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第九、正见经(Sammaditthisuttam)

89 如是我闻。

一次,佛陀住在舍卫城附近的祇陀林给孤独园。在此,尊者舍利弗对比丘众说道:“诸朋友。”

“尊者。”彼比丘众应答尊者舍利弗。

尊者舍利弗如下说道:“诸朋友,所谓‘正见’‘正见’那么,诸朋友,依据哪一点,圣弟子就是正见者,是正行见者,具足对法的绝对净信,是通达此正法者?”

“尊者,我们从远处前来,就是为了在舍利弗尊者面前详细了解此言说的含义。请舍利弗尊者解释此言说的含义。听闻舍利弗尊者的解释,诸比丘将加以忆持。”

“那么,诸朋友,你们仔细听,充分作意。我来说。”

“好,尊者。”彼比丘众应答尊者舍利弗。

尊者舍利弗如下说道:“诸朋友,由于圣弟子深知不善,深知不善根,深知善,深知善根,仅仅因此,诸朋友,圣弟子就是正见者,是正行见者,具足对法的绝对净信,是通达此正法者。

那么,诸朋友,何为不善?何为不善根?何为善?何为善根?诸朋友,杀生为不善,不与取为不善,邪淫为不善,妄语为不善,离间语为不善,粗恶语为不善,杂秽语为不善,贪求为不善,嗔恚为不善,邪见为不善。诸朋友,此即所谓不善。

那么,诸朋友,何为不善根?贪为不善根,嗔为不善根,痴为不善根。诸朋友,此即所谓不善根。

那么,诸朋友,何为善?远离杀生为善,远离不与取为善,远离邪淫为善,远离妄语为善,远离离间语为善,远离粗恶语为善,远离杂秽语为善,不贪求为善,不嗔恚为善,正见为善。诸朋友,此即所谓善。

那么,诸朋友,何为善根?不贪为善根,不嗔为善根,不痴为善根。诸朋友,此即所谓善根。

诸朋友,由于圣弟子像这样深知不善,像这样深知不善根,像这样深知善,像这样深知善根,其就会遍一切舍弃贪随眠,去除嗔随眠,根除‘我存在’的见慢随眠,舍弃无明,生起明,于现世成为苦的终结者,仅仅如此,诸朋友,圣弟子就是正见者,是正行见者,具足对法的绝对净信,是通达此正法者。”

90 “尊者,太好了。”彼比丘众欢喜、随喜尊者舍利弗,然后向尊者舍利弗进一步提出询问:“那么,尊者,是否还有其他法门,因此圣弟子是正见者,是正行见者,具足对法的绝对净信,是通达此正法者?”

“有,诸朋友。诸朋友,由于圣弟子深知食,深知食的生起,深知食的灭尽,深知通往食灭尽的行道,仅仅因此,诸朋友,圣弟子就是正见者,是正行见者,具足对法的绝对净信,是通达此正法者。

那么,诸朋友,何为食?何为食的生起?何为食的灭尽?何为通往食灭尽的行道?诸朋友,此四食就是为了有情生命的存活,就是为了求生存者的摄护。哪四个?或粗或细的段食,第二为触食,第三为意思食,第四为识食。渴爱的生起是食的生起,渴爱的灭尽是食的灭尽,此八正道就是通往食灭尽的行道,即正见、正思、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

诸朋友,由于圣弟子像这样深知食,像这样深知食的生起,像这样深知食的灭尽,像这样深知通往食灭尽的行道,其就会遍一切舍弃贪随眠,去除嗔随眠,根除‘我存在’的见慢随眠,舍弃无明,生起明,于现世成为苦的终结者,仅仅因此,诸朋友,圣弟子就是正见者,是正行见者,具足对法的绝对净信,是通达此正法者。”

91 “尊者,太好了。”彼比丘众欢喜、随喜尊者舍利弗,然后向尊者舍利弗进一步提出询问:“那么,尊者,是否还有其他法门,因此圣弟子是正见者,是正行见者,具足对法的绝对净信,是通达此正法者?”

