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第六经 摩诃高文达经(Mahagovindasuttam)

内容简介

《摩诃高文达经》为巴利经藏长部摩诃篇的第六部经。

当时,佛陀住在王舍城附近的灵鹫山中。音乐天子潘察士卡于深夜前来拜见佛陀,并将自己在三十三天众天神面前听闻、接受的内容讲述给佛陀。

本经的前半部分内容与第五经《加纳瓦萨跋经》基本相同,其以天神之主帝释天之口赞叹了佛陀的八如实特质。

本经的后半部分以大梵天之口讲述了佛陀前世曾为国王祭祀官摩诃高文达婆罗门,在赞誉之声名扬之际,正确认识自己,在雨安居的四个月里远离众人而独自修悲禅,与大梵天相见,听闻大梵天的教导以后,深感在家难以舍弃臭气,故决定出家修行。其指导的七王、七大婆罗门,七百净行者、四十位妻子、众多刹帝利、众多婆罗门、众多居家者亦随摩诃高文达婆罗门出家修行,并获得善报。然而,摩诃高文达婆罗门当时的修行不是为了厌离、不是为了远离、不是为了灭尽、不是为了寂止、不是为了觉悟、不是为了正觉、不是为了涅槃,仅仅是为了再生于梵天界。佛陀指出,现在自己教导的梵行是为了厌离、为了远离、为了灭尽、为了寂止、为了觉悟、为了正觉、为了涅槃,故而可以获得更大的利益和果报。

293 如是我闻。

一次,佛陀住在王舍城附近的灵鹫山中。此时,音乐天子潘察士卡于深夜以耀眼的光芒照遍整个灵鹫山,靠近佛陀所在的地方,靠近以后,顶礼佛陀,然后立于一旁。立于一旁的音乐天子潘察士卡对佛陀如下说道:“尊师,我将在三十三天众天神那里当面听闻、当面接受的内容讲述给世尊。”

“潘察士卡,请你讲述给我听。”佛陀应答道。

一、天庭

294 “尊师,很久以前,在雨安居结束仪式的十五布萨日的满月的夜晚,三十三天众天神全部聚集在正法殿共坐。大天众也遍布而坐。四大天王也坐于四方。在东方,持国天大王在众天神身后面西而坐。在南方,增长天大王在众天神身后面北而坐。在西方,广目天大王在众天神身后面东而坐。在北方,多闻天大王在众天神身后面南而坐。此时,尊师,三十三天众天神全部聚集在正法殿共坐。大天众也遍布而坐。四大天王也坐于四方。此时,这是他们的坐具,后面是我们的坐具。

尊师,那些在世尊这里修梵行,新近具足三十三天身的天神,他们比其他天神在容貌和光芒上更加耀眼。尊师,因此,三十三天众天神欢喜、悦意、充满喜悦:‘诸位,实际上,天界身体皆令完满,阿修罗界身体缺失。’尊师,此时,天神之主帝释天了知三十三天众天神的欢喜,随喜以下诗偈:

三十三天神欢喜,诸位与帝释一起;

不断地礼拜如来,以及法的善法性。

又见到新近天神,具有容貌和光芒;

于如来处行梵行,行持以后到这里。

比其他更加耀眼,容貌光芒及寿命;

大智慧者之弟子,在此到达此殊胜。

见此皆生大欢喜,三十三天与帝释;

不断地礼拜如来,以及法的善法性。

尊师,据此,三十三天众天神欢喜、悦意、充满喜悦:‘诸位,实际上,天界身体皆令完满,阿修罗界身体缺失。’”

二、八如实特质

296 “尊师,此时,天神之主帝释天了知三十三天众天神的欢喜,对三十三天众天神说道:‘诸位,你们是否想听彼世尊的八如实特质?’

‘吉祥天主,我们想听彼世尊的八如实特质。’

于是,尊师,天神之主帝释天对三十三天众天神讲述了世尊的八如实特质:‘诸位三十三天众天神,此如何思考?彼世尊为了更多人的利益,为了更多人的安乐,为了对世界的怜悯、为了天人的利得、利益、安乐而行道。像这样,为了更多人的利益,为了更多人的安乐,为了对世界的怜悯、为了天人的利得、利益、安乐而行道,具足此方面特质的老师,除了彼世尊,我们在过去没有发现,现在也没有发现。

法为佛陀所善说,是自证、随时、应来看者、具引导性、智者各自可经验。像这样,对于如此具引导性的法加以教导,具足此方面特质的老师,除了彼世尊,我们在过去没有发现,现在也没有发现。

此为彼世尊所善告知的善、此为彼世尊所善告知的不善、此为彼世尊所善告知的应呵责、此为不应呵责、此为应亲近、此为不应亲近、此为低劣、殊胜、邪净二者兼具。像这样,对于善不善、应呵责不应呵责、应亲近不应亲近、低劣殊胜、邪净二者兼具的法加以教导,具足此方面特质的老师,除了彼世尊,我们在过去没有发现,现在也没有发现。

彼世尊为弟子善告知引导至涅槃的行道,涅槃与行道相结合。恰似恒河水与耶牟那河水相遇、混合。像这样,彼世尊为弟子善告知引导至涅槃的行道,涅槃与行道相结合。像这样,告知引导至涅槃的行道,具足此方面特质的老师,除了彼世尊,我们在过去没有发现,现在也没有发现。

对于彼世尊,只要诸刹帝利确实获得爱语而住,就能获得利得、获得名声,然而,彼世尊舍离骄慢进食。像这样,舍离骄慢进食,具足此方面特质的老师,除了彼世尊,我们在过去没有发现,现在也没有发现。

彼世尊已得到的道友是向道的有学和修行已满的漏尽者,然而,除此之外,彼世尊还实践于独自满足而住。像这样,实践于独自满足而住,具足此方面特质的老师,除了彼世尊,我们在过去没有发现,现在也没有发现。

