诸比丘,实际上我在未获得正等觉以前,还是未获得正等觉的菩萨的时候,自己是生法却遍求生法,自己是老法却遍求老法,自己是病法却遍求病法,自己是死法却遍求死法,自己是忧法却遍求忧法,自己是杂染法却遍求杂染法。

于是,诸比丘,彼我如下思考:‘我究竟为什么自己是生法却遍求生法,自己是老法却遍求老法,自己是病法却遍求病法,自己是死法却遍求死法,自己是忧法却遍求忧法,自己是杂染法却遍求杂染法?我这样做如何?即自己是生法,于生法看到过患,遍求不生、无上、无碍安稳的涅槃。自己是老法,于老法看到过患,遍求不老、无上、无碍安稳的涅槃。自己是病法,于病法看到过患,遍求不病、无上、无碍安稳的涅槃。自己是死法,于死法看到过患,遍求不死、无上、无碍安稳的涅槃。自己是忧法,于忧法看到过患,遍求不忧、无上、无碍安稳的涅槃。自己是杂染法,于杂染法看到过患,遍求无杂染、无上、无碍安稳的涅槃。’”

277 “诸比丘,后来,彼我尽管还很年轻,还是风华正茂、朝气蓬勃的青年,还处在人生的第一阶段,虽然父母不同意,泪流满面,然而却剃除须发,披上僧衣,舍家出家。像这样出家以后,其为了寻求何为善,追求着最上寂静语而接近阿罗罗·伽罗摩所在的地方。靠近以后,对阿罗罗·伽罗摩如下说道:‘伽罗摩尊者,我想于此法和律修梵行。’听闻此言,诸比丘,阿罗罗·伽罗摩对我如下说道:‘尊者,请住下。这样的法,像您这样的智慧之人很快就能自我证知,证得,具足与自己的导师相同的程度而住。’

诸比丘,彼我不久就迅速地完全掌握了该法。诸比丘,彼我仅动动嘴唇,小声细语就讲出了智慧之论、长老之说。我和其他人都声称:‘我知道。我见到。’诸比丘,彼我如下思考:‘阿罗罗·伽罗摩教授此法并不是仅仅出于信,而是自我证知,证得,具足而住。阿罗罗·伽罗摩的确是知道、见到此法而住。’

诸比丘,于是,我接近阿罗罗·伽罗摩所在的地方。靠近以后,对阿罗罗·伽罗摩如下说道:‘伽罗摩尊者,到了什么程度,您宣称自我证知,证得,具足此法而住?’听闻此言,诸比丘,阿罗罗·伽罗摩告诉了我无所有处。诸比丘,彼我如下思考:‘不是只有阿罗罗·伽罗摩有信,我也有信。不是只有阿罗罗·伽罗摩有精进,我也有精进。不是只有阿罗罗·伽罗摩有念,我也有念。不是只有阿罗罗·伽罗摩有定,我也有定。不是只有阿罗罗·伽罗摩有慧,我也有慧。阿罗罗·伽罗摩于彼法自我证知,证得,具足而住,为了证得彼法,我精进如何?’诸比丘,于是,彼我不久就迅速地自我证知,证得,具足彼法而住。

诸比丘,于是,我接近阿罗罗·伽罗摩所在的地方。靠近以后,对阿罗罗·伽罗摩如下说道:‘伽罗摩尊者,您所阐述的自我证知,证得,具足而住的彼法就是这些吗?’

‘尊者,我所阐述的自我证知,证得,具足而住的彼法就是这些。’

‘尊者,我也完全自我证知,证得,具足此法而住。’

‘尊者,我们是利得者。尊者,我们是善利得者。我们看到了像尊者这样的同修行者。我自我证知,证得,具足而阐述的法,您也自我证知,证得,具足而阐述彼法。您自我证知,证得,具足而住的彼法,我也自我证知,证得,具足而住于彼法。我知道的法,您也知道彼法。您知道的法,我也知道彼法。我的水平就是您的水平,您的水平就是我的水平。尊者,来,现在我们两个人来率领此众人。’

