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第五、推理经(Anumanasuttam)

181 如是我闻。

一次,尊者摩诃目犍连住在跋祗国鳄山城附近的恐怖林鹿苑。在此,尊者摩诃目犍连对比丘众说道:“诸朋友。”

“尊者。”彼比丘众应答尊者摩诃目犍连。

尊者摩诃目犍连如下说道:“诸朋友,比丘请求:‘诸尊者对我说!我有话要对诸尊者说!’如果其是粗恶语者,满是恶语业行法,不堪忍受,对教诫不善取舍,那么,同修行者应考虑不对其说明,应考虑不对其教导,应考虑不对此人予以信赖。

诸朋友,是哪些恶语业行法?诸朋友,在此,比丘是恶欲者,为诸邪欲所控制。诸朋友,比丘是恶欲者,为诸邪欲所控制,此也是恶语业行法。

进而,诸朋友,比丘是自赞毁他者。诸朋友,比丘是自赞毁他者,此也是恶语业行法。

进而,诸朋友,比丘是易怒者,是被愤怒征服者。诸朋友,比丘是易怒者,是被愤怒征服者,此也是恶语业行法。

进而,诸朋友,比丘是易怒者,是因愤怒而有怨恨者。诸朋友,比丘是易怒者,是因愤怒而有怨恨者,此也是恶语业行法。

进而,诸朋友,比丘是易怒者,是因愤怒而耿耿于怀者。诸朋友,比丘是易怒者,是因愤怒而耿耿于怀者,此也是恶语业行法。

进而,诸朋友,比丘是易怒者,是说出愤怒语言者。诸朋友,比丘是易怒者,是说出愤怒语言者,此也是恶语业行法。进而,诸朋友,比丘被责备者责备却与责备者敌对。诸朋友,比丘被责备者责备却与责备者敌对,此也是恶语业行法。

进而,诸朋友,比丘被责备者责备却呵责责备者。诸朋友,比丘被责备者责备却呵责责备者,此也是恶语业行法。

进而,诸朋友,比丘被责备者责备却顶撞责备者。诸朋友,比丘被责备者责备却顶撞责备者,此也是恶语业行法。

进而,诸朋友,比丘被责备者责备却问东答西,回避话题,明显表示愤恨、嗔恚、不满。诸朋友,比丘被责备者责备却问东答西,回避话题,明显表示愤恨、嗔恚、不满,此也是恶语业行法。

进而,诸朋友,比丘被责备者责备却对舍断不能解答。诸朋友,比丘被责备者责备却对舍断不能解答,此也是恶语业行法。

进而,诸朋友,比丘是伪善者、恼害者。诸朋友,比丘是伪善者、恼害者,此也是恶语业行法。

进而,诸朋友,比丘是嫉妒者、悭吝者。诸朋友,比丘是嫉妒者、悭吝者,此也是恶语业行法。

进而,诸朋友,比丘是狡猾者、诳惑者。诸朋友,比丘是狡猾者、诳惑者,此也是恶语业行法。

进而,诸朋友,比丘是傲慢者、过慢者。诸朋友,比丘是傲慢者、过慢者,此也是恶语业行法。

进而,诸朋友,比丘执持我见,固执、难舍。诸朋友,比丘执持我见,固执、难舍,此也是恶语业行法。

诸朋友,此即是所谓的恶语业行法。”

182 “诸朋友,比丘请求:‘诸尊者对我说!我有话要对诸尊者说!’如果其是善语者,具足善语业行法,堪忍,对教诫善取舍,那么,同修行者应考虑对其说明,应考虑对其教导,应考虑对此人予以信赖。