彼世尊是如是说的如是行者,是如是行的如是语者,如是语者就是如是行者,如是行者就是如是语者。像这样,法随法的行者,具足此方面特质的老师,除了彼世尊,我们在过去没有发现,现在也没有发现。

彼世尊超越疑惑,离开疑惑,志向初梵行,思维坚固。如此超越疑惑,离开疑惑,志向初梵行,思维坚固,具足此方面特质的老师,除了彼世尊,我们在过去没有发现,现在也没有发现。’”

297 “尊师,天神之主帝释天对三十三天众天神讲述了世尊的此八如实特质。尊师,听完世尊的八如实特质后,三十三天众天神因此更加欢喜、悦意、喜悦,生起欢喜。尊师,某些三十三天神如下说道:‘朋友,如果世界上有四位正等觉者如世尊一样教导法,那么,因此,此是为了更多人的利益,为了更多人的安乐,为了对世界的怜悯、为了天人的利得、利益、安乐。’某些三十三天神如下说道:‘朋友,不要说有四位正等觉者。朋友,如果世界上有三位正等觉者如世尊一样教导法,那么,因此,其可以为了更多人的利益,为了更多人的安乐,为了对世界的怜悯、为了天人的利得、利益、安乐。’某些三十三天神如下说道:‘朋友,不要说有三位正等觉者。朋友,如果世界上有两位正等觉者如世尊一样教导法,那么,因此,其可以为了更多人的利益,为了更多人的安乐,为了对世界的怜悯、为了天人的利得、利益、安乐。’”

298 “尊师,听闻此言,天神之主帝释天对三十三天众天神如下说道:‘诸位,此八项无有多余,因此,一个世界里不可能同时出现两位阿罗汉、正等觉者,不存在这样的道理。诸位,愿彼世尊少病少恼,可以长期地、长久地住世。其可以为了更多人的利益,为了更多人的安乐,为了对世界的怜悯、为了天人的利得、利益、安乐。尊师,三十三天众天神为此而全部聚集在正法殿共坐,思考其意,思维其意,四大天王亦于此意阐述所说。四大天王亦于此意教诫所说,各自立于自己的座位上,没有离开。

诸王所言诸言词,彼等接受获教导;

意念清净与寂静,各自立于座位上。”

299 “尊师,这时,北方出现了巨大光芒,出现了超过天神天威的光明。尊师,于是,天神之主帝释天对三十三天众天神说道:‘诸位,请看众相,出现巨大光芒,出现光明,梵天将要出现。因为出现此巨大光芒,出现光明就是梵天将要出现的前兆。

诸位请看众相,梵天即将出现;

此为梵天之相,光明广博巨大。’”

三、萨南童子梵天

300 “尊师,三十三天众天神各自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我们铭记此光明,将出现如此结果。亲眼所见,我们将去那里。’四大天王各自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我们铭记此光明,将出现如此结果。亲眼所见,我们将去那里。’听闻此言,三十三天众天神达成一致:‘我们铭记此光明,将出现如此结果。亲眼所见,我们将去那里。’

尊师,萨南童子梵天出现在三十三天众天神前时,将自身变得粗糙而显现。否则,尊师,以彼三十三天众天神的眼路无法看到梵天的真正容颜。尊师,当萨南童子梵天出现在三十三天众天神前时,比其他天神在容貌和光芒上更加耀眼。尊师,恰似黄金身体比人的身体更加耀眼。像这样,尊师,当萨南童子梵天出现在三十三天众天神前时,比其他天神在容貌和光芒上更加耀眼。尊师,当萨南童子梵天出现在三十三天众天神前时,彼众天神中,没有一个天神礼拜或起立或安排座位。全部天神沉默合掌,结跏趺而坐。‘萨南童子梵天想坐哪个天神的座位,那么,就会坐在该天神的座位上。’尊师,萨南童子梵天坐在一个天神的座位上,该天神获得巨大利益,该天神获得巨大欢喜。尊师,恰似灌顶的刹帝利王依新的王位获得灌顶,其获得巨大利益,其获得巨大欢喜。尊师,像这样,萨南童子梵天坐在一个天神的座位,该天神获得巨大利益,该天神获得巨大欢喜。尊师,萨南童子梵天了知三十三天众天神的欢喜,消失,随喜以下诗偈:

三十三天神欢喜,诸位与帝释一起;

不断地礼拜如来,以及法的善法性。

又见到新近天神,具有容貌和光芒;

于如来处行梵行,行持以后到这里。

比其他更加耀眼,容貌光芒和寿命;

大智慧者之弟子,在此到达此殊胜。

见此皆生大欢喜,三十三天与帝释;

不断地礼拜如来,以及法的善法性。”

301 “尊师,萨南童子梵天阐述了此意。尊师,阐述此意的萨南童子梵天的声音具足八个方面,即玲珑、清晰、美妙、和雅、简洁、分明、甚深、广博。尊师,萨南童子梵天对众天神以声音进行开示,其声音没有超出众天神之外。尊师,具足如此八个方面声音,其被称为梵音者。于是,尊师,三十三天众天神对萨南童子梵天如下说道:‘大梵天,甚喜,我们正是为此思考而欢喜。天神之主帝释天讲述了彼世尊具有八如实特质,我们为此思考而欢喜。’”

四、八如实特质

302 “尊师,于是,萨南童子梵天对天神之主帝释天如下说道:‘天神之主,甚喜,我也要听彼世尊的八如实特质。’‘遵命,大梵天。’尊师,于是,天神之主帝释天对萨南童子梵天阐述世尊的八如实特质。