诸比丘,像这样,阿罗罗·伽罗摩虽然是我的导师,却将学生的我置于与自己相同的地位,以盛大的供养来供养我。诸比丘,彼我如下思考:‘此法不是为了离厌、离贪、灭尽、寂静、证智、觉悟、涅槃而转起,其只是为了再生于无所有处。’诸比丘,彼我不满足彼法,厌弃并离开彼法。”

278 “诸比丘,为了寻求何为善,追求着最上寂静语,彼我接近郁陀罗·罗摩子所在的地方。靠近以后,对郁陀罗·罗摩子如下说道:‘罗摩尊者,我想于此法和律修梵行。’听闻此言,诸比丘,郁陀罗·罗摩子对我如下说道:‘尊者,请住下。像这样的法,您这样的智慧之人很快就能自我证知,证得,具足与自己的导师相同的程度而住。’

诸比丘,彼我不久就迅速地完全掌握了该法。诸比丘,彼我仅动动嘴唇、小声细语就讲出了智慧之论、长老之说。我和其他人都声称:‘我知道。我见到。’诸比丘,彼我如下思考:‘郁陀罗·罗摩子教授此法并不是仅仅出于信,而是自我证知,证得,具足而住。郁陀罗·罗摩子的确是知道、见到此法而住。’

诸比丘,于是,我接近郁陀罗·罗摩子所在的地方。靠近以后,对郁陀罗·罗摩子如下说道:‘罗摩尊者,到了什么程度,您宣称自我证知,证得,具足此法而住?’听闻此言,诸比丘,郁陀罗·罗摩子告诉了我非想非非想处。诸比丘,彼我如下思考:‘不是只有郁陀罗·罗摩子有信,我也有信。不是只有郁陀罗·罗摩子有精进,我也有精进。不是只有郁陀罗·罗摩子有念,我也有念。不是只有郁陀罗·罗摩子有定,我也有定。不是只有郁陀罗·罗摩子有慧,我也有慧。郁陀罗·罗摩子于彼法自我证知,证得,具足而住,为了证得彼法,我精进如何?’诸比丘,于是,彼我不久就迅速地自我证知,证得,具足彼法而住。

诸比丘,于是,我接近郁陀罗·罗摩子所在的地方。靠近以后,对郁陀罗·罗摩子如下说道:‘罗摩尊者,您所阐述的自我证知,证得,具足而住的彼法就是这些吗?’

‘尊者,我所阐述的自我证知,证得,具足而住的彼法就是这些。’

‘尊者,我也完全自我证知,证得,具足此法而住。’尊者,我们是利得者。尊者,我们是善利得者。我们看到了像尊者这样的同修行者。我自我证知,证得,具足而阐述的法,您也自我证知,证得,具足而阐述彼法。您自我证知,证得,具足而住的彼法,我也自我证知,证得,具足而住于彼法。我知道的法,您也知道彼法,您知道的法,我也知道彼法。我的水平就是您的水平,您的水平就是我的水平。尊者,来,现在您来率领此众人。’

诸比丘,像这样,郁陀罗·罗摩子虽然是我的同修行者,却将我置于导师的地位,以盛大的供养来供养我。诸比丘,彼我如下思考:‘此法不是为了离厌、离贪、灭尽、寂静、证智、觉悟、涅槃而转起,其只是为了再生于非想非非想处。’诸比丘,彼我不满足彼法,厌弃并离开彼法。”

279 “诸比丘,为了寻求何为善,追求着最上寂静语,彼我在摩羯陀国次第游化,进入到优楼比罗城的斯那镇。在那里看到愉悦的大地,清净的密林,水量充沛的河流,清洁、快乐的浅滩,各处适合近行的村庄。诸比丘,彼我如下思考:‘啊,实际上这是愉悦的大地,清净的密林,水量充沛的河流,清洁、快乐的浅滩,各处适合近行的村庄。这是适合想要精勤的善家子弟的精勤处。’诸比丘,于是彼我在那里坐下:‘此处适合精勤。’”