“有,诸朋友。诸朋友,由于圣弟子深知苦,深知苦的生起,深知苦的灭尽,深知通往苦灭尽的行道,仅仅因此,诸朋友,圣弟子就是正见者,是正行见者,具足对法的绝对净信,是通达此正法者。

那么,诸朋友,何为苦?何为苦的生起?何为苦的灭尽?何为通往苦灭尽的行道?生亦是苦,老亦是苦,死亦是苦,愁、悲、苦、忧、恼亦是苦,怨憎会亦是苦,爱别离亦是苦,彼所求不得亦是苦,五取蕴亦是苦。诸朋友,此即所谓苦。

那么,诸朋友,何为苦的生起?此即为导致再生、具有喜贪、随处欢喜的渴爱,即欲爱、有爱、无有爱。诸朋友,此即所谓苦的生起。

那么,诸朋友,何为苦的灭尽?对彼渴爱无余灭尽地离弃、舍弃、丢弃、松绑、无执著。诸朋友,此即所谓苦的灭尽。

那么,诸朋友,何为通往苦灭尽的行道?此就是八正道,即正见、正思、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诸朋友,此即所谓通往苦灭尽的行道。

诸朋友,由于圣弟子像这样深知苦,像这样深知苦的生起,像这样深知苦的灭尽,像这样深知通往苦灭尽的行道,其就会遍一切舍弃贪随眠,去除嗔随眠,根除‘我存在’的见慢随眠,舍弃无明,生起明,于现世成为苦的终结者,仅仅因此,诸朋友,圣弟子就是正见者,是正行见者,具足对法的绝对净信,是通达此正法者。”

92 “尊者,太好了。”彼比丘众欢喜、随喜尊者舍利弗,然后向尊者舍利弗进一步提出询问:“那么,尊者,是否还有其他法门,因此圣弟子是正见者,是正行见者,具足对法的绝对净信,是通达此正法者?”

“有,诸朋友。诸朋友,由于圣弟子深知老死,深知老死的生起,深知老死的灭尽,深知通往老死灭尽的行道,仅仅因此,诸朋友,圣弟子就是正见者,是正行见者,具足对法的绝对净信,是通达此正法者。

那么,诸朋友,何为老死?何为老死的生起?何为老死的灭尽?何为通往老死灭尽的行道?各诸有情于各自的有情群类的衰老、老化、牙齿脱落、长白发、生皱纹、寿命缩短、诸根毁坏。诸朋友,此即所谓老。

那么,诸朋友,何为死?各诸有情于各自的有情群类的死、死去、分解、破灭、死亡、逝去、命终、诸根的瓦解、身体的舍弃、命根的断绝。诸朋友,此即所谓死。此即是老,此即是死。诸朋友,此即所谓老死。因为生的生起,所以老死生起,因为生的灭尽,所以老死灭尽,此八正道就是通往老死灭尽的行道,即正见、正思、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

诸朋友,由于圣弟子像这样深知老死,像这样深知老死的生起,像这样深知老死的灭尽,像这样深知通往老死灭尽的行道,其就会遍一切舍弃贪随眠,去除嗔随眠,根除‘我存在’的见慢随眠,舍弃无明,生起明,于现世成为苦的终结者,仅仅因此,诸朋友,圣弟子就是正见者,是正行见者,具足对法的绝对净信,是通达此正法者。”

93 “尊者,太好了。”彼比丘众欢喜、随喜尊者舍利弗,然后向尊者舍利弗进一步提出询问:“那么,尊者,是否还有其他法门,因此圣弟子是正见者,是正行见者,具足对法的绝对净信,是通达此正法者?”

