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第九、二种浅观经(Dvedhavitakkasuttam)

206 如是我闻。

一次,佛陀住在舍卫城附近的祇陀林给孤独园。在此,佛陀对比丘众说道:“诸比丘。”

“尊师。”彼比丘众应诺佛陀。

佛陀如下说道:“诸比丘,记得在我成正等觉以前,还是尚未现等觉的菩萨时,我如下思考:‘我将浅观分为两种,分为两种而住如何?’于是,诸比丘,彼我将此欲浅观、嗔浅观、害浅观,把它们分为第一种,将此离欲浅观、不嗔浅观、不害浅观,把它们分为第二种。”

207 “诸比丘,于是,于如此不放逸、精进、自我努力而住的彼我生起欲浅观。其如下深知:‘此欲浅观于我生起。其亦为伤害自己而起,亦为伤害他者而起,亦为伤害双方而起,灭尽智慧,含有恼害,不令至涅槃。’

诸比丘,在深入察觉中,‘为伤害自己而起’之念亦于我灭尽。诸比丘,在深入察觉中,‘为伤害他者而起’之念亦于我灭尽。诸比丘,在深入察觉中,‘为伤害双方而起’之念亦于我灭尽。诸比丘,在深入察觉中,‘灭尽智慧,含有恼害,不令至涅槃’之念亦于我灭尽。诸比丘,彼我对于不断生起的欲浅观加以舍断、去除、令其熄灭。”

208 “诸比丘,于如此不放逸、精进、自我努力而住的彼我生起嗔浅观。其如下深知:‘此嗔浅观于我生起。其亦为伤害自己而起,亦为伤害他者而起,亦为伤害双方而起,灭尽智慧,含有恼害,不令至涅槃。’

诸比丘,在深入察觉中,‘为伤害自己而起’之念亦于我灭尽。诸比丘,在深入察觉中,‘为伤害他者而起’之念亦于我灭尽。诸比丘,在深入察觉中,‘为伤害双方而起’之念亦于我灭尽。诸比丘,在深入察觉中,‘灭尽智慧,含有恼害,不令至涅槃’之念亦于我灭尽。诸比丘,彼我对于不断生起的嗔浅观加以舍断、去除、令其熄灭。

诸比丘,于如此不放逸、精进、自我努力而住的彼我生起害浅观。其如下深知:‘此害浅观于我生起。其亦为伤害自己而起,亦为伤害他者而起,亦为伤害双方而起,灭尽智慧,含有恼害,不令至涅槃。’

诸比丘,在深入察觉中,‘为伤害自己而起’之念亦于我灭尽。诸比丘,在深入察觉中,‘为伤害他者而起’之念亦于我灭尽。诸比丘,在深入察觉中,‘为伤害双方而起’之念亦于我灭尽。诸比丘,在深入察觉中,‘灭尽智慧,含有恼害,不令至涅槃’之念亦于我灭尽。诸比丘,彼我对于不断生起的害浅观加以舍断、去除、令其熄灭。

诸比丘,比丘大量地随观、探求哪里,心就会朝向哪里。诸比丘,比丘大量地随观、探求欲浅观,舍弃离欲浅观,做大量的欲浅观,其心就会朝向彼欲浅观。诸比丘,比丘大量地随观、探求嗔浅观,舍弃不嗔浅观,做大量的嗔浅观,其心就会朝向彼嗔浅观。比丘大量地随观、探求害浅观,舍弃不害浅观,做大量的害浅观,其心就会朝向彼害浅观。

诸比丘,恰似在雨季的最后一个月,在秋收的繁忙季节,牧牛者守护着牛群。他不断地用木棒打牛,驱赶、控制、防范。此为何故?诸比丘,因为彼牧牛者知道不这样则将被杀戮、被拘捕、被没收、被呵责。像这样,诸比丘,我看到了诸不善法中的过患、虚假、杂染,看到了诸善法的离欲功德和清净增益。”