‘大梵天,此如何思考?彼世尊为了更多人的利益,为了更多人的安乐,为了对世界的怜悯、为了天人的利得、利益、安乐而行道。像这样,为了更多人的利益,为了更多人的安乐,为了对世界的怜悯、为了天人的利得、利益、安乐而行道,具足此方面特质的老师,除了彼世尊,我们在过去没有发现,现在也没有发现。

法为佛陀所善说,是自证、随时、应来看者、具引导性、智者各自可经验。像这样,对于如此具引导性的法加以教导,具足此方面特质的老师,除了彼世尊,我们在过去没有发现,现在也没有发现。

此为彼世尊所善告知的善、此为彼世尊所善告知的不善、此为彼世尊所善告知的应呵责、此为不应呵责、此为应亲近、此为不应亲近、此为低劣、此为殊胜、此为邪净二者兼具。像这样,对于善不善、应呵责不应呵责、应亲近不应亲近、低劣殊胜、邪净二者兼具的法加以教导,具足此方面特质的老师,除了彼世尊,我们在过去没有发现,现在也没有发现。

彼世尊为弟子善告知引导至涅槃的行道,涅槃与行道相结合。恰似恒河水与耶牟那河水相遇、混合。像这样,彼世尊为弟子善告知引导至涅槃的行道,涅槃与行道相结合。像这样,告知引导至涅槃的行道,具足此方面特质的老师,除了彼世尊,我们在过去没有发现,现在也没有发现。

对于彼世尊,只要诸刹帝利确实获得爱语而住,就能获得利得、获得名声,然而,彼世尊舍离骄慢进食。像这样,舍离骄慢进食,具足此方面特质的老师,除了彼世尊,我们在过去没有发现,现在也没有发现。

彼世尊已得到的道友是向道的有学和修行已满的漏尽者,然而,除此之外,彼世尊还实践于独自满足而住。像这样,实践于独自满足而住,具足此方面特质的老师,除了彼世尊,我们在过去没有发现,现在也没有发现。

彼世尊是如是说的如是行者,是如是行的如是语者,如是语者就是如是行者,如是行者就是如是语者。像这样,法随法的行者,具足此方面特质的老师,除了彼世尊,我们在过去没有发现,现在也没有发现。

彼世尊超越疑惑,离开疑惑,志向初梵行,思维坚固。如此超越疑惑,离开疑惑,志向初梵行,思维坚固,具足此方面特质的老师,除了彼世尊,我们在过去没有发现,现在也没有发现。’”

303 “尊师,天神之主帝释天对萨南童子梵天阐述世尊的此八如实特质。尊师,听完世尊的八如实特质后,萨南童子梵天因此更加欢喜、悦意、喜悦,生起欢喜。于是,尊师,萨南童子梵天将自身变得粗糙,化作五髻童子的形象出现在三十三天众天神前。其升到空中,在空旷的虚空中结跏趺而坐。尊师,恰似有力之人在铺好的座位上或平整的土地上结跏趺而坐,像这样,尊师,萨南童子梵天升到空中,在空旷的虚空中结跏趺而坐,对三十三天众天神说道:

五、高文达婆罗门

304 “‘诸位三十三天众天神,此如何思考?彼佛陀长时间作为大慧者。诸位,往昔,有位名叫帝萨帕提的国王和名叫高文达的祭祀婆罗门。帝萨帕提国王有位名叫黎奴的王子,高文达婆罗门有位名叫优提帕罗的青年婆罗门儿子。黎奴王子、优提帕罗青年婆罗门以及其他六位刹帝利是八位好友。

诸位,时间渐逝,高文达婆罗门去世。因为高文达婆罗门的去世,帝萨帕提国王悲伤哭泣:“诸位,我们将所有应做的事情都交由高文达婆罗门处理,我们具备、具足五欲,正在享乐之时,高文达婆罗门竟然去世。”

听闻此言,诸位,黎奴王子对帝萨帕提国王如下说道:“陛下,您无需为高文达婆罗门的去世而过度悲伤。陛下,高文达婆罗门有一位名叫优提帕罗的青年婆罗门儿子,比他的父亲更加聪明,比他的父亲更加胜任。他的父亲所教导的道理,彼优提帕罗青年婆罗门也可以教导。”

“孩子,果真如此?”

“的确如此,陛下。”’

六、摩诃高文达

305 ‘诸位,于是,帝萨帕提国王对一个人命令道:“我的臣子,你去接近名叫优提帕罗的青年婆罗门。接近以后对优提帕罗青年婆罗门如下说道:‘愿尊敬的优提帕罗青年婆罗门幸福。帝萨帕提国王召见优提帕罗青年婆罗门。帝萨帕提国王想见优提帕罗青年婆罗门。’”

“遵命,陛下。”诸位,该人应答帝萨帕提国王以后,接近优提帕罗青年婆罗门。接近以后对优提帕罗青年婆罗门如下说道:“愿尊敬的优提帕罗青年婆罗门幸福。帝萨帕提国王召见优提帕罗青年婆罗门。帝萨帕提国王想见优提帕罗青年婆罗门。”

“好,朋友。”诸位,优提帕罗青年婆罗门应答该人以后接近帝萨帕提国王,接近以后向帝萨帕提国王问候,互致值得记忆的欢喜语言以后坐于一旁。

诸位,帝萨帕提国王对坐于一旁的优提帕罗青年婆罗门如下说道:“请尊敬的优提帕罗教导我们,尊敬的优提帕罗不要放弃对我们的教导。我让你就任父亲的职位,以高文达位进行灌顶。”

