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第二、大狮子吼经(Mahasihanadasuttam)

146 如是我闻。

一次,佛陀住在毗舍离城外,住在城后面的树林里。当时正值离车族子弟素纳卡陀从此法和律离开不久。他在毗舍离的众人中如此声称:“沙门乔达摩并没有超人法的特殊的最胜智见。沙门乔达摩说法,仅限于思择,随顺思维,显示自我。为此而说示的法,是为了令其作者正确地灭尽苦。”

此时,尊者舍利弗于上午,着衣,持衣钵,进入毗舍离托钵乞食。尊者舍利弗听说离车族子弟素纳卡陀在毗舍离的众人中如此声称:“沙门乔达摩并没有超人法的特殊的最胜智见。沙门乔达摩说法,仅限于思择,随顺思维,显示自我。为此而说示的法,是为了令其作者正确地灭尽苦。”

于是,尊者舍利弗在毗舍离游化乞食,吃完饭,结束托钵食以后,接近佛陀所在的地方,靠近以后顶礼佛陀,然后坐于一旁。坐于一旁的尊者舍利弗对佛陀如下说道:“尊师,离车族子弟素纳卡陀从此法和律离开不久,他在毗舍离的众人中如此声称:‘沙门乔达摩并没有超人法的特殊的最胜智见。沙门乔达摩说法,仅限于思择,随顺思维,显示自我。为此而说示的法,是为了令其作者正确地灭尽苦。’”

147 “舍利弗,因为彼素纳卡陀是易怒之人,是愚痴之人。易怒之人就会发出如此之言。然而,舍利弗,愚痴之人素纳卡陀想‘我要诽谤’,却赞美了如来的名誉。因为其如此阐述了如来的美誉:‘为此而说示的法,是为了令其作者正确地灭尽苦。’

舍利弗,实际上,愚痴之人素纳卡陀对于我并没有生起法的类推:‘据此,彼世尊乃阿罗汉、正等觉、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

舍利弗,实际上,愚痴之人素纳卡陀对于我并没有生起法的类推:‘据此,彼世尊体验着各种神通、各种神变。变成一、变成多,变成多、变成一,无障碍地出现、隐藏、穿墙、穿越城墙、穿越山脉,恰似在虚空中。在地面上下沉浮,恰似在水里。在水中不沉没,恰似在地上。在空中结跏趺而行,恰似有翅膀的飞鸟。即使是具有大神力、大威力的月亮和太阳,也可以用手触摸,还可以用身体在梵天界行使自在力。’

舍利弗,实际上,愚痴之人素纳卡陀对于我并没有生起法的类推:‘据此,彼世尊依清净、非凡的天耳听到天和人的两种声音,或远或近。’

舍利弗,实际上,愚痴之人素纳卡陀对于我并没有生起法的类推:‘据此,彼世尊以心熟知、了知其他有情、其他人的心:有贪之心则知此是有贪之心,离贪之心则知此是离贪之心;有嗔之心则知此是有嗔之心,离嗔之心则知此是离嗔之心;有痴之心则知此是有痴之心,离痴之心则知此是离痴之心;统一之心则知此是统一之心,散乱之心则知此是散乱之心;大心则知此是大心,非大心则知此是非大心;有上心则知此是有上心,无上心则知此是无上心;已入定之心则知此是已入定之心,尚未入定之心则知此是尚未入定之心;解脱之心则知此是解脱之心,尚未解脱之心则知此是尚未解脱之心。’”

148 “舍利弗,如来具足此十如来力。因为具足此十如来力,所以,如来自称处于牛王的地位,于众中作狮子吼,转起梵轮。哪十如来力?

在此,舍利弗,如来从根据如实了知根据,从非根据如实了知非根据。像这样,舍利弗,如来从根据如实了知根据,从非根据如实了知非根据,舍利弗,此也是如来的如来力,具足此力,如来自称处于牛王的地位,于众中作狮子吼,转起梵轮。

进而,舍利弗,如来从理由、因由如实了知过去、未来、现在的业所受持的果报。像这样,舍利弗,如来从理由、因由如实了知过去、未来、现在的业所受持的果报,舍利弗,此也是如来的如来力,具足此力,如来自称处于牛王的地位,于众中作狮子吼,转起梵轮。

进而,舍利弗,如来如实了知到达一切处的行道。像这样,舍利弗,如来如实了知到达一切处的行道,舍利弗,此也是如来的如来力,具足此力,如来自称处于牛王的地位,于众中作狮子吼,转起梵轮。