“有,诸朋友。诸朋友,由于圣弟子深知生,深知生的生起,深知生的灭尽,深知通往生灭尽的行道,仅仅因此,诸朋友,圣弟子就是正见者,是正行见者,具足对法的绝对净信,是通达此正法者。

那么,诸朋友,何为生?何为生的生起?何为生的灭尽?何为通往生灭尽的行道?各诸有情于各自的有情群类的生、出生、投胎、再生、诸蕴的显现、诸处的获得。诸朋友,此即所谓生。因为存在的生起,所以生生起,因为存在的灭尽,所以生灭尽,此八正道就是通往生灭尽的行道,即正见、正思、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

诸朋友,由于圣弟子像这样深知生,像这样深知生的生起,像这样深知生的灭尽,像这样深知通往生灭尽的行道,其就会遍一切舍弃贪随眠,去除嗔随眠,根除‘我存在’的见慢随眠,舍弃无明,生起明,于现世成为苦的终结者,仅仅因此,诸朋友,圣弟子就是正见者,是正行见者,具足对法的绝对净信,是通达此正法者。”

94 “尊者,太好了。”彼比丘众欢喜、随喜尊者舍利弗,然后向尊者舍利弗进一步提出询问:“那么,尊者,是否还有其他法门,因此圣弟子是正见者,是正行见者,具足对法的绝对净信,是通达此正法者?”

“有,诸朋友。诸朋友,由于圣弟子深知存在,深知存在的生起,深知存在的灭尽,深知通往存在灭尽的行道,仅仅因此,诸朋友,圣弟子就是正见者,是正行见者,具足对法的绝对净信,是通达此正法者。

那么,诸朋友,何为存在?何为存在的生起?何为存在的灭尽?何为通往存在灭尽的行道?诸朋友,有三种存在,即欲存在、色存在、无色存在。因为取著的生起,所以存在生起,因为取著的灭尽,所以存在灭尽,此八正道就是通往存在灭尽的行道,即正见、正思、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

诸朋友,由于圣弟子像这样深知存在,像这样深知存在的生起,像这样深知存在的灭尽,像这样深知通往存在灭尽的行道,其就会遍一切舍弃贪随眠,去除嗔随眠,根除‘我存在’的见慢随眠,舍弃无明,生起明,于现世成为苦的终结者,仅仅因此,诸朋友,圣弟子就是正见者,是正行见者,具足对法的绝对净信,是通达此正法者。”

95 “尊者,太好了。”彼比丘众欢喜、随喜尊者舍利弗,然后向尊者舍利弗进一步提出询问:“那么,尊者,是否还有其他法门,因此圣弟子是正见者,是正行见者,具足对法的绝对净信,是通达此正法者?”

“有,诸朋友。诸朋友,由于圣弟子深知取著,深知取著的生起,深知取著的灭尽,深知通往取著灭尽的行道,仅仅因此,诸朋友,圣弟子就是正见者,是正行见者,具足对法的绝对净信,是通达此正法者。

那么,诸朋友,何为取著?何为取著的生起?何为取著的灭尽?何为通往取著灭尽的行道?诸朋友,有四种取著,即欲取著、见取著、戒禁取著、自语取著。因为渴爱的生起,所以取著生起,因为渴爱的灭尽,所以取著灭尽,此八正道就是通往取著灭尽的行道,即正见、正思、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

诸朋友,由于圣弟子像这样深知取著,像这样深知取著的生起,像这样深知取著的灭尽,像这样深知通往取著灭尽的行道,其就会遍一切舍弃贪随眠,去除嗔随眠,根除‘我存在’的见慢随眠,舍弃无明,生起明,于现世成为苦的终结者,仅仅因此,诸朋友,圣弟子就是正见者,是正行见者,具足对法的绝对净信,是通达此正法者。”

96 “尊者,太好了。”彼比丘众欢喜、随喜尊者舍利弗,然后向尊者舍利弗进一步提出询问:“那么,尊者,是否还有其他法门,因此圣弟子是正见者,是正行见者,具足对法的绝对净信,是通达此正法者?”

