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第四、中转车经(Rathavinitasuttam)

252 如是我闻。

一次,佛陀住在王舍城附近的竹林精舍。当时,有很多住在家乡的比丘在家乡度完安居,向佛陀所在的地方接近。靠近以后顶礼佛陀,然后坐于一旁。

佛陀对坐于一旁的彼比丘众如下说道:“诸比丘,谁是在家乡受到家乡的比丘如此尊敬的同修行者:‘自己是少欲者,对比丘众讲少欲之言。自己是知足者,对比丘众讲知足之言。自己是远离者,对比丘众讲远离之言。自己是不交际者,对比丘众讲不交际之言。自己是勤精进者,对比丘众讲勤精进之言。自己是戒具足者,对比丘众讲戒具足之言。自己是定具足者,对比丘众讲定具足之言。自己是慧具足者,对比丘众讲慧具足之言。自己是解脱具足者,对比丘众讲解脱具足之言。自己是解脱智见具足者,对比丘众讲解脱智见具足之言。是同修行者的教诫者、教授者、开示者、劝导者、鼓励者、欢喜者’?”

“尊师,名叫富楼那·弥多罗尼子的比丘是在家乡受到家乡的比丘如此尊敬的同修行者:‘自己是少欲者,对比丘众讲少欲之言。自己是知足者,对比丘众讲知足之言。自己是远离者,对比丘众讲远离之言。自己是不交际者,对比丘众讲不交际之言。自己是勤精进者,对比丘众讲勤精进之言。自己是戒具足者,对比丘众讲戒具足之言。自己是定具足者,对比丘众讲定具足之言。自己是慧具足者,对比丘众讲慧具足之言。自己是解脱具足者,对比丘众讲解脱具足之言。自己是解脱智见具足者,对比丘众讲解脱智见具足之言。是同修行者的教诫者、教授者、开示者、劝导者、鼓励者、欢喜者。’”

253 此时,尊者舍利弗坐在佛陀不远处。尊者舍利弗如下思考:“富楼那·弥多罗尼子尊者是利得!富楼那·弥多罗尼子尊者是善利得者!因为有智慧的同修行者在导师面前逐一称赞,导师也对其极大随喜。如果我们某时能够见到富楼那·弥多罗尼子尊者该有多好。如果能进行交流该有多好。”

254 佛陀在王舍城随意而居,然后离开,向舍卫城游走。次第游走,进入舍卫城。实际上,佛陀住在舍卫城附近的祇陀林给孤独园。尊者富楼那·弥多罗尼子听说:“实际上佛陀到达舍卫城,住在舍卫城附近的祇陀林给孤独园。”

255 于是,尊者富楼那·弥多罗尼子收拾坐卧具,持衣钵向舍卫城游走接近。次第游走,靠近祇陀林给孤独园,接近佛陀所在的地方,靠近以后顶礼佛陀,然后坐于一旁。佛陀以法语对坐于一旁的尊者富楼那·弥多罗尼子进行教示、训诫、鼓励,令其欢喜。得到佛陀以法语教示、训诫、鼓励,获得欢喜的尊者富楼那·弥多罗尼子欢喜、随喜佛陀所说以后,从座位站起,顶礼佛陀,右转,靠近安陀林午休。

256 一位比丘接近尊者舍利弗所在的地方,靠近以后对尊者舍利弗如下说道:“舍利弗尊者,你经常称赞的名叫富楼那·弥多罗尼子的比丘,其得到佛陀以法语教示、训诫、鼓励,获得欢喜,欢喜、随喜佛陀所说以后,从座位站起,顶礼佛陀,右转,靠近安陀林午休。”

于是,尊者舍利弗急忙收拾坐卧具,看着前方,一直跟随在尊者富楼那·弥多罗尼子的后面。尊者富楼那·弥多罗尼子进入深处,在一棵树下就座午休。尊者舍利弗也进入深处,在另一棵树下就座午休。

傍晚,尊者舍利弗从禅坐出定,接近尊者富楼那·弥多罗尼子所在的地方,靠近以后向尊者富楼那·弥多罗尼子问候,互致值得记忆的欢喜语言以后坐于一旁。坐于一旁的尊者舍利弗对尊者富楼那·弥多罗尼子如下说道:

257 “朋友,你是在世尊这里修梵行吗?”

“是的,朋友。”

“朋友,你是为了戒清净而在世尊这里修梵行吗?”

