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第八、削减经(Sallekhasuttam)

81 如是我闻。

一次,佛陀住在舍卫城附近的祇陀林给孤独园。

傍晚,尊者摩诃纯陀从禅定中出定,然后接近佛陀所在的地方,靠近以后顶礼佛陀,然后坐于一旁。坐于一旁的尊者摩诃纯陀对佛陀如下说道:“尊师,世间生起很多种观点,即与我相关的观点和与世界相关的观点。尊师,仅仅作意最初目的的比丘,对于这些观点是否是舍弃者?对于这些观点是否是舍遣者?”

82 “纯陀,世间生起很多种观点,即与我相关的观点和与世界相关的观点。这些观点,无论出现,无论潜在,无论发生,对此,‘其非我的’‘其不是我’‘其不是我的我’,像这样,如是以正慧观察者是对这些观点的舍弃者,是对这些观点的舍遣者。

纯陀,必有此理,在此,某比丘离开诸欲,离开诸不善法,到达并住立于有浅观、有深观、因远离而生喜和乐的初禅。于是,他会这样认为:‘我依削减而住。’然而,纯陀,在圣人律中,此不被称为削减。在圣人律中,此被称为现世乐住。

进而,纯陀,必有此理,在此,某比丘由于浅观和深观的寂灭,到达并住立于内部清净的心一境性,到达无浅观、无深观、具有因定而生喜和乐的第二禅。于是,他会这样认为:‘我依削减而住。’然而,纯陀,在圣人律中,此不被称为削减。在圣人律中,此被称为现世乐住。

进而,纯陀,必有此理,在此,某比丘离开喜,住于舍,具念,具正知,以身体感知乐,到达并住立于圣者所称的‘有舍、具念、住于乐’的第三禅。于是,他会这样认为:‘我依削减而住。’然而,纯陀,在圣人律中,此不被称为削减。在圣人律中,此被称为现世乐住。

进而,纯陀,必有此理,在此,某比丘舍弃乐,舍弃苦,以前早已熄灭喜和忧,到达并住立于非苦非乐、舍念遍净的第四禅。于是,他会这样认为:‘我依削减而住。’然而,纯陀,在圣人律中,此不被称为削减。在圣人律中,此被称为现世乐住。

进而,纯陀,必有此理,在此,某比丘完全超越色想,有对想灭尽,不作意种种想,到达并安住于‘虚空乃无边’的空无边处。于是,他会这样认为:‘我依削减而住。’然而,纯陀,在圣人律中,此不被称为削减。在圣人律中,此被称为寂静住。

进而,纯陀,必有此理,在此,某比丘完全超越空无边处,到达并安住于‘识乃无边’的识无边处。于是,他会这样认为:‘我依削减而住。’然而,纯陀,在圣人律中,此不被称为削减。在圣人律中,此被称为寂静住。

进而,纯陀,必有此理,在此,某比丘完全超越识无边处,到达并安住于‘乃无所有’的无所有处。于是,他会这样认为:‘我依削减而住。’然而,纯陀,在圣人律中,此不被称为削减。在圣人律中,此被称为寂静住。

进而,纯陀,必有此理,在此,某比丘完全超越无所有处,到达并安住于非想非非想处。于是,他会这样认为:‘我依削减而住。’然而,纯陀,在圣人律中,此不被称为削减。在圣人律中,此被称为寂静住。

进而,纯陀,必有此理,在此,某比丘完全超越非想非非想处,到达并安住于想受灭。于是,他会这样认为:‘我依削减而住。’然而,纯陀,在圣人律中,此不被称为削减。在圣人律中,此被称为寂静住。”