“遵命,陛下。”于是,诸位,彼优提帕罗青年婆罗门应诺帝萨帕提国王。诸位,帝萨帕提国王以高文达位灌顶优提帕罗青年婆罗门,让其就任父亲的职位。以高文达位灌顶后的优提帕罗青年婆罗门就任其父亲的职位,其父亲所教导的道理,其也教导。其父亲不教导的道理,其也不教导。其父亲所从事的事业,其也从事。其父亲不从事的事业,其也不从事。因此,对于他,人们如下说道:“的确就是高文达婆罗门。的确就是摩诃高文达婆罗门。”诸位,通过这样的方式,产生了优提帕罗青年婆罗门就是高文达、摩诃高文达的称呼。’

七、分割王国

306 ‘诸位,摩诃高文达婆罗门靠近彼六位刹帝利,靠近以后对彼六位刹帝利如下说道:“朋友,帝萨帕提国王年老、耆宿、高龄、人到晚年、已经衰老。朋友,究竟谁知道寿命有多长?然而存在这样的道理,即帝萨帕提国王去世时,王位维护者将于王位给黎奴王子灌顶。朋友,你们去靠近黎奴王子,靠近以后对黎奴王子如下说道:‘殿下,我们是黎奴的所爱、所亲、无有违逆的朋友。殿下的欢喜,其就是我们的欢喜,殿下的痛苦,其就是我们的痛苦。殿下,帝萨帕提国王年老、耆宿、高龄、人到晚年、已经衰老。殿下,究竟谁知道寿命有多长?然而存在这样的道理,即帝萨帕提国王去世时,王位维护者将于王位给黎奴灌顶。如果殿下获得王国,请把王国分割给我们。’”

“遵命,尊者。”彼六位刹帝利应答摩诃高文达婆罗门以后靠近黎奴王子,靠近以后对黎奴王子如下说道:“殿下,我们是黎奴的所爱、所亲、无有违逆的朋友。殿下的欢喜,其就是我们的欢喜,殿下的痛苦,其就是我们的痛苦。殿下,帝萨帕提国王年老、耆宿、高龄、人到晚年、已经衰老。殿下,究竟谁知道寿命有多长?然而存在这样的道理,即帝萨帕提国王去世时,王位维护者将于王位给黎奴灌顶。如果殿下获得王国,请把王国分割给我们。”

“朋友,在我的领土上还有其他什么人拥有安乐?朋友,如果我获得王国,我将分割给你们。”’

307 ‘诸位,不久,帝萨帕提国王去世。帝萨帕提国王去世后,王位维护者于王位给黎奴王子灌顶。灌顶后的黎奴于王位具备、具足五欲而享乐。于是,诸位,摩诃高文达婆罗门靠近彼六位刹帝利,靠近以后对彼六位刹帝利如下说道:“朋友,帝萨帕提国王已去世。灌顶的黎奴于王位具备、具足五欲而享乐。然而,朋友,究竟谁知道陶醉的欲望?朋友,你们去靠近黎奴国王,靠近以后对黎奴国王如下说道:‘陛下,帝萨帕提国王已去世。黎奴于王位获得灌顶。陛下可否记得那句话?’”’

308 ‘“遵命,尊者。”彼六位刹帝利应答摩诃高文达婆罗门以后靠近黎奴国王,靠近以后对黎奴国王如下说道:“陛下,帝萨帕提国王已去世。黎奴于王位获得灌顶。陛下可否记得那句话?”

“朋友,我记得那句话。可是,朋友,谁能够把此北方广袤、南方于车前平视的大地平等七分?”

“陛下,其他人谁可能?除了摩诃高文达婆罗门。”于是,诸位,黎奴国王对另外一个人说道:“我的臣子,你去接近摩诃高文达婆罗门。接近以后对摩诃高文达婆罗门如下说道:‘尊者,黎奴国王召见您。’”

“遵命,陛下。”该人应答黎奴国王以后接近摩诃高文达婆罗门。接近以后对摩诃高文达婆罗门如下说道:“尊者,黎奴国王召见您。”

“好,朋友。”诸位,摩诃高文达婆罗门回答该人以后靠近黎奴国王,靠近以后向黎奴国王问候,互致值得记忆的欢喜语言以后坐于一旁。诸位,黎奴国王对坐于一旁的摩诃高文达婆罗门如下说道:“尊敬的高文达,你去把此北方广袤、南方于车前平视的大地平等七分。”

“遵命,陛下。”摩诃高文达婆罗门应答黎奴国王以后,将此北方广袤、南方于车前平视的大地平等七分,所有都如于车前平视,而黎奴国王的国土在中间。’

309 迦陵迦国的捺多布罗城,

阿湿婆国的波达纳城;

阿波提国的摩西沙亚城,

苏尾罗国的劳鲁迦城。

鞞陀提国的弥提罗城,

鸯伽国建造的瞻波城;

迦尸国的波罗奈城,

这些均为高文达所建。

310 ‘诸位,彼六位刹帝利因为自己所获得的领地而满怀欣喜地思考:“我们之所欲、我们之所求、我们之渴望、我们之祈求,我们都已经获得。”

萨塔布和梵达塔,维舍布和巴拉陀;

黎奴和二达塔拉托,此七人拥有国土。’

第一诵分完

八、名声生起

311 ‘诸位,于是,彼六位刹帝利接近摩诃高文达婆罗门。接近以后对摩诃高文达婆罗门如下说道:“尊敬的高文达是黎奴的所爱、所亲、无有违逆的朋友。像这样,尊敬的高文达也是我们的所爱、所亲、无有违逆的朋友。请尊敬的高文达教导我们。尊敬的高文达不要放弃对我们的教导。”

“遵命,诸位。”摩诃高文达婆罗门应诺彼六位刹帝利。于是,诸位,摩诃高文达婆罗门在七个灌顶国王的王国里对他们进行教导,向七位大婆罗门和七百位净行者教授圣典。’

312 ‘诸位,不久,对于摩诃高文达婆罗门生起如下赞誉:“摩诃高文达婆罗门能够看见梵天。摩诃高文达婆罗门能够与梵天交谈、共语、密谈。”于是,诸位,摩诃高文达婆罗门如下思考:“对于我生起如下赞誉:‘摩诃高文达婆罗门能够看见梵天。摩诃高文达婆罗门能够与梵天交谈、共语、密谈。’然而,我不能看见梵天。我不能与梵天交谈、我不能与梵天共语、我不能与梵天密谈。我从年老、耆宿、老师的老师的婆罗门那里听到:‘雨季的四个月里禅坐,修悲禅,该人则能看见梵天,与梵天交谈、共语、密谈。’那么,我在雨季的四个月里禅坐,修悲禅如何?”’

