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第一、根本法门经(Milapariyayasuttam)

一、凡夫部分

1 如是我闻。

一次,佛陀住在郁伽罗城附近的须婆迦树林的娑罗王树下。在此,佛陀对比丘众说道:“诸比丘。”

“尊师。”彼比丘众应诺佛陀。

佛陀如下说道:“诸比丘,我为你们说一切法的根本法门。你们仔细听,充分作意。我来说。”

“好,尊师。”彼比丘众应诺佛陀。

佛陀如下说道:

2 “诸比丘,在此,无闻的凡夫不见圣人,不熟知圣人法,没有于圣人法得到教导;不见善人,不熟知善人法,没有于善人法得到教导。

其从地理解地。从地理解地后,思考地,于地思考,从地思考,认为地是我的,欢喜地。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未遍知。’

其从水理解水。从水理解水后,思考水,于水思考,从水思考,认为水是我的,欢喜水。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未遍知。’

其从火理解火。从火理解火后,思考火,于火思考,从火思考,认为火是我的,欢喜火。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未遍知。’

其从风理解风。从风理解风后,思考风,于风思考,从风思考,认为风是我的,欢喜风。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未遍知。’”

3 “其从生命体理解生命体。从生命体理解生命体后,思考生命体,于生命体思考,从生命体思考,认为生命体是我的,欢喜生命体。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未遍知。’

其从天神理解天神。从天神理解天神后,思考天神,于天神思考,从天神思考,认为天神是我的,欢喜天神。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未遍知。’

其从造物主理解造物主。从造物主理解造物主后,思考造物主,于造物主思考,从造物主思考,认为造物主是我的,欢喜造物主。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未遍知。’

其从梵天理解梵天。从梵天理解梵天后,思考梵天,于梵天思考,从梵天思考,认为梵天是我的,欢喜梵天。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未遍知。’

其从光音天理解光音天。从光音天理解光音天后,思考光音天,于光音天思考,从光音天思考,认为光音天是我的,欢喜光音天。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未遍知。’

其从遍净天理解遍净天。从遍净天理解遍净天后,思考遍净天,于遍净天思考,从遍净天思考,认为遍净天是我的,欢喜遍净天。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未遍知。’

其从广果天理解广果天。从广果天理解广果天后,思考广果天,于广果天思考,从广果天思考,认为广果天是我的,欢喜广果天。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未遍知。’

其从阿毗浮胜天理解阿毗浮胜天。从阿毗浮胜天理解阿毗浮胜天后,思考阿毗浮胜天,于阿毗浮胜天思考,从阿毗浮胜天思考,认为阿毗浮胜天是我的,欢喜阿毗浮胜天。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未遍知。’”

4 “其从空无边处理解空无边处。从空无边处理解空无边处后,思考空无边处,于空无边处思考,从空无边处思考,认为空无边处是我的,欢喜空无边处。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未遍知。’

其从识无边处理解识无边处。从识无边处理解识无边处后,思考识无边处,于识无边处思考,从识无边处思考,认为识无边处是我的,欢喜识无边处。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未遍知。’

其从无所有处理解无所有处。从无所有处理解无所有处后,思考无所有处,于无所有处思考,从无所有处思考,认为无所有处是我的,欢喜无所有处。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未遍知。’

其从非想非非想处理解非想非非想处。从非想非非想处理解非想非非想处后,思考非想非非想处,于非想非非想处思考,从非想非非想处思考,认为非想非非想处是我的,欢喜非想非非想处。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未遍知。’”

5 “其从所见理解所见。从所见理解所见后,思考所见,于所见思考,从所见思考,认为所见是我的,欢喜所见。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未遍知。’

其从所闻理解所闻。从所闻理解所闻后,思考所闻,于所闻思考,从所闻思考,认为所闻是我的,欢喜所闻。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未遍知。’

其从所思理解所思。从所思理解所思后,思考所思,于所思思考,从所思思考,认为所思是我的,欢喜所思。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未遍知。’

其从所识理解所识。从所识理解所识后,思考所识,于所识思考,从所识思考,认为所识是我的,欢喜所识。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未遍知。’”

6 “其从单一性理解单一性。从单一性理解单一性后,思考单一性,于单一性思考,从单一性思考,认为单一性是我的,欢喜单一性。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未遍知。’

其从多样性理解多样性。从多样性理解多样性后,思考多样性,于多样性思考,从多样性思考,认为多样性是我的,欢喜多样性。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未遍知。’

其从一切理解一切。从一切理解一切后,思考一切,于一切思考,从一切思考,认为一切是我的,欢喜一切。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未遍知。’

其从涅槃理解涅槃。从涅槃理解涅槃后,思考涅槃,于涅槃思考,从涅槃思考,认为涅槃是我的,欢喜涅槃。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未遍知。’”

凡夫部分完

二、有学部分

7 “诸比丘,彼比丘为有学,尚未达意,渴望无上安稳而住。其也从地证知地。从地证知地后,决不思考地,决不于地思考,决不从地思考,决不认为地是我的,决不欢喜地。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需要遍知。’

其也从水证知水。从水证知水后,决不思考水,决不于水思考,决不从水思考,决不认为水是我的,决不欢喜水。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需要遍知。’

其也从火证知火。从火证知火后,决不思考火,决不于火思考,决不从火思考,决不认为火是我的,决不欢喜火。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需要遍知。’

其也从风证知风。从风证知风后,决不思考风,决不于风思考,决不从风思考,决不认为风是我的,决不欢喜风。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需要遍知。’

其也从生命体证知生命体。从生命体证知生命体后,决不思考生命体,决不于生命体思考,决不从生命体思考,决不认为生命体是我的,决不欢喜生命体。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需要遍知。’

其也从天神证知天神。从天神证知天神后,决不思考天神,决不于天神思考,决不从天神思考,决不认为天神是我的,决不欢喜天神。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需要遍知。’

其也从造物主证知造物主。从造物主证知造物主后,决不思考造物主,决不于造物主思考,决不从造物主思考,决不认为造物主是我的,决不欢喜造物主。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需要遍知。’

其也从梵天证知梵天。从梵天证知梵天后,决不思考梵天,决不于梵天思考,决不从梵天思考,决不认为梵天是我的,决不欢喜梵天。此为何故?