209 “诸比丘,于是,于如此不放逸、精进、自我努力而住的彼我生起离欲浅观。其如下深知:‘此离欲浅观于我生起。其亦为不伤害自己而起,亦为不伤害他者而起,亦为不伤害双方而起,增大智慧,无有恼害,令至涅槃。’诸比丘,我即使一个夜晚对其加以随观、探求,也没有因此而生起怖畏。诸比丘,我即使一个白天亦对其加以随观、探求,也没有因此而生起怖畏。诸比丘,我即使一个日夜对其加以随观、探求,也没有因此而生起怖畏。然而,诸比丘,过久对其加以随观、探求的我,身体疲惫。因为身体疲惫,故心散乱。因为心散乱,故心远离定。诸比丘,彼我仅于内部令心安静、安稳、统一、入定。此为何故?因为‘不能令我的心散乱。’”

210 “诸比丘,于如此不放逸、精进、自我努力而住的彼我生起不嗔浅观。其如下深知:‘此不嗔浅观于我生起。其亦为不伤害自己而起,亦为不伤害他者而起,亦为不伤害双方而起,增大智慧,无有恼害,令至涅槃。’诸比丘,我即使一个夜晚对其加以随观、探求,也没有因此而生起怖畏。诸比丘,我即使一个白天亦对其加以随观、探求,也没有因此而生起怖畏。诸比丘,我即使一个日夜对其加以随观、探求,也没有因此而生起怖畏。然而,诸比丘,过久对其加以随观、探求的我,身体疲惫。因为身体疲惫,故心散乱。因为心散乱,故心远离定。诸比丘,彼我仅于内部令心安静、安稳、统一、入定。此为何故?因为‘不能令我的心散乱。’

诸比丘,于如此不放逸、精进、自我努力而住的彼我生起不害浅观。其如下深知:‘此不害浅观于我生起。其亦为不伤害自己而起,亦为不伤害他者而起,亦为不伤害双方而起,增大智慧,无有恼害,令至涅槃。’诸比丘,我即使一个夜晚对其加以随观、探求,也没有因此而生起怖畏。诸比丘,我即使一个白天对其加以随观、探求,也没有因此而生起怖畏。诸比丘,我即使一个日夜对其加以随观、探求,也没有因此而生起怖畏。然而,诸比丘,过久对其加以随观、探求的我,身体疲惫。因为身体疲惫,故心散乱。因为心散乱,故心远离定。诸比丘,彼我仅于内部令心安静、安稳、统一、入定。此为何故?因为‘不能令我的心散乱。’

诸比丘,比丘大量地随观、探求哪里,心就会朝向哪里。诸比丘,比丘大量地随观、探求离欲浅观,舍弃欲浅观,做大量的离欲浅观,其心就会朝向彼离欲浅观。诸比丘,比丘大量地随观、探求不嗔浅观,舍弃嗔浅观,做大量的不嗔浅观,其心就会朝向彼不嗔浅观。比丘大量地随观、探求不害浅观,舍弃害浅观,做大量的不害浅观,其心就会朝向彼不害浅观。

诸比丘,恰似在夏季的最后一个月,在一切谷物被收获在村边时,牧牛者看管着牛群。他去到树下、野外时必须作意:‘此是牛群’。像这样,诸比丘必须作意念:‘此是法’。

211 “诸比丘,我的精进已经开始,不退转,念现前而不失念,身体轻安而无波动,心安定而专一。诸比丘,彼我由于离开诸欲,离开诸不善法,到达并住立于有浅观、有深观、因远离而生喜和乐的初禅。由于浅观和深观的寂灭,到达并住立于内部清净的心一境性,到达无浅观、无深观、具有因定而生喜和乐的第二禅。离开喜,住于舍,具念,具正知,以身体感知乐,到达并住立于圣者所称的‘有舍、具念、住于乐’的第三禅。舍弃乐,舍弃苦,以前早已熄灭喜和忧,到达并住立于非苦非乐、舍念遍净的第四禅。”

212 “诸比丘,其以如此安定、遍净、净白、无秽、离随烦恼、柔软、堪任、住立、已达不动之心,将心转向宿住随念智。其随念着多种宿住。例如,一生、二生、三生、四生、五生、十生、二十生、三十生、四十生、五十生、一百生、一千生、十万生,多个坏劫生、多个成劫生、多个坏成劫生。‘在那里,我具有这样的名、这样的姓、这样的种姓、这样的食物,感受这样的乐和苦,具有这样的寿命。在那里死去,再生到那里。在那里,我具有这样的名、这样的姓、这样的种姓、这样的食物,感受这样的乐和苦,具有这样的寿命。在那里死去,再生到这里。’像这样,随念着具有行相、具有境况的多种宿住。诸比丘,这是我于初夜分到达的第一明。无明被打破,明生起。黑暗被打破,光明生起,正如不放逸、精进、自我努力而住者。”