诸朋友,是哪些善语业行法?诸朋友,在此,比丘不是恶欲者,不为诸邪欲所控制。诸朋友,比丘不是恶欲者,不为诸邪欲所控制,此也是善语业行法。

进而,诸朋友,比丘不是自赞毁他者。诸朋友,比丘不是自赞毁他者,此也是善语业行法。

进而,诸朋友,比丘不是易怒者,不是被愤怒征服者。诸朋友,比丘不是易怒者,不是被愤怒征服者,此也是善语业行法。

进而,诸朋友,比丘不是易怒者,不是因愤怒而有怨恨者。诸朋友,比丘不是易怒者,不是因愤怒而有怨恨者,此也是善语业行法。

进而,诸朋友,比丘不是易怒者,不是因愤怒而耿耿于怀者。诸朋友,比丘不是易怒者,不是因愤怒而耿耿于怀者,此也是善语业行法。

进而,诸朋友,比丘不是易怒者,不是说出愤怒语言者。诸朋友,比丘不是易怒者,不是说出愤怒语言者,此也是善语业行法。

进而,诸朋友,比丘被责备者责备却不与责备者敌对。诸朋友,比丘被责备者责备却不与责备者敌对,此也是善语业行法。

进而,诸朋友,比丘被责备者责备却不呵责责备者。诸朋友,比丘被责备者责备却不呵责责备者,此也是善语业行法。

进而,诸朋友,比丘被责备者责备却不顶撞责备者。诸朋友,比丘被责备者责备却不顶撞责备者,此也是善语业行法。

进而,诸朋友,比丘被责备者责备却不问东答西,不回避话题,不明显表示愤恨、嗔恚、不满。诸朋友,比丘被责备者责备却不问东答西,不回避话题,不明显表示愤恨、嗔恚、不满,此也是善语业行法。

进而,诸朋友,比丘被责备者责备却能对舍断加以解答。诸朋友,比丘被责备者责备却能对舍断加以解答,此也是善语业行法。

进而,诸朋友,比丘不是伪善者,不是恼害者。诸朋友,比丘不是伪善者,不是恼害者,此也是善语业行法。

进而,诸朋友,比丘不是嫉妒者,不是悭吝者。诸朋友,比丘不是嫉妒者,不是悭吝者,此也是善语业行法。

进而,诸朋友,比丘不是狡猾者,不是诳惑者。诸朋友,比丘不是狡猾者,不是诳惑者,此也是善语业行法。

进而,诸朋友,比丘不是傲慢者,不是过慢者。诸朋友,比丘不是固执者,不是过慢者,此也是善语业行法。

进而,诸朋友,比丘不执持己见,不固执,易舍。诸朋友,比丘不执持己见,不固执,易舍,此也是善语业行法。

诸朋友,此即是所谓的善语业行法。”

183 “在此,诸朋友,比丘应如此于自身推究自我:‘此人是恶欲者,为诸邪欲所控制。此人是我的不可喜、不可意。如果我也是恶欲者,为诸邪欲所控制,那么我也是他人的不可喜、不可意。’如此了知以后,诸朋友,比丘则生起‘我不做恶欲者,不为诸邪欲所控制’之心。

此人是自赞毁他者。此人是我的不可喜、不可意。如果我也是自赞毁他者,那么我也是他人的不可喜、不可意。如此了知以后,诸朋友,比丘则生起‘我不做自赞毁他者’之心。

此人是易怒者,是被愤怒征服者。此人是我的不可喜、不可意。如果我也是易怒者,是被愤怒征服者,那么我也是他人的不可喜、不可意。’如此了知以后,诸朋友,比丘则生起我不做易怒者,不做被愤怒征服者’之心。

‘此人是易怒者,是因愤怒而有怨恨者。此人是我的不可喜、不可意。如果我也是易怒者,是因愤怒而有怨恨者,那么我也是他人的不可喜、不可意。’如此了知以后,诸朋友,比丘则生起‘我不做易怒者,不做因愤怒而有怨恨者’之心。

‘此人是易怒者,是因愤怒而耿于怀者。此人是我的不可喜、不可意。如果我也是易怒者,是因愤怒而耿耿于怀者,那么我也是他人的不可喜、不可意。’如此了知以后,诸朋友,比丘则生起‘我不做易怒者,不做因愤怒而耿耿于怀者’之心。