进而,舍利弗,如来如实了知多种要素、各种要素的世界。像这样,舍利弗,如来如实了知多种要素、各种要素的世界,舍利弗,此也是如来的如来力,具足此力,如来自称处于牛王的地位,于众中作狮子吼,转起梵轮。

进而,舍利弗,如来如实了知诸有情的种种信解性。像这样,舍利弗,如来如实了知诸有情的种种信解性,舍利弗,此也是如来的如来力,具足此力,如来自称处于牛王的地位,于众中作狮子吼,转起梵轮。

进而,舍利弗,如来如实了知其他有情、其他人众的根的利钝。像这样,舍利弗,如来如实了知其他有情、其他人众的根的利钝,舍利弗,此也是如来的如来力,具足此力,如来自称处于牛王的地位,于众中作狮子吼,转起梵轮。

进而,舍利弗,如来如实了知禅、解脱、定、等至的杂染、清净、出离。像这样,舍利弗,如来如实了知禅、解脱、定、等至的杂染、清净、出离,舍利弗,此也是如来的如来力,具足此力,如来自称处于牛王的地位,于众中作狮子吼,转起梵轮。

进而,舍利弗,如来随念多种宿住。例如,一生、二生、三生、四生、五生、十生、二十生、三十生、四十生、五十生、一百生、一千生、十万生,多个坏劫生、多个成劫生、多个坏成劫生。‘在那里,我具有这样的名、这样的姓、这样的种姓、这样的食物,感受这样的乐和苦,具有这样的寿命。在那里死去,再生到那里。在那里,我具有这样的名、这样的姓、这样的种姓、这样的食物,感受这样的乐和苦,具有这样的寿命。在那里死去,再生到这里。’像这样,随念着具有行相、具有境况的多种宿住。像这样,舍利弗,如来随念多种宿住。例如,一生、二生、三生、四生、五生、十生、二十生、三十生、四十生、五十生、一百生、一千生、十万生,多个坏劫生、多个成劫生、多个坏成劫生。‘在那里,我具有这样的名、这样的姓、这样的种姓、这样的食物,感受这样的乐和苦,具有这样的寿命。在那里死去,再生到那里。在那里,我具有这样的名、这样的姓、这样的种姓、这样的食物,感受这样的乐和苦,具有这样的寿命。在那里死去,再生到这里。’像这样,随念着具有行相、具有境况的多种宿住,舍利弗,此也是如来的如来力,具足此力,如来自称处于牛王的地位,于众中作狮子吼,转起梵轮。

进而,舍利弗,如来以清净、非凡的天眼观察卑贱、高贵、美丽、丑陋、善趣、恶趣的众有情的死亡、再生,了知众有情随业而行。‘事实上,这些受人尊敬的有情因为具足身恶业,具足语恶业,具足意恶业,诽谤圣人,是邪见者,是邪见业的受持者。他们的身体破灭,死后将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然而,那些受人尊敬的有情因为具足身善业,具足语善业,具足意善业,不诽谤圣人,是正见者,是正见业的受持者。他们的身体破灭,死后将再生于善道的天界。’像这样,以清净、非凡的天眼观察卑贱、高贵、美丽、丑陋、善趣、恶趣的众有情的死亡、再生,了知众有情随业而行。像这样,舍利弗,如来以清净、非凡的天眼观察卑贱、高贵、美丽、丑陋、善趣、恶趣的众有情的死亡、再生,了知众有情随业而行。‘事实上,这些受人尊敬的有情因为具足身恶业,具足语恶业,具足意恶业,诽谤圣人,是邪见者,是邪见业的受持者。他们的身体破灭,死后将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然而,那些受人尊敬的有情因为具足身善业,具足语善业,具足意善业,不诽谤圣人,是正见者,是正见业的受持者。他们的身体破灭,死后将再生于善道的天界。’像这样,以清净、非凡的天眼观察卑贱、高贵、美丽、丑陋、善趣、恶趣的众有情的死亡、再生,了知众有情随业而行,舍利弗,此也是如来的如来力,具足此力,如来自称处于牛王的地位,于众中作狮子吼,转起梵轮。

