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第三经 大般涅槃经(Mahaparinibbanasuttam)

内容简介

《大般涅槃经》为巴利经藏长部摩诃篇的第三部经。

本经的开始,佛陀住在王舍城附近的灵鹫山。摩揭陀国王韦提希妃之子阿阇世想要攻打跋耆国,便派遣大臣瓦萨卡罗婆罗门前去征询佛陀的意见。佛陀通过与尊者阿难陀之间的对话,阐述了令国家繁荣的七不衰退法,令摩揭陀国王韦提希妃之子阿阇世打消攻打跋耆国的念头。佛陀进而对比丘僧众开示了比丘僧团不衰退的法门。

在那提迦村,尊者阿难陀询问某些过世者的来世,佛陀为此阐述了法镜法门,依此法镜,比丘可以对自己的修行程度加以定位。在安婆波利林,佛陀开示了四念处法,并接受了妓女安婆波利的供斋,体现了佛陀的无上慈悲与平等心。

在毗舍离的遮波罗塔院,佛陀虽然三次向尊者阿难陀作粗略暗示,然而,尊者阿难陀却没有领会。于是,在魔罗的请求下,佛陀宣布三个月以后般涅槃。此时,大地震动。佛陀开示了大地震动的因和缘。

在波婆城,佛陀接受了锻造工之子周那的供斋,斋后罹患赤血痢疾。在通往拘尸那罗的途中,经过佛陀的教示,阿罗罗·卡罗麻的弟子末罗族子弟普库萨舍弃对阿罗罗·卡罗麻的信仰,皈依佛陀,并将自己上等的绢布供养给佛陀和尊者阿难陀。

为了锻造工之子周那的利益,佛陀明确指出有两大尤为殊胜的供斋,一个是如来受用以后现觉证无上正等觉的供斋,一个是如来受用以后进入无余依般涅槃的供斋。佛陀还慈悲彰显了侍者阿难陀尊者的功德。

本经中佛陀多次阐述了戒定慧解脱之法,指出值得建塔之人、佛陀遗体的供养方式。本经中详细描述了佛陀进入般涅槃的过程。本经的最后详细叙述了佛舍利的八分和供养。

本经既是佛陀教理的完整展示,也是佛陀之旅的详细传记。

131 如是我闻。

一次,佛陀住在王舍城附近的灵鹫山。此时,摩揭陀国王韦提希妃之子阿阇世想要攻打跋耆国。他如下声称:“我要灭掉跋耆人如此大神力、如此大威力的跋耆国,灭绝跋耆人,给跋耆人带去不幸和灾难。”

132 于是,摩揭陀国王韦提希妃之子阿阇世对摩揭陀国大臣瓦萨卡罗婆罗门说道:“婆罗门,你前往佛陀那里,到了以后以我之言用头顶礼佛陀双足,问候佛陀是否少病少恼、身体轻快、强健有力、安稳而居:‘尊师,摩揭陀国王韦提希妃之子阿阇世用头顶礼佛陀双足,问候佛陀是否少病少恼、身体轻快、强健有力、安稳而居。’再如下说:‘尊师,摩揭陀国王韦提希妃之子阿阇世想要攻打跋耆国。他如下声称:“我要灭掉跋耆人如此大神力、如此大威力的跋耆国,灭绝跋耆人,给跋耆人带去不幸和灾难。”’你要仔细聆听佛陀的解答,你要充分理解,然后将其告诉我。因为佛陀不讲虚言。”

一、瓦萨卡罗婆罗门

133 “遵命,陛下。”摩揭陀国大臣瓦萨卡罗婆罗门应答摩揭陀国王韦提希妃之子阿阇世以后命人准备吉祥车乘,然后登上吉祥车乘,坐着吉祥车乘离开王舍城,向灵鹫山进发。在车乘可以通行的地方,则乘车前行,之后下车步行接近佛陀所在的地方,到达以后向佛陀问候,互致值得记忆的欢喜语言以后坐于一旁。坐于一旁的摩揭陀国大臣瓦萨卡罗婆罗门对佛陀如下说道:“乔达摩尊者,摩揭陀国王韦提希妃之子阿阇世用头顶礼佛陀双足,问候佛陀是否少病少恼、身体轻快、强健有力、安稳而居。乔达摩尊者,摩揭陀国王韦提希妃之子阿阇世想要攻打跋耆国。他如下声称:‘我要灭掉跋耆人如此大神力、如此大威力的跋耆国,灭绝跋耆人,给跋耆人带去不幸和灾难。’”

二、王者的不衰退法

134 此时,尊者阿难陀正站在佛陀的身后为佛陀执扇。佛陀向尊者阿难陀询问道:“阿难陀,你可听说过‘跋耆人经常开会,大众集会’?”

“尊师,我听说过“跋耆人经常开会,大众集会。”

“阿难陀,只要跋耆人经常开会,大众集会,那么,阿难陀,对于跋耆人只可期待其繁荣,而不是衰退。”

“阿难陀,你可听说过‘跋耆人一起集合,一起断舍,一起做应做之事’?”

“尊师,我听说过‘跋耆人一起集合,一起断舍,一起做应做之事。’”

“阿难陀,只要跋耆人一起集合,一起断舍,一起做应做之事,那么,阿难陀,对于跋耆人只可期待其繁荣,而不是衰退。”

“阿难陀,你可听说过‘跋耆人不制定未制定,不断除已制定,遵照古人制定的跋耆法而行’?”

“尊师,我听说过‘跋耆人不制定未制定,不断除已制定,遵照古人制定的跋耆法而行。’”

“阿难陀,只要跋耆人不制定未制定,不断除已制定,遵照古人制定的跋耆法而行,那么,阿难陀,对于跋耆人只可期待其繁荣,而不是衰退。”

“阿难陀,你可听说过‘对于那些跋耆人的长者,跋耆人尊敬、尊重、孝敬、赡养他们,听闻他们所说并加以思考’?”

“尊师,我听说过‘对于那些跋耆人的长者,跋耆人尊敬、尊重、孝敬、赡养他们,听闻他们所说并加以思考。’”

“阿难陀,只要对于那些跋耆人的长者,跋耆人尊敬、尊重、孝敬、赡养他们,听闻他们所说并加以思考,那么,阿难陀,对于跋耆人只可期待其繁荣,而不是衰退。”

“阿难陀,你可听说过‘跋耆人的良家妇女、少女,她们的居住没有受到强迫’?”

“尊师,我听说过‘跋耆人的良家妇女、少女,她们的居住没有受到强迫。’”

“阿难陀,只要跋耆人的良家妇女、少女,她们的居住没有受到强迫,那么,阿难陀,对于跋耆人只可期待其繁荣,而不是衰退。”

“阿难陀,你可听说过‘跋耆人尊敬、尊重、恭敬、供养跋耆人的内外跋耆庙宇,对它们如法地供奉着过去所供、过去所奉的供品,没有舍弃’?”

“尊师,我听说过‘跋耆人尊敬、尊重、恭敬、供养跋耆人的内外跋耆庙宇,对它们如法地供奉着过去所供、过去所奉的供品,没有舍弃。’”

“阿难陀,只要跋耆人尊敬、尊重、恭敬、供养跋耆人的内外跋耆庙宇,对它们如法地供奉着过去所供、过去所奉的供品,没有舍弃,那么,阿难陀,对于跋耆人只可期待其繁荣,而不是衰退。”

“阿难陀,你可听说过‘跋耆人如法地守护、遮护阿罗汉,让尚未到来的阿罗汉来到领地,让已经到来的阿罗汉安住在领地’?”

“尊师,我听说过‘跋耆人如法地守护、遮护阿罗汉,让尚未到来的阿罗汉来到领地,让已经到来的阿罗汉安住在领地。’”

“阿难陀,只要跋耆人如法地守护、遮护阿罗汉,让尚未到来的阿罗汉来到领地,让已经到来的阿罗汉安住在领地,那么,阿难陀,对于跋耆人只可期待其繁荣,而不是衰退。”

135 于是,佛陀对摩揭陀国大臣瓦萨卡罗婆罗门说道:“婆罗门,一次,我住在毗舍离附近的萨罗达达塔院。在那里,我向跋耆人讲述了此七种不衰退法。婆罗门,只要此七种不衰退法存在于跋耆国,只要跋耆人处于此七种不衰退法之下,那么,婆罗门,对于跋耆人只可期待其繁荣,而不是衰退。”

听闻此言,摩揭陀国大臣瓦萨卡罗婆罗门对佛陀如下说道:“乔达摩尊者,只要具足七种不衰退法中的任何一种,对于跋耆人只可期待其繁荣,而不是衰退,更何况不应该对跋耆人发起战争,除非和谈,除非离间。乔达摩尊者,我们现在要告辞,我们还有应做之事。”

“婆罗门,请随意。”

摩揭陀国大臣瓦萨卡罗婆罗门欢喜、随喜佛陀所说,然后从座位站起离开。

三、比丘的不衰退法

136 在摩揭陀国大臣瓦萨卡罗婆罗门离开以后不久,佛陀对尊者阿难陀说道:“阿难陀,你去,把王舍城附近居住的彼比丘众全部召集到讲堂。”

“遵命,尊师。”尊者阿难陀应诺佛陀,然后,把王舍城附近居住的彼比丘众全部召集到讲堂。然后,接近佛陀所在的地方,接近以后顶礼佛陀,立于一旁。立于一旁的尊者阿难陀对佛陀如下说道:“尊师,比丘僧众已经集合。尊师,请世尊安排时间。”

于是,佛陀从坐具上站起,向讲堂走去。走到以后坐在备好的坐具上。坐下以后,佛陀对比丘众说道:“诸比丘,我为你们说七种不衰退法,你们仔细听,充分作意。我来说。”

“遵命,尊师。”彼比丘众应诺佛陀。佛陀如下说道:

“诸比丘,只要比丘众经常开会,大众集会,那么,诸比丘,对于比丘众只可期待其繁荣,而不是衰退。

诸比丘,只要比丘众一起集合,一起断舍,一起做应该做的事,那么,诸比丘,对于比丘众只可期待其繁荣,而不是衰退。

诸比丘,只要比丘众不制定未制定,不断除已制定,遵照已制定的学处而行,那么,诸比丘,对于比丘众只可期待其繁荣,而不是衰退。

诸比丘,只要对于那些长老、耆宿、出家已久、僧团之父、僧团指导者的比丘,比丘众尊敬、尊重、孝敬、赡养他们,听闻他们所说并加以思考,那么,诸比丘,对于比丘众只可期待其繁荣,而不是衰退。

诸比丘,只要比丘众不是为了生起的、带来再生的贪欲而追逐权力,那么,诸比丘,对于比丘众只可期待其繁荣,而不是衰退。

诸比丘,只要比丘众是阿兰若坐卧处的向往者,那么,诸比丘,对于比丘众只可期待其繁荣,而不是衰退。

诸比丘,只要比丘众各自具念:‘尚未到来的善梵行同修者将前来,已经到来的善梵行同修者乐住’,那么,诸比丘,对于比丘众只可期待其繁荣,而不是衰退。

诸比丘,只要此七种不衰退法存在于比丘众中,只要比丘众处于此七种不衰退法之下,那么,诸比丘,对于比丘众只可期待其繁荣,而不是衰退。”

137 “诸比丘,此外,我再为你们说七种不衰退法,你们仔细听,充分作意。我来说。”

“遵命,尊师。”彼比丘众应诺佛陀。佛陀如下说道:

“诸比丘,只要比丘众不乐于行作,不欢喜行作,不沉溺于行作之乐,那么,诸比丘,对于比丘众只可期待其繁荣,而不是衰退。

诸比丘,只要比丘众不乐于谈话,不欢喜谈话,不沉溺于谈话之乐,那么,诸比丘,对于比丘众只可期待其繁荣,而不是衰退。

诸比丘,只要比丘众不乐于睡眠,不欢喜睡眠,不沉溺于睡眠之乐,那么,诸比丘,对于比丘众只可期待其繁荣,而不是衰退。

诸比丘,只要比丘众不乐于聚众,不欢喜聚众,不沉溺于聚众之乐,那么,诸比丘,对于比丘众只可期待其繁荣,而不是衰退。

诸比丘,只要比丘众不是恶欲者,不依附于邪欲势力,那么,诸比丘,对于比丘众只可期待其繁荣,而不是衰退。

诸比丘,只要比丘众不是恶友者,不是恶党者,不近恶友,那么,诸比丘,对于比丘众只可期待其繁荣,而不是衰退。

诸比丘,只要比丘众不停顿于低等程度的殊胜境地的获得,那么,诸比丘,对于比丘众只可期待其繁荣,而不是衰退。

诸比丘,只要此七种不衰退法存在于比丘众中,只要比丘众处于此七种不衰退法之下,那么,诸比丘,对于比丘众只可期待其繁荣,而不是衰退。”

138 “诸比丘,此外,我再为你们说七种不衰退法,你们仔细听,充分作意。我来说。”

“遵命,尊师。”彼比丘众应诺佛陀。佛陀如下说道:“诸比丘,只要比丘众有信仰,那么,诸比丘,对于比丘众只可期待其繁荣,而不是衰退。

诸比丘,只要比丘众有惭,那么,诸比丘,对于比丘众只可期待其繁荣,而不是衰退。

诸比丘,只要比丘众有愧,那么,诸比丘,对于比丘众只可期待其繁荣,而不是衰退。

诸比丘,只要比丘众多闻,那么,诸比丘,对于比丘众只可期待其繁荣,而不是衰退。

诸比丘,只要比丘众勤精进,那么,诸比丘,对于比丘众只可期待其繁荣,而不是衰退。

诸比丘,只要比丘众念现起,那么,诸比丘,对于比丘众只可期待其繁荣,而不是衰退。

诸比丘,只要比丘众有慧,那么,诸比丘,对于比丘众只可期待其繁荣,而不是衰退。

诸比丘,只要此七种不衰退法存在于比丘众中,只要比丘众处于此七种不衰退法之下,那么,诸比丘,对于比丘众只可期待其繁荣,而不是衰退。”

139 “诸比丘,此外,我再为你们说七种不衰退法,你们仔细听,充分作意。我来说。”

“遵命,尊师。”彼比丘众应诺佛陀。佛陀如下说道:

“诸比丘,只要比丘众修习念等觉支,那么,诸比丘,对于比丘众只可期待其繁荣,而不是衰退。

诸比丘,只要比丘众修习择法等觉支,那么,诸比丘,对于比丘众只可期待其繁荣,而不是衰退。

诸比丘,只要比丘众修习精进等觉支,那么,诸比丘,对于比丘众只可期待其繁荣,而不是衰退。

诸比丘,只要比丘众修习喜等觉支,那么,诸比丘,对于比丘众只可期待其繁荣,而不是衰退。

诸比丘,只要比丘众修习轻安等觉支,那么,诸比丘,对于比丘众只可期待其繁荣,而不是衰退。

诸比丘,只要比丘众修习定等觉支,那么,诸比丘,对于比丘众只可期待其繁荣,而不是衰退。

诸比丘,只要比丘众修习舍等觉支,那么,诸比丘,对于比丘众只可期待其繁荣,而不是衰退。

诸比丘,只要此七种不衰退法存在于比丘众中,只要比丘众处于此七种不衰退法之下,那么,诸比丘,对于比丘众只可期待其繁荣,而不是衰退。”

140 “诸比丘,此外,我再为你们说七种不衰退法,你们仔细听,充分作意。我来说。”

“遵命,尊师。”彼比丘众应诺佛陀。佛陀如下说道:

“诸比丘,只要比丘众修习无常想,那么,诸比丘,对于比丘众只可期待其繁荣,而不是衰退。

诸比丘,只要比丘众修习无我想,那么,诸比丘,对于比丘众只可期待其繁荣,而不是衰退。

诸比丘,只要比丘众修习不净想,那么,诸比丘,对于比丘众只可期待其繁荣,而不是衰退。

诸比丘,只要比丘众修习过患想,那么,诸比丘,对于比丘众只可期待其繁荣,而不是衰退。

诸比丘,只要比丘众修习舍断想,那么,诸比丘,对于比丘众只可期待其繁荣,而不是衰退。

诸比丘,只要比丘众修习远离想,那么,诸比丘,对于比丘众只可期待其繁荣,而不是衰退。

诸比丘,只要比丘众修习灭尽想,那么,诸比丘,对于比丘众只可期待其繁荣,而不是衰退。

诸比丘,只要此七种不衰退法存在于比丘众中,只要比丘众处于此七种不衰退法之下,那么,诸比丘,对于比丘众只可期待其繁荣,而不是衰退。”

141 “诸比丘,此外,我再为你们说六种不衰退法,你们仔细听,充分作意。我来说。

“遵命,尊师。”彼比丘众应诺佛陀。佛陀如下说道:

“诸比丘,只要比丘众在梵行同修者中或当面或背后均示现慈身业,那么,诸比丘,对于比丘众只可期待其繁荣,而不是衰退。

诸比丘,只要比丘众在梵行同修者中或当面或背后均示现慈语业,那么,诸比丘,对于比丘众只可期待其繁荣,而不是衰退。

诸比丘,只要比丘众在梵行同修者中或当面或背后均示现慈意业,那么,诸比丘,对于比丘众只可期待其繁荣,而不是衰退。

诸比丘,只要比丘众对于如法获得的法利益乃至自己钵中所盛,对于这样的获得,无差别受用,与有戒者、梵行同修者共同受用,那么,诸比丘,对于比丘众只可期待其繁荣,而不是衰退。

诸比丘,对于无缺、无暇、无污、无染、自由、为智者所称赞、无取著、引导至定的戒,只要比丘众在梵行同修者中或当面或背后均平等住于这样的戒,那么,诸比丘,对于比丘众只可期待其繁荣,而不是衰退。

诸比丘,对于可达出离、平等地将其实践者引导至苦灭尽的圣见,只要比丘众在梵行同修者中或当面或背后均平等住于这样的见,那么,诸比丘,对于比丘众只可期待其繁荣,而不是衰退。

诸比丘,只要此六种不衰退法存在于比丘众中,只要比丘众处于此六种不衰退法之下,那么,诸比丘,对于比丘众只可期待其繁荣,而不是衰退。”

142 实际上,佛陀住在王舍城附近的灵鹫山期间也对比丘众开示了以下法语:“这就是戒,这就是定,这就是慧。遍修戒者的定具有大果报、大利益。遍修定者的慧具有大果报、大利益。遍修慧者的心将完全脱离欲烦恼、生存烦恼、无明烦恼等诸烦恼。”

143 于是,佛陀在王舍城随意而居,然后,对尊者阿难陀说道:“阿难陀,我们去菴婆檗林。”

“遵命,尊师。”尊者阿难陀应诺佛陀。于是,佛陀与大比丘僧团一起进入菴婆檗林。佛陀住在位于菴婆檗林中的国王离宫里。

实际上,佛陀住在菴婆檗林中的国王离宫期间也对比丘众开示了以下法语:“这就是戒,这就是定,这就是慧。遍修戒者的定具有大果报、大利益。遍修定者的慧具有大果报、大利益。遍修慧者的心将完全脱离欲烦恼、生存烦恼、无明烦恼等诸烦恼。”

144 于是,佛陀在菴婆檗林随意而居,然后,对尊者阿难陀说道:“阿难陀,我们去那烂陀。”

“遵命,尊师。”尊者阿难陀应诺佛陀。于是,佛陀与大比丘僧团一起进入那烂陀。佛陀住在那烂陀附近的波波利菴婆林里。

四、舍利弗的狮子吼

145 尊者舍利弗来到佛陀身边,来到以后顶礼佛陀,然后坐于一旁。坐于一旁的尊者舍利弗对佛陀如下说道:“尊师,我是如此地确信,无论是沙门,还是婆罗门,在如此正等觉方面,过去不曾有、将来不会有、现在也没有与佛陀相等或超越者。”

舍利弗,你发出这样的伟大、洪亮之言,准确把握地作狮子吼:‘尊师,我是如此地确信,无论是沙门,还是婆罗门,在如此正等觉方面,过去不曾有、将来不会有、现在也没有与佛陀相等或超越者。’然而,对于那些过去出现的彼诸阿罗汉、正等觉者,对于彼一切诸佛,舍利弗,你能以心熟知、了知其心,‘彼诸佛陀有如此戒,彼诸佛陀有如此法、如此慧、如此住、如此解脱’?”

