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第四经 起源经(Aggannasuttam)

内容简介

《起源经》为巴利经藏长部行道篇的第四部经。当时,佛陀住在舍卫城附近的东园鹿母讲堂。

婆罗门子弟瓦赛塔与巴罗德瓦迦渴望成为佛弟子的比丘,但是按照佛陀的规定,外道子弟若想成为佛弟子的比丘,需要别住三个月。此经说于二人别住期间。

瓦赛塔与巴罗德瓦迦见到佛陀在经行,便跟随在佛陀后面经行。佛陀询问二人是否为婆罗门所谩骂。针对佛陀的提问,瓦赛塔讲述了婆罗门的观点,即“婆罗门才是最上种姓,其他为下贱种姓。婆罗门才是白种姓,其他为黑种姓。婆罗门才是清净,而非婆罗门却不是。婆罗门才是梵天嫡子,是被怀抱者,从口中出生,是梵天所生,是梵天化作,是梵天子嗣。”于是,佛陀从人类的起源开始,详细讲述了四种姓的起源。指出,四个种姓之人都是身的双行为者,是语的双行为者,是意的双行为者,是两种混合见者,是两种混合见业的受持者。因为是两种混合见业的受持者,所以,身体破灭,死后感受苦和乐。在四种姓中,比丘成为阿罗汉、漏尽者、修行圆满、应作已作、重负已卸、已达己利、有结漏尽、完全了知的解脱者。根据法,这样的比丘被称为最高者,因为法才是最高,无论在现世还是在来世。

一、瓦赛塔与巴罗德瓦迦

111 如是我闻。

一次,佛陀住在舍卫城附近的东园鹿母讲堂。此时,瓦赛塔与巴罗德瓦迦为了成为比丘而在比丘中别住。傍晚,佛陀从禅坐中出定,走出讲堂,在讲堂的树荫空地经行。

112 瓦赛塔看到佛陀于傍晚从禅坐中出定,走出讲堂,在讲堂的树荫空地经行。看到以后对巴罗德瓦迦说道:“朋友巴罗德瓦迦,佛陀于傍晚从禅坐中出定,走出讲堂,在讲堂的树荫空地经行。朋友巴罗德瓦迦,我们去接近,靠近佛陀所在的地方,或许我们可以在佛陀面前听闻法语。”

“好的,朋友。”巴罗德瓦迦应答瓦赛塔。

113 于是,瓦赛塔和巴罗德瓦迦靠近佛陀所在的地方,靠近以后顶礼佛陀,然后跟随在经行的佛陀后面一起经行。佛陀对瓦赛塔说道:“瓦赛塔,你们是婆罗门出身,是婆罗门一脉的人,是从婆罗门家庭舍家出家,那么,瓦赛塔,诸婆罗门对你们没有谩骂吗?没有诽谤吗?”

“尊师,诸婆罗门的确从自身的角度以恶口体无完肤地彻底谩骂、诽谤我们,不是不彻底。”

“那么,瓦赛塔,诸婆罗门用什么语言从自身的角度以恶口体无完肤地彻底谩骂、诽谤你们,不是不彻底?”

“尊师,诸婆罗门如是对我们说道:‘婆罗门才是最上种姓,其他为下贱种姓。婆罗门才是白种姓,其他为黑种姓。婆罗门才是清净,而非婆罗门却不是。婆罗门才是梵天嫡子,是被怀抱者,从口中出生,是梵天所生,是梵天化作,是梵天子嗣。你们舍弃最高种姓,跟随下贱种姓,跟随秃头沙门,成为卑俗、黑色、脚底一族的子孙。此对于你们不好,此对于你们不恰当,因为你们舍弃最高种姓,跟随下贱种姓,跟随秃头沙门,成为卑俗、黑色、脚底一族的子孙。’尊师,像这样,诸婆罗门从自身的角度以恶口体无完肤地彻底谩骂、诽谤我们,不是不彻底。”

