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第七、丛林经(Vanapatthasuttam)

190 如是我闻。

一次,佛陀住在舍卫城附近的祇陀林给孤独园。在此,佛陀对比丘众说道:“诸比丘。”

“尊师。”彼比丘众应诺佛陀。

佛陀如下说道:“诸比丘,我为你们讲丛林法门。你们仔细听,充分作意。我来说。”

“好,尊师。”彼比丘众应诺佛陀。

佛陀如下说道:

191 “诸比丘,在此,比丘依止某丛林而住。对于其依止该丛林而住者,未现前的念没有现前,未得定的心没有得定,未灭尽的烦恼没有灭尽,未到达的无上无碍安稳没有到达,而且,依出家而应获得的此活命资具,即衣、托钵食、坐卧处、医药资具,此难以获得。诸比丘,该比丘如下缜密思考:‘我依止此丛林而住。对于依止此丛林而住的我,未现前的念没有现前,未得定的心没有得定,未灭尽的烦恼没有灭尽,未到达的无上无碍安稳没有到达,而且,依出家而应获得的此活命资具,即衣、托钵食、坐卧处、医药资具,此难以获得。’诸比丘,该比丘或黑夜或白昼将离开彼丛林,不会居住。”

192 “诸比丘,在此,比丘依止某丛林而住。对于其依止该丛林而住者,未现前的念没有现前,未得定的心没有得定,未灭尽的烦恼没有灭尽,未到达的无上无碍安稳没有到达,然而,依出家而应获得的此活命资具,即衣、托钵食、坐卧处、医药资具,此轻易获得。诸比丘,该比丘如下缜密思考:‘我依止此丛林而住。对于依止此丛林而住的我,未现前的念没有现前,未得定的心没有得定,未灭尽的烦恼没有灭尽,未到达的无上无碍安稳没有到达,然而,依出家而应获得的此活命资具,即衣、托钵食、坐卧处、医药资具,此轻易获得。然而,我不是为了衣而舍家出家,不是为了托钵食而舍家出家,不是为了坐卧处而舍家出家,不是为了医药资具而舍家出家。我依止此丛林而住。对于依止此丛林而住的我,未现前的念没有现前,未得定的心没有得定,未灭尽的烦恼没有灭尽,未到达的无上无碍安稳没有到达。’诸比丘,该比丘或黑夜或白昼将离开彼丛林,不会居住。”

193 “诸比丘,在此,比丘依止某丛林而住。对于其依止该丛林而住者,未现前的念现前,未得定的心得定,未灭尽的烦恼灭尽,未到达的无上无碍安稳到达,然而,依出家而应获得的此活命资具,即衣、托钵食、坐卧处、医药资具,此难以获得。诸比丘,该比丘如下缜密思考:‘我依止此丛林而住。对于依止此丛林而住的我,未现前的念现前,未得定的心得定,未灭尽的烦恼灭尽,未到达的无上无碍安稳到达。然而,依出家而应获得的此活命资具,即衣、托钵食、坐卧处、医药资具,此难以获得。然而,我不是为了衣而舍家出家,不是为了托钵食而舍家出家,不是为了坐卧处而舍家出家,不是为了医药资具而舍家出家。我依止此丛林而住。对于依止此丛林而住的我,未现前的念现前,未得定的心得定,未灭尽的烦恼灭尽,未到达的无上无碍安稳到达。’诸比丘,该比丘思考以后住于该丛林,不会离开。”

194 “诸比丘,在此,比丘依止某丛林而住。对于其依止该丛林而住者,未现前的念现前,未得定的心得定,未灭尽的烦恼灭尽,未到达的无上无碍安稳到达,而且,依出家而应获得的此活命资具,即衣、托钵食、坐卧处、医药资具,此轻易获得。诸比丘,该比丘如下缜密思考:‘我依止此丛林而住。对于依止此丛林而住的我,未现前的念现前,未得定的心得定,未灭尽的烦恼灭尽,未到达的无上无碍安稳到达,而且,依出家而应获得的此活命资具,即衣、托钵食、坐卧处、医药资具,此轻易获得。’诸比丘,该比丘一生都会住于该丛林,不会离开。”