进而,舍利弗,如来由于烦恼的灭尽而成为无漏者、心解脱者、慧解脱者,于现世自我了知、现证、成就而住。像这样,舍利弗,如来由于烦恼的灭尽而成为无漏者、心解脱者、慧解脱者,于现世自我了知、现证、成就而住,舍利弗,此也是如来的如来力,具足此力,如来自称处于牛王的地位,于众中作狮子吼,转起梵轮。

舍利弗,如来具足此十如来力。因为具足此十如来力,所以,如来自称处于牛王的地位,于众中作狮子吼,转起梵轮。”

149 “舍利弗,对于如此知、如此见的我,或许有人如此说:‘沙门乔达摩并没有超人法的特殊的最胜智见。沙门乔达摩说法,仅限于思择,随顺思维,显示自我。’舍利弗,如果不舍弃彼言,不舍弃彼心,不舍弃彼见,这样的人就会被原封不动地搬运到地狱里。舍利弗,恰如戒具足、定具足、慧具足的比丘现世到达完全智,像这样,舍利弗,我说的是此具足。如果不舍弃彼言,不舍弃彼心,不舍弃彼见,这样的人就会被原封不动地搬运到地狱里。”

150 “舍利弗,如来具有四无畏。因为此无畏具足,如来自称处于牛王的地位,于众中作狮子吼,转起梵轮。哪四无畏?

实际上,沙门、婆罗门、天、魔、梵天乃至世上任何有情要据理斥责,所谓‘公开宣称是正等觉的你对此法并未正等觉’,然而,舍利弗,我不具有该相。舍利弗,不具有此相的我到达安稳、到达无怖、到达无畏而住。

实际上,沙门、婆罗门、天、魔、梵天乃至世上任何有情要据理斥责,所谓‘公开宣称是漏尽者的你并未遍尽此漏’,然而,舍利弗,我不具有该相。舍利弗,不具有此相的我到达安稳、到达无怖、到达无畏而住。

实际上,沙门、婆罗门、天、魔、梵天乃至世上任何有情要据理斥责,所谓‘你说示诸障碍法,然而其对于其作者未必是障碍’,然而,舍利弗,我不具有该相。舍利弗,不具有此相的我到达安稳、到达无怖、到达无畏而住。

实际上,沙门、婆罗门、天、魔、梵天乃至世上任何有情要据理斥责,所谓‘你说示利益法,然而其不能令其作者正确到达苦的灭尽’,然而,舍利弗,我不具有该相。舍利弗,不具有此相的我到达安稳、到达无怖、到达无畏而住。

舍利弗,因为如来具有此四无畏,所以如来自称处于牛王的地位,于众中作狮子吼,转起梵轮。

舍利弗,对于如此知、如此见的我,或许有人如此说:‘沙门乔达摩并没有超人法的特殊的最胜智见。沙门乔达摩说法,仅限于思择,随顺思维,显示自我。’舍利弗,如果不舍弃彼言,不舍弃彼心,不舍弃彼见,这样的人就会被原封不动地搬运到地狱里。舍利弗,恰如戒具足、定具足、慧具足的比丘现世到达完全智,像这样,舍利弗,我说示的正是此具足。如果不舍弃彼言,不舍弃彼心,不舍弃彼见,这样的人就会被原封不动地搬运到地狱里。”

151 “舍利弗,有此八众。哪八众?刹帝利众、婆罗门众、居家者众、沙门众、四天王众、三十三天众、魔众、梵天众。舍利弗,此是八众。舍利弗,彼四无畏具足的如来接近、进入此八众。

舍利弗,我记得自己接近数百刹帝利众。我以前于此亦共坐,亦共语,亦进行论辩。‘或许我在此会出现恐惧、怖畏’,然而,舍利弗,我不具有该相。不具有此相的我到达安稳、到达无怖、到达无畏而住。

舍利弗,我记得自己接近数百婆罗门众。我以前于此亦共坐,亦共语,亦进行论辩。‘或许我在此会出现恐惧、怖畏’,然而,舍利弗,我不具有该相。不具有此相的我到达安稳、到达无怖、到达无畏而住。

舍利弗,我记得自己接近数百居家者众、数百沙门众、数百四天王众、数百三十三天众、数百魔众、数百梵天众。我以前于此亦共坐,亦共语,亦进行论辩。‘或许我在此会出现恐惧、怖畏’,然而,舍利弗,我不具有该相。不具有此相的我到达安稳、到达无怖、到达无畏而住。