114 “瓦赛塔,的确诸婆罗门因为忘记了往昔,所以才对你们如此传承:‘婆罗门才是最上种姓,其他为下贱种姓。婆罗门才是白种姓,其他为黑种姓。婆罗门才是清净,而非婆罗门却不是。婆罗门才是梵天嫡子,是被怀抱者,从口中出生,是梵天所生,是梵天化作,是梵天子嗣。’然而,瓦赛塔,众所周知,婆罗门的婆罗门女性也有经期,也怀孕,也生产,也哺乳。彼诸婆罗门虽从胎生却如此传承:‘婆罗门才是最上种姓,其他为下贱种姓。婆罗门才是白种姓,其他为黑种姓。婆罗门才是清净,而非婆罗门却不是。婆罗门才是梵天嫡子,是被怀抱者,从口中出生,是梵天所生,是梵天化作,是梵天子嗣。’他们既诽谤梵天,也讲妄语,也生出诸多非福德。”

二、四种姓的清净

115 “瓦赛塔,有此四种姓:刹帝利、婆罗门、吠舍、首陀罗。

瓦赛塔,刹帝利中也有部分人是杀生者、不与取者、邪淫者、妄语者、离间语者、粗恶语者、杂秽语者、贪欲者、嗔恚者、邪见者。像这样,瓦赛塔,有不善和被称为不善、有罪和被称为有罪、不应亲近和被称为不应亲近、非最胜和被称为非最胜、黑色、黑果报、为智者所呵责的此诸法,其也存在于刹帝利的部分人中。

瓦赛塔,婆罗门中也有部分人是杀生者、不与取者、邪淫者、妄语者、离间语者、粗恶语者、杂秽语者、贪欲者、嗔恚者、邪见者。像这样,瓦赛塔,有不善和被称为不善、有罪和被称为有罪、不应亲近和被称为不应亲近、非最胜和被称为非最胜、黑色、黑果报、为智者所呵责的此诸法,其也存在于婆罗门的部分人中。

瓦赛塔,吠舍中也有部分人是杀生者、不与取者、邪淫者、妄语者、离间语者、粗恶语者、杂秽语者、贪欲者、嗔恚者、邪见者。像这样,瓦赛塔,有不善和被称为不善、有罪和被称为有罪、不应亲近和被称为不应亲近、非最胜和被称为非最胜、黑色、黑果报、为智者所呵责的此诸法,其也存在于吠舍的部分人中。

瓦赛塔,首陀罗中也有部分人是杀生者、不与取者、邪淫者、妄语者、离间语者、粗恶语者、杂秽语者、贪欲者、嗔恚者、邪见者。像这样,瓦赛塔,有不善和被称为不善、有罪和被称为有罪、不应亲近和被称为不应亲近、非最胜和被称为非最胜、黑色、黑果报、为智者所呵责的此诸法,其也存在于首陀罗的部分人中。

瓦赛塔,刹帝利中也有部分人是远离杀生者、远离不与取者、远离邪淫者、远离妄语者、远离离间语者、远离粗恶语者、远离杂秽语者、无贪欲者、无嗔恚者、正见者。像这样,瓦赛塔,有善和被称为善、无罪和被称为无罪、应亲近和被称为应亲近、最胜和被称为最胜、白色、白果报、为智者所称赞的此诸法,其也存在于刹帝利的部分人中。

瓦赛塔,婆罗门中也有部分人是远离杀生者、远离不与取者、远离邪淫者、远离妄语者、远离离间语者、远离粗恶语者、远离杂秽语者、无贪欲者、无嗔恚者、正见者。像这样,瓦赛塔,有善和被称为善、无罪和被称为无罪、应亲近和被称为应亲近、最胜和被称为最胜、白色、白果报、为智者所称赞的此诸法,其也存在于婆罗门的部分人中。

瓦赛塔,吠舍中也有部分人是远离杀生者、远离不与取者、远离邪淫者、远离妄语者、远离离间语者、远离粗恶语者、远离杂秽语者、无贪欲者、无嗔恚者、正见者。像这样,瓦赛塔,有善和被称为善、无罪和被称为无罪、应亲近和被称为应亲近、最胜和被称为最胜、白色、白果报、为智者所称赞的此诸法,其也存在于吠舍的部分人中。