83 “纯陀,在此,你们应该削减。

‘或许别人有害意,然而,我们要无害意’,进行削减。‘或许别人杀生,然而,我们要不杀生’,进行削减。‘或许别人不与取,然而,我们要远离不与取’,进行削减。‘或许别人非梵行,然而,我们要梵行’,进行削减。‘或许别人说妄语,然而,我们要远离妄语’,进行削减。‘或许别人说离间语,然而,我们要远离离间语’,进行削减。‘或许别人说粗恶语,然而,我们要远离粗恶语’,进行削减。‘或许别人说杂秽语,然而,我们要远离杂秽语’,进行削减。‘或许别人贪,然而,我们要不贪’,进行削减。‘或许别人是嗔恚心,然而,我们要不是嗔恚心’,进行削减。‘或许别人是邪见,然而,我们要是正见’,进行削减。‘或许别人是邪思,然而,我们要是正思’,进行削减。‘或许别人是邪语,然而,我们要是正语’,进行削减。‘或许别人是邪业,然而,我们要是正业’,进行削减。‘或许别人是邪命,然而,我们要是正命’进行削减。‘或许别人是邪精进,然而,我们要是正精进’进行削减。‘或许别人是邪念,然而,我们要是正念’,进行削减。‘或许别人是邪定,然而,我们要是正定’,进行削减。或许别人是邪智,然而,我们要是正智’,进行削减。‘或许别人是邪解脱,然而,我们要是正解脱’,进行削减。‘或许别人昏沉、睡眠,然而,我们要离昏沉、睡眠’,进行削减。或许别人掉举,然而,我们要离掉举’,进行削减。‘或许别人疑惑,然而,我们要超越疑惑’,进行削减。‘或许别人愤恨,然而,我们要不愤恨’,进行削减。‘或许别人有怨恨,然而,我们要无怨恨’,进行削减。‘或许别人伪善,然而,我们要不伪善’,进行削减。‘或许别人欺瞒,然而,我们要不欺瞒’,进行削减。‘或许别人嫉妒,然而,我们要不嫉妒’,进行削减。‘或许别人悭吝,然而,我们要不悭吝’,进行削减。‘或许别人狡猾,然而,我们要不狡猾’,进行削减。‘或许别人诳惑,然而,我们要不诳惑’,进行削减。‘或许别人固执,然而,我们要不固执’,进行削减。‘或许别人过慢,然而,我们要不过慢’,进行削减。‘或许别人恶语,然而,我们要善语’,进行削减。‘或许别人是恶友性,然而,我们要是善友性’,进行削减。‘或许别人放逸,然而,我们要不放逸’,进行削减。‘或许别人无信,然而,我们要有信’,进行削减。或许别人无惭,然而,我们要有惭’,进行削减。‘或许别人无愧,然而,我们要有愧’,进行削减。‘或许别人寡闻,然而,我们要博闻’,进行削减。‘或许别人懈怠,然而,我们要精勤’,进行削减。‘或许别人失念,然而,我们要念现前’进行削减。‘或许别人愚钝,然而,我们要慧具足’,进行削减。‘或许别人执持己见,固执,难舍弃,然而,我们要不执持己见,不固执,易舍弃’,进行削减。”