我说:‘因为其需要遍知。’

其也从光音天证知光音天。从光音天证知光音天后,决不思考光音天,决不于光音天思考,决不从光音天思考,决不认为光音天是我的,决不欢喜光音天。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需要遍知。’

其也从遍净天证知遍净天。从遍净天证知遍净天后,决不思考遍净天,决不于遍净天思考,决不从遍净天思考,决不认为遍净天是我的,决不欢喜遍净天。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需要遍知。’

其也从广果天证知广果天。从广果天证知广果天后,决不思考广果天,决不于广果天思考,决不从广果天思考,决不认为广果天是我的,决不欢喜广果天。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需要遍知。’

其也从阿毗浮胜天证知阿毗浮胜天。从阿毗浮胜天证知阿毗浮胜天后,绝不思考阿毗浮胜天,绝不于阿毗浮胜天思考,决不从阿毗浮胜天思考,决不认为阿毗浮胜天是我的,决不欢喜阿毗浮胜天。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需要遍知。’

其也从空无边处证知空无边处。从空无边处证知空无边处后,决不思考空无边处,决不于空无边处思考,决不从空无边处思考,决不认为空无边处是我的,决不欢喜空无边处。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需要遍知。’

其也从识无边处证知识无边处。从识无边处证知识无边处后,决不思考识无边处,决不于识无边处思考,决不从识无边处思考,决不认为识无边处是我的,决不欢喜识无边处。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需要遍知。’

其也从无所有处证知无所有处。从无所有处证知无所有处后,决不思考无所有处,决不于无所有处思考,决不从无所有处思考,决不认为无所有处是我的,决不欢喜无所有处。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需要遍知。’

其也从非想非非想处证知非想非非想处。从非想非非想处证知非想非非想处后,决不思考非想非非想处,决不于非想非非想处思考,决不从非想非非想处思考,决不认为非想非非想处是我的,决不欢喜非想非非想处。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需要遍知。’

其也从所见证知所见。从所见证知所见后,决不思考所见,决不于所见思考,决不从所见思考,决不认为所见是我的,决不欢喜所见。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需要遍知。’

其也从所闻证知所闻。从所闻证知所闻后,决不思考所闻,决不于所闻思考,决不从所闻思考,决不认为所闻是我的,决不欢喜所闻。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需要遍知。’

其也从所思证知所思。从所思证知所思后,决不思考所思,决不于所思思考,决不从所思思考,决不认为所思是我的,决不欢喜所思。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需要遍知。’

其也从所识证知所识。从所识证知所识后,决不思考所识,决不于所识思考,决不从所识思考,决不认为所识是我的,决不欢喜所识。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需要遍知。’

其也从单一性证知单一性。从单一性证知单一性后,决不思考单一性,决不于单一性思考,决不从单一性思考,决不认为单一性是我的,决不欢喜单一性。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需要遍知。’

其也从多样性证知多样性。从多样性证知多样性后,决不思考多样性,决不于多样性思考,决不从多样性思考,决不认为多样性是我的,决不欢喜多样性。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需要遍知。’

其也从一切证知一切。从一切证知一切后,决不思考一切,决不于一切思考,决不从一切思考,决不认为一切是我的,决不欢喜一切。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需要遍知。’

其也从涅槃证知涅槃。从涅槃证知涅槃后,决不思考涅槃,决不于涅槃思考,决不从涅槃思考,决不认为涅槃是我的,决不欢喜涅槃。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需要遍知。’”

有学部分完

三、漏尽者部分(1)

8 “诸比丘,彼比丘作为阿罗汉、漏尽者、修行圆满、应作已作、重负已卸、已达己利、有结漏尽、完全了知的解脱者而住。其也从地证知地。从地证知地后,不思考地,不于地思考,不从地思考,不认为地是我的,不欢喜地。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已遍知。’

其也从水证知水。从水证知水后,不思考水,不于水思考,不从水思考,不认为水是我的,不欢喜水。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已遍知。’

其也从火证知火。从火证知火后,不思考火,不于火思考,不从火思考,不认为火是我的,不欢喜火。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已遍知。’

其也从风证知风。从风证知风后,不思考风,不于风思考,不从风思考,不认为风是我的,不欢喜风。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已遍知。’

其也从生命体证知生命体。从生命体证知生命体后,不思考生命体,不于生命体思考,不从生命体思考,不认为生命体是我的,不欢喜生命体。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已遍知。’

其也从天神证知天神。从天神证知天神后,不思考天神,不于天神思考,不从天神思考,不认为天神是我的,不欢喜天神。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已遍知。’

其也从造物主证知造物主。从造物主证知造物主后,不思考造物主,不于造物主思考,不从造物主思考,不认为造物主是我的,不欢喜造物主。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已遍知。’

其也从梵天证知梵天。从梵天证知梵天后,不思考梵天,不于梵天思考,不从梵天思考,不认为梵天是我的,不欢喜梵天。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已遍知。’

其也从光音天证知光音天。从光音天证知光音天后,不思考光音天,不于光音天思考,不从光音天思考,不认为光音天是我的,不欢喜光音天。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已遍知。’

其也从遍净天证知遍净天。从遍净天证知遍净天后,不思考遍净天,不于遍净天思考,不从遍净天思考,不认为遍净天是我的,不欢喜遍净天。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已遍知。’

其也从广果天证知广果天。从广果天证知广果天后,不思考广果天,不于广果天思考,不从广果天思考,不认为广果天是我的,不欢喜广果天。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已遍知。’