舍利弗,对于如此知、如此见的我,或许有人如此说:‘沙门乔达摩并没有超人法的特殊的最胜智见。沙门乔达摩说法,仅限于思择,随顺思维,显示自我。’舍利弗,如果不舍弃彼言,不舍弃彼心,不舍弃彼见,这样的人就会被原封不动地搬运到地狱里。舍利弗,恰如戒具足、定具足、慧具足的比丘现世到达完全智,像这样,舍利弗,我说的是此具足。如果不舍弃彼言,不舍弃彼心,不舍弃彼见,这样的人就会被原封不动地搬运到地狱里。”

152 “舍利弗,有此四胎。哪四胎?卵生胎、胎生胎、湿生胎、化生胎。

舍利弗,什么是卵生胎?舍利弗,彼有情破壳而生,舍利弗,此被称为卵生胎。

舍利弗,什么是胎生胎?舍利弗,彼有情破子宫而生,舍利弗,此被称为胎生胎。

舍利弗,什么是湿生胎?舍利弗,彼有情生于腐鱼,或生于腐尸、酸粥、污水池、沼泽等,舍利弗,此被称为湿生胎。

舍利弗,什么是化生胎?舍利弗,诸天神、堕地狱者、部分人类、部分堕恶道者,舍利弗,此被称为化生胎。

舍利弗,这些就是四胎。

舍利弗,对于如此知、如此见的我,或许有人如此说:‘沙门乔达摩并没有超人法的特殊的最胜智见。沙门乔达摩说法,仅限于思择,随顺思维,显示自我。’舍利弗,如果不舍弃彼言,不舍弃彼心,不舍弃彼见,这样的人就会被原封不动地搬运到地狱里。舍利弗,恰如戒具足、定具足、慧具足的比丘现世到达完全智,像这样,舍利弗,我说的是此具足。如果不舍弃彼言,不舍弃彼心,不舍弃彼见,这样的人就会被原封不动地搬运到地狱里。”

153 “舍利弗,有此五归趣。哪五归趣?地狱、畜生、饿鬼、人、天。

舍利弗,我深知地狱、通往地狱之路、通往地狱之行道,深知其如此行道者,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

舍利弗,我深知畜生、通往畜生之路、通往畜生之行道,深知其如此行道者,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畜生界。

舍利弗,我深知饿鬼、通往饿鬼之路、通往饿鬼之行道,深知其如此行道者,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饿鬼界。

舍利弗,我深知人、通往人之路、通往人之行道,深知其如此行道者,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人界。

舍利弗,我深知天、通往天之路、通往天之行道,深知其如此行道者,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善道的天界。

舍利弗,我深知涅槃、通往涅槃之路、通往涅槃之行道,深知其如此行道者,身体坏灭,死后,由于烦恼的灭尽而成为无漏者、心解脱者、慧解脱者,于现世自我了知、现证、成就而住。”

154 “舍利弗,在此,我以心熟知、了知某类人的如此心:‘如此行道、如此行动之此人进入彼道,其身体坏灭,死后将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后来,我以清净、非凡的天眼看到其死后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遭受着剧烈、残酷、完全痛苦的感受。舍利弗,例如,在此有巨大、充满赤红焦炭、无烟焦炭的炭火坑。有一位为炎热所困、为炎热所恼、疲惫、脱水、干渴之人一味地向通往炭火坑的道路前行。有眼之人看到以后如下说道:‘如此行道、如此行动之此人进入彼道,将到达炭火坑。’后来,看到其掉入彼炭火坑,遭受着剧烈、残酷、完全痛苦的感受。像这样,舍利弗,我以心熟知、了知某类人的如此心:‘如此行道、如此行动之此人进入彼道,其身体坏灭,死后将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后来,我以清净、非凡的天眼看到其死后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遭受着剧烈、残酷、完全痛苦的感受。

舍利弗,在此,我以心熟知、了知某类人的如此心:‘如此行道、如此行动之此人进入彼道,其身体坏灭,死后将再生于畜生界。’后来,我以清净、非凡的天眼看到其死后再生于畜生界,遭受着剧烈、残酷、痛苦的感受。舍利弗,例如,在此有巨大、充满粪便的粪坑。有一位为炎热所困、为炎热所恼、疲惫、脱水、干渴之人一味地向通往粪坑的道路前行。有眼之人看到以后如下说道:‘如此行道、如此行动之此人进入彼道,将到达粪坑。’后来,看到其掉入彼粪坑,遭受着剧烈、残酷、痛苦的感受。像这样,舍利弗,我以心熟知、了知某类人的如此心:‘如此行道、如此行动之此人进入彼道,其身体坏灭,死后将再生于畜生界。’后来,我以清净、非凡的天眼看到其死后再生于畜生界,遭受着剧烈、残酷、痛苦的感受。