‘此人是易怒者,是说出愤怒语言者。此人是我的不可喜、不可意。如果我也是易怒者,是说出愤怒语言者,那么我也是他人的不可喜、不可意。’如此了知以后,诸朋友,比丘则生起‘我不做易怒者,不做说出愤怒语言者’之心。

‘此人被责备者责备却与责备者敌对。此人是我的不可喜、不可意。如果我也被责备者责备却与责备者敌对,那么我也是他人的不可喜、不可意。’如此了知以后,诸朋友,比丘则生起‘我不要被责备者责备却与责备者敌对’之心。

‘此人被责备者责备却呵责责备者。此人是我的不可喜、不可意。如果我也被责备者责备却呵责责备者,那么我也是他人的不可喜、不可意。’如此了知以后,诸朋友,比丘则生起‘我不要被责备者责备却呵责责备者’之心。

‘此人被责备者责备却顶撞责备者。此人是我的不可喜、不可意。如果我也被责备者责备却顶撞责备者,那么我也是他人的不可喜、不可意。’如此了知以后,诸朋友,比丘则生起‘我不要被责备者责备却顶撞责备者’之心。

‘此人被责备者责备却问东答西,回避话题,明显表示愤恨、嗔恚、不满。此人是我的不可喜、不可意。如果我也被责备者责备却问东答西,回避话题,明显表示愤恨、嗔恚、不满,那么我也是他人的不可喜、不可意。’如此了知以后,诸朋友,比丘则生起‘我不要被责备者责备却问东答西,不回避话题,不明显表示愤恨、嗔恚、不满’之心。

‘此人被责备者责备却对舍断不能解答。此人是我的不可喜、不可意。如果我也被责备者责备却对舍断不能解答,那么我也是他人的不可喜、不可意。’如此了知以后,诸朋友,比丘则生起‘我要不被责备者责备,要能对舍断加以解答’之心。

‘此人是伪善者、恼害者。此人是我的不可喜、不可意。如果我也是伪善者、恼害者,那么我也是他人的不可喜、不可意。’如此了知以后,诸朋友,比丘则生起‘我不做伪善者,不做恼害者’之心。

此人是嫉妒者、悭吝者。此人是我的不可喜、不可意。如果我也是嫉妒者、悭吝者,那么我也是他人的不可喜、不可意。’如此了知以后,诸朋友,比丘则生起‘我不做嫉妒者,不做悭吝者’之心。

此人是狡猾者、诳惑者。此人是我的不可喜、不可意。如果我也是狡猾者、诳惑者,那么我也是他人的不可喜、不可意。’如此了知以后,诸朋友,比丘则生起‘我不做狡猾者,不做诳惑者’之心。

‘此人是傲慢者、过慢者。此人是我的不可喜、不可意。如果我也是傲慢者、过慢者,那么我也是他人的不可喜、不可意。’如此了知以后,诸朋友,比丘则生起‘我不做傲慢者,不做过慢者’之心。

‘此人执持我见,固执、难舍。此人是我的不可喜、不可意。如果我也执持我见,固执、难舍,那么我也是他人的不可喜、不可意。’如此了知以后,诸朋友,比丘则生起‘我不执持己见,不固执、易舍’之心。

184 “在此,诸朋友,比丘应如下于自身省察自我:‘我是否是恶欲者,是否为诸邪欲所控制?’诸朋友,如果比丘省察后如此了知:‘我是恶欲者,为诸邪欲所控制。’那么,诸朋友,比丘应为了彼恶不善法的舍弃而努力。诸朋友,如果比丘省察后如此了知:‘我不是恶欲者,不为诸邪欲所控制。那么,诸朋友,比丘因其喜悦,于诸善法日夜学习而住。

进而,诸朋友,比丘应如下于自身省察自我:‘我是否是自赞毁他者?’诸朋友,如果比丘省察后如此了知:‘我是自赞毁他者。’那么,诸朋友,比丘应为了彼恶不善法的舍弃而努力。诸朋友,如果比丘省察后如此了知:‘我不是自赞毁他者。’那么,诸朋友,比丘因其喜悦,于诸善法日夜学习而住。