195 “诸比丘,在此,比丘依止某村庄而住。对于其依止该村庄而住者,未现前的念没有现前,未得定的心没有得定,未灭尽的烦恼没有灭尽,未到达的无上无碍安稳没有到达,而且,依出家而应获得的此活命资具,即衣、托钵食、坐卧处、医药资具,此难以获得。诸比丘,该比丘如下缜密思考:我依止此村庄而住。对于依止此村庄而住的我,未现前的念没有现前,未得定的心没有得定,未灭尽的烦恼没有灭尽,未到达的无上无碍安稳没有到达,而且,依出家而应获得的此活命资具,即衣、托钵食、坐卧处、医药资具,此难以获得。诸比丘,该比丘或黑夜或白昼将离开彼村庄,不会居住。

诸比丘,在此,比丘依止某村庄而住。对于其依止该村庄而住者,未现前的念没有现前,未得定的心没有得定,未灭尽的烦恼没有灭尽,未到达的无上无碍安稳没有到达,然而,依出家而应获得的此活命资具,即衣、托钵食、坐卧处、医药资具,此轻易获得。诸比丘,该比丘如下缜密思考:‘我依止此村庄而住。对于依止此村庄而住的我,未现前的念没有现前,未得定的心没有得定,未灭尽的烦恼没有灭尽,未到达的无上无碍安稳没有到达,然而,依出家而应获得的此活命资具,即衣、托钵食、坐卧处、医药资具,此轻易获得。然而,我不是为了衣而舍家出家,不是为了托钵食而舍家出家,不是为了坐卧处而舍家出家,不是为了医药资具而舍家出家。我依止此村庄而住。对于依止此村庄而住的我,未现前的念没有现前,未得定的心没有得定,未灭尽的烦恼没有灭尽,未到达的无上无碍安稳没有到达。’诸比丘,该比丘或黑夜或白昼将离开彼村庄,不会居住。

诸比丘,在此,比丘依止某村庄而住。对于其依止该村庄而住者,未现前的念现前,未得定的心得定,未灭尽的烦恼灭尽,未到达的无上无碍安稳到达,然而,依出家而应获得的此活命资具,即衣、托钵食、坐卧处、医药资具,此难以获得。诸比丘,该比丘如下缜密思考:‘我依止此村庄而住。对于依止此村庄而住的我,未现前的念现前,未得定的心得定,未灭尽的烦恼灭尽,未到达的无上无碍安稳到达。然而,依出家而应获得的此活命资具,即衣、托钵食、坐卧处、医药资具,此难以获得。然而,我不是为了衣而舍家出家,不是为了托钵食而舍家出家,不是为了坐卧处而舍家出家,不是为了医药资具而舍家出家。我依止此村庄而住。对于依止此村庄而住的我,未现前的念现前,未得定的心得定,未灭尽的烦恼灭尽,未到达的无上无碍安稳到达。’诸比丘,该比丘思考以后住于该村庄,不会离开。

诸比丘,在此,比丘依止某村庄而住。对于其依止该村庄而住者,未现前的念现前,未得定的心得定,未灭尽的烦恼灭尽,未到达的无上无碍安稳到达,而且,依出家而应获得的此活命资具,即衣、托钵食、坐卧处、医药资具,此轻易获得。诸比丘,该比丘如下缜密思考:‘我依止此村庄而住。对于依止此村庄而住的我,未现前的念现前,未得定的心得定,未灭尽的烦恼灭尽,未到达的无上无碍安稳到达,而且,依出家而应获得的此活命资具,即衣、托钵食、坐卧处、医药资具,此轻易获得。’诸比丘,该比丘一生都会住于该村庄,不会离开。