舍利弗,在此,我以心熟知、了知某类人的如此心:‘如此行道、如此行动之此人进入彼道,其身体坏灭,死后将再生于饿鬼界。’后来,我以清净、非凡的天眼看到其死后再生于饿鬼界,遭受着众多痛苦的感受。舍利弗,例如,在此有一棵生长于坑洼土地上、枝叶稀少、树荫稀薄的树。有一位为炎热所困、为炎热所恼、疲惫、脱水、干渴之人一味地向通往该树的道路前行。有眼之人看到以后如下说道:‘如此行道、如此行动之此人进入彼道,将到达该树。’后来,看到其或坐或卧于该树荫下,遭受着众多痛苦的感受。像这样,舍利弗,我以心熟知、了知某类人的如此心:‘如此行道、如此行动之此人一进入彼道,其身体坏灭,死后将再生于饿鬼界。’后来,我以清净、非凡的天眼看到其死后再生于饿鬼界,遭受着众多痛苦的感受。

舍利弗,在此,我以心熟知、了知某类人的如此心:‘如此行道、如此行动之此人进入彼道,其身体坏灭,死后将再生于人界。’后来,我以清净、非凡的天眼看到其死后再生于人界,享受着众多快乐的感受。舍利弗,例如,在此有一棵生长于平整土地上、枝叶繁茂、树荫密实的树。有一位为炎热所困、为炎热所恼、疲惫、脱水、干渴之人一味地向通往该树的道路前行。有眼之人看到以后如下说道:‘如此行道、如此行动之此人进入彼道,将到达该树。’后来,看到其或坐或卧于该树荫下,享受着众多快乐的感受。像这样,舍利弗,我以心熟知、了知某类人的如此心:‘如此行道、如此行动之此人进入彼道,其身体坏灭,死后将再生于人界。’后来,我以清净、非凡的天眼看到其死后再生于人界,享受着众多快乐的感受。

舍利弗,在此,我以心熟知、了知某类人的如此心:‘如此行道、如此行动之此人进入彼道,其身体坏灭,死后将再生于善道的天界。’后来,我以清净、非凡的天眼看到其死后再生于善道的天界,享受着完全快乐的感受。舍利弗,例如,在此有殿堂,其有二层楼阁,色彩斑斓、寂静、门窗紧闭。里面有铺着黑毛毡、白羊毛、刺绣羊毛布、特等羚羊毛坐垫、有顶盖的两边有红色靠枕的寝床。有一位为炎热所困、为炎热所恼、疲惫、脱水、干渴之人一味地向通往该殿堂的道路前行。有眼之人看到以后如下说道:‘如此行道、如此行动之此人进入彼道,将到达该殿堂。’后来,看到其或坐或卧于该殿堂的二楼里的该寝床,享受着完全快乐的感受。像这样,舍利弗,我以心熟知、了知某类人的如此心:‘如此行道、如此行动之此人进入彼道,其身体坏灭,死后将再生于善道的天界。’后来,我以清净、非凡的天眼看到其死后再生于善道的天界,享受着完全快乐的感受。

舍利弗,在此,我以心熟知、了知某类人的如此心:‘如此行道、如此行动之此人进入彼道,由于烦恼的灭尽而成为无漏者、心解脱者、慧解脱者,于现世自我了知、现证、成就而住。’后来,我以清净、非凡的天眼看到其由于烦恼的灭尽而成为无漏者、心解脱者、慧解脱者,于现世自我了知、现证、成就而住,感受着完全快乐的感受。舍利弗,例如,在此有莲池,池水清澈、甜美、清凉、洁净、充沛、可喜,附近有茂密的森林。有一位为炎热所困、为炎热所恼、疲惫、脱水、干渴之人一味地向通往该莲池的道路前行。有眼之人看到以后如下说道:‘如此行道、如此行动之此人进入彼道,将到达该莲池。’后来,看到其进入莲池水中,沐浴、饮水,所有的烦恼、疲劳、热恼消除以后,出来或坐或卧于该树荫下,感受着完全快乐的感受。像这样,舍利弗,我以心熟知、了知某类人的如此心:‘如此行道、如此行动之此人进入彼道,由于烦恼的灭尽而成为无漏者、心解脱者、慧解脱者,于现世自我了知、现证、成就而住。’后来,我以清净、非凡的天眼看到其由于烦恼的灭尽而成为无漏者、心解脱者、慧解脱者,于现世自我了知、现证、成就而住,感受着完全快乐的感受。