进而,诸朋友,比丘应如下于自身省察自我:‘我是否是易怒者,是否是被愤怒征服者?’诸朋友,如果比丘省察后如此了知:‘我是易怒者,是被愤怒征服者。’那么,诸朋友,比丘应为了彼恶不善法的舍弃而努力。诸朋友,如果比丘省察后如此了知:‘我不是易怒者,不是被愤怒征服者。’那么,诸朋友,比丘因其喜悦,于诸善法日夜学习而住。

进而,诸朋友,比丘应如下于自身省察自我:‘我是否是易怒者,是否是因愤怒而有怨恨者?’诸朋友,如果比丘省察后如此了知:“我是易怒者,是因愤怒而有怨恨者。那么,诸朋友,比丘应为了彼恶不善法的舍弃而努力。诸朋友,如果比丘省察后如此了知:‘我不是易怒者,不是因愤怒而有怨恨者。’那么,诸朋友,比丘因其喜悦,于诸善法日夜学习而住。

进而,诸朋友,比丘应如下于自身省察自我:‘我是否是易怒者,是否是因愤怒而耿耿于怀者?’诸朋友,如果比丘省察后如此了知:我是易怒者,是因愤怒而耿耿于怀者。’那么,诸朋友,比丘应为了彼恶不善法的舍弃而努力。诸朋友,如果比丘省察后如此了知:‘我不是易怒者,不是因愤怒而耿耿于怀者。’那么,诸朋友,比丘因其喜悦,于诸善法日夜学习而住。

进而,诸朋友,比丘应如下于自身省察自我:‘我是否是易怒者,是否是说出愤怒语言者?’诸朋友,如果比丘省察后如此了知:‘我是易怒者,是说出愤怒语言者。’那么,诸朋友,比丘应为了彼恶不善法的舍弃而努力。诸朋友,如果比丘省察后如此了知:‘我不是易怒者,不是说出愤怒语言者。’那么,诸朋友,比丘因其喜悦,于诸善法日夜学习而住。

进而,诸朋友,比丘应如下于自身省察自我:‘我是否被责备者责备却与责备者敌对?’诸朋友,如果比丘省察后如此了知:‘我是被责备者责备却与责备者敌对。’那么,诸朋友,比丘应为了彼恶不善法的舍弃而努力。诸朋友,如果比丘省察后如此了知:‘我不是被责备者责备而与责备者敌对。’那么,诸朋友,比丘因其喜悦,于诸善法日夜学习而住。

进而,诸朋友,比丘应如下于自身省察自我:‘我是否被责备者责备却呵责责备者?’诸朋友,如果比丘省察后如此了知:‘我是被责备者责备却呵责责备者。’那么,诸朋友,比丘应为了彼恶不善法的舍弃而努力。诸朋友,如果比丘省察后如此了知:‘我不是被责备者责备而呵责责备者。’那么,诸朋友,比丘因其喜悦,于诸善法日夜学习而住。

进而,诸朋友,比丘应如下于自身省察自我:‘我是否被责备者责备却顶撞责备者?’诸朋友,如果比丘省察后如此了知:‘我是被责备者责备却顶撞责备者。’那么,诸朋友,比丘应为了彼恶不善法的舍弃而努力。诸朋友,如果比丘省察后如此了知:‘我不是被责备者责备而顶撞责备者。’那么,诸朋友,比丘因其喜悦,于诸善法日夜学习而住。

进而,诸朋友,比丘应如下于自身省察自我:‘我是否被责备者责备却问东答西,回避话题,明显表示愤恨、嗔恚、不满?’诸朋友,如果比丘省察后如此了知:‘我是被责备者责备却问东答西,回避话题,明显表示愤恨、嗔恚、不满。’那么,诸朋友,比丘应为了彼恶不善法的舍弃而努力。诸朋友,如果比丘省察后如此了知:‘我不是被责备者责备而问东答西,不回避话题,不明显表示愤恨、嗔恚、不满。’那么,诸朋友,比丘因其喜悦,于诸善法日夜学习而住。