“此不能,尊师。”

“对于那些将来出现的彼诸阿罗汉、正等觉者,对于彼一切诸佛,舍利弗,你能以心熟知、了知其心,‘彼诸佛陀有如此戒,彼诸佛陀有如此法、如此慧、如此住、如此解脱’?”

“此不能,尊师。”

“对于现在出现的阿罗汉、正等觉者的我,舍利弗,你能以心熟知、了知其心,‘佛陀有如此戒,佛陀有如此法、如此慧、如此住、如此解脱’?”

“此不能,尊师。”

“在此,舍利弗,你对于彼过去、将来、现在的阿罗汉、正等觉者并不存在他心智。舍利弗,你为何发出如此伟大、洪亮之言,准确把握地作狮子吼:‘尊师,我是如此地确信,无论是沙门,还是婆罗门,在如此正等觉方面,过去不曾有、将来不会有、现在也没有与佛陀相等或超越者’?”

146 “尊师,我对于彼过去、将来、现在的阿罗汉、正等觉者并不存在他心智,尽管如此,我了知法的次第。尊师,恰似王国边地的城市,有着坚固的城楼、坚固的城墙,只有一个城门,有一个贤能、聪明、智慧、善于遮止、擅长引导的守门人。他将该城市内所有的道路顺次走遍,没有发现城墙缝隙、城墙裂口乃至猫鼠的出入口。于是,他这样想:‘任何粗大有情进出此城,他们都仅从此门进出。’尊师,像这样,我了知法的次第:‘尊师,那些过去出现的阿罗汉、正等觉者,彼一切诸佛均舍五盖,知令其心减弱的随烦恼,于四念处善住立心,于七觉支如实修习,现证无上正等觉。尊师,那些将来出现的阿罗汉、正等觉者,彼一切诸佛均舍五盖,知令其心减弱的随烦恼,于四念处善住立心,于七觉支如实修习,现证无上正等觉。尊师,现在的阿罗汉、正等觉者的世尊舍五盖,知令其心减弱的随烦恼,于四念处善住立心,于七觉支如实修习,现证无上正等觉。’”

147 实际上,佛陀住在那烂陀附近的波波利菴婆林期间也对比丘众开示了以下法语:“这就是戒,这就是定,这就是慧。遍修戒者的定具有大果报、大利益。遍修定者的慧具有大果报、大利益。遍修慧者的心将完全脱离欲烦恼、生存烦恼、无明烦恼等诸烦恼。”

五、恶戒者的过患

148 于是,佛陀在那烂陀随意而居,然后,对尊者阿难陀说道:“阿难陀,我们去帕塔利村。”

“遵命,尊师。”尊者阿难陀应诺佛陀。于是,佛陀与大比丘僧团一起进入帕塔利村。

帕塔利村的众优婆塞听说:“佛陀到达了帕塔利村。”于是,帕塔利村的众优婆塞接近佛陀所在处,接近以后顶礼佛陀,然后坐于一旁。坐于一旁的彼帕塔利村的众优婆塞对佛陀如下说道:“尊师,请世尊接受我们的房舍。”佛陀默然接受。帕塔利村的众优婆塞得知佛陀接受以后,便从座位站起,顶礼佛陀,右转接近房舍,接近以后准备一切,清理房舍,铺好坐具,灌满水瓶,点亮油灯,然后接近佛陀所在处,接近以后顶礼佛陀,然后立于一旁。立于一旁的帕塔利村的众优婆塞对佛陀如下说道:“尊师,房舍里一切已经准备就绪。房舍已经清理,坐具已经铺好,水瓶已经灌满,油灯已经点亮。尊师,请世尊安排时间。”

于是,傍晚时分,佛陀着衣,持衣钵与比丘僧众一起靠近房舍。靠近以后洗足,进入房舍,背靠中间的柱子,面东而坐。比丘僧众也洗足以后进入房舍,背靠西侧的墙壁,佛陀在前,面东而坐。帕塔利村的众优婆塞也洗足以后进入房舍,背靠东侧的墙壁,佛陀在前,面西而坐。

149 佛陀对帕塔利村的众优婆塞说道:“诸居家者,坏戒者、破戒者有五种过患。哪五种?在此,诸居家者,坏戒者、破戒者由于放逸而遭遇巨大的财物损失。这是坏戒者、破戒者的第一种过患。

进而,诸居家者,于坏戒者、破戒者生起恶名声。这是坏戒者、破戒者的第二种过患。

进而,诸居家者,坏戒者、破戒者在祭祀时靠近他人,如刹帝利、婆罗门、居家者、沙门等,畏惧地、羞耻地靠近。这是坏戒者、破戒者的第三种过患。

进而,诸居家者,坏戒者、破戒者糊涂地死去。这是坏戒者、破戒者的第四种过患。

进而,诸居家者,坏戒者、破戒者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苦处、恶趣、恶处、地狱。这是坏戒者、破戒者的第五种过患。诸居家者,这些是坏戒者、破戒者的五种过患。”

六、具戒者的功德

150 “诸居家者,持戒者、具戒者有五种功德。哪五种?在此,诸居家者,持戒者、具戒者由于不放逸而财物广聚。这是持戒者、具戒者的第一种功德。

进而,诸居家者,于持戒者、具戒者生起善名声。这是持戒者、具戒者的第二种功德。

进而,诸居家者,持戒者、具戒者在祭祀时靠近他人,如刹帝利、婆罗门、居家者、沙门等,自信地、坦然地接近。这是持戒者、具戒者的第三种功德。

进而,诸居家者,持戒者、具戒者清醒地死去。这是持戒者、具戒者的第四种功德。

进而,诸居家者,持戒者、具戒者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善道、天界。这是持戒者、具戒者的第五种功德。诸居家者,这些是持戒者、具戒者的五种功德。”

151 夜晚,佛陀以众多法语对帕塔利村的众优婆塞进行了教示、训诫、鼓舞、令欢喜、激励。“诸居家者,夜晚已深,现在你们可以考虑离开。”

“遵命,尊师。”帕塔利村的众优婆塞应诺佛陀以后从座位上站起,顶礼佛陀,右转离去。

在帕塔利村的众优婆塞离去后不久,佛陀进入空屋。

七、帕塔利城的建立

152 当时,摩揭陀国大臣苏尼达、瓦萨卡罗令人在帕塔利村建城抵御跋耆国。当时,有数千天神在帕塔利村拥有土地。在拥有土地的大势力天神的土地上,有大势力的国王、大臣倾心建造住所。在拥有土地的中等势力天神的土地上,有中等势力的国王、大臣倾心建造住所。在拥有土地的低等势力天神的土地上,有低等势力的国王、大臣倾心建造住所。

佛陀以清净、超凡的天眼看到有数千天神在帕塔利村拥有土地。于是,夜晚过去,到了早晨,佛陀站起,对尊者阿难陀说道:“阿难陀,是谁在帕塔利村建城?”

“尊师,是摩揭陀国大臣苏尼达、瓦萨卡罗令人在帕塔利村建城抵御跋耆国。

“阿难陀,好像与三十三天神商量过,像这样,阿难陀,摩揭陀国大臣苏尼达、瓦萨卡罗令人在帕塔利村建城抵御跋耆国。阿难陀,在此,我以清净、超凡的天眼看到有数千天神在帕塔利村拥有土地。在拥有土地的大势力天神的土地上,有大势力的国王、大臣倾心建造住所。在拥有土地的中等势力天神的土地上,有中等势力的国王、大臣倾心建造住所。在拥有土地的低等势力天神的土地上,有低等势力的国王、大臣倾心建造住所。阿难陀,只有圣处,只有商人聚集地,这才是帕塔利人财物聚集的最上之城。阿难陀,帕塔利人将有三个障碍,即火、水、不和。”

153 摩揭陀国大臣苏尼达、瓦萨卡罗来到佛陀身边,来到以后向佛陀问候,互致值得记忆的欢喜语言,然后立于一旁。立于一旁的摩揭陀国大臣苏尼达、瓦萨卡罗对佛陀如下说道:“请乔达摩尊者今天与比丘僧团一起接受我们的供养。”佛陀默然接受。摩揭陀国大臣苏尼达、瓦萨卡罗见佛陀应允,便返回自己的住所,返回以后,在自己的住所令人准备殊胜的硬食和软食,然后,命人向佛陀禀报时间:“乔达摩尊者,时间已到。斋饭已经准备就绪。”

上午,佛陀着衣,持衣钵,与比丘僧团一起向摩揭陀国大臣苏尼达、瓦萨卡罗的住所走去,走到以后坐在备好的坐具上。于是,摩揭陀国大臣苏尼达、瓦萨卡罗亲手以殊胜的硬食和软食供养佛陀及比丘僧团,使之满足。当佛陀吃完饭,手离开钵时,摩揭陀国大臣苏尼达、瓦萨卡罗取较低的位置坐于一旁。佛陀以这些诗偈向坐于一旁的摩揭陀国大臣苏尼达、瓦萨卡罗随喜。

生来贤智之人,于其房舍准备;

供自制梵行者,及持戒者食用。

那里有众天神,其如我般善巧;

供养应供养者,尊敬应尊敬者。

慈悯恰似母亲,慈悯自己孩子;

天神所怜悯者,恒常得见吉祥。

佛陀以上述诗偈随喜摩揭陀国大臣苏尼达、瓦萨卡罗以后,从坐具站起离开。

154 这时,摩揭陀国大臣苏尼达、瓦萨卡罗一直跟随在佛陀后面,他们想:“现在,乔达摩尊者从门出去,那么,就把那个门命名为‘乔达摩门’。乔达摩尊者从渡口过河,那么,就把那个渡口命名为‘乔达摩渡口’。”

于是,佛陀出去的门,那个门就成为了‘乔达摩门’。佛陀来到恒河边。这时,恒河的水充满,水面与河岸齐平,乌鸦都可以喝到。一些人寻找船,一些人寻找木筏,一些人在此岸结竹筏想渡到对岸。于是,恰似强有力之人伸直弯曲的手臂,弯曲伸直的手臂,像这样,佛陀与比丘僧团一起从恒河的此岸消失,出现在对岸。佛陀看到一些人寻找船,一些人寻找木筏,一些人在此岸结竹筏想渡到对岸。看到这些,这时,佛陀发出以下自说语:

造桥离泥沼,结竹筏之人,

广渡江海者,方为智慧人。

第一诵分完

八、圣谛之说

155 佛陀对尊者阿难陀说道:“阿难陀,我们去考奇村。”

“遵命,尊师。”尊者阿难陀应诺佛陀。于是,佛陀与大比丘僧团一起进入考奇村。佛陀住在考奇村。

在此,佛陀对比丘众开示:

“诸比丘,由于对四圣谛的不了悟、不理解,我和你们像这样长时间地在流转、轮回。哪四个?诸比丘,由于对苦圣谛的不了悟、不理解,我和你们像这样长时间地在流转、轮回。诸比丘,由于对苦生起圣谛的不了悟、不理解,我和你们像这样长时间地在流转、轮回。诸比丘,由于对苦灭尽圣谛的不了悟、不理解,我和你们像这样长时间地在流转、轮回。诸比丘,由于对通往苦灭尽的行道圣谛的不了悟、不理解,我和你们像这样长时间地在流转、轮回。诸比丘,现在,苦圣谛被了悟、被理解,苦生起圣谛被了悟、被理解,苦灭尽圣谛被了悟、被理解,通往苦灭尽的行道圣谛被了悟、被理解,对生存的渴爱已被斩断,可引导至生存的一切已被灭尽,现在已经没有再生。”这是佛陀所说。善逝如是说以后,导师进而如下说:

对于四圣谛,非如实见者,

长期有依止,于各个生中。

彼等被看见,趋生者灭尽,

苦根已斩断,今后无再生。

实际上,佛陀住在考奇村期间也对比丘众开示了以下法语:“这就是戒,这就是定,这就是慧。遍修戒者的定具有大果报、大利益。遍修定者的慧具有大果报、大利益。遍修慧者的心将完全脱离欲烦恼、生存烦恼、无明烦恼等诸烦恼。”

九、通往三菩提的不还者

156 佛陀在考奇村随意而居,然后,对尊者阿难陀说道:“阿难陀,我们去那提迦村。”

“遵命,尊师。”尊者阿难陀应诺佛陀。于是,佛陀与大比丘僧团一起进入那提迦村。佛陀住在那提迦村的瓦堂精舍。

尊者阿难陀靠近佛陀,靠近以后顶礼佛陀,然后坐于一旁。坐于一旁的尊者阿难陀对佛陀如下说道:“尊师,萨拉哈比丘在那提迦村过世,他去了哪里?他的来世如何?尊师,难陀比丘尼在那提迦村过世,她去了哪里?她的来世如何?尊师,苏达陀优婆塞在那提迦村过世,他去了哪里?他的来世如何?尊师,苏佳怛优婆夷在那提迦村过世,她去了哪里?她的来世如何?尊师,库枯特优婆塞在那提迦村过世,他去了哪里?他的来世如何?尊师,卡林巴优婆塞过世,他去了哪里?他的来世如何?尊师,尼卡特优婆塞过世,他去了哪里?他的来世如何?尊师,卡提萨哈优婆塞过世,他去了哪里?他的来世如何?尊师,突达优婆塞过世,他去了哪里?他的来世如何?尊师,散突达优婆塞过世,他去了哪里?他的来世如何?尊师,巴达优婆塞过世,他去了哪里?他的来世如何?尊师,苏巴达优婆塞在那提迦村过世,他去了哪里?他的来世如何?”

157 “阿难陀,萨拉哈比丘因诸漏灭尽,现世自我证得、成就无烦恼、心解脱、慧解脱的通智而住。阿难陀,难陀比丘尼因五下分束缚灭尽,是化生者,在那里般涅槃,从那个世界不再返还。阿难陀,苏达陀优婆塞因三束缚灭尽,贪嗔痴稀薄,是一来者,仅一次返回此世界而完结苦。阿难陀,苏佳恒优婆夷因三束缚灭尽,是预流者,是法的不退转者,是决定者,通往三菩提。阿难陀,库枯特优婆塞因五下分束缚灭尽,是化生者,在那里般涅槃,从那个世界不再返还。阿难陀,卡林巴优婆塞因五下分束缚灭尽,是化生者,在那里般涅槃,从那个世界不再返还。阿难陀,尼卡特优婆塞因五下分束缚灭尽,是化生者,在那里般涅槃,从那个世界不再返还。阿难陀,卡提萨哈优婆塞因五下分束缚灭尽,是化生者,在那里般涅槃,从那个世界不再返还。阿难陀,突达优婆塞因五下分束缚灭尽,是化生者,在那里般涅槃,从那个世界不再返还。阿难陀,散突达优婆塞因五下分束缚灭尽,是化生者,在那里般涅槃,从那个世界不再返还。阿难陀,巴达优婆塞因五下分束缚灭尽,是化生者,在那里般涅槃,从那个世界不再返还。阿难陀,苏巴达优婆塞因五下分束缚灭尽,是化生者,在那里般涅槃,从那个世界不再返还。阿难陀,在那提迦村去世的超过五十位的优婆塞因五下分束缚灭尽,是化生者,在那里般涅槃,从那个世界不再返还。阿难陀,还有在那提迦村去世的九十余位优婆塞因三束缚灭尽,贪嗔痴稀薄,是一来者,仅次返回此世界而完结苦。阿难陀,还有在那提迦村去世的五百余位优婆塞因三束缚灭尽,是预流者,是法的不退转者,是决定者,通往三菩提。”

十、法镜法门

158 “阿难陀,人身必死,此并非不可思议。人死后再靠近如来询问此事,阿难陀,对于如来来说,这是烦恼,是吵扰。因此,阿难陀,我说示法镜这一法门,具足的圣弟子,倘若希望,则据此可以自己为自己解答:‘对于我,地狱界灭尽,畜生界灭尽,饿鬼界灭尽,苦处、恶道、恶处灭尽,我是预流者,是法的不退转者,是决定者,通往三菩提。’”

159 “阿难陀,什么是法镜法门?据此,具足的圣弟子,倘若希望,则据此可以自己为自己解答:‘对于我,地狱界灭尽,畜生界灭尽,饿鬼界灭尽,苦处、恶道、恶处灭尽,我是预流者,是法的不退转者,是决定者,通往三菩提。’

在此,圣弟子于佛陀具足绝对的净信:‘据此,彼佛陀是阿罗汉、正等觉、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

于法具足绝对的净信:‘法为佛陀所善说,是自证、随时、应来看者、具引导性、智者各自可经验。’

于僧具足绝对的净信:‘佛陀的弟子僧众是善行者,佛陀的弟子僧众是正行者,佛陀的弟子僧众是正理行者,佛陀的弟子僧众是和敬行者,佛陀的此四双八辈弟子僧众是应供食者,是应供献者,是应供养者,是应合掌者,是世间的无上福田。’

具足圣者所爱、无缺、无暇、无斑点、无混杂、自由、为识者所称赞、无取著、令人至三摩地的戒。’

阿难陀,这就是彼法镜法门,据此,具足的圣弟子,倘若希望,则据此可以自己为自己解答:‘对于我,地狱界灭尽,畜生界灭尽,饿鬼界灭尽,苦处、恶道、恶处灭尽,我是预流者,是法的不退转者,是决定者,通往三菩提。’”

实际上,佛陀住在那提迦村的瓦堂精舍期间也对比丘众开示了以下法语:“这就是戒,这就是定,这就是慧。遍修戒者的定具有大果报、大利益。遍修定者的慧具有大果报、大利益。遍修慧者的心将完全脱离欲烦恼、生存烦恼、无明烦恼等诸烦恼。”

160 于是,佛陀在那提迦村的瓦堂精舍随意而居,然后,对尊者阿难陀说道:“阿难陀,我们去毗舍离。”

“遵命,尊师。”尊者阿难陀应诺佛陀。于是,佛陀与大比丘僧团一起进入毗舍离。佛陀住在毗舍离附近的安婆波利林。在此,佛陀对比丘众开示:

“诸比丘,比丘应该具念、具正知而住,这是我们对你们的教诫。诸比丘,比丘如何成为具念者?在此,诸比丘,比丘于身体观察身体,正勤、正知、具念、调伏世界的贪欲和忧恼而住。于感受观察感受,正勤、正知、具念、调伏世界的贪欲和忧恼而住。于心观察心,正勤、正知、具念、调伏世界的贪欲和忧恼而住。于法观察法,正勤、正知、具念、调伏世界的贪欲和忧恼而住。像这样,诸比丘,比丘成为具念者。

诸比丘,比丘如何成为具正知者?在此,诸比丘,比丘前进、后退时,皆是正知行者。前视、后视时,皆是正知行者。曲臂、伸臂时,皆是正知行者。受持僧伽梨衣、钵、衣时,皆是正知行者。吃、喝、咀嚼、品尝时,皆是正知行者。行大便、小便时,皆是正知行者。行走、站立、就座、睡眠、清醒、言语、沉默时,皆是正知行者。像这样,诸比丘,比丘成为具正知者。诸比丘,比丘应该具念、具正知而住,这是我们对你们的教诫。”

十一、安婆波利妓女

161 安婆波利妓女听说:“实际上,佛陀已经到达毗舍离,住在毗舍离附近的我的芒果林里。”于是,命人备好吉祥车乘,登上吉祥车乘,坐着吉祥车乘离开毗舍离,向自己的园林出发。车乘可以通行的地方,乘车前行,车乘无法通行的地方,则下车步行走近佛陀。走到以后顶礼佛陀,然后坐于一旁。佛陀以法语对坐于一旁的安婆波利妓女进行了教示、训诫、鼓励,令其欢喜。于是,得到佛陀以法语教示、训诫、鼓励,获得欢喜的安婆波利妓女对佛陀如下说道:“尊师,明天,请世尊和比丘僧团一起接受我的供斋。”佛陀默然应允。安婆波利妓女得知佛陀应允后从座位站起,顶礼佛陀,右转离开。

毗舍离的车离族人听说:“实际上,佛陀已经到达毗舍离,住在毗舍离附近的安婆波利林。”于是,彼毗舍离的车离族人命人备好吉祥车乘,登上吉祥车乘,坐着吉祥车乘离开毗舍离。有些车离族人是青色,穿着青色衣服,带着青色首饰。有些车离族人是黄色,穿着黄色衣服,带着黄色首饰。有些车离族人是红色,穿着红色衣服,带着红色首饰。有些车离族人是白色,穿着白色衣服,带着白色首饰。此时,安婆波利妓女与车离族人众青年相遇,车轴碰撞车轴、车轮碰撞车轮、车轭碰撞车轭。

于是,彼车离族人对安婆波利妓女如下说道:“安婆波利,为何与车离族人众青年的车轴碰撞车轴、车轮碰撞车轮、车轭碰撞车轭?”

