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第一、锯譬喻经(Kakacupamasuttam)

222 如是我闻。

一次,佛陀住在舍卫城附近的祇陀林给孤独园。当时,尊者莫里亚·布古纳与比丘尼众过度交往而住。尊者莫里亚·布古纳如此与比丘尼众过度交往而住:如果某比丘在尊者莫里亚·布古纳面前指责彼比丘尼众,尊者莫里亚·布古纳就会因此而生气,不高兴,甚至发生争执。如果某比丘在彼比丘尼众面前指责尊者莫里亚·布古纳,彼比丘尼众就会因此而生气,不高兴,甚至发生争执。像这样,尊者莫里亚·布古纳与比丘尼众过度交往而住。

于是,一比丘接近佛陀所在的地方,靠近以后顶礼佛陀,然后坐于一旁。坐于一旁的彼比丘对佛陀如下说道:“尊师,莫里亚·布古纳尊者与比丘尼众过度交往而住。尊师,莫里亚·布古纳尊者如此与比丘尼众过度交往而住:如果某比丘在莫里亚·布古纳尊者面前指责彼比丘尼众,莫里亚·布古纳尊者就会因此而生气,不高兴,甚至发生争执。如果某比丘在彼比丘尼众面前指责莫里亚·布古纳尊者,彼比丘尼众就会因此而生气,不高兴,甚至发生争执。像这样,尊师,莫里亚·布古纳尊者与比丘尼众过度交往而住。”

223 于是,佛陀对另一位比丘说道:“比丘,去,你以我之言对莫里亚·布古纳比丘说:‘朋友布古纳,导师有话对你说。’”

“好,尊师。”该比丘应诺佛陀以后向尊者莫里亚·布古纳所在的地方接近。靠近以后,对尊者莫里亚·布古纳如下说道:“朋友布古纳,导师有话对你说。”

“好的,朋友。”尊者莫里亚·布古纳应答该比丘以后走到佛陀那里,走到以后顶礼佛陀,然后坐于一旁。佛陀对坐于一旁的尊者莫里亚·布古纳如下说道:“布古纳,听说你与比丘尼众过度交往而住,是真的吗?布古纳,听说你如此与比丘尼众过度交往而住:如果某比丘在你面前指责彼比丘尼众,你就会因此而生气,不高兴,甚至发生争执。如果某比丘在彼比丘尼众面前指责你,彼比丘尼众就会因此而生气,不高兴,甚至发生争执。布古纳,听说你如此与比丘尼众过度交往而住。”

“是的,尊师。”

“布古纳,你难道不是作为善家子弟依信仰而舍家出家的吗?”

“是的,尊师。”

224 “布古纳,对于作为善家子弟依信仰而舍家出家的你,如果你与比丘尼众过度交往而住,此不相应。为此,布古纳,即使某人在你面前指责彼比丘尼众,布古纳,你要舍弃因此而产生的在家人的意欲、在家人的思维。为此,布古纳,你应该如下学习:‘我的心决不动摇。我不要发出邪恶的语言。我要住于悲悯、慈心,而不是嗔心。’像这样,布古纳,你应该这样学习。

布古纳,即使有人在你面前用拳头殴打、用土块殴打、用木棍殴打、用刀剑殴打彼比丘尼众,布古纳,你要舍弃因此而产生的在家人的意欲、在家人的思维。为此,布古纳,你应该如下学习:‘我的心决不动摇。我不要发出邪恶的语言。我要住于悲悯、慈心,而不是嗔心。’像这样,布古纳,你应该这样学习。

因此,布古纳,即使某人在你面前指责,布古纳,你要舍弃因此而产生的在家人的意欲、在家人的思维。为此,布古纳,你应该如下学习:‘我的心决不动摇。我不要发出邪恶的语言。我要住于悲悯、慈心,而不是嗔心。’像这样,布古纳,你应该这样学习。

因此,布古纳,即使有人在你面前用拳头殴打、用土块殴打、用木棍殴打、用刀剑殴打,布古纳,你要舍弃因此而产生的在家人的意欲、在家人的思维。为此,布古纳,你应该如下学习:‘我的心决不动摇。我不要发出邪恶的语言。我要住于悲悯、慈心,而不是嗔心。’像这样,布古纳,你应该这样学习。”

