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第五、无垢经(Ananganasuttam)

57 如是我闻。

一次,佛陀住在舍卫城附近的祇陀林给孤独园。在此,尊者舍利弗对比丘众说道:“诸朋友。”

“尊者。”彼比丘众应答尊者舍利弗。

尊者舍利弗如下说道:“诸朋友,世上可见有此四种人。哪四种?诸朋友,在此,一种人有垢却不如实知道‘我内有垢’。诸朋友,在此,一种人有垢并如实知道‘我内有垢’。诸朋友,在此,一种人无垢却不如实知道‘我内无垢’。诸朋友,在此,一种人无垢并如实知道‘我内无垢’。

诸朋友,其中,有垢却不如实知道‘我内有垢’者,在此有垢的二种人中,被称为相对低劣之人。诸朋友,其中,有垢并如实知道‘我内有垢’者,在此有垢的二种人中,被称为相对优秀之人。

诸朋友,其中,无垢却不如实知道‘我内无垢’者,在此无垢的二种人中,被称为相对低劣之人。诸朋友,其中,无垢并如实知道‘我内无垢’者,在此无垢的二种人中,被称为相对优秀之人。

58 听闻此言,尊者摩诃目犍连对尊者舍利弗如下说道:“朋友舍利弗,是什么因,是什么缘,在此有垢的二种人中,一个被称为相对低劣之人,一个被称为相对优秀之人?朋友舍利弗,是什么因,是什么缘,在此无垢的二种人中,一个被称为相对低劣之人,一个被称为相对优秀之人?”

59 “朋友,其中,有垢却不如实知道‘我内有垢’者,其将是这样的人,即不为了彼垢的舍弃而生起意欲、努力、精进,其作为有贪、有嗔、有痴、有垢、心杂染者死去。朋友,例如,从商店或锻造作坊运来的被尘土、污垢所覆盖的铜钵。拥有者没有清洁,没有清洗,又将其丢掷在尘土的道路上。那么,朋友,这样的铜钵后来是不是更加杂染,更加污垢?”

“的确如此,朋友。”

“像这样,朋友,有垢却不如实知道‘我内有垢’者,其将是这样的人,即不为了彼垢的舍弃而生起意欲、努力、精进,其作为有贪、有嗔、有痴、有垢、心杂染者死去。

朋友,其中,有垢并如实知道‘我内有垢’者,其将是这样的人,即为了彼垢的舍弃而生起意欲、努力、精进,其作为无贪、无嗔、无痴、无垢、心无杂染者死去。朋友,例如,从商店或锻造作坊运来的被尘土、污垢所覆盖的铜钵。拥有者对其进行清洁,进行清洗,没有将其丢掷在尘土的道路上。那么,朋友,这样的铜钵后来是不是更加清洁,更加洁净?”

“的确如此,朋友。”

“像这样,朋友,有垢并如实知道‘我内有垢’者,其将是这样的人,即为了彼垢的舍弃而生起意欲、努力、精进,其作为无贪、无嗔、无痴、无垢、心无杂染者死去。

朋友,其中,无垢却不如实知道‘我内无垢’者,其将是这样的人,即作意清净相。因为作意彼清净相,所以存在贪令心堕落的状况,其作为有贪、有嗔、有痴、有垢、心杂染者死去。朋友,例如,从商店或锻造作坊运来的清净、清洁的铜钵。拥有者没有清洁,没有清洗,将其丢掷在尘土的道路上。那么,朋友,这样的铜钵后来是不是更加杂染,更加污垢?”

“的确如此,朋友。”

“像这样,朋友,无垢却不如实知道‘我内无垢’者,其将是这样的人,即作意清净相。因为作意彼清净相,所以存在贪令心堕落的状况,其作为有贪、有嗔、有痴、有垢、心杂染者死去。

朋友,其中,无垢并如实知道‘我内无垢’者,其将是这样的人,即不作意清净相。因为不作意彼清净相,所以不存在贪令心堕落的状况,其作为无贪、无嗔、无痴、无垢、心无杂染者死去。朋友,例如,从商店或锻造作坊运来的清净、清洁的铜钵。拥有者对其进行清洁,进行清洗,没有将其丢掷在尘土的道路上。那么,朋友,这样的铜钵后来是不是更加清洁,更加洁净?”