“各位尊贵之人,这是因为明天佛陀与比丘僧团一起接受我的供斋。”

“安婆波利,将此供斋以十万金转给我们。”

“各位尊贵之人,即使把毗舍离作为领地送给我,我也不会转让供斋。”

彼车离族人手指颤抖:“朋友,实际上我们被女人所战胜!朋友,实际上我们被女人所战胜!”

彼车离族人向安婆波利林进发。佛陀看到彼车离族人从远处走来。看到以后对比丘众说道:“诸比丘,以前没有见过三十三天神的比丘众,看车离族人。诸比丘,仔细看车离族人。诸比丘,可以把车离族人看成是三十三天神。”

彼车离族人车乘可以通行的地方,乘车前行,车乘无法通行的地方,则下车步行走近佛陀。走到以后顶礼佛陀,然后坐于一旁。佛陀以法语对坐于一旁的彼车离族人进行了教示、训诫、鼓励,令其欢喜。于是,得到佛陀以法语教示、训诫、鼓励,获得欢喜的彼车离族人对佛陀如下说道:“尊师,明天,请世尊和比丘僧团一起接受我们的供斋。”

佛陀对彼车离族人如下说道:“车离族人,我已经答应明天接受安婆波利妓女的供斋。”

彼车离族人手指颤抖:“朋友,实际上我们被女人所战胜!朋友,实际上我们被女人所战胜!”彼车离族人欢喜、随喜佛陀所说之后,从座位站起,顶礼佛陀,右转离开。

162 过了当天夜晚,安婆波利妓女在自己的园林里令人准备了上好的硬食和软食以后,命人向佛陀禀报时间:“尊师,时间已到。斋饭已经准备就绪。”

于是,佛陀于上午着衣,持衣钵,与比丘僧团一起走向安婆波利妓女的住处。走到以后坐在备好的坐具上。这时,安婆波利妓女亲手为以佛陀为中心的比丘僧团供养令人满意的殊胜硬食和软食。当佛陀吃完饭,手从钵离开以后,安婆波利妓女取一低坐具坐于一旁。坐于一旁的安婆波利妓女对佛陀如下说道:“尊师,我将此园林供养给以世尊为中心的比丘僧团。”佛陀接受了园林。于是,佛陀以法语对安婆波利妓女进行了教示、训诫、鼓励,令其欢喜,然后从座位上站起离开。

实际上,佛陀住在毗舍离附近的安婆波利林期间也对比丘众开示了以下法语:“这就是戒,这就是定,这就是慧。遍修戒者的定具有大果报、大利益。遍修定者的慧具有大果报、大利益。遍修慧者的心将完全脱离欲烦恼、生存烦恼、无明烦恼等诸烦恼。”

十二、竹林小村雨安居

163 佛陀在安婆波利林随意而居,然后,对尊者阿难陀说道:“阿难陀,我们去竹林小村。”

“遵命,尊师。”尊者阿难陀应诺佛陀。于是,佛陀与大比丘僧团一起进入竹林小村。佛陀就住在竹林小村。

在此,佛陀对比丘众说道:“诸比丘,你们到毗舍离全域内的亲戚、朋友、熟人家里进入雨安居。我在此竹林小村进入雨安居。”

“遵命,尊师。”比丘众应诺佛陀,然后到毗舍离全域内的亲戚、朋友、熟人家里进入雨安居。佛陀则在竹林小村进入雨安居。

164 进入雨安居后,佛陀的身上生起重病,生起如刀割般的剧烈疼痛。然而,佛陀以正念、正知加以忍受,不为所恼。佛陀如下思考:“如果我不对侍者、比丘僧团说,不通知侍者、比丘僧团就进入般涅槃,此对于我不适合。我以精进对治此病,延续寿命而住如何?”于是,佛陀以精进对治此病,延续寿命而住。于是,佛陀的此病停止。佛陀从病中恢复,从病中恢复后不久便从病人的僧房出来,坐在僧房附近树荫下备好的坐具上。尊者阿难陀靠近佛陀,靠近以后礼拜佛陀,然后坐于一旁。坐于一旁的尊者阿难陀对佛陀如下说道:“尊师,世尊看上去很安详。尊师,世尊看上去很健康。然而,尊师,我的身体却生硬。我对各方向都不清楚。由于世尊的病,诸法也于我没有出现。尊师,对于我来说,尚有一丝希望:‘世尊不要涅槃。世尊对比丘僧团还有未说之言。’”

165 “阿难陀,比丘僧团对我还有什么期待?阿难陀,我所说的都是直接、无内外的法。阿难陀,如来对法没有丝毫保留。阿难陀,或许有人会这样认为:‘我指导比丘僧团’或‘比丘僧团指定我。’阿难陀,他或许会对比丘僧团这样说。然而,阿难陀,对于如来来说,并没有‘我指导比丘僧团’或‘比丘僧团指定我。’阿难陀,如来对比丘僧团说什么?阿难陀,我现在已经年老、年事已高,已达人生尽头,是老年人、是高龄人。我已经度过八十年。阿难陀,恰似陈旧的车乘被麻绳捆在一起,阿难陀,如来的身体就如同被麻绳捆在一起而存在。阿难陀,如来不作意所有相,由于部分感受灭尽而到达无相心定而住,阿难陀,此时,如来的身体更加安稳。因此,阿难陀,你们以自己为灯,以自己为皈依,不皈依于其他,以法为灯,以法为皈依,不皈依于其他。阿难陀,如何以自己为灯,以自己为皈依,不皈依于其他,以法为灯,以法为皈依,不皈依于其他?在此,阿难陀,比丘于身体观察身体时,应该正勤、正知、具念、调伏世界的贪欲与忧恼而住。于感受观察感受时,应该正勤、正知、具念、调伏世界的贪欲与忧恼而住。于心观察心时,应该正勤、正知、具念、调伏世界的贪欲与忧恼而住。于法观察法时,应该正勤、正知、具念、调伏世界的贪欲与忧恼而住。像这样,阿难陀,以自己为灯,以自己为皈依,不皈依于其他,以法为灯,以法为皈依,不皈依于其他。阿难陀,现在或在我去世以后,任何人都以自己为灯,以自己为皈依,不皈依于其他,以法为灯,以法为皈依,不皈依于其他,任何人想学,那么,阿难陀,在我看来,其就是诸比丘的顶点。”

第二诵分完

十三、光明相

166 佛陀于上午着衣,持衣钵,进入毗舍离托钵。在毗舍离游化托钵,吃完饭,结束托钵食以后,对尊者阿难陀说道:“阿难陀,收拾坐具,我们去遮波罗塔院午休。”

“遵命,尊师。”尊者阿难陀应诺佛陀,收拾坐具,跟随在佛陀的后面。佛陀向遮波罗塔院靠近,靠近以后坐在备好的坐具上。尊者阿难陀礼拜佛陀,然后也坐于一旁。

167 佛陀对坐于一旁的尊者阿难陀如下说道:“阿难陀,毗舍离很美。优陀延塔院很美。瞿昙摩塔院很美。七聚塔院很美。多子塔院很美。萨兰达托塔院很美。遮波罗塔院很美。阿难陀,任何修习、多做、通晓、掌握、经验、熟知、精勤四神足者,他如果希望,则可以住劫或超过一劫。阿难陀,如来的四神足被修习、多做、通晓、掌握、经验、熟知、精勤,所以,他如果希望,则可以住一劫或超过一劫。”

然而,尊者阿难陀对于佛陀粗略所做之相、粗略所做之暗示没有领会,没有向佛陀恳求:“尊师,请世尊住一劫。请善逝住一劫,为了更多人的利益,为了更多人的快乐,为了对世界的怜悯,为了人天的利益、利得、快乐。”他的心被魔罗控制。

第二次,佛陀对尊者阿难陀如下说道:“阿难陀,毗舍离很美。优陀延塔院很美。瞿昙摩塔院很美。七聚罗塔院很美。阿难陀,任何修习、多做、通晓、掌握、经验、熟知、精勤四神足者,他如果希望,则可以住一劫或超过一劫。阿难陀,如来的四神足被修习、多做、通晓、掌握、经验、熟知、精勤,所以他如果希望,则可以住一劫或超过一劫。”然而,尊者阿难陀对于佛陀粗略所做之相、粗略所做之暗示没有领会,没有向佛陀恳求:“尊师,请世尊住一劫。请善逝住一劫,为了更多人的利益,为了更多人的快乐,为了对世界的怜悯,为了人天的利益、利得、快乐。”他的心被魔罗控制。

第三次,佛陀对尊者阿难陀如下说道:“阿难陀,毗舍离很美。优陀延塔院很美。瞿昙摩塔院很美。七聚塔院很美。多子塔院很美。萨兰达托塔院很美。遮波罗塔院很美。阿难陀,任何修习、多做、通晓、掌握、经验、熟知、精勤四神足者,他如果希望,则可以住一劫或超过一劫。阿难陀,如来的四神足被修习、多做、通晓、掌握、经验、熟知、精勤,所以他如果希望,则可以住一劫或超过一劫。”然而,尊者阿难陀对于佛陀粗略所做之相、粗略所做之暗示没有领会,没有向佛陀恳求:“尊师,请世尊住一劫。请善逝住一劫,为了更多人的利益,为了更多人的快乐,为了对世界的怜悯,为了人天的利益、利得、快乐。”他的心被魔罗控制。

于是,佛陀对尊者阿难陀如下说道:“阿难陀,你现在离开。”

“遵命,尊师。”尊者阿难陀应诺佛陀,从坐具站起,礼拜佛陀,然后右转,在不远处的树下坐下。

十四、魔罗恳求

168 尊者阿难陀离开不久,魔罗帕皮摩靠近佛陀,靠近以后立于一旁。立于一旁的魔罗帕皮摩对佛陀如下说道:“尊师,请世尊现在般涅槃。尊师,请善逝般涅槃。尊师,现在正是世尊般涅槃的时候。尊师,世尊曾经这样说过:‘帕皮摩,我还不能般涅槃,因为我的比丘弟子还不是聪明、被训练、无畏、多闻、持法、法随法行、和敬行、随法行,还不能将自己从师所学教授、教示、告知、赋予、阐明、解释、明确,还不能对于已生起的邪说如法加以折伏,折伏后教示具有奇迹之法。’可是,尊师,现在,世尊的比丘弟子聪明、被训练、无畏、多闻、持法、法随法行、和敬行、随法行,能够将自己从师所学教授、教示、告知、赋予、阐明、解释、明确,能够对于已生起的邪说如法加以折伏,折伏后教示具有奇迹之法。所以,尊师,请世尊现在般涅槃。尊师,请善逝般涅槃。尊师,现在正是世尊般涅槃的时候。

尊师,世尊曾经这样说过:‘帕皮摩,我还不能般涅槃,因为我的比丘尼弟子还不是聪明、被训练、无畏、多闻、持法、法随法行、和敬行、随法行,还不能将自己从师所学教授、教示、告知、赋予、阐明、解释、明确,还不能对于已生起的邪说如法加以折伏,折伏后教示具有奇迹之法。’可是,尊师,现在,世尊的比丘尼弟子聪明、被训练、无畏、多闻、持法、法随法行、和敬行、随法行,能够将自己从师所学教授、教示、告知、赋予、阐明、解释、明确,能够对于已生起的邪说如法加以折伏,折伏后教示具有奇迹之法。所以,尊师,请世尊现在般涅槃。尊师,请善逝般涅槃。尊师,现在正是世尊般涅槃的时候。

尊师,世尊曾经这样说过:‘帕皮摩,我还不能般涅槃,因为我的优婆塞弟子还不是聪明、被训练、无畏、多闻、持法、法随法行、和敬行、随法行,还不能将自己从师所学教授、教示、告知、赋予、阐明、解释、明确,还不能对于已生起的邪说如法加以折伏,折伏后教示具有奇迹之法。’可是,尊师,现在,世尊的优婆塞弟子聪明、被训练、无畏、多闻、持法、法随法行、和敬行、随法行,能够将自己从师所学教授、教示、告知、赋予、阐明、解释、明确,能够对于已生起的邪说如法加以折伏,折伏后教示具有奇迹之法。所以,尊师,请世尊现在般涅槃。尊师,请善逝般涅槃。尊师,现在正是世尊般涅槃的时候。

尊师,世尊曾经这样说过:‘帕皮摩,我还不能般涅槃,因为我的优婆夷弟子还不是聪明、被训练、无畏、多闻、持法、法随法行、和敬行、随法行,还不能将自己从师所学教授、教示、告知、赋予、阐明、解释、明确,还不能对于已生起的邪说如法加以折伏,折伏后教示具有奇迹之法。’可是,尊师,现在,世尊的优婆夷弟子聪明、被训练、无畏、多闻、持法、法随法行、和敬行、随法行,能够将自己从师所学教授、教示、告知、赋予、阐明、解释、明确,能够对于已生起的邪说如法加以折伏,折伏后教示具有奇迹之法。所以,尊师,请世尊现在般涅槃。尊师,请善逝般涅槃。尊师,现在正是世尊般涅槃的时候。

尊师,世尊曾经这样说过:‘帕皮摩,我还不能般涅槃,因为此梵行尚不成功、繁荣、广为人知、为众多人所知、为天人所熟知。’尊师,世尊的梵行已成功、繁荣、广为人知、为众多人所知、为天人所熟知。所以,尊师,请世尊现在般涅槃。尊师,请善逝般涅槃。尊师,现在正是世尊般涅槃的时候。”

如此听闻,佛陀对魔罗帕皮摩如下说道:“帕皮摩,你不用费心。如来的般涅槃不久将会发生。从今日开始,三个月以后,如来将般涅槃。”

十五、舍弃寿命

169 佛陀于遮波罗塔院具念、具正知舍弃寿命。在佛陀舍弃寿命之时,发生了恐怖、令人毛骨悚然的大地震,雷声轰鸣。佛陀知其缘由,此时,发出此自说语:

考量不考量生存,牟尼舍弃生命行;

内在祥乐安定置,坚固我有已破除。

十六、大地震的原因

170 尊者阿难陀如下思考:“啊,实在是不可思议!啊,实在是未曾有!啊,实际上这就是大地震!啊,此大地震令人恐怖、令人毛骨悚然,雷声轰鸣。那么,出现此大地震究竟是什么因?是什么缘?”

于是,尊者阿难陀向佛陀靠近,靠近以后礼拜佛陀,然后坐于一旁。坐于一旁的尊者阿难陀对佛陀如下说道:“尊师,实在是不可思议!尊师,实在是未曾有!尊师,实际上这就是大地震!尊师,此大地震令人恐怖、令人毛骨悚然,雷声轰鸣。尊师,此大地震的出现究竟是什么因?是什么缘?”

171 “阿难陀,其有八个,大地震的出现因为八个缘由。哪八个?阿难陀,此大地住于水,水住于风,风住于虚空。阿难陀,此时,大风吹动。吹动的大风动摇水。动摇的水动摇大地。这是大地震出现的第一个因、第一个缘。

继而,阿难陀,有神通、心自在的沙门、婆罗门,或有大神力、大威力的天神,其修习少地想、无量水想。其令大地动摇、振动、震荡、剧烈摇动。这是大地震出现的第二个因、第二个缘。

继而,阿难陀,菩萨从兜率天身死去,具念、具正知进入母胎时,大地动摇、振动、震荡、剧烈摇动。这是大地震出现的第三个因、第三个缘。

继而,阿难陀,菩萨具念、具正知脱离母胎时,大地动摇、振动、震荡、剧烈摇动。这是大地震出现的第四个因、第四个缘。

继而,阿难陀,如来现等觉无上正等觉时,大地动摇、振动、震荡、剧烈摇动。这是大地震出现的第五个因、第五个缘。

继而,阿难陀,如来转动无上法轮时,大地动摇、振动、震荡、剧烈摇动。这是大地震出现的第六个因、第六个缘。

继而,阿难陀,如来具念、具正知舍弃其寿命时,大地动摇、振动、震荡、剧烈摇动。这是大地震出现的第七个因、第七个缘。

继而,阿难陀,如来于无余依的涅槃界般涅槃时,大地动摇、振动、震荡、剧烈摇动。这是大地震出现的第八个因、第八个缘。阿难陀,这些就是大地震出现的八个因、八个缘。”

十七、八众

172 “阿难陀,有八个众。哪八个?刹帝利众、婆罗门众、居家者众、沙门众、四大天王众、三十三天众、魔罗众、梵天众。阿难陀,我自我证知,我曾接近数百刹帝利众。我还曾与他们共坐、交谈、讨论。他们无论是什么样的容貌,我都变成那种容貌。他们无论是什么样的声音,我都变成那种声音。我以如法的语言开示、教导、鼓励,令其欢喜,他们也不知道正在说话的我,‘这个说话者究竟是谁?是天神,还是人?’我以如法的语言开示、教导、鼓励,令其欢喜以后消失。他们也不知道消失的我,‘这个消失者是谁?是天神,还是人?’

阿难陀,我自我证知,我曾靠近接近数百婆罗门众。我还曾与他们共坐、交谈、讨论。他们无论是什么样的容貌,我都变成那种容貌。他们无论是什么样的声音,我都变成那种声音。我以如法的语言开示、教导、鼓励,令其欢喜,他们也不知道正在说话的我,‘这个说话者究竟是谁?是天神,还是人?’我以如法的语言开示、教导、鼓励,令其欢喜以后消失。他们也不知道消失的我,‘这个消失者是谁?是天神,还是人?’

