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n GitHub

nikaya

汉译巴利三藏

第一经 大特质经(Mahapadanasuttam)

内容简介

《大特质经》为巴利经藏长部摩诃篇的第一部经。

当时,佛陀住在王舍城附近祇陀林给孤独长者园里的卡蕾利小屋。首先,针对共坐比丘中间生起的宿住即过去诸佛因缘的话题,佛陀简略地讲述了过去七佛的事迹,从出世的劫时间、出生阶层、名字、姓氏、寿命、菩提树、二大弟子、弟子众、第一侍者、父母、都城等方面初步阐明了诸佛成佛的定则。

进而,佛陀以过去七佛中的第一佛毗婆尸佛为例,详细描述了菩萨进入母胎之后的种种定则、菩萨出生时的种种定则,叙述了三十二大人相、具有此三十二大人相者的必然未来、转轮圣王的福报、菩萨的出游、出家和证道。

最后,以五净居天即无烦天、无热天、善现天、善见天、色究竟天等众天神之口再次阐释了诸佛成佛的定则,指出任何在佛前如法修梵行、远离诸欲之人至少可以获得天界的果报。

一、与宿住相关的言说

1 如是我闻。

一次,佛陀住在王舍城附近祇陀林给孤独长者园里的卡蕾利小屋。当时,比丘众在吃过饭,结束托钵食以后,聚集在卡蕾利圆形道场里共坐。于是,在他们中间生起以下与宿住相关的法谈:“据说这是宿住,据说这是宿住。”

2 佛陀以清净、超凡的天耳听到了比丘众中生起的此话题。于是,佛陀从坐具站立,走近卡蕾利圆形道场。走到以后,坐在备好的坐具上。安坐后,佛陀询问比丘众:“诸比丘,你们现在为了什么话题共坐在一起?你们中断的话题是什么?”

听到佛陀如此提问,比丘众回答:“尊师,我们吃过饭,结束托钵食以后便聚集在卡蕾利圆形道场里共坐。于是,生起以下与宿住相关的法谈:‘据说这是宿住,据说这是宿住’。尊师,这就是我们中断的话题。此时,世尊进来。”

3 “诸比丘,你们想听与宿住相关的法谈吗?”

“尊师,现在正是时候!善逝,现在正是时候!请世尊为我们说与宿住相关的法谈。比丘将对从世尊这里听闻的内容加以忆持。”

“既然如此,那么,诸比丘,请听并仔细思考。我开始说。”

“好,尊师。”彼比丘众应诺佛陀。佛陀如下说道:

4 “诸比丘,距今九十一劫以前,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出现于世。

诸比丘,距今三十一劫前,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出现于世。

诸比丘,也是距今三十一劫前,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出现于世。

诸比丘,在此贤劫,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出现于世。

诸比丘,也是在此贤劫,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出现于世。

诸比丘,也是在此贤劫,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出现于世。

诸比丘,也是在此贤劫,阿罗汉、正等觉的我出现于世。”

5 “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是刹帝利出身,生于刹帝利家。

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是刹帝利出身,生于刹帝利家。

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是刹帝利出身,生于刹帝利家。

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是婆罗门出身,生于婆罗门家。

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是婆罗门出身,生于婆罗门家。

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是婆罗门出身,生于婆罗门家。

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我是刹帝利出身,生于刹帝利家。”

6 “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姓憍陈如。

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姓憍陈如。

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姓憍陈如。

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姓卡萨帕。

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姓卡萨帕。

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姓卡萨帕。

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我姓乔达摩。”

7 “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寿命达八万岁。

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寿命达七万岁。

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寿命达六万岁。

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寿命达四万岁。

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寿命达三万岁。

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寿命达二万岁。

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我,现在的寿命很短、很少、很轻,寿长百岁或更少。”

8 “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在帕达梨树下获得正觉。

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在芬陀利花下获得正觉。

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在娑罗树下获得正觉。

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在西利萨树下获得正觉。

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在优昙钵罗花下获得正觉。

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在尼拘律树下获得正觉。

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我在菩提树下获得正觉。”

9 “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以健达和提萨两位弟子为二贤首。

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以阿比布和散巴瓦两位弟子为二贤首。

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以索纳和优塔拉两位弟子为二贤首。

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以比杜拉和散吉跋两位弟子为二贤首。

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以比耀萨和优塔拉两位弟子为二贤首。

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以提萨和巴拉德瓦加两位弟子为二贤首。

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我以舍利弗和目犍连两位弟子为二贤首。”

10 “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有三个弟子众。一个弟子众有六百八十万比丘,一个弟子众有十万比丘,一个弟子众有八万比丘。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的三个弟子众均由漏尽者组成。

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有三个弟子众。一个弟子众有十万比丘,一个弟子众有八万比丘,一个弟子众有七万比丘。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的三个弟子众均由漏尽者组成。

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有三个弟子众。一个弟子众有八万比丘,一个弟子众有七万比丘,一个弟子众有六万比丘。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的三个弟子众均由漏尽者组成。

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有一个四万比丘的弟子众。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的一个弟子众均由漏尽者组成。

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有一个三万比丘的弟子众。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的一个弟子众均由漏尽者组成。

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有一个二万比丘的弟子众。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的一个弟子众均由漏尽者组成。

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我有一个一千二百五十比丘的弟子众。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我的一个弟子众均由漏尽者组成。”

11 “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以侍者阿苏迦比丘为第一随侍。

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以侍者凯曼迦罗比丘为第一随侍。

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以侍者乌帕散塔比丘为第一随侍。

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以侍者布帝迦比丘为第一随侍。

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以侍者苏帝迦比丘为第一随侍。

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以侍者萨跋弥塔比丘为第一随侍。

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我以侍者阿难陀比丘为第一随侍。”

12 “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的父亲为班杜摩王,生母为班杜摩蒂王妃。班杜摩王以班杜摩帝城为首都。

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的父亲为阿鲁纳王,生母为帕跋娃蒂王妃。阿鲁纳王以阿鲁纳帝城为首都。

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的父亲为素帕提达王,生母为瓦萨娃蒂王妃。素帕提达王以阿诺曼城为首都。

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的父亲为阿耆达塔婆罗门,生母为韦莎迦婆罗门女。诸比丘,当时的国王为凯摩。凯摩王以凯摩瓦帝城为首都。

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的父亲为安嘉达塔婆罗门,生母为达纳瓦蒂婆罗门女。诸比丘,当时的国王为苏跋。苏跋王以苏跋瓦帝城为首都。

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的父亲为布拉诃达塔婆罗门,生母为乌塔罗婆罗门女。诸比丘,当时的国王为奇济。奇济王以瓦拉纳希城为首都。

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我的父亲为净饭王,生母为摩耶王妃。净饭王以迦毗罗卫城为首都。”以上为佛陀所说。说完以后,善逝从坐具上站起,走入精舍。

13 佛陀离开后不久,彼比丘众中遂生起以下话题:“尊者,实乃稀有!尊者,实乃未曾有!如来的大神力、大威力。因为如来对于过去诸佛的般涅槃、障碍的断除、道路的切断、轮回的熄灭、一切苦的超越,也从生随念,也从名随念,也从姓随念,也从寿随念,也从二大弟子随念,也从弟子众随念,所谓彼诸佛具有如此的生,所谓彼诸佛具有如此的名、如此的姓、如此的戒、如此的法、如此的慧、如此的住、如此的解脱。”

“尊者,如来究竟为何善通达此法界?或许正是因为善通达此法界,所以如来对于过去诸佛的般涅槃、障碍的断除、道路的切断、轮回的熄灭、一切苦的超越,也从生随念,也从名随念,也从姓随念,也从寿随念,也从二大弟子随念,也从弟子众随念,所谓彼诸佛具有如此的生,所谓彼诸佛具有如此的名、如此的姓、如此的戒、如此的法、如此的慧、如此的住、如此的解脱。或许因为天神众向如来告知此事,据此,所以如来对于过去诸佛的般涅槃、障碍的断除、道路的切断、轮回的熄灭、一切苦的超越,也从生随念,也从名随念,也从姓随念,也从寿随念,也从二大弟子随念,也从弟子众随念,所谓彼诸佛具有如此的生,所谓彼诸佛具有如此的名、如此的姓、如此的戒、如此的法、如此的慧、如此的住、如此的解脱。”彼比丘众的这一话题至此中断。

14 傍晚,佛陀从禅定中出定,走向卡蕾利圆形道场。走到以后,坐在备好的坐具上。安坐后,佛陀询问比丘众:“诸比丘,你们现在为了什么话题共坐在一起?你们中断的话题是什么?”

听到佛陀如此提问,彼比丘众如下回答:“尊师,世尊离开后不久,我们中遂生起以下话题:‘尊者,实乃稀有!尊者,实乃未曾有!如来的大神力、大威力。因为如来对于过去诸佛的般涅槃、障碍的断除、道路的切断、轮回的熄灭、一切苦的超越,也从生随念,也从名随念,也从姓随念,也从寿随念,也从二大弟子随念,也从弟子众随念,所谓彼诸佛具有如此的生,所谓彼诸佛具有如此的名、如此的姓、如此的戒、如此的法、如此的慧、如此的住、如此的解脱。尊者,如来究竟为何善通达此法界?或许正是因为善通达此法界,所以如来对于过去诸佛的般涅槃、障碍的断除、道路的切断、轮回的熄灭、一切苦的超越,也从生随念,也从名随念,也从姓随念,也从寿随念,也从二大弟子随念,也从弟子众随念,所谓彼诸佛具有如此的生,所谓彼诸佛具有如此的名、如此的姓、如此的戒、如此的法、如此的慧、如此的住、如此的解脱。或许因为天神众向如来告知此事,据此,所以如来对于过去诸佛的般涅槃、障碍的断除、道路的切断、轮回的熄灭、一切苦的超越,也从生随念,也从名随念,也从姓随念,也从寿随念,也从二大弟子随念,也从弟子众随念,所谓彼诸佛具有如此的生,所谓彼诸佛具有如此的名、如此的姓、如此的戒、如此的法、如此的慧、如此的住、如此的解脱。’尊师,这就是我们中断的话题。此时,世尊进来。”

15 “诸比丘,如来善通达此法界。因为善通达此法界,所以如来对于过去诸佛的般涅槃、障碍的断除、道路的切断、轮回的熄灭、一切苦的超越,也从生随念,也从名随念,也从姓随念,也从寿随念,也从二大弟子随念,也从弟子众随念,所谓彼诸佛具有如此的生,所谓彼诸佛具有如此的名、如此的姓、如此的戒、如此的法、如此的慧、如此的住、如此的解脱。天神众也向如来告知此事,据此,所以如来对于过去诸佛的般涅槃、障碍的断除、道路的切断、轮回的熄灭、一切苦的超越,也从生随念,也从名随念,也从姓随念,也从寿随念,也从二大弟子随念,也从弟子众随念,所谓彼诸佛具有如此的生,所谓彼诸佛具有如此的名、如此的姓、如此的戒、如此的法、如此的慧、如此的住、如此的解脱。

诸比丘,你们想听与宿住相关的进一步的法谈吗?”