213 “诸比丘,其以如此安定、遍净、净白、无秽、离随烦恼、柔软、堪任、住立、已达不动之心,将心转向众有情的死生智。其以清净、非凡的天眼观察卑贱、高贵、美丽、丑陋、善趣、恶趣的众有情的死亡、再生,了知众有情随业而行。‘事实上,这些受人尊敬的有情因为具足身恶业,具足语恶业,具足意恶业,诽谤圣人,是邪见者,是邪见业的受持者。他们的身体破灭,死后将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然而,那些受人尊敬的有情因为具足身善业,具足语善业,具足意善业,不诽谤圣人,是正见者,是正见业的受持者。他们的身体破灭,死后将再生于善道的天界。’像这样,以清净、非凡的天眼观察卑贱、高贵、美丽、丑陋、善趣、恶趣的众有情的死亡、再生,了知众有情随业而行。诸比丘,这是我于中夜分到达的第二明。无明被打破,明生起。黑暗被打破,光明生起,正如不放逸、精进、自我努力而住者。”

214 “诸比丘,其以如此安定、遍净、净白、无秽、离随烦恼、柔软、堪任、住立、已达不动之心,将心转向诸烦恼的灭尽智。其如实了知‘此是苦’,如实了知‘此是苦的生起’,如实了知‘此是苦的灭尽’,如实了知‘此是通往苦灭尽的行道’。如实了知‘这些是烦恼’,如实了知‘此是烦恼的生起’,如实了知‘此是烦恼的灭尽’,如实了知‘此是通往烦恼灭尽的行道’。如此了知、如此见的我,心从欲的烦恼中解脱出来,从存在的烦恼中解脱出来,从无明的烦恼中解脱出来,于解脱生起‘获得解脱’之智。了知‘生命已尽,梵行已毕,应作已作,无有再生’。诸比丘,这是我于后夜分到达的第三明。无明被打破,明生起。黑暗被打破,光明生起,正如不放逸、精进、自我努力而住者。”

215 “诸比丘,例如,密林里有大片的沼泽低地。大队鹿群接近那里而住。这时,如果某人不希望其饶益,不希望其获得利益,不希望其无碍安稳,有安稳、平安、乐走之路,其关闭该路,打开邪路,放置雄鹿做诱,放置雌鹿做诱。因为如此,诸比丘,后来彼大队鹿群将遭遇不幸和灾难。诸比丘,如果某人希望大队鹿群饶益、希望其获得利益、希望其无碍安稳,有安稳、平安、乐走之路,其打开该路,关闭邪路,赶走雄鹿,驱逐雌鹿。因为如此,诸比丘,后来彼大队鹿群将获得繁荣、增长、扩大。

诸比丘,我为了教授意义而讲述此比喻。此即是其含义。诸比丘,‘大片的沼泽低地’,此就是诸欲的同义语。诸比丘,‘大队鹿群’,此就是诸有情的同义语。诸比丘,‘不希望其饶益,不希望其获得利益,不希望其无碍安稳之人’,此就是恶魔的同义语。诸比丘,‘邪路’,此就是八邪道的同义语,即邪见、邪思、邪语、邪业、邪命、邪精进、邪念、邪定。诸比丘,‘雄鹿’,此就是欢喜贪的同义语。诸比丘,‘雌鹿’,此就是无明的同义语。诸比丘,‘希望其饶益,希望其获得利益,希望其无碍安稳之人’,此就是如来、阿罗汉、正等觉者的同义语。诸比丘,‘安稳、平安、乐走之路’,此就是八正道的同义语,即正见、正思、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

诸比丘,我已经为你们打开了安稳、平安、乐走之路,关闭了邪路,赶走了雄鹿,驱逐了雌鹿。诸比丘,作为导师,为了弟子的利益以慈悲行慈悲,所做之事已毕。诸比丘,有这些树下,有这些空弃房屋。诸比丘行禅定,不要放逸,不要将来后悔。这是我们对你们的教诫。”

此为佛陀所说。彼比丘众内心喜悦,欢喜佛陀所说。

(二种浅观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