阿难陀,我自我证知,我曾靠近接近数百居家者众。我还曾与他们共坐、交谈、讨论。他们无论是什么样的容貌,我都变成那种容貌。他们无论是什么样的声音,我都变成那种声音。我以如法的语言开示、教导、鼓励,令其欢喜,他们也不知道正在说话的我,‘这个说话者究竟是谁?是天神,还是人?’我以如法的语言开示、教导、鼓励,令其欢喜以后消失。他们也不知道消失的我,‘这个消失者是谁?是天神,还是人?’

阿难陀,我自我证知,我曾靠近接近数百沙门众。我还曾与他们共坐、交谈、讨论。他们无论是什么样的容貌,我都变成那种容貌。他们无论是什么样的声音,我都变成那种声音。我以如法的语言开示、教导、鼓励,令其欢喜,他们也不知道正在说话的我,‘这个说话者究竟是谁?是天神,还是人?’我以如法的语言开示、教导、鼓励,令其欢喜以后消失。他们也不知道消失的我,‘这个消失者是谁?是天神,还是人?’

阿难陀,我自我证知,我曾靠近接近数百四大天王众。我还曾与他们共坐、交谈、讨论。他们无论是什么样的容貌,我都变成那种容貌。他们无论是什么样的声音,我都变成那种声音。我以如法的语言开示、教导、鼓励,令其欢喜,他们也不知道正在说话的我,‘这个说话者究竟是谁?是天神,还是人?’我以如法的语言开示、教导、鼓励,令其欢喜以后消失。他们也不知道消失的我,‘这个消失者是谁?是天神,还是人?’

阿难陀,我自我证知,我曾靠近接近数百三十三天众。我还曾与他们共坐、交谈、讨论。他们无论是什么样的容貌,我都变成那种容貌。他们无论是什么样的声音,我都变成那种声音。我以如法的语言开示、教导、鼓励,令其欢喜,他们也不知道正在说话的我,‘这个说话者究竟是谁?是天神,还是人?’我以如法的语言开示、教导、鼓励,令其欢喜以后消失。他们也不知道消失的我,‘这个消失者是谁?是天神,还是人?’

阿难陀,我自我证知,我曾靠近接近数百魔罗众。我还曾与他们共坐、交谈、讨论。他们无论是什么样的容貌,我都变成那种容貌。他们无论是什么样的声音,我都变成那种声音。我以如法的语言开示、教导、鼓励,令其欢喜,他们也不知道正在说话的我,‘这个说话者究竟是谁?是天神,还是人?’我以如法的语言开示、教导、鼓励,令其欢喜以后消失。他们也不知道消失的我,‘这个消失者是谁?是天神,还是人?’

阿难陀,我自我证知,我曾靠近接近数百梵天众。我还曾与他们共坐、交谈、讨论。他们无论是什么样的容貌,我都变成那种容貌。他们无论是什么样的声音,我都变成那种声音。我以如法的语言开示、教导、鼓励,令其欢喜,他们也不知道正在说话的我,‘这个说话者究竟是谁?是天神,还是人?’我以如法的语言开示、教导、鼓励,令其欢喜以后消失。他们也不知道消失的我,‘这个消失者是谁?是天神,还是人?’阿难陀,这就是八众。”

十八、八胜处

173 “阿难陀,有八个胜处。哪八个?某一于内有色想者,于外观察诸色乃是少量的善色恶色。‘征服其以后,我知,我观’,成为这样的有想者。这是第一胜处。

某一于内有色想者,于外观察诸色乃是无量的善色恶色。‘征服其以后,我知,我观’,成为这样的有想者。这是第二胜处。

某一于内无色想者,于外观察诸色乃是少量的善色恶色。‘征服其以后,我知,我观’,成为这样的有想者。这是第三胜处。

某一于内无色想者,于外观察诸色乃是无量的善色恶色。‘征服其以后,我知,我观’,成为这样的有想者。这是第四胜处。

某一于内无色想者,于外观察诸色,青色的色呈青色、具有青色的特征、表现为青色。恰似青色的亚麻花,呈青色、具有青色的特征、表现为青色。又恰似波罗奈产的两面光滑的青色布,呈青色、具有青色的特征、表现为青色。像这样,某一于内无色想者,于外观察诸色,青色的色呈青色、具有青色的特征、表现为青色。‘征服其以后,我知,我观’,成为这样的有想者。这是第五胜处。

某一于内无色想者,于外观察诸色,黄色的色呈黄色、具有黄色的特征、表现为黄色。恰似黄色的迦尼迦花,呈黄色、具有黄色的特征、表现为黄色。又恰似波罗奈产的两面光滑的黄色布,呈黄色、具有黄色的特征、表现为黄色。像这样,某一于内无色想者,于外观察诸色,黄色的色,呈黄色、具有黄色的特征、表现黄色。‘征服其以后,我知,我观’,成为这样的有想者。这是第六胜处。

某一于内无色想者,于外观察诸色,赤色的色呈赤色、具有赤色的特征、表现为赤色。恰似赤色的般豆时婆迦花,呈赤色、具有赤色的特征、表现为赤色。又恰似波罗奈产的两面光滑的赤色布,呈赤色、具有赤色的特征、表现为赤色。像这样,某一于内无色想者,于外观察诸色,赤色的色呈赤色、具有赤色的特征、表现赤色。‘征服其以后,我知,我观’,成为这样的有想者。这是第七胜处。

某一于内无色想者,于外观察诸色,白色的色呈白色、具有白色的特征、表现为白色。恰似白色的启明星,呈白色、具有白色的特征、表现为白色。又恰似波罗奈产的两面光滑的白色布,呈白色、具有白色的特征、表现为白色。像这样,某一于内无色想者,于外观察诸色,白色的色,呈白色、具有白色的特征、表现白色。‘征服其以后,我知,我观’,成为这样的有想者。这是第八胜处。阿难陀,这些就是八个胜处。”

十九、八解脱

174 “阿难陀,有八个解脱。哪八个?有色者观诸色。这是第一解脱。

于内无色想者于外观诸色,这是第二解脱。

仅仅信解为纯净,这是第三解脱。

完全超越色想,有对想消尽,不作意种种想,所以到达‘虚空乃无限’的空无边处而住。这是第四解脱。

完全超越空无边处,到达‘识乃无限’的识无边处而住。这是第五解脱。

完全超越识无边处,到达‘无所有’的无所有处而住。这是第六解脱。

完全超越无所有处,到达非想非非想处而住。这是第七解脱。

完全超越非想非非想处,到达想受的灭尽而住。这是第八解脱。

阿难陀,这些就是八个解脱。”

175 “阿难陀,一次,我住在优楼比罗附近的尼连禅河岸边的菩提树下初证现等觉。阿难陀,这时,魔罗帕皮摩靠近我,靠近以后立于一旁。阿难陀,立于一旁的魔罗帕皮摩对我如下说道:‘尊师,请世尊现在般涅槃。尊师,请善逝般涅槃。尊师,现在正是世尊般涅槃的时候。’听闻此言,阿难陀,我对帕皮摩如下说道:

‘帕皮摩,我还不能般涅槃,因为我的比丘弟子还不是聪明、被训练、无畏、多闻、持法、法随法行、和敬行、随法行,还不能将自己从师所学教授、教示、告知、赋予、阐明、解释、明确,还不能对于已生起的邪说如法加以折伏,折伏后教示具有奇迹之法。

帕皮摩,我还不能般涅槃,因为我的比丘尼弟子还不是聪明、被训练、无畏、多闻、持法、法随法行、和敬行、随法行,还不能将自己从师所学教授、教示、告知、赋予、阐明、解释、明确,还不能对于已生起的邪说如法加以折伏,折伏后教示具有奇迹之法。

帕皮摩,我还不能般涅槃,因为我的优婆塞弟子还不是聪明、被训练、无畏、多闻、持法、法随法行、和敬行、随法行,还不能将自己从师所学教授、教示、告知、赋予、阐明、解释、明确,还不能对于已生起的邪说如法加以折伏,折伏后教示具有奇迹之法。

帕皮摩,我还不能般涅槃,因为我的优婆夷弟子还不是聪明、被训练、无畏、多闻、持法、法随法行、和敬行、随法行,还不能将自己从师所学教授、教示、告知、赋予、阐明、解释、明确,还不能对于已生起的邪说如法加以折伏,折伏后教示具有奇迹之法。

帕皮摩,我还不能般涅槃,因为此梵行尚不成功、繁荣、广为人知、为众多人所知、为天人所熟知。’”

176 “阿难陀,今天,在遮波罗塔院,魔罗帕皮摩靠近我,靠近以后立于一旁。立于一旁的魔罗帕皮摩对我如下说道:‘尊师,请世尊现在般涅槃。尊师,请善逝般涅槃。尊师,现在正是世尊般涅槃的时候。尊师,世尊曾经这样说过:“帕皮摩,我还不能般涅槃,因为我的比丘弟子还不是聪明、被训练、无畏、多闻、持法、法随法行、和敬行、随法行,还不能将自己从师所学教授、教示、告知、赋予、阐明、解释、明确,还不能对于已生起的邪说如法加以折伏,折伏后教示具有奇迹之法。”可是,尊师,现在,世尊的比丘弟子聪明、被训练、无畏、多闻、持法、法随法行、和敬行、随法行,能够将自己从师所学教授、教示、告知、赋予、阐明、解释、明确,能够对于已生起的邪说如法加以折伏,折伏后教示具有奇迹之法。所以,尊师,请世尊现在般涅槃。尊师,请善逝般涅槃。尊师,现在正是世尊般涅槃的时候。

尊师,世尊曾经这样说过:“因为我的比丘尼弟子还不是聪明、被训练、无畏、多闻、持法、法随法行、和敬行、随法行,还不能将自己从师所学教授、教示、告知、赋予、阐明、解释、明确,还不能对于已生起的邪说如法加以折伏,折伏后教示具有奇迹之法。”可是,尊师,现在,世尊的比丘尼弟子聪明、被训练、无畏、多闻、持法、法随法行、和敬行、随法行,能够将自己从师所学教授、教示、告知、赋予、阐明、解释、明确,能够对于已生起的邪说如法加以折伏,折伏后教示具有奇迹之法。所以,尊师,请世尊现在般涅槃。尊师,请善逝般涅槃。尊师,现在正是世尊般涅槃的时候。

尊师,世尊曾经这样说过:“因为我的优婆塞弟子还不是聪明、被训练、无畏、多闻、持法、法随法行、和敬行、随法行,还不能将自己从师所学教授、教示、告知、赋予、阐明、解释、明确,还不能对于已生起的邪说如法加以折伏,折伏后教示具有奇迹之法。”可是,尊师,现在,世尊的优婆塞弟子聪明、被训练、无畏、多闻、持法、法随法行、和敬行、随法行,能够将自己从师所学教授、教示、告知、赋予、阐明、解释、明确,能够对于已生起的邪说如法加以折伏,折伏后教示具有奇迹之法。所以,尊师,请世尊现在般涅槃。尊师,请善逝般涅槃。尊师,现在正是世尊般涅槃的时候。

尊师,世尊曾经这样说过:“因为我的优婆夷弟子还不是聪明、被训练、无畏、多闻、持法、法随法行、和敬行、随法行,还不能将自己从师所学教授、教示、告知、赋予、阐明、解释、明确,还不能对于已生起的邪说如法加以折伏,折伏后教示具有奇迹之法。”可是,尊师,现在,世尊的优婆夷弟子聪明、被训练、无畏、多闻、持法、法随法行、和敬行、随法行,能够将自己从师所学教授、教示、告知、赋予、阐明、解释、明确,能够对于已生起的邪说如法加以折伏,折伏后教示具有奇迹之法。所以,尊师,请世尊现在般涅槃。尊师,请善逝般涅槃。尊师,现在正是世尊般涅槃的时候。

尊师,世尊曾经这样说过:“此梵行尚不成功、繁荣、广为人知、为众多人所知、为天人所熟知。”尊师,现在,世尊的梵行已成功、繁荣、广为人知、为众多人所知、为天人所熟知。所以,尊师,请世尊现在般涅槃。尊师,请善逝般涅槃。尊师,现在正是世尊般涅槃的时候。’”

177 “如此听闻,阿难陀,我对魔罗帕皮摩如下说道:‘帕皮摩,你不用费心。如来的般涅槃不久将会发生。从今日开始,三个月以后,如来将般涅槃。’阿难陀,于是,就是今天,在遮波罗塔院,如来具念、具正知舍弃了寿命。”

二十、阿难陀的恳求

178 听闻此言,尊者阿难陀对佛陀如下说道:“尊师,请世尊住一劫。请善逝住一劫,为了更多人的利益,为了更多人的快乐,为了对世界的怜悯,为了人天的利益、利得、快乐。”

“阿难陀,止住,不要向如来恳求。阿难陀,现在不是向如来恳求的时候。”

第二次,尊者阿难陀对佛陀如下说道:“尊师,请世尊住一劫。请善逝住一劫,为了更多人的利益,为了更多人的快乐,为了对世界的怜悯,为了人天的利益、利得、快乐。”

“阿难陀,止住,不要向如来恳求。阿难陀,现在不是向如来恳求的时候。”

第三次,尊者阿难陀对佛陀如下说道:“尊师,请世尊住一劫。请善逝住一劫,为了更多人的利益,为了更多人的快乐,为了对世界的怜悯,为了人天的利益、利得、快乐。”

“阿难陀,你是否相信如来的菩提?”

“尊师,我相信。”

“那么,阿难陀,你为何再三强迫如来?”

“尊师,因为我在世尊面前当面听闻、当面受持:‘阿难陀,任何修习、多做、通晓、掌握、经验、熟知、精勤四神足者,他如果希望,则可以住一劫或超过一劫。阿难陀,如来的四神足被修习、多做、通晓、掌握、经验、熟知、精勤,所以,他如果希望,则可以住一劫或超过一劫。’”

“阿难陀,你是否相信?”

“尊师,我相信。”

“阿难陀,那么,是你做错了,这是你的错误。对于佛陀粗略所做之相、粗略所做暗示,你没有理解,没有向佛陀恳求:‘尊师,请世尊住一劫。请善逝住一劫,为了更多人的利益,为了更多人的快乐,为了对世界的怜悯,为了人天的利益、利得、快乐。’阿难陀,如果你向如来恳求,即使第二次被如来拒绝,第三次就会得到同意。因此,阿难陀,是你做错了,这是你的错误。”

179 “阿难陀,一次,我住在王舍城附近的灵鹫山麓。在那里,阿难陀,我也说过:‘王舍城很美,阿难陀。灵鹫山麓很美,阿难陀。阿难陀,任何修习、多做、通晓、掌握、经验、熟知、精勤四神足者,他如果希望,则可以住一劫或超过一劫。阿难陀,如来的四神足被修习、多做、通晓、掌握、经验、熟知、精勤,所以他如果希望,则可以住一劫或超过一劫。’像这样,对于佛陀粗略所做之相、粗略所做暗示,你也没有理解,没有向佛陀恳求:‘尊师,请世尊住一劫。请善逝住一劫,为了更多人的利益,为了更多人的快乐,为了对世界的怜悯,为了人天的利益、利得、快乐。’阿难陀,如果你向如来恳求,即使第二次被如来拒绝,第三次就会得到同意。因此,阿难陀,是你做错了,这是你的错误。”

180 “阿难陀,一次,我住在王舍城附近的瞿昙尼拘陀园。在那里,阿难陀,我也说过:‘王舍城很美,阿难陀。灵鹫山麓很美,阿难陀。瞿昙尼拘陀园很美,阿难陀。阿难陀,任何修习、多做、通晓、掌握、经验、熟知、精勤四神足者,他如果希望,则可以住一劫或超过一劫。阿难陀,如来的四神足被修习、多做、通晓、掌握、经验、熟知、精勤,所以他如果希望,则可以住一劫或超过一劫。’像这样,对于佛陀粗略所做之相、粗略所做暗示,你也没有理解,没有向佛陀恳求:‘尊师,请世尊住一劫。请善逝住一劫,为了更多人的利益,为了更多人的快乐,为了对世界的怜悯,为了人天的利益、利得、快乐。’阿难陀,如果你向如来恳求,即使第二次被如来拒绝,第三次就会得到同意。因此,阿难陀,是你做错了,这是你的错误。

阿难陀,一次,我住在王舍城附近的乔罗崖。在那里,阿难陀,我也说过:‘王舍城很美,阿难陀。灵鹫山麓很美,阿难陀。瞿昙尼拘陀园很美,阿难陀。乔罗崖很美,阿难陀。阿难陀,任何修习、多做、通晓、掌握、经验、熟知、精勤四神足者,他如果希望,则可以住一劫或超过一劫。阿难陀,如来的四神足被修习、多做、通晓、掌握、经验、熟知、精勤,所以他如果希望,则可以住一劫或超过一劫。’像这样,对于佛陀粗略所做之相、粗略所做暗示,你也没有理解,没有向佛陀恳求:‘尊师,请世尊住一劫。请善逝住一劫,为了更多人的利益,为了更多人的快乐,为了对世界的怜悯,为了人天的利益、利得、快乐。’阿难陀,如果你向如来恳求,即使第二次被如来拒绝,第三次就会得到同意。因此,阿难陀,是你做错了这是你的错误。

阿难陀,一次,我住在王舍城附近的毗婆罗山腹的七叶窟。在那里,阿难陀,我也说过:‘王舍城很美,阿难陀。灵鹫山麓很美,阿难陀。瞿昙尼拘陀园很美,阿难陀。乔罗崖很美,阿难陀。毗婆罗山腹的七叶窟很美,阿难陀。阿难陀,任何修习、多做、通晓、掌握、经验、熟知、精勤四神足者,他如果希望,则可以住一劫或超过一劫。阿难陀,如来的四神足被修习、多做、通晓、掌握、经验、熟知、精勤,所以他如果希望,则可以住一劫或超过一劫。’像这样,对于佛陀粗略所做之相、粗略所做暗示,你也没有理解,没有向佛陀恳求:‘尊师,请世尊住一劫。请善逝住一劫,为了更多人的利益,为了更多人的快乐,为了对世界的怜悯,为了人天的利益、利得、快乐。’阿难陀,如果你向如来恳求,即使第二次被如来拒绝,第三次就会得到同意。因此,阿难陀,是你做错了,这是你的错误。

阿难陀,一次,我住在王舍城附近的仙人山腹的迦洛西罗。在那里,阿难陀,我也说过:‘王舍城很美,阿难陀。灵鹫山麓很美,阿难陀。瞿昙尼拘陀园很美,阿难陀。乔罗崖很美,阿难陀。毗婆罗山腹的七叶窟很美,阿难陀。仙人山腹的迦洛西罗很美,阿难陀。阿难陀,任何修习、多做、通晓、掌握、经验、熟知、精勤四神足者,他如果希望,则可以住一劫或超过一劫。阿难陀,如来的四神足被修习、多做、通晓、掌握、经验、熟知、精勤,所以他如果希望,则可以住一劫或超过一劫。’像这样,对于佛陀粗略所做之相、粗略所做暗示,你也没有理解,没有向佛陀恳求:‘尊师,请世尊住一劫。请善逝住一劫,为了更多人的利益,为了更多人的快乐,为了对世界的怜悯,为了人天的利益、利得、快乐。’阿难陀,如果你向如来恳求,即使第二次被如来拒绝,第三次就会得到同意。因此,阿难陀,是你做错了,这是你的错误。