“尊师,现在正是时候!善逝,现在正是时候!请世尊为我们说与宿住相关的进一步的法谈。”

“既然如此,那么,诸比丘,请听并仔细思考。我开始说。”

“好,尊师。”彼比丘众应诺佛陀。佛陀如下讲述。

16 “诸比丘,距今九十一劫以前,彼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出现于世。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是刹帝利出身,生于刹帝利家。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姓憍陈如。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寿命达八万岁。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在帕达梨树下获得正觉。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以健达和提萨两位弟子为二贤首。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有三个弟子众。一个弟子众有六百八十万比丘,一个弟子众有十万比丘,一个弟子众有八万比丘。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的三个弟子众均由漏尽者组成。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以侍者阿苏迦比丘为第一随侍。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的父亲为班杜摩王,生母为班杜摩蒂王妃,班杜摩王以班杜摩帝城为首都。”

二、菩萨的法性

17 “诸比丘,毗婆尸菩萨从兜率天身死去后,以正念正知进入母胎。此为此处的法性。”

18 “诸比丘,这是法性。菩萨从兜率天身死去后进入母胎。在包括天、包括魔、包括梵天的世界里,在包括沙门婆罗门、包括人天的众生里出现了无量广大的光明,超过了天神的天威。在这个无盖、无护、黑暗、幽暗的世界里,具有那样巨大神力、那样巨大威力的日月的光芒都被遮蔽,在这里出现了无量广大的光明,超过了天神的天威。这里的众生,他们也依据光明彼此确知‘尊者,据此,亦有其他有情再生于此’。此一万世界动摇、震动、大震动。无量广大的光明出现于世,超过了天神的天威。此为此处的法性。”

19 “诸比丘,这是法性。菩萨进入母胎后,四天子从四方过来保护。人或非人都不能加害此菩萨和菩萨的母亲。此为此处的法性。”

20 “诸比丘,这是法性。菩萨进入母胎后,菩萨的母亲自然成为持戒者,远离杀生、远离偷盗、远离邪淫、远离妄语、远离放逸因的谷酒果酒等酒类。此为此处的法性。”

21 “诸比丘,这是法性。菩萨进入母胎后,菩萨的母亲不对任何男性生起妙欲之心,菩萨的母亲不为任何染心男性所征服。此为此处的法性。”

22 “诸比丘,这是法性。菩萨进入母胎后,菩萨的母亲成为五种妙欲的利得者。她拥有、具足、享受五种妙欲。此为此处的法性。”

23 “诸比丘,这是法性。菩萨进入母胎后,菩萨的母亲不患任何疾病。菩萨的母亲安然,身体不感疲惫。菩萨的母亲看得到体内菩萨的所有大小肢体、诸根具足。诸比丘,恰似纯净、纯粹、八面体的摩尼琉璃,其澄清、明净、无浊、一切相好具足。其用绿色或黄色或红色或白色或浅黄色的线串连。这时,有一位有眼之人将其拿在手里观察:‘这是纯净、纯粹、八面体、澄净、明净、无浊、一切相好具足的摩尼琉璃。其用绿色或黄色或红色或白色或浅黄色的线串连。’

像这样,诸比丘,菩萨进入母胎后,菩萨的母亲不患任何疾病。菩萨的母亲安然,身体不感疲惫。菩萨的母亲看得到体内菩萨的所有大小肢体、诸根具足。此为此处的法性。”

24 “诸比丘,这是法性。菩萨出生后的第七天,菩萨的母亲命终,再生于兜率天。此为此处的法性。”

25 “诸比丘,这是法性。其他女性怀孕或九个月或十个月生产,菩萨的母亲不是这样生菩萨。菩萨的母亲是怀孕足十个月生菩萨。此为此处的法性。”

26 “诸比丘,这是法性。其他女性或坐或卧生产菩萨的母亲不是这样生菩萨。菩萨的母亲是站着生菩萨。此为此处的法性。”

27 “诸比丘,这是法性。菩萨从母胎出生时,首先是天神第一个接住,之后才是人。此为此处的法性。”

28 “诸比丘,这是法性。菩萨从母胎出生时,菩萨不会落在地上,而是四天子接住后将其置于母亲面前:‘恭喜,殿下。您伟大的王子诞生了!’此为此处的法性。”

29 “诸比丘,这是法性。菩萨从母胎出生时,干干净净地出生,没有被水污浊,没有被黏液污浊,没有被血污浊,没有被任何不净之物污浊,清净、洁净。恰似放置在迦尸产丝布上的摩尼宝。摩尼宝没有为迦尸产丝布所污染,迦尸产丝布也没有为摩尼宝所污染。此为何故?因为二者都洁净。像这样,菩萨从母胎出生时,干干净净地出生,没有被水污浊,没有被黏液污浊,没有被血污浊,没有被任何不净之物污浊,清净、洁净。此为此处的法性。”

30 “诸比丘,这是法性。菩萨从母胎出生时,两股水流从空而降,一股为热水,一股为凉水,为菩萨和母亲作清洗。此为此处的法性。”

31 “诸比丘,这是法性。刚刚出生的菩萨双足平稳站立,向北交错走七步,当白伞撑起时,环视所有方向,发出公牛般的声音:‘我是世间最上之人,我是世间最老之人,我是世间最胜之人,此为最后的生,今后无有再生。’此为此处的法性。”

32 “诸比丘,这是法性。菩萨从母胎出生时,在包括天、包括魔、包括梵天的世界里,在包括沙门婆罗门、包括人天的众生里出现了无量广大的光明,超过了天神的天威。在这个无盖、无护、黑暗、幽暗的世界里,具有那样巨大神力、那样巨大威力的日月的光芒都被遮蔽,在这里出现了无量广大的光明,超过了天神的天威。这里的众生,他们也依据光明彼此确知‘尊者,据此,亦有其他有情再生于此’。此一万世界动摇、震动、大震动。无量广大的光明出现于世,超过了天神的天威。此为此处的法性。”

三、三十二大人相

33 “诸比丘,班杜摩王得知毗婆尸王子出生的消息:‘陛下,您的王子诞生了。请陛下御览。’诸比丘,班杜摩王看过毗婆尸王子,看过以后命人请来占卜婆罗门,如下说道:‘请尊敬的占卜婆罗门为王子占卜。’诸比丘,占卜婆罗门端详毗婆尸王子,端详以后对班杜摩王如下说道:‘陛下请欢喜,您的王子具足大势力。您的家族拥有如此具足的王子,大王,您获得利益。大王,您获得善利。陛下,因为王子具足三十二大人相。凡具足大人相者必然具有两种未来,别无其他。若居家在家,则成为转轮王,成为如法的法王,征服四海,国土稳固,拥有七宝。拥有此七宝,即轮宝、象宝、马宝、摩尼宝、女性宝、富豪宝、将军宝。亦拥有过千王子,个个勇敢无畏、骁勇善战。其并非采用棍棒、刀剑,而是依法征服海洋包围的广大领域而住。若舍家出家,则成为阿罗汉、正等觉者,揭开笼罩在世界上面的覆盖。’”

34 “‘陛下,此王子具足哪三十二大人相?凡具足大人相者必然具有两种未来,别无其他。若居家在家,则成为转轮王,成为如法的法王,征服四海,国土稳固,拥有七宝。拥有此七宝,即轮宝、象宝、马宝、摩尼宝、女性宝、富豪宝、将军宝。亦拥有过千王子,个个勇敢无畏、骁勇善战。其并非采用棍棒、刀剑,而是依法征服海洋包围的广大领域而住。若舍家出家,则成为阿罗汉、正等觉者,揭开笼罩在世界上面的覆盖。’”

35 “‘陛下,因为此王子是平安足。陛下,此王子是平安足,这也是大人所具有的大人相。

陛下,因为此王子脚掌下生有轮纹,具有千幅轮辋,众相完满。陛下,此王子脚掌下生有轮纹,具有千幅轮辋,众相完满,这也是大人所具有的大人相。

陛下,因为此王子足跟广长。陛下,此王子足跟广长,这也是大人所具有的大人相。

陛下,因为此王子手指纤长。陛下,此王子手指纤长,这也是大人所具有的大人相。

陛下,因为此王子手足柔软。陛下,此王子手足柔软,这也是大人所具有的大人相。

陛下,因为此王子手足有网缦。陛下,此王子手足有网缦,这也是大人所具有的大人相。

陛下,因为此王子足踝高。陛下,此王子足踝高,这也是大人所具有的大人相。

陛下,因为此王子胫如羚羊。陛下,此王子胫如羚羊,这也是大人所具有的大人相。

陛下,因为此王子直立双手可以触摸膝盖,无须弯腰。陛下,此王子直立双手可以触摸膝盖,无须弯腰,这也是大人所具有的大人相。

陛下,因为此王子是阴马藏。陛下,此王子是阴马藏,这也是大人所具有的大人相。

陛下,因为此王子是黄金色,皮肤金色。陛下,此王子是黄金色,皮肤金色,这也是大人所具有的大人相。

陛下,因为此王子皮肤细滑,纹理精致,无尘垢附染。陛下,此王子皮肤细滑,纹理精致,无尘垢附染,这也是大人所具有的大人相。

陛下,因为此王子是一孔一毛。一个毛孔生长一根汗毛。陛下,此王子是一孔一毛。一个毛孔生长一根汗毛,这也是大人所具有的大人相。

陛下,因为此王子汗毛上靡,向上竖立生长的汗毛乌黑、漆黑,如耳蜗般向右方旋转。陛下,此王子汗毛上靡,向上竖立生长的汗毛乌黑、漆黑,如耳蜗般向右方旋转,这也是大人所具有的大人相。

陛下,因为此王子身体如梵天般直立。陛下,此王子身体如梵天般直立,这也是大人所具有的大人相。

陛下,因为此王子七处平满。陛下,此王子七处平满,这也是大人所具有的大人相。

陛下,因为此王子上身如狮子。陛下,此王子上身如狮子,这也是大人所具有的大人相。

陛下,因为此王子肩膀饱满。陛下,此王子肩膀饱满,这也是大人所具有的大人相。

陛下,因为此王子如尼拘律树般均衡,身高为双臂长,双臂长为身高。陛下,此王子如尼拘律树般均衡,身高为双臂长,双臂长为身高,这也是大人所具有的大人相。

陛下,因为此王子两肩等圆。陛下,此王子两肩等圆,这也是大人所具有的大人相。

陛下,因为此王子具有无上味觉。陛下,此王子具有无上味觉,这也是大人所具有的大人相。

陛下,因为此王子具有狮子下颚。陛下,此王子具有狮子下颚,这也是大人所具有的大人相。

陛下,因为此王子具有四十颗牙齿。陛下,此王子具有四十颗牙齿,这也是大人所具有的大人相。

陛下,因为此王子牙齿整齐。陛下,此王子牙齿整齐,这也是大人所具有的大人相。

陛下,因为此王子牙齿不疏。陛下,此王子牙齿不疏,这也是大人所具有的大人相。

陛下,因为此王子犬齿洁白。陛下,此王子犬齿洁白,这也是大人所具有的大人相。

陛下,因为此王子是广长舌。陛下,此王子是广长舌,这也是大人所具有的大人相。

陛下,因为此王子音似梵天音,声如杜鹃鸟。陛下,此王子音似梵天音,声如杜鹃鸟,这也是大人所具有的大人相。

陛下,因为此王子绀目澄清。陛下,此王子绀目澄清,这也是大人所具有的大人相。

陛下,因为此王子眼睫如牛王。陛下,此王子眼睫如牛王,这也是大人所具有的大人相。

陛下,因为此王子眉间毛毫,柔软如棉。陛下,此王子眉间毛毫,柔软如棉,这也是大人所具有的大人相。

陛下,因为此王子头顶上长有肉髻。陛下,此王子头顶上长有肉髻,这也是大人所具有的大人相。’”

36 “‘陛下,此王子具足三十二大人相。凡具足大人相者必然具有两种未来,别无其他。若居家在家,则成为转轮王,成为如法的法王,征服四海,国土稳固,拥有七宝。拥有此七宝,即轮宝、象宝、马宝、摩尼宝、女性宝、富豪宝、将军宝。亦拥有过千王子,个个勇敢无畏、骁勇善战。其并非采用棍棒、刀剑,而是依法征服海洋包围的广大领域而住。若舍家出家,则成为阿罗汉、正等觉者,揭开笼罩在世界上面的覆盖。’”

四、毗婆尸的称呼

37 “诸比丘,班杜摩王为占卜婆罗门披上新衣,满足其一切欲求。然后,班杜摩王令众乳母看护毗婆尸王子。一些人哺乳,一些人洗浴,一些人更衣,一些人怀抱。诸比丘,出生后的毗婆尸王子日夜都在白伞下得到庇护,‘不要让冷、热、草、灰尘、露水令王子受到恼害。’诸比丘,出生后的毗婆尸王子为众人所爱、所悦。诸比丘,恰似青莲花、红莲华、白莲花为众人所爱、所悦,像这样,诸比丘,出生后的毗婆尸王子为众人所爱、所悦。像这样,诸比丘,其正是这样受到无微不至的保护。”