瓦赛塔,首陀罗中也有部分人是远离杀生者、远离不与取者、远离邪淫者、远离妄语者、远离离间语者、远离粗恶语者、远离杂秽语者、无贪欲者、无嗔恚者、正见者。像这样,瓦赛塔,有善和被称为善、无罪和被称为无罪、应亲近和被称为应亲近、最胜和被称为最胜、白色、白果报、为智者所称赞的此诸法,其也存在于首陀罗的部分人中。”

116 “瓦赛塔,像这样,此四种姓中混杂存在着两种黑白、为智者所呵责和为智者所称赞的诸法。在此,婆罗门声称:‘婆罗门才是最上种姓,其他为下贱种姓。婆罗门才是白种姓,其他为黑种姓。婆罗门才是清净,而非婆罗门却不是。婆罗门才是梵天嫡子,是被怀抱者,从口中出生,是梵天所生,是梵天化作,是梵天子嗣。’智者不会认可他们这样说。此为何故?瓦赛塔,因为此四种姓的比丘成为阿罗汉、漏尽者、修行圆满、应作已作、重负已卸、已达己利、有结漏尽、完全了知的解脱者,其因为法而被称为最高者,不是因为非法。瓦赛塔,因为在此人众中,法才是最高,无论在现世还是在来世。”

117 “瓦赛塔,根据以下诸理由亦应知,因为在此人众中,法才是最高,无论在现世还是在来世。

瓦赛塔,拘萨罗国王波斯匿知道:‘沙门乔达摩是直接从释迦族出家’。瓦赛塔,释迦族是拘萨罗国王波斯匿的跟随者。瓦赛塔,释迦族对拘萨罗国王波斯匿五体投地、敬礼、起身迎接、合掌、和敬奉侍。瓦赛塔,正如释迦族对拘萨罗国王波斯匿五体投地、敬礼、起身迎接、合掌、和敬奉侍,拘萨罗国王波斯匿对如来五体投地、敬礼、起身迎接、合掌、和敬奉侍,而并不是因为‘沙门乔达摩是善生者,我是恶生者。沙门乔达摩是有力者,我是无力者。沙门乔达摩是清净者,我是恶浊者。沙门乔达摩是雄力者,我是薄力者。’其正是尊敬法、崇敬法、敬爱法、供养法、敬重法,所以拘萨罗国王波斯匿才如此对如来五体投地、敬礼、起身迎接、合掌、和敬奉侍。瓦赛塔,根据此诸理由亦应知,因为在此人众中,法才是最高,无论在现世还是在来世。”

118 “瓦赛塔,你们从外道出生,是外道名、外道姓,从外道家庭舍家出家。如果有人询问:‘你们是谁?’你们应自称:‘我们是释子沙门。’瓦赛塔,对于如来具有坚定信仰者,无论是沙门,还是婆罗门,抑或是天、魔、梵天或世上的任何东西都不能动摇,住立于根本,坚固、不动,那么,此是对他的正确语言表述:‘我是佛陀嫡子,是被怀抱者,从口中出生,是佛陀所生,是佛陀化作,是佛陀子嗣。’此为何故?瓦赛塔,因为此是如来的同义语,也是‘法身’,也是‘梵身’,也是‘法体’,也是‘梵体’。”

119 “瓦赛塔,那个时候会到来,经过漫长的时间以后,此世界破灭。此世界破灭后,很多有情转生至光音天。在那里,他们是意所成者,以喜为食,自身发光,游走于虚空,住立于清净,长久停留。”

“瓦赛塔,那个时候会到来,经过漫长的时间以后,此世界成立。此世界成立后,很多有情从光音天身死去,来到这里。在这里,他们是意所成者,以喜为食,自身发光,游走于虚空,住立于清净,长久停留。”