阿难陀,一次,我住在王舍城附近的尸陀林的蛇头岩洞。在那里,阿难陀,我也说过:‘王舍城很美,阿难陀。灵鹫山麓很美,阿难陀。瞿昙尼拘陀园很美,阿难陀。乔罗崖很美,阿难陀。毗婆罗山腹的七叶窟很美,阿难陀。仙山腹的迦洛西罗很美,阿难陀。尸陀林的蛇头岩洞很美,阿难陀。阿难陀,任何修习、多做、通晓、掌握、经验、熟知、精勤四神足者,他如果希望,则可以住一劫或超过一劫。阿难陀,如来的四神足被修习、多做、通晓、掌握、经验、熟知、精勤,所以他如果希望,则可以住一劫或超过一劫。’像这样,对于佛陀粗略所做之相、粗略所做暗示,你也没有理解,没有向佛陀恳求:‘尊师,请世尊住一劫。请善逝住一劫,为了更多人的利益,为了更多人的快乐,为了对世界的怜悯,为了人天的利益、利得、快乐。’阿难陀,如果你向如来恳求,即使第二次被如来拒绝,第三次就会得到同意。因此,阿难陀,是你做错了,这是你的错误。

阿难陀,一次,我住在王舍城附近的多浮陀阿兰若。在那里,阿难陀,我也说过:‘王舍城很美,阿难陀。灵鹫山麓很美,阿难陀。瞿昙尼拘陀园很美,阿难陀。乔罗崖很美,阿难陀。毗婆罗山腹的七叶窟很美,阿难陀。仙人山腹的迦洛西罗很美,阿难陀。尸陀林的蛇头岩洞很美,阿难陀。多浮陀阿兰若很美,阿难陀。阿难陀,任何修习、多做、通晓、掌握、经验、熟知、精勤四神足者,他如果希望,则可以住一劫或超过一劫。阿难陀,如来的四神足被修习、多做、通晓、掌握、经验、熟知、精勤,所以佛陀粗略所做之相、粗略所做暗示,你也没有理解,没有向佛陀恳求:‘尊师,请世尊住一劫。请善逝住一劫,为了更多人的利益,为了更多人的快乐,为了对世界的怜悯,为了人天的利益、利得、快乐。’阿难陀,如果你向如来恳求,即使第二次被如来拒绝,第三次就会得到同意。因此,阿难陀,是你做错了,这是你的错误。

阿难陀,一次,我住在王舍城附近的竹林精舍。在那里,阿难陀,我也说过:‘王舍城很美,阿难陀。灵鹫山麓很美,阿难陀。瞿昙尼拘陀园很美,阿难陀。乔罗崖很美,阿难陀。毗婆罗山腹的七叶窟很美,阿难陀。仙人山腹的迦洛西罗很美,阿难陀。尸陀林的蛇头岩洞很美,阿难陀。多浮陀阿兰若很美,阿难陀。竹林精舍很美,阿难陀。阿难陀,任何修习、多做、通晓、掌握、经验、熟知、精勤四神足者,他如果希望,则可以住一劫或超过一劫。阿难陀,如来的四神足被修习、多做、通晓、掌握、经验、熟知、精勤,所以他如果希望,则可以住一劫或超过一劫。’像这样,对于佛陀粗略所做之相、粗略所做暗示,你也没有理解,没有向佛陀恳求:‘尊师,请世尊住一劫。请善逝住一劫,为了更多人的利益,为了更多人的快乐,为了对世界的怜悯,为了人天的利益、利得、快乐。’阿难陀,如果你向如来恳求,即使第二次被如来拒绝,第三次就会得到同意。因此,阿难陀,是你做错了,这是你的错误。

阿难陀,一次,我住在王舍城附近的耆婆芒果园。在那里,阿难陀,我也说过:‘王舍城很美,阿难陀。灵鹫山麓很美,阿难陀。瞿昙尼拘陀园很美,阿难陀。乔罗崖很美,阿难陀。毗婆罗山腹的七叶窟很美,阿难陀。仙人山腹的迦洛西罗很美,阿难陀。尸陀林的蛇头岩洞很美,阿难陀。多浮陀阿兰若很美,阿难陀。竹林精舍很美,阿难陀。耆婆芒果园很美,阿难陀。阿难陀,任何修习、多做、通晓、掌握、经验、熟知、精勤四神足者,他如果希望,则可以住一劫或超过一劫。阿难陀,如来的四神足被修习、多做、通晓、掌握、经验、熟知、精勤,所以他如果希望,则可以住一劫或超过一劫。’像这样,对于佛陀粗略所做之相、粗略所做暗示,你也没有理解,没有向佛陀恳求:‘尊师,请世尊住一劫。请善逝住一劫,为了更多人的利益,为了更多人的快乐,为了对世界的怜悯,为了人天的利益、利得、快乐。’阿难陀,如果你向如来恳求,即使第二次被如来拒绝,第三次就会得到同意。因此,阿难陀,是你做错了,这是你的错误。

阿难陀,一次,我住在王舍城附近的摩达库奇的鹿苑,在那里,阿难陀,我也说过:‘王舍城很美,阿难陀。灵鹫山麓很美,阿难陀。瞿昙尼拘陀园很美,阿难陀。乔罗崖很美,阿难陀。毗婆罗山腹的七叶窟很美,阿难陀。仙人山腹的迦洛西罗很美,阿难陀。尸陀林的蛇头岩洞很美,阿难陀。多浮陀阿兰若很美,阿难陀。竹林精舍很美,阿难陀。耆婆芒果园很美,阿难陀。摩达库奇的鹿苑很美,阿难陀。阿难陀,任何修习、多做、通晓、掌握、经验、熟知、精勤四神足者,他如果希望,则可以住劫或超过一劫。阿难陀,如来的四神足被修习、多做、通晓、掌握、经验、熟知、精勤,所以他如果希望,则可以住一劫或超过一劫。’像这样,对于佛陀粗略所做之相、粗略所做暗示,你也没有理解,没有向佛陀恳求:‘尊师,请世尊住一劫。请善逝住一劫,为了更多人的利益,为了更多人的快乐,为了对世界的怜悯,为了人天的利益、利得、快乐。’阿难陀,如果你向如来恳求,即使第二次被如来拒绝,第三次就会得到同意。因此,阿难陀,是你做错了,这是你的错误。”

181 “阿难陀,一次,我住在此毗舍离附近的优陀延塔院。在此,阿难陀,我也说过:‘毗舍离很美,阿难陀。优陀延塔院很美,阿难陀。阿难陀,任何修习、多做、通晓、掌握、经验、熟知、精勤四神足者,他如果希望,则可以住一劫或超过一劫。阿难陀,如来的四神足被修习、多做、通晓、掌握、经验、熟知、精勤,所以他如果希望,则可以住一劫或超过一劫。’像这样,对于佛陀粗略所做之相、粗略所做暗示,你也没有理解,没有向佛陀恳求:‘尊师,请世尊住一劫。请善逝住一劫,为了更多人的利益,为了更多人的快乐,为了对世界的怜悯,为了人天的利益、利得、快乐。’阿难陀,如果你向如来恳求,即使第二次被如来拒绝,第三次就会得到同意。因此,阿难陀,是你做错了,这是你的错误。”

182 “阿难陀,一次,我住在此毗舍离附近的瞿昙摩塔院。在此,阿难陀,我也说过:‘毗舍离很美,阿难陀。优陀延塔院很美,阿难陀。瞿昙摩塔院很美,阿难陀。阿难陀,任何修习、多做、通晓、掌握、经验、熟知、精勤四神足者,他如果希望,则可以住一劫或超过一劫。阿难陀,如来的四神足被修习、多做、通晓、掌握、经验、熟知、精勤,所以他如果希望,则可以住一劫或超过一劫。’像这样,对于佛陀粗略所做之相、粗略所做暗示,你也没有理解,没有向佛陀恳求:‘尊师,请世尊住一劫。请善逝住一劫,为了更多人的利益,为了更多人的快乐,为了对世界的怜悯,为了人天的利益、利得、快乐。’阿难陀,如果你向如来恳求,即使第二次被如来拒绝,第三次就会得到同意。因此,阿难陀,是你做错了,这是你的错误。

阿难陀,一次,我住在此毗舍离附近的七聚塔院。在此,阿难陀,我也说过:‘毗舍离很美,阿难陀。优陀延塔院很美,阿难陀。瞿昙摩塔院很美,阿难陀。七聚塔院很美,阿难陀。阿难陀,任何修习、多做、通晓、掌握、经验、熟知、精勤四神足者,他如果希望,则可以住一劫或超过一劫。阿难陀,如来的四神足被修习、多做、通晓、掌握、经验、熟知、精勤,所以他如果希望,则可以住一劫或超过一劫。’像这样,对于佛陀粗略所做之相、粗略所做暗示,你也没有理解,没有向佛陀恳求:‘尊师,请世尊住一劫。请善逝住一劫,为了更多人的利益,为了更多人的快乐,为了对世界的怜悯,为了人天的利益、利得、快乐。’阿难陀,如果你向如来恳求,即使第二次被如来拒绝,第三次就会得到同意。因此,阿难陀,是你做错了,这是你的错误。

阿难陀,一次,我住在此毗舍离附近的多子塔院。在此,阿难陀,我也说过:‘毗舍离很美,阿难陀。优陀延塔院很美,阿难陀。瞿昙摩塔院很美,阿难陀。七聚塔院很美,阿难陀。多子塔院很美,阿难陀。阿难陀,任何修习、多做、通晓、掌握、经验、熟知、精勤四神足者,他如果希望,则可以住一劫或超过一劫。阿难陀,如来的四神足被修习、多做、通晓、掌握、经验、熟知、精勤,所以他如果希望,则可以住一劫或超过一劫。’像这样,对于佛陀粗略所做之相、粗略所做暗示,你也没有理解,没有向佛陀恳求:‘尊师,请世尊住一劫。请善逝住一劫,为了更多人的利益,为了更多人的快乐,为了对世界的怜悯,为了人天的利益、利得、快乐。’阿难陀,如果你向如来恳求,即使第二次被如来拒绝,第三次就会得到同意。因此,阿难陀,是你做错了,这是你的错误。

阿难陀,一次,我住在此毗舍离附近的萨兰达托塔院。在此,阿难陀,我也说过:‘毗舍离很美,阿难陀。优陀延塔院很美,阿难陀。瞿昙摩塔院很美,阿难陀。七聚塔院很美,阿难陀。多子塔院很美,阿难陀。萨兰达托塔院很美,阿难陀。阿难陀,任何修习、多做、通晓、掌握、经验、熟知、精勤四神足者,他如果希望,则可以住一劫或超过一劫。阿难陀,如来的四神足被修习、多做、通晓、掌握、经验、熟知、精勤,所以他如果希望,则可以住一劫或超过一劫。’像这样,对于佛陀粗略所做之相、粗略所做暗示,你也没有理解,没有向佛陀恳求:‘尊师,请世尊住一劫。请善逝住一劫,为了更多人的利益,为了更多人的快乐,为了对世界的怜悯,为了人天的利益、利得、快乐。’阿难陀,如果你向如来恳求,即使第二次被如来拒绝,第三次就会得到同意。因此,阿难陀,是你做错了,这是你的错误。

阿难陀,现在,在此遮波罗塔院我也说过:‘毗舍离很美,阿难陀。优陀延塔院很美。瞿昙摩塔院很美。七聚塔院很美。多子塔院很美。萨兰达托塔院很美。遮波罗塔院很美。阿难陀,任何修习、多做、通晓、掌握、经验、熟知、精勤四神足者,他如果希望,则可以住一劫或超过一劫。阿难陀,如来的四神足被修习、多做、通晓、掌握、经验、熟知、精勤,所以他如果希望,则可以住一劫或超过一劫。’然而,尊者阿难陀对于佛陀粗略所做之相、粗略所做暗示没有理解,没有向佛陀恳求:‘尊师,请世尊住一劫。请善逝住一劫,为了更多人的利益,为了更多人的快乐,为了对世界的怜悯,为了人天的利益、利得、快乐。’阿难陀,如果你向如来恳求,即使第二次被如来拒绝,第三次就会得到同意。因此,阿难陀,是你做错了,这是你的错误。”

183 “阿难陀,事实上,我已经事先告知过‘所有可爱、适意都是异有、别离、变异’。阿难陀,怎么可能获得?生起、生成、造作、坏败之法等,其不破坏的道理不存在。阿难陀,寿命已经被如来舍弃、排除、丢弃、舍断、脱离、去除,一旦发出的‘不久将是如来的般涅槃。从今日开始,三个月以后,如来将般涅槃’之词,如来为了生命而撤回,不存在这样的道理。走,阿难陀,我们去大林的重阁讲堂。”

“遵命,尊师。”尊者阿难陀应诺佛陀。

佛陀和尊者阿难陀一起靠近大林的重阁讲堂。靠近以后,对尊者阿难陀说道:“阿难陀,你去,让毗舍离附近居住的彼比丘众全部在讲堂集中。”

“遵命,尊师。”尊者阿难陀应诺佛陀,然后,让毗舍离附近居住的彼比丘众全部在讲堂集中以后,接近佛陀所在的地方,接近以后顶礼佛陀,然后立于一旁。立于一旁的尊者阿难陀向佛陀如下说道:“尊师,比丘僧众已经集合。尊师,请世尊安排时间。”

184 于是,佛陀向讲堂走去。走到以后坐在备好的坐具上。安坐以后,佛陀对比丘众说道:“诸比丘,我证知并阐述的这些法,你们要充分把持、熟悉、修行、勤修,这样,此梵行就会长期、长久地存在,其将有利于更多人的利益,有利于更多人的快乐,有利于对世界的怜悯,有利于人天的利益、利得、快乐。诸比丘,我证知并阐述的这些法,你们要充分把持、熟悉、修行、勤修,这样,此梵行就会长期、长久地存在,其将有利于更多人的利益,有利于更多人的快乐,有利于对世界的怜悯,有利于人天的利益、利得、快乐,其是哪些?即四念处、四正勤、四神足、五根、五力、七觉支、八圣道。诸比丘,这些就是我证知并阐述的法,你们要充分把持、熟悉、修行、勤修,这样,此梵行就会长期、长久地存在,其将有利于更多人的利益,有利于更多人的快乐,有利于对世界的怜悯,有利于人天的利益、利得、快乐。”

185 佛陀对比丘众说道:“诸比丘,我告诉你们。诸行乃灭法,应以不放逸而现成。不久将是如来的般涅槃。从今日开始,三个月以后,如来将般涅槃。”这是佛陀所说,善逝说完此言,尊师如下说道:

我的时量已熟,我的生命微少;

我将弃你而去,请以己为皈依。

比丘成为有念、不放逸善戒者;

当思维善定置,护持自己之心。

于此法和律,不放逸而住;

舍弃生死轮,可作苦终结。

第三诵分完

二十一、大象般的眺望

186 佛陀于上午着衣,持衣钵,进入毗舍离托钵。在毗舍离托钵,吃完饭,结束托钵食以后,如大象眺望般眺望毗舍离,然后,对尊者阿难陀说道:“阿难陀,这将是如来最后一次看毗舍离。阿难陀,我们去班达村。”

“遵命,尊师。”尊者阿难陀应诺佛陀。佛陀与大比丘僧团一起进入班达村。于是,佛陀住在班达村。

在此,佛陀对比丘众说道:“诸比丘,因为对于四个法的不了悟、不理解,我和你们都像这样长时间地在此轮回、轮转。诸比丘,哪四个?诸比丘,对于圣戒的不了悟、不理解,我和你们都像这样长时间地在此轮回、轮转。诸比丘,对于圣定的不了悟、不理解,我和你们都像这样长时间地在此轮回、轮转。诸比丘,对于圣慧的不了悟、不理解,我和你们都像这样长时间地在此轮回、轮转。诸比丘,对于圣解脱的不了悟、不理解,我和你们都像这样长时间地在此轮回、轮转。然而,诸比丘,现在,圣戒被了悟、被理解,圣定被了悟、被理解,圣慧被了悟、被理解,圣解脱被了悟、被理解,故对生存的贪爱已被斩断,可引导至生存的一切已被灭尽,现在已经没有再生。”这是佛陀所说,善逝说完此言,尊师如下说道:

戒定慧以及 解脱最无上,

著名乔达摩,已了悟此法,

佛陀证此法,为比丘阐述。

实际上,佛陀住在班达村期间也对比丘众开示了以下法语:“这就是戒,这就是定,这就是慧。遍修戒者的定具有大果报、大利益。遍修定者的慧具有大果报、大利益。遍修慧者的心将完全脱离欲烦恼、生存烦恼、无明烦恼等诸烦恼。”

二十二、四大原则

187 佛陀在班达村随意而居,然后,对尊者阿难陀说道:“阿难陀,我们去授手村、菴罗村、阎浮村、波迦城。”

“遵命,尊师。”尊者阿难陀应诺佛陀。于是,佛陀与大比丘僧团一起向波迦城接近。实际上,佛陀住在波迦城附近的阿难陀塔院。

在此,佛陀对比丘众说道:“诸比丘,我向你们教授四大原则。请仔细听,认真思考,我来说。”

“遵命,尊师。”比丘众应诺佛陀。佛陀如下说道:

188 “诸比丘,倘若有比丘这样说:‘尊者,此为我在佛面前的听闻、在佛面前的受持,这是法,这是律,这是尊师的教导。’诸比丘,不要欢喜、不要呵责比丘所说。不欢喜、不呵责,然后认真地提取该言辞,以经进行解释、用律进行对照。如果以经进行解释、用律进行对照以后,该言辞在经中没有找到,在律里没有发现,那么,至此得出结论:‘此的确不是佛的语言。此为该比丘的谬解。’此时,诸比丘,应将其舍弃。如果以经进行解释、用律进行对照以后,该言辞在经中有找到,在律里有发现,那么,至此得出结论:‘此的确是佛的语言。此为该比丘的正解。’诸比丘,这是应记住的第一个大原则。

诸比丘,倘若有比丘这样说:‘尊者,在某某处,居住着有长老、有上座的僧团。我在那个僧团面前听闻、面前受持,这是法,这是律,这是尊师的教导。’诸比丘,不要欢喜、不要呵责比丘所说。不欢喜、不呵责,然后认真地提取该言辞,以经进行解释、用律进行对照。如果以经进行解释、用律进行对照以后,该言辞在经中没有找到,在律里没有发现,那么,至此得出结论:‘此的确不是佛的语言。此为彼僧团的谬解。’此时,诸比丘,应将其舍弃。如果以经进行解释、用律进行对照以后,该言辞在经中有找到,在律里有发现,那么,至此得出结论:‘此的确是佛的语言。此为彼僧团的正解。’诸比丘,这是应记住的第二个大原则。

诸比丘,倘若有比丘这样说:‘尊者,在某某处,居住着众多多闻、精通阿含、受持经、受持律、受持戒本的长老比丘。我在彼长老众面前听闻、面前受持,这是法,这是律,这是尊师的教导。’诸比丘,不要欢喜、不要呵责比丘所说。不欢喜、不呵责,然后认真地提取该言辞,以经进行解释、用律进行对照。如果以经进行解释、用律进行对照以后,该言辞在经中没有找到,在律里没有发现,那么,至此得出结论:‘此的确不是佛的语言。此为彼长老众的谬解。’此时,诸比丘,应将其舍弃。如果以经进行解释、用律进行对照以后,该言辞在经中有找到,在律里有发现,那么,至此得出结论:‘此的确是佛的语言。此为彼长老众的正解。’诸比丘,这是应记住的第三个大原则。