38 “诸比丘,出生后的毗婆尸王子具有美妙的声音、殊妙的声音、甘美的声音、悦耳的声音。诸比丘,恰似喜马拉雅山上的杜鹃鸟具有美妙的声音、殊妙的声音、甘美的声音、悦耳的声音,像这样,诸比丘,出生后的毗婆尸王子具有美妙的声音、殊妙的声音、甘美的声音、悦耳的声音。”

39 “诸比丘,出生后的毗婆尸王子拥有业异熟所生的天眼,无论白天还是黑夜,都能遍览一由旬。”

40 “诸比丘,出生后的毗婆尸王子如三十三天神般看东西不眨眼睛。‘王子看东西不眨眼睛。’诸比丘,因此,于毗婆尸王子生起‘毗婆尸、毗婆尸’的称呼。”

41 “诸比丘,班杜摩王在宫廷处理公务的时候,让毗婆尸王子坐在腿上教授公务。于是,毗婆尸王子坐在父亲的腿上不断观察,如理辨析事理。‘王子不断观察,如理辨析事理。’诸比丘,因此,于毗婆尸王子进而生起‘毗婆尸、毗婆尸’的称呼。”

42 “诸比丘,班杜摩王为毗婆尸王子建造了三座宫殿,一座是雨季宫殿,一座是冬季宫殿,一座是夏季宫殿,提供五种妙欲。于是,诸比丘,在雨季宫殿里,在四个月的时间里,毗婆尸王子一直由众女子陪伴,欣赏歌舞,未曾离开过宫殿。”

第一诵分完

五、老人

43 “诸比丘,经过了很多年、数百年、数千年以后,毗婆尸王子对车夫说道:‘车夫朋友,请准备吉祥车乘,我们去庭园游玩。’

‘遵命,殿下。’诸比丘,车夫应答毗婆尸王子,备好吉祥车乘,然后禀报毗婆尸王子:‘殿下,吉祥车乘已经备好,等待您的出发命令。’于是,毗婆尸王子登上吉祥车乘,乘坐着吉祥车乘向庭园进发。”

44 “诸比丘,毗婆尸王子在通往庭园的路上看到一位驼背、弯腰、拄拐、颤抖、虚弱、青春已逝的老人在走路。看到以后,便询问车夫:‘车夫朋友,这是做什么的人?他的头发也和其他人不同,他的身体也和其他人不同。’

‘殿下,这是老人。’

‘那么,车夫朋友,什么叫老人?’

‘殿下,这就叫老人。因此其不会再长久生存。’

‘那么,车夫朋友,我也会老吗?能不老吗?’

‘殿下,您、我们、所有人都会老,都逾越不过老。’

‘既然如此,那么,车夫朋友,结束今天的游园。返回内宫。’

‘遵命,殿下。’车夫应答毗婆尸王子后返回内宫。

诸比丘,毗婆尸王子返回内宫以后痛苦、烦恼、悲忧:‘生实在是不好。因为生者将要经历老。’”

45 “诸比丘,班杜摩王向车夫如下询问道:‘车夫朋友,王子是否在庭园里尽情欢娱?车夫朋友,王子是否在庭园里心满意足?’

‘陛下,王子在庭园里没有尽情欢娱。陛下,王子在庭园里没有心满意足。’

‘车夫朋友,王子在通往庭园的路上看到了什么?’

‘陛下,王子在通往庭园的路上看到一位驼背、弯腰、拄拐、颤抖、虚弱、青春已逝的老人在走路。看到以后问我:“车夫朋友,这是做什么的人?他的头发也和其他人不同,他的身体也和其他人不同。”“殿下,这是老人。”“那么,车夫朋友,什么叫老人?”“殿下,这就叫老人。因此其不会再长久生存。”“那么,车夫朋友,我也会老吗?能不老吗?”“殿下,您、我们、所有人都会老,都逾越不过老。”“既然如此,那么,车夫朋友,结束今天的游园。返回内宫。”“遵命,殿下。”陛下,我应答毗婆尸王子后返回内宫。陛下,王子返回内宫以后痛苦、烦恼、悲忧:“生实在是不好。因为生者将要经历老。”’”

六、病人

46 “于是,诸比丘,班杜摩王如下思考:

‘不要让毗婆尸王子不继承王国!不要让毗婆尸王子舍家出家!不要让占卜婆罗门的占卜变成事实!’于是,诸比丘,班杜摩王进一步为毗婆尸王子提供更多的五种妙欲。希望毗婆尸王子继承王国、毗婆尸王子不舍家出家、占卜婆罗门的占卜成为虚妄。

诸比丘,实际上毗婆尸王子享受着五种妙欲,具足、欢娱。像这样,诸比丘,经过了很多年、数百年、数千年以后,毗婆尸王子对车夫说道:‘车夫朋友,请准备吉祥车乘,我们去庭园游玩。’

‘遵命,殿下。’诸比丘,车夫应答毗婆尸王子,备好吉祥车乘,然后禀报毗婆尸王子:‘殿下,吉祥车乘已经备好,等待您的出发命令。’于是,毗婆尸王子登上吉祥车乘,乘坐着吉祥车乘向庭园进发。”

47 “诸比丘,毗婆尸王子在通往庭园的路上看到一位病人,痛苦、重患、俯卧在自己的大小便中,靠他人扶起、躺下。看到以后,询问车夫:‘车夫朋友,这是做什么的人?他的眼睛也和其他人不同,他的声音也和其他人不同。’

‘殿下,这是病人。’

‘那么,车夫朋友,什么叫病人?’

‘殿下,这就叫病人。难以从此病中脱离。’

‘那么,车夫朋友,我也会病吗?能不病吗?’

‘殿下,您、我们、所有人都会病,都逾越不过病。’

‘既然如此,那么,车夫朋友,结束今天的游园。返回内宫。’

‘遵命,殿下。’车夫应答毗婆尸王子后返回内宫。

诸比丘,毗婆尸王子返回内宫以后痛苦、烦恼、悲忧:‘生实在是不好。因为生者将要经历老,将要经历病。’”

48 “诸比丘,班杜摩王向车夫如下询问道:‘车夫朋友,王子是否在庭园里尽情欢娱?车夫朋友,王子是否在庭园里心满意足?’‘陛下,王子在庭园里没有尽情欢娱。陛下,王子在庭园里没有心满意足。’‘车夫朋友,王子在通往庭园的路上看到了什么?’‘陛下,王子在通往庭园的路上看到一位病人,痛苦、重患、俯卧在自己的大小便中,靠他人扶起、躺下。看到以后,向我问道:“车夫朋友,这是做什么的人?他的眼睛也和其他人不同,他的声音也和其他人不同。”“殿下,这是病人。”“那么,车夫朋友,什么叫病人?”“殿下,这就叫病人。难以从此病中脱离。”“那么,车夫朋友,我也会病吗?能不病吗?”“殿下,您、我们、所有人都会病,都逾越不过病。”“既然如此,那么,车夫朋友,结束今天的游园。返回内宫。”“遵命,殿下。”陛下,我应答毗婆尸王子后返回内宫。陛下,王子返回内宫以后痛苦、烦恼、悲忧:“生实在是不好。因为生者将要经历老,将要经历病。”’”

七、死人

49 “于是,诸比丘,班杜摩王如下思考:‘不要让毗婆尸王子不继承王国!不要让毗婆尸王子舍家出家!不要让占卜婆罗门的占卜变成事实!’于是,诸比丘,班杜摩王进一步为毗婆尸王子提供更多的五种妙欲。希望毗婆尸王子继承王国、毗婆尸王子不舍家出家、占卜婆罗门的占卜成为虚妄。

诸比丘,实际上毗婆尸王子享受着五种妙欲,具足、欢娱。像这样,诸比丘,经过了很多年、数百年、数千年以后,毗婆尸王子对车夫说道:‘车夫朋友,请准备吉祥车乘,我们去庭园游玩。’

‘遵命,殿下。’诸比丘,车夫应答毗婆尸王子,备好吉祥车乘,然后禀报毗婆尸王子:‘殿下,吉祥车乘已经备好,等待您的出发命令。’于是,毗婆尸王子登上吉祥车乘,乘坐着吉祥车乘向庭园进发。”

50 “诸比丘,毗婆尸王子在通往庭园的路上看到很多人把裹着各色布的人的身体堆积起来。看到以后问车夫:‘车夫朋友,为什么很多人把裹着各色布的人的身体堆积起来?’

‘殿下,那是死人。’

‘那么,车夫朋友,驱车到死人那里。’

‘遵命,殿下。’诸比丘,车夫应答毗婆尸王子后驱车到了死人那里。

诸比丘,毗婆尸王子看到了死人的尸体,看到以后问车夫:‘车夫朋友,什么是死人?’

‘殿下,这就是死人。现如今母亲、父亲、其他亲属看不见他。他也看不见母亲、父亲、其他亲属。’

‘那么,车夫朋友,我也会成为死人吗?我也逃不过死吗?我也看不到父王、母后和其他亲属,父王、母后和其他亲属也看不到我吗?’

‘是的,殿下。您、我们、所有人都会死,都逾越不过死。国王、王后和其他亲属都看不到殿下,殿下也看不到国王、王后和其他亲属。’

‘既然如此,那么,车夫朋友,结束今天的游园。返回内宫。’

‘遵命,殿下。’车夫应答毗婆尸王子后返回内宫。

诸比丘,毗婆尸王子返回内宫以后痛苦、烦恼、悲忧:‘生实在是不好。因为生者将要经历老,将要经历病,将要经历死。’”

51 “诸比丘,班杜摩王向车夫如下询问道:‘车夫朋友,王子是否在庭园里尽情欢娱?车夫朋友,王子是否在庭园里心满意足?’‘陛下,王子在庭园里没有尽情欢娱。陛下,王子在庭园里没有心满意足。’‘车夫朋友,王子在通往庭园的路上看到了什么?’‘陛下,王子在通往庭园的路上看到很多人把裹着各色布的人的身体堆积起来。看到以后问我:“车夫朋友,为什么很多人把裹着各色布的人的身体堆积起来?”“殿下,那是死人。”“那么,车夫朋友,驱车到死人那里。”“遵命,殿下。”陛下,我应答王子后驱车到了死人那里。陛下,王子看到了死人的尸体,看到以后问我:“车夫朋友,什么是死人?”“殿下,这就是死人。现如今母亲、父亲、其他亲属看不见他,他也看不见母亲、父亲、其他亲属。”“那么,车夫朋友,我也会成为死人吗?我也逃不过死吗?我也看不到父王、母后和其他亲属,父王、母后和其他亲属也看不到我吗?”“是的,殿下。您、我们、所有人都会死,都逾越不过死。国王、王后和其他亲属都看不到殿下,殿下也看不到国王、王后和其他亲属。”“既然如此,那么,车夫朋友,结束今天的游园。返回内宫。”“遵命,殿下。”我应答毗婆尸王子后返回内宫。陛下,王子返回内宫以后痛苦、烦恼、悲忧:“生实在是不好。因为生者将要经历老,将要经历病,将要经历死。”’”

八、出家人

52 “于是,诸比丘,班杜摩王如下思考:‘不要让毗婆尸王子不继承王国!不要让毗婆尸王子舍家出家!不要让占卜婆罗门的占卜变成事实!’于是,诸比丘,班杜摩王进一步为毗婆尸王子提供更多的五种妙欲。希望毗婆尸王子继承王国、毗婆尸王子不舍家出家、占卜婆罗门的占卜成为虚妄。

诸比丘,实际上毗婆尸王子享受着五种妙欲,具足、欢娱。像这样,诸比丘,经过了很多年、数百年、数千年以后,毗婆尸王子对车夫说道:‘车夫朋友,请准备吉祥车乘,我们去庭园游玩。’

‘遵命,殿下。’诸比丘,车夫应答毗婆尸王子,备好吉祥车乘,然后禀报毗婆尸王子:‘殿下,吉祥车乘已经备好,等待您的出发命令。’于是,毗婆尸王子登上吉祥车乘,乘坐着吉祥车乘向庭园进发。”

53 “诸比丘,毗婆尸王子在通往庭园的路上看到个人,是剃头、裹着袈裟的出家人。看到以后问车夫:车夫朋友,这是做什么的人?他的头也和其他人不同,他的衣服也和其他人不同。’

‘殿下,这是出家人。’

‘那么,车夫朋友,什么叫出家人?’