三、地味出现

120 “瓦赛塔,那时,一切为水素,是昏暗、黑暗的夜晚。不知道日月,不知道群星和星座,不知道昼夜,不知道整月和半月,不知道季节和年份,不知道男女,有情就是被称为有情。瓦赛塔,过了很久,某个时候,对于彼众有情,地味出现在水里。恰似炽热的牛乳凉透后上面出现的薄膜,像这样,地味出现。其具足色,具足香,具足味。恰似熟酥之具足、生酥之具足,具足这样的色。恰似清净的精细蜂蜜,具足这样的乐味。于是,瓦赛塔,某一有情生起动摇:‘啊,这将成为什么?’便用手指品尝地味。其因用手指品尝地味而陶醉,于其生起爱著。瓦赛塔,其他有情亦随彼有情之见用手指品尝地味。其因用手指品尝地味而陶醉,于其生起爱著。”

四、日月等的出现

121 “于是,瓦赛塔,彼诸有情开始用手一块块地获取地味食用。瓦赛塔,由于彼诸有情开始用手一块块地获取地味食用,于是彼诸有情自身的光明消失。由于自身的光明消失,于是日月出现。由于日月出现,于是群星和星座出现。由于群星和星座出现,于是昼夜被知晓。由于昼夜被知晓,于是整月和半月被知晓。由于整月和半月被知晓,于是季节和年份被知晓。仅仅如此,瓦赛塔,此世界再度成立。”

122 “瓦赛塔,彼食用地味的诸有情以其为食材,以其为食物,长久而住。瓦赛塔,由于彼食用地味的诸有情以其为食材,以其为食物,长久而住,于是,彼诸有情的身体出现粗性,从而知道了美丑。一些有情美貌,一些有情丑陋。于是,彼美貌有情轻蔑彼丑陋有情:‘我们比你们美丽。你们比我们丑陋。’由于彼等傲慢于容颜,慢和过慢生起,于是地味消失。彼诸有情因地味消失而聚集。聚集以后悲叹:‘啊,美味!啊,美味!’恰似现在的人们得到某种美味时如下说道:‘啊,美味!啊,美味!’然而,彼等只是随顺忆持着往昔起源的文字,却不知道其含义。”

五、地饼出现

123 “瓦赛塔,当彼诸有情的地味消失以后,地饼出现,宛如蘑菇,像这样,地饼出现。其具足色,具足香,具足味。恰似熟酥之具足、生酥之具足,具足这样的色。恰似清净的精细蜂蜜,具足这样的乐味。

于是,瓦赛塔,彼诸有情开始获取地饼食用。彼食用地饼的诸有情以其为食材,以其为食物,长久而住。瓦赛塔,由于彼食用地饼的诸有情以其为食材,以其为食物,长久而住,于是,彼诸有情的身体出现粗性,从而知道了美丑。一些有情美貌,一些有情丑陋。于是,彼美貌有情轻蔑彼丑陋有情:‘我们比你们美丽。你们比我们丑陋。’由于彼等傲慢于容颜,慢和过慢生起,于是地饼消失。”

六、帕达拉榻草出现

124 “在地饼消失以后,帕达拉榻草出现,宛如蔓草,像这样,帕达拉榻草出现。其具足色,具足香,具足味。恰似熟酥之具足、生酥之具足,具足这样的色。恰似清净的精细蜂蜜,具足这样的乐味。

于是,瓦赛塔,彼诸有情开始获取帕达拉榻草食用。彼食用帕达拉榻草的诸有情以其为食材,以其为食物,长久而住。瓦赛塔,由于彼食用帕达拉榻草的诸有情以其为食材,以其为食物,长久而住,于是,彼诸有情的身体出现粗性,从而知道了美丑。一些有情美貌,一些有情丑陋。于是,彼美貌有情轻蔑彼丑陋有情:‘我们比你们美丽。你们比我们丑陋。’由于彼等傲慢于容颜,慢和过慢生起,于是帕达拉榻草消失。