诸比丘,倘若有比丘这样说:‘尊者,在某某处,居住着一位多闻、精通阿含、受持经、受持律、受持戒本的长老比丘。我在彼长老面前听闻、面前受持,这是法,这是律,这是尊师的教导。’诸比丘,不要欢喜、不要呵责比丘所说。不欢喜、不呵责,然后认真地提取该言辞,以经进行解释、用律进行对照。如果以经进行解释、用律进行对照以后,该言辞在经中没有找到,在律里没有发现,那么,至此得出结论:‘此的确不是佛的语言。此为彼长老的谬解。’此时,诸比丘,应将其舍弃。如果以经进行解释、用律进行对照以后,该言辞在经中有找到,在律里有发现,那么,至此得出结论:‘此的确是佛的语言。此为彼长老的正解。’诸比丘,这是应记住的第四个大原则。诸比丘,这些就是应记住的四大原则。”

实际上,佛陀住在波迦城附近的阿难陀塔院期间也对比丘众开示了以下法语:“这就是戒,这就是定,这就是慧。遍修戒者的定具有大果报、大利益。遍修定者的慧具有大果报、大利益。遍修慧者的心将完全脱离欲烦恼、生存烦恼、无明烦恼等诸烦恼。”

二十三、锻造工之子周那

189 佛陀在波迦城随意而居,然后,对尊者阿难陀说道:“阿难陀,我们去波婆城。”

“遵命,尊师。”尊者阿难陀应诺佛陀。于是,佛陀与大比丘僧团一起进入波婆城。实际上,佛陀住在波婆城附近的锻造工之子周那的芒果林里。

锻造工之子周那听说:“佛陀到达了波婆城,住在波婆城附近的我的芒果林里。”于是,锻造工之子周那接近佛陀,接近以后顶礼佛陀,然后坐于一旁。佛陀以法语对坐于一旁的锻造工之子周那进行了教示、训诫、鼓励,令其欢喜。于是,得到佛陀以法语教示、训诫、鼓励、获得欢喜的锻造工之子周那对佛陀如下说道:“尊师,明天,请世尊和比丘僧团一起接受我的供斋。”佛陀默然应允。锻造工之子周那得知佛陀应允后从座位站起,顶礼佛陀,右转离开。

过了那天夜晚,锻造工之子周那在自己的住处令人准备了上好的硬食和软食以后,命人向佛陀禀报时间:“尊师,时间已到。斋饭已经准备就绪。”

于是,佛陀于上午着衣,持衣钵,与比丘僧团一起走向锻造工之子周那的住处。走到以后坐在备好的坐具上。安坐后,佛陀对锻造工之子周那说道:“周那,用那些准备好的栴檀树菇给我供食。用那些准备好的其他硬食和软食给比丘众供食。”

“遵命,尊师。”锻造工之子周那应诺佛陀,然后用准备好的栴檀树菇给佛陀供食,用准备好的其他硬食和软食给比丘众供食。

佛陀对锻造工之子周那说道:“周那,这是剩下的栴檀树菇,把它深埋在地下。周那,在这个有天众、有魔罗、有梵天、有沙门婆罗门、有人众、有天人的世界里,除了如来,我没有看到可以彻底消化此食者。”

“遵命,尊师。”锻造工之子周那应诺佛陀,然后将剩下的栴檀树菇深埋在地下,然后靠近佛陀,靠近以后顶礼佛陀,然后坐于一旁。佛陀以法语对坐于一旁的锻造工之子周那进行了教示、训诫、鼓励,令其欢喜,然后从座位上站起离开。

190 佛陀在食用完锻造工之子周那的供养以后生起重病,承受着赤血痢疾引起的濒死般的剧烈苦痛。然而,佛陀具念、以正知忍受苦痛,不为其扰恼。佛陀对尊者阿难陀说道:“阿难陀,我们去拘尸那罗。”

“遵命,尊师。”尊者阿难陀应诺佛陀。

依据我之所闻,食过周那所供;

尊师承受剧烈、濒死般的苦痛。

食用旃檀树菇,生起不调重病;

佛陀持续赤痢,说去拘尸那罗。

二十四、取饮水

191 佛陀离开道路,接近路边的树下,走到以后对尊者阿难陀说道:“阿难陀,你为我把大衣四折叠起。我很疲惫,阿难陀,我要坐下。”

“遵命,尊师。”尊者阿难陀应诺佛陀,然后把大衣四折叠起。佛陀坐在备好的坐具上。

安坐后,佛陀对尊者阿难陀说道:“阿难陀,你去为我取水。我口渴,阿难陀,我要喝水。”

听闻此言,尊者阿难陀对佛陀如下说道:“尊师,刚刚有五百辆货车经过。被车轮趟过的水量少、浑浊、污浊。尊师,拘孙河就在不远处,那里的水清、水好、水清凉、水洁净,水流透明、平静、美丽。佛陀在那里喝水,还可以清凉身体。”

第二次,佛陀对尊者阿难陀说道:“阿难陀,你去为我取水。我口渴,阿难陀,我要喝水。”

尊者阿难陀也第二次对佛陀如下说道:“尊师,刚刚有五百辆货车经过,被车轮趟过的水量少、浑浊、污浊。尊师,拘孙河就在不远处,那里的水清、水好、水清凉、水洁净,水流透明、平静、美丽。佛陀在那里喝水,还可以清凉身体。

第三次,佛陀对尊者阿难陀说道:“阿难陀,你去为我取水。我口渴,阿难陀,我要喝水。”

“遵命,尊师。”尊者阿难陀应诺佛陀以后,拿着钵接近那条小河。那条小河因为刚刚有五百辆货车经过,被车轮趟过的水量少、浑浊、污浊。然而,当尊者阿难陀靠近时,水却在澄清、清净、无浊地流淌。于是,尊者阿难陀心想:“啊,实在是不可思议,啊,实在是未曾有,如来的大神力、大威力。因为刚刚有五百辆货车经过,被车轮趟过的水量少、浑浊、污浊的小河,在我靠近后,水却在澄清、清净、无浊地流淌。”

尊者阿难陀用钵取了水以后靠近佛陀,靠近以后对佛陀如下说道:“尊师,实在是不可思议,尊师,实在是未曾有,如来的大神力、大威力。因为刚刚有五百辆货车经过,被车轮趟过的水量少、浑浊、污浊的小河,在我靠近后,水却在澄清、清净、无浊地流淌。佛陀请喝水。善逝请喝水。”于是,佛陀喝了水。

二十五、末罗族子弟普库萨

192 此时,阿罗罗·卡罗麻的弟子末罗族子弟普库萨正走在通往拘尸那罗的途中。末罗族子弟普库萨看到佛陀坐在一棵树下。看到以后走近佛陀。走近以后顶礼佛陀,然后坐于一旁。

坐于一旁的末罗族子弟普库萨对佛陀如下说道:“尊师,实在是不可思议,尊师,实在是未曾有。尊师,因为出家人依寂静住而住。尊师,曾经走在途中的阿罗罗·卡罗麻在路边不远处的一棵树下面午休。此时,尊师,有五百辆货车从阿罗罗·卡罗麻的附近通过。尊师,在车队通过之后来的其他人走近阿罗罗·卡罗麻,走近以后这样问阿罗罗·卡罗麻:‘尊者,你可看见五百辆货车通过?’‘尊者,我没有看见。’‘那么,尊者,你可听见声音?’‘尊者,我没有听见声音。’‘那么,尊者,你是在睡觉?’‘尊者,我没有睡觉。’‘那么,尊者,你是有意识之人?’‘尊者,是的。’‘尊者,你有意识、未睡觉,却没有看见五百辆货车先后通过,没有听到声音。可是,尊者,你的大衣上洒落了尘土。’‘尊者,是的。’尊师,于是,那个人如下思考:‘啊,实在是不可思议!啊,实在是未曾有!啊,出家人依寂静住而住。虽然有意识、未睡觉,却没有看见五百辆货车先后通过,没有听到声音。’遂对阿罗罗·卡罗麻生起极大信仰,然后离开。”

193 “普库萨,你怎么认为?哪一个更加难行、更加难以达到?一个是有意识、未睡觉的沙门,虽然五百辆货车先后通过,却没有看见,没有听到声音,另一个是有意识、未睡觉的沙门,虽然天降大雨、电闪雷鸣,却没有看见,没有听见声音。”

“尊师,五百辆货车、六百辆货车、七百辆货车、八百辆货车、九百辆货车、一千辆货车或十万辆货车都微不足道。虽然天降大雨、电闪雷鸣,但是有意识、未睡觉的沙门却没有看见,没有听见声音,此才更加难为,更加难以达到。”

“普库萨,一次,我住在阿图玛附近的稻糠房。这时,天降大雨、电闪雷鸣,稻糠房的农民两兄弟和四头牛遭雷击而亡。普库萨,阿图玛的很多人出来,接近遭雷击而亡的彼农民两兄弟和四头牛。普库萨,当时,我从稻糠房出来,在稻糠房门口附近的空地上经行。普库萨,这时,有一个人从人群中出来接近我,接近以后顶礼我,然后立于一旁。普库萨,我对立于一旁的那个人如下问道:‘朋友,为何大量的人聚集在此?’‘尊师,刚才天降大雨、电闪雷鸣,农民两兄弟和四头牛遭雷击而亡。所以,大量的人聚集在此。那么,尊师,您刚才在哪里?’‘朋友,我就在这里。’‘那么,尊师,您看见了什么?’‘朋友,我什么也没有看见。’‘那么,尊师,您听到了什么声音?’‘朋友,我没有听到什么声音。’‘那么,尊师,您是在睡觉?’‘朋友,我没有睡觉。’‘那么,尊师,您是有意识之人?’‘朋友,是的。’‘尊师,您有意识、未睡觉,虽然天降大雨、电闪雷鸣,却没有看见,没有听见声音?’‘朋友,是的。’

普库萨,于是,那个人这样想:‘啊,实在是不可思议!啊,实在是未曾有!啊,因为出家人依寂静住而住。虽然天降大雨、电闪雷鸣,但是这个有意识、未睡觉的沙门却没有看见,没有听见声音。’遂对我生起极大信仰,然后离开。”

听闻此言,末罗族子弟普库萨对佛陀如下说道:“尊师,我对阿罗罗·卡罗麻的此信仰也被大风吹散、被激流卷走。尊师,实在是殊胜!尊师,真是神奇!尊师,恰似扶起跌倒者,打开覆盖物,给迷路之人指明道路,为了让有眼之人看到诸色而在黑暗中点亮灯火。正像这样,尊师,世尊采用多种方法阐明了法。尊师,在此,请允许我皈依佛、皈依法、皈依比丘僧团。此后,请世尊接受我成为优婆塞,做我一生的皈依处。”

194 随后,末罗族子弟普库萨对其他人说道:“朋友,你取出我拥有的两块金色绢布。”

“好的,朋友。”那个人应答末罗族子弟普库萨以后取出了他的两块金色绢布。

末罗族子弟普库萨将彼两块金色绢布呈给佛陀:“尊师,这是我的两块金色绢布。请佛陀慈悲为我而接受。”

“普库萨,那么,一块给我披上,一块给阿难陀。”

“遵命,尊师。”末罗族子弟普库萨应诺佛陀,将一块给佛陀披上,一块供养给尊者阿难陀。

于是,佛陀以法语对末罗族子弟普库萨进行了教示、训诫、鼓励,令其欢喜。得到佛陀以法语教示、训诫、鼓励、获得欢喜的末罗族子弟普库萨从座位站起,顶礼佛陀,右转离开。

195 在末罗族子弟普库萨离开后不久,尊者阿难陀将彼两块金色绢布披在佛陀身上。当彼两块金色绢布披在佛陀身体上以后,其立即失去光辉。于是,尊者阿难陀对佛陀如下说道:“尊师,实在是不可思议。尊师,实在是未曾有。尊师,如来的肤色遍净、洁白。尊师,彼两块金色绢布披在佛陀身体上以后,其立即失去光辉。”

“阿难陀,的确如此。阿难陀,的确如此。如来的身体有两次尤为遍净,肤色洁白。哪两次?阿难陀,在那个晚上,如来现证得无上正等觉。在另一个晚上,如来在无余依的涅槃界般涅槃。阿难陀,在此两个晚上,如来的身体尤为遍净,肤色洁白。

阿难陀,在今晚的后夜分,在拘尸那罗,在末罗族人的优婆跋特纳娑罗树林里,在娑罗双树中间,如来的般涅槃将会发生。阿难陀,我们去拘孙河。”

“遵命,尊师。”尊者阿难陀应诺佛陀。

两块金色绢布,普库萨诚供养;

尊师披上绢布,黄色金光闪耀。

196 佛陀与大比丘僧团一起靠近拘孙河,靠近以后进入拘孙河沐浴、饮水,然后上岸,靠近芒果树林。靠近以后对尊者周那迦说道:“周那迦,你把大衣四折叠起。我很疲惫,我要躺下。”

“遵命,尊师。”尊者周那迦应诺佛陀以后,将大衣四折叠起。于是,佛陀右肋如狮子卧,一只脚放在另一只脚上,具念、具正知,作意起身之念。尊者周那迦则坐在佛陀面前。

佛陀来到拘孙河边,河水明净适意清澈;

尊师入水毫无倦色,如来世间无比肩者。

尊师沐浴饮水上岸,于比丘僧团受敬仰;

佛陀是此法说讲者,大圣到达芒果树林。

呼唤彼周那迦比丘,为我铺四折而横卧;

彼周那迦听从吩咐,迅速四折重叠铺好;

横卧尊师无有倦色,周那迦坐在其面前。

197 佛陀对尊者阿难陀说道:“阿难陀,锻造工之子周那可能会生起这样的后悔:‘周那尊者,你没有功德,你是恶得,因为如来最后吃了你的供斋以后进入了般涅槃。’阿难陀,应该如下除去锻造工之子周那的后悔:‘周那尊者,你有功德,你是善得。因为如来最后吃了你的供斋以后进入了般涅槃。周那尊者,我在佛陀面前听到,在佛陀面前得知,有两次供斋具有同样的大果报、同样的大功德,具有比其他任何供斋都大的大果报、都大的大功德。哪两次?一次是如来吃了以后现证无上正等觉的供斋,一次是如来吃了以后进入无余依般涅槃的供斋。这两次供斋具有同样的大果报、同样的大功德,具有比其他任何供斋都大的大果报、都大的大功德。因此,锻造工之子周那尊者积累了获得寿命的业。因此,锻造工之子周那尊者积累了获得容色的业。因此,锻造工之子周那尊者积累了获得安乐的业。因此,锻造工之子周那尊者积累了获得名声的业。因此,锻造工之子周那尊者积累了获得天界的业。因此,锻造工之子周那尊者积累了获得主权的业。’阿难陀,应该这样除去锻造工之子周那的后悔。”佛陀明示了此意以后,此时,发出了此自说语:

供养者功德增大,自制者不积怨恨。

善者亦断除了恶,贪嗔痴灭尽止寂。

第四诵分完

二十六、娑罗双树

198 佛陀对尊者阿难陀说道:“阿难陀,我们去尼连禅河的对岸,去拘尸那罗附近的末罗族人的优婆跋特纳娑罗树林。”

“遵命,尊师。”尊者阿难陀应诺佛陀。佛陀与大比丘僧团一起来到尼连禅河的对岸,靠近拘尸那罗附近的末罗族人的优婆跋特纳娑罗树林,到达以后对尊者阿难陀说道:“阿难陀,你在娑罗双树的中间,准备一张头朝北的卧床。我很疲惫,阿难陀,我要横卧。”

“遵命,尊师。”尊者阿难陀应诺佛陀,然后在娑罗双树的中间,准备一张头朝北的卧床。于是,佛陀右肋如狮子卧,一只脚放在另一只脚上,具念、具正知,作意起身之念。

这时,娑罗双树开满了非季节的花,其飘落、洒落、遍布在如来身上,供养如来。天上的曼陀罗花也从虚空而降,其飘落、洒落、遍布在如来身上,供养如来。天上的栴檀粉也从虚空而降,其飘落、洒落、遍布在如来身上,供养如来。天上的乐器在虚空响起,供养如来,天上的歌曲在虚空唱起,供养如来。

199 佛陀对尊者阿难陀说道:“阿难陀,娑罗双树开满了非季节的花,其飘落、洒落、遍布在如来身上,供养如来。天上的曼陀罗花也从虚空而降,其飘落、洒落、遍布在如来身上,供养如来。天上的栴檀粉也从虚空而降,其飘落、洒落、遍布在如来身上,供养如来。天上的乐器在虚空响起,供养如来,天上的歌曲在虚空唱起,供养如来。然而,阿难陀,如来不仅仅只为这些所尊敬、所尊重、所敬仰、所供养、所崇拜。阿难陀,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任何住于法随法的向道者、方正行者、随法行者,都为了最高的供养而尊敬、尊重、敬仰、供养、崇拜如来。因此,阿难陀,‘今后,我们也做住于法随法的向道者、方正行者、随法行者’。阿难陀,你们应该像这样学习。”

二十七、优波摩耶

200 这时,尊者优波摩耶正站在佛陀的面前给佛陀执扇。佛陀呵斥尊者优波摩耶:“比丘,离开!不要站在我的面前。”

这时,尊者阿难陀心想:“此尊者优波摩耶长期随侍佛陀,是身边的随侍侍者。佛陀在最后的时候呵斥尊者优波摩耶:‘比丘,离开!不要站在我的面前。’这究竟是什么因,什么缘,佛陀呵斥尊者优波摩耶?”于是,尊者阿难陀对佛陀如下说道:“尊师,此尊者优波摩耶长期随侍佛陀,是身边的随侍侍者。佛陀在最后的时候呵斥尊者优波摩耶:‘比丘,离开!不要站在我的面前。’这究竟是什么因,什么缘,佛陀呵斥尊者优波摩耶:‘比丘,离开!不要站在我的面前’?”

“阿难陀,因为十方世界的众多天神为了见如来而聚集。阿难陀,在拘尸那罗附近的末罗族人的优婆跋特纳娑罗树林十二由旬的所有地方,没有可以射穿发根发梢程度的大威力的天神所不占据的场所。阿难陀,天神们不高兴:‘我们为了见如来从远方而来。如来、阿罗汉、正等觉何时何日才在世界生起。今晚,在后夜分,如来将入般涅槃。可是,这个大威力的比丘站在佛陀面前阻挡,我们在最后时刻不得见到佛陀。’”

201 “尊师,佛陀观察的诸天神是什么状态?”

“阿难陀,虚空中有地想的天神披头散发哭泣,伸出双臂哭泣,如被推倒般地倒下、翻滚、打滚:‘佛陀过早地般涅槃。善逝过早地般涅槃。有眼者过早地从世界消失。’

阿难陀,大地上有地想的天神披头散发哭泣,伸出双臂哭泣,如被推倒般地倒下、翻滚、打滚:‘佛陀过早地般涅槃。善逝过早地般涅槃。有眼者过早地从世界消失。’

阿难陀,离贪爱的彼天神则忍耐着,具念、具正知:‘诸行无常,因此,其怎可获得?’”