‘殿下,所谓的出家人以法行为善,以寂静行为善,以善业为善,以福业为善,以不害为善,以怜悯众生为善。’

‘车夫朋友,彼出家人很好,以法行为善,以寂静行为善,以善业为善,以福业为善,以不害为善,以怜悯众生为善。那么,车夫朋友,你驱车去彼出家人那里。’

‘遵命,殿下。’诸比丘,车夫应答毗婆尸王子后驱车到了彼出家人那里。

诸比丘,毗婆尸王子对彼出家人如下说道:‘你是做什么的人?你的头也和其他人不同,你的衣服也和其他人不同。’

‘殿下,我是出家人。’

‘那么,什么叫出家人?’

‘殿下,所谓的出家人以法行为善,以寂静行为善,以善业为善,以福业为善,以不害为善,以怜悯众生为善。’

‘很好,朋友,出家人以法行为善,以寂静行为善,以善业为善,以福业为善,以不害为善,以怜悯众生为善。’”

九、菩萨出家

54 “于是,诸比丘,毗婆尸王子对车夫说道:‘车夫朋友,你驾车回内宫。我现在就剃除须发、披上袈裟,舍家出家。’

‘遵命,殿下。’诸比丘,车夫应答毗婆尸王子后驱车返回内宫。毗婆尸王子当场剃除须发、披上袈裟,舍家出家。”

十、大众随出家

55 “诸比丘,在首都班杜摩帝里有八万四千大众。听说毗婆尸王子剃除须发、披上袈裟,舍家出家。听到以后,他们如下思考:‘毗婆尸王子剃除须发、披上袈裟,舍家出家,那么,该法和律一定不低劣,其出家一定不低劣。毗婆尸王子剃除须发、披上袈裟,舍家出家,我们怎么可以不那样?’

于是,诸比丘,彼八万四千大众剃除须发、披上袈裟,跟随毗婆尸菩萨舍家出家。于是,毗婆尸菩萨在彼大众的拥护下游化于村庄、城镇、地方、都城。”

56 “诸比丘,在独坐禅思的毗婆尸菩萨的心中生起如下深思:‘住于这种散乱的状态不适合于我。我远离众人,独自居住如何?’诸比丘,后来,毗婆尸菩萨远离众人,一个人居住。彼八万四千大众走其他道路,毗婆尸菩萨走另外道路。”

十一、菩萨圣住

57 “诸比丘,在进入住处独坐禅思的毗婆尸菩萨的心中生起如下深思:‘此世界实在是苦,生、老、死、灭、再生,却不知道还有老死苦的出离。究竟何时才能找到此老死苦的出离?’

诸比丘,毗婆尸菩萨如下思考:‘因为有什么而有老死?老死缘于什么?’诸比丘,毗婆尸菩萨如理作意,以慧现观:‘因为有生而有老死。老死缘于生。’

诸比丘,毗婆尸菩萨如下思考:‘因为有什么而有生?生缘于什么?’诸比丘,毗婆尸菩萨如理作意,以慧现观:‘因为有存在而有生。生缘于存在。’

诸比丘,毗婆尸菩萨如下思考:‘因为有什么而有存在?存在缘于什么?’诸比丘,毗婆尸菩萨如理作意,以慧现观:‘因为有取著而有存在。存在缘于取著。’

诸比丘,毗婆尸菩萨如下思考:‘因为有什么而有取著?取著缘于什么?’诸比丘,毗婆尸菩萨如理作意,以慧现观:‘因为有渴爱而有取著。取著缘于渴爱。’

诸比丘,毗婆尸菩萨如下思考:‘因为有什么而有渴爱?渴爱缘于什么?’诸比丘,毗婆尸菩萨如理作意,以慧现观:‘因为有感受而有渴爱。渴爱缘于感受。’

诸比丘,毗婆尸菩萨如下思考:‘因为有什么而有感受?感受缘于什么?’诸比丘,毗婆尸菩萨如理作意,以慧现观:‘因为有接触而有感受。感受缘于接触。’

诸比丘,毗婆尸菩萨如下思考:‘因为有什么而有接触?接触缘于什么?’诸比丘,毗婆尸菩萨如理作意,以慧现观:‘因为有六处而有接触。接触缘于六处。’

诸比丘,毗婆尸菩萨如下思考:‘因为有什么而有六处?六处缘于什么?’诸比丘,毗婆尸菩萨如理作意,以慧现观:‘因为有名色而有六处。六处缘于名色。’

诸比丘,毗婆尸菩萨如下思考:‘因为有什么而有名色?名色缘于什么?’诸比丘,毗婆尸菩萨如理作意,以慧现观:‘因为有识而有名色。名色缘于识。’

诸比丘,毗婆尸菩萨如下思考:‘因为有什么而有识?识缘于什么?’诸比丘,毗婆尸菩萨如理作意,以慧现观:‘因为有名色而有识。识缘于名色。’”

58 “诸比丘,毗婆尸菩萨如下思考:‘此识返回名色,不到其他。正因如此而有生、老、死、灭、再生。缘名色而有识,缘识而有名色,缘名色而有六处,缘六处而有接触,缘接触而有感受,缘感受而有渴爱,缘渴爱而有取著,缘取著而有存在,缘存在而有生,缘生而有老、死、愁、悲、苦、忧、恼。像这样,所有这些就是苦蕴的生起。’”

59 “‘生起。生起。’诸比丘,毗婆尸菩萨于前所未闻的法上生起眼,生起智,生起慧,生起明,生起光明。”

60 “诸比丘,毗婆尸菩萨如下思考:‘无有什么,则无有老死?什么灭,则老死灭?’于是,诸比丘,毗婆尸菩萨如理作意,以慧现观:‘无有生,则无有老死。生灭,则老死灭。’

诸比丘,毗婆尸菩萨如下思考:‘无有什么,则无有生?什么灭,则生灭?’于是,诸比丘,毗婆尸菩萨如理作意,以慧现观:‘无有存在,则无有生。存在灭,则生灭。’

诸比丘,毗婆尸菩萨如下思考:‘无有什么,则无有存在?什么灭,则存在灭?’于是,诸比丘,毗婆尸菩萨如理作意,以慧现观:‘无有取著,则无有存在。取著灭,则存在灭。’

诸比丘,毗婆尸菩萨如下思考:‘无有什么,则无有取著?什么灭,则取著灭?’于是,诸比丘,毗婆尸菩萨如理作意,以慧现观:‘无有渴爱,则无有取著。渴爱灭,则取著灭。’

诸比丘,毗婆尸菩萨如下思考:‘无有什么,则无有渴爱?什么灭,则渴爱灭?’于是,诸比丘,毗婆尸菩萨如理作意,以慧现观:‘无有感受,则无有渴爱。感受灭,则渴爱灭。’

诸比丘,毗婆尸菩萨如下思考:‘无有什么,则无有感受?什么灭,则感受灭?’于是,诸比丘,毗婆尸菩萨如理作意,以慧现观:‘无有接触,则无有感受。接触灭,则感受灭。’

诸比丘,毗婆尸菩萨如下思考:‘无有什么,则无有接触?什么灭,则接触灭?’于是,诸比丘,毗婆尸菩萨如理作意,以慧现观:‘无有六处,则无有接触。六处灭,则接触灭。’

诸比丘,毗婆尸菩萨如下思考:‘无有什么,则无有六处?什么灭,则六处灭?’于是,诸比丘,毗婆尸菩萨如理作意,以慧现观:‘无有名色,则无有六处。名色灭,则六处灭。’

诸比丘,毗婆尸菩萨如下思考:‘无有什么,则无有名色?什么灭,则名色灭?’于是,诸比丘,毗婆尸菩萨如理作意,以慧现观:‘无有识,则无有名色。识灭,则名色灭。’

诸比丘,毗婆尸菩萨如下思考:‘无有什么,则无有识?什么灭,则识灭?’于是,诸比丘,毗婆尸菩萨如理作意,以慧现观:‘无有名色,则无有识。名色灭,则识灭。’”

61 “诸比丘,毗婆尸菩萨如下思考:‘我已觉证此正觉道,即名色灭,则识灭。识灭,则名色灭。名色灭,则六处灭。六处灭,则接触灭。接触灭,则感受灭。感受灭,则渴爱灭。渴爱灭,则取著灭。取著灭,则存在灭。存在灭,则生灭。生灭,则老、死、愁、悲、苦、忧、恼灭。像这样,所有这些就是苦蕴的灭。’”

62 “‘灭。灭。’诸比丘,毗婆尸菩萨于前所未闻的法上生起眼,生起智,生起慧,生起明,生起光明。”

63 “诸比丘,此后,毗婆尸菩萨于五取蕴随观生灭而住:‘这就是色。这就是色的生起。这就是色的灭尽。这就是受。这就是受的生起。这就是受的灭尽。这就是想。这就是想的生起。这就是想的灭尽。这就是行。这就是行的生起。这就是行的灭尽。这就是识。这就是识的生起。这就是识的灭尽。’于五取蕴随观生灭而住者,因为不再有取著,心从诸烦恼中获得解脱。”

第二诵分完

十二、梵天劝请

64 “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生起如下思考:‘我说法如何?’随即,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生起如下思考:‘我所证得的此法甚深、难见、难懂、寂静、殊妙、深奥、微妙,唯智者可感受。然而,此人类欢喜爱著、欢愉爱著、喜悦爱著。对于这些欢喜爱著、欢愉爱著、喜悦爱著的人类,此道理是难见的缘起和缘起法,此道理也是难见的一切行的止息、一切依的离舍、渴爱的灭尽、离贪、灭尽、涅槃。如果我说法,他人不能充分理解我,这将成为我的疲劳,这将成为我的苦恼。’”

65 “诸比丘,于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生起前所未闻的不可思议的如下诗偈:

尽管历经苦难,如今我已到达,

现无阐述必要,因贪嗔者难觉。

逆流而行殊妙,甚深难见微细,

贪染著者不见,因被黑暗笼罩。

诸比丘,实际上,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深思精察,心倾向于无为,不意欲说法。”

66 “诸比丘,某大梵天以心察知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的心中所想而如下思考:‘啊,实际上世界就要灭亡!实际上世界就要消失!因为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的心倾向于无为,不意欲说法。’于是,诸比丘,恰似一个强有力之人伸直弯曲的手臂、弯曲伸直的手臂,像这样,彼大梵天从梵天界消失,出现在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面前。诸比丘,彼大梵天偏袒一肩,右膝着地,向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合掌,对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如下说道:‘尊师,请世尊说法,请善逝说法。有尘染少的众生。听不到法者将损失,将会有法的了悟者。’”

67 “听闻此言,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对彼大梵天如下说道:‘梵天,我也这样想过:“我说法如何?”梵天,随即我生起如下思考:“我所证得的此法甚深、难见、难懂、寂静、殊妙、深奥、微妙,唯智者可感受。然而,此人类欢喜爱著、欢愉爱著、喜悦爱著。对于这些欢喜爱著、欢愉爱著、喜悦爱著的人类,此道理是难见的缘起和缘起法,此道理也是难见的一切行的止息、一切依的离舍、渴爱的灭尽、离贪、灭尽、涅槃。如果我说法,他人不能充分理解我,这将成为我的疲劳,这将成为我的苦恼。”于是,梵天,于我生起了前所未闻的不可思议的如下诗偈:

尽管历经苦难,如今我已到达,

现无阐述必要,因贪嗔者难觉。

逆流而行殊妙,甚深难见微细,

贪染著者不见,因被黑暗笼罩。

梵天,实际上,我深思精察,心倾向于无为,不意欲说法。’”

68 “诸比丘,彼大梵天第二次对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如下说道:‘尊师,请世尊说法,请善逝说法。有尘染少的众生。听不到法者将损失,将会有法的了悟者。”

听闻此言,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第二次对彼大梵天如下说道:‘梵天,我也这样想过:“我说法如何?”梵天,随即我生起如下思考:“我所证得的此法甚深、难见、难懂、寂静、殊妙、深奥、微妙,唯智者可感受。然而,此人类欢喜爱著、欢愉爱著、喜悦爱著。对于这些欢喜爱著、欢愉爱著、喜悦爱著的人类,此道理是难见的缘起和缘起法,此道理也是难见的一切行的止息、一切依的离舍、渴爱的灭尽、离贪、灭尽、涅槃。如果我说法,他人不能充分理解我,这将成为我的疲劳,这将成为我的苦恼。”于是,梵天,于我生起了前所未闻的不可思议的如下诗偈:

尽管历经苦难,如今我已到达,

现无阐述必要,因贪嗔者难觉。

逆流而行殊妙,甚深难见微细,

贪染著者不见,因被黑暗笼罩。

梵天,实际上,我深思精察,心倾向于无为,不意欲说法。’

诸比丘,彼大梵天第三次对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如下说道:‘尊师,请世尊说法,请善逝说法。有尘染少的众生。听不到法者将损失,将会有法的了悟者。’”

69 “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得知大梵天的请求,出于对众生的慈悲而以佛眼审视世界。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以佛眼审视世界,看到众生中有薄尘者、多尘者,有利根者、钝根者,有善行相者、恶行相者,有易教者、难教者,一类众生看到彼世罪过的恐怖而住,一类众生没有看到彼世罪过的恐怖而住。恰似青莲池、红莲池、白莲池中,一部分青莲、红莲、白莲生于水中,在水中成长,随顺着水,浸没在水下生长。一部分青莲、红莲、白莲生于水中,在水中成长,浮在水面。一部分青莲、红莲、白莲生于水中,在水中成长,跃出水面,不取著于水而住。像这样,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以佛眼审视世界,看到众生中有薄尘者、多尘者,有利根者、钝根者,有善行相者、恶行相者,有易教者、难教者,一类众生看到彼世罪过的恐怖而住,一类众生没有看到彼世罪过的恐怖而住。”

70 “诸比丘,大梵天以心察知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的心中所想,以诗偈对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说道:

恰似站在岩山顶,俯瞰一切诸众生,

法所成之善巧者,登楼阁之普眼者,

度脱悲苦离悲苦,审察败于生老者。

勇猛战士应奋起,无债商主游世界,

恭请佛陀教示法,将会出现开悟者。”

71 “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以诗偈对彼大梵天说道:

为彼打开不死门,闻者摒弃前所信,

人梵之中妙胜法,害想之人非说者。

诸比丘,大梵天确知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将要说法以后,礼拜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然后右转,随即消失。”

十三、二大弟子

72 “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如下思考:‘我首先向谁说法?谁可敏速了知此法?’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如下思考:‘王子健达和祭祀司子提萨住在首都班杜摩帝城,他们博学、聪明、智慧,属于长久以来薄尘一类。我首先向王子健达和祭祀司子提萨说法如何?他们能够敏速了知此法。’”

73 “于是,诸比丘,恰似一个强有力之人伸直弯曲的手臂、弯曲伸直的手臂,像这样,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从菩提树下消失,出现在首都班杜摩帝城附近的安乐鹿野苑。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对守苑人说道:‘守苑人,你进入首都班杜摩帝城,对王子健达和祭祀司子提萨如下说道:“尊者,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到达首都班杜摩帝城,住在安乐鹿野苑。他要见你们。”’‘遵命,尊师。’诸比丘,守苑人应诺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后进入首都班杜摩帝城,对王子健达和祭祀司子提萨如下说道:‘尊者,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到达首都班杜摩帝城,住在安乐鹿野苑。他要见你们。’”

74 “于是,诸比丘,王子健达和祭祀司子提萨令人备好吉祥车乘,登上吉祥车乘,坐着吉祥车乘离开首都班杜摩帝城。他们向安乐鹿野苑进发,车乘可以通行的地方,他们乘车前行,然后下车,步行走近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走近以后,礼拜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然后坐于一旁。”

75 “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对他们次第说法。针对布施法语、持戒法语、天界法语、诸欲的过患、虚假、杂染和离欲的功德等进行说明。当他们已经心顺从、心柔软、心离盖、心欢喜、心澄净时,进而阐明了诸佛的最胜说法,令他们了知苦集灭道。恰似没有污点的洁净布可以完全接受染料,王子健达和祭祀司子提萨当场生起离尘离垢的法眼。‘生起之法,皆为灭尽法。’”

76 “他们见到法,得到法,了知法,深入理解法,摆脱了疑惑,脱离了疑惑,在导师的教导中获得自信,不缘他者。他们对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如下说道:‘尊师,实在是殊胜!尊师,实在是神奇!尊师,恰似扶起跌倒者,打开覆盖物,给迷路之人指明道路,为了让有眼之人看到诸色而在黑暗中点亮灯火。像这样,世尊采用多种方法阐明了法。尊师,从今以后,我们皈依佛、皈依法。尊师,请允许我们在世尊面前出家,得以受戒。’”

77 “诸比丘,王子健达和祭祀司子提萨在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面前出家,得以受戒。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以法语教示、教诫、鼓励他们,令他们欢喜,针对诸行的过患、虚假、杂染和涅槃的功德进行说明。他们得到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以法语教示、教诫、鼓励,获得欢喜,不久便无所取著,心从诸烦恼中获得解脱。”

十四、大众的出家

78 “诸比丘,在首都班杜摩帝里有八万四千大众。他们听说‘实际上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已经到达首都班杜摩帝城,住在安乐鹿野苑。王子健达和祭祀司子提萨在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面前剃除须发、披上袈裟而出家。’听说以后,他们如下思考:‘王子健达和祭祀司子提萨剃除须发、披上袈裟,舍家出家,那么,该法和律一定不低劣,其出家一定不低劣。王子健达和祭祀司子提萨剃除须发、披上袈裟,舍家出家,我们怎么可以不那样?’

于是,诸比丘,彼八万四千大众离开首都班杜摩帝城,接近安乐鹿野苑里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所在的地方。接近以后,礼拜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然后坐于一旁。”

79 “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对他们次第说法。针对布施法语、持戒法语、天界法语、诸欲的过患、虚假、杂染和离欲的功德等进行说明。当他们已经心顺从、心柔软、心离盖、心欢喜、心澄净时,进而阐明了诸佛的最胜说法,令他们了知苦集灭道。恰似没有污点的洁净布可以完全接受染料,彼八万四千大众当场生起离尘离垢的法眼。‘生起之法,皆为灭尽法。’”

80 “他们见到法,得到法,了知法,深入理解法,摆脱了疑惑,脱离了疑惑,在导师的教导中获得自信,不缘他者。他们对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如下说道:‘尊师,实在是殊胜!尊师,实在是神奇!尊师,恰似扶起跌倒者,打开覆盖物,给迷路之人指明道路,为了让有眼之人看到诸色而在黑暗中点亮灯火。像这样,世尊采用多种方法阐明了法。尊师,从今以后,我们皈依佛、法、比丘僧团。尊师,请允许我们在世尊面前出家,得以受戒。’”

81 “诸比丘,彼八万四千大众在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面前出家,得以受戒。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以法语教示、教诫、鼓励他们,令他们欢喜,针对诸行的过患、虚假、杂染和涅槃的功德进行说明。他们得到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以法语教示、教诫、鼓励,获得欢喜,不久便无所取著,心从诸烦恼中获得解脱。”

十五、原出家众的法现观

82 “诸比丘,原来的八万四千出家众听说:‘实际上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已经到达首都班杜摩帝城,住在安乐鹿野苑。’听说以后,诸比丘,彼原来的八万四千出家众接近首都班杜摩帝城安乐鹿野苑里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所在的地方。接近以后,礼拜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然后坐于一旁。

83 “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对他们次第说法。针对布施法语、持戒法语、天界法语、诸欲的过患、虚假、杂染和离欲的功德等进行说明。当他们已经心顺从、心柔软、心离盖、心欢喜、心澄净时,进而阐明了诸佛的最胜说法,令他们了知苦集灭道。恰似没有污点的洁净布可以完全接受染料,八万四千大众当场生起离尘离垢的法眼。‘生起之法,皆为灭尽法。’”

84 “他们见到法,得到法,了知法,深入理解法,摆脱了疑惑,脱离了疑惑,在导师的教导中获得自信,不缘他者。他们对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如下说道:‘尊师,实在是殊胜!尊师,实在是神奇!尊师,恰似扶起跌倒者,打开覆盖物,给迷路之人指明道路,为了让有眼之人看到诸色而在黑暗中点亮灯火。像这样,世尊采用多种方法阐明了法。尊师,从今以后,我们皈依佛、法、比丘僧团。尊师,请允许我们在世尊面前出家,得以受戒。’”

85 “诸比丘,彼原来的八万四千出家众在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面前出家,得以受戒。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以法语教示、教诫、鼓励他们,令他们欢喜,针对诸行的过患、虚假、杂染和涅槃的功德进行说明。他们得到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以法语教示、教诫、鼓励,获得欢喜,不久便无所取著,心从诸烦恼中获得解脱。”

十六、游化的规定

86 “诸比丘,当时,六百八十万的大比丘僧众住在首都班杜摩帝城。诸比丘,独坐禅思的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心中生起如下深思:‘现在,六百八十万的大比丘僧众住在首都班杜摩帝城。我对比丘众加以规定如何?即“诸比丘,去游化!为了更多众生的利益,为了更多众生的安乐,为了对世间的怜悯,为了天人的利益、功德、安乐去游化,禁止两个人一组。诸比丘,去阐述初善、中善、后善、有内容、有形式、完整圆满、清净的法,令梵行明晰。有尘染少的众生。听不到法者将损失,将会有法的了悟者。然而,每过六年,要返回首都班杜摩帝城诵戒。”’”

87 “诸比丘,某大梵天以心察知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的心中所念,恰似一个强有力之人伸直弯曲的手臂、弯曲伸直的手臂,像这样,彼大梵天从梵天界消失,出现在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的面前。诸比丘,彼大梵天偏袒一肩,右膝着地,向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合掌,对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如下说道:‘尊师,正是时候。善逝,正是时候。尊师,现有六百八十万的大比丘僧众住在首都班杜摩帝城。请尊师为比丘加以规定:“诸比丘,去游化!为了更多众生的利益,为了更多众生的安乐,为了对世间的怜悯,为了天人的利益、功德、安乐去游化,禁止两个人一组。诸比丘,去阐述初善、中善、后善、有内容、有形式、完整圆满、清净的法,令梵行明晰。有尘染少的众生。听不到法者将损失,将会有法的了悟者。然而,每过六年,要返回首都班杜摩帝城诵戒。”尊师,每过六年,比丘众返回首都班杜摩帝城诵戒,我们也这样做。’诸比丘,彼大梵天说了这些以后,礼拜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然后右转,随即消失。”

88 “诸比丘,傍晚时分,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从独坐禅思中出定,对比丘众说道:‘独坐禅思的我心中生起如下深思:“现在,六百八十万的大比丘僧众住在首都班杜摩帝城。我对比丘众加以规定如何?即诸比丘,去游化!为了更多众生的利益,为了更多众生的安乐,为了对世间的怜悯,为了天人的利益、功德、安乐去游化,禁止两个人一组。诸比丘,去阐述初善、中善、后善、有内容、有形式、完整圆满、清净的法,令梵行明晰。有尘染少的众生。听不到法者将损失,将会有法的了悟者。然而,每过六年,要返回首都班杜摩帝城诵戒。”这时,有位大梵天以心察知我的心中所念,恰似一个强有力之人伸直弯曲的手臂、弯曲伸直的手臂,像这样,大梵天从梵天界消失,出现在我的面前。诸比丘,彼大梵天偏袒一肩,右膝着地,向我合掌,对我如下说道:“尊师,正是时候。善逝,正是时候。尊师,现有六百八十万的大比丘僧众住在首都班杜摩帝城。请尊师为比丘众加以规定,即诸比丘,去游化!为了更多众生的利益,为了更多众生的安乐,为了对世间的怜悯,为了天人的利益、功德、安乐去游化,禁止两个人一组。诸比丘,去阐述初善、中善、后善、有内容、有形式、完整圆满、清净的法,令梵行明晰。有尘染少的众生。听不到法者将损失,将会有法的了悟者。然而,每过六年,要返回首都班杜摩帝城诵戒。尊师,每过六年,比丘众返回首都班杜摩帝城诵戒,我们也这样做。”诸比丘,彼大梵天说了这些以后,礼拜我,然后右转,随即消失。’