280 “诸比丘,彼我知道自己是生法,于生法看到过患,遍求不生、无上、无碍安稳的涅槃,而到达不生、无上、无碍安稳的涅槃。知道自己是老法,于老法看到过患,遍求不老、无上、无碍安稳的涅槃,而到达不老、无上、无碍安稳的涅槃。知道自己是病法,于病法看到过患,遍求不病、无上、无碍安稳的涅槃,而到达不病、无上、无碍安稳的涅槃。知道自己是死法,于死法看到过患,遍求不死、无上、无碍安稳的涅槃,而到达不死、无上、无碍安稳的涅槃。知道自己是忧法,于忧法看到过患,遍求不忧、无上、无碍安稳的涅槃,而到达不忧、无上、无碍安稳的涅槃。知道自己是杂染法,于杂染法看到过患,遍求无杂染、无上、无碍安稳的涅槃,而到达无杂染、无上、无碍安稳的涅槃。智见于我生起:‘我的解脱不动摇,此是最后生,今后没有再生。’”

281 “诸比丘,彼我如下思考:‘我所证得的此法甚深、难见、难解、寂静、殊妙、深奥、微妙,唯智者可感受。然而,此人类欢喜爱著,欢愉爱著,喜悦爱著。对于这些欢喜爱著、欢愉爱著、喜悦爱著的人类,此道理是难见的缘起和缘起法,此道理也是难见的一切行的止息、一切生存所依的离舍、渴爱的灭尽、离贪、灭尽、涅槃。如果我说法,他人不能充分理解我,这将成为我的疲劳,这将成为我的苦恼。’于是,诸比丘,于我生起了前所未闻的不可思议的如下诗偈:

‘尽管历经苦难,如今我已到达,

现无阐述必要,因贪嗔者难觉。

逆流而行殊妙,甚深难见微细,

贪染著者不见,因被黑暗笼罩。’”

282 “诸比丘,实际上,我深思精察,心倾向于无为,不意欲说法。诸比丘,于是,梵天主萨罕帕提知道我心之所念,如下思考:‘啊,实际上世界就要灭亡!实际上世界就要消失!因为如来、阿罗汉、正等觉的心倾向于无为,不意欲说法。’于是,诸比丘,恰似一个强有力之人伸直弯曲的手臂,弯曲伸直的手臂,像这样,梵天主萨罕帕提从梵天界消失,出现在我面前。诸比丘,梵天主萨罕帕提偏袒一肩,右膝着地,向我合掌,对我如下说道:‘尊师,请世尊说法,请善逝说法。有尘染少的众生。不顺从法者将损失,将会有法的了悟者。’诸比丘,此为梵天主萨罕帕提所说。说完以后,进而如下说道:

‘前于摩羯陀出现,因垢思念不净法;

请打开不死之门,听后觉悟离垢法。

恰似站在岩山顶,俯瞰一切诸众生,

法所成之善巧者,登楼阁之普眼者,

度脱悲苦离悲苦,审察败于生老者。

勇猛战士应奋起,无债商主游世界,

恭请佛陀教示法,将会出现开悟者。’”

283 “于是,诸比丘,我得知梵天主萨罕帕提的请求,出于对众生的慈悲而以佛眼审视世界。诸比丘,我以佛眼审视世界,看到众生中有薄尘者、多尘者,有利根者、钝根者,有善行相者、恶行相者,有易教者、难教者,一类众生看到彼世罪过的恐怖而住,一类众生没有看到彼世罪过的恐怖而住。恰似青莲池、红莲池、白莲池中,一部分青莲、红莲、白莲生于水中,在水中成长,随顺着水,浸没在水下生长。一部分青莲、红莲、白莲生于水中,在水中成长,浮在水面。一部分青莲、红莲、白莲生于水中,在水中成长,跃出水面,不取著于水而住。像这样,诸比丘,我以佛眼审视世界,看到众生中有薄尘者、多尘者,有利根者、钝根者,有善行相者、恶行相者,有易教者、难教者,一类众生看到彼世罪过的恐怖而住,一类众生没有看到彼世罪过的恐怖而住。于是,诸比丘,我以诗偈对梵天主萨罕帕提说道:

‘为彼打开不死门,闻者摒弃前所信,

人梵之中妙胜法,害想之人非说者。’

诸比丘,梵天主萨罕帕提确知‘机会已经成熟,世尊将要说法’以后,礼拜我,然后右转,随即消失。”