诸比丘,在此,比丘依止某一城镇或某一都城或某一地区而住。对于其依止该城镇或都城或地区而住者,未现前的念没有现前,未得定的心没有得定,未灭尽的烦恼没有灭尽,未到达的无上无碍安稳没有到达,而且,依出家而应获得的此活命资具,即衣、托钵食、坐卧处、医药资具,此难以获得。诸比丘,该比丘如下缜密思考:‘我依止此城镇或都城或地区而住。对于依止此城镇或都城或地区而住的我,未现前的念没有现前,未得定的心没有得定,未灭尽的烦恼没有灭尽,未到达的无上无碍安稳没有到达,而且,依出家而应获得的此活命资具,即衣、托钵食、坐卧处、医药资具,此难以获得。’诸比丘,该比丘或黑夜或白昼将离开彼城镇或都城或地区,不会居住。

诸比丘,在此,比丘依止某一城镇或某一都城或某一地区而住。对于其依止该城镇或都城或地区而住者,未现前的念没有现前,未得定的心没有得定,未灭尽的烦恼没有灭尽,未到达的无上无碍安稳没有到达,然而,依出家而应获得的此活命资具,即衣、托钵食、坐卧处、医药资具,此轻易获得。诸比丘,该比丘如下缜密思考:‘我依止此城镇或都城或地区而住。对于依止此城镇或都城或地区而住的我,未现前的念没有现前,未得定的心没有得定,未灭尽的烦恼没有灭尽,未到达的无上无碍安稳没有到达,然而,依出家而应获得的此活命资具,即衣、托钵食、坐卧处、医药资具,此轻易获得。然而,我不是为了衣而舍家出家,不是为了托钵食而舍家出家,不是为了坐卧处而舍家出家,不是为了医药资具而舍家出家。我依止此村庄而住。对于依止此城镇或都城或地区而住的我,未现前的念没有现前,未得定的心没有得定,未灭尽的烦恼没有灭尽,未到达的无上无碍安稳没有到达。’诸比丘,该比丘或黑夜或白昼将离开彼城镇或都城或地区,不会居住。

诸比丘,在此,比丘依止某一城镇或某一都城或某一地区而住。对于其依止该城镇或都城或地区而住者,未现前的念现前,未得定的心得定,未灭尽的烦恼灭尽,未到达的无上无碍安稳到达,然而,依出家而应获得的此活命资具,即衣、托钵食、坐卧处、医药资具,此难以获得。诸比丘,该比丘如下缜密思考:‘我依止此城镇或都城或地区而住。对于依止此城镇或都城或地区而住的我,未现前的念现前,未得定的心得定,未灭尽的烦恼灭尽,未到达的无上无碍安稳到达。然而,依出家而应获得的此活命资具,即衣、托钵食、坐卧处、医药资具,此难以获得。然而,我不是为了衣而舍家出家,不是为了托钵食而舍家出家,不是为了坐卧处而舍家出家,不是为了医药资具而舍家出家。我依止此城镇或都城或地区而住。对于依止此城镇或都城或地区而住的我,未现前的念现前,未得定的心得定,未灭尽的烦恼灭尽,未到达的无上无碍安稳到达。’诸比丘,该比丘思考以后住于该城镇或都城或地区,不会离开。

诸比丘,在此,比丘依止某一城镇或某一都城或某一地区而住。对于其依止该城镇或都城或地区而住者,未现前的念现前,未得定的心得定,未灭尽的烦恼灭尽,未到达的无上无碍安稳到达,而且,依出家而应获得的此活命资具,即衣、托钵食、坐卧处、医药资具,此轻易获得。诸比丘,该比丘如下缜密思考:‘我依止此城镇或都城或地区而住。对于依止此城镇或都城或地区而住的我,未现前的念现前,未得定的心得定,未灭尽的烦恼灭尽,未到达的无上无碍安稳到达,而且,依出家而应获得的此活命资具,即衣、托钵食、坐卧处、医药资具,此轻易获得。’诸比丘,该比丘一生都会住于该城镇或都城或地区,不会离开。