其也从阿毗浮胜天证知阿毗浮胜天。从阿毗浮胜天证知阿毗浮胜天后,不思考阿毗浮胜天,不于阿毗浮胜天思考,不从阿毗浮胜天思考,不认为阿毗浮胜天是我的,不欢喜阿毗浮胜天。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已遍知。’

其也从空无边处证知空无边处。从空无边处证知空无边处后,不思考空无边处,不于空无边处思考,不从空无边处思考,不认为空无边处是我的,不欢喜空无边处。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已遍知。’

其也从识无边处证知识无边处。从识无边处证知识无边处后,不思考识无边处,不于识无边处思考,不从识无边处思考,不认为识无边处是我的,不欢喜识无边处。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已遍知。’

其也从无所有处证知无所有处。从无所有处证知无所有处后,不思考无所有处,不于无所有处思考,不从无所有处思考,不认为无所有处是我的,不欢喜无所有处。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已遍知。’

其也从非想非非想处证知非想非非想处。从非想非非想处证知非想非非想处后,不思考非想非非想处,不于非想非非想处思考,不从非想非非想处思考,不认为非想非非想处是我的,不欢喜非想非非想处。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已遍知。’

其也从所见证知所见。从所见证知所见后,不思考所见,不于所见思考,不从所见思考,不认为所见是我的,不欢喜所见。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已遍知。’

其也从所闻证知所闻。从所闻证知所闻后,不思考所闻,不于所闻思考,不从所闻思考,不认为所闻是我的,不欢喜所闻。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已遍知。’

其也从所思证知所思。从所思证知所思后,不思考所思,不于所思思考,不从所思思考,不认为所思是我的,不欢喜所思。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已遍知。’

其也从所识证知所识。从所识证知所识后,不思考所识,不于所识思考,不从所识思考,不认为所识是我的,不欢喜所识。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已遍知。’

其也从单一性证知单一性。从单一性证知单一性后,不思考单一性,不于单一性思考,不从单一性思考,不认为单一性是我的,不欢喜单一性。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已遍知。’

其也从多样性证知多样性。从多样性证知多样性后,不思考多样性,不于多样性思考,不从多样性思考,不认为多样性是我的,不欢喜多样性。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已遍知。’

其也从一切证知一切。从一切证知一切后,不思考一切,不于一切思考,不从一切思考,不认为一切是我的,不欢喜一切。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已遍知。’

其也从涅槃证知涅槃。从涅槃证知涅槃后,不思考涅槃,不于涅槃思考,不从涅槃思考,不认为涅槃是我的,不欢喜涅槃。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其已遍知。’”

漏尽者部分(1)完

四、漏尽者部分(2)

9 “诸比丘,彼比丘作为阿罗汉、漏尽者、修行圆满、应作已作、重负已卸、已达己利、有结漏尽、完全了知的解脱者而住。其也从地证知地。从地证知地后,不思考地,不于地思考,不从地思考,不认为地是我的,不欢喜地。此为何故?我说:‘因为贪已灭尽,因为已离贪。’

其也从水证知水。从水证知水后,不思考水,不于水思考,不从水思考,不认为水是我的,不欢喜水。此为何故?我说:‘因为贪已灭尽,因为已离贪。’

其也从火证知火。从火证知火后,不思考火,不于火思考,不从火思考,不认为火是我的,不欢喜火。此为何故?我说:‘因为贪已灭尽,因为已离贪。’

其也从风证知风。从风证知风后,不思考风,不于风思考,不从风思考,不认为风是我的,不欢喜风。此为何故?我说:‘因为贪已灭尽,因为已离贪。’

其也从生命体证知生命体。从生命体证知生命体后,不思考生命体,不于生命体思考,不从生命体思考,不认为生命体是我的,不欢喜生命体。此为何故?我说:‘因为贪已灭尽,因为已离贪。’

其也从天神证知天神。从天神证知天神后,不思考天神,不于天神思考,不从天神思考,不认为天神是我的,不欢喜天神。此为何故?我说:‘因为贪已灭尽,因为已离贪。’

其也从造物主证知造物主。从造物主证知造物主后,不思考造物主,不于造物主思考,不从造物主思考,不认为造物主是我的,不欢喜造物主。此为何故?我说:‘因为贪已灭尽,因为已离贪。’

其也从梵天证知梵天。从梵天证知梵天后,不思考梵天,不于梵天思考,不从梵天思考,不认为梵天是我的,不欢喜梵天。此为何故?我说:‘因为贪已灭尽,因为已离贪。’

其也从光音天证知光音天。从光音天证知光音天后,不思考光音天,不于光音天思考,不从光音天思考,不认为光音天是我的,不欢喜光音天。此为何故?我说:‘因为贪已灭尽,因为已离贪。’

其也从遍净天证知遍净天。从遍净天证知遍净天后,不思考遍净天,不于遍净天思考,不从遍净天思考,不认为遍净天是我的,不欢喜遍净天。此为何故?我说:‘因为贪已灭尽,因为已离贪。’

其也从广果天证知广果天。从广果天证知广果天后,不思考广果天,不于广果天思考,不从广果天思考,不认为广果天是我的,不欢喜广果天。此为何故?我说:‘因为贪已灭尽,因为已离贪。’

其也从阿毗浮胜天证知阿毗浮胜天。从阿毗浮胜天证知阿毗浮胜天后,不思考阿毗浮胜天,不于阿毗浮胜天思考,不从阿毗浮胜天思考,不认为阿毗浮胜天是我的,不欢喜阿毗浮胜天。此为何故?我说:‘因为贪已灭尽,因为已离贪。’

其也从空无边处证知空无边处。从空无边处证知空无边处后,不思考空无边处,不于空无边处思考,不从空无边处思考,不认为空无边处是我的,不欢喜空无边处。此为何故?我说:‘因为贪已灭尽,因为已离贪。’