彼诸有情因帕达拉榻草消失而聚集。聚集以后悲叹:‘啊,实际上我们曾拥有!实际上我们曾拥有帕达拉榻草!’恰似现在的人们遭遇某种苦法时如下说道:‘啊,实际上我们曾拥有!啊,实际上我们曾拥有!’然而,彼等只是随顺忆持着往昔起源的文字,却不知道其含义。”

七、无需耕种的熟稻米出现

125 “瓦赛塔,帕达拉榻草消失以后,于彼诸有情出现无需耕种的熟稻米,是无皮无麸、清净芳香的稻米果实。于傍晚为了晚饭而将其收获,早上其再度生长、成熟。于早上为了早饭而将其收获,傍晚其再度生长、成熟,被认为不会中断。于是,瓦赛塔,彼诸有情食用无需耕种的熟稻米,以其为食材,以其为食物,长久而住。”

八、男女特征的出现

126 “瓦赛塔,由于彼诸有情食用无需耕种的熟稻米,以其为食材,以其为食物,长久而住,于是,彼诸有情的身体进而出现粗性,从而知道了美丑。女人出现了女性特征,男人出现了男性特征。女人长期思念男人,男人也长期思念女人。他们彼此长期思念,于是贪欲生起,身体出现热恼。因为热恼,他们行淫法。

瓦赛塔,此时看到彼诸有情行淫法,一些人丢尘土,一些人丢灰尘,一些人丢牛粪:‘他们不净!他们不净!’‘有情怎么对有情作这样的事情?’恰似现在的人,在部分地区,因为媳妇出嫁,一些人丢尘土,一些人丢灰尘,一些人丢牛粪。然而,彼等只是随顺忆持着往昔起源的文字,却不知道其含义。”

九、淫法的实行

127 “于是,瓦赛塔,那时被认为是非法者,如今却被认为是法。瓦赛塔,那时,彼诸有情从事淫法,他们一个月或二个月不得进入村子、城镇。瓦赛塔,彼诸有情长时间沉醉于彼非法,于是,开始建造房子作为彼非法的隐匿场所。于是,瓦赛塔,某一懈怠的有情如下思考:‘我为何于傍晚为了晚饭、于早上为了早饭烦恼于运稻米?我为何不为了早晚饭仅运稻米一次?’

于是,瓦赛塔,彼有情为了早晚饭仅运稻米一次。瓦赛塔,其他有情靠近彼有情,靠近以后对彼有情如下说道:‘朋友,我们去运稻米。’‘朋友,我已足够。我为了早晚饭仅运稻米一次。’于是,瓦赛塔,此有情认同彼有情的观点,二日运稻米一次。‘朋友,如此很好。’

于是,瓦赛塔,其他有情靠近彼有情,靠近以后对彼有情如下说道:‘朋友,我们去运稻米。’‘朋友,我已足够。我仅二日运稻米一次。’于是,瓦赛塔,此有情认同彼有情的观点,四日运稻米一次。‘朋友,如此很好。’

于是,瓦赛塔,其他有情靠近彼有情,靠近以后对彼有情如下说道:‘朋友,我们去运稻米。’‘朋友,我已足够。我仅四日运稻米一次。’于是,瓦赛塔,此有情认同彼有情的观点,八日运稻米一次。‘朋友,如此很好。’

瓦赛塔,从此,彼诸有情开始着手储藏稻米而食用。于是,糠也包裹着稻米,麸也包裹着稻米。稻米被收割以后不再生长,中断被知晓,稻米变成一堆堆草丛。”