225 于是,佛陀对比丘众说道:“诸比丘,实际上,比丘众曾经令我心欢喜。在此,诸比丘,我曾对比丘众说过:‘诸比丘,我受用一座食。诸比丘,受用一座食的我觉知少病、少恼、轻快、有力、安住。因此,诸比丘,你们也受用一座食。诸一比丘,受用一座食的你们将觉知少病、少恼、轻快、有力、安住。’诸比丘,我不需要对彼比丘众进行教诫。诸比丘,我只需要令彼比丘众的念生起。

诸比丘,例如,在平坦的十字路口停放着精良的马车,马已经套上缰绳,鞭子已经放好。这时,有位熟练的驯马师车夫登上车,左手执缰绳,右手执鞭,令马车往返于自己想去的地方。像这样,诸比丘,我不需要对彼比丘众进行教诫。诸比丘,我只需要令彼比丘众的念生起。因此,诸比丘,你们亦要舍弃不善,于善法精进努力。因为这样,诸比丘,你们亦会在此法和律上达到繁荣、增长、扩大。

诸比丘,例如,在村子或城镇附近有大娑罗树林。然而其为藤草覆盖。有个人希望其具有意义,希望其具有利益,希望其无碍安稳。于是,他丢弃那些弯曲的缺乏滋养的娑罗树枝,修剪,运到外面,将树林内清洁干净。对那些笔直、茁壮成长的娑罗树进行很好的保护。像这样,诸比丘,此后,彼娑罗树林就会达到繁荣、增长、扩大。像这样,诸比丘,你们亦要舍弃不善,于善法精进努力。因为这样,诸比丘,你们亦会在此法和律上达到繁荣、增长、扩大。”

226 “诸比丘,往昔,在此舍卫城有一位名叫韦德西卡的女居家者。诸比丘,对于女居家者韦德西卡生起如下赞誉之声:‘女居家者韦德西卡温雅,女居家者韦德西卡谦虚,女居家者韦德西卡宁静。’诸比丘,女居家者韦德西卡有一位名叫卡丽的婢女,乖巧、勤劳、能干。

诸比丘,婢女卡丽如下思考:‘我的主人具有如下赞誉之声:“女居家者韦德西卡温雅,女居家者韦德西卡谦虚,女居家者韦德西卡宁静。”我的主人是不是内有嗔恚之心,但是不显露出来?或者是不是正是因为我能干,所以我的主人内有嗔恚之心,但是不显露出来?我来考察我的主人如何?’于是,诸比丘,婢女卡丽天大亮才起床。

于是,女居家者韦德西卡对婢女卡丽如下说道:‘喂,卡丽。’

‘主人,什么事?’

‘你天大亮才起床,有什么事情吗?’

‘主人,没什么事情。’

‘天大亮才起床,还说没什么事情?坏婢女。’女居家者韦德西卡遂表现出了嗔恚、不满、难看的表情。

诸比丘,这时,婢女卡丽如下思考:‘我的主人内有嗔恚之心,但是不显露出来,不是没有。正是因为我能干,所以我的主人内有嗔恚之心,但是不显露出来,不是没有。我进一步来考察我的主人如何?’于是,诸比丘,婢女卡丽上午才起床。

于是,女居家者韦德西卡对婢女卡丽如下说道:‘喂,卡丽。’

‘主人,什么事?’

‘你上午才起床,有什么事情吗?’

‘主人,没什么事情。’

‘上午才起床,还说没什么事情?坏婢女。’女居家者韦德西卡遂表现出了嗔恚、不满、难看的表情。

诸比丘,这时,婢女卡丽如下思考:‘我的主人内有嗔恚之心,但是不显露出来,不是没有。正是因为我能干,所以我的主人内有嗔恚之心,但是不显露出来,不是没有。我进一步来考察我的主人如何?’于是,诸比丘,婢女卡丽中午才起床。

于是,女居家者韦德西卡对婢女卡丽如下说道:‘喂,卡丽’

‘主人,什么事?’

‘你中午才起床,有什么事情吗?’

‘主人,没什么事情。’

‘中午才起床,还说没什么事情?坏婢女。’女居家者韦德西卡遂嗔恚、不满,拿起门闩横木朝着婢女卡丽的头部打了下去,打破了头。于是,诸比丘,婢女卡丽因头被打破,流出血,便对邻居抱怨:‘看,这就是温雅之人所做。看,这就是谦虚之人所做。看,这就是宁静之人所做。怎么会因一个婢女中午起床而竟然嗔恚、不满,竟然拿起门闩横木朝着头部打了下来,打破了头!’