二十八、四生起宗教心之处

202 “尊师,以前,比丘众在雨安居后从四处来见如来。我们可以见到令我们诚心敬仰的比丘,可以见到令我们尊敬的比丘。然而,尊师,世尊离世以后,我们就见不到令我们诚心敬仰的比丘,见不到令我们尊敬的比丘。”

“阿难陀,对于有信仰的居家子弟,有四处是需要见、可以生起宗教心的场所。哪四处?‘这是如来出生之地。’阿难陀,这是有信仰的居家子弟应该见、可以生起宗教心的场所。‘这是如来现证无上正等觉之地。’阿难陀,这是有信仰的居家子弟应该见、可以生起宗教心的场所。‘这是如来转无上法轮之地。’阿难陀,这是有信仰的居家子弟应该见、可以生起宗教心的场所。‘这是如来为了无余依涅槃界而般涅槃之地。’阿难陀,这是有信仰的居家子弟应该见、可以生起宗教心的场所。阿难陀,这四处就是有信仰的居家子弟应该见、可以生起宗教心的场所。

阿难陀,具有信仰的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将会来到:‘这是如来出生之地。’‘这是如来现证无上正等觉之地。’‘这是如来转无上法轮之地。’‘这是如来为了无余依涅槃界而般涅槃之地。’于是,阿难陀,寻拜塔院者在寻拜之中生起澄净心而命终,他们所有人在身体坏灭,死后都将再生到善道的天界。”

二十九、阿难陀的询问

203 “尊师,我们如何对待女性?”

“阿难陀,不看。”

“尊师,看了以后,如何把握?”

“阿难陀,不说话。”

“那么,尊师,说话以后,如何处理?”

“阿难陀,应守护念。”

204 “尊师,我们应该如何对待如来的遗体?”

“阿难陀,你们不要做如来遗体的供养。阿难陀,你们应为了真实利益而努力、实践,应为了真实利益不放逸、正精勤、自精进而住。阿难陀,有对如来充满净信的刹帝利贤者、婆罗门贤者、居家贤者,他们会做如来遗体的供养。”

205 “那么,尊师,人们应该如何对待如来的遗体?”

阿难陀,人们应该像对待转轮王的遗体那样对待如来的遗体。”

尊师,人们如何对待转轮王的遗体?”

“阿难陀,人们用新布包裹转轮王的遗体,用新布包裹后再用夯实的木棉包裹。用夯实的木棉包裹以后再用新布包裹。以这样的方式五百次反复包裹转轮王的遗体以后,放入黄金油槽里,再盖上其他黄金槽,然后,堆起所有香料的荼毗堆,火葬转轮王的遗体。在十字路口建转轮王塔。阿难陀,人们就是这样对待转轮王的遗体。阿难陀,人们应该像对待转轮王的遗体那样对待如来的遗体。在十字路口建如来塔。供奉花蔓、熏香、香粉,礼拜,心中充满净信,此对于他们将成为长久的利益、安乐。”

三十、值得建塔之人

206 “阿难陀,有四种人是值得建塔之人。哪四种?如来、阿罗汉、正等觉者是值得建塔之人。独觉者是值得建塔之人。如来的弟子是值得建塔之人。转轮王是值得建塔之人。

阿难陀,源于什么道理,如来、阿罗汉、正等觉者是值得建塔之人?‘这是彼如来、阿罗汉、正等觉者的塔。’阿难陀,众人心中充满净信。他们心中充满净信,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善道的天界。

阿难陀,源于什么道理,独觉者是值得建塔之人?‘这是彼独觉者的塔。’阿难陀,众人心中充满净信。他们心中充满净信,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善道的天界。

阿难陀,源于什么道理,如来的弟子是值得建塔之人?‘这是彼佛陀、阿罗汉、正等觉者的弟子的塔。’阿难陀,众人心中充满净信。他们心中充满净信,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善道的天界。

阿难陀,源于什么道理,转轮王是值得建塔之人?‘这是彼如法法王的塔。’阿难陀,众人心中充满净信。他们心中充满净信,身体坏灭,死后再生于善道的天界。阿难陀,这四种人是值得建塔之人。”

三十一、阿难陀的稀有法

207 这时,尊者阿难陀进入僧房,插上门闩,站在那里哭泣:“我还是有学,还有应做之事,然而,怜悯我的尊师就要般涅槃。”

佛陀向比丘众问道:“诸比丘,阿难陀在哪里?”

“尊师,彼尊者阿难陀进入僧房,插上门闩,站在那里哭泣:‘我还是有学,还有应做之事,然而,怜悯我的尊师就要般涅槃。’”

于是,佛陀对一位比丘说道:“比丘,你以我之言对阿难陀说:‘阿难陀尊者,尊师找你。’”

“遵命,尊师。”该比丘应诺佛陀以后向尊者阿难陀接近。接近以后,对尊者阿难陀如下说道:“阿难陀尊者,尊师找你。”

“好的,尊者。”尊者阿难陀应答该比丘以后走到佛陀那里,到了以后顶礼佛陀,然后坐于一旁。

佛陀对坐于一旁的尊者阿难陀如下说道:“阿难陀,不要忧愁,不要悲泣。阿难陀,我以前不是已经事先告知过‘所有可爱、适意都是异有、别离、变异’?阿难陀,怎么可能获得?诸生起、生成、造作、坏败之法,其不破坏的道理不存在。所以,如来的身体不破坏的道理不存在。阿难陀,长期以来,佛陀以有利益、有安乐、不二、无量的慈身业现前,以有利益、有安乐、不二、无量的慈语业现前,以有利益、有安乐、不二、无量的慈意业现前。阿难陀,你具有功德,努力精进,很快就会成为无漏者。”

208 佛陀对比丘众说道:“诸比丘,过去的彼诸阿罗汉、正等觉者、佛陀也拥有如此优秀的第一侍者,如我的阿难陀。诸比丘,将来的彼诸阿罗汉、正等觉者、佛陀也拥有如此优秀的第一侍者,如我的阿难陀。诸比丘,阿难陀是贤者。诸比丘,阿难陀是智者。他知道‘这是前来接近的比丘见如来的时间。这是比丘尼的时间。这是优婆塞的时间。这是优婆夷的时间。这是国王、大臣、外道师、异教徒的时间。’”

209 “诸比丘,阿难陀有四种稀有、未曾有法。哪四种?诸比丘,比丘众为了见阿难陀而接近,他们因为见到而心满意足。阿难陀讲法,他们因其所说而心满意足。诸比丘,比丘众不会厌倦,直到阿难陀沉默。诸比丘,比丘尼众为了见阿难陀而接近,她们因为见到而心满意足。阿难陀讲法,她们因其所说而心满意足。诸比丘,比丘尼众不会厌倦,直到阿难陀沉默。诸比丘,优婆塞众为了见阿难陀而接近,他们因为见到而心满意足。阿难陀讲法,他们因其所说而心满意足。诸比丘,优婆塞众不会厌倦,直到阿难陀沉默。诸比丘,优婆夷众为了见阿难陀而接近,她们因为见到而心满意足。阿难陀讲法,她们因其所说而心满意足。诸比丘,优婆夷众不会厌倦,直到阿难陀沉默。诸比丘,这些就是阿难陀所具有的四种稀有、未曾有法。

诸比丘,转轮王有四种稀有、未曾有法。哪四种?诸比丘,刹帝利众为了见转轮王而接近,他们因为见到而心满意足。转轮王讲法,他们因其所说而心满意足。诸比丘,刹帝利众不会厌倦,直到转轮王沉默。诸比丘,婆罗门众为了见转轮王而接近,他们因为见到而心满意足。转轮王讲法,他们因其所说而心满意足。诸比丘,婆罗门众不会厌倦,直到转轮王沉默。居家者众为了见转轮王而接近,他们因为见到而心满意足。转轮王讲法,他们因其所说而心满意足。诸比丘,居家者众不会厌倦,直到转轮王沉默。沙门众为了见转轮王而接近,他们因为见到而心满意足。转轮王讲法,他们因其所说而心满意足。诸比丘,沙门众为不会厌倦,直到转轮王沉默。诸比丘,这些就是转轮王所具有的四种稀有、未曾有法。

像这样,诸比丘,阿难陀有四种稀有、未曾有法。哪四种?诸比丘,比丘众为了见阿难陀而接近,他们因为见到而心满意足。阿难陀讲法,他们因其所说而心满意足。诸比丘,比丘众不会厌倦,直到阿难陀沉默。诸比丘,比丘尼众为了见阿难陀而接近,她们因为见到而心满意足。阿难陀讲法,她们因其所说而心满意足。诸比丘,比丘尼众不会厌倦,直到阿难陀沉默。优婆塞众为了见阿难陀而接近,他们因为见到而心满意足。阿难陀讲法,他们因其所说而心满意足。诸比丘,优婆塞众不会厌倦,直到阿难陀沉默。优婆夷众为了见阿难陀而接近,她们因为见到而心满意足。阿难陀讲法,她们因其所说而心满意足。诸比丘,优婆夷众不会厌倦,直到阿难陀沉默。诸比丘,这些就是阿难陀所具有的四种稀有、未曾有法。”

三十二、宣说大善见经

210 听闻此言,尊者阿难陀对佛陀如下说道:“尊师,请世尊不要在这个小城市、不毛之地、边地小镇般涅槃!请世尊在其他大城市,诸如瞻波、王舍城、舍卫城、沙克多、憍赏弥、波罗奈,请在这些地方般涅槃!在这些地方,彼对如来充满净信的刹帝利众、婆罗门众、居家者众会做如来遗体的供养。”

“阿难陀,不要那样说!阿难陀,不要那样说:‘小城市、不毛之地、边地小镇!’

阿难陀,古昔,有位叫做大善见王的转轮王,其是如法的法王,征服天下,国土稳固,具足七宝。阿难陀,那时,此拘尸那罗叫做拘舍婆提,是大善见王的首都,东西长十二由旬、南北宽七由旬。阿难陀,首都拘舍婆提富裕、繁荣、人口众多、人声鼎沸、富饶。阿难陀,恰似叫做阿拉堪曼达的诸天神的首都般富裕、繁荣、天神众多、夜叉声鼎沸、富饶。像这样,阿难陀,首都拘舍婆提富裕、繁荣、人口众多、人声鼎沸、富饶。阿难陀,首都拘舍婆提日夜不离十种声音,诸如象声、马声、车声、大鼓声、小鼓声、琵琶声、歌声、螺号声、铜锣声、第十种‘吃啊、喝啊、咀嚼啊’的声音。

阿难陀,你进入拘尸那罗,告诉拘尸那罗的末罗族人:‘婆悉吒,在今晚的后夜分,如来的般涅槃将会发生。婆悉吒,过去。婆悉吒,过去。不要以后后悔:“如来的般涅槃发生在我们的村落,然而,在最后的时刻,我们却没有见到如来。”’”

“遵命,尊师。”尊者阿难陀应诺佛陀,然后,着衣,持衣钵,带着一个人进入拘尸那罗。

三十三、末罗族人的礼敬

211 此时,拘尸那罗的末罗族人正为要事集中在集会堂里。尊者阿难陀走近拘尸那罗的末罗族人的集会堂。走近以后告诉拘尸那罗的末罗族人:“婆悉吒,在今晚的后夜分,如来的般涅槃将会发生。婆悉吒,过去。婆悉吒,过去。不要以后后悔:‘如来的般涅槃发生在我们的村落,然而,在最后的时刻,我们却没有见到如来。’”

听闻尊者阿难陀的此言,末罗族男人、末罗族子弟、末罗族媳妇、末罗族夫人痛苦、困惑、心痛,一部分人披头散发哭泣,伸出双臂哭泣,如被推倒般地倒下、翻滚、打滚:“佛陀过早地般涅槃。善逝过早地般涅槃。有眼者过早地从世界消失。”于是,末罗族男人、末罗族子弟、末罗族媳妇、末罗族夫人痛苦、困惑、心痛,向末罗族人的优婆跋特纳娑罗树林中佛陀所在的地方靠近。

这时,尊者阿难陀如下心想:“如果我让每个拘尸那罗的末罗族人顶礼佛陀,那么,佛陀没有被拘尸那罗的末罗族人顶礼完,天就会大亮。我何不把拘尸那罗的末罗族人归纳为一家一家,让每一家顶礼佛陀:‘尊师,某某名字的末罗族人与儿子一起、与妻子一起、与随从一起、与朋友一起顶礼佛陀双足’?”于是,尊者阿难陀把拘尸那罗的末罗族人归纳为一家一家,让每一家顶礼佛陀:“尊师,某某名字的末罗族人与儿子一起、与妻子一起、与随从一起、与朋友一起顶礼佛陀双足。”通过这种方式,尊者阿难陀让拘尸那罗的末罗族人在初夜分顶礼了佛陀。

三十四、遍历行者须跋陀

212 这时,有位名叫须跋陀的遍历行者住在拘尸那罗。遍历行者须跋陀听说:“实际上,在今晚的后夜分,沙门乔达摩的般涅槃将会发生。”于是,遍历行者须跋陀如下心想:“我听到彼年老、耆宿、老师的老师的遍历行者讲过:‘在某时候、某一天,如来、阿罗汉、正等觉者生于世。’在今晚的后夜分,沙门乔达摩的般涅槃将会发生。我已经生起了这样的疑惑之法。我已经对沙门乔达摩怀有如此净信:‘沙门乔达摩可以为我开示这样的法。我应该舍弃此疑惑法’”于是,遍历行者须跋陀向末罗族人的优婆跋特纳娑罗树林中的尊者阿难陀靠近。靠近以后对尊者阿难陀如下说道:“尊敬的阿难陀,我听到彼年老、耆宿、老师的老师的遍历行者讲过:‘在某时候、某一天,如来、阿罗汉、正等觉者生于世。’在今晚的后夜分,沙门乔达摩的般涅槃将会发生。我已经生起了这样的疑惑之法。我已经对沙门乔达摩怀有如此净信:‘沙门乔达摩可以为我开示这样的法。我应该舍弃此疑惑法。’尊敬的阿难陀,我若能见到沙门乔达摩将感到万分荣幸。”

听闻此言,尊者阿难陀对遍历行者须跋陀如下说道:“尊敬的须跋陀,不要打扰如来,世尊很疲惫。”

第二次,遍历行者须跋陀对尊者阿难陀如下说道:“尊敬的阿难陀,我听到彼年老、耆宿、老师的老师的遍历行者讲过:‘在某时候、某一天,如来、阿罗汉、正等觉者生于世。’在今晚的后夜分,沙门乔达摩的般涅槃将会发生。我已经生起了这样的疑惑之法。我已经对沙门乔达摩怀有如此净信:‘沙门乔达摩可以为我开示这样的法。我应该舍弃此疑惑法。’尊敬的阿难陀,我若能见到沙门乔达摩将感到万分荣幸。”

尊者阿难陀第二次也对遍历行者须跋陀如下说道:“尊敬的须跋陀,不要打扰如来,世尊很疲惫。”

第三次,遍历行者须跋陀对尊者阿难陀如下说道:“尊敬的阿难陀,我听到彼年老、耆宿、老师的老师的遍历行者讲过:‘在某时候、某一天,如来、阿罗汉、正等觉者生于世。’在今晚的后夜分,沙门乔达摩的般涅槃将会发生。我已经生起了这样的疑惑之法。我已经对沙门乔达摩怀有如此净信:‘沙门乔达摩可以为我开示这样的法。我应该舍弃此疑惑法。’尊敬的阿难陀,我若能见到沙门乔达摩将感到万分荣幸。”

尊者阿难陀第三次也对遍历行者须跋陀如下说道:“尊敬的须跋陀,不要打扰如来,世尊很疲惫。”

213 佛陀听到尊者阿难陀和遍历行者须跋陀之间的这些对话。于是,佛陀对尊者阿难陀说道:“阿难陀,不要阻挡须跋陀。阿难陀,须跋陀可以见如来。须跋陀要向我进行的询问,都是希望了知而进行的询问,不是想加以恼害。我对他的所问进行解说。他将迅速对此了知。”

于是,尊者阿难陀对遍历行者须跋陀如下说道:“尊敬的须跋陀,你过去。世尊给了你机会。”

于是,遍历行者须跋陀靠近佛陀,靠近以后向佛陀问候,互致值得记忆的欢喜语言以后坐于一旁。

坐于一旁的遍历行者须跋陀对佛陀如下说道:“乔达摩尊者,有率领僧团、拥有大众、为众人师、为教团主、名声显赫、德高望重、深受众人尊敬的沙门、婆罗门,诸如富兰·迦叶、末迦利·瞿舍罗、阿夷多·翅舍钦婆罗、迦据陀·迦旃延、散若夷·毗罗梨沸、尼干陀·若提子,对于自己的主张,他们是全部已经自证,还是全部没有自证?或是部分已经自证,部分没有自证?”

“须跋陀,停止那些问话:‘对于自己的主张,他们是全部已经自证,还是全部没有自证?或是部分已经自证,部分没有自证?’须跋陀,我为你说法。请听并仔细思考。我开始说。”

“遵命,尊师。”遍历行者须跋陀应诺佛陀。佛陀如下说道:

214 “须跋陀,在八圣道不存在的法和律里,在此不存在第一个沙门。在此也不存在第二个沙门。在此也不存在第三个沙门。在此也不存在第四个沙门。须跋陀,在八圣道存在的法和律里,在此也存在第一个沙门。在此也存在第二个沙门。在此也存在第三个沙门。在此也存在第四个沙门。须跋陀,在八圣道存在的法和律里,须跋陀,只有在此,第一个沙门,只有在此,第二个沙门,只有在此,第三个沙门,只有在此,第四个沙门可以存在。其他的沙门论争都是空无。在此,须跋陀,比丘如果正确住,世界就会因为有阿罗汉而不空。

须跋陀,我二十九岁,

出家为求何为善,

五十岁月已过去。

须跋陀,我是出家人,

为真理法而行观,

除此之外无沙门。

第二个沙门也没有。第三个沙门也没有。第四个沙门也没有。其他的沙门论争都是空无。在此,须跋陀,比丘如果正确住,世界就会因为有阿罗汉而不空。”

215 听闻此言,遍历行者须跋陀对佛陀如下说道:“尊师,实在是殊胜!尊师,实在是殊胜!尊师,恰似扶起跌倒者,打开覆盖物,给迷路之人指明道路,为了让有眼之人看到诸色而在黑暗中点亮灯火,像这样,世尊采用多种方法明示了法。尊师,从今以后,我皈依佛、法、比丘僧团。尊师,请允许我在世尊面前出家,得以受戒。”

“须跋陀,其他外道的修行者如果想在此法、律下出家,获得具足,他需要别住四个月。四个月以后,心欢喜的比丘令其出家,令其成为比丘。然而,每个人的差异由我来判断。”

“尊师,如果其他外道的修行者想在此法、律下出家,获得具足,需要别住四个月。四个月以后,心欢喜的比丘令其出家,令其成为比丘,那么,我可以别住四年。四年以后,心欢喜的比丘令我出家,令我成为比丘。”

于是,佛陀对尊者阿难陀说道:“那么,阿难陀,让须跋陀出家。”

“遵命,尊师。”尊者阿难陀应诺佛陀。

遍历行者须跋陀对尊者阿难陀如下说道:“阿难陀尊者,真是利得。阿难陀尊者,真是善得。因为,在此,在尊师的面前,以内住弟子灌顶的方式获得灌顶。”尊者须跋陀在佛陀面前出家,获得具足戒。

获得具足戒以后不久,尊者须跋陀一个人远离,不放逸、正勤、精进而住。不久,正如善家子弟正确出家,于现世亲身证明、作证、成就无上梵行而住,了知“生命已尽,梵行已毕,应作已作,无有再生。”尊者须跋陀成为一名阿罗汉。他是佛陀最后的嫡传弟子。

第五诵分完

三十五、如来的遗言

216 佛陀对尊者阿难陀说道:“阿难陀,你们可能会这样想:‘尊师的遗言,尊师没有给我们。’阿难陀,不应那样想。阿难陀,你们有我为你们说示的法和律,在我灭度后,此就是你们的导师。另外,阿难陀,现在,比丘众相互之间以‘朋友’之言相称,以后不可以这样称呼。阿难陀,上腊比丘应以名或姓或‘朋友’称呼下腊比丘,下腊比丘应以‘尊者’或‘尊敬之人’称呼上腊比丘。阿难陀,如果希望,在我灭度以后,僧团可以废除一些微细的戒条。阿难陀,对于车匿比丘,在我灭度以后,应对他进行梵杖处罚。”

“那么,尊师,进行怎样的梵杖处罚?”