84 “纯陀,我说于诸善法应多生起心,更不用说通过身体、通过语言遵奉。

因此,纯陀,应生起‘别人或许有害意,然而,我们要无害意’之心。应生起‘别人或许杀生,然而,我们要不杀生’之心。应生起‘别人或许不与取,然而,我们要远离不与取’之心。应生起‘别人或许非梵行,然而,我们要梵行’之心。应生起‘别人或许说妄语,然而,我们要远离妄语’之心。应生起‘别人或许说离间语,然而,我们要远离离间语’之心。应生起‘别人或许说粗恶语,然而,我们要远离粗恶语’之心。应生起‘别人或许说杂秽语,然而,我们要远离杂秽语’之心。应生起‘别人或许贪,然而,我们要不贪’之心。应生起‘别人或许是嗔恚心,然而,我们要不是嗔恚心’之心。应生起‘别人或许是邪见,然而,我们要是正见’之心。应生起‘别人或许是邪思,然而,我们要是正思’之心。应生起‘别人或许是邪语,然而,我们要是正语’之心。应生起‘别人或许是邪业,然而,我们要是正业’之心。应生起‘别人或许是邪命,然而,我们要是正命’之心。应生起‘别人或许是邪精进,然而,我们要是正精进’之心。应生起‘别人或许是邪念,然而,我们要是正念’之心。应生起‘别人或许是邪定,然而,我们要是正定’之心。应生起‘别人或许是邪智,然而,我们要是正智’之心。应生起‘别人或许是邪解脱,然而,我们要是正解脱’之心。应生起‘别人或许昏沉、睡眠,然而,我们要离昏沉、睡眠’之心。应生起‘别人或许掉举,然而,我们要离掉举’之心。应生起‘别人或许疑惑,然而,我们要超越疑惑’之心。应生起‘别人或许愤恨,然而,我们要不愤恨’之心。应生起‘别人或许有怨恨,然而,我们要无怨恨’之心。应生起‘别人或许伪善,然而,我们要不伪善’之心。应生起‘别人或许欺瞒,然而,我们要不欺瞒’之心。应生起‘别人或许嫉妒,然而,我们要不嫉妒’之心。应生起‘别人或许悭吝,然而,我们要不悭吝’之心。应生起‘别人或许狡猾,然而,我们要不狡猾’之心。应生起‘别人或许诳惑,然而,我们要不诳惑’之心。应生起‘别人或许固执,然而,我们要不固执’之心。应生起‘别人或许过慢,然而,我们要不过慢’之心。应生起‘别人或许恶语,然而,我们要善语’之心。应生起‘别人或许是恶友性,然而,我们要是善友性’之心。应生起‘别人或许放逸,然而,我们要不放逸’之心。应生起‘别人或许无信,然而,我们要有信’之心。应生起‘别人或许无惭,然而,我们要有惭’之心。应生起‘别人或许无愧,然而,我们要有愧’之心。应生起‘别人或许寡闻,然而,我们要博闻’之心。应生起‘别人或许懈怠,然而,我们要精勤’之心。应生起‘别人或许失念,然而,我们要念现前’之心。应生起‘别人或许愚钝,然而,我们要慧具足’之心。应生起‘别人或许执持己见,固执,难舍弃,然而,我们要不执持己见,不固执,易舍弃’之心。”

85 “纯陀,例如,有不平坦的道路,其他的平坦道路就是对它的回避。纯陀,例如,有不平坦的浴场,其他的平坦浴场就是对它的回避。

像这样,纯陀,无害意是对有害意之人的回避。远离杀生是对杀生之人的回避。远离不与取是对不与取之人的回避。梵行是对非梵行之人的回避。远离妄语是对说妄语之人的回避。远离离间语是对说离间语之人的回避。远离粗恶语是对说粗恶语之人的回避。远离杂秽语是对说杂秽语之人的回避。不贪是对贪之人的回避。不嗔恚心是对嗔恚心之人的回避。正见是对邪见之人的回避。正思是对邪思之人的回避。正语是对邪语之人的回避。正业是对邪业之人的回避。正命是对邪命之人的回避。正精进是对邪精进之人的回避。正念是对邪念之人的回避。正定是对邪定之人的回避。正智是对邪智之人的回避。正解脱是对邪解脱之人的回避。离昏沉、睡眠是对昏沉、睡眠之人的回避。离掉举是对掉举之人的回避。超越疑惑是对疑惑之人的回避。不愤恨是对愤恨之人的回避。无怨恨是对怨恨之人的回避。不伪善是对伪善之人的回避。不欺瞒是对欺瞒之人的回避。不嫉妒是对嫉妒之人的回避。不悭吝是对悭吝之人的回避。不狡猾是对狡猾之人的回避。不诳惑是对诳惑之人的回避。不固执是对固执之人的回避。不过慢是对过慢之人的回避。善语是对恶语之人的回避。善友性是对恶友性之人的回避。不放逸是对放逸之人的回避。有信是对无信之人的回避。有惭是对无惭之人的回避。有愧是对无愧之人的回避。博闻是对寡闻之人的回避。精勤是对懈怠之人的回避。念现前是对失念之人的回避。慧具足是对愚钝之人的回避。不执持己见,不固执,易舍弃是对执持己见,固执,难舍弃之人的回避。”