于是,诸比丘,此后对于女居家者韦德西卡生起如下毁誉之声:‘女居家者韦德西卡粗暴,女居家者韦德西卡不谦虚,女居家者韦德西卡不宁静。’

像这样,诸比丘,在此,当比丘在没有接触到不可意的语言时是非常温雅之人,是非常谦虚之人,是非常宁静之人。然而,诸比丘,只有当比丘在接触到不可意的语言时,应该被感觉‘是温雅之人’,应该被感觉‘是谦虚之人’,应该被感觉是宁静之人’

诸比丘,我不称这样的比丘‘是善言之人’,因为衣、托钵食、坐卧处、医药资具而成为善言者,讲善言。此为何故?诸比丘,因为当彼比丘没有获得衣、托钵食、坐卧处、医药资具时,就会不成为善言者,不讲善言。诸比丘,比丘尊敬法、尊重法、恭敬法、供养法、崇敬法而成为善言者,讲善言,我称其‘是善言之人’。因此,诸比丘,你们要尊敬法、尊重法、恭敬法、供养法、崇敬法而成为善言者,讲善言。诸比丘,你们应该如此学习。”

227 “诸比丘,当他人对你们讲话时使用五种说话方式:‘依适时或依不适时;依真实或依不真实;依柔和或依粗暴;依有意义或依无意义;作为慈心之人或作为嗔心之人。’诸比丘,他人讲话时依适时或依不适时;诸比丘,他人讲话时依真实或依不真实;诸比丘,他人讲话时依柔和或依粗暴;诸比丘,他人讲话时依有意义或依无意义;诸比丘,他人讲话时作为慈心之人或作为嗔心之人。诸比丘,你们应该如此学习:‘我们的心不要变化。不要发出邪恶的语言。要住于悲悯、慈心,而不是嗔心。以慈俱在之心遍满该人而住。对于世上一切的彼所缘,以广大、宽广、无量、无怨、无嗔的慈俱在之心遍满而住。’诸比丘,你们应该如此学习。”

228 “诸比丘,例如,有人拿来锄头和篮子。他如下说道:‘我要把此大地变成非地!’他到处挖掘,到处搅拌,到处吐痰,到处小便:‘变成非地!变成非地!’诸比丘,对此如何思考?彼人能否把此大地变成非地?”

“此不可能,尊师。”

“此为何故?”

“尊师,因为此大地甚深、广大,将其变成非地并非易事。在那之前,彼人会疲惫、恼乱。”

“诸比丘,正像这样,当他人对你们讲话时使用五种说话方式:‘依适时或依不适时;依真实或依不真实;依柔和或依粗暴;依有意义或依无意义;作为慈心之人或作为嗔心之人。’诸比丘,他人讲话时依适时或依不适时;诸比丘,他人讲话时依真实或依不真实;诸比丘,他人讲话时依柔和或依粗暴;诸比丘,他人讲话时依有意义或依无意义;诸比丘,他人讲话时作为慈心之人或作为嗔心之人。诸比丘,你们应该如此学习:‘我们的心不要变化。不要发出邪恶的语言。要住于悲悯、慈心,而不是嗔心。以慈俱在之心遍满该人而住。对于世上一切的彼所缘,以广大、宽广、无量、无怨、无嗔、与大地等同的心遍满而住。’诸比丘,你们应该如此学习。”

229 “诸比丘,例如,有人拿来胭脂色、黄色、蓝色、深红色等涂料。他如下说道:‘我要把此虚空涂出形状,让其显现形状。’诸比丘,对此如何思考?彼人能否把虚空涂出形状,让其显现形状?”

“此不可能,尊师。”

“此为何故?”

“尊师,因为此虚空无形、不可见。将其涂出形状,让其显现形状并非易事。在那之前,彼人会疲惫、恼乱。”

“诸比丘,正像这样,当他人对你们讲话时使用五种说话方式:‘依适时或依不适时;依真实或依不真实;依柔和或依粗暴;依有意义或依无意义;作为慈心之人或作为嗔心之人。’诸比丘,他人讲话时依适时或依不适时;诸比丘,他人讲话时依真实或依不真实;诸比丘,他人讲话时依柔和或依粗暴;诸比丘,他人讲话时依有意义或依无意义;诸比丘,他人讲话时作为慈心之人或作为嗔心之人。诸比丘,你们应该如此学习:‘我们的心不要变化。不要发出邪恶的语言。要住于悲悯、慈心,而不是嗔心。以慈俱在之心遍满该人而住。对于世上一切的彼所缘,以广大、宽广、无量、无怨、无嗔、与虚空等同的心遍满而住。’诸比丘,你们应该如此学习。”

230 “诸比丘,例如,有人拿来点燃的火炬。他如下说道:‘我要用此点燃的火炬把恒河加热,令其沸腾。’诸比丘,对此如何思考?彼人能否用点燃的火炬把恒河加热,令其沸腾?”