313 ‘于是,诸位,摩诃高文达婆罗门靠近黎奴国王,靠近以后对黎奴国王如下说道:“陛下,对于我生起如下赞誉:‘摩诃高文达婆罗门能够看见梵天。摩诃高文达婆罗门能够与梵天交谈、共语、密谈。’然而,陛下,我不能看见梵天。我不能与梵天交谈、我不能与梵天共语、我不能与梵天密谈。我从年老、耆宿、老师的老师的婆罗门那里听到:‘雨季的四个月里禅坐,修悲禅,该人则能看见梵天,与梵天交谈、共语、密谈。’因此,陛下,我要在雨季的四个月里禅坐,修悲禅。任何人不可以靠近,除了一个人供养食物。”

“请尊敬的高文达安排时间。”’

314 ‘于是,诸位,摩诃高文达婆罗门靠近彼六位刹帝利,靠近以后对彼六位刹帝利如下说道:“诸位,对于我生起如下赞誉:‘摩诃高文达婆罗门能够看见梵天。摩诃高文达婆罗门能够与梵天交谈、共语、密谈。’然而,诸位,我不能看见梵天。我不能与梵天交谈、我不能与梵天共语、我不能与梵天密谈。我从年老、耆宿、老师的老师的婆罗门那里听到:‘雨季的四个月里禅坐,修悲禅,该人则能看见梵天,与梵天交谈、共语、密谈。’因此,诸位,我要在雨季的四个月里禅坐,修悲禅。任何人不可以靠近,除了一个人供养食物。”

“请尊敬的高文达安排时间。”’

315 ‘于是,诸位,摩诃高文达婆罗门靠近七位大婆罗门和七百位净行者,靠近以后对彼七位大婆罗门和七百位净行者如下说道:“诸位,对于我生起如下赞誉:‘摩诃高文达婆罗门能够看见梵天。摩诃高文达婆罗门能够与梵天交谈、共语、密谈。’然而,诸位,我不能看见梵天。我不能与梵天交谈、我不能与梵天共语、我不能与梵天密谈。我从年老、耆宿、老师的老师的婆罗门那里听到:‘雨季的四个月里禅坐,修悲禅,该人则能看见梵天,与梵天交谈、共语、密谈。’因此,诸位,你们要按照所闻、所学详细诵读圣典,相互之间诵读圣典。我要在雨季的四个月里禅坐,修悲禅。任何人不可以靠近,除了一个人供养食物。”

“请尊敬的高文达安排时间。”

316 ‘于是,诸位,摩诃高文达婆罗门靠近四十位地位平等的夫人,靠近以后对彼四十位地位平等的夫人如下说道:“诸位,对于我生起如下赞誉:‘摩诃高文达婆罗门能够看见梵天。摩诃高文达婆罗门能够与梵天交谈、共语、密谈。’然而,诸位,我不能看见梵天。我不能与梵天交谈、我不能与梵天共语、我不能与梵天密谈。我从年老、耆宿、老师的老师的婆罗门那里听到:‘雨季的四个月里禅坐,修悲禅,该人则能看见梵天,与梵天交谈、共语、密谈。’因此,诸位,我要在雨季的四个月里禅坐,修悲禅。任何人不可以靠近,除了一个人供养食物。”

“请尊敬的高文达安排时间。”’

317 ‘于是,诸位,摩诃高文达婆罗门让人在城市的东方修建新的房舍,在雨季的四个月里禅坐,修悲禅,除了一个人供养食物,没有其他人靠近。诸位,四个月过去,摩诃高文达婆罗门生起失望、生起恐惧:“我从年老、耆宿、老师的老师的婆罗门那里听到:‘雨季的四个月里禅坐,修悲禅,该人则能看见梵天,与梵天交谈、与梵天共语、与梵天密谈。’然而,我没有看见梵天。我没有与梵天交谈。我没有与梵天共语。我没有与梵天密谈。”’

九、与梵天交谈

318 ‘诸位,萨南童子梵天以心了知摩诃高文达婆罗门内心全部的思维,恰似一个有力之人伸直弯曲的手臂、弯曲伸直的手臂,像这样,从梵天界消失,出现在摩诃高文达婆罗门的面前。诸位,摩诃高文达婆罗门看到以前未曾见过的姿容,生起恐惧,生起畏惧,身毛竖立。诸位,恐惧、畏惧、身毛竖立的摩诃高文达婆罗门以诗偈向萨南童子梵天询问:

“容貌光芒吉瑞,你究竟是何人?

不知者询问你,我如何知道你。”

“我为萨南童子,梵天界之永恒;

诸天神皆知我,高文达如此知。”

“我们皆为梵天,提供坐具净水;

为尊者供美食,于供养问尊者。”

“接受此类供养,如高文达所说;

可为现世利益,亦为来世利益;

机会已经提供,究竟想要什么?”’