“的确如此,朋友。”

“像这样,朋友,无垢并如实知道‘我内无垢’者,其将是这样的人,即不作意清净相。因为不作意彼清净相,所以不存在贪令心堕落的状况,其作为无贪、无嗔、无痴、无垢、心无杂染者死去。

朋友目犍连,这就是因,这就是缘,在此有垢的二种人中,一个被称为相对低劣之人,一个被称为相对优秀之人。朋友目犍连,这就是因,这就是缘,在此无垢的二种人中,一个被称为相对低劣之人,一个被称为相对优秀之人。”

60 “朋友,所谓‘垢’‘垢’,此‘垢’,其是什么的同义词?”

“朋友,此‘垢’,其就是诸恶、不善的欲行之同义词。

朋友,必有此理,在此,某比丘生起如此愿望:‘实际上我破了戒,但是比丘众不会知道我破了戒。’然而,朋友,必有此理,比丘众知道彼比丘破了戒。因为‘比丘众知道我破了戒’,其嗔恚、不满。朋友,嗔恚和不满,此二者就是垢。

朋友,必有此理,在此,某比丘生起如此愿望:‘实际上我破了戒,但是比丘众会在暗地里呵责我,不是在僧众中。’然而,朋友,必有此理,比丘众在僧众中呵责彼比丘,不是暗地里。因为‘比丘众在僧众中呵责我,不是暗地里’,其嗔恚、不满。朋友,嗔恚和不满,此二者就是垢。

朋友,必有此理,在此,某比丘生起如此愿望:‘实际上我破了戒,但是会是同级别的人呵责我,不是不同级别的人。然而,朋友,必有此理,不同级别的人呵责彼比丘,不是同级别的人。因为‘不同级别的人呵责我,不是同级别的人’,其嗔恚、不满。朋友,嗔恚和不满,此二者就是垢。

朋友,必有此理,在此,某比丘生起如此愿望:‘啊,实际上,导师应该向我不断地提出问题,对比丘众说法,导师不是向其他比丘不断地提出问题,对比丘众说法。’然而,朋友,必有此理,导师是向其他比丘不断地提出问题,对比丘众说法,不是向彼比丘不断地提出问题,对比丘众说法。因为‘导师是向其他比丘不断地提出问题,对比丘众说法,不是向我不断地提出问题,对比丘众说法’,其嗔恚、不满。朋友,嗔恚和不满,此二者就是垢。

朋友,必有此理,在此,某比丘生起如此愿望:啊,实际上,比丘众应该由我领头进入村庄托钵,不是由其他比丘领头进入村庄托钵乞食。’然而,朋友,必有此理,比丘众是由其他比丘领头进入村庄托钵,不是由彼比丘领头进入村庄托钵乞食。因为‘比丘众是由其他比丘领头进入村庄托钵,不是由我领头进入村庄托钵’,其嗔恚、不满。朋友,嗔恚和不满,此二者就是垢。

朋友,必有此理,在此,某比丘生起如此愿望:‘啊,实际上,应该是我在斋堂获得最上座、最上水、最上食,不是其他比丘在斋堂获得最上座、最上水、最上食。’然而,朋友,必有此理,是其他比丘在斋堂获得最上座、最上水、最上食,不是彼比丘在斋堂获得最上座、最上水、最上食。因为‘是其他比丘在斋堂获得最上座、最上水、最上食,不是我在斋堂获得最上座、最上水、最上食’,其嗔恚、不满。朋友,嗔恚和不满,此二者就是垢。

朋友,必有此理,在此,某比丘生起如此愿望:‘啊,实际上,应该是我在斋堂对获得的食物进行随喜,不是其他比丘在斋堂对获得的食物进行随喜。’然而,朋友,必有此理,是其他比丘在斋堂对获得的食物进行随喜,不是彼比丘在斋堂对获得的食物进行随喜。因为‘是其他比丘在斋堂对获得的食物进行随喜,不是我在斋堂对获得的食物进行随喜’,其嗔恚、不满。朋友,嗔恚和不满,此二者就是垢。