其也从识无边处证知识无边处。从识无边处证知识无边处后,不思考识无边处,不于识无边处思考,不从识无边处思考,不认为识无边处是我的,不欢喜识无边处。此为何故?我说:‘因为贪已灭尽,因为已离贪。’

其也从无所有处证知无所有处。从无所有处证知无所有处后,不思考无所有处,不于无所有处思考,不从无所有处思考,不认为无所有处是我的,不欢喜无所有处。此为何故?我说:‘因为贪已灭尽,因为已离贪。’

其也从非想非非想处证知非想非非想处。从非想非非想处证知非想非非想处后,不思考非想非非想处,不于非想非非想处思考,不从非想非非想处思考,不认为非想非非想处是我的,不欢喜非想非非想处。此为何故?我说:‘因为贪已灭尽,因为已离贪。’

其也从所见证知所见。从所见证知所见后,不思考所见,不于所见思考,不从所见思考,不认为所见是我的,不欢喜所见。此为何故?我说:‘因为贪已灭尽,因为已离贪。’

其也从所闻证知所闻。从所闻证知所闻后,不思考所闻,不于所闻思考,不从所闻思考,不认为所闻是我的,不欢喜所闻。此为何故?我说:‘因为贪已灭尽,因为已离贪。’

其也从所思证知所思。从所思证知所思后,不思考所思,不于所思思考,不从所思思考,不认为所思是我的,不欢喜所思。此为何故?我说:‘因为贪已灭尽,因为已离贪。’

其也从所识证知所识。从所识证知所识后,不思考所识,不于所识思考,不从所识思考,不认为所识是我的,不欢喜所识。此为何故?我说:‘因为贪已灭尽,因为已离贪。’

其也从单一性证知单一性。从单一性证知单一性后,不思考单一性,不于单一性思考,不从单一性思考,不认为单一性是我的,不欢喜单一性。此为何故?我说:‘因为贪已灭尽,因为已离贪。’

其也从多样性证知多样性。从多样性证知多样性后,不思考多样性,不于多样性思考,不从多样性思考,不认为多样性是我的,不欢喜多样性。此为何故?我说:‘因为贪已灭尽,因为已离贪。’

其也从一切证知一切。从一切证知一切后,不思考一切,不于一切思考,不从一切思考,不认为一切是我的,不欢喜一切。此为何故?我说:‘因为贪已灭尽,因为已离贪。’

其也从涅槃证知涅槃。从涅槃证知涅槃后,不思考涅槃,不于涅槃思考,不从涅槃思考,不认为涅槃是我的,不欢喜涅槃。此为何故?我说:‘因为贪已灭尽,因为已离贪。’”

漏尽者部分(2)完

五、漏尽者部分(3)

10 “诸比丘,彼比丘作为阿罗汉、漏尽者、修行圆满、应作已作、重负已卸、已达己利、有结漏尽、完全了知的解脱者而住。其也从地证知地。从地证知地后,不思考地,不于地思考,不从地思考,不认为地是我的,不欢喜地。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嗔已灭尽,因为已离嗔。’

其也从水证知水。从水证知水后,不思考水,不于水思考,不从水思考,不认为水是我的,不欢喜水。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嗔已灭尽,因为已离嗔。’

其也从火证知火。从火证知火后,不思考火,不于火思考,不从火思考,不认为火是我的,不欢喜火。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嗔已灭尽,因为已离嗔。’

其也从风证知风。从风证知风后,不思考风,不于风思考,不从风思考,不认为风是我的,不欢喜风。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嗔已灭尽,因为已离嗔。’

其也从生命体证知生命体。从生命体证知生命体后,不思考生命体,不于生命体思考,不从生命体思考,不认为生命体是我的,不欢喜生命体。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嗔已灭尽,因为已离嗔。’

其也从天神证知天神。从天神证知天神后,不思考天神,不于天神思考,不从天神思考,不认为天神是我的,不欢喜天神。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嗔已灭尽,因为已离嗔。’

其也从造物主证知造物主。从造物主证知造物主后,不思考造物主,不于造物主思考,不从造物主思考,不认为造物主是我的,不欢喜造物主。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嗔已灭尽,因为已离嗔。’

其也从梵天证知梵天。从梵天证知梵天后,不思考梵天,不于梵天思考,不从梵天思考,不认为梵天是我的,不欢喜梵天。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嗔已灭尽,因为已离嗔。’

其也从光音天证知光音天。从光音天证知光音天后,不思考光音天,不于光音天思考,不从光音天思考,不认为光音天是我的,不欢喜光音天。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嗔已灭尽,因为已离嗔。’

其也从遍净天证知遍净天。从遍净天证知遍净天后,不思考遍净天,不于遍净天思考,不从遍净天思考,不认为遍净天是我的,不欢喜遍净天。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嗔已灭尽,因为已离嗔。’

其也从广果天证知广果天。从广果天证知广果天后,不思考广果天,不于广果天思考,不从广果天思考,不认为广果天是我的,不欢喜广果天。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嗔已灭尽,因为已离嗔。’

其也从阿毗浮胜天证知阿毗浮胜天。从阿毗浮胜天证知阿毗浮胜天后,不思考阿毗浮胜天,不于阿毗浮胜天思考,不从阿毗浮胜天思考,不认为阿毗浮胜天是我的,不欢喜阿毗浮胜天。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嗔已灭尽,因为已离嗔。’

其也从空无边处证知空无边处。从空无边处证知空无边处后,不思考空无边处,不于空无边处思考,不从空无边处思考,不认为空无边处是我的,不欢喜空无边处。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嗔已灭尽,因为已离嗔。’

其也从识无边处证知识无边处。从识无边处证知识无边处后,不思考识无边处,不于识无边处思考,不从识无边处思考,不认为识无边处是我的,不欢喜识无边处。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嗔已灭尽,因为已离嗔。’