319 ‘诸位,摩诃高文达婆罗门如下思考:“实际上萨南童子梵天已经提供了机会。我应该问萨南童子梵天现世利益还是来世利益?”于是,诸位,摩诃高文达婆罗门心里如下思考:“我已了解现世利益,其他人也向我询问现世利益。我向萨南童子梵天询问来世利益如何?”于是,诸位,摩诃高文达婆罗门以诗偈向萨南童子梵天询问:

“我问萨南童子梵天,疑惑者问不疑惑者;

立于何处依何而学,人可获梵天界不死。”

“婆罗门于人弃我执,专门修习者专注悲,

立于此处依此而学,没有臭气作远离者,

远离淫秽谨慎身行,人可获梵天界不死。”

320 “我理解尊者的‘弃我执’。在此,某人舍弃或多或少的财产,舍弃或多或少的亲戚,剃除须发、披上僧衣而舍家出家。我理解尊者所说的‘弃我执’。我理解尊者的‘专门修习者’。在此,某人亲近阿兰若处、树下、山岳、溪谷、洞窟、冢间、丛林、野外、草堆等寂静的坐卧处。我理解尊者所说的‘专门修习者’。我理解尊者的专注悲’。在此,某人以慈俱丘心遍满一个方向而住,同样,第二个方向、第三个方向、第四个方向亦遍满而住。像这样,于上下四维,于一切处,把一切作为自己,对于包含一切的世界,以广大、巨大、无量、无怨恨、无嗔恚的慈俱在之心遍满而住。我理解尊者所说的‘专注悲’。然而,我不理解尊者所说的‘臭气’。

梵天请讲人中何为臭气,贤者请将其告诉无知者;

人们打开覆盖放出恶气,梵天界关闭而恶趣打开。”

“愤怒妄语欺骗欺诈,吝啬骄慢以及嫉妒;

欲求贪求伤害他人,贪婪嗔恚傲慢愚痴;

此为无臭气的反面,关闭梵界打开恶趣。”

“我理解了尊者所说的‘臭气’。这些对于住在家里的人来说很难抑制。尊者,我要舍家出家。”

“尊敬的高文达,现在你可以安排时间。”’

十、告知黎奴国王

321 ‘诸位,于是,摩诃高文达婆罗门靠近黎奴国王,靠近以后对黎奴国王如下说道:“现在请陛下另觅教导陛下国家的祭祀官。陛下,我要舍家出家。我听闻梵天所说的臭气,其对于住在家里的人来说很难抑制。所以,陛下,我要舍家出家。”

“我与国王商议,黎奴乃一国之主;

您以王权而知,我不乐于祭祀官。”

“若你因欲乐不足,我将令你满足;

我防止你被杀害,我是国土将军;

你是父亲我是子,高文达勿弃我。”

“欲乐无有不足,亦无有杀害我者;

听闻非人所言,故我不乐住于家。”

“非人为何模样?对你说了什么?

闻后舍弃我们,舍弃整个家庭。”

“以前我行布萨,有人为我供养;

遍布草叶树叶,点燃火焰升腾。

梵天现于我前,梵天界的永恒;

解答我之提问,闻后不欲在家。”

“我相信尊者所言,相信高文达所讲;

听闻非人所言后,以何方式令转变。

我们随顺尊者你,高文达是我之师;

恰似摩尼毗琉璃,无垢离垢又清净;

我将如此清净行,在高文达教导下。”

“如果尊者高文达舍家出家,那么我也舍家出家。你的去处,其就是我的去处。”’

十一、告知六刹帝利

322 ‘诸位,于是,摩诃高文达婆罗门靠近六位刹帝利,靠近以后对六位刹帝利如下说道:“现在请另觅祭祀官教导尊者的国家。诸位,我要舍家出家。我听闻梵天所说的臭气,其对于住在家里的人来说很难抑制。所以,诸位,我要舍家出家。”

于是,诸位,彼六位刹帝利退到一旁如下共议:“这些所谓的婆罗门就是贪爱财物。我们让摩诃高文达婆罗门获得财物如何?”于是,彼等靠近摩诃高文达婆罗门如下说道:“尊者,此七个王国里有很多财产,尊者想拿走多少就拿走多少。”

“诸位,我也因为尊者而拥有这些巨大财产,我将把其全部舍弃,舍家出家。因为我听闻梵天所说的臭气,其对于住在家里的人来说很难抑制。所以,诸位,我要舍家出家。”

于是,诸位,彼六位刹帝利退到一旁如下共议:“这些所谓的婆罗门就是贪爱女性。我们让摩诃高文达婆罗门获得女性如何?”于是,彼等靠近摩诃高文达婆罗门如下说道:“尊者,此七个王国里有很多女性,尊者想拥有多少就拥有多少。”

“诸位,我也拥有四十位地位平等的夫人,我将把其全部舍弃,舍家出家。因为我听闻梵天所说的臭气,其对于住在家里的人来说很难抑制。所以,诸位,我要舍家出家。”

323 “如果高文达尊者要舍家出家,那么,我们也舍家出家。你的去处,其就是我们的去处。”

“你们若舍弃诸欲,凡俗之人所执著;

那么精进并坚固,成为忍耐等持者。

只有此路才正确,只有此路才无上;

善法为善人共守,为了生于梵天界。”

“那么,请高文达尊者等七年。七年过后我们也舍家出家。你的去处,其就是我们的去处。”

“诸位,七年太长,尊者,我不能等七年。诸位,谁又知道生命?来世当至,贤者应思量,应行善,应行梵行,没有不死的生命。因为我听闻梵天所说的臭气,其对于住在家里的人来说很难抑制。所以,诸位,我要舍家出家。”

“那么,请高文达尊者等六年。六年过后我们也舍家出家。你的去处,其就是我们的去处。”

“诸位,六年太长,尊者,我不能等六年。诸位,谁又知道生命?来世当至,贤者应思量,应行善,应行梵行,没有不死的生命。因为我听闻梵天所说的臭气,其对于住在家里的人来说很难抑制。所以,诸位,我要舍家出家。”