284 “诸比丘,彼我如下思考:‘我首先向谁说法?谁可敏速了知此法?’诸比丘,彼我如下思考:‘阿罗罗·伽罗摩博学、聪明、智慧,属于长久以来薄尘一类。我首先向阿罗罗·伽罗摩说法如何?他能够敏速了知此法。’这时,诸比丘,诸天神靠近彼我如下说道:‘尊师,阿罗罗·伽罗摩已经于七天前逝世。’智见亦于我生起:‘阿罗罗·伽罗摩已经于七天前逝世。’诸比丘,彼我如下思考:‘阿罗罗·伽罗摩损失巨大。其如果听闻此法,可以敏速了知。’

诸比丘,彼我如下思考:‘我首先向谁说法?谁可敏速了知此法?’诸比丘,彼我如下思考:‘郁陀罗·罗摩子博学、聪明、智慧,属于长久以来薄尘一类。我首先向郁陀罗·罗摩子说法如何?他能够敏速了知此法。’这时,诸比丘,诸天神靠近彼我如下说道:‘尊师,郁陀罗·罗摩子已经于前夜逝世。’智见亦于我生起:‘郁陀罗·罗摩子已经于前夜逝世。’诸比丘,彼我如下思考:‘郁陀罗·罗摩子损失巨大。其如果听闻此法,可以敏速了知。’

诸比丘,彼我如下思考:‘我首先向谁说法?谁可敏速了知此法?’诸比丘,彼我如下思考:‘五众比丘是我的护持者,曾护持我的精进努力。我首先向五众比丘说法如何?’诸比丘,彼我如下思考:‘五众比丘现住在何处?’诸比丘,我以清净、非凡的天眼看到五众比丘住在波罗奈附近的仙人堕处的鹿野苑。于是,诸比丘,我在优楼比罗城随意而住,然后朝着波罗奈游化而行。”

285 “诸比丘,裸行者优陀正走在伽耶城与菩提树之间的路上。看到我以后如下说道:‘尊者,您的诸根清净,肤色清纯洁白。尊者,您跟谁出家?您的导师是谁?您受持什么法?’听闻此言,诸比丘,我以诗偈对裸行者优陀说道:

‘我是全胜者全知者,对所有法都不执取;

舍尽爱尽的解脱者,自我证知何须导师?

我没有导师,于我无有如此者;

在此有神界,无有与我比肩者。

我是世间应供者,我是无上之导师;

我是唯一正等觉,我是清净寂灭者。

为了转法轮,我去伽耶城;

于昏暗世界,击不死大鼓。’

‘尊者,若如您所说,那么,您就是无量的胜者。’

‘恰如我已经达到,彼胜者诸漏灭尽;

我已经战胜邪法,优陀我是最胜者。’

诸比丘,听闻此言,裸行者优陀说着‘尊者,或许是吧’摇着脑袋,取边道离开。”

286 “诸比丘,我次第游化,向波罗奈附近的仙人堕处鹿野苑五众比丘所在的地方接近。诸比丘,五众比丘看到我从远处过来。看到以后,相互约定:‘朋友,此奢侈、放弃精进、堕于奢侈的沙门乔达摩过来了。他不应该受到礼敬,不应该得到起立迎接,不应该被接过衣钵。然而,此处应该有坐具,如果他希望,那么他可以坐。’然而,诸比丘,随着我的靠近,五众比丘逐渐不能守住自己的约定。有人起立迎接,接过我的衣钵,有人准备坐具,有人准备洗脚水。尽管如此,对我依然以名字或朋友之言称呼。

听闻此言,诸比丘,我对五众比丘如下说道:‘诸比丘,对如来不应以名字或朋友之言称呼。诸比丘,如来是阿罗汉、正等觉者。诸比丘,你们要倾听,不死已经被了达。我来教诫,我来说法。如教修行者,恰如为了该目的而正确地舍家出家的善家子弟,不久就会达到其顶端,于现世自我证知,证得,具足梵行的终结而住。’

听闻此言,诸比丘,五众比丘对我如下说道:‘朋友乔达摩,你以那样的威仪,那样的行道,那样的难行苦行都没有了达超人法的最胜智见的特质,你现在奢侈,放弃精进,堕于奢侈,怎么能了达超人法的最胜智见的特质?’