‘诸比丘,我规定比丘众去游化。为了更多众生的利益,为了更多众生的安乐,为了对世间的怜悯,为了天人的利益、功德、安乐去游化,禁止两个人一组。诸比丘,去阐述初善、中善、后善、有内容、有形式、完整圆满、清净的法,令梵行明晰。有尘染少的众生。听不到法者将损失,将会有法的了悟者。然而,每过六年,要返回首都班杜摩帝城诵戒。诸比丘,比丘众几乎在一天之内出发去地方游化。’”

89 “当时,阎浮提有八万四千处住所。一年过去时,天神发出通报声音:‘诸位尊者,一年已过,还有五年。五年过后,需要返回首都班杜摩帝城诵戒。’二年过去时,天神发出通报声音:‘诸位尊者,二年已过,还有四年。四年过后,需要返回首都班杜摩帝城诵戒。’三年过去时,天神发出通报声音:‘诸位尊者,三年已过,还有三年。三年过后,需要返回首都班杜摩帝城诵戒。’四年过去时,天神发出通报声音:‘诸位尊者,四年已过,还有二年。二年过后,需要返回首都班杜摩帝城诵戒。’五年过去时,天神发出通报声音:‘诸位尊者,五年已过,还有一年。一年过后,需要返回首都班杜摩帝城诵戒。’到了第六年的时候,天神发出通报声音:‘诸位尊者,六年过去。现在需要返回首都班杜摩帝城诵戒。’于是,诸比丘,有些人以自己的神通神力,有些人以天神的神通神力,比丘众在一天之内返回首都班杜摩帝城诵戒。”

90 “诸比丘,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对比丘僧众说示了如下波罗提木叉:

忍是最高苦行修,佛说涅槃为最胜;

出家者不害其他,害他者不为沙门。

诸恶莫作,众善奉行;

自净其意,是诸佛教。

无罪无恼害,戒律为防护;

饭食亦知量,寂地展卧具;

增上心精进,此为诸佛教。”

十七、天神告示

91 “诸比丘,一次,我住在乌卡塔附近的幸福树林的娑罗树王下。诸比丘,在独坐禅思的我的心里生起以下深思:‘彼有情居不易获得,我以前没有住过,而是长时间住在其他地方,那里为净居天神居住。我接近净居天神居住的地方如何?’于是,诸比丘,恰似一个强有力之人伸直弯曲的手臂、弯曲伸直的手臂,像这样,我从乌卡塔附近的幸福树林的娑罗树王下消失,出现在无烦天神那里。诸比丘,在彼天众中,有数千、数十万天神接近我,接近以后向我礼拜,然后立于一旁。诸比丘,立于一旁的彼众天神对我如下说道:‘尊师,距今九十一劫以前,彼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出现于世。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是刹帝利出身,生于刹帝利家。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姓憍陈如。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寿命达八万岁。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在帕达梨树下获得正觉。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以健达和提萨两位弟子为二贤首。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有三个弟子众。一个弟子众有六百八十万比丘,一个弟子众有十万比丘,一个弟子众有八万比丘。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的三个弟子众均由漏尽者组成。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以侍者阿苏迦比丘为第一随侍。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的父亲为班杜摩王,生母为班杜摩蒂王妃,班杜摩王以班杜摩帝城为首都。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如此出城,如此出家,如此精进,如此获得正等觉,如此转法轮。尊师,我们在彼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那里修梵行,远离对诸欲的爱著,再生于此。’

诸比丘,在彼天众中,有数千、数十万天神众向我接近,接近以后向我礼拜,然后立于一旁。诸比丘,立于一旁的彼众天神对我如下说道:‘尊师,距今三十一劫前,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出现于世。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是刹帝利出身,生于刹帝利家。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姓憍陈如。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寿命达七万岁。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在芬陀利花下获得正觉。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以阿比布和散巴瓦两位弟子为二贤首。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有三个弟子众。一个弟子众有十万比丘,一个弟子众有八万比丘,一个弟子众有七万比丘。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的三个弟子众均由漏尽者组成。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以侍者凯曼迦罗比丘为第一随侍。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的父亲为阿鲁纳王,生母为帕跋娃蒂王妃,阿鲁纳王以阿鲁纳帝城为首都。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如此出城,如此出家,如此精进,如此获得正等觉,如此转法轮。尊师,我们在彼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那里修梵行,远离对诸欲的爱著,再生于此。’

诸比丘,在彼天众中,有数千、数十万天神众向我接近,接近以后向我礼拜,然后立于一旁。诸比丘,立于一旁的彼众天神对我如下说道:‘尊师,也是距今三十一劫前,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出现于世。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是刹帝利出身,生于刹帝利家。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姓憍陈如。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寿命达六万岁。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在娑罗树下获得正觉。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以索纳和优塔拉两位弟子为二贤首。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有三个弟子众。一个弟子众有八万比丘,一个弟子众有七万比丘,一个弟子众有六万比丘。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的三个弟子众均由漏尽者组成。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以侍者乌帕散塔比丘为第一随侍。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的父亲为素帕提达王,生母为瓦萨娃蒂王妃,素帕提达王以阿诺曼城为首都。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如此出城,如此出家,如此精进,如此获得正等觉,如此转法轮。尊师,我们在彼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那里修梵行,远离对诸欲的爱著,再生于此。’

诸比丘,在彼天众中,有数千、数十万天神众向我接近,接近以后向我礼拜,然后立于一旁。诸比丘,立于一旁的彼众天神对我如下说道:‘尊师,在此贤劫,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出现于世。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是婆罗门出身,生于婆罗门家。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姓卡萨帕。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寿命达四万岁。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在西利萨树下获得正觉。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以比杜拉和散吉跋两位弟子为二贤首。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有一个四万比丘的弟子众。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的一个弟子众均由漏尽者组成。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以侍者布帝迦比丘为第一随侍。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的父亲为阿耆达塔婆罗门,生母为韦莎迦婆罗门女。尊师,当时的国王为凯摩,凯摩王以凯摩瓦帝城为首都。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如此出城,如此出家,如此精进,如此获得正等觉,如此转法轮。尊师,我们在彼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那里修梵行,远离对诸欲的爱著,再生于此。’

诸比丘,在彼天众中,有数千、数十万天神众向我接近,接近以后向我礼拜,然后立于一旁。诸比丘,立于一旁的彼众天神对我如下说道:‘尊师,也是在此贤劫,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出现于世。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是婆罗门出身,生于婆罗门家。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姓卡萨帕。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寿命达三万岁。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在优昙钵罗花下获得正觉。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以比耀萨和优塔拉两位弟子为二贤首。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有一个三万比丘的弟子众。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的一个弟子众均由漏尽者组成。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以侍者苏帝迦比丘为第一随侍。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的父亲为安嘉达塔婆罗门,生母为达纳瓦蒂婆罗门女。尊师,当时的国王为苏跋,苏跋王以苏跋瓦帝城为首都。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如此出城,如此出家,如此精进,如此获得正等觉,如此转法轮。尊师,我们在彼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那里修梵行,远离对诸欲的爱著,再生于此。’

诸比丘,在彼天众中,有数千、数十万天神众向我接近,接近以后向我礼拜,然后立于一旁。诸比丘,立于一旁的彼众天神对我如下说道:‘尊师,也是在此贤劫,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出现于世。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是婆罗门出身,生于婆罗门家。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姓卡萨帕。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寿命达二万岁。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在尼拘律树下获得正觉。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以提萨和巴拉德瓦加两位弟子为二贤首。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有一个二万比丘的弟子众。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的一个弟子众均由漏尽者组成。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以侍者萨跋弥塔比丘为第一随侍。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的父亲为布拉诃达塔婆罗门,生母为乌塔罗婆罗门女。尊师,当时的国王为奇济,奇济王以瓦拉纳希城为首都。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如此出城,如此出家,如此精进,如此获得正等觉,如此转法轮。尊师,我们在彼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那里修梵行,远离对诸欲的爱著,再生于此。’

诸比丘,在彼天众中,有数千、数十万天神众向我接近,接近以后向我礼拜,然后立于一旁。诸比丘,立于一旁的彼众天神对我如下说道:‘尊师,在此贤劫,阿罗汉、正等觉的佛陀出现于世。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佛陀是刹帝利出身,生于刹帝利家。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佛陀姓乔达摩。尊师,佛陀现在的寿命很短、很少、很轻,活得长久不过百岁左右。尊师,佛陀在菩提树下获得正觉。尊师,佛陀以舍利弗和目犍连两位弟子为二贤首。尊师,佛陀有一个一千二百五十比丘的弟子众。尊师,佛陀的一个弟子众均由漏尽者组成。尊师,佛陀以侍者阿难陀比丘为第一随侍。尊师,佛陀的父亲为净饭王,生母为摩耶王妃,净饭王以迦毗罗卫城为首都。尊师,佛陀如此出城,如此出家,如此精进,如此获得正等觉,如此转法轮。尊师,我们在佛陀那里修梵行,远离对诸欲的爱著,再生于此。’”

92 “诸比丘,实际上我和无烦天神一起接近无热天神。诸比丘,在彼天众中,有数千、数十万天神接近我,接近以后向我礼拜,然后立于一旁。诸比丘,立于一旁的彼众天神对我如下说道:‘尊师,距今九十一劫以前,彼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出现于世。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是刹帝利出身,生于刹帝利家。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姓憍陈如。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寿命达八万岁。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在帕达梨树下获得正觉。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以健达和提萨两位弟子为二贤首。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有三个弟子众。一个弟子众有六百八十万比丘,一个弟子众有十万比丘,一个弟子众有八万比丘。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的三个弟子众均由漏尽者组成。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以侍者阿苏迦比丘为第一随侍。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的父亲为班杜摩王,生母为班杜摩蒂王妃,班杜摩王以班杜摩帝城为首都。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如此出城,如此出家,如此精进,如此获得正等觉,如此转法轮。尊师,我们在彼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那里修梵行,远离对诸欲的爱著,再生于此。’

诸比丘,在彼天众中,有数千、数十万天神众向我接近,接近以后向我礼拜,然后立于一旁。诸比丘,立于一旁的彼众天神对我如下说道:‘尊师,距今三十一劫前,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出现于世。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是刹帝利出身,生于刹帝利家。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姓憍陈如。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寿命达七万岁。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在芬陀利花下获得正觉。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以阿比布和散巴瓦两位弟子为二贤首。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有三个弟子众。一个弟子众有十万比丘,一个弟子众有八万比丘,一个弟子众有七万比丘。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的三个弟子众均由漏尽者组成。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以侍者凯曼迦罗比丘为第一随侍。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的父亲为阿鲁纳王,生母为帕跋娃蒂王妃,阿鲁纳王以阿鲁纳帝城为首都。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如此出城,如此出家,如此精进,如此获得正等觉,如此转法轮。尊师,我们在彼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那里修梵行,远离对诸欲的爱著,再生于此。’

诸比丘,在彼天众中,有数千、数十万天神众向我接近,接近以后向我礼拜,然后立于一旁。诸比丘,立于一旁的彼众天神对我如下说道:‘尊师,也是距今三十一劫前,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出现于世。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是刹帝利出身,生于刹帝利家。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姓憍陈如。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寿命达六万岁。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在娑罗树下获得正觉。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以索纳和优塔拉两位弟子为二贤首。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有三个弟子众。一个弟子众有八万比丘,一个弟子众有七万比丘,一个弟子众有六万比丘。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的三个弟子众均由漏尽者组成。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以侍者乌帕散塔比丘为第一随侍。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的父亲为素帕提达王,生母为瓦萨娃蒂王妃,素帕提达王以阿诺曼城为首都。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如此出城,如此出家,如此精进,如此获得正等觉,如此转法轮。尊师,我们在彼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那里修梵行,远离对诸欲的爱著,再生于此。’