诸比丘,在此,比丘依止某人而住。对于其依止该人而住者,未现前的念没有现前,未得定的心没有得定,未灭尽的烦恼没有灭尽,未到达的无上无碍安稳没有到达,而且,依出家而应获得的此活命资具,即衣、托钵食、坐卧处、医药资具,此难以获得。诸比丘,该比丘如下缜密思考:‘我依止此人而住。对于依止此人而住的我,未现前的念没有现前,未得定的心没有得定,未灭尽的烦恼没有灭尽,未到达的无上无碍安稳没有到达,而且,依出家而应获得的此活命资具,即衣、托钵食、坐卧处、医药资具,此难以获得。’诸比丘,该比丘或黑夜或白昼将会不辞而别离开彼人,不会追随。”

196 “诸比丘,在此,比丘依止某人而住。对于其依止该人而住者,未现前的念没有现前,未得定的心没有得定,未灭尽的烦恼没有灭尽,未到达的无上无碍安稳没有到达,然而,依出家而应获得的此活命资具,即衣、托钵食、坐卧处、医药资具,此轻易获得。诸比丘,该比丘如下缜密思考:‘我依止此人而住。对于依止此人而住的我,未现前的念没有现前,未得定的心没有得定,未灭尽的烦恼没有灭尽,未到达的无上无碍安稳没有到达,然而,依出家而应获得的此活命资具,即衣、托钵食、坐卧处、医药资具,此轻易获得。然而,我不是为了衣而舍家出家,不是为了托钵食而舍家出家,不是为了坐卧处而舍家出家,不是为了医药资具而舍家出家。我依止此人而住。对于依止此人而住的我,未现前的念没有现前,未得定的心没有得定,未灭尽的烦恼没有灭尽,未到达的无上无碍安稳没有到达。’诸比丘,该比丘或黑夜或白昼将会不辞而别离开彼人,不会追随。”

197 “诸比丘,在此,比丘依止某人而住。对于其依止该人而住者,未现前的念现前,未得定的心得定,未灭尽的烦恼灭尽,未到达的无上无碍安稳到达,然而,依出家而应获得的此活命资具,即衣、托钵食、坐卧处、医药资具,此难以获得。诸比丘,该比丘如下缜密思考:‘我依止此人而住。对于依止此人而住的我,未现前的念现前,未得定的心得定,未灭尽的烦恼灭尽,未到达的无上无碍安稳到达。然而,依出家而应获得的此活命资具,即衣、托钵食、坐卧处、医药资具,此难以获得。然而,我不是为了衣而舍家出家,不是为了托钵食而舍家出家,不是为了坐卧处而舍家出家,不是为了医药资具而舍家出家。我依止此人而住。对于依止此人而住的我,未现前的念现前,未得定的心得定,未灭尽的烦恼灭尽,未到达的无上无碍安稳到达。’诸比丘,该比丘思考以后将追随该人,不会离开。”

198 “诸比丘,在此,比丘依止某人而住。对于其依止该人而住者,未现前的念现前,未得定的心得定,未灭尽的烦恼灭尽,未到达的无上无碍安稳到达,而且,依出家而应获得的此活命资具,即衣、托钵食、坐卧处、医药资具,此轻易获得。诸比丘,该比丘如下缜密思考:‘我依止此人而住。对于依止此人而住的我,未现前的念现前,未得定的心得定,未灭尽的烦恼灭尽,未到达的无上无碍安稳到达,而且,依出家而应获得的此活命资具,即衣、托钵食、坐卧处、医药资具,此轻易获得。’诸比丘,该比丘一生都会追随该人,不会离开,即使被驱赶。”

此为佛陀所说。彼比丘众内心喜悦,欢喜佛陀所说。

(丛林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