“那么,请高文达尊者等五年。五年过后我们也舍家出家。你的去处,其就是我们的去处。”

“诸位,五年太长,尊者,我不能等五年。诸位,谁又知道生命?来世当至,贤者应思量,应行善,应行梵行,没有不死的生命。因为我听闻梵天所说的臭气,其对于住在家里的人来说很难抑制。所以,诸位,我要舍家出家。”

“那么,请高文达尊者等四年。四年过后我们也舍家出家。你的去处,其就是我们的去处。”

“诸位,四年太长,尊者,我不能等四年。诸位,谁又知道生命?来世当至,贤者应思量,应行善,应行梵行,没有不死的生命。因为我听闻梵天所说的臭气,其对于住在家里的人来说很难抑制。所以,诸位,我要舍家出家。”

“那么,请高文达尊者等三年。三年过后我们也舍家出家。你的去处,其就是我们的去处。”

“诸位,三年太长,尊者,我不能等三年。诸位,谁又知道生命?来世当至,贤者应思量,应行善,应行梵行,没有不死的生命。因为我听闻梵天所说的臭气,其对于住在家里的人来说很难抑制。所以,诸位,我要舍家出家。”

“那么,请高文达尊者等二年。二年过后我们也舍家出家。你的去处,其就是我们的去处。”

“诸位,二年太长,尊者,我不能等二年。诸位,谁又知道生命?来世当至,贤者应思量,应行善,应行梵行,没有不死的生命。因为我听闻梵天所说的臭气,其对于住在家里的人来说很难抑制。所以,诸位,我要舍家出家。”

“那么,请高文达尊者等一年。一年过后我们也舍家出家。你的去处,其就是我们的去处。”

“诸位,一年太长,尊者,我不能等一年。诸位,谁又知道生命?来世当至,贤者应思量,应行善,应行梵行,没有不死的生命。因为我听闻梵天所说的臭气,其对于住在家里的人来说很难抑制。所以,诸位,我要舍家出家。”

“那么,请高文达尊者等七个月。七个月过后我们也舍家出家。你的去处,其就是我们的去处。”

“诸位,七个月太长,尊者,我不能等七个月。诸位,谁又知道生命?来世当至,贤者应思量,应行善,应行梵行,没有不死的生命。因为我听闻梵天所说的臭气,其对于住在家里的人来说很难抑制。所以,诸位,我要舍家出家。”

“那么,请高文达尊者等六个月。六个月过后我们也舍家出家。你的去处,其就是我们的去处。”

“诸位,六个月太长,尊者,我不能等六个月。诸位,谁又知道生命?来世当至,贤者应思量,应行善,应行梵行,没有不死的生命。因为我听闻梵天所说的臭气,其对于住在家里的人来说很难抑制。所以,诸位,我要舍家出家。”

“那么,请高文达尊者等五个月。五个月过后我们也舍家出家。你的去处,其就是我们的去处。”

“诸位,五个月太长,尊者,我不能等五个月。诸位,谁又知道生命?来世当至,贤者应思量,应行善,应行梵行,没有不死的生命。因为我听闻梵天所说的臭气,其对于住在家里的人来说很难抑制。所以,诸位,我要舍家出家。”

“那么,请高文达尊者等四个月。四个月过后我们也舍家出家。你的去处,其就是我们的去处。”

“诸位,四个月太长,尊者,我不能等四个月。诸位,谁又知道生命?来世当至,贤者应思量,应行善,应行梵行,没有不死的生命。因为我听闻梵天所说的臭气,其对于住在家里的人来说很难抑制。所以,诸位,我要舍家出家。”

“那么,请高文达尊者等三个月。三个月过后我们也舍家出家。你的去处,其就是我们的去处。”

“诸位,三个月太长,尊者,我不能等三个月。诸位,谁又知道生命?来世当至,贤者应思量,应行善,应行梵行,没有不死的生命。因为我听闻梵天所说的臭气,其对于住在家里的人来说很难抑制。所以,诸位,我要舍家出家。”

“那么,请高文达尊者等二个月。二个月过后我们也舍家出家。你的去处,其就是我们的去处。”

“诸位,二个月太长,尊者,我不能等二个月。诸位,谁又知道生命?来世当至,贤者应思量,应行善,应行梵行,没有不死的生命。因为我听闻梵天所说的臭气,其对于住在家里的人来说很难抑制。所以,诸位,我要舍家出家。”

“那么,请高文达尊者等一个月。一个月过后我们也舍家出家。你的去处,其就是我们的去处。”

“诸位,一个月太长,尊者,我不能等一个月。诸位,谁又知道生命?来世当至,贤者应思量,应行善,应行梵行,没有不死的生命。因为我听闻梵天所说的臭气,其对于住在家里的人来说很难抑制。所以,诸位,我要舍家出家。”

“那么,请高文达尊者等半个月。半个月过后我们也舍家出家。你的去处,其就是我们的去处。”

“诸位,半个月太长,尊者,我不能等半个月。诸位,谁又知道生命?来世当至,贤者应思量,应行善,应行梵行,没有不死的生命。因为我听闻梵天所说的臭气,其对于住在家里的人来说很难抑制。所以,诸位,我要舍家出家。”

“那么,请高文达尊者等七天。七天过后我们也舍家出家。我们将王权传授给子女,七天以后我们也舍家出家。你的去处,其就是我们的去处。”

“诸位,七天不长。我等诸位七天。”’

十二、告知婆罗门大众

324 ‘于是,诸位,摩诃高文达婆罗门靠近七位大婆罗门和七百位净行者,靠近以后对彼七位大婆罗门和七百位净行者如下说道:“现在,你们找寻其他教授圣典的尊者学习。诸位,我要舍家出家。我听闻梵天所说的臭气,其对于住在家里的人来说很难抑制。所以,诸位,我要舍家出家。”