舍利弗,此就是五归趣。

舍利弗,对于如此知、如此见的我,或许有人如此说:‘沙门乔达摩并没有超人法的特殊的最胜智见。沙门乔达摩说法,仅限于思择,随顺思维,显示自我。’舍利弗,如果不舍弃彼言,不舍弃彼心,不舍弃彼见,这样的人就会被原封不动地搬运到地狱里。舍利弗,恰如戒具足、定具足、慧具足的比丘现世到达完全智,像这样,舍利弗,我说的是此具足。如果不舍弃彼言,不舍弃彼心,不舍弃彼见,这样的人就会被原封不动地搬运到地狱里。”

155 “舍利弗,我自证自己是四分具足的行梵行者。实际上我是苦行者,是最上苦行者。实际上我是粗恶行者,是最上粗恶行者。实际上我是避嫌者,是最上避嫌者。实际上我是远离者,是最上远离者。

舍利弗,在此,我成为依苦行而存在者。彼我成为裸行者、便溺随意行者、舔手者、不接受供养者、被叫站住也不站住者。其不受用运来的食物,不接受别请,不接受招待。其不从瓶口接受,不从锅口接受,不在围院里、不在鞭杖间、不在棍棒间、不在二人进食时、不从孕妇、不从哺乳妇女、不从与男性有过交往的女性、不对特别募集的食物、不对供养的食物予以接受。不在苍蝇群聚处接受。其不接受鱼,不接受肉,不喝米酒,不喝果酒,不喝酸粥。其为一户一口食者、二户二口食者,乃至七户七口食者。其接受一钵供养,亦接受二钵供养,乃至亦接受七钵供养。其隔一日进食,亦隔二日进食,乃至亦隔七日进食,像这样,亦从事并实践着半月定期进食。

其成为以蔬菜为食者、以秕谷为食者、以玄米为食者、以皮革屑为食者、以苔藓为食者、以糠为食者、以米汤为食者、以芝麻粉为食者、以草为食者、以牛粪为食者、以草木根果为食者,吃落下的果实而生存。

其穿麻布衣,穿粗麻布衣,穿死尸衣,穿粪扫衣,穿树皮衣,穿羊皮衣,穿羊皮的编织衣,穿草衣,穿树叶衣,穿木片衣,穿毛发衣,穿兽毛衣,穿鸟毛衣。其拔须发,成为从事并实践拔除须发者。

其是常立者,拒绝坐具。其是跪坐者,长期从事并实践着跪坐。其是卧荆棘者,倚靠在荆棘上。其是住木板者、卧露地者、卧一侧者、卧尘垢者、露地住者、随处住者、食腐食者,从事并实践着食腐食等行为。其是断饮者,从事并实践着断饮。其从事并实践着一日三次沐浴。像这样,我专心实践于身体方面的难行、苦行而住。舍利弗,此是我的苦行。”

156 “舍利弗,在此,我是粗恶行者。多年累积的尘垢在彼我的身体上聚集,生出皮苔。舍利弗,恰似镇头迦树的树桩多年累积聚集,生出皮苔。像这样,舍利弗,多年累积的“乎垢在彼我的身体上聚集,生出皮苔。舍利弗,彼我并没有这样想:‘我用手触摸把此尘垢清除。他人用手触摸把此尘垢清除。’像这样,舍利弗,我没有那样想。舍利弗,此是我的粗恶行。

舍利弗,在此,我是避嫌行者。舍利弗,彼我具念前行,具念后退,对于水滴都现前慈悯:‘我不能产生杀死小生命的恶行。’舍利弗,此是我的避嫌行。

舍利弗,在此,我是远离行者。舍利弗,彼我进入某阿兰若而住。一旦看到牧牛者、牧童、割草人、砍柴人、樵夫,则从树林向树林、从密林向密林、从低地向低地、从高地向高地转移。此为何故?因为让他们看不到我,我看不到他们。舍利弗,恰如住于阿兰若的鹿看到人,则从树林向树林、从密林向密林、从低地向低地、从高地向高地转移。像这样,舍利弗,彼我一旦看到牧牛者、牧童、割草人、砍柴人、樵夫,则从树林向树林、从密林向密林、从低地向低地、从高地向高地转移。此为何故?因为让他们看不到我,我看不到他们。舍利弗,此是我的远离行。