“不是,朋友。”

“那么,朋友,你是为了心清净而在世尊这里修梵行吗?”

“不是,朋友。”

“朋友,你是为了见清净而在世尊这里修梵行吗?”

“不是,朋友。”

“那么,朋友,你是为了解疑清净而在世尊这里修梵行吗?”

“不是,朋友。”

“朋友,你是为了道非道智见清净而在世尊这里修梵行吗?”

“不是,朋友。”

“那么,朋友,你是为了行道智见清净而在世尊这里修梵行吗?”

“不是,朋友。”

“朋友,你是为了智见清净而在世尊这里修梵行吗?”

“不是,朋友。”

“对于‘朋友,你是为了戒清净而在世尊这里修梵行吗’的提问,你回答‘不是,朋友。’对于‘朋友,你是为了心清净而在世尊这里修梵行吗’的提问,你回答‘不是,朋友。’对于‘朋友,你是为了见清净而在世尊这里修梵行吗’的提问,你回答‘不是,朋友。’对于‘朋友,你是为了解疑清净而在世尊这里修梵行吗’的提问,你回答‘不是,朋友。’对于‘朋友,你是为了道非道智见清净而在世尊这里修梵行吗’的提问,你回答‘不是,朋友。’对于‘朋友,你是为了行道智见清净而在世尊这里修梵行吗’的提问,你回答‘不是,朋友。’对于‘朋友,你是为了智见清净而在世尊这里修梵行吗’的提问,你回答‘不是,朋友。’那么,朋友,你是为了什么而在世尊这里修梵行?”

“朋友,为了无取著的般涅槃而在世尊这里修梵行。”

“朋友,戒清净是无取著的般涅槃吗?”

“不是,朋友。”

“那么,朋友,心清净是无取著的般涅槃吗?”

“不是,朋友。”

“朋友,见清净是无取著的般涅槃吗?”

“不是,朋友。”

“那么,朋友,解疑清净是无取著的般涅槃吗?”

“不是,朋友。”

“朋友,道非道智见清净是无取著的般涅槃吗?”

“不是,朋友。”

“那么,朋友,行道智见清净是无取著的般涅槃吗?”

“不是,朋友。”

“朋友,智见清净是无取著的般涅槃吗?”

“不是,朋友。”

“那么,朋友,这些法之外的什么东西是无取著的般涅槃吗?”

“不是,朋友。”

“对于‘朋友,戒清净是无取著的般涅槃吗’的提问,你回答‘不是,朋友。’对于‘朋友,心清净是无取著的般涅槃吗’的提问,你回答‘不是,朋友。’对于‘朋友,见清净是无取著的般涅槃吗’的提问,你回答‘不是,朋友。’对于‘朋友,解疑清净是无取著的般涅槃吗’的提问,你回答‘不是,朋友。’对于‘朋友,道非道智见清净是无取著的般涅槃吗’的提问,你回答‘不是,朋友。’对于‘朋友,行道智见清净是无取著的般涅槃吗’的提问,你回答‘不是,朋友。’对于‘朋友,智见清净是无取著的般涅槃吗’的提问,你回答‘不是,朋友。’对于‘朋友,这些法之外的什么东西是无取著的般涅槃吗’的提问,你回答‘不是,朋友。’那么,朋友,如上所说,应该怎样理解此所说的含义?”

258 “朋友,世尊如果教导戒清净是无取著的般涅槃,那么,对于取著者则教导无取著的般涅槃。朋友,世尊如果教导心清净是无取著的般涅槃,那么,对于取著者则教导无取著的般涅槃。朋友,世尊如果教导见清净是无取著的般涅槃,那么,对于取著者则教导无取著的般涅槃。朋友,世尊如果教导解疑清净是无取著的般涅槃,那么,对于取著者则教导无取著的般涅槃。朋友,世尊如果教导道非道智见清净是无取著的般涅槃,那么,对于取著者则教导无取著的般涅槃。朋友,世尊如果教导行道智见清净是无取著的般涅槃,那么,对于取著者则教导无取著的般涅槃。朋友,世尊如果教导智见清净是无取著的般涅槃,那么,对于取著者则教导无取著的般涅槃。朋友,如果存在着这些法之外的某一东西是无取著的般涅槃,那么,凡夫则可以般涅槃,朋友,因为凡夫根据这些法之外的某一东西。

朋友,我为你说个比喻,通过比喻,有智慧之人可以了知此说的含义。”