朋友,必有此理,在此,某比丘生起如此愿望:‘啊,实际上,应该是我对来到阿兰若的比丘说法,不是其他比丘对来到阿兰若的比丘说法。’然而,朋友,必有此理,是其他比丘对来到阿兰若的比丘说法,不是彼比丘对来到阿兰若的比丘说法。因为‘是其他比丘对来到阿兰若的比丘说法,不是我对来到阿兰若的比丘说法’,其嗔恚、不满。朋友,嗔恚和不满,此二者就是垢。

朋友,必有此理,在此,某比丘生起如此愿望:‘啊,实际上,应该是我对来到阿兰若的比丘尼说法,不是其他比丘对来到阿兰若的比丘尼说法。’然而,朋友,必有此理,是其他比丘对来到阿兰若的比丘尼说法,不是彼比丘对来到阿兰若的比丘尼说法。因为‘是其他比丘对来到阿兰若的比丘尼说法,不是我对来到阿兰若的比丘尼说法’,其嗔恚、不满。朋友,嗔恚和不满,此二者就是垢。

朋友,必有此理,在此,某比丘生起如此愿望:‘啊,实际上,应该是我对来到阿兰若的优婆塞说法,不是其他比丘对来到阿兰若的优婆塞说法。’然而,朋友,必有此理,是其他比丘对来到阿兰若的优婆塞说法,不是彼比丘对来到阿兰若的优婆塞说法。因为‘是其他比丘对来到阿兰若的优婆塞说法,不是我对来到阿兰若的优婆塞说法’,其嗔恚、不满。朋友,嗔恚和不满,此二者就是垢。

朋友,必有此理,在此,某比丘生起如此愿望:‘啊,实际上,应该是我对来到阿兰若的优婆夷说法,不是其他比丘对来到阿兰若的优婆夷说法。’然而,朋友,必有此理,是其他比丘对来到阿兰若的优婆夷说法,不是彼比丘对来到阿兰若的优婆夷说法。因为‘是其他比丘对来到阿兰若的优婆夷说法,不是我对来到阿兰若的优婆夷说法’,其嗔恚、不满。朋友,嗔恚和不满,此二者就是垢。

朋友,必有此理,在此,某比丘生起如此愿望:‘啊,实际上,比丘众应该尊敬、尊重、恭敬、供养我,比丘众不尊敬、尊重、恭敬、供养其他比丘。’然而,朋友,必有此理,比丘众尊敬、尊重、恭敬、供养其他比丘,比丘众不尊敬、尊重、恭敬、供养彼比丘。因为‘比丘众尊敬、尊重、恭敬、供养其他比丘,比丘众不尊敬、尊重、恭敬、供养我’,其嗔恚、不满。朋友,嗔恚和不满,此二者就是垢。

朋友,必有此理,在此,某比丘生起如此愿望:‘啊,实际上,比丘尼众应该尊敬、尊重、恭敬、供养我,比丘尼众不尊敬、尊重、恭敬、供养其他比丘。’然而,朋友,必有此理,比丘尼众尊敬、尊重、恭敬、供养其他比丘,比丘尼众不尊敬、尊重、恭敬、供养彼比丘。因为‘比丘尼众尊敬、尊重、恭敬、供养其他比丘,比丘尼众不尊敬、尊重、恭敬、供养我’,其嗔恚、不满。朋友,嗔恚和不满,此二者就是垢。

朋友,必有此理,在此,某比丘生起如此愿望:‘啊,实际上,优婆塞众应该尊敬、尊重、恭敬、供养我,优婆塞众不尊敬、尊重、恭敬、供养其他比丘。’然而,朋友,必有此理,优婆塞众尊敬、尊重、恭敬、供养其他比丘,优婆塞众不尊敬、尊重、恭敬、供养彼比丘。因为‘优婆塞众尊敬、尊重、恭敬、供养其他比丘,优婆塞众不尊敬、尊重、恭敬、供养我’,其嗔恚、不满。朋友,嗔恚和不满,此二者就是垢。