舍利弗,彼我寻找牛群离开、没有牧牛人的牛舍,趴在那里食用还喝奶的小牛犊的牛粪。舍利弗,我甚至在自己的大小便没有断绝之前,实际上我食用着自己的大小便。舍利弗,此是我的大不净食。”

157 “舍利弗,彼我进入恐怖的森林而住。舍利弗,实际上恐怖的森林是这样的恐怖。任何没有离贪而进入森林者,多会汗毛竖立。舍利弗,彼我在降雪季节,在寒冬的八个夜里,夜里住在露地,白天住于树下。在夏季的最后一个月里,白天住在露地,夜晚住在树下。舍利弗,于我浮现出前所未闻的不可思议的诗偈:

炎热或寒冷之日,一人住于恐怖林;

裸体未坐于火旁,牟尼在拼命寻觅。

舍利弗,彼我在墓地以骷髅为床而卧。舍利弗,牧牛人靠近,向我唾弃、撒尿、丢污物、将木棒插入耳朵。然而,舍利弗,我不记得对他们生起邪恶之心。舍利弗,此是我的平静住。”

158 “舍利弗,某些沙门、婆罗门是如此言者、如此见者:‘通过食物获得清净。’他们如此进食:‘吃大枣维持生存。’他们亦吃大枣,亦吃枣粉,亦喝枣汁。食用着多种类的枣制品。舍利弗,我记得彼我是以一个大枣为食物。舍利弗,对此,你们或许这样认为:‘那时的大枣应该很大。’然而,舍利弗,不可以那样认为。那时的大枣只有这么大。舍利弗,以如此一个大枣为食物的我身体极度消瘦。因为那样极少的食物,我的四肢变得恰似节骨草。因为那样极少的食物,我的臀部变得恰似骆驼蹄。因为那样极少的食物,我的脊椎骨变得恰似纺锤链般凹凸。恰似古旧房舍横梁败坏,像那样,因为那样极少的食物,我的肋骨变得败坏。恰似深井水中的星星看起来又深又低,像那样,因为那样极少的食物,在我的眼窝中,眼珠看起来又深又低。恰似未成熟就被摘下苦瓜被风吹日晒而蔫萎,像那样,因为那样极少的食物,我的头皮蔫萎。舍利弗,彼我想‘我用手摸肚皮’,结果触到了脊椎骨。‘我用手摸脊椎骨’,结果触到了肚皮。像那样,舍利弗,因为那样极少的食物,我的肚皮和脊椎骨依附在一起。舍利弗,彼我想‘我去大小便’,因为那样极少的食物,结果就地跌倒。舍利弗,彼我对于彼身体想‘用手顺次按摩四肢’,舍利弗,因为那样极少的食物,对于用手顺次按摩四肢的我,根部腐烂的汗毛从身体脱落。”

159 “舍利弗,某些沙门、婆罗门是如此言者、如此见者:‘通过食物获得清净。’他们如此进食:‘吃绿豆维持生存’或‘吃芝麻维持生存’,乃至如此进食:‘吃米粒维持生存。’他们亦吃米粒,亦吃米粉,亦喝米汁。食用着多种类的米制品。舍利弗,我记得彼我是以一粒米为食物。舍利弗,对此,你们或许这样认为:‘那时的米粒应该很大。’然而,舍利弗,不可以那样认为。那时的米粒只有这么大。舍利弗,以如此一个米粒为食物的我身体极度消瘦。因为那样极少的食物,我的四肢变得恰似节骨草。因为那样极少的食物,我的臀部变得恰似骆驼蹄。因为那样极少的食物,我的脊椎骨变得恰似纺锤链般凹凸。恰似古旧房舍横梁败坏,像那样,因为那样极少的食物,我的肋骨变得败坏。恰似深井水中的星星看起来又深又低,像那样,因为那样极少的食物,在我的眼窝中,眼珠看起来又深又低。恰似未成熟就被摘下的苦瓜被风吹日晒而蔫萎,像那样,因为那样极少的食物,我的头皮蔫萎。舍利弗,彼我想‘我用手摸肚皮’,结果触到了脊椎骨。‘我用手摸脊椎骨’,结果触到了肚皮。像这样,舍利弗,因为那样极少的食物,我的肚皮和脊椎骨依附在一起。舍利弗,彼我想‘我去大小便’,因为那样极少的食物,结果就地跌倒。舍利弗,彼我对于彼身体想‘用手顺次按摩四肢’,舍利弗,因为那样极少的食物,对于用手顺次按摩四肢的我,根部腐烂的汗毛从身体脱落。

