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第八经 尸迦罗越经(Singalasuttam)

内容简介

《尸迦罗越经》为巴利经藏长部行道篇的第八部经。当时,佛陀住在王舍城附近的竹林精舍。

佛陀看到居家者之子尸迦罗越应时早起,离开王舍城后,湿衣、湿发,合掌向东方、南方、西方、北方、下方、上方等六个方位礼拜。于是,佛陀问及其理由,然而,居家者之子尸迦罗越却无法回答。于是,佛陀向居家者之子尸迦罗越讲述了圣律中的六种礼拜方法。

佛陀指出,在圣律中,东方为父母,南方为阿阇黎,西方为妻儿,北方为亲朋好友,下方为仆役劳作者,上方为沙门、婆罗门。虔诚礼拜此六方,则可获得十四种远离恶趣的六方遮护,取得战胜此世界和彼世界的成就,当身体坏灭,死后可再生于善道的天界。居家者之子尸迦罗越欢喜顶受佛陀之教诲,当即皈依佛、法、僧三宝,成为优婆塞弟子。

242 如是我闻。

一次,佛陀住在王舍城附近的竹林精舍。当时,居家者之子尸迦罗越应时早起,离开王舍城后,湿衣、湿发,然后合掌向东方、南方、西方、北方、下方、上方等各个方位礼拜。

243 此时,佛陀于上午,着衣,持衣钵,进入王舍城乞食。佛陀看见居家者之子尸迦罗越应时早起,离开王舍城后,湿衣、湿发,然后合掌向东方、南方、西方、北方、下方、上方等各个方位礼拜。看见以后,对居家者之子尸迦罗越如下说道:“居家者之子,你为何应时早起,离开王舍城后,湿衣、湿发,然后合掌向东方、南方、西方、北方、下方、上方等各个方位礼拜?”

“尊师,父亲临终时曾对我如是说道:‘亲爱的孩子,请礼拜诸方位。’我恭敬、尊重、崇敬、崇拜父亲之彼所言,故应时早起,离开王舍城后,湿衣、湿发,然后合掌向东方、南方、西方、北方、下方、上方等各个方位礼拜。”

一、六方

244 “居家者之子,在圣律中,并不是这样礼拜六方。”

“那么,尊师,在圣律中应该怎样礼拜六方?尊师,如果世尊能够为我开示圣律中有关礼拜六方的法,那么将甚为幸运。”

“那么,居家者之子,你仔细听,充分作意。我来说。”

“好的,尊师。”居家者之子尸迦罗越应诺佛陀。

佛陀如下说道:“那么,居家者之子,对于圣弟子,四业烦恼被舍断,依四事不作恶业,不应亲近六财富减损门,其远离如是十四恶事,保护六方,战胜两方世界而行道。像这样,其成就此世界和彼世界。其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善道的天界。”

二、四业烦恼

245 “有哪四业烦恼被舍断?居家者之子,杀生是业烦恼;不与取是业烦恼;邪淫是业烦恼;妄语是业烦恼。有此四业烦恼被舍断。”

佛陀如是说,善逝如是说后,导师进而如下说道:

“杀生不与取,妄语被言说;

以及邪淫等,贤者不赞扬。”

三、四事

246 “依哪四事不作恶业?行欲不应行者作恶业;行嗔不应行者作恶业;行痴不应行者作恶业;行怖不应行者作恶业。因此,居家者之子,圣弟子不行欲不应行,不行嗔不应行,不行痴不应行,不行怖不应行。依此四事不作恶业。”

佛陀如是说,善逝如是说后,导师进而如下说道:

“有贪嗔痴怖,若实践彼法;

其名声丢失,如月之黑分。

有贪嗔痴怖,不实践彼法;

彼名声充满,如月之白分。”