朋友,必有此理,在此,某比丘生起如此愿望:‘啊,实际上,优婆夷众应该尊敬、尊重、恭敬、供养我,优婆夷众不尊敬、尊重、恭敬、供养其他比丘。’然而,朋友,必有此理,优婆夷众尊敬、尊重、恭敬、供养其他比丘,优婆夷众不尊敬、尊重、恭敬、供养彼比丘。因为‘优婆夷众尊敬、尊重、恭敬、供养其他比丘,优婆夷众不尊敬、尊重、恭敬、供养我’,其嗔恚、不满。朋友,嗔恚和不满,此二者就是垢。

朋友,必有此理,在此,某比丘生起如此愿望:’啊,实际上,应该我是殊胜僧衣的利得者,其他比丘不是殊胜僧衣的利得者。’然而,朋友,必有此理,其他比丘是殊胜僧衣的利得者,彼比丘不是殊胜僧衣的利得者。因为‘其他比丘是殊胜僧衣的利得者,我不是殊胜僧衣的利得者’,其嗔恚、不满。朋友,嗔恚和不满,此二者就是垢。

朋友,必有此理,在此,某比丘生起如此愿望:‘啊,实际上,应该我是殊胜托钵食的利得者,其他比丘不是殊胜托钵食的利得者。’然而,朋友,必有此理,其他比丘是殊胜托钵食的利得者,彼比丘不是殊胜托钵食的利得者。因为‘其他比丘是殊胜托钵食的利得者,我不是殊胜托钵食的利得者’,其嗔恚、不满。朋友,嗔恚和不满,此二者就是垢。

朋友,必有此理,在此,某比丘生起如此愿望:‘啊,实际上,应该我是殊胜坐卧处的利得者,其他比丘不是殊胜坐卧处的利得者。’然而,朋友,必有此理,其他比丘是殊胜坐卧处的利得者,彼比丘不是殊胜坐卧处的利得者。因为‘其他比丘是殊胜坐卧处的利得者,我不是殊胜坐卧处的利得者’,其嗔恚、不满。朋友,嗔恚和不满,此二者就是垢。

朋友,必有此理,在此,某比丘生起如此愿望:‘啊,实际上,应该我是殊胜病用医药资具的利得者,其他比丘不是殊胜病用医药资具的利得者。’然而,朋友,必有此理,其他比丘是殊胜病用医药资具的利得者,彼比丘不是殊胜病用医药资具的利得者。因为‘其他比丘是殊胜病用医药资具的利得者,我不是殊胜病用医药资具的利得者’,其嗔恚、不满。朋友,嗔恚和不满,此二者就是垢。

朋友,这些就是诸恶、不善的欲行之同义词,其就是垢。”

61 “朋友,对于任何比丘,如果被看到、被听到此恶、不善的欲行未断除,即使他是阿兰若居住者,是边地坐卧处者,是常乞食者,是次第乞食者,是粪扫衣者,是弊衣持有者,同修行者对其也会不尊敬、不尊重、不恭敬、不供养。此为何故?因为于彼尊者被看到、被听到此恶、不善的欲行未断除。

朋友,例如,从商店或锻造作坊运来的清净、清洁的铜钵。拥有者在其中装上蛇的尸体或狗的尸体或人的尸体,用其他钵覆盖上,然后拿到商店里。人们看到以后如下说道:‘啊,搬来的东西实在漂亮!这是什么?’于是,站起来,去打开盖看。一看到,就会不欢喜,就会恶心,就会厌恶。饥饿之人都不想吃,更何况饱腹之人。

像这样,朋友,对于任何比丘,如果被看到、被听到此恶、不善的欲行未断除,即使他是阿兰若居住者,是边地坐卧处者,是常乞食者,是次第乞食者,是粪扫衣者,是弊衣持有者,同修行者对其也会不尊敬、不尊重、不恭敬、不供养。”