舍利弗,依那样的行持,依那样的行道,依那样的苦行,我没有看到超人法的特殊的最胜智见。此为何故?因为未到达此圣慧,只有到达此圣慧才是圣出离,才能将其作者正确地引导至苦的灭尽。”

160 “舍利弗,某些沙门、婆罗门是如此言者、如此见者:‘通过轮回获得清净。’然而,舍利弗,彼轮回并非容易获得。在此漫长的时间里,除了净居天,没有我不轮回之处。舍利弗,我如果在净居天轮回,我则不会回到此世界。舍利弗,某些沙门、婆罗门是如此言者、如此见者:‘通过再生获得清净。’然而,舍利弗,彼再生并非容易获得。在此漫长的时间里,除了净居天,没有我不再生之处。舍利弗,我如果在净居天再生,我则不会回到此世界。

舍利弗,某些沙门、婆罗门是如此言者、如此见者:‘通过住处获得清净。’然而,舍利弗,彼住处并非容易获得。在此漫长的时间里,除了净居天,没有我不居住之处。舍利弗,我如果在净居天居住,我则不会回到此世界。

舍利弗,某些沙门、婆罗门是如此言者、如此见者:‘通过供祭获得清净。’然而,舍利弗,彼供祭并非容易获得。因为在此漫长的时间里,我作为刹帝利灌顶王或婆罗门大家,并没有行过彼供祭。

舍利弗,某些沙门、婆罗门是如此言者、如此见者:‘通过火祭获得清净。’然而,舍利弗,彼火祭并非容易获得,因为在此漫长的时间里,我作为刹帝利灌顶王或婆罗门大家,并没有行过彼火祭。”

161 “舍利弗,某些沙门、婆罗门是如此言者、如此见者:‘此尊贵之人尚是年轻人,风华正茂、朝气蓬勃,处于人生第一阶段的青壮年期,故具足最高的智慧与聪明。然而,此尊贵之人亦成为老年人,年老、耆宿、高龄,人到晚年,已经衰老、衰亡,出生以来已经经过八十年、九十年、一百年,智慧与聪明已经衰退。’然而,舍利弗,不应该这样认为。我现在就是老年人,年老、耆宿、高龄,人到晚年,已生存八十年。舍利弗,我的四众弟子具足最高的忆念、善趣、坚固心、最高的智慧与聪明,具有百年寿命、百年生命。

舍利弗,恰似熟练的弓箭手,对于所教的内容充分学习,掌握箭术,可以轻松用箭一箭射穿多罗树梢的尖头,像这样,其是如此具有增上念、增上善趣、增上坚固心、如此增上智慧与聪明。他们应针对四念处向我不断提出问题,我会对于他们提出的问题逐次加以解说。我的解说要作为解答加以记忆,不应二次向我提出同样的问题。除了吃饭、喝水,除了行大小便,除了排除睡眠、疲倦。舍利弗,如来的说法不会熄灭,如来的法句言辞不会熄灭,如来的问题解答不会熄灭。我的此四众弟子百年寿命、百年生命,百年以后死去。舍利弗,即使用卧床搬运我,如来的智慧与聪明也不会发生变化。

舍利弗,如果正确表述者将其表述为‘非蒙昧有情生起于世,为了更多人的利益,为了更多人的安乐,为了对世界的怜悯,为了人天的利益、利得、安乐’,那么,正确表述者只有针对我才表述为‘非蒙昧有情生起于世,为了更多人的利益,为了更多人的安乐,为了对世界的怜悯,为了人天的利益、利得、安乐。’”

162 此时,尊者那伽娑摩罗正站在佛陀的后面给佛陀执扇。于是,尊者那伽娑摩罗对佛陀如下说道:“尊师,实在是殊胜!尊师,实在是殊胜!尊师,我听闻此法门,惊心动魄。尊师,此叫做什么法门?”

“那伽娑摩罗,那么,此法门就是惊心动魄法门,你对其加以受持。”

此为佛陀所说。尊者那伽娑摩罗内心喜悦,欢喜佛陀所说。

(大狮子吼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