四、六减损门

247 “哪此是不应亲近的六财富减损门?居家者之子,沉溺于放逸因的米酒、果酒等酒类是财富减损门;沉溺于非时行路是财富减损门;沉溺于伎乐演出是财富减损门;沉溺于放逸因的赌博类事情是财富减损门;沉溺于结交恶友是财富减损门;沉溺于懒惰是财富减损门。”

五、米酒、果酒的六过患

248 “居家者之子,沉溺于放逸因的米酒、果酒等酒类有此六过患。现前财产损失;诤论增大;诸病患所依处;恶名滋生;遮羞布丢弃;第六是令慧解减弱。居家者之子,此即沉溺于放逸因的米酒、果酒等酒类所具有的六过患。”

六、非时行路的六过患

249 “居家者之子,沉溺于非时行路有此六过患。自身不被保护,得不到保护;孩子、妻子不被保护,得不到保护;财产不被保护,得不到保护;于诸恶事有嫌疑;诸不实语于彼扩大;诸多苦法现前。居家者之子,此即沉溺于非时行路所具有的六过患。”

七、沉溺于伎乐演出的六过患

250 “居家者之子,沉溺于伎乐演出有此六过患。叫喊着‘哪里跳舞?哪里唱歌?哪里奏乐?哪里说书?哪里摇手铃?哪里敲大鼓?’居家者之子,此即沉溺于伎乐演出所具有的六过患。”

八、放逸因的赌博类事情的六过患

251 “居家者之子,沉溺于放逸因的赌博类事情有此六过患。胜则生怨恨;败则愁钱财;现前的财产损失;法庭上的语言无效;被朋友、知交蔑视;不被愿意嫁娶:‘此是赌博之人,不能充分保护妻子’。居家者之子,此即沉溺于放逸因的赌博类事情所具有的六过患。”

九、结交恶友的六过患

252 “居家者之子,沉溺于结交恶友有此六过患。彼等赌博之人、彼等寻欢之人、彼等酗酒之人、彼等虚伪之人、彼等欺瞒之人、彼等粗暴之人,事实上,此等人成为其朋友。居家者之子,此即沉溺于结交恶友所具有的六过患。”

十、懒惰的六过患

253 “居家者之子,沉溺于懒惰有此六过患。声称过冷而不工作;声称过热而不工作;声称过晚而不工作;声称过早而不工作;声称过饿而不工作;声称过饱而不工作。像这样,对于应做之事有诸多口实者,未生起之财富也不生起,已生起之财富也走向灭尽。居家者之子,此即沉溺于懒惰所具有的六过患。”

佛陀如是说,善逝如是说后,导师进而如下说道:

“有所谓酒友,成为其朋友;

然彼逢事时,彼才有朋友。

贪睡到日出,亲近他人妻,

生怨及无益,恶友和悭吝,

因此之六事,带给人毁灭。

恶朋及恶友,恶行之行处;

此界及彼界,人皆俱远离。

赌博及女人,饮酒及歌舞;

非时日中睡,恶友悭吝者;

因此之六事,带给人毁灭。

赌博酣饮酒,亲近他人妻;

卑行无尊老,破灭如黑月。

酗酒无财物,如渴者饮水;

投身水井中,负债速败家。

白昼贪睡眠,夜里厌奋进;

常依饮酒醉,不能安家宅。

过冷或过热,以及天过晚;

放弃应作业,利益离人去。

无论冷与热,勇士不多思;

作人应作事,彼不离安乐。”

十一、似友

254 “居家者之子,应知此四者是似友而非朋友。应知全部夺取者是似友而非朋友;应知虚言无行者是似友而非朋友;应知甜言蜜语者是似友而非朋友;应知恶趣伙伴者是似友而非朋友。”

255 “居家者之子,依四事,应知全部夺取者是似友而非朋友。

全部夺取者,以少而贪多;

作恐惧所作,依利益靠近。

依此四事,居家者之子,应知全部夺取者是似友而非朋友。”