诸比丘,在彼天众中,有数千、数十万天神众向我接近,接近以后向我礼拜,然后立于一旁。诸比丘,立于一旁的彼众天神对我如下说道:‘尊师,在此贤劫,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出现于世。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是婆罗门出身,生于婆罗门家。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姓卡萨帕。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寿命达四万岁。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在西利萨树下获得正觉。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以比杜拉和散吉跋两位弟子为二贤首。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有一个四万比丘的弟子众。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的一个弟子众均由漏尽者组成。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以侍者布帝迦比丘为第一随侍。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的父亲为阿耆达塔婆罗门,生母为韦莎迦婆罗门女。尊师,当时的国王为凯摩,凯摩王以凯摩瓦帝城为首都。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如此出城,如此出家,如此精进,如此获得正等觉,如此转法轮。尊师,我们在彼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那里修梵行,远离对诸欲的爱著,再生于此。’

诸比丘,在彼天众中,有数千、数十万天神众向我接近,接近以后向我礼拜,然后立于一旁。诸比丘,立于一旁的彼众天神对我如下说道:‘尊师,也是在此贤劫,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出现于世。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是婆罗门出身,生于婆罗门家。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姓卡萨帕。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寿命达三万岁。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在优昙钵罗花下获得正觉。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以比耀萨和优塔拉两位弟子为二贤首。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有一个三万比丘的弟子众。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的一个弟子众均由漏尽者组成。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以侍者苏帝迦比丘为第一随侍。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的父亲为安嘉达塔婆罗门,生母为达纳瓦蒂婆罗门女。尊师,当时的国王为苏跋,苏跋王以苏跋瓦帝城为首都。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如此出城,如此出家,如此精进,如此获得正等觉,如此转法轮。尊师,我们在彼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那里修梵行,远离对诸欲的爱著,再生于此。’

诸比丘,在彼天众中,有数千、数十万天神众向我接近,接近以后向我礼拜,然后立于一旁。诸比丘,立于一旁的彼众天神对我如下说道:‘尊师,也是在此贤劫,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出现于世。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是婆罗门出身,生于婆罗门家。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姓卡萨帕。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寿命达二万岁。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在尼拘律树下获得正觉。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以提萨和巴拉德瓦加两位弟子为二贤首。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有一个二万比丘的弟子众。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的一个弟子众均由漏尽者组成。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以侍者萨跋弥塔比丘为第一随侍。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的父亲为布拉诃达塔婆罗门,生母为乌塔罗婆罗门女。尊师,当时的国王为奇济,奇济王以瓦拉纳希城为首都。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如此出城,如此出家,如此精进,如此获得正等觉,如此转法轮。尊师,我们在彼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那里修梵行,远离对诸欲的爱著,再生于此。’

诸比丘,数千、数十万天神众向我接近,接近以后向我礼拜,然后立于一旁。诸比丘,立于一旁的彼众天神对我如下说道:‘尊师,在此贤劫,阿罗汉、正等觉的佛陀出现于世。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佛陀是刹帝利出身,生于刹帝利家。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佛陀姓乔达摩。尊师,佛陀现在的寿命很短、很少、很轻,活得长久不过百岁左右。尊师,佛陀在菩提树下获得正觉。尊师,佛陀以舍利弗和目犍连两位弟子为二贤首。尊师,佛陀有一个一千二百五十比丘的弟子众。尊师,佛陀的一个弟子众均由漏尽者组成。尊师,佛陀以侍者阿难陀比丘为第一随侍。尊师,佛陀的父亲为净饭王,生母为摩耶王妃,净饭王以迦毗罗卫城为首都。尊师,佛陀如此出城,如此出家,如此精进,如此获得正等觉,如此转法轮。尊师,我们在佛陀那里修梵行,远离对诸欲的爱著,再生于此。’

诸比丘,实际上我和无烦天神、无热天神一起接近善现天神。诸比丘,在彼天众中,有数千、数十万天神接近我,接近以后向我礼拜,然后立于一旁。诸比丘,立于一旁的彼众天神对我如下说道:‘尊师,距今九十一劫以前,彼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出现于世。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是刹帝利出身,生于刹帝利家。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姓憍陈如。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寿命达八万岁。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在帕达梨树下获得正觉。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以健达和提萨两位弟子为二贤首。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有三个弟子众。一个弟子众有六百八十万比丘,一个弟子众有十万比丘,一个弟子众有八万比丘。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的三个弟子众均由漏尽者组成。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以侍者阿苏迦比丘为第一随侍。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的父亲为班杜摩王,生母为班杜摩蒂王妃,班杜摩王以班杜摩帝城为首都。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如此出城,如此出家,如此精进,如此获得正等觉,如此转法轮。尊师,我们在彼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那里修梵行,远离对诸欲的爱著,再生于此。’

诸比丘,在彼天众中,有数千、数十万天神众向我接近,接近以后向我礼拜,然后立于一旁。诸比丘,立于一旁的彼众天神对我如下说道:‘尊师,距今三十一劫前,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出现于世。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是刹帝利出身,生于刹帝利家。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姓憍陈如。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寿命达七万岁。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在芬陀利花下获得正觉。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以阿比布和散巴瓦两位弟子为二贤首。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有三个弟子众。一个弟子众有十万比丘,一个弟子众有八万比丘,一个弟子众有七万比丘。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的三个弟子众均由漏尽者组成。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以侍者凯曼迦罗比丘为第一随侍。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的父亲为阿鲁纳王,生母为帕跋娃蒂王妃,阿鲁纳王以阿鲁纳帝城为首都。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如此出城,如此出家,如此精进,如此获得正等觉,如此转法轮。尊师,我们在彼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那里修梵行,远离对诸欲的爱著,再生于此。’

诸比丘,在彼天众中,有数千、数十万天神众向我接近,接近以后向我礼拜,然后立于一旁。诸比丘,立于一旁的彼众天神对我如下说道:‘尊师,也是距今三十一劫前,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出现于世。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是刹帝利出身,生于刹帝利家。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姓憍陈如。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寿命达六万岁。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在娑罗树下获得正觉。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以索纳和优塔拉两位弟子为二贤首。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有三个弟子众。一个弟子众有八万比丘,一个弟子众有七万比丘,一个弟子众有六万比丘。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的三个弟子众均由漏尽者组成。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以侍者乌帕散塔比丘为第一随侍。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的父亲为素帕提达王,生母为瓦萨娃蒂王妃,素帕提达王以阿诺曼城为首都。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如此出城,如此出家,如此精进,如此获得正等觉,如此转法轮。尊师,我们在彼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那里修梵行,远离对诸欲的爱著,再生于此。’

诸比丘,在彼天众中,有数千、数十万天神众向我接近,接近以后向我礼拜,然后立于一旁。诸比丘,立于一旁的彼众天神对我如下说道:‘尊师,在此贤劫,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出现于世。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是婆罗门出身,生于婆罗门家。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姓卡萨帕。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寿命达四万岁。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在西利萨树下获得正觉。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以比杜拉和散吉跋两位弟子为二贤首。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有一个四万比丘的弟子众。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的一个弟子众均由漏尽者组成。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以侍者布帝迦比丘为第一随侍。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的父亲为阿耆达塔婆罗门,生母为韦莎迦婆罗门女。尊师,当时的国王为凯摩,凯摩王以凯摩瓦帝城为首都。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如此出城,如此出家,如此精进,如此获得正等觉,如此转法轮。尊师,我们在彼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那里修梵行,远离对诸欲的爱著,再生于此。’

诸比丘,在彼天众中,有数千、数十万天神众向我接近,接近以后向我礼拜,然后立于一旁。诸比丘,立于一旁的彼众天神对我如下说道:‘尊师,也是在此贤劫,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出现于世。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是婆罗门出身,生于婆罗门家。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姓卡萨帕。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寿命达三万岁。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在优昙钵罗花下获得正觉。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以比耀萨和优塔拉两位弟子为二贤首。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有一个三万比丘的弟子众。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的一个弟子众均由漏尽者组成。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以侍者苏帝迦比丘为第一随侍。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的父亲为安嘉达塔婆罗门,生母为达纳瓦蒂婆罗门女。尊师,当时的国王为苏跋,苏跋王以苏跋瓦帝城为首都。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如此出城,如此出家,如此精进,如此获得正等觉,如此转法轮。尊师,我们在彼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那里修梵行,远离对诸欲的爱著,再生于此。’

诸比丘,在彼天众中,有数千、数十万天神众向我接近,接近以后向我礼拜,然后立于一旁。诸比丘,立于一旁的彼众天神对我如下说道:‘尊师,也是在此贤劫,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出现于世。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是婆罗门出身,生于婆罗门家。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姓卡萨帕。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寿命达二万岁。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在尼拘律树下获得正觉。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以提萨和巴拉德瓦加两位弟子为二贤首。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有一个二万比丘的弟子众。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的一个弟子众均由漏尽者组成。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以侍者萨跋弥塔比丘为第一随侍。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的父亲为布拉诃达塔婆罗门,生母为乌塔罗婆罗门女。尊师,当时的国王为奇济,奇济王以瓦拉纳希城为首都。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如此出城,如此出家,如此精进,如此获得正等觉,如此转法轮。尊师,我们在彼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那里修梵行,远离对诸欲的爱著,再生于此。’

诸比丘,数千、数十万天神众向我接近,接近以后向我礼拜,然后立于一旁。诸比丘,立于一旁的彼众天神对我如下说道:‘尊师,在此贤劫,阿罗汉、正等觉的佛陀出现于世。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佛陀是刹帝利出身,生于刹帝利家。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佛陀姓乔达摩。尊师,佛陀现在的寿命很短、很少、很轻,活得长久不过百岁左右。尊师,佛陀在菩提树下获得正觉。尊师,佛陀以舍利弗和目犍连两位弟子为二贤首。尊师,佛陀有一个一千二百五十比丘的弟子众。尊师,佛陀的一个弟子众均由漏尽者组成。尊师,佛陀以侍者阿难陀比丘为第一随侍。尊师,佛陀的父亲为净饭王,生母为摩耶王妃,净饭王以迦毗罗卫城为首都。尊师,佛陀如此出城,如此出家,如此精进,如此获得正等觉,如此转法轮。尊师,我们在佛陀那里修梵行,远离对诸欲的爱著,再生于此。’

诸比丘,实际上我和无烦天神、无热天神、善现天神一起接近善见天神。诸比丘,在彼天众中,有数千、数十万天神接近我,接近以后向我礼拜,然后立于一旁。诸比丘,立于一旁的彼众天神对我如下说道:‘尊师,距今九十一劫以前,彼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出现于世。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是刹帝利出身,生于刹帝利家。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姓憍陈如。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寿命达八万岁。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在帕达梨树下获得正觉。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以健达和提萨两位弟子为二贤首。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有三个弟子众。一个弟子众有六百八十万比丘,一个弟子众有十万比丘,一个弟子众有八万比丘。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的三个弟子众均由漏尽者组成。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以侍者阿苏迦比丘为第一随侍。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的父亲为班杜摩王,生母为班杜摩蒂王妃,班杜摩王以班杜摩帝城为首都。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如此出城,如此出家,如此精进,如此获得正等觉,如此转法轮。尊师,我们在彼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那里修梵行,远离对诸欲的爱著,再生于此。’

诸比丘,在彼天众中,有数千、数十万天神众向我接近,接近以后向我礼拜,然后立于一旁。诸比丘,立于一旁的彼众天神对我如下说道:‘尊师,距今三十一劫前,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出现于世。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是刹帝利出身,生于刹帝利家。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姓憍陈如。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寿命达七万岁。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在芬陀利花下获得正觉。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以阿比布和散巴瓦两位弟子为二贤首。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有三个弟子众。一个弟子众有十万比丘,一个弟子众有八万比丘,一个弟子众有七万比丘。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的三个弟子众均由漏尽者组成。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以侍者凯曼迦罗比丘为第一随侍。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的父亲为阿鲁纳王,生母为帕跋娃蒂王妃,阿鲁纳王以阿鲁纳帝城为首都。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如此出城,如此出家,如此精进,如此获得正等觉,如此转法轮。尊师,我们在彼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那里修梵行,远离对诸欲的爱著,再生于此。’