259 “朋友,例如,拘萨罗国的波斯匿王住在舍卫城,在沙计多城发生突发事件。于是为其在舍卫城至沙计多城之间配置了七辆中转车。朋友,拘萨罗国的波斯匿王从舍卫城的后宫门出来登上第一辆中转车,乘坐第一辆中转车到达第二辆中转车,放弃第一辆中转车,登上第二辆中转车。乘坐第二辆中转车到达第三辆中转车,放弃第二辆中转车,登上第三辆中转车。乘坐第三辆中转车到达第四辆中转车,放弃第三辆中转车,登上第四辆中转车。乘坐第四辆中转车到达第五辆中转车,放弃第四辆中转车,登上第五辆中转车。乘坐第五辆中转车到达第六辆中转车,放弃第五辆中转车,登上第六辆中转车。乘坐第六辆中转车到达第七辆中转车,放弃第六辆中转车,登上第七辆中转车。乘坐第七辆中转车到达沙计多城的后宫门。

于是,已经在后宫门等候的朋友、亲属如下询问:‘陛下,您是乘坐这辆中转车从舍卫城到达沙计多城的吗?’朋友,要怎样回答,则拘萨罗国的波斯匿王所做的回答是正确的回答?”

“朋友,如此回答,则拘萨罗国的波斯匿王所做的回答是正确的回答:‘我住在舍卫城,在沙计多城发生突发事件。于是为我在舍卫城至沙计多城之间配置了七辆中转车。我从舍卫城的后宫门出来登上第一辆中转车,乘坐第一辆中转车到达第二辆中转车,放弃第一辆中转车,登上第二辆中转车。乘坐第二辆中转车到达第三辆中转车,放弃第二辆中转车,登上第三辆中转车。乘坐第三辆中转车到达第四辆中转车,放弃第三辆中转车,登上第四辆中转车。乘坐第四辆中转车到达第五辆中转车,放弃第四辆中转车,登上第五辆中转车。乘坐第五辆中转车到达第六辆中转车,放弃第五辆中转车,登上第六辆中转车。乘坐第六辆中转车到达第七辆中转车,放弃第六辆中转车,登上第七辆中转车。乘坐第七辆中转车到达沙计多城的后宫门。’朋友,如此回答,则拘萨罗国的波斯匿王所做的回答是正确的回答。”

“正像这样,朋友,戒清净可达心清净,心清净可达见清净,见清净可达解疑清净,解疑清净可达道非道智见清净,道非道智见清净可达行道智见清净,行道智见清净可达智见清净,智见清净可达无取著的般涅槃。朋友,我为了无取著的般涅槃而在世尊这里修梵行。”

260 听闻此言,尊者舍利弗对尊者富楼那·弥多罗尼子如下说道:“请问尊者尊姓?同修行者以什么名字称呼尊者?”

“朋友,我姓富楼那,同修行者称呼我为弥多罗尼子。”

“朋友,真是稀有。朋友,真是未曾有。正如多闻弟子正确地把握导师的彼教导,像这样,富楼那·弥多罗尼子尊者对于甚深的提问从甚深的角度逐一地进行了解答。同修行者是利得者,同修行者是善利得者。如果能够见到、能够拜见富楼那·弥多罗尼子尊者,即使将富楼那·弥多罗尼子尊者顶在头上搬运,同修行者也会为了见到、为了拜见富楼那·弥多罗尼子尊者而做。我们也是利得者,我们也是善利得者。因为我们也能够见到、能够拜见富楼那·弥多罗尼子尊者。

听闻此言,尊者富楼那·弥多罗尼子对尊者舍利弗如下说道:“请问尊者尊姓?同修行者以什么名字称呼尊者?”

“朋友,我姓优婆帝须,同修行者称呼我为舍利弗。”

“尊者,我不知道自己竟然是在跟与导师等同的弟子舍利弗尊者说话。如果我知道是舍利弗尊者,我就不会那样对您回答。尊者,真是稀有。尊者,真是未曾有。正如多闻弟子正确地把握导师的彼教导,像这样,舍利弗尊者从甚深的角度逐一地进行了甚深的提问。同修行者是利得者,同修行者是善利得者。如果能够见到、能够拜见舍利弗尊者,即使将舍利弗尊者顶在头上搬运,同修行者也会为了见到、为了拜见舍利弗尊者而做。我们也是利得者,我们也是善利得者。因为我们也能够见到、能够拜见舍利弗尊者。”

像这样,彼二巨龙彼此欢喜所说。

(中转车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