其也从无所有处证知无所有处。从无所有处证知无所有处后,不思考无所有处,不于无所有处思考,不从无所有处思考,不认为无所有处是我的,不欢喜无所有处。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嗔已灭尽,因为已离嗔。’

其也从非想非非想处证知非想非非想处。从非想非非想处证知非想非非想处后,不思考非想非非想处,不于非想非非想处思考,不从非想非非想处思考,不认为非想非非想处是我的,不欢喜非想非非想处。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嗔已灭尽,因为已离嗔。’

其也从所见证知所见。从所见证知所见后,不思考所见,不于所见思考,不从所见思考,不认为所见是我的,不欢喜所见。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嗔已灭尽,因为已离嗔。’

其也从所闻证知所闻。从所闻证知所闻后,不思考所闻,不于所闻思考,不从所闻思考,不认为所闻是我的,不欢喜所闻。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嗔已灭尽,因为已离嗔。’

其也从所思证知所思。从所思证知所思后,不思考所思,不于所思思考,不从所思思考,不认为所思是我的,不欢喜所思。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嗔已灭尽,因为已离嗔。’

其也从所识证知所识。从所识证知所识后,不思考所一识,不于所识思考,不从所识思考,不认为所识是我的,不欢喜所识。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嗔已灭尽,因为已离嗔。’

其也从单一性证知单一性。从单一性证知单一性后,不思考单一性,不于单一性思考,不从单一性思考,不认为单一性是我的,不欢喜单一性。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嗔已灭尽,因为已离嗔。’

其也从多样性证知多样性。从多样性证知多样性后,不思考多样性,不于多样性思考,不从多样性思考,不认为多样性是我的,不欢喜多样性。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嗔已灭尽,因为已离嗔。’

其也从一切证知一切。从一切证知一切后,不思考一切,不于一切思考,不从一切思考,不认为一切是我的,不欢喜一切。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嗔已灭尽,因为已离嗔。’其也从涅槃证知涅槃。从涅槃证知涅槃后,不思考涅槃,不于涅槃思考,不从涅槃思考,不认为涅槃是我的,不欢喜涅槃。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嗔已灭尽,因为已离嗔。’”

漏尽者部分(3)完

六、漏尽者部分(4)

11 “诸比丘,彼比丘作为阿罗汉、漏尽者、修行圆满、应作已作、重负已卸、已达己利、有结漏尽、完全了知的解脱者而住。其也从地证知地。从地证知地后,不思考地,不于地思考,不从地思考,不认为地是我的,不欢喜地。此为何故?我说:‘因为痴已灭尽,因为已离痴。’

其也从水证知水。从水证知水后,不思考水,不于水思考,不从水思考,不认为水是我的,不欢喜水。此为何故?我说:‘因为痴已灭尽,因为已离痴。’

其也从火证知火。从火证知火后,不思考火,不于火思考,不从火思考,不认为火是我的,不欢喜火。此为何故?我说:‘因为痴已灭尽,因为已离痴。’

其也从风证知风。从风证知风后,不思考风,不于风思考,不从风思考,不认为风是我的,不欢喜风。此为何故?我说:‘因为痴已灭尽,因为已离痴。’

其也从生命体证知生命体。从生命体证知生命体后,不思考生命体,不于生命体思考,不从生命体思考,不认为生命体是我的,不欢喜生命体。此为何故?我说:‘因为痴已灭尽,因为已离痴。’

其也从天神证知天神。从天神证知天神后,不思考天神,不于天神思考,不从天神思考,不认为天神是我的,不欢喜天神。此为何故?我说:‘因为痴已灭尽,因为已离痴。’

其也从造物主证知造物主。从造物主证知造物主后,不思考造物主,不于造物主思考,不从造物主思考,不认为造物主是我的,不欢喜造物主。此为何故?我说:‘因为痴已灭尽,因为已离痴。’

其也从梵天证知梵天。从梵天证知梵天后,不思考梵天,不于梵天思考,不从梵天思考,不认为梵天是我的,不欢一喜梵天。此为何故?我说:‘因为痴已灭尽,因为已离痴。’

其也从光音天证知光音天。从光音天证知光音天后,不思考光音天,不于光音天思考,不从光音天思考,不认为光音天是我的,不欢喜光音天。此为何故?我说:‘因为痴已灭尽,因为已离痴。’

其也从遍净天证知遍净天。从遍净天证知遍净天后,不思考遍净天,不于遍净天思考,不从遍净天思考,不认为遍净天是我的,不欢喜遍净天。此为何故?我说:‘因为痴已灭尽,因为已离痴。’

其也从广果天证知广果天。从广果天证知广果天后,不思考广果天,不于广果天思考,不从广果天思考,不认为广果天是我的,不欢喜广果天。此为何故?我说:‘因为痴已灭尽,因为已离痴。’

其也从阿毗浮胜天证知阿毗浮胜天。从阿毗浮胜天证知阿毗浮胜天后,不思考阿毗浮胜天,不于阿毗浮胜天思考,不从阿毗浮胜天思考,不认为阿毗浮胜天是我的,不欢喜阿毗浮胜天。此为何故?我说:‘因为痴已灭尽,因为已离痴。’

其也从空无边处证知空无边处。从空无边处证知空无边处后,不思考空无边处,不于空无边处思考,不从空无边处思考,不认为空无边处是我的,不欢喜空无边处。此为何故?我说:‘因为痴已灭尽,因为已离痴。’

其也从识无边处证知识无边处。从识无边处证知识无边处后,不思考识无边处,不于识无边处思考,不从识无边处思考,不认为识无边处是我的,不欢喜识无边处。此为何故?我说:‘因为痴已灭尽,因为已离痴。’