听闻此言,诸比丘,我对五众比丘如下说道:‘诸比丘,如来没有奢侈,没有放弃精进,没有堕于奢侈。诸比丘,如来是阿罗汉、正等觉者。诸比丘,你们要倾听,不死已经被了达。我来教诫,我来说法。如教修行者,恰如为了该目的而正确地舍家出家的善家子弟,不久就会达到其顶端,于现世自我证知,证得,具足梵行的终结而住。’

诸比丘,五众比丘第二次对我如下说道:‘朋友乔达摩,你以那样的威仪,那样的行道,那样的难行苦行都没有了达超人法的最胜智见的特质,你现在奢侈,放弃精进,堕于奢侈,怎么能了达超人法的最胜智见的特质?’

诸比丘,我第二次对五众比丘如下说道:‘诸比丘,如来没有奢侈,没有放弃精进,没有堕于奢侈。诸比丘,如来是阿罗汉、正等觉者。诸比丘,你们要倾听,不死已经被了达。我来教诫,我来说法。如教修行者,恰如为了该目的而正确地舍家出家的善家子弟,不久就会达到其顶端,于现世自我证知,证得,具足梵行的终结而住。’

诸比丘,五众比丘第三次对我如下说道:‘朋友乔达摩,你以那样的威仪,那样的行道,那样的难行苦行都没有了达超人法的最胜智见的特质,你现在奢侈,放弃精进,堕于奢侈,怎么能了达超人法的最胜智见的特质?’

听闻此言,诸比丘,我对五众比丘如下说道:‘诸比丘,我曾经向你们如此说明我已自证了吗?’

‘没有,尊者。’

‘诸比丘,如来是阿罗汉、正等觉者。诸比丘,你们要倾听,不死已经被了达。我来教诫,我来说法。如教修行者,恰如为了该目的而正确地舍家出家的善家子弟,不久就会达到其顶端,于现世自我证知,证得,具足梵行的终结而住。’

诸比丘,我令五众比丘信服。诸比丘,我教导二位比丘时,那么,三位比丘去托钵乞食。三位比丘托钵回来的东西,六个人依此维持生命。诸比丘,我教导三位比丘时,那么,二位比丘去托钵乞食。二位比丘托钵回来的东西,六个人依此维持生命。像这样,诸比丘,五众比丘得到我的如此教导,如此教诫,知道自己是生法,于生法看到过患,遍求不生、无上、无碍安稳的涅槃,从而到达不生、无上、无碍安稳的涅槃。知道自己是老法,于老法看到过患,遍求不老、无上、无碍安稳的涅槃,从而到达不老、无上、无碍安稳的涅槃。知道自己是病法,于病法看到过患,遍求不病、无上、无碍安稳的涅槃,从而到达不病、无上、无碍安稳的涅槃。知道自己是死法,于死法看到过患,遍求不死、无上、无碍安稳的涅槃,从而到达不死、无上、无碍安稳的涅槃。知道自己是忧法,于忧法看到过患,遍求不忧、无上、无碍安稳的涅槃,从而到达不忧、无上、无碍安稳的涅槃。知道自己是杂染法,于杂染法看到过患,遍求无杂染、无上、无碍安稳的涅槃,从而到达无杂染、无上、无碍安稳的涅槃。智见于他们生起:‘我们的解脱不动摇,此是最后生,今后没有再生。’”