“有,诸朋友。诸朋友,由于圣弟子深知渴爱,深知渴爱的生起,深知渴爱的灭尽,深知通往渴爱灭尽的行道,仅仅因此,诸朋友,圣弟子就是正见者,是正行见者,具足对法的绝对净信,是通达此正法者。

那么,诸朋友,何为渴爱?何为渴爱的生起?何为渴爱的灭尽?何为通往渴爱灭尽的行道?诸朋友,有六种渴爱,即色渴爱、声渴爱、香渴爱、味渴爱、触渴爱、法渴爱。因为感受的生起,所以渴爱生起,因为感受的灭尽,所以渴爱灭尽,此八正道就是通往渴爱灭尽的行道,即正见、正思、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

诸朋友,由于圣弟子像这样深知渴爱,像这样深知渴爱的生起,像这样深知渴爱的灭尽,像这样深知通往渴爱灭尽的行道,其就会遍一切舍弃贪随眠,去除嗔随眠,根除‘我存在’的见慢随眠,舍弃无明,生起明,于现世成为苦的终结者,仅仅因此,诸朋友,圣弟子就是正见者,是正行见者,具足对法的绝对净信,是通达此正法者。”

97 “尊者,太好了。”彼比丘众欢喜、随喜尊者舍利弗,然后向尊者舍利弗进一步提出询问:“那么,尊者,是否还有其他法门,因此圣弟子是正见者,是正行见者,具足对法的绝对净信,是通达此正法者?”

“有,诸朋友。诸朋友,由于圣弟子深知感受,深知感受的生起,深知感受的灭尽,深知通往感受灭尽的行道,仅仅因此,诸朋友,圣弟子就是正见者,是正行见者,具足对法的绝对净信,是通达此正法者。

那么,诸朋友,何为感受?何为感受的生起?何为感受的灭尽?何为通往感受灭尽的行道?诸朋友,有六种感受身,即眼触所生感受、耳触所生感受、鼻触所生感受、舌触所生感受、身触所生感受、意触所生感受。因为触的生起,所以感受生起,因为触的灭尽,所以感受灭尽,此八正道就是通往感受灭尽的行道,即正见、正思、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

诸朋友,由于圣弟子像这样深知感受,像这样深知感受的生起,像这样深知感受的灭尽,像这样深知通往感受灭尽的行道,其就会遍一切舍弃贪随眠,去除嗔随眠,根除‘我存在’的见慢随眠,舍弃无明,生起明,于现世成为苦的终结者,仅仅因此,诸朋友,圣弟子就是正见者,是正行见者,具足对法的绝对净信,是通达此正法者。”

98 “尊者,太好了。”彼比丘众欢喜、随喜尊者舍利弗,然后向尊者舍利弗进一步提出询问:“那么,尊者,是否还有其他法门,因此圣弟子是正见者,是正行见者,具足对法的绝对净信,是通达此正法者?”

“有,诸朋友。诸朋友,由于圣弟子深知触,深知触的生起,深知触的灭尽,深知通往触灭尽的行道,仅仅因此,诸朋友,圣弟子就是正见者,是正行见者,具足对法的绝对净信,是通达此正法者。

那么,诸朋友,何为触?何为触的生起?何为触的灭尽?何为通往触灭尽的行道?诸朋友,有六触,即眼触、耳触、鼻触、舌触、身触、意触。因为六处的生起,所以触生起,因为六处的灭尽,所以触灭尽,此八正道就是通往触灭尽的行道,即正见、正思、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

诸朋友,由于圣弟子像这样深知触,像这样深知触的生起,像这样深知触的灭尽,像这样深知通往触灭尽的行道,其就会遍一切舍弃贪随眠,去除嗔随眠,根除‘我存在’的见慢随眠,舍弃无明,生起明,于现世成为苦的终结者,仅仅因此,诸朋友,圣弟子就是正见者,是正行见者,具足对法的绝对净信,是通达此正法者。”

99 “尊者,太好了。”彼比丘众欢喜、随喜尊者舍利弗,然后向尊者舍利弗进一步提出询问:“那么,尊者,是否还有其他法门,因此圣弟子是正见者,是正行见者,具足对法的绝对净信,是通达此正法者?”

