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第六、心荒芜经(Cetokhilasuttam)

185 如是我闻。

一次,佛陀住在舍卫城附近的祇陀林给孤独园。在此,佛陀对比丘众说道:“诸比丘。”

“尊师。”彼比丘众应诺佛陀。

佛陀如下说道:“诸比丘,任何比丘,如果五心荒芜尚未被舍弃,五心束缚尚未被断除,其于此法和律上会获得繁荣、增长、扩大,这样的道理不存在。

哪些是其尚未被舍弃的五心荒芜?

诸比丘,在此,比丘对导师怀疑、疑惑、不信解、不净信。诸比丘,彼比丘对导师怀疑、疑惑、不信解、不净信,其就不能倾心于勇猛、专修、坚忍、精勤。像这样,不能倾心于勇猛、专修、坚忍、精勤,此为第一尚未被舍弃的心荒芜。

进而,诸比丘,比丘对法怀疑、疑惑、不信解、不净信。诸比丘,彼比丘对法怀疑、疑惑、不信解、不净信,其就不能倾心于勇猛、专修、坚忍、精勤。像这样,不能倾心于勇猛、专修、坚忍、精勤,此为第二尚未被舍弃的心荒芜。

进而,诸比丘,比丘对僧怀疑、疑惑、不信解、不净信。诸比丘,彼比丘对僧怀疑、疑惑、不信解、不净信,其就不能倾心于勇猛、专修、坚忍、精勤。像这样,不能倾心于勇猛、专修、坚忍、精勤,此为第三尚未被舍弃的心荒芜。

进而,诸比丘,比丘对学怀疑、疑惑、不信解、不净信。诸比丘,彼比丘对学怀疑、疑惑、不信解、不净信,其就不能倾心于勇猛、专修、坚忍、精勤。像这样,不能倾心于勇猛、专修、坚忍、精勤,此为第四尚未被舍弃的心荒芜。

进而,诸比丘,比丘对同修行者嗔恚、不合意、存害心、厌恶。诸比丘,彼比丘对同修行者嗔恚、不合意、存害心、厌恶,其就不能倾心于勇猛、专修、坚忍、精勤。像这样,不能倾心于勇猛、专修、坚忍、精勤,此为第五尚未被舍弃的心荒芜。

此为尚未被舍弃的五心荒芜。”

186 “哪些是其尚未被断除的五心束缚?

诸比丘,在此,比丘于诸欲是未离欲者,未离意欲,未离爱情,未离渴求,未离热恼,未离渴望。诸比丘,彼比丘于诸欲是未离欲者,未离意欲,未离爱情,未离渴求,未离热恼,未离渴望,其就不能倾心于勇猛、专修、坚忍、精勤。像这样,不能倾心于勇猛、专修、坚忍、精勤,此为第一尚未被断除的心束缚。

进而,诸比丘,比丘于身体是未离欲者,未离意欲,未离爱情,未离渴求,未离热恼,未离渴望。诸比丘,彼比丘于身体是未离欲者,未离意欲,未离爱情,未离渴求,未离热恼,未离渴望,其就不能倾心于勇猛、专修、坚忍、精勤。像这样,不能倾心于勇猛、专修、坚忍、精勤,此为第二尚未被断除的心束缚。

进而,诸比丘,比丘于色是未离欲者,未离意欲,未离爱情,未离渴求,未离热恼,未离渴望。诸比丘,比丘于色是未离欲者,未离意欲,未离爱情,未离渴求,未离热恼,未离渴望,其就不能倾心于勇猛、专修、坚忍、精勤。像这样,不能倾心于勇猛、专修、坚忍、精勤,此为第三尚未被断除的心束缚。

进而,诸比丘,比丘随欲满腹而食,专注于躺卧乐、睡眠乐而住。诸比丘,比丘随欲满腹而食,专注于躺卧乐、睡眠乐而住,其就不能倾心于勇猛、专修、坚忍、精勤。像这样,不能倾心于勇猛、专修、坚忍、精勤,此为第四尚未被断除的心束缚。

进而,诸比丘,比丘志求某一天众而行梵行:‘我通过此戒或戒禁或苦行或梵行而生为天或天众。’诸比丘,比丘志求某一天众而行梵行:‘我通过此戒或戒禁或苦行或梵行而生为天或天众’,其就不能倾心于勇猛、专修、坚忍、精勤。像这样,不能倾心于勇猛、专修、坚忍、精勤,此为第五尚未被断除的心束缚。

此为尚未被断除的五心束缚。

诸比丘,任何比丘,如果此五心荒芜尚未被舍弃,此五心束缚尚未被断除,其于此法和律上会获得繁荣、增长、扩大,这样的道理不存在。”

187 “诸比丘,任何比丘,如果五心荒芜被舍弃,五心束缚被断除,其于此法和律上会获得繁荣、增长、扩大,这样的道理存在。

哪些是其被舍弃的五心荒芜?