256 “居家者之子,依四事,应知虚言无行者是似友而非朋友。依过去事而表示欢迎;依未来事而表示欢迎;依无益之事而聚会;对于现在诸所作表现出为难之色。依此四事,居家者之子,应知虚言无行者是似友而非朋友。”

257 “居家者之子,依四事,应知甜言蜜语者是似友而非朋友。认许其恶业;认许其善业;当面说赞誉;背后说毁誉。依此四事,居家者之子,应知甜言蜜语者是似友而非朋友。”

258 “居家者之子,依四事,应知恶趣伙伴者是似友而非朋友。沉溺于放逸因的谷酒、果酒等酒类中的伙伴;非时行路中的伙伴;热爱伎乐演出中的伙伴;沉溺于放逸因的赌博类事情中的伙伴。依此四事,居家者之子,应知恶趣伙伴者是似友而非朋友。”

259 佛陀如是说,善逝如是说后,导师进而如是说道:

“全部夺取者,虚言无行者;

甜言蜜语者,恶趣伙伴者。

如此四非友,贤者尽了知;

远离并舍离,如畏惧险途。”

十二、善友

260 “居家者之子,应知此四者是善友。应知给予援助者是善友;应知同甘共苦者是善友;应知告知利益者是善友;应知具有慈悯心者是善友。”

261 “居家者之子,依四事,应知给予援助者是善友。保护醉酒者;保护醉酒者的财产;成为怖畏者的庇护;在已生起的应作事情中给予双份的财富。依此四事,居家者之子,应知给予援助者是善友。”

262 “居家者之子,依四事,应知同甘共苦者是善友。告知其秘密;保守其秘密;于灾难中不舍弃;为其利益而不惜舍弃身命。依此四事,居家者之子,应知同甘共苦者是善友。”

263 “居家者之子,依四事,应知告知利益者是善友。防止诸恶;令人诸善;告知未闻;告知天界之路。依此四事,居家者之子,应知告知利益者是善友。”

264 “居家者之子,依四事,应知具有慈悯心者是善友。不喜欢其无所有;喜欢其拥有;遮止不称赞之话语;赞叹称赞之话语。依此四事,居家者之子,应知具有慈悯心者是善友。”

265 佛陀如是说,善逝如是说后,导师进而如是说道:

“给予援助者,同甘共苦者;

告知利益者,慈悯心肠者。

此四是朋友,圣贤如是知;

诚亲近恭敬,如母对亲子;

贤者具戒行,言语似火焰。

聚集所需财,恰似蜂劳碌;

财富趋聚集,如蚁冢高累。

如此财富聚,居家做主人;

财富分为四,其皆维系友。

一份来生活,二份以置业。

第四份积蓄,以备灾祸时。”

十三、六方遮护

266 “那么,居家者之子,圣弟子如何遮护六方?居家者之子,应知此等六方。应知东方是父母;应知南方是阿阇黎;应知西方是妻儿;应知北方是亲朋好友;应知下方是仆役劳作者;应知上方是沙门、婆罗门。”

267 “居家者之子,东方之父母应得到孩子依五事加以恭敬。被养育的我要抚养他们;我要为他们做应做之事;我要令家族延续;我要令财产延续;我要给死者亡灵施供。

居家者之子,得到孩子依此五事恭敬的东方之父母依五事慈悯孩子。远离诸恶;令住于善;教授工巧;以般配的妻子令其婚配;适时令其继承财产。居家者之子,得到孩子依此五事恭敬的东方之父母依此五事慈悯孩子。

像这样,此东方得到遮护,获得安稳。”

268 “居家者之子,南方之阿阇黎应得到内住弟子依五事加以恭敬。依起立;依随从;依恭敬听闻;依服侍;依恭敬接受技艺。

居家者之子,得到内住弟子依此五事恭敬的南方阿阇黎依五事慈悯内住弟子。教授所善教导;令掌握所善掌握;平等讲述一切工巧和圣典;令于朋友中确立地位;于方方面面加以庇护。居家者之子,得到内住弟子依此五事恭敬之南方阿阇黎依此五事慈悯内住弟子。