“有,诸朋友。诸朋友,由于圣弟子深知六处,深知六处的生起,深知六处的灭尽,深知通往六处灭尽的行道,仅仅因此,诸朋友,圣弟子就是正见者,是正行见者,具足对法的绝对净信,是通达此正法者。

那么,诸朋友,何为六处?何为六处的生起?何为六处的灭尽?何为通往六处灭尽的行道?诸朋友,有六处,即眼处、耳处、鼻处、舌处、身处、意处。因为名色的生起,所以六处生起,因为名色的灭尽,所以六处灭尽,此八正道就是通往六处灭尽的行道,即正见、正思、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

诸朋友,由于圣弟子像这样深知六处,像这样深知六处的生起,像这样深知六处的灭尽,像这样深知通往六处灭尽的行道,其就会遍一切舍弃贪随眠,去除嗔随眠,根除‘我存在’的见慢随眠,舍弃无明,生起明,于现世成为苦的终结者,仅仅因此,诸朋友,圣弟子就是正见者,是正行见者,具足对法的绝对净信,是通达此正法者。”

100 “尊者,太好了。”彼比丘众欢喜、随喜尊者舍利弗,然后向尊者舍利弗进一步提出询问:“那么,尊者,是否还有其他法门,因此圣弟子是正见者,是正行见者,具足对法的绝对净信,是通达此正法者?”

“有,诸朋友。诸朋友,由于圣弟子深知名色,深知名色的生起,深知名色的灭尽,深知通往名色灭尽的行道,仅仅因此,诸朋友,圣弟子就是正见者,是正行见者,具足对法的绝对净信,是通达此正法者。

那么,诸朋友,何为名色?何为名色的生起?何为名色的灭尽?何为通往名色灭尽的行道?诸朋友,感受、思维、意愿、知觉、作意,诸朋友,此即所谓的名。四大要素以及四大要素所造色,诸朋友,此即所谓的色。此即是名,此即是色,诸朋友,此即所谓的名色。因为识的生起,所以名色生起,因为识的灭尽,所以名色灭尽,此八正道就是通往名色灭尽的行道,即正见、正思、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

诸朋友,由于圣弟子像这样深知名色,像这样深知名色的生起,像这样深知名色的灭尽,像这样深知通往名色灭尽的行道,其就会遍一切舍弃贪随眠,去除嗔随眠,根除‘我存在’的见慢随眠,舍弃无明,生起明,于现世成为苦的终结者,仅仅因此,诸朋友,圣弟子就是正见者,是正行见者,具足对法的绝对净信,是通达此正法者。”

101 “尊者,太好了。”彼比丘众欢喜、随喜尊者舍利弗,然后向尊者舍利弗进一步提出询问:“那么,尊者,是否还有其他法门,因此圣弟子是正见者,是正行见者,具足对法的绝对净信,是通达此正法者?”

“有,诸朋友。诸朋友,由于圣弟子深知识,深知识的生起,深知识的灭尽,深知通往识灭尽的行道,仅仅因此,诸朋友,圣弟子就是正见者,是正行见者,具足对法的绝对净信,是通达此正法者。

那么,诸朋友,何为识?何为识的生起?何为识的灭尽?何为通往识灭尽的行道?诸朋友,此有六识,即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因为行的生起,所以识生起,因为行的灭尽,所以识灭尽,此八正道就是通往识灭尽的行道,即正见、正思、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

诸朋友,由于圣弟子像这样深知识,像这样深知识的生起,像这样深知识的灭尽,像这样深知通往识灭尽的行道,其就会遍一切舍弃贪随眠,去除嗔随眠,根除‘我存在’的见慢随眠,舍弃无明,生起明,于现世成为苦的终结者,仅仅因此,诸朋友,圣弟子就是正见者,是正行见者,具足对法的绝对净信,是通达此正法者。”

102 “尊者,太好了。”彼比丘众欢喜、随喜尊者舍利弗,然后向尊者舍利弗进一步提出询问:“那么,尊者,是否还有其他法门,因此圣弟子是正见者,是正行见者,具足对法的绝对净信,是通达此正法者?”