“高文达尊者不要舍家出家。尊者,出家利小益少,婆罗门利大益多。”

“诸尊者不要那样说:‘出家利小益少,婆罗门利大益多。’诸位,其他还有谁有我这样的大利多益?诸位,因为我才是王中的王、婆罗门的梵天、居家者的天神。然而,我将把其全部舍弃,舍家出家。因为我听闻梵天所说的臭气,其对于住在家里的人来说很难抑制。所以,诸位,我要舍家出家。”

“如果高文达尊者要舍家出家,那么,我们也舍家出家。你的去处,其就是我们的去处。”’

十三、告知诸夫人

325 ‘于是,诸位,摩诃高文达婆罗门靠近四十位地位平等的夫人,靠近以后对四十位地位平等的夫人如下说道:“诸位如果愿意,可以去自己的亲戚家或寻求其他夫君。诸位,我要舍家出家。我听闻梵天所说的臭气,其对于住在家里的人来说很难抑制。所以,诸位,我要舍家出家。”

“您才是我们渴望的亲戚,您才是我们渴望的夫君。如果高文达尊者要舍家出家,那么,我们也舍家出家。你的去处,其就是我们的去处。”’

十四、摩诃高文达出家

326 ‘诸位,于是,摩诃高文达婆罗门于七天之后剃除须发、披上僧衣而舍家出家。在摩诃高文达婆罗门出家后,七位灌顶刹帝利王、七位大婆罗门和七百位净行者、四十位地位平等的夫人、数千刹帝利、数千婆罗门、数千居家者、数千女官出身的女性也剃除须发、披上僧衣,跟随摩诃高文达婆罗门舍家出家。诸位,于是,摩诃高文达婆罗门在这些人的拥护下游化于村庄、城镇、都城。诸位,当时,摩诃高文达婆罗门接近村庄或城镇,于是,就会成为王中的王、婆罗门的梵天、居家者的天神。当时人们打喷嚏或被绊时,他们就会如下说道:“南无摩诃高文达婆罗门。南无七祭祀官。”’

327 ‘诸位,摩诃高文达婆罗门以慈俱在之心遍满一个方向而住,同样,第二个方向、第三个方向、第四个方向亦遍满而住。像这样,于上下四维,于一切处,把一切作为自己,对于包含一切的世界,以广大、巨大、无量、无怨恨、无嗔恚的慈俱在之心遍满而住。

以悲俱在之心遍满一个方向而住,同样,第二个方向、第三个方向、第四个方向亦遍满而住。像这样,于上下四维,于一切处,把一切作为自己,对于包含一切的世界,以广大、巨大、无量、无怨恨、无嗔恚的悲俱在之心遍满而住。

以喜俱在之心遍满一个方向而住,同样,第二个方向、第三个方向、第四个方向亦遍满而住。像这样,于上下四维,于一切处,把一切作为自己,对于包含一切的世界,以广大、巨大、无量、无怨恨、无嗔恚的喜俱在之心遍满而住。

以舍俱在之心遍满一个方向而住,同样,第二个方向、第三个方向、第四个方向亦遍满而住。像这样,于上下四维,于一切处,把一切作为自己,对于包含一切的世界,以广大、巨大、无量、无怨恨、无嗔恚的舍俱在之心遍满而住。亦为众弟子昭示了梵天界共住的道路。’

328 ‘诸位,当时,对于摩诃高文达婆罗门的全部教导完全理解的诸弟子,其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善趣的梵天界。对于全部教导没有完全理解者,其身体坏灭,死后,一部分人再生,与他化自在天的天神共住;一部分人再生,与乐化天的天神共住;一部分人再生,与兜率天的天神共住;一部分人再生,与耶摩天的天神共住;一部分人再生,与三十三天众天神共住;一部分人再生,与四大天王的天神共住。最低劣的完成身体舍弃者,其全部完成乾达婆身。像这样,诸位,对于所有善人家的子弟,出家不会落空,不是徒劳,是有结果,是有收获。’”

329 “世尊记得此事吗?”

“潘察士卡,我记得。我就是当时的摩诃高文达婆罗门。我向那些弟子昭示了梵天界共住的道路。然而,潘察士卡,那时的我转起的梵行不是为了厌离、不是为了远离、不是为了灭尽、不是为了寂止、不是为了觉悟、不是为了正觉、不是为了涅槃,仅仅是为了梵天界。

潘察士卡,此时的我转起的梵行就是为了厌离、为了远离、为了灭尽、为了寂止、为了觉悟、为了正觉、为了涅槃。潘察士卡,那么,为了厌离、为了远离、为了灭尽、为了寂止、为了觉悟、为了正觉、为了涅槃的此梵行是什么?其就是八正道,即正见、正思、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潘察士卡,在此,为了厌离、为了远离、为了灭尽、为了寂止、为了觉悟、为了正觉、为了涅槃而转起此梵行。”

330 “潘察士卡,对于全部教导完全理解的我的诸弟子,其由于烦恼的灭尽,成为无漏者、心解脱者、慧解脱者,于现世自我了知、现证、成就而住。对于全部教导没有完全理解者,其因五下分束缚灭尽,是化生者,在那里般涅槃,从那个世界不再返还。对于全部教导没有完全理解者,一部分人因三束缚灭尽,贪嗔痴稀薄,是一来者,仅一次返回此世界而完结苦。对于全部教导没有完全理解者,一部分人因三束缚灭尽,是预流者,是法的不退转者,是决定者,通往三菩提。像这样,潘察士卡,对于所有善人家的子弟,出家不会落空,不是徒劳,是有结果,是有收获。”

此为佛陀所说。音乐天子潘察士卡内心喜悦,欢喜、感谢佛陀所说,顶礼佛陀后,右转消失。

(摩诃高文达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