其也从无所有处证知无所有处。从无所有处证知无所有处后,不思考无所有处,不于无所有处思考,不从无所有处思考,不认为无所有处是我的,不欢喜无所有处。此为何故?我说:‘因为痴已灭尽,因为已离痴。’

其也从非想非非想处证知非想非非想处。从非想非非想处证知非想非非想处后,不思考非想非非想处,不于非想非非想处思考,不从非想非非想处思考,不认为非想非非想处是我的,不欢喜非想非非想处。此为何故?我说:‘因为痴已灭尽,因为已离痴。’

其也从所见证知所见。从所见证知所见后,不思考所见,不于所见思考,不从所见思考,不认为所见是我的,不欢喜所见。此为何故?我说:‘因为痴已灭尽,因为已离痴。’

其也从所闻证知所闻。从所闻证知所闻后,不思考所闻,不于所闻思考,不从所闻思考,不认为所闻是我的,不欢喜所闻。此为何故?我说:‘因为痴已灭尽,因为已离痴。’

其也从所思证知所思。从所思证知所思后,不思考所思,不于所思思考,不从所思思考,不认为所思是我的,不欢喜所思。此为何故?我说:因为痴已灭尽,因为已离痴。’

其也从所识证知所识。从所识证知所识后,不思考所识,不于所识思考,不从所识思考,不认为所识是我的,不欢喜所识。此为何故?我说:‘因为痴已灭尽,因为已离痴。’

其也从单一性证知单一性。从单一性证知单一性后,不思考单一性,不于单一性思考,不从单一性思考,不认为单一性是我的,不欢喜单一性。此为何故?我说:‘因为痴已灭尽,因为已离痴。’

其也从多样性证知多样性。从多样性证知多样性后,不思考多样性,不于多样性思考,不从多样性思考,不认为多样性是我的,不欢喜多样性。此为何故?我说:‘因为痴已灭尽,因为已离痴。’

其也从一切证知一切。从一切证知一切后,不思考一切,不于一切思考,不从一切思考,不认为一切是我的,不欢喜一切。此为何故?我说:‘因为痴已灭尽,因为已离痴。’

其也从涅槃证知涅槃。从涅槃证知涅槃后,不思考涅槃,不于涅槃思考,不从涅槃思考,不认为涅槃是我的,不欢喜涅槃。此为何故?我说:‘因为痴已灭尽,因为已离痴。’”

漏尽者部分(4)完

七、如来部分(1)

12 “诸比丘,如来、阿罗汉、正等觉也从地证知地。从地证知地后,不思考地,不于地思考,不从地思考,不认为地是我的,不欢喜地。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如来已遍知。’

其也从水证知水。从水证知水后,不思考水,不于水思考,不从水思考,不认为水是我的,不欢喜水。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如来已遍知。’

其也从火证知火。从火证知火后,不思考火,不于火思考,不从火思考,不认为火是我的,不欢喜火。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如来已遍知。’

其也从风证知风。从风证知风后,不思考风,不于风思考,不从风思考,不认为风是我的,不欢喜风。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如来已遍知。’

其也从生命体证知生命体。从生命体证知生命体后,不思考生命体,不于生命体思考,不从生命体思考,不认为生命体是我的,不欢喜生命体。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如来已遍知。’

其也从天神证知天神。从天神证知天神后,不思考天神,不于天神思考,不从天神思考,不认为天神是我的,不欢喜天神。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如来已遍知。’

其也从造物主证知造物主。从造物主证知造物主后,不思考造物主,不于造物主思考,不从造物主思考,不认为造物主是我的,不欢喜造物主。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如来已遍知。’

其也从梵天证知梵天。从梵天证知梵天后,不思考梵天,不于梵天思考,不从梵天思考,不认为梵天是我的,不欢喜梵天。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如来已遍知。’

其也从光音天证知光音天。从光音天证知光音天后,不思考光音天,不于光音天思考,不从光音天思考,不认为光音一天是我的,不欢喜光音天。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如来已遍知。’

其也从遍净天证知遍净天。从遍净天证知遍净天后,不思考遍净天,不于遍净天思考,不从遍净天思考,不认为遍净天是我的,不欢喜遍净天。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如来已遍知。’

其也从广果天证知广果天。从广果天证知广果天后,不思考广果天,不于广果天思考,不从广果天思考,不认为广果天是我的,不欢喜广果天。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如来已遍知。’

其也从阿毗浮胜天证知阿毗浮胜天。从阿毗浮胜天证知阿毗浮胜天后,不思考阿毗浮胜天,不于阿毗浮胜天思考,不从阿毗浮胜天思考,不认为阿毗浮胜天是我的,不欢喜阿毗浮胜天。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如来已遍知。’

其也从空无边处证知空无边处。从空无边处证知空无边处后,不思考空无边处,不于空无边处思考,不从空无边处思考,不认为空无边处是我的,不欢喜空无边处。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如来已遍知。’

其也从识无边处证知识无边处。从识无边处证知识无边处后,不思考识无边处,不于识无边处思考,不从识无边处思考,不认为识无边处是我的,不欢喜识无边处。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如来已遍知。’

其也从无所有处证知无所有处。从无所有处证知无所有处后,不思考无所有处,不于无所有处思考,不从无所有处思考,不认为无所有处是我的,不欢喜无所有处。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如来已遍知。’

其也从非想非非想处证知非想非非想处。从非想非非想处证知非想非非想处后,不思考非想非非想处,不于非想非非想处思考,不从非想非非想处思考,不认为非想非非想处是我的,不欢喜非想非非想处。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如来已遍知。’

其也从所见证知所见。从所见证知所见后,不思考所见,不于所见思考,不从所见思考,不认为所见是我的,不欢喜所见。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如来已遍知。’

其也从所闻证知所闻。从所闻证知所闻后,不思考所闻,不于所闻思考,不从所闻思考,不认为所闻是我的,不欢喜所闻。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如来已遍知。’