287 “诸比丘,有五妙欲。哪五种?欢喜、可爱、可意、喜爱、伴随欲、贪所染的眼所识色;欢喜、可爱、可意、喜爱、伴随欲、贪所染的耳所识声;欢喜、可爱、可意、喜爱、伴随欲、贪所染的鼻所识香;欢喜、可爱、可意、喜爱、伴随欲、贪所染的舌所识味;欢喜、可爱、可意、喜爱、伴随欲、贪所染的身所识触。诸比丘,此就是五妙欲。诸比丘,任何沙门、婆罗门,如果对此五妙欲执著、迷恋、被束缚、不见过患、无出离慧地受用,其必定如此经历:‘陷入不幸,陷入灾厄,为恶魔所随意掌控。’例如,诸比丘,住于森林的执著的鹿为圈套所困。其必定如此经历:‘陷入不幸,陷入灾厄,为猎人所随意掌控。对于继而前来的猎人不能自我逃脱。’像这样,诸比丘,任何沙门、婆罗门,如果对此五妙欲执著、迷恋、被束缚、不见过患、无出离慧地受用,其必定如此经历:‘陷入不幸,陷入灾厄,为恶魔所随意掌控。’

然而,诸比丘,任何沙门、婆罗门,如果对此五妙欲不执著、不迷恋、不被束缚、见过患、有出离慧地受用,其必定如此经历:‘不陷入不幸,不陷入灾厄,不为恶魔所随意掌控。’例如,诸比丘,住于森林的不执著的鹿没有为圈套所困。其必定如此经历:‘不陷入不幸,不陷入灾厄,不为猎人所随意掌控。对于继而前来的猎人能够随意逃脱。’像这样,诸比丘,任何沙门、婆罗门,如果对此五妙欲不执著、不迷恋、不被束缚、见过患、有出离慧地受用,其必定如此经历:‘不陷入不幸,不陷入灾厄,不为恶魔所随意掌控。’

诸比丘,例如,住于森林的鹿于森林或树林间游走,安心地行走,安心地站立,安心地静坐,安心地躺卧。此为何故?诸比丘,因为其离开了猎人的领域。像这样,诸比丘,比丘由于离开诸欲,离开诸不善法,到达并住立于有浅观、有深观、因远离而生喜和乐的初禅。诸比丘,此比丘被称为魔罗所看不见者,踪迹消失,是魔罗帕皮摩的领域外者。

进而,诸比丘,由于浅观和深观的寂灭,比丘到达并住立于内部清净的心一境性,到达无浅观、无深观、具有因定而生喜和乐的第二禅。诸比丘,此比丘被称为魔罗所看不见者,踪迹消失,是魔罗帕皮摩的领域外者。

进而,诸比丘,比丘离开喜,住于舍,具念,具正知,以身体感知乐,到达并住立于圣者所称的‘有舍、具念、住于乐’的第三禅。诸比丘,此比丘被称为魔罗所看不见者,踪迹消失,是魔罗帕皮摩的领域外者。

进而,诸比丘,比丘舍弃乐,舍弃苦,以前早已熄灭喜和忧,到达并住立于非苦非乐、舍念遍净的第四禅。诸比丘,此比丘被称为魔罗所看不见者,踪迹消失,是魔罗帕皮摩的领域外者。

进而,诸比丘,比丘完全超越色想,有对想灭尽,不作意种种想,到达并住立于‘虚空乃无边’的空无边处。诸比丘,此比丘被称为魔罗所看不见者,踪迹消失,是魔罗帕皮摩的领域外者。

进而,诸比丘,比丘完全超越空无边处,到达并住立于‘识乃无边’的识无边处。诸比丘,此比丘被称为魔罗所看不见者,踪迹消失,是魔罗帕皮摩的领域外者。

进而,诸比丘,比丘完全超越识无边处,到达并住立于‘乃无所有’的无所有处。诸比丘,此比丘被称为魔罗所看不见者,踪迹消失,是魔罗帕皮摩的领域外者。

进而,诸比丘,比丘完全超越无所有处,到达并住立于非想非非想处。诸比丘,此比丘被称为魔罗所看不见者,踪迹消失,是魔罗帕皮摩的领域外者。

进而,诸比丘,比丘完全超越非想非非想处,到达并住立于想受灭,以慧观诸烦恼的灭尽。诸比丘,此比丘被称为魔罗所看不见者,踪迹消失,是魔罗帕皮摩的领域外者,超脱了对世界的执著。超越对世间的执著,安心地行走,安心地站立,安心地静坐,安心地躺卧。此为何故?诸比丘,因为其离开了魔罗帕皮摩的领域。”

此为佛陀所说。彼比丘众内心喜悦,欢喜佛陀所说。

(圈套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