“有,诸朋友。诸朋友,由于圣弟子深知行,深知行的生起,深知行的灭尽,深知通往行灭尽的行道,仅仅因此,诸朋友,圣弟子就是正见者,是正行见者,具足对法的绝对净信,是通达此正法者。

那么,诸朋友,何为行?何为行的生起?何为行的灭尽?何为通往行灭尽的行道?诸朋友,此有三行,即身行、语行、意行。因为无明的生起,所以行生起,因为无明的灭尽,所以行灭尽,此八正道就是通往行灭尽的行道,即正见、正思、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

诸朋友,由于圣弟子像这样深知行,像这样深知行的生起,像这样深知行的灭尽,像这样深知通往行灭尽的行道,其就会遍一切舍弃贪随眠,去除嗔随眠,根除‘我存在’的见慢随眠,舍弃无明,生起明,于现世成为苦的终结者,仅仅因此,诸朋友,圣弟子就是正见者,是正行见者,具足对法的绝对净信,是通达此正法者。”

103 “尊者,太好了。”彼比丘众欢喜、随喜尊者舍利弗,然后向尊者舍利弗进一步提出询问:“那么,尊者,是否还有其他法门,因此圣弟子是正见者,是正行见者,具足对法的绝对净信,是通达此正法者?”

“有,诸朋友。诸朋友,由于圣弟子深知无明,深知无明的生起,深知无明的灭尽,深知通往无明灭尽的行道,仅仅因此,诸朋友,圣弟子就是正见者,是正行见者,具足对法的绝对净信,是通达此正法者。

那么,诸朋友,何为无明?何为无明的生起?何为无明的灭尽?何为通往无明灭尽的行道?诸朋友,不知苦,不知苦的生起,不知苦的灭尽,不知通往苦灭尽的行道,诸朋友,此即所谓无明。因为漏的生起,所以无明生起,因为漏的灭尽,所以无明灭尽,此八正道就是通往无明灭尽的行道,即正见、正思、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

诸朋友,由于圣弟子像这样深知无明,像这样深知无明的生起,像这样深知无明的灭尽,像这样深知通往无明灭尽的行道,其就会遍一切舍弃贪随眠,去除嗔随眠,根除‘我存在’的见慢随眠,舍弃无明,生起明,于现世成为苦的终结者,仅仅因此,诸朋友,圣弟子就是正见者,是正行见者,具足对法的绝对净信,是通达此正法者。”

104 “尊者,太好了。”彼比丘众欢喜、随喜尊者舍利弗,然后向尊者舍利弗进一步提出询问:“那么,尊者,是否还有其他法门,因此圣弟子是正见者,是正行见者,具足对法的绝对净信,是通达此正法者?”

“有,诸朋友。诸朋友,由于圣弟子深知漏,深知漏的生起,深知漏的灭尽,深知通往漏灭尽的行道,仅仅因此,诸朋友,圣弟子就是正见者,是正行见者,具足对法的绝对净信,是通达此正法者。

那么,诸朋友,何为漏?何为漏的生起?何为漏的灭尽?何为通往漏灭尽的行道?诸朋友,此有三漏,即欲漏、有漏、无明漏。因为无明的生起,所以漏生起,因为无明的灭尽,所以漏灭尽,此八正道就是通往漏灭尽的行道,即正见、正思、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

诸朋友,由于圣弟子像这样深知漏,像这样深知漏的生起,像这样深知漏的灭尽,像这样深知通往漏灭尽的行道,其就会遍一切舍弃贪随眠,去除嗔随眠,根除‘我存在’的见慢随眠,舍弃无明,生起明,于现世成为苦的终结者,仅仅因此,诸朋友,圣弟子就是正见者,是正行见者,具足对法的绝对净信,是通达此正法者。”

此为尊者舍利弗所说,彼比丘众内心喜悦,欢喜尊者舍利弗所说。

(正见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