诸比丘,在此,比丘对导师不怀疑、不疑惑、信解、净信。诸比丘,彼比丘对导师不怀疑、不疑惑、信解、净信,其就能倾心于勇猛、专修、坚忍、精勤。像这样,倾心于勇猛、专修、坚忍、精勤,此为第一被舍弃的心荒芜。

进而,诸比丘,比丘对法不怀疑、不疑惑、信解、净信。诸比丘,彼比丘对法不怀疑、不疑惑、信解、净信,其就能倾心于勇猛、专修、坚忍、精勤。像这样,倾心于勇猛、专修、坚忍、精勤,此为第二被舍弃的心荒芜。

进而,诸比丘,比丘对僧不怀疑、不疑惑、信解、净信。诸比丘,彼比丘对僧不怀疑、不疑惑、信解、净信,其就能倾心于勇猛、专修、坚忍、精勤。像这样,倾心于勇猛、专修、坚忍、精勤,此为第三被舍弃的心荒芜。

进而,诸比丘,比丘对学不怀疑、不疑惑、信解、净信。诸比丘,彼比丘对学不怀疑、不疑惑、信解、净信,其就能倾心于勇猛、专修、坚忍、精勤。像这样,倾心于勇猛、专修、坚忍、精勤,此为第四被舍弃的心荒芜。

进而,诸比丘,比丘对同修行者不嗔恚、无不合意、不存害心、不厌恶。诸比丘,彼比丘对同修行者不嗔恚、无不合意、不存害心、不厌恶,其就能倾心于勇猛、专修、坚忍、精勤。像这样,倾心于勇猛、专修、坚忍、精勤,此为第五被舍弃的心荒芜。

此为被舍弃的五心荒芜,”

188 “哪些是其被断除的五心束缚?

诸比丘,在此,比丘于诸欲是离欲者,离意欲,离爱情,离渴求,离热恼,离渴望。诸比丘,彼比丘于诸欲是离欲者,离意欲,离爱情,离渴求,离热恼,离渴望,其就能倾心于勇猛、专修、坚忍、精勤。像这样,倾心于勇猛、专修、坚忍、精勤,此为第一被断除的心束缚。

进而,诸比丘,比丘于身体是离欲者,离意欲,离爱情,离渴求,离热恼,离渴望。诸比丘,彼比丘于身体是离欲者,离意欲,离爱情,离渴求,离热恼,离渴望,其就能倾心于勇猛、专修、坚忍、精勤。像这样,倾心于勇猛、专修、坚忍、精勤,此为第二被断除的心束缚。

进而,诸比丘,比丘于色是离欲者,离意欲,离爱情,离渴求,离热恼,离渴望。诸比丘,比丘于色是离欲者,离意欲,离爱情,离渴求,离热恼,离渴望,其就能倾心于勇猛、专修、坚忍、精勤。像这样,倾心于勇猛、专修、坚忍、精勤,此为第三被断除的心束缚。

进而,诸比丘,比丘不随欲满腹而食,不专注于躺卧乐、睡眠乐而住。诸比丘,比丘不随欲满腹而食,不专注于躺卧乐、睡眠乐而住,其就能倾心于勇猛、专修、坚忍、精勤。像这样,倾心于勇猛、专修、坚忍、精勤,此为第四被断除的心束缚。

进而,诸比丘,比丘不志求某一天众而行梵行:‘我通过此戒或戒禁或苦行或梵行而生为天或天众。’诸比丘,比丘不志求某一天众而行梵行:‘我通过此戒或戒禁或苦行或梵行而生为天或天众’,其就能倾心于勇猛、专修、坚忍、精勤。像这样,倾心于勇猛、专修、坚忍、精勤,此为第五被断除的心束缚。

此为被断除的五心束缚。

诸比丘,任何比丘,如果此五心荒芜被舍弃,此五心束缚被断除,其于此法和律上会获得繁荣、增长、扩大,这样的道理存在。”

189 “其修习具足欲定和精勤行的神足,修习具足心定和精勤行的神足,修习具足精进定和精勤行的神足,修习具足观定和精勤行的神足,第五就是依勤勇。诸比丘,像这样,具足勤勇等十五支的彼比丘可以破壳,可以正等觉,可以证得无上的无碍安稳。

诸比丘,例如有八个或十个或十二个鸡蛋。母鸡小心翼翼地坐卧在其上面,小心翼翼地温暖,小心翼翼地孵化。即使母鸡不生起以下的欲望:‘啊,我的小鸡或用爪或用喙打破蛋壳,则将平安地孵化出来。’此时,彼小鸡也会或用爪或用喙打破蛋壳,可以平安地孵化出来。

诸比丘,像这样,具足勤勇等十五支的彼比丘可以破壳,可以正等觉,可以证得无上的无碍安稳。”

此为佛陀所说。彼比丘众内心喜悦,欢喜佛陀所说。

(心荒芜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