十、稻米的分配

128 “于是,瓦赛塔,彼诸有情聚集。聚集以后悲叹:‘朋友,邪法出现于诸有情。因为我们以前是意所成者,以喜为食,自身发光,游走于虚空,住立于清净,长久停留。那样的我们过了很久,某时,地味出现在水里。其具足色,具足香,具足味。彼我们用手指品尝地味。其因用手指品尝地味而陶醉,于其生起爱著。自身的光明消失。由于自身的光明消失,于是日月出现。由于日月出现,于是群星和星座出现。由于群星和星座出现,于是昼夜被知晓。由于昼夜被知晓,于是整月和半月被知晓。由于整月和半月被知晓,于是季节和年份被知晓。彼我们食用地味者以其为食材,以其为食物,长久而住。当诸恶不善法于我们出现时,地味消失。地味消失后,地饼出现。其具足色,具足香,具足味。彼我们食用地饼者以其为食材,以其为食物,长久而住。当诸恶不善法于我们出现时,地饼消失。地饼消失后,帕达拉榻草出现。其具足色,具足香,具足味。彼我们食用帕达拉榻草者以其为食材,以其为食物,长久而住。当诸恶不善法于我们出现时,帕达拉榻草消失。帕达拉榻草消失后,无需耕种的熟稻米出现,是无皮无麸、清净芳香的稻米果实。于傍晚为了晚饭而将其收获,早上其再度生长、成熟。于早上为了早饭而将其收获,傍晚其再度生长、成熟,被认为没有中断。当诸恶不善法于我们出现时,糠也包裹着稻米,麸也包裹着稻米。稻米被收割以后不再生长,中断被知晓,稻米变成一堆堆草丛。那么,我们分配稻米,我们订立规则如何?’于是,瓦赛塔,彼诸有情分配稻米,订立规则。”

129 “瓦赛塔,某有情对其他有情动贪念,保护自己的食物而不与取地获取、食用其他有情的食物。彼诸有情立即将其逮捕,将其逮捕以后如下说道:‘朋友,实际上你作了恶。因为你保护自己的食物而不与取地获取、食用其他有情的食物。朋友,不要再作这样的事情。’

‘遵命,朋友。’瓦赛塔,彼有情应诺彼诸有情。

瓦赛塔,第二次,彼有情对其他有情动贪念,保护自己的食物而不与取地获取、食用其他有情的食物。彼诸有情立即将其逮捕,将其逮捕以后如下说道:‘朋友,实际上你作了恶。因为你保护自己的食物而不与取地获取、食用其他有情的食物。朋友,不要再作这样的事情。’

‘遵命,朋友。’瓦赛塔,彼有情应诺彼诸有情。

瓦赛塔,第三次,彼有情对其他有情动贪念,保护自己的食物而不与取地获取、食用其他有情的食物。彼诸有情立即将其逮捕,将其逮捕以后如下说道:‘朋友,实际上你作了恶。因为你保护自己的食物而不与取地获取、食用其他有情的食物。朋友,不要再作这样的事情。’有些有情用手打,有些有情用土块打,有些有情用刀剑打。自此,瓦赛塔,不与取被知晓,呵责被知晓,妄语被知晓,执杖被知晓。”

十一、选出大王

130 “于是,瓦赛塔,彼诸有情聚集。聚集以后悲叹:‘朋友,诸恶法于有情出现,因为不与取被知晓,呵责被知晓,妄语被知晓,执杖被知晓。我们选一有情如何?为了我们,正确地灭尽应灭尽者,正确地呵责应呵责者,正确地放逐应放逐者。我们将稻米份额赠与他。’

于是,瓦赛塔,彼诸有情接近彼更端正、更美丽、更清净、更伟大的有情,接近以后如下说道:‘朋友,来,为了我们,正确地灭尽应灭尽者,正确地呵责应呵责者,正确地放逐应放逐者。我们将稻米份额赠与你。’

‘遵命,朋友。’彼有情应诺彼诸有情以后,正确地灭尽应灭尽者,正确地呵责应呵责者,正确地放逐应放逐者。彼诸有情将稻米份额赠与他。”

131 “瓦赛塔,因为是被大众选出来,所以,‘大选!大选!’第一个文字随之生起。

瓦赛塔,因为是诸土地的君主,所以,‘刹帝利!刹帝利!’第二个文字随之生起。

瓦赛塔,因为依法令人欢喜,所以,‘王!王!’第三个文字随之生起。

瓦赛塔,像这样,对于彼刹帝利众,此就是于彼诸有情生起的往昔文字的起源,不是其他。是对同类,不是对非同类。是依法,不是不依法。瓦赛塔,因为在此人众中,法才是最高,无论在现世还是在来世。”