62 “朋友,对于任何比丘,如果被看到、被听到此恶、不善的欲行已断除,即使他是村落居住者,接受饭食招待,受持居士服,同修行者对其也会尊敬、尊重、恭敬、供养。此为何故?因为于彼尊者被看到、被听到此恶、不善的欲行已断除。

朋友,例如,从商店或锻造作坊运来的清净、清洁的铜钵。拥有者在其中装上粳米饭、纯白米饭、各种汤、各种副食,用其他钵覆盖上,然后拿到商店里。人们看到以后如下说道:‘啊,搬来的东西实在漂亮!这是什么?’于是,站起来,去打开盖看。一看到,就会欢喜,就会开心,就会喜欢。饱腹之人都想吃,更何况饥饿之人。

像这样,朋友,对于任何比丘,如果被看到、被听到此恶、不善的欲行已断除,即使他是村落居住者,接受饭食招待,受持居士服,同修行者对其也会尊敬、尊重、恭敬、供养。此为何故?因为于彼尊者被看到、被听到此恶、不善的欲行已断除。”

63 听闻此言,尊者摩诃目犍连对尊者舍利弗如下说道:“朋友舍利弗,我有一个比喻。”

“朋友目犍连,请说。”

“朋友,一次,我住在王舍城附近的吉利跋迦。朋友,我于上午,着衣,持衣钵,进入王舍城托钵乞食。这时,造车师的儿子萨米提在矫正车的外车轮。这时,曾经是造车师的裸行者般杜普塔出现了。朋友,于是,曾经是造车师的裸行者般杜普塔心中生起如此思维:‘实际上,如果此造车师的儿子萨米提于此车的外车轮对这样的弯曲、这样的扭曲、这样的偏差作矫正,那么,此车的外车轮将不弯曲,不扭曲,不偏差,其就会变成完美、坚实。’朋友,曾经是造车师的裸行者般杜普塔心中不断地思维,而造车师的儿子萨米提如其所思不断地于此车的外车轮对那样的弯曲、那样的扭曲、那样的偏差作矫正。朋友,于是,曾经是造车师的裸行者般杜普塔高兴,发出悦意之言:‘其的确是以己心了知他心地在工作。’

像这样,朋友,彼非出于信,而是因为生活而舍家出家者,狡猾、狡诈、欺瞒、掉举、骄慢、浮躁、饶舌、碎嘴、于根不守门、于食不知量、不勤觉醒、不志求沙门果、不尊重学、奢侈、放逸、于堕落成为先行者、于远离成为放弃责任者、懈怠、不精进、失念、无正知、未入定、心散乱、无慧、蒙昧,对于他们,朋友舍利弗采用此法门以己心了知他心地工作。

然而,彼出于信而舍家出家的善家子弟,不狡猾、不狡诈、不欺瞒、不掉举、不骄慢、不浮躁、不饶舌、不碎嘴、于根守门、于食知量、勤觉醒、志求沙门果、尊重学、不奢侈、不放逸、于堕落成为放弃责任者、于远离成为先行者、勤精进、自我努力、念现前、具正知、入定、心一境性、有慧、不蒙昧,他们听闻朋友舍利弗的此法门,以语言去获取,以心去吸收:‘朋友,太好啦!令同修行者从不善出离,令其住立于善。’

恰似爱美的年轻男女沐浴头发,拿来青莲花、茉莉花、善思花,双手将其置于头顶。像这样,朋友,彼善家子弟出于信而舍家出家者,不狡猾、不狡诈、不欺瞒、不掉举、不骄慢、不浮躁、不饶舌、不碎嘴、于根守门、于食知量、勤觉醒、志求沙门果、尊重学、不奢侈、不放逸、于堕落成为放弃责任者、于远离成为先行者、勤精进、自我努力、念现前、具正知、入定、心一境性、有慧、不蒙昧,他们听闻朋友舍利弗的此法门,以语言去获取,以心去吸收:朋友,太好啦!令同修行者从不善出离,令其住立于善。’”

像这样,彼二巨龙彼此欢喜所说。

(无垢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