其也从所思证知所思。从所思证知所思后,不思考所思,不于所思思考,不从所思思考,不认为所思是我的,不欢喜所思。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如来已遍知。’

其也从所识证知所识。从所识证知所识后,不思考所识,不于所识思考,不从所识思考,不认为所识是我的,不欢喜所识。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如来已遍知。’

其也从单一性证知单一性。从单一性证知单一性后,不思考单一性,不于单一性思考,不从单一性思考,不认为单一性是我的,不欢喜单一性。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如来已遍知。’

其也从多样性证知多样性。从多样性证知多样性后,不思考多样性,不于多样性思考,不从多样性思考,不认为多样性是我的,不欢喜多样性。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如来已遍知。’

其也从一切证知一切。从一切证知一切后,不思考一切,不于一切思考,不从一切思考,不认为一切是我的,不欢喜一切。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如来已遍知。’

其也从涅槃证知涅槃。从涅槃证知涅槃后,不思考涅槃,不于涅槃思考,不从涅槃思考,不认为涅槃是我的,不欢喜涅槃。此为何故?我说:‘因为如来已遍知。’

如来部分(1)完

八、如来部分(2)

13 “诸比丘,如来、阿罗汉、正等觉也从地证知地。从地证知地后,不思考地,不于地思考,不从地思考,不认为地是我的,不欢喜地。此为何故?因为了知‘欢喜是苦的根本’,因为了知‘由于存在而有有情的生、老、死’。诸比丘,因此我说:‘如来对于渴爱已经彻底灭尽、离贪、寂灭、舍断、舍弃,是现证无上正等觉者。’

其也从水证知水。从水证知水后,不思考水,不于水思考,不从水思考,不认为水是我的,不欢喜水。此为何故?因为了知‘欢喜是苦的根本’,因为了知‘由于存在而有有情的生、老、死’。诸比丘,因此我说:‘如来对于渴爱已经彻底灭尽、离贪、寂灭、舍断、舍弃,是现证无上正等觉者。’

其也从火证知火。从火证知火后,不思考火,不于火思考,不从火思考,不认为火是我的,不欢喜火。此为何故?因为了知‘欢喜是苦的根本’,因为了知‘由于存在而有有情的生、老、死’。诸比丘,因此我说:‘如来对于渴爱已经彻底灭尽、离贪、寂灭、舍断、舍弃,是现证无上正等觉者。’

其也从风证知风。从风证知风后,不思考风,不于风思考,不从风思考,不认为风是我的,不欢喜风。此为何故?因为了知‘欢喜是苦的根本’,因为了知‘由于存在而有有情的生、老、死’。诸比丘,因此我说:‘如来对于渴爱已经彻底灭尽、离贪、寂灭、舍断、舍弃,是现证无上正等觉者。’

其也从生命体证知生命体。从生命体证知生命体后,不思考生命体,不于生命体思考,不从生命体思考,不认为生命体是我的,不欢喜生命体。此为何故?因为了知‘欢喜是苦的根本’,因为了知‘由于存在而有有情的生、老、死’。诸比丘,因此我说:‘如来对于渴爱已经彻底灭尽、离贪、寂灭、舍断、舍弃,是现证无上正等觉者。’

其也从天神证知天神。从天神证知天神后,不思考天神,不于天神思考,不从天神思考,不认为天神是我的,不欢喜天神。此为何故?因为了知‘欢喜是苦的根本’,因为了知‘由于存在而有有情的生、老、死’。诸比丘,因此我说:如来对于渴爱已经彻底灭尽、离贪、寂灭、舍断、舍弃,是现一证无上正等觉者。’

其也从造物主证知造物主。从造物主证知造物主后,不思考造物主,不于造物主思考,不从造物主思考,不认为造物主是我的,不欢喜造物主。此为何故?因为了知‘欢喜是苦的根本’,因为了知‘由于存在而有有情的生、老、死’。诸比丘,因此我说:‘如来对于渴爱已经彻底灭尽、离贪、寂灭、舍断、舍弃,是现证无上正等觉者。’

其也从梵天证知梵天。从梵天证知梵天后,不思考梵天,不于梵天思考,不从梵天思考,不认为梵天是我的,不欢喜梵天。此为何故?因为了知‘欢喜是苦的根本’,因为了知‘由于存在而有有情的生、老、死’。诸比丘,因此我说:‘如来对于渴爱已经彻底灭尽、离贪、寂灭、舍断、舍弃,是现证无上正等觉者。’

其也从光音天证知光音天。从光音天证知光音天后,不思考光音天,不于光音天思考,不从光音天思考,不认为光音天是我的,不欢喜光音天。此为何故?因为了知‘欢喜是苦的根本’,因为了知‘由于存在而有有情的生、老、死’。诸比丘,因此我说:‘如来对于渴爱已经彻底灭尽、离贪、寂灭、舍断、舍弃,是现证无上正等觉者。’

其也从遍净天证知遍净天。从遍净天证知遍净天后,不思考遍净天,不于遍净天思考,不从遍净天思考,不认为遍净天是我的,不欢喜遍净天。此为何故?因为了知‘欢喜是苦的根本’,因为了知‘由于存在而有有情的生、老、死’。诸比丘,因此我说:‘如来对于渴爱已经彻底灭尽、离贪、寂灭、舍断、舍弃,是现证无上正等觉者。’

其也从广果天证知广果天。从广果天证知广果天后,不思考广果天,不于广果天思考,不从广果天思考,不认为广果天是我的,不欢喜广果天。此为何故?因为了知‘欢喜是苦的根本’,因为了知‘由于存在而有有情的生、老、死’。诸比丘,因此我说:‘如来对于渴爱已经彻底灭尽、离贪、寂灭、舍断、舍弃,是现证无上正等觉者。’