像这样,此南方得到遮护,获得安稳。”

269 “居家者之子,西方之妻子应得到丈夫依五事加以恭敬。依敬意;依无傲慢;依无外遇;依放权;依给与首饰。

居家者之子,得到丈夫依此五事恭敬的西方妻子依五事慈悯丈夫。依善处理之业行;依摄护随从;依无外遇;依保护积蓄;依于一切所作中之贤达和不懈。居家者之子,得到丈夫依此五事恭敬的西方妻子依此五事慈悯丈夫。

像这样,此西方得到遮护,获得安稳。”

270 “居家者之子,北方之亲朋好友应得到善家子弟依五事加以恭敬。依布施;依爱语;依利行;依同事;依正直。

居家者之子,得到善家子弟依此五事恭敬的北方之亲朋好友依五事慈悯善家子弟。保护醉酒者;保护醉酒者的财产;成为怖畏者的庇护;于灾难中不舍弃;尊敬其后代子孙。居家者之子,得到善家子弟依此五事恭敬的北方之亲朋好友依此五事慈悯善家子弟。

像这样,此北方得到遮护,获得安稳。”

271 “居家者之子,下方之仆役劳作者应得到主人依五事加以恭敬。依能力分配劳作;依给予食物和薪资;依看护病人;依分享珍稀美味;依应时令休息。

居家者之子,得到主人依此五事恭敬的下方之仆役劳作者依五事慈悯主人。先起床;后就寝;领受所给;善工作;弘扬称赞和名声。居家者之子,依此五事得到主人恭敬的下方之仆役劳作者依此五事慈悯主人。

像这样,此下方得到遮护,获得安稳。”

272 “居家者之子,上方之沙门、婆罗门应得到善家子弟依五事加以恭敬。依慈身业行;依慈语业行;依慈意业行;依敞开门户;依供养食物。

居家者之子,得到善家子弟依此五事恭敬的上方之沙门、婆罗门依六事慈悯善家子弟。令远离恶;令住于善;依善心怜悯;令闻未闻;令理解所闻;告知天界之路。居家者之子,得到善家子弟依此五事恭敬的上方之沙门、婆罗门依此六事慈悯善家子弟。

像这样,此上方得到遮护,获得安稳。”

273 佛陀如是说,善逝如是说后,导师进而如是说道:

“父母是东方,阿阇黎是南;

妻儿是西方,亲朋好友北。

下方仆役劳作者,上方沙门婆罗门;

于家自立居家者,应当礼拜此诸方。

具足戒行和贤达,辩才无碍且温和;

生活严谨并亨通,如此之人得名声。

勤策努力不懈怠,灾祸之中不动摇;

不断工作有智慧,如此之人得名声。

结交朋友如驾车,宽容亲切离悭吝;

指导引导及宥和,如此之人得名声。

行布施与讲爱语,于此世界利益行;

于诸法中遍同事,上下四维悉通达;

善摄诸事于世间,如驱战车有天幕。

若无此等诸摄事,则无母子之义行;

名为利得供养者,父子义行亦如是。

此等诸事及摄事,平等观待是贤者;

彼已到达诸伟大,具足圆满有称名。”

274 如是听闻,居家者之子尸迦罗越对佛陀如下说道:“尊师,实在是殊胜!尊师,实在是神奇!尊师,恰似扶起跌倒者,打开覆盖物,给迷路之人指明道路,为了让有眼之人看到诸色而在黑暗中点亮灯火。像这样,世尊采用多种方法阐明了法。尊师,从今以后,我皈依世尊、法以及比丘僧团。请世尊接受我为优婆塞,做我一生的归依处。”

(尸迦罗越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