“阿难陀,车匿比丘想对比丘讲话则可以说,但是,比丘不可以对他讲话。他不可以得到教谕、不可以得到教导。”

217 然后,佛陀对比丘众说道:“诸比丘,如果某位比丘对法、律、道、行道有疑问、疑惑,那么,诸比丘,请提问。不要以后后悔:‘尊师在我们面前,然而,我们却没有向佛陀当面提问。’”尽管如此听闻,彼比丘众仍然沉默不语。

第二次,佛陀对比丘众说道:“诸比丘,如果某位比丘对法、律、道、行道有疑问、疑惑,那么,诸比丘,请提问。不要以后后悔:‘尊师在我们面前,然而,我们却没有向佛陀当面提问。’”尽管如此听闻,彼比丘众仍然沉默不语。

第三次,佛陀对比丘众说道:“诸比丘,如果某位比丘对法、律、道、行道有疑问、疑惑,那么,诸比丘,请提问。不要以后后悔:‘尊师在我们面前,然而,我们却没有向佛陀当面提问。’”第三次彼比丘众仍然沉默不语。

于是,佛陀对比丘众说道:“诸比丘,或许你们出于对师长的尊敬而不提问,那么,诸比丘,同修也可以为同修提问。”尽管如此听闻,彼比丘众仍然沉默不语。

这时,尊者阿难陀对佛陀说道:“尊师,实在是殊胜!尊师,真是神奇!我是如此净信,尊师,在此处的比丘僧众中,不存在对法、律、道、行道有疑问、疑惑的情况。”

“阿难陀,你是从净信而言。阿难陀,在此,正是基于如来的智,在此处的比丘僧众中,不存在对法、律、道、行道有疑问、疑惑的情况。因为此处的五百比丘中,即便是最低的比丘,其也是预流者,是法的不退转者,是决定者,通往三菩提。”

218 佛陀对比丘众说道:“诸比丘,现在,我教诫你们:诸行为灭法,精进勿放逸!”这是如来最后的语言。

三十六、般涅槃

219 于是,佛陀进入初禅,出初禅进入二禅,出二禅进入三禅,出三禅进入四禅,出四禅进入空无边处定,出空无边处定进入识无边处定,出识无边处定进入无所有处定,出无所有处定进入非想非非想处定,出非想非非想处定进入想受灭定。

尊者阿难陀向尊者阿那律如下问道:“阿那律尊者,世尊已经般涅槃了吗?”

“朋友阿难陀,世尊还没有般涅槃,已经进入想受灭定。”

佛陀出想受灭定进入非想非非想处定,出非想非非想处定进入无所有处定,出无所有处定进入识无边处定,出识无边处定进入空无边处定,出空无边处定进入四禅,出四禅进入三禅,出三禅进入二禅,出二禅进入初禅,出初禅进入二禅,出二禅进入三禅,出三禅进入四禅,佛陀出四禅直接般涅槃。

220 就在佛陀般涅槃时,与般涅槃同时,发生了令人恐惧、毛骨悚然的大地震,雷声轰鸣。就在佛陀般涅槃时,与般涅槃同时,梵天主萨罕帕提演说以下诗偈:

世间所有生命,全部舍弃身体,

即便尊师这样,世间无比肩者,

如来已获力量,正觉者般涅槃。

221 就在佛陀般涅槃时,与般涅槃同时,诸天之主帝释天演说以下诗偈:

诸行无常,是生灭法,

生灭灭已,寂灭为乐。

222 就在佛陀般涅槃时,与般涅槃同时,尊者阿那律演说以下诗偈:

呼吸已无,如此心住,

不动寂灭,牟尼命终。

不动之心,承受感受,

如灯火灭,获心解脱。

223 就在佛陀般涅槃时,与般涅槃同时,尊者阿难陀演说以下诗偈:

此时恐怖,毛骨悚然,

一切有相,觉者涅槃。

224 就在佛陀般涅槃时,那些尚未离贪爱的部分比丘众伸出双臂哭泣,如被推倒般地倒下、翻滚、打滚:“佛陀过早地般涅槃。善逝过早地般涅槃。有眼者过早地从世界消失。”那些离贪爱的彼比丘众忍耐着,具念、具正知:“诸行无常,因此,其怎可获得?”

225 这时,尊者阿那律对比丘众说道:“朋友,不要忧愁,不要悲泣。朋友,佛陀以前不是已经事先告知过‘所有可爱、适意都是异有、别离、变异’?朋友,怎么可能获得?‘诸生起、生成、造作、坏败之法,其不破坏的道理不存在。’朋友,诸天神不高兴。”

“尊者,阿那律尊者观察的诸天神是什么状态?”

“朋友阿难陀,虚空中有地想的天神披头散发哭泣,伸出双臂哭泣,如被推倒般地倒下、翻滚、打滚:‘佛陀过早地般涅槃。善逝过早地般涅槃。有眼者过早地从世界消失。’朋友阿难陀,大地上有地想的天神披头散发哭泣,伸出双臂哭泣,如被推倒般地倒下、翻滚、打滚:‘佛陀过早地般涅槃。善逝过早地般涅槃。有眼者过早地从世界消失。’朋友阿难陀,离贪爱的彼天神则忍耐着,具念、具正知:‘诸行无常,因此,其怎可获得?’”尊者阿那律和尊者阿难陀以法语度过彼余下的夜晚。

226 尊者阿那律对尊者阿难陀说道:“朋友阿难陀,你去,进入拘尸那罗,告诉拘尸那罗的末罗族人:‘婆悉吒,佛陀已经般涅槃。现在应安排时间。’”

“遵命,尊者。”尊者阿难陀应诺尊者阿那律,于上午着衣,持衣钵,带着一个人进入拘尸那罗。

此时,拘尸那罗的末罗族人正为要事集中在集会堂里。尊者阿难陀走近拘尸那罗的末罗族人的集会堂。走近以后告诉拘尸那罗的末罗族人:“婆悉吒,佛陀已经般涅槃。现在应安排时间。”听闻尊者阿难陀的此言,末罗族男人、末罗族子弟、末罗族媳妇、末罗族夫人痛苦、困惑、心痛,一部分人披头散发哭泣,伸出双臂哭泣,如被推倒般地倒下、翻滚、打滚:“佛陀过早地般涅槃。善逝过早地般涅槃。有眼者过早地从世界消失。”

三十七、佛陀遗体的供养

227 拘尸那罗的末罗族人命令众人:“把拘尸那罗中的所有香、花、乐器集中起来。”于是,拘尸那罗的末罗族人带着所有香、花、乐器、五百组布向末罗族人的优婆跋特纳娑罗树林走去,靠近佛陀遗体,靠近以后以舞蹈、歌曲、乐曲、香花尊敬、尊重、恭敬、供养佛陀遗体,支起敞篷,搭起临时房屋,度过一天。

拘尸那罗的末罗族人如下想到:“今天荼毗佛陀遗体极为不是时候。我们明天荼毗佛陀遗体。”于是,拘尸那罗的末罗族人以舞蹈、歌曲、乐曲、香花尊敬、尊重、恭敬、供养佛陀遗体,支起敞篷,搭起临时房屋,度过第二天,度过第三天,度过第四天,度过第五天,度过第六天。

在第七天,拘尸那罗的末罗族人如下想到:“我们以舞蹈、歌曲、乐曲、香花尊敬、尊重、恭敬、供养佛陀遗体,把佛陀遗体抬到城市的南面,在城市南面的外侧荼毗。”

228 此时,八名大力士洗头,穿上净衣,想“我们抬起佛陀遗体”,却没有抬起来。于是,拘尸那罗的末罗族人向尊者阿那律如下问道:“阿那律尊者,是什么因,是什么缘,此八名大力士洗头,穿上净衣,想‘我们抬起佛陀遗体’,却没有抬起来?”

“婆悉吒,因为你们的意向是这样,而天神的意向是其他。”

“那么,尊者,天神的意向是什么?”

“婆悉吒,你们的意向是‘我们以舞蹈、歌曲、乐曲、香花尊敬、尊重、恭敬、供养佛陀遗体,把佛陀遗体抬到城市的南面,在城市南面的外侧荼毗。’天神的意向是‘我们以天界的舞蹈、歌曲、乐曲、香花尊敬、尊重、恭敬、供养佛陀遗体,把佛陀遗体抬到城市北面的北侧,然后从北门进入城市,抬到城市中间的中部,出东门,在城市东面的叫做天冠的末罗族人的塔院荼毗。’”

“尊者,那么,就按照天神的意向去做。”

229 当时,拘尸那罗的墙壁缝隙、沟壑坑池里布满了及膝高的曼陀罗花。天神、拘尸那罗的末罗族人以天和人的舞蹈、歌曲、乐曲、香花尊敬、尊重、恭敬、供养佛陀遗体,把佛陀遗体抬到城市北面的北侧,然后从北门进入城市,抬到城市中间的中部,出东门,安置在城市东面的叫做天冠的末罗族人的塔院。

230 拘尸那罗的末罗族人对尊者阿难陀如下说道:“阿难陀尊者,我们如何对待如来的遗体?”

“婆悉吒,人们应该像对待转轮王的遗体那样对待如来的遗体。”

“阿难陀尊者,人们如何对待转轮王的遗体?”

“婆悉吒,人们用新布包裹转轮王的遗体,用新布包裹后再用夯实的木棉包裹。用夯实的木棉包裹以后再用新布包裹。以这样的方式五百次反复包裹转轮王的遗体以后,放入黄金油槽里,再盖上其他黄金槽,然后,堆起所有香料的荼毗堆,火葬转轮王的遗体。在十字路口建转轮王塔。婆悉吒,人们就是这样对待转轮王的遗体。婆悉吒,人们应该像对待转轮王的遗体那样对待如来的遗体。在十字路口建如来塔。供奉花蔓、熏香、香粉,礼拜,心中充满净信,此对于他们将成为长久的利益、安乐。”

于是,拘尸那罗的末罗族人命令众人:“那么,搜集末罗族人所有的夯实的木棉。”

拘尸那罗的末罗族人用新布包裹佛陀遗体,再用夯实的木棉包裹。用夯实的木棉包裹以后再用新布包裹。以这样的方式五百次反复包裹佛陀遗体以后,放入黄金油槽里,再盖上其他黄金槽,堆起所有香料的荼毗堆,把佛陀遗体安置在荼毗堆上。

三十八、长老摩诃迦叶

231 此时,尊者摩诃迦叶正与五百比丘组成的大比丘僧团走在从波婆到拘尸那罗的路上。尊者摩诃迦叶离开道路,坐在一棵树下。

这时,一名活命外道徒拿着曼陀罗花走在从拘尸那罗到波婆的路上。尊者摩诃迦叶看到彼活命外道徒从远处走来,看到以后,对彼活命外道徒问道:“朋友,你知道我们的尊师吗?”

“当然知道。尊者,沙门乔达摩涅槃至今已经七日。因此,我才拿到这朵曼陀罗花。”

对此,那些尚未离贪爱的部分比丘伸出双臂哭泣,如被推倒般地倒下、翻滚、打滚:“佛陀过早地般涅槃。善逝过早地般涅槃。有眼者过早地从世界消失。”那些离贪爱的彼比丘众忍耐着,具念、具正知:“诸行无常,因此,其怎可获得?”

232 这时,有位名叫须跋达的老年出家人坐在众人中。老年出家人须跋达对彼比丘众说道:“朋友,不要忧愁,不要悲泣。我们终于从彼大沙门那里挣脱出来!我们曾被烦恼:‘此适合你们,此不适合你们。’现在,我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不做什么,就不做什么。”

于是,尊者摩诃迦叶对比丘众说道:“朋友,不要忧愁,不要悲泣。朋友,佛陀以前不是已经事先告知过‘所有可爱、适意都是异有、别离、变异’?朋友,在此应该懂得:‘诸生起、造作、坏败之法,彼如来的身体不破坏’的此道理不存在。”

233 与此同时,四名大力士洗头,穿上净衣,想“我们点燃佛陀的荼毗堆”,却没有点燃。于是,拘尸那罗的末罗族人向尊者阿那律如下问道:“阿那律尊者,是什么因,是什么缘,此四名大力士洗头,穿上净衣,想‘我们点燃佛陀的荼毗堆’,却没有点燃?”

“婆悉吒,因为天神的意向是其他。”

“那么,尊者,天神的意向是什么?”

“婆悉吒,天神的意向是‘尊者摩诃迦叶正与五百比丘组成的大比丘僧团走在从波婆到拘尸那罗的路上。因此,在尊者摩诃迦叶以头顶礼佛陀双足之前,佛陀的荼毗堆不燃烧。’”

“尊者,那么,就按照天神的意向去做。”

234 尊者摩诃迦叶接近拘尸那罗叫做天冠的末罗族人的塔院,接近塔院中的佛陀的荼毗堆,接近以后,单肩着衣,合掌,右绕茶毗堆三匝,然后以头顶礼佛陀的双足。彼五百比丘亦单肩着衣,合掌,右绕荼毗堆三匝,然后以头顶礼佛陀的双足。在尊者摩诃迦叶和五百比丘顶礼之后,佛陀的荼毗堆自然燃烧。

235 燃烧过的佛陀遗体,其皮肤、表皮、肉、腱肉、关节滑液,都没有变成灰,没有灰烬,只留下舍利。就像酥、油燃烧后没有灰,没有灰烬一样,像这样,燃烧过的佛陀遗体,其皮肤、表皮、肉、腱肉、关节滑液,都没有变成灰,没有灰烬,只留下舍利。五百组白布中只有两层即最内侧和最外侧没有燃烧。当佛陀遗体燃烧完毕,从虚空出现水流将佛陀的荼毗堆浇灭。娑罗树也喷出水将佛陀的荼毗堆浇灭。拘尸那罗的末罗族人用所有香的香水将佛陀的荼毗堆浇灭。拘尸那罗的末罗族人七天时间在集会堂竖起枪墙垣,围起剑栅栏,以舞蹈、歌曲、乐曲、香花尊敬、尊重、恭敬、供养佛陀舍利。

三十九、舍利的分配

236 摩揭陀国王韦提希妃之子阿阇世听到:“实际上,佛陀已经在拘尸那罗般涅槃。”于是,摩揭陀国王韦提希妃之子阿阇世向拘尸那罗的末罗族人派遣使者:“佛陀是刹帝利,我也是刹帝利。我也应该分得佛陀舍利,我也要建佛陀的舍利塔祭祀。”

毗舍离的离车族人听到:“实际上,佛陀已经在拘尸那罗般涅槃。”于是,毗舍离的离车族人向拘尸那罗的末罗族人派遣使者:“佛陀是刹帝利,我们也是刹帝利。我们也应该分得佛陀舍利,我们也要建佛陀的舍利塔祭祀。”

迦毗罗卫的释迦族人听到:“实际上,佛陀已经在拘尸那罗般涅槃。”于是,迦毗罗卫的释迦族人向拘尸那罗的末罗族人派遣使者:“佛陀是我们最荣耀的亲戚。我们也应该分得佛陀舍利,我们也要建佛陀的舍利塔祭祀。”

菴摩罗割波的布拉雅族人听到:“实际上,佛陀已经在拘尸那罗般涅槃。”于是,菴摩罗割波的布拉雅族人向拘尸那罗的末罗族人派遣使者:“佛陀是刹帝利,我们也是刹帝利。我们也应该分得佛陀舍利,我们也要建佛陀的舍利塔祭祀。”

罗摩村的拘利族人听到:“实际上,佛陀已经在拘尸那罗般涅槃。”于是,罗摩村的拘利族人向拘尸那罗的末罗族人派遣使者:“佛陀是刹帝利,我们也是刹帝利。我们也应该分得佛陀舍利,我们也要建佛陀的舍利塔祭祀。”

毗留提婆罗门听到:“实际上,佛陀已经在拘尸那罗般涅槃。”于是,毗留提婆罗门向拘尸那罗的末罗族人派遣使者:“佛陀是刹帝利,我是婆罗门。我也应该分得佛陀舍利,我也要建佛陀的舍利塔祭祀。”

波婆村的末罗族人听到:“实际上,佛陀已经在拘尸那罗般涅槃。”于是,波婆村的末罗族人向拘尸那罗的末罗族人派遣使者:“佛陀是刹帝利,我们也是刹帝利。我们也应该分得佛陀舍利,我们也要建佛陀的舍利塔祭祀。”

听闻此言,拘尸那罗的末罗族人对彼大众如下说道:“佛陀在我们的村庄般涅槃,我们不想分配佛陀舍利。”

237 听闻此言,婆罗门香娃对彼大众如下说道:

诸位尊者听我如下一言,

我们的佛陀是忍辱说者;

为了最上人的舍利分配,

彼此产生冲突实为不妥。

诸位尊者可以分为八份,

彼此融合和合相互友好;

在各个方位建塔来祭祀,

更多人于有眼者生信仰。

238 “既然如此,那么,婆罗门,你来把佛陀舍利均等分为八份。”

“遵命,尊者。”婆罗门香娃应诺彼大众以后将佛陀舍利均等地分为八份,然后对彼大众如下说道:“诸位尊者,把这个壶给我,我也建一个壶塔祭祀。”他们将壶送给了婆罗门香娃。

毕钵林的摩利耶族人听到:“实际上,佛陀已经在拘尸那罗般涅槃。”于是,毕钵林的摩利耶族人向拘尸那罗的末罗族人派遣使者:“佛陀是刹帝利,我们也是刹帝利。我们也应该分得佛陀舍利,我们也要建佛陀的舍利塔祭祀。”

“已经没有佛陀舍利可以分配。佛陀舍利已经被分配。可以拿走炭灰。”毕钵林的摩利耶族人取走炭灰。

四十、舍利塔的供养

239 摩揭陀国王韦提希妃之子阿阇世在王舍城建立佛舍利塔祭祀。毗舍离的离车族人在毗舍离城建立佛舍利塔祭祀。迦毗罗卫的释迦族人在迦毗罗卫城建立佛舍利塔祭祀。菴摩罗割波的布拉雅族人在菴摩罗割波城建立佛舍利塔祭祀。罗摩村的拘利族人在罗摩村建立佛舍利塔祭祀。毗留提婆罗门在毗留提村建立佛舍利塔祭祀。波婆村的末罗族人在波婆村建立佛舍利塔祭祀。拘尸那罗的末罗族人在拘尸那罗城建立佛舍利塔祭祀。香娃婆罗门建立壶塔祭祀。毕钵林的摩利耶族人在毕钵林建立炭灰塔祭祀。因此是八个舍利塔,第九个是壶塔,第十个是炭灰塔。如上所示,这些就是古时的舍利塔。

240 有眼者舍利为八份,七份在阎浮提供养,

最上人的另外一份,罗摩伽摩龙王供养。

一颗牙在三十三天供养,一颗牙在犍陀罗供养,

一颗牙在迦陵迦王领地,一颗牙由龙王来供养。

因其威力,此地富裕,供物最上,广大庄严,

此是有眼者的舍利,加以充分恭敬敬仰。

帝释龙王人王齐尊敬,最上之人中王方供养,

获得时合掌礼拜恭敬,佛陀实乃百劫难遭遇。

四十颗均等牙齿,全部毛发和体毛,

天神一一皆带走,流传在铁围山间。

(大般涅槃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