进而,诸朋友,比丘应如下于自身省察自我:‘我是否被责备者责备却对舍断不能解答?’诸朋友,如果比丘省察后如此了知:‘我是被责备者责备却对舍断不能解答。’那么,诸朋友,比丘应为了彼恶不善法的舍弃而努力。诸朋友,如果比丘省察后如此了知:‘我不被责备者责备,能对舍断加以解答。’那么,诸朋友,比丘因其喜悦,于诸善法日夜学习而住。

进而,诸朋友,比丘应如下于自身省察自我:‘我是否是伪善者、恼害者?’诸朋友,如果比丘省察后如此了知:‘我是伪善者、恼害者。’那么,诸朋友,比丘应为了彼恶不善法的舍弃而努力。诸朋友,如果比丘省察后如此了知:‘我不是伪善者,不是恼害者。’那么,诸朋友,比丘因其喜悦,于诸善法日夜学习而住。

进而,诸朋友,比丘应如下于自身省察自我:‘我是否是嫉妒者、悭吝者?’诸朋友,如果比丘省察后如此了知:‘我是嫉妒者、悭吝者。’那么,诸朋友,比丘应为了彼恶不善法的舍弃而努力。诸朋友,如果比丘省察后如此了知:‘我不是嫉妒者,不是悭吝者。’那么,诸朋友,比丘因其喜悦,于诸善法日夜学习而住。

进而,诸朋友,比丘应如下于自身省察自我:‘我是否是狡猾者、诳惑者?’诸朋友,如果比丘省察后如此了知:‘我是狡猾者、诳惑者。’那么,诸朋友,比丘应为了彼恶不善法的舍弃而努力。诸朋友,如果比丘省察后如此了知:‘我不是狡猾者,不是诳惑者。’那么,诸朋友,比丘因其喜悦,于诸善法日夜学习而住。

进而,诸朋友,比丘应如下于自身省察自我:‘我是否是傲慢者、过慢者?’诸朋友,如果比丘省察后如此了知:‘我是傲慢者、过慢者。’那么,诸朋友,比丘应为了彼恶不善法的舍弃而努力。诸朋友,如果比丘省察后如此了知:‘我不是傲慢者,不是过慢者。’那么,诸朋友,比丘因其喜悦,于诸善法日夜学习而住。

进而,诸朋友,比丘应如下于自身省察自我:‘我是否执持我见,固执、难舍?’诸朋友,如果比丘省察后如此了知:‘我是执持我见,固执、难舍。’那么,诸朋友,比丘应为了彼恶不善法的舍弃而努力。诸朋友,如果比丘省察后如此了知:‘我不是执持己见,不固执、易舍。’那么,诸朋友,比丘因其喜悦,于诸善法日夜学习而住。

诸朋友,如果比丘省察后于自身发现了此所有恶不善法尚未断,那么,诸朋友,比丘应为了此所有恶不善法的舍弃而努力。诸朋友,如果比丘省察后于自身发现了此所有恶不善法已断,那么,诸朋友,比丘因其喜悦,于诸善法日夜学习而住。

诸朋友,例如,具有爱美之心的青春的青年男女通过清洁、光亮的镜子或澄清的水盆观察自己的脸庞,如果发现有灰土或尘垢,则为了彼灰土或尘垢的去除而努力。如果发现没有灰土或尘垢,则因此而自我满足:‘啊,我有利得!啊,我清净!’像这样,诸朋友,如果比丘省察后于自身发现了此所有恶不善法尚未断,那么,诸朋友,比丘应为了此所有恶不善法的舍弃而努力。诸朋友,如果比丘省察后于自身发现了此所有恶不善法已断,那么,诸朋友,比丘因其喜悦,于诸善法日夜学习而住。”

此为尊者摩诃目犍连所说。彼比丘众内心喜悦,欢喜尊者摩诃目犍连所说。

(推理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