其也从阿毗浮胜天证知阿毗浮胜天。从阿毗浮胜天证知阿毗浮胜天后,不思考阿毗浮胜天,不于阿毗浮胜天思考,不从阿毗浮胜天思考,不认为阿毗浮胜天是我的,不欢喜阿毗浮胜天。此为何故?因为了知‘欢喜是苦的根本’,因为了知‘由于存在而有有情的生、老、死’。诸比丘,因此我说:‘如来对于渴爱已经彻底灭尽、离贪、寂灭、舍断、舍弃,是现证无上正等觉者。’

其也从空无边处证知空无边处。从空无边处证知空无边处后,不思考空无边处,不于空无边处思考,不从空无边处思考,不认为空无边处是我的,不欢喜空无边处。此为何故?因为了知‘欢喜是苦的根本’,因为了知‘由于存在而有有情的生、老、死’。诸比丘,因此我说:‘如来对于渴爱已经彻底灭尽、离贪、寂灭、舍断、舍弃,是现证无上正等觉者。’

其也从识无边处证知识无边处。从识无边处证知识无边处后,不思考识无边处,不于识无边处思考,不从识无边处一思考,不认为识无边处是我的,不欢喜识无边处。此为何故?因为了知‘欢喜是苦的根本’,因为了知‘由于存在而有有情的生、老、死’。诸比丘,因此我说:‘如来对于渴爱已经彻底灭尽、离贪、寂灭、舍断、舍弃,是现证无上正等觉者。’

其也从无所有处证知无所有处。从无所有处证知无所有处后,不思考无所有处,不于无所有处思考,不从无所有处思考,不认为无所有处是我的,不欢喜无所有处。此为何故?因为了知‘欢喜是苦的根本’,因为了知‘由于存在而有有情的生、老、死’。诸比丘,因此我说:‘如来对于渴爱已经彻底灭尽、离贪、寂灭、舍断、舍弃,是现证无上正等觉者。’

其也从非想非非想处证知非想非非想处。从非想非非想处证知非想非非想处后,不思考非想非非想处,不于非想非非想处思考,不从非想非非想处思考,不认为非想非非想处是我的,不欢喜非想非非想处。此为何故?因为了知‘欢喜是苦的根本’,因为了知‘由于存在而有有情的生、老、死’。诸比丘,因此我说:‘如来对于渴爱已经彻底灭尽、离贪、寂灭、舍断、舍弃,是现证无上正等觉者。’

其也从所见证知所见。从所见证知所见后,不思考所见,不于所见思考,不从所见思考,不认为所见是我的,不欢喜所见。此为何故?因为了知‘欢喜是苦的根本’,因为了知‘由于存在而有有情的生、老、死’。诸比丘,因此我说:如来对于渴爱已经彻底灭尽、离贪、寂灭、舍断、舍弃,是现证无上正等觉者。’

其也从所闻证知所闻。从所闻证知所闻后,不思考所闻,不于所闻思考,不从所闻思考,不认为所闻是我的,不欢喜所闻。此为何故?因为了知‘欢喜是苦的根本’,因为了知‘由于存在而有有情的生、老、死’。诸比丘,因此我说:‘如来对于渴爱已经彻底灭尽、离贪、寂灭、舍断、舍弃,是现证无上正等觉者。’

其也从所思证知所思。从所思证知所思后,不思考所思,不于所思思考,不从所思思考,不认为所思是我的,不欢喜所思。此为何故?因为了知‘欢喜是苦的根本’,因为了知‘由于存在而有有情的生、老、死’。诸比丘,因此我说:‘如来对于渴爱已经彻底灭尽、离贪、寂灭、舍断、舍弃,是现证无上正等觉者。’

其也从所识证知所识。从所识证知所识后,不思考所识,不于所识思考,不从所识思考,不认为所识是我的,不欢喜所识。此为何故?因为了知‘欢喜是苦的根本’,因为了知‘由于存在而有有情的生、老、死’。诸比丘,因此我说:如来对于渴爱已经彻底灭尽、离贪、寂灭、舍断、舍弃,是现证无上正等觉者。’

其也从单一性证知单一性。从单一性证知单一性后,不思考单一性,不于单一性思考,不从单一性思考,不认为单一性是我的,不欢喜单一性。此为何故?因为了知‘欢喜是苦的根本’,因为了知‘由于存在而有有情的生、老、死’。诸比丘,因此我说:‘如来对于渴爱已经彻底灭尽、离贪、寂灭、舍断、舍弃,是现证无上正等觉者。’

其也从多样性证知多样性。从多样性证知多样性后,不思考多样性,不于多样性思考,不从多样性思考,不认为多样性是我的,不欢喜多样性。此为何故?因为了知‘欢喜是苦的根本’,因为了知‘由于存在而有有情的生、老、死’。诸比丘,因此我说:‘如来对于渴爱已经彻底灭尽、离贪、寂灭、舍断、舍弃,是现证无上正等觉者。’

其也从一切证知一切。从一切证知一切后,不思考一切,不于一切思考,不从一切思考,不认为一切是我的,不欢喜一切。此为何故?因为了知‘欢喜是苦的根本’,因为了知‘由于存在而有有情的生、老、死’。诸比丘,因此我说:如来对于渴爱已经彻底灭尽、离贪、寂灭、舍断、舍弃,是现证无上正等觉者。’

其也从涅槃证知涅槃。从涅槃证知涅槃后,不思考涅槃,不于涅槃思考,不从涅槃思考,不认为涅槃是我的,不欢喜涅槃。此为何故?因为了知‘欢喜是苦的根本’,因为了知‘由于存在而有有情的生、老、死’。诸比丘,因此我说:如来对于渴爱已经彻底灭尽、离贪、寂灭、舍断、舍弃,是现证无上正等觉者。’”

如来部分(2)完

此为佛陀所说。彼比丘众未欢喜佛陀所说。

(根本法门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