诸比丘,在彼天众中,有数千、数十万天神众向我接近,接近以后向我礼拜,然后立于一旁。诸比丘,立于一旁的彼众天神对我如下说道:‘尊师,也是距今三十一劫前,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出现于世。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是刹帝利出身,生于刹帝利家。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姓憍陈如。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寿命达六万岁。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在娑罗树下获得正觉。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以索纳和优塔拉两位弟子为二贤首。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有三个弟子众。一个弟子众有八万比丘,一个弟子众有七万比丘,一个弟子众有六万比丘。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的三个弟子众均由漏尽者组成。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以侍者乌帕散塔比丘为第一随侍。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的父亲为素帕提达王,生母为瓦萨娃蒂王妃,素帕提达王以阿诺曼城为首都。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如此出城,如此出家,如此精进,如此获得正等觉,如此转法轮。尊师,我们在彼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那里修梵行,远离对诸欲的爱著,再生于此。’

诸比丘,在彼天众中,有数千、数十万天神众向我接近,接近以后向我礼拜,然后立于一旁。诸比丘,立于一旁的彼众天神对我如下说道:‘尊师,在此贤劫,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出现于世。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是婆罗门出身,生于婆罗门家。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姓卡萨帕。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寿命达四万岁。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在西利萨树下获得正觉。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以比杜拉和散吉跋两位弟子为二贤首。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有一个四万比丘的弟子众。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的一个弟子众均由漏尽者组成。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以侍者布帝迦比丘为第一随侍。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的父亲为阿耆达塔婆罗门,生母为韦莎迦婆罗门女。尊师,当时的国王为凯摩,凯摩王以凯摩瓦帝城为首都。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如此出城,如此出家,如此精进,如此获得正等觉,如此转法轮。尊师,我们在彼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那里修梵行,远离对诸欲的爱著,再生于此。’

诸比丘,在彼天众中,有数千、数十万天神众向我接近,接近以后向我礼拜,然后立于一旁。诸比丘,立于一旁的彼众天神对我如下说道:‘尊师,也是在此贤劫,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出现于世。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是婆罗门出身,生于婆罗门家。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姓卡萨帕。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寿命达三万岁。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在优昙钵罗花下获得正觉。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以比耀萨和优塔拉两位弟子为二贤首。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有一个三万比丘的弟子众。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的一个弟子众均由漏尽者组成。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以侍者苏帝迦比丘为第一随侍。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的父亲为安嘉达塔婆罗门,生母为达纳瓦蒂婆罗门女。尊师,当时的国王为苏跋,苏跋王以苏跋瓦帝城为首都。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如此出城,如此出家,如此精进,如此获得正等觉,如此转法轮。尊师,我们在彼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那里修梵行,远离对诸欲的爱著,再生于此。’

诸比丘,在彼天众中,有数千、数十万天神众向我接近,接近以后向我礼拜,然后立于一旁。诸比丘,立于一旁的彼众天神对我如下说道:‘尊师,也是在此贤劫,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出现于世。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是婆罗门出身,生于婆罗门家。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姓卡萨帕。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寿命达二万岁。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在尼拘律树下获得正觉。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以提萨和巴拉德瓦加两位弟子为二贤首。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有一个二万比丘的弟子众。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的一个弟子众均由漏尽者组成。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以侍者萨跋弥塔比丘为第一随侍。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的父亲为布拉诃达塔婆罗门,生母为乌塔罗婆罗门女。尊师,当时的国王为奇济,奇济王以瓦拉纳希城为首都。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如此出城,如此出家,如此精进,如此获得正等觉,如此转法轮。尊师,我们在彼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那里修梵行,远离对诸欲的爱著,再生于此。’

诸比丘,数千、数十万天神众向我接近,接近以后向我礼拜,然后立于一旁。诸比丘,立于一旁的彼众天神对我如下说道:‘尊师,在此贤劫,阿罗汉、正等觉的佛陀出现于世。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佛陀是刹帝利出身,生于刹帝利家。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佛陀姓乔达摩。尊师,佛陀现在的寿命很短、很少、很轻,活得长久不过百岁左右。尊师,佛陀在菩提树下获得正觉。尊师,佛陀以舍利弗和目犍连两位弟子为二贤首。尊师,佛陀有一个一千二百五十比丘的弟子众。尊师,佛陀的一个弟子众均由漏尽者组成。尊师,佛陀以侍者阿难陀比丘为第一随侍。尊师,佛陀的父亲为净饭王,生母为摩耶王妃,净饭王以迦毗罗卫城为首都。尊师,佛陀如此出城,如此出家,如此精进,如此获得正等觉,如此转法轮。尊师,我们在佛陀那里修梵行,远离对诸欲的爱著,再生于此。’

诸比丘,实际上我和无烦天神、无热天神、善现天神、善见天神一起接近色究竟天神。诸比丘,在彼天众中,有数千、数十万天神接近我,接近以后向我礼拜,然后立于一旁。诸比丘,立于一旁的彼众天神对我如下说道:‘尊师,距今九十一劫以前,彼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出现于世。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是刹帝利出身,生于刹帝利家。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姓憍陈如。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寿命达八万岁。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在帕达梨树下获得正觉。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以健达和提萨两位弟子为二贤首。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有三个弟子众。一个弟子众有六百八十万比丘,一个弟子众有十万比丘,一个弟子众有八万比丘。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的三个弟子众均由漏尽者组成。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以侍者阿苏迦比丘为第一随侍。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的父亲为班杜摩王,生母为班杜摩蒂王妃,班杜摩王以班杜摩帝城为首都。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如此出城,如此出家,如此精进,如此获得正等觉,如此转法轮。尊师,我们在彼阿罗汉、正等觉的毗婆尸佛那里修梵行,远离对诸欲的爱著,再生于此。’

诸比丘,在彼天众中,有数千、数十万天神众向我接近,接近以后向我礼拜,然后立于一旁。诸比丘,立于一旁的彼众天神对我如下说道:‘尊师,距今三十一劫前,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出现于世。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是刹帝利出身,生于刹帝利家。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姓憍陈如。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寿命达七万岁。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在芬陀利花下获得正觉。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以阿比布和散巴瓦两位弟子为二贤首。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有三个弟子众。一个弟子众有十万比丘,一个弟子众有八万比丘,一个弟子众有七万比丘。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的三个弟子众均由漏尽者组成。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以侍者凯曼迦罗比丘为第一随侍。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的父亲为阿鲁纳王,生母为帕跋娃蒂王妃,阿鲁纳王以阿鲁纳帝城为首都。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如此出城,如此出家,如此精进,如此获得正等觉,如此转法轮。尊师,我们在彼阿罗汉、正等觉的尸弃佛那里修梵行,远离对诸欲的爱著,再生于此。’

诸比丘,在彼天众中,有数千、数十万天神众向我接近,接近以后向我礼拜,然后立于一旁。诸比丘,立于一旁的彼众天神对我如下说道:‘尊师,也是距今三十一劫前,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出现于世。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是刹帝利出身,生于刹帝利家。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姓憍陈如。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寿命达六万岁。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在娑罗树下获得正觉。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以索纳和优塔拉两位弟子为二贤首。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有三个弟子众。一个弟子众有八万比丘,一个弟子众有七万比丘,一个弟子众有六万比丘。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的三个弟子众均由漏尽者组成。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以侍者乌帕散塔比丘为第一随侍。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的父亲为素帕提达王,生母为瓦萨娃蒂王妃,素帕提达王以阿诺曼城为首都。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如此出城,如此出家,如此精进,如此获得正等觉,如此转法轮。尊师,我们在彼阿罗汉、正等觉的毗舍婆佛那里修梵行,远离对诸欲的爱著,诸比丘,在彼天众中,有数千、数十万天神众向我接近,接近以后向我礼拜,然后立于一旁。诸比丘,立于一旁的彼众天神对我如下说道:‘尊师,在此贤劫,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出现于世。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是婆罗门出身,生于婆罗门家。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姓卡萨帕。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寿命达四万岁。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在西利萨树下获得正觉。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以比杜拉和散吉跋两位弟子为二贤首。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有一个四万比丘的弟子众。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的一个弟子众均由漏尽者组成。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以侍者布帝迦比丘为第一随侍。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的父亲为阿耆达塔婆罗门,生母为韦莎迦婆罗门女。尊师,当时的国王为凯摩,凯摩王以凯摩瓦帝城为首都。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如此出城,如此出家,如此精进,如此获得正等觉,如此转法轮。尊师,我们在彼阿罗汉、正等觉的拘留孙佛那里修梵行,远离对诸欲的爱著,再生于此。’

诸比丘,在彼天众中,有数千、数十万天神众向我接近,接近以后向我礼拜,然后立于一旁。诸比丘,立于一旁的彼众天神对我如下说道:‘尊师,也是在此贤劫,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出现于世。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是婆罗门出身,生于婆罗门家。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姓卡萨帕。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寿命达三万岁。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在优昙钵罗花下获得正觉。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以比耀萨和优塔拉两位弟子为二贤首。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有一个三万比丘的弟子众。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的一个弟子众均由漏尽者组成。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以侍者苏帝迦比丘为第一随侍。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的父亲为安嘉达塔婆罗门,生母为达纳瓦蒂婆罗门女。尊师,当时的国王为苏跋,苏跋王以苏跋瓦帝城为首都。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如此出城,如此出家,如此精进,如此获得正等觉,如此转法轮。尊师,我们在彼阿罗汉、正等觉的拘那含牟尼佛那里修梵行,远离对诸欲的爱著,再生于此。’

诸比丘,在彼天众中,有数千、数十万天神众向我接近,接近以后向我礼拜,然后立于一旁。诸比丘,立于一旁的彼众天神对我如下说道:‘尊师,也是在此贤劫,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出现于世。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是婆罗门出身,生于婆罗门家。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姓卡萨帕。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寿命达二万岁。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在尼拘律树下获得正觉。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以提萨和巴拉德瓦加两位弟子为二贤首。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有一个二万比丘的弟子众。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的一个弟子众均由漏尽者组成。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以侍者萨跋弥塔比丘为第一随侍。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的父亲为布拉诃达塔婆罗门,生母为乌塔罗婆罗门女。尊师,当时的国王为奇济,奇济王以瓦拉纳希城为首都。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如此出城,如此出家,如此精进,如此获得正等觉,如此转法轮。尊师,我们在彼阿罗汉、正等觉的迦叶佛那里修梵行,远离对诸欲的爱著,再生于此。’”

93 “诸比丘,数千、数十万天神众向我接近,接近以后向我礼拜,然后立于一旁。诸比丘,立于一旁的彼众天神对我如下说道:‘尊师,在此贤劫,阿罗汉、正等觉的佛陀出现于世。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佛陀是刹帝利出身,生于刹帝利家。尊师,阿罗汉、正等觉的佛陀姓乔达摩。尊师,佛陀现在的寿命很短、很少、很轻,活得长久不过百岁左右。尊师,佛陀在菩提树下获得正觉。尊师,佛陀以舍利弗和目犍连两位弟子为二贤首。尊师,佛陀有一个一千二百五十比丘的弟子众。尊师,佛陀的一个弟子众均由漏尽者组成。尊师,佛陀以侍者阿难陀比丘为第一随侍。尊师,佛陀的父亲为净饭王,生母为摩耶王妃,净饭王以迦毗罗卫城为首都。尊师,佛陀如此出城,如此出家,如此精进,如此获得正等觉,如此转法轮。尊师,我们在佛陀那里修梵行,远离对诸欲的爱著,再生于此。’”

94 “像这样,诸比丘,如来善通达此法界。因为善通达此法界,所以如来对于过去诸佛的般涅槃、障碍的断除、道路的切断、轮回的熄灭、一切苦的超越,也从生随念,也从名随念,也从姓随念,也从寿随念,也从二大弟子随念,也从弟子众随念:‘彼诸佛具有如此的生,彼诸佛具有如此的名、如此的姓、如此的戒、如此的法、如此的慧、如此的住、如此的解脱。’

天神众也向如来告知此事,据此,所以如来对于过去诸佛的般涅槃、障碍的断除、道路的切断、轮回的熄灭、一切苦的超越,也从生随念,也从名随念,也从姓随念,也从寿随念,也从二大弟子随念,也从弟子众随念‘彼诸佛具有如此的生,彼诸佛具有如此的名、如此的姓、如此的戒、如此的法、如此的慧、如此的住、如此的解脱。’”

以上为佛陀所说。彼比丘众内心喜悦,欢喜佛陀所说。

(大特质经完)