“此不可能,尊师。”

“此为何故?”

“尊师,因为此恒河甚深、广大。用点燃的火炬把其加热,令其沸腾并非易事。在那之前,彼人会疲惫、恼乱。”

“诸比丘,正像这样,当他人对你们讲话时使用五种说话方式:‘依适时或依不适时;依真实或依不真实;依柔和或依粗暴;依有意义或依无意义;作为慈心之人或作为嗔心之人。’诸比丘,他人讲话时依适时或依不适时;诸比丘,他人讲话时依真实或依不真实;诸比丘,他人讲话时依柔和或依粗暴;诸比丘,他人讲话时依有意义或依无意义;诸比丘,他人讲话时作为慈心之人或作为嗔心之人。诸比丘,你们应该如此学习:‘我们的心不要变化。不要发出邪恶的语言。要住于悲悯、慈心,而不是嗔心。以慈俱在之心遍满该人而住。对于世上一切的彼所缘,以广大、宽广、无量、无怨、无嗔、与恒河等同的心遍满而住。’诸比丘,你们应该如此学习。”

231 “诸比丘,例如,有经过鞣制,经过充分鞣制,经过彻底鞣制,如木棉般柔软,没有哗啦啦声音、没有沙啦啦声音的猫皮。此时,有人拿来木片或小石头。他如下说道:‘我要用此木片或小石头让此经过鞣制,经过充分鞣制,经过彻底鞣制,如木棉般柔软,没有哗啦啦声音、没有沙啦啦声音的猫皮发出哗啦啦的声音,发出沙啦啦的声音。’诸比丘,对此如何思考?彼人能否用木片或小石头让经过鞣制,经过充分鞣制,经过彻底鞣制,如木棉般柔软,没有哗啦啦声音、没有沙啦啦声音的猫皮发出哗啦啦的声音,发出沙啦啦的声音?”

“此不可能,尊师。”

“此为何故?”

“尊师,因为此猫皮经过鞣制,经过充分鞣制,经过彻底鞣制,如木棉般柔软,没有哗啦啦声音,没有沙啦啦声音,令其发出哗啦啦的声音,发出沙啦啦的声音并非易事。在那之前,彼人会疲惫、恼乱。”

“诸比丘,正像这样,当他人对你们讲话时使用五种说话方式:‘依适时或依不适时;依真实或依不真实;依柔和或依粗暴;依有意义或依无意义;作为慈心之人或作为嗔心之人。’诸比丘,他人讲话时依适时或依不适时;诸比丘,他人讲话时依真实或依不真实;诸比丘,他人讲话时依柔和或依粗暴;诸比丘,他人讲话时依有意义或依无意义;诸比丘,他人讲话时作为慈心之人或作为嗔心之人。诸比丘,你们应该如此学习:‘我们的心不要变化。不要发出邪恶的语言。要住于悲悯、慈心,而不是嗔心。以慈俱在之心遍满该人而住。对于世上一切的彼所缘,以广大、宽广、无量、无怨、无嗔、与猫皮等同的心遍满而住。’诸比丘,你们应该如此学习。”

232 “诸比丘,当被卑贱的强盗用两面带柄的锯锯断手脚,此时如果心生愤怒,其因此而不是我的教导的实践者。因此,诸比丘,你们应该如此学习:‘我们的心不要变化。不要发出邪恶的语言。要住于悲悯、慈心,而不是嗔心。以慈俱在之心遍满该人而住。对于世上一切的彼所缘,以广大、宽广、无量、无怨、无嗔的慈俱在之心遍满而住。’诸比丘,你们应该如此学习。”

233 “诸比丘,你们要时常作意此锯譬喻的教导。诸比丘,你们是否看到你们不认可的或细小或粗大的言路了吗?”

“尊师,没看到。”

“诸比丘,因此,你们要时常作意此锯譬喻的教导。其会成为你们长久的利益和安乐。”

此为佛陀所说。彼比丘众内心喜悦,欢喜佛陀所说。

(锯譬喻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