86 “纯陀,例如,任何不善法,其都朝向下方。任何善法,其都朝向上方。

像这样,纯陀,无害意对于有害意之人是上方。远离杀生对于杀生之人是上方。远离不与取对于不与取之人是上方。梵行对于非梵行之人是上方。远离妄语对于说妄语之人是上方。远离离间语对于说离间语之人是上方。远离粗恶语对于说粗恶语之人是上方。远离杂秽语对于说杂秽语之人是上方。不贪对于贪之人是上方。不嗔恚心对于嗔恚心之人是上方。正见对于邪见之人是上方。正思对于邪思之人是上方。正语对于邪语之人是上方。正业对于邪业之人是上方。正命对于邪命之人是上方。正精进对于邪精进之人是上方。正念对于邪念之人是上方。正定对于邪定之人是上方。正智对于邪智之人是上方。正解脱对于邪解脱之人是上方。离昏沉、睡眠对于昏沉、睡眠之人是上方。离掉举对于掉举之人是上方。超越疑惑对于疑惑之人是上方。不愤恨对于愤恨之人是上方。无怨恨对于怨恨之人是上方。不伪善对于伪善之人是上方。不欺瞒对于欺瞒之人是上方。不嫉妒对于嫉妒之人是上方。不悭吝对于悭吝之人是上方。不狡猾对于狡猾之人是上方。不诳惑对于诳惑之人是上方。不固执对于固执之人是上方。不过慢对于过慢之人是上方。善语对于恶语之人是上方。善友性对于恶友性之人是上方。不放逸对于放逸之人是上方。有信对于无信之人是上方。有惭对于无惭之人是上方。有愧对于无愧之人是上方。博闻对于寡闻之人是上方。精勤对于懈怠之人是上方。念现前对于失念之人是上方。慧具足对于愚钝之人是上方。不执持己见,不固执,易舍弃对于执持己见,固执,难舍弃之人是上方。”

87 “纯陀,事实上无有此理,即自己掉入泥潭之彼人将掉入泥潭之其他人拉上来。纯陀,事实上必有此理,即自己没有掉入泥潭之彼人将掉入泥潭之其他人拉上来。

纯陀,事实上无有此理,即自己没有得到调伏、没有得到教导、没有得到止息之彼人调伏、教导、止息其他人。纯陀,事实上必有此理,即自己得到调伏、得到教导、得到止息之彼人调伏、教导、止息其他人。

像这样,纯陀,无害意是对有害意之人的止息。远离杀生是对杀生之人的止息。远离不与取是对不与取之人的止息。梵行是对非梵行之人的止息。远离妄语是对说妄语之人的止息。远离离间语是对说离间语之人的止息。远离粗恶语是对说粗恶语之人的止息。远离杂秽语是对说杂秽语之人的止息。不贪是对贪之人的止息。不嗔恚心是对嗔恚心之人的止息。正见是对邪见之人的止息。正思是对邪思之人的止息。正语是对邪语之人的止息。正业是对邪业之人的止息。正命是对邪命之人的止息。正精进是对邪精进之人的止息。正念是对邪念之人的止息。正定是对邪定之人的止息。正智是对邪智之人的止息。正解脱是对邪解脱之人的止息。离昏沉、睡眠是对昏沉、睡眠之人的止息。离掉举是对掉举之人的止息。超越疑惑是对疑惑之人的止息。不愤恨是对愤恨之人的止息。无怨恨是对怨恨之人的止息。不伪善是对伪善之人的止息。不欺瞒是对欺瞒之人的止息。不嫉妒是对嫉妒之人的止息。不悭吝是对悭吝之人的止息。不狡猾是对狡猾之人的止息。不诳惑是对诳惑之人的止息。一不固执是对固执之人的止息。不过慢是对过慢之人的止息。善语是对恶语之人的止息。善友性是对恶友性之人的止息。不放逸是对放逸之人的止息。有信是对无信之人的止息。有惭是对无惭之人的止息。有愧是对无愧之人的止息。博闻是对寡闻之人的止息。精勤是对懈怠之人的止息。念现前是对失念之人的止息。慧具足是对愚钝之人的止息。不执持己见,不固执,易舍弃是对执持己见,固执,难舍弃之人的止息。”

88 “纯陀,以上就是我教导的削减法门,教导的心生起法门,教导的回避法门,教导的上方法门,教导的止息法门。纯陀,作为导师,为了弟子的利益以慈悲行慈悲,所做之事已毕。纯陀,有这些树下,有这些空弃房屋。纯陀,去行禅定,不要放逸,不要将来后悔。这是我们对你们的教诫。”

此为佛陀所说。尊者纯陀内心喜悦,欢喜佛陀所说。

言说四十四,开示五密要;

所谓削减经,甚深似大海。

(削减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