十二、婆罗门众

132 “于是,瓦赛塔,彼诸有情中有一部分如下思考:‘朋友,诸恶法于有情出现,因为不与取被知晓,呵责被知晓,妄语被知晓,执杖被知晓,放逐被知晓。我们令诸恶法除去如何?’于是,他们令诸恶法除去。瓦赛塔,因为令诸恶法除去,所以,‘婆罗门!婆罗门!’第一个文字随之生起。

他们在阿兰若处建造草庵,在草庵里修禅定,离开炭火,离开烟雾,放弃棍棒,傍晚为了晚饭、早上为了早饭进入村庄、城镇、都城乞食。获得食物以后再返回阿兰若处,在草庵里修禅定。人们看到他们以后如下说道:‘朋友,此诸有情在阿兰若处建造草庵,在草庵里修禅定,离开炭火,离开烟雾,放弃棍棒,傍晚为了晚饭、早上为了早饭进入村庄、城镇、都城乞食。获得食物以后再返回阿兰若处,在草庵里修禅定。’因为修禅定,所以,瓦赛塔,‘禅定者!禅定者!’第二个文字随之生起。

瓦赛塔,彼诸有情中有一部分在阿兰若处的草庵里没有觉悟彼禅定,于是在村庄附近、城镇附近撰写典籍而住。人们看到他们以后如下说道:‘朋友,此诸有情在阿兰若处的草庵里没有觉悟彼禅定,于是在村庄附近、城镇附近撰写典籍而住。这些现在不是禅定者。’因为现在不是禅定者,所以,瓦赛塔,‘读诵者!读诵者!’第三个文字随之生起。

瓦赛塔,那时被认为是低劣者,现在却被认为是最高者。瓦赛塔,像这样,对于彼婆罗门众,此就是于彼诸有情生起的往昔文字的起源,不是其他。是对同类,不是对非同类。是依法,不是不依法。瓦赛塔,因为在此人众中,法才是最高,无论在现世还是在来世。”

十三、吠舍众

133 “于是,瓦赛塔,彼诸有情中有一部分有情接受淫法,从事各种事业。瓦赛塔,因为接受淫法,从事各种事业,所以,‘吠舍!吠舍!’这一文字随之生起。瓦赛塔,像这样,对于彼吠舍众,此就是于彼诸有情生起的往昔文字的起源,不是其他。是对同类,不是对非同类。是依法,不是不依法。瓦赛塔,因为在此人众中,法才是最高,无论在现世还是在来世。”

十四、首陀罗众

134 “于是,瓦赛塔,彼诸有情中剩余的有情,他们行为凶暴,行为低劣。瓦赛塔,因为行为凶暴,行为低劣,所以,‘首陀罗!首陀罗!’这一文字随之生起。瓦赛塔,像这样,对于彼首陀罗众,此就是于彼诸有情生起的往昔文字的起源,不是其他。是对同类,不是对非同类。是依法,不是不依法。瓦赛塔,因为在此人众中,法才是最高,无论在现世还是在来世。”

135 “瓦赛塔,的确会出现这样的时候,刹帝利也因厌恶自己的法而舍家出家,称‘我要成为沙门。’瓦赛塔,婆罗门也因厌恶自己的法而舍家出家,称‘我要成为沙门。’瓦赛塔,吠舍也因厌恶自己的法而舍家出家,称‘我要成为沙门。’首陀罗也因厌恶自己的法而舍家出家,称‘我要成为沙门。’于是,瓦赛塔,由此四众而构成的沙门众生起。其是对于彼诸有情,不是其他。是对同类,不是对非同类。是依法,不是不依法。瓦赛塔,因为在此人众中,法才是最高,无论在现世还是在来世。”

十五、善恶行论

136 “瓦赛塔,刹帝利也因为身行恶行,语行恶行,意行恶行,所以是邪见者,是邪见业的受持者。因为是邪见业的受持者,所以,身体破灭,死后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

瓦赛塔,婆罗门也因为身行恶行,语行恶行,意行恶行,所以是邪见者,是邪见业的受持者。因为是邪见业的受持者,所以,身体破灭,死后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

瓦赛塔,吠舍也因为身行恶行,语行恶行,意行恶行,所以是邪见者,是邪见业的受持者。因为是邪见业的受持者,所以,身体破灭,死后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

瓦赛塔,首陀罗也因为身行恶行,语行恶行,意行恶行,所以是邪见者,是邪见业的受持者。因为是邪见业的受持者,所以,身体破灭,死后再生于苦处、恶处、难处的地狱。

瓦赛塔,刹帝利也因为身行善行,语行善行,意行善行,所以是正见者,是正见业的受持者。因为是正见业的受持者,所以,身体破灭,死后再生于善道的天界。

瓦赛塔,婆罗门也因为身行善行,语行善行,意行善行,所以是正见者,是正见业的受持者。因为是正见业的受持者,所以,身体破灭,死后再生于善道的天界。

瓦赛塔,吠舍也因为身行善行,语行善行,意行善行,所以是正见者,是正见业的受持者。因为是正见业的受持者,所以,身体破灭,死后再生于善道的天界。

瓦赛塔,首陀罗也因为身行善行,语行善行,意行善行,所以是正见者,是正见业的受持者。因为是正见业的受持者,所以,身体破灭,死后再生于善道的天界。”

137 “瓦赛塔,刹帝利也是身的双行为者,是语的双行为者,是意的双行为者,是两种混合见者,是两种混合见业的受持者。因为是两种混合见业的受持者,所以,身体破灭,死后感受苦和乐。

瓦赛塔,婆罗门也是身的双行为者,是语的双行为者,是意的双行为者,是两种混合见者,是两种混合见业的受持者。因为是两种混合见业的受持者,所以,身体破灭,死后感受苦和乐。

瓦赛塔,吠舍也是身的双行为者,是语的双行为者,是意的双行为者,是两种混合见者,是两种混合见业的受持者。因为是两种混合见业的受持者,所以,身体破灭,死后感受苦和乐。

瓦赛塔,首陀罗也是身的双行为者,是语的双行为者,是意的双行为者,是两种混合见者,是两种混合见业的受持者。因为是两种混合见业的受持者,所以,身体破灭,死后感受苦和乐。”

十六、菩提分的修习

138 “瓦赛塔,刹帝利也是身的防护者,是语的防护者,是意的防护者,根据七菩提分法的修习,现世获得涅槃。

瓦赛塔,婆罗门也是身的防护者,是语的防护者,是意的防护者,根据七菩提分法的修习,现世获得涅槃。

瓦赛塔,吠舍也是身的防护者,是语的防护者,是意的防护者,根据七菩提分法的修习,现世获得涅槃。

瓦赛塔,首陀罗也是身的防护者,是语的防护者,是意的防护者,根据七菩提分法的修习,现世获得涅槃。”

139 “瓦赛塔,在此四种姓中,作为比丘,成为阿罗汉、漏尽者、修行圆满、应作已作、重负已卸、已达己利、有结漏尽、完全了知的解脱者,其因为法而被称为最高者,不是因为非法。瓦赛塔,因为在此人众中,法才是最高,无论在现世还是在来世。”

140 “瓦赛塔,此诗偈为萨南童子梵天所宣说:

若依种姓论,刹帝利人中最胜,

若在人天中,明行足者乃第一。

“瓦赛塔,此诗偈为萨南童子梵天所善唱诵,非恶唱诵。是善说,非恶说。是具有意义,非不具有意义。是我所认可。瓦赛塔,我也如下宣说:

若依种姓论,刹帝利人中最胜,

若在人天中,明行足者乃第一。

以上为佛陀所说。彼比丘众内心喜悦,